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楚稼君

59908浏览    2820参与
不是松鼠

  浅刻一下入戏封面的字吧

  浅刻一下入戏封面的字吧

叙舟(要高考了超级慢更)
  枪里没有第二颗子弹。。。

  枪里没有第二颗子弹。。。

  枪里没有第二颗子弹。。。

柏舟_Shea
  想画番外里小楚和小许火车上...

  想画番外里小楚和小许火车上聊天来着,但快开学了画不完了呜呜,让我看看哪个倒霉蛋和我一样快开学了

  想画番外里小楚和小许火车上聊天来着,但快开学了画不完了呜呜,让我看看哪个倒霉蛋和我一样快开学了

五张纸的娥眉月

(元宵)【缚耳来|纪楚】一梦

  纪勇涛是在元宵节这天晚上梦见楚稼君的。

  奇怪啊,纪勇涛想,前几天除夕时这人都不肯来,偏偏在元宵时又肯来看自己一眼了。

  这个时候在的他尚且年轻,很清醒地知道这是梦境,只是……

  楚稼君靠在门口,头发长了,却依旧不太整齐,他歪头冲纪勇涛笑:“勇哥,他们说十五要吃元宵,你煮元宵了吗?”

  ……算了,毕竟是梦,他放任了自己沉溺。

  

  

  梦中的纪勇涛抹了把脸说:“我现在煮。”便进了厨房。

  拿出元宵,他顿了顿,探头喊了一嗓子:“小楚!”

  楚稼君愣了一下,才又笑开来:“怎么了,勇哥?”

  纪勇涛:“你想吃什么馅的。”

  楚稼君毫不犹豫:“和楚哥一样...

  纪勇涛是在元宵节这天晚上梦见楚稼君的。

  奇怪啊,纪勇涛想,前几天除夕时这人都不肯来,偏偏在元宵时又肯来看自己一眼了。

  这个时候在的他尚且年轻,很清醒地知道这是梦境,只是……

  楚稼君靠在门口,头发长了,却依旧不太整齐,他歪头冲纪勇涛笑:“勇哥,他们说十五要吃元宵,你煮元宵了吗?”

  ……算了,毕竟是梦,他放任了自己沉溺。

  

  

  梦中的纪勇涛抹了把脸说:“我现在煮。”便进了厨房。

  拿出元宵,他顿了顿,探头喊了一嗓子:“小楚!”

  楚稼君愣了一下,才又笑开来:“怎么了,勇哥?”

  纪勇涛:“你想吃什么馅的。”

  楚稼君毫不犹豫:“和楚哥一样的。”

  纪勇涛失笑,嘴上回了句“好”,却站着没动。

  “还有什么事?”楚稼君我疑惑地睁大了眼,孩子似′的眼睛无辜又疑惑。

  “你怎么只站在门口不进屋?”纪勇涛问。

  楚稼君不大自然地盯着他:“勇哥,你真想让我进你家呀?”

  “你被风吹昏头了?哪有站在门口不回家的道理?”纪勇涛没好气地道:“快进来,别开着门放冷气。”

  楚稼君眨了眨眼,好像第一天学会走路似的,抬了半天脚才走进去。他盯着纪勇涛的身影片刻,道:“勇哥,我来帮你。”可惜还没到厨房就被赶到了沙发上

  “没事做就看看书。”

  楚稼君盯了纪勇涛片刻,声音闷闷地:“哦。”倒还真是认认真真地坐到沙发上学习去了。

     梦里的故事总是毫无逻辑的,这边就想着要煮元宵,那里两个人就已经坐在了桌边。

  楚稼君舀起一个元宵,瞬间扁了嘴。

  纪勇涛一看,漏的。

  他把那个坏了的夹过来,又从自己碗里捡了个好的递过去。

  楚稼君却犯懒,不肯伸勺,直接张嘴接了过去。

  两人就这样吃着,明明只有七八个元宵,却仿佛吃了很久,很久。

  不知何时,一直在挑挑捡捡的人却安静了下来,只是埋头于眼前的碗,好像那里面装的是什么绝世美味一样。

   纪勇涛:“慢点,着什么急,别噎了。”

  楚稼君这才微微抬起头,含糊的说道:“要来不及了。”

  “来不及,来不及什么?”纪勇涛疑惑,却又好像明白了,只是不肯想清楚。

  “没时间了,我该走了,勇哥。”楚稼君囫囵吃完最后一口转身便要去开门。

  “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纪勇涛惊,在楚稼君扯到门把手的时候拉住了他。

  楚稼君不回答,也不看他,只是推开了门,冲向门外的那片白。

  “我和你一起去!”纪勇涛没选择阻拦他。

  楚稼君终于回过了头,他下眼眶有一点点光在闪,好像要落下泪来,又好像已经落下了泪去:“太冷了,我不要你陪。”

  “小楚!”门关上了。

  

  

  爱呀河小区705室灯骤然亮起,然而只照亮了了一屋子死物和一个活人纪勇涛。

  他呆愣愣地看向门囗,那里不是-片白,是走廊和被声音惊亮的走廊灯。

  片刻后纪勇涛起身进了厨房,刚接上水,才想起来今年并没有元宵可吃。

  他叹了口气,熄灭灯,躺了回去。

  房间是黑的,时间是流动的,而梦是假的。

  已经到了片半夜,整个小区也静下来,偶尔才有几阵鞭炮的声音。

  只有爱呀河水始终精神着,潺潺地漫向远方,远方。

  

  

  (撒泼打滚)求喜欢求推荐求评论求收藏

  

  

  

  

  

  

爱意.

浅浅发个虐的吧,你们喜欢吗?˃̣̣̥᷄⌓˂̣̣̥᷅

浅浅发个虐的吧,你们喜欢吗?˃̣̣̥᷄⌓˂̣̣̥᷅

褚京君.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把缚(fu)读成bo的人?蒙了好久😂都纠正过来哈!!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把缚(fu)读成bo的人?蒙了好久😂都纠正过来哈!!

水.

  悄悄告诉你们,作者不会画阳光灿烂的笑容……

  悄悄告诉你们,作者不会画阳光灿烂的笑容……

抢走原耽里的受

[纪楚]梦

  “勇哥,我爱你。”他说。

  答应吗?

  纪勇涛也不知何时,那个人走进了他的心中…

  “我也爱你

  对于纪勇涛来讲,这一切是多么不现实…

  是梦?

  对啊,楚稼君不是被他亲手了结了吗?这世上再也没有他的小楚了…

  能重来一次吗?不了。他不想再一次看着心上人倒在他的怀中…

  梦醒

  爱呀河小区好像没有之前热闹了


--------------------------------------

  今天心情不好,大家也别想好过。😁😁😁

  

  

  

  

  

  


  “勇哥,我爱你。”他说。

  答应吗?

  纪勇涛也不知何时,那个人走进了他的心中…

  “我也爱你

  对于纪勇涛来讲,这一切是多么不现实…

  是梦?

  对啊,楚稼君不是被他亲手了结了吗?这世上再也没有他的小楚了…

  能重来一次吗?不了。他不想再一次看着心上人倒在他的怀中…

  梦醒

  爱呀河小区好像没有之前热闹了


--------------------------------------

  今天心情不好,大家也别想好过。😁😁😁

  

  

  

  

  

  


木凡

元宵节小甜饼

元宵节前,纪勇涛买了一斤汤圆,加上住隔壁的同事们又送了好几包。在连续四天早饭吃煮元宵后,楚稼君终于受不了了。

楚稼君:“勇哥,咱都吃了四天汤圆了,能不能换换口味,我想吃豆腐脑。”

纪勇涛:“汤圆还剩那么多呢,不吃就要浪费了,等这些都吃完了,咱再换着花样吃。”

楚稼君不高兴地撇撇嘴,不过就算吃汤圆,他也不要再吃煮汤圆了。他搜了几个教汤圆新吃法的美食视频,准备学起来。

首先,是最容易的,煮好的汤圆,裹上黄豆粉,撒上白芝麻,成了!

“勇哥!勇哥!你尝尝,怎么样?”

“不错,这个豆沙馅的裹上黄豆粉不就是驴打滚嘛,好吃。”

第二天,楚稼君洗干净之前心血来潮买了就没用过的空气炸锅。汤圆煮熟,...

元宵节前,纪勇涛买了一斤汤圆,加上住隔壁的同事们又送了好几包。在连续四天早饭吃煮元宵后,楚稼君终于受不了了。

楚稼君:“勇哥,咱都吃了四天汤圆了,能不能换换口味,我想吃豆腐脑。”

纪勇涛:“汤圆还剩那么多呢,不吃就要浪费了,等这些都吃完了,咱再换着花样吃。”

楚稼君不高兴地撇撇嘴,不过就算吃汤圆,他也不要再吃煮汤圆了。他搜了几个教汤圆新吃法的美食视频,准备学起来。

首先,是最容易的,煮好的汤圆,裹上黄豆粉,撒上白芝麻,成了!

“勇哥!勇哥!你尝尝,怎么样?”

“不错,这个豆沙馅的裹上黄豆粉不就是驴打滚嘛,好吃。”

第二天,楚稼君洗干净之前心血来潮买了就没用过的空气炸锅。汤圆煮熟,裹蛋液,面包糠,进锅,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听美食博主说隔壁小孩爱吃,楚稼君特意做了很多,“勇哥,把这盘给梦梦送去,她最爱吃甜食。”

“诶,来了!”

汤圆压扁,两面刷油,放入空气炸锅,能拉丝的汤圆糍粑,楚稼君又往上面浇上巧克力酱,嗯,好吃。


(下面是元宵节当晚勇哥和小楚逛街赏花灯)

晚上,两人去逛灯会,璀璨绚丽的灯火点亮了黑夜,头顶挂着几排大红灯笼,路边和商户门口摆着大型的花灯,怀抱玉兔的嫦娥仙子、盘柱冲天的怒龙、粼粼水面跃出的锦鲤……

商户卖着小兔子花灯和四面画着吉祥图样会转的宫灯,还有糖画、熟梨糕等各种小吃,两人手里很快就拎了大包小包,楚稼君还在大笑着把一个带兔耳朵的帽子往纪勇涛头上套。

“勇哥,你看这顶帽子多可爱,兔耳朵毛绒绒的。”

“你喜欢就买。”

楚稼君确实喜欢,但他一个人戴觉得丢人,“勇哥,你也买一顶嘛,现在不是流行什么情侣装。”

纪勇涛虽然get不到可爱的毛绒兔耳帽,但听到情侣装一顿,“那行吧,给我也买一顶。”

“诶,要得。”

绚烂的烟花在他们头顶炸开。



假如楚稼君炸汤圆前没煮熟:

楚稼君把生元宵裹上蛋液,再裹面包糠,放入空气炸锅,然后……汤圆炸了,油和馅一起溅了一锅,楚稼君解锁每日一个挨勇哥骂小技巧





家人们元宵节快乐鸭,吃汤圆了吗?反正我家每次一买就要吃到吐哈哈哈哈哈

Fowe

枪里..没有第二颗子弹

枪里..没有第二颗子弹

崇黓魈峣双拼饭

【纪楚】说好的正经运动会呢 5

俺回来更新了,刚考完试。祝大家元宵节快乐!(◍•ᴗ•◍)

我还没打算开始写运动会内容,完全就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做一些搞笑的情节,绝对不是要水文

总之各位看客们走过路过麻烦留个评点个红心蓝手?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运动会开幕式其实是很简单的,因为几乎都是警察方队,不过是司职不同,清一色都穿制服,显得没什么特色。因此,楚稼君的法医队一身白大褂就很突出了,而且大部分都是研究生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颜值都能打。

  这可让一大堆老警员羡慕了,都纷纷感叹岁月不饶人。楚稼君难得风光一场,走完过场后就抓住纪勇涛,叫他给自己订外卖犒劳自己,还要去时代广场买巧克力蛋糕当夜宵。...

俺回来更新了,刚考完试。祝大家元宵节快乐!(◍•ᴗ•◍)

我还没打算开始写运动会内容,完全就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做一些搞笑的情节,绝对不是要水文

总之各位看客们走过路过麻烦留个评点个红心蓝手?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运动会开幕式其实是很简单的,因为几乎都是警察方队,不过是司职不同,清一色都穿制服,显得没什么特色。因此,楚稼君的法医队一身白大褂就很突出了,而且大部分都是研究生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颜值都能打。

  这可让一大堆老警员羡慕了,都纷纷感叹岁月不饶人。楚稼君难得风光一场,走完过场后就抓住纪勇涛,叫他给自己订外卖犒劳自己,还要去时代广场买巧克力蛋糕当夜宵。

  纪勇涛宠他啊,要在众人面前做好优秀男友典范,只能顺着他一次了,并且小声警告不会有第二次机会。楚稼君也懂得见好就收,乖巧地敬了个礼表示知道,惹得旁边的局长和书记一行老人忍俊不禁,称赞小年轻的热恋时光。

  

  开幕式只搞了半个早上就结束了,下午不用来,明天早上开始正式比赛。纪勇涛还在处理前几天那个KTV抢劫的案子结案部分,楚稼君作为法医组“劳模”,他早早就把报告整理好递交了,所以他能在家里享清福。

  不好的就是做饭,遛狗,打扫房间什么的都给了楚稼君去做。在局里翻云覆雨却还得到上级的偏爱的楚法医,有时候觉得太勤劳也不是什么好事。做饭他容易炸厨房,经常就是楼下的店买一些凉点的东西回去,下锅或者进微波炉里热一热就端出来吃。遛狗,还好大飞很听话,没有那种到处乱跑的疯狗病,这也还算省心,主人还能借口出去外面望风一阵。打扫房间,楚稼君更喜欢把所有的灰尘和烟灰都扫到地毯下,只丢掉一些明显的,诸如易拉罐或者大纸团子之类的垃圾。

  总结,这个家某种意义上也还是他楚稼君的天下!

  

  爱呀河溪水细流,大飞跑到阳台上对着外面的世界奶声奶气地“汪汪汪”,又跑到楚稼君脚边蹭,示意他带自己出去玩。楚稼君刚好不想在家里办公,给大飞绑好牵引绳后就一人一狗,一前一后出门了。

  走廊上遇见梦梦,大飞迈着短腿扑了上去,毛毛的尾巴甩得都快要飞起来了。但它到底还是小奶狗,底盘低,平衡性不好,跑到半路就一个侧摔,挣扎着站起来再扎进梦梦怀里蹭。

  梦梦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当然喜欢这种可爱的小动物,给大飞顺毛,问候它还好吗,相处甚欢。“小楚哥哥好!怎么今天就你来遛大飞?勇叔叔呢?”

  “大忙人,估计还在为人民的安全做奉献吧。”楚稼君拽了拽大飞的牵引绳,“走啦,不是要出去放风吗?见了美女就走不动?”

  “汪汪!呜……汪!”大飞这下是真的要跟梦梦玩了,抛弃主人。

  “臭狗!”楚稼君点了点大飞的额头,“梦梦,你陪它玩可以吗?你爸不会把它丢出去吧?”

  梦梦摇头,“爸爸今天值班不在家,妈妈晚上才回来,我一个人刚好无聊,小楚哥哥让大飞陪我吧!”

  既然如此,楚稼君得了清闲,和梦梦约定好晚上八点左右来接大飞,就出去找他那些好兄弟,臭鱼烂虾了。

  

  也没什么朋友,就是在KTV的几个打工仔。酒保房屏,保安陈小虎,都是从良了的旧时相识,不过他们不记得自己罢了,楚稼君有时候觉得这样也好。

  楚稼君不会主动和他们谈起『脸谱』的事情,只会跟他们抱怨法医组的学生多难带多难带。陈小虎会说文化人就是麻烦,像他们这种早早出来为家打拼的某些时候更自由。然后他们就在包厢里喝酒,讨论着这个KTV的女老板最近是不是更对房屏青睐有加。

  偶尔会有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受楚稼君的邀来聚首,那就是“胶卷”,她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却因为外貌占优势而做了富贵人家的太太,现在都已经是做奶奶的了,年近五十但风韵犹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在这个法治的社会里融入百姓群体,不为了荣华富贵去拼老命,给别人搞麻烦,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楚稼君这么想着,闷了一口可乐。

  “小楚哥最近少喝酒了啊。”房屏喝的都是啤酒,他记得早些时候楚稼君还是大学生时,总是会喝酒的,现在是滴酒不沾。

  “嗯,因为隔壁有女孩子,味太大对孩子不好,而且我酒品不好,怕吓到她。”楚稼君又开了一瓶可乐,插上吸管,“而且他也不喜欢……”

  

  七点半过了,楚稼君结账离开。夜风吹过来有那么些冷,周围黑漆漆的也没个路灯,楚稼君紧了紧身上穿的皮夹克,想赶紧回到大马路上打个车就回去了。

  走到小巷口,他听见有奇怪的声音。

  “打劫!不许喊!把钱都拿出来!”

  “救命……救命!我没钱……”

  楚稼君贴墙角看,黑暗中有一个蒙面的男人拿着刀,堵了一个年轻姑娘。这年头还有人这样打劫,看来这么些年来,同行的智商都急剧下降啊。楚稼君有那么些许无语。

  不过看到了就要救,楚稼君跳出来,“住手,放开那个女孩!”

  劫匪看到有人多管闲事,目标就转向他,“倒霉!上次遇到警察,这次又遇到一个捣乱的。”

  这笨蛋拿着刀就要砍楚稼君,却被对方一个简单的飞身踢踹到手筋,刀掉到地上,又被一脚踢飞到远处。楚稼君是会格斗术的,轻而易举地又给了这人脸上三拳。

  劫匪一看不占便宜,倒转方向就跑路。楚稼君正无聊,拔腿跟上。劫匪跑了一段路就不行了,“别追我了!我不行了!大哥你别追我别追我……”

  

  回到家已经八点多了,梦梦把大飞送回来,纪勇涛也回家了。楚稼君推开没关的家门,一边脱衣服一边打饱嗝。刚喝了太多的可乐,还憋着一口气去追劫匪,最后把他追到了那个范围的警局里才结束,现在就是控制不住肚肚里的二氧化碳了。

  也是看他可怜,纪勇涛给他泡了温的蜂蜜水,叫他慢慢喝。楚稼君缩在他怀里,抱着带有余温的玻璃杯,说自己刚才是多么多么英勇。纪勇涛调侃他别被路过的没良心的狗仔队拍了,误以为是歹徒内部不和。楚稼君理解为这是纪勇涛觉得自己就是坏人样,翻脸不想认人,好不容易才用吃的哄好。

  明天大早上的,第一个比的就是跨栏障碍跑,纪勇涛和刘纬德都在参赛选手名单里。

  “小楚,明天来给我加油,或者来陪跑。”纪勇涛揉揉怀里人的头发。

  楚狐狸答应,但他还有新的盘算,能给别人下个绊子就下一个,干扰一个是一个。“勇哥,明天家属可以去吧?”

  “当然啊,那么的运动场,我们警局又不是什么大组织,空位很多的。”

  “好啊,那么明天刘叔叔一定要把梦梦带去呢。”

  虽然这人笑得很开心,但总觉得他在打黑心算盘。纪勇涛只能安慰自己是想多了。

  

  

  TBC

Lonan

薛洋和楚稼君,极其相像的两个人

看完《缚耳来》,

突然发现薛洋和楚稼君好像啊……


薛洋小时候只为求一颗糖,结果左手手骨全碎,小指被压成肉泥;

楚稼君小时候娘被爹害死,被卖到黑社会头子手下当干儿子,开始一去不复返的另一个世界。


薛洋欺晓星尘眼盲,骗他杀害活人,开始长达三年的家家酒游戏;

楚稼君欺纪勇涛不知道许飞的脸,占用许飞的身份贪婪的享受纪勇涛的照顾。


晓星尘和纪勇涛都当真了。


最后,

薛洋到死都不忘晓星尘送他的一颗糖,牢牢握在手心;

楚稼君留了最后一发子弹给自己,死在了喜欢的人的手里。


开头,是他们势不两立。

结局,是他们深深沉溺。


看完《缚耳来》,

突然发现薛洋和楚稼君好像啊……


薛洋小时候只为求一颗糖,结果左手手骨全碎,小指被压成肉泥;

楚稼君小时候娘被爹害死,被卖到黑社会头子手下当干儿子,开始一去不复返的另一个世界。


薛洋欺晓星尘眼盲,骗他杀害活人,开始长达三年的家家酒游戏;

楚稼君欺纪勇涛不知道许飞的脸,占用许飞的身份贪婪的享受纪勇涛的照顾。


晓星尘和纪勇涛都当真了。


最后,

薛洋到死都不忘晓星尘送他的一颗糖,牢牢握在手心;

楚稼君留了最后一发子弹给自己,死在了喜欢的人的手里。


开头,是他们势不两立。

结局,是他们深深沉溺。


MAPLES

停更通知!!!!

首先我不退圈!!!

因为竞赛有集训,还有要开学补作业,还有开新文(小说)

故而停更

啥时候在放假啥时候回来吧

近期可能掉落,概率极低

求宝子们别取关!!我还会回来的!!!

首先我不退圈!!!

因为竞赛有集训,还有要开学补作业,还有开新文(小说)

故而停更

啥时候在放假啥时候回来吧

近期可能掉落,概率极低

求宝子们别取关!!我还会回来的!!!

卿

  提前祝他生日快乐

  提前祝他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