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极化

11495浏览    971参与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八章 通往未來的道路3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在伊庭宅邸花園掃著落葉,距離來到元治京都已有三個月,


如今的冷風吹起來仍感受的到冬天的氣息,前陣子京都下著大雪,雛子只好將收尋情報延緩,


為了表現出平民的模樣,雛子總是穿著她那身看起來普通的和服,由於這和服十分單薄容易失溫,雛子才選擇等待較不冷時在行動,


這些日子雛子也不好好白費伊庭的好心,時常幫忙做些簡單的家事,打掃庭院,煮飯,澆花,已成為雛子的日常,


雛子掃完地之時,伊庭從門口走進宅邸「我回來了。」


他微笑的看著雛子「謝謝妳一直幫我做這些,明明我來就可以了。」


「你太客氣了,是我應該要幫你忙。」雛子淺...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在伊庭宅邸花園掃著落葉,距離來到元治京都已有三個月,


如今的冷風吹起來仍感受的到冬天的氣息,前陣子京都下著大雪,雛子只好將收尋情報延緩,


為了表現出平民的模樣,雛子總是穿著她那身看起來普通的和服,由於這和服十分單薄容易失溫,雛子才選擇等待較不冷時在行動,


這些日子雛子也不好好白費伊庭的好心,時常幫忙做些簡單的家事,打掃庭院,煮飯,澆花,已成為雛子的日常,


雛子掃完地之時,伊庭從門口走進宅邸「我回來了。」


他微笑的看著雛子「謝謝妳一直幫我做這些,明明我來就可以了。」


「你太客氣了,是我應該要幫你忙。」雛子淺笑的回答,


兩人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伊庭始終沒有越舉,甚至做出讓人誤會又不舒服的事,雛子十分的感謝伊庭,


「對了妳方便陪我去一個地方嗎?」伊庭向雛子詢問道,


「是可以,怎麼了嗎?」雛子疑惑的望著伊庭,


伊庭淺笑著回答緩慢的走出宅邸「到時候妳就知道了,走吧。」


「欸?」雛子疑惑的緊跟在伊庭的身後,


雛子望著伊庭的背影,高大又厚實的肩膀給雛子有種很安心的感覺,


兩人ㄧ前一後的走在京都街道,寒冷的風吹拂著,讓雛子打了個噴嚏,縮緊了手臂,


雛子的舉動被走在前方的伊庭看在眼裡「抱歉,天氣這麼冷還帶你出來。」


「這沒什麼不用道歉,是我自己身體的問題。」雛子靜靜的回覆伊庭,


「手給我吧,我的手是溫的。」伊庭伸出手轉頭望著雛子,他眼眸閃過一絲歉意,


「不...我沒事。」雛子有些訝異的說道,只見伊庭向雛子靠近伸出手握住了雛子的雙手,


伊庭的手大到可以包住雛子的雙手,手心的溫度慢慢在雛子的雙手蔓延開來,


「伊庭先生?」雛子露出有些困擾的臉望著伊庭,


伊庭露出嚴肅的表情,眼神卻依舊溫柔的說道「好了,不要拒絕我,萬一妳感冒了怎麼辦?」他笑著繼續說「我知道妳這陣子都沒出門,因為很冷吧。」


被猜中自己想法的雛子不知怎麼回覆,只能默默的點點頭承認,


伊庭沒有回話,牽起雛子的手,牽著走向一間店家,


雛子就這樣默默的被伊庭拉著進到店裡,


店內裝潢十分華麗,充滿著各式的豪華布料以及和服,雛子看著這些布料有些入神,


伊庭輕輕的推了推雛子「去試試看吧。」他指著那些豪華的和服,


「不行的,伊庭先生,你怎麼能....。」還沒說完話的雛子就被伊庭打斷,


「就去吧,當作我送給妳的禮物。」伊庭露出陽光般的笑容讓雛子不知怎麼拒絕只好接受他的好意,


雛子接連試穿很多件和服,伊庭則在一旁給予雛子建議,最後選擇了一件有著牡丹花紋的暗紫色和服及深藍色素色腰帶,


雛子穿著新買的和服與伊庭走出店外,她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伊庭道謝「伊庭先生,真的很謝謝你,這件和服不便宜吧?」


「價錢秘密。」


見雛子沒有抬起頭,伊庭走到雛子面前,用雙手環住雛子,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雛子有些震驚,想後退幾部卻被伊庭阻止「別動,一下子就好了。」


只差五公分的距離,讓雛子有些心跳加速,頭壓得更低,不讓伊庭看見自己有些紅暈的臉頰,


過不久兩人的距離再次拉開,雛子摸著自己的包頭,上面多了一支髮簪,


伊庭微笑著點點頭「很適合妳。」


「伊庭先生,這是.....?」雛子眼神露出疑惑的神情,


「上次經過有個店家,看到就覺得很適合妳。」伊庭回答道,「走吧我們回去宅邸,任務達成。」


「欸欸等等!伊庭先生!」雛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住伊庭的袖子,「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真的好嗎?明明伊庭先生已經收留我了,還送我這些....。」


雛子露出困惑的眼神,讓伊庭嘆了嘆口氣「一個女子獨自上京什麼東西都沒有,總要給點援助吧。」


「!」雛子說不出話來,這個世代像伊庭如此見義勇為的人真的不多,


兩人默默的朝著宅邸前進,


雛子停在小溪旁,望著溪流,眼神閃過一絲落寞


「伊庭先生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雛子轉頭望著伊庭,


「當然是因為一個女孩子在外...。」話還沒說完卻雛子打斷,


「真的僅是因為我是女孩子嗎?」雛子對上伊庭綠色的眼眸,對視幾秒後伊庭撇開了眼眸,也望著雛子剛才望著的小溪,


「雛子小姐還記得妳初次見面時跟我說的話嗎?說我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伊庭解釋道,他眼中閃過著一絲焦慮


「我也是這麼覺得,總覺得以前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這樣沒錯。」雛子回答道,


第一次見到伊庭時,第一眼就覺得這個男人,竟然有種與浩相似的感覺,但僅僅只是那一瞬間,經過三個多月的相處,


雛子認為伊庭跟藤咲浩沒有任何一個點相像之處,


僅僅只是她太過思念那個男人的緣故吧?


雛子總是如此的想著,


「雛子小姐跟我的青梅竹馬很像....。」伊庭解釋道「她也是獨自一人到京都尋找自己的親人。」


「可是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馬....。」雛子冷冷的回答道,這句話卻像弓箭般直直的射中伊庭的心,


「妳雖然不是我的青梅竹馬,但妳與她一樣獨自一人上京,總覺得不能放著妳不管....。」伊庭嚴肅的看著雛子,堅持著自己的原則,


「我知道了,抱歉說了這麼過份的話,明明伊庭先生對我這麼好...。」雛子嘆了口氣,露出了道歉的神情,


明明伊庭只是擔心雛子,才這樣多加關照,雛子真想把剛才說的話吞回去,


「那麼雛子小姐找的名為藤咲浩是什麼樣的人呢?」伊庭訊問道,他充滿著好奇的看著雛子,


突然被問到這樣的問題,雛子愣了一下,思索著如何回答,


「他嗎...?」雛子低著頭思索著「一個總是拼盡全力的人,雖然有些搞不懂他在想什麼,但是總是為別人著想?」


雛子想起以前的浩,在本丸時總是照顧每個刀劍,刀劍有困擾時拼命的幫忙解決,有時候很成熟有時候很幼稚,特別喜歡櫻花,總是望著那棵在他房間前的櫻花樹,


她的笑容如此的溫暖,


這一幕被伊庭看在眼裡,


伊庭皺著眉苦笑著說道「雛子小姐喜歡藤咲浩先生吧?」


「欸欸欸?才沒有...。」雛子搖搖頭否認「可能...早已超過男女之情了吧?」她越講越小聲,


雛子自己也不知道她對浩的感情究竟是麼?


「這樣啊...。」伊庭點點頭,示意雛子跟上「外面天氣太冷了,我們也趕快回去吧。」


「好。」雛子點點頭,跟上伊庭腳步,兩人並肩走在街道上,


雛子看不見伊庭的表情,僅能感受到他的一絲落寞,


為何?他會有這種情緒?



*紫牡丹花語:難為情

w虎皮糕糕w
刀剑乱舞 极化豆豆眼橡胶挂件...

刀剑乱舞 极化豆豆眼橡胶挂件

堀川国广,无捆45r直出

只拆盒确认款,无拆袋全新现货

优先闲鱼,实在不行也接受别的方式

不包邮,有意私聊会尽快回复~

刀剑乱舞 极化豆豆眼橡胶挂件

堀川国广,无捆45r直出

只拆盒确认款,无拆袋全新现货

优先闲鱼,实在不行也接受别的方式

不包邮,有意私聊会尽快回复~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六章 通往未來的道路1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再次回到元治元年十一月—京都,時間點爲遇到伊庭八郎的第二天下午,


雛子不想再回到同樣的一天被浪人纏上,她緩慢的走在京都街道,停在了一棟宅邸前,她一直在思考要用什麼方式再次接近伊庭八郎,


她思考的同時,身穿著綠色和服的男子從街道另一側走了過來,看到雛子時有些驚訝「妳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欸?」雛子也要些震驚,她不理解眼前的男子還記得自己,


按照歷史,她與伊庭八郎並不會相遇,自然而然也不會記得,


雛子快速的整理情緒回答道「是的,早上的事真的很謝謝。」雛子鞠躬感謝眼前的伊庭八郎,


要不是當初伊庭開導她,說不定...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再次回到元治元年十一月—京都,時間點爲遇到伊庭八郎的第二天下午,


雛子不想再回到同樣的一天被浪人纏上,她緩慢的走在京都街道,停在了一棟宅邸前,她一直在思考要用什麼方式再次接近伊庭八郎,


她思考的同時,身穿著綠色和服的男子從街道另一側走了過來,看到雛子時有些驚訝「妳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欸?」雛子也要些震驚,她不理解眼前的男子還記得自己,


按照歷史,她與伊庭八郎並不會相遇,自然而然也不會記得,


雛子快速的整理情緒回答道「是的,早上的事真的很謝謝。」雛子鞠躬感謝眼前的伊庭八郎,


要不是當初伊庭開導她,說不定直至今日還想不通浩的事,甚至錯失拯救櫻丸的時間點,


想起過去的事,讓雛子更加的感謝眼前的棕髮男子,


伊庭八郎露出了苦笑「這沒什麼,不用這麼客氣,快進來吧,不要站著聊。」


伊庭示意雛子進到宅邸,兩人在會客和室房跪坐著,伊庭說道「妳看起來比早上的樣子好多了。」


「多虧伊庭先生的幫忙。」雛子淺笑的回答,

「其實我是來京都尋找人的。」


「尋找人?」伊庭有些疑惑的詢問道,


雛子點點頭,她望向窗外的天空,展現了自己的演技「我來尋找人,他曾經為幕府工作過,但是已經找不到他的人了。」雛子嘆口氣說道,


「幕府嗎? 請問一下他的姓名,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幫妳詢問。」伊庭好心的詢問道,


「真的嗎?我其實也不知道他為幕府做什麼工作,僅僅知道他在京都附近。」被訊問到對方姓名的雛子愣了一下,


她其實只是隨便找個理由想留在京都,留在伊庭八郎的身邊,


伊庭用十分認真的眼神望著雛子,讓雛子有些罪惡感,


「沒關係,我幫妳找找。」伊庭先生熱心說道「反正經過昨天的事妳應該也知道我也是為幕府工作的人了。」


「這樣啊,那先謝謝伊庭先生了。」雛子有些尷尬的思索著,臨時要他說出個名字來,且不能說出改變歷史的名字真的十分的困難,腦袋突然間閃過了黑髮男子的身影,


雛子隨口說出「藤咲浩...」


說出口後雛子有些慌張的望著伊庭,


為何偏偏不小心說出了他的名字!


「藤咲 浩是嗎?還真的沒聽過呢!」伊庭努力的思索著「不過我跟一個藤咲世家交情很深,我倒是可以問問看,他們有沒有這個人的下落。」


「謝謝...」雛子嘆了口氣,事情好像往很奇怪的方向發展著,


「妳在京都沒有落腳處對吧,請不用客氣儘管住下來吧,我平時也會出門,很少一直待在宅邸,妳就安心使用。」伊庭微笑的對雛子表示歡迎,


「這樣造成你的麻煩吧...」雛子繼續展現她引以為傲的演技,


伊庭搖搖頭說道「我也有些工作,不可能一直在宅邸,但是如果妳不想的話我也不會強迫妳。」


「如果不麻煩的話就不好意思打擾了。」見情勢有些偏移雛子趕緊把狀態調整回來,她鞠躬感謝著伊庭,


兩人的分房同居的日子即將展開,


來到元治元年京都後兩個禮拜,


雛子開始展開行動,她趁著人們熟睡之時,偷偷的站在房子屋瓦上,俯瞰著京都的街景,月色照亮著古老的城市,


再過幾年京都也會變成戰場,到時候幕府勢力就不得不離開京都,雛子感嘆的嘆口氣,


那麼伊庭八郎又會如何呢?


會跟著幕府離開嗎?


她邊思索著問題,邊默默的回到伊庭宅邸,


之後的日子,雛子有空之時便會假借找人名義在京都街道收尋情報,


「妳問說最近京都有什麼事情嗎?怎麼可能不知道?妳來自外地嗎?」雛子在詢問一名店家的老闆,他有些驚訝的看著雛子說道「最近京都很不平靜,疑似有人在試刀殺人,不知道究竟是浪人還是別的藩勢力,尤其是那些人身上被砍了二十幾刀!」


老闆顫抖著手繼續說道「小姑娘,一個人的話晚上不要到處跑,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我會注意的,謝謝老闆。」雛子向老闆表示謝意後,


轉身準備走之際,老闆在雛子耳朵邊低語道「小姑娘,聽說有人看到是穿著淺藍色羽織的白髮男人在試刀殺人,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但是還是儘量遠離新選組比較好!」


「新選組嗎?」雛子有些疑惑的問道,


「噓!」老闆有些緊張的左看右看,深怕自己說的話被發現「不要告訴別人啊,新選組他們很可怕,聽說連自己同伴也會殺,所以還是小心為好。」


雛子點點頭,轉過身走在京都街道,


淺藍色羽織?


雛子想起之前救過他的一男一女,好像叫齋藤跟雪村,他們似乎就是新選組的成員,


街道上的人們突然間都往店家或住家旁靠近,街道中央空無一人,


一群人身穿著淺藍色羽衣朝著雛子的方向走來,


一旁的人們畏懼的盯著身穿著淺藍色羽織的隊伍,


唯獨雛子站在道路中間,眼神直直的盯著新選組的隊伍,她望向隊伍後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對方似乎也發現了雛子,開心的向雛子揮揮手,


雛子展開笑容,正面迎上新選組隊伍,


與其聽別人猜測,不如自己去尋找答案。

书荒的咸鱼酱

龟甲极化回来了,一下子没有刀刀可以去极化,想要练打刀可看了看我的经验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等级虚高惹不起😨,等那把刀满级了就送去极化😏

龟甲极化回来了,一下子没有刀刀可以去极化,想要练打刀可看了看我的经验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等级虚高惹不起😨,等那把刀满级了就送去极化😏

夜色不成欢

二姐极化后

后悔,问就是特别后悔

我错了,我不该送二姐去极化,说好的会变温柔,假的,都是假的。【烟】

回来后言辞中有点要和虎哥和解的意思(他刚回来虎哥就来了)

而且放置语音是:【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去陪弟弟了。】

行吧,知道你们虎彻家和和美美。

是我不配。

【难受.jdp】

[图片]
[图片]
[图片]

后悔,问就是特别后悔

我错了,我不该送二姐去极化,说好的会变温柔,假的,都是假的。【烟】

回来后言辞中有点要和虎哥和解的意思(他刚回来虎哥就来了)

而且放置语音是:【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去陪弟弟了。】

行吧,知道你们虎彻家和和美美。

是我不配。

【难受.jdp】



井上昌平

我不行了,这中伤立绘我舔我舔我使劲舔

我不行了,这中伤立绘我舔我舔我使劲舔

书荒的咸鱼酱

退退极化回来了,天啦不论看几次极短的颜就是好,小短裤也很棒😗送龟甲极化去了,等龟甲极化回来辣么我第一部队的刀就极化完了,开心😘

退退极化回来了,天啦不论看几次极短的颜就是好,小短裤也很棒😗送龟甲极化去了,等龟甲极化回来辣么我第一部队的刀就极化完了,开心😘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二十九章 醒悟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伊庭放下雛子,三人走進一間宅邸,這個宅邸雖不像藤咲家一樣大,但裡頭的裝潢設計都十分豪華,


「哇!伊庭先生的家漂亮。」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伊庭落腳處的雪村發出了驚訝的讚嘆,


「這裡不是我家,是德川幕府指派的住地喔。」伊庭解釋道「千鶴,妳不是要幫她清理傷口嗎?」


「對!這邊有包紮的用具跟藥膏嗎?」雪村詢問道,


「在這裡。」伊庭打開一旁的木盒子,裡面放滿了各式的藥品,


雪村在盒子內找了幾瓶藥,在雛子腳上點上幾滴藥「會有點痛喔,請忍耐一下。」


「嗯。」雛子點點頭,任由雪村為他上藥包紮,


雪村邊動作邊開始說道「我叫...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伊庭放下雛子,三人走進一間宅邸,這個宅邸雖不像藤咲家一樣大,但裡頭的裝潢設計都十分豪華,


「哇!伊庭先生的家漂亮。」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伊庭落腳處的雪村發出了驚訝的讚嘆,


「這裡不是我家,是德川幕府指派的住地喔。」伊庭解釋道「千鶴,妳不是要幫她清理傷口嗎?」


「對!這邊有包紮的用具跟藥膏嗎?」雪村詢問道,


「在這裡。」伊庭打開一旁的木盒子,裡面放滿了各式的藥品,


雪村在盒子內找了幾瓶藥,在雛子腳上點上幾滴藥「會有點痛喔,請忍耐一下。」


「嗯。」雛子點點頭,任由雪村為他上藥包紮,


雪村邊動作邊開始說道「我叫雪村千鶴,旁邊的是齋藤一先生,背妳回來的是伊庭八郎先生。」


伊庭八郎?


雛子斜眼飄向了名字的主人,棕色長髮綁起了一個高馬尾,淺綠色眼眸,


任何一點都跟心裡所想的人相差甚遠,


「所以為什麼雛子小姐會來到京都呢?」雪村的聲音將雛子喚醒,「現在的京都很危險的,怎麼就一個人來了呢?」


雛子搔了搔頭,她還沒想好要怎麼回覆時,

一旁的伊庭微笑著向雛子說道「人人都有難開口的事對吧?」


「這樣啊!」雪村點點頭表示不再追問,


另一側的齋藤看了看門外的天空說道「時間不早了,雪村,我們該走了。」


「說的也是,還得回去幫忙煮飯!」雪村回覆道,「那麼接下來再麻煩你了,伊庭先生。」


兩人站起身,離開了宅邸,雛子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隨後轉頭正面對上伊庭,


伊庭淺笑問道「雛子小姐有要去的地方嗎?我可以送妳過去。」


「我也沒地方可以回去。」雛子回覆道,


確實她在這個時代沒有落腳地,也不知道可以去哪裡,


「那麼待在這裡也可以喔。」伊庭向她說道「總不能叫一個受傷的女子在京都街上流浪吧。」


「可以嗎?」雛子有些意外的問道,


「當然沒問題,這個屋子只有我一個人住,還顯得有點大呢!」伊庭溫柔的解釋道,


她盯著眼前的男子,跟書面上的記載完全不一樣,


眼前的伊庭八郎擁有著溫柔的目光,完全不像是只會吃喝玩樂,無所事事的樣子,


伊庭疑問道「怎麼了嗎?我的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沒有,只是伊庭先生給我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是嗎?」伊庭微笑回覆道,隨後轉身打開木門「這間房間就給妳使用吧,床鋪以及需要的東西都在一旁的木門櫥櫃後,有事就到靠近大門旁的房間找我吧,今天請好好休息。」


「謝謝你。」


伊庭淺笑著關起木門,


雛子望著另一側門外的花圃,今天總算是勉勉強強留在了伊庭八郎的身邊,


但她今後又會如何呢?





一個黑影從雛子身旁閃過,浩的身影逐漸模糊不清,雛子伸出手想抓住,卻怎麼樣都抓不到他,


「浩!等等我。」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哇啊!!!!」雛子坐起身,她全身都是汗的坐在床鋪上,她環顧四周,想起自己正在過去的幕府時代,


她擦了擦自己的汗水,穿好自己的和服,開起木門走出房間,屋子外的充滿著鳥啼聲,


雛子打開大門,只見伊庭悠閒的在為一旁的花圃澆花,


「喔,妳起床啦!」伊庭笑著跟雛子打聲招呼「腳還痛嗎?」


「好多了。」為了不要讓他們起疑,雛子昨天並沒有為自己手入,讓傷口繼續留在自己身上,


「那就好。」伊庭點點頭詢問道,「剛剛做了惡夢嗎?」


「你聽到了嗎?」雛子有些尷尬的看著伊庭,


「嗯,叫的可真大聲,原本想去看看,但又覺得突然闖進女子的房間不太好。」伊庭解釋道,「雛子小姐有什麼困擾嗎?」


「為何這樣問?」

「總覺得妳帶著很沈重的心情來到京都。」

「感覺像是非自願。」


就像是被說中心事般,雛子有些不安的看著正在澆花的伊庭,


「有這麼明顯嗎?」雛子問道,


「不明顯,只是我的第六感很準。」伊庭面無表情的說道


「大概如果是昨天那兩位的話應該看不出有什麼異狀。」


「所以,妳是被賦予職責來到這裡的嗎?」


見雛子沒有回答,伊庭苦笑著說「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吧,我也不喜歡逼迫別人。」

「但是我認為,如果有想做的事或想說的話,那就去做吧,不然會後悔。」


雛子就像被點醒般,


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為何她總是這麼不安,因為她現在並不想離開《他》的身邊,但是被那個眼神託付著,她就沒辦法拒絕,


但她一刻都不想離開他,


伊庭站起身,走向雛子面前摸了摸她的頭「回到妳該去的地方吧。」


就算任務失敗也好,她如果能好好傳達自己的想法,是不是他也能有所理解呢?


還是會露出失望的表情呢?


一直以來她總是壓抑著,就算關係不像以前美好,她也都一直努力讓自己接受現實,


直到她真正離開了屬於他的世界後才發覺,已經不能沒有他,


沒有他,雛子就看不見未來,


所以她才會慌了手腳,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雛子點點頭處衝出宅邸,伊庭目送著她的身影離去,




雛子跑到無人的地方按下返回到櫻丸的按鍵,


時間再次向前耀進,


然而在櫻丸,


等待她回來的人卻是披著白布的山姥切國廣。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二十八章 初見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元治元年十一月— 京都


雛子看著西方鐘錶顯示的年號,


幕府時期的京都,十分熱鬧,這樣的景象很難想像一年前的京都發生了池田屋事件,造成多名尊王攘夷急進派傷亡慘重,


雛子為了掩人耳目,身穿平通暗色系和服盤著當時流行的髮型,走在街頭,


突然要她去尋找前主,實在讓她沒有頭緒,她從和服內袋拿出了一張小抄,


上面寫著此時的伊庭八郎進行著德川家茂護衛的工作,此工作非常的輕鬆悠閒,


雛子皺了皺眉,無法接受這位遊山玩水到處吃喝玩樂的傢伙是自己的前主,


就在雛子準備要去探查京都現狀之時,一旁的浪士注意到她,走...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元治元年十一月— 京都


雛子看著西方鐘錶顯示的年號,


幕府時期的京都,十分熱鬧,這樣的景象很難想像一年前的京都發生了池田屋事件,造成多名尊王攘夷急進派傷亡慘重,


雛子為了掩人耳目,身穿平通暗色系和服盤著當時流行的髮型,走在街頭,


突然要她去尋找前主,實在讓她沒有頭緒,她從和服內袋拿出了一張小抄,


上面寫著此時的伊庭八郎進行著德川家茂護衛的工作,此工作非常的輕鬆悠閒,


雛子皺了皺眉,無法接受這位遊山玩水到處吃喝玩樂的傢伙是自己的前主,


就在雛子準備要去探查京都現狀之時,一旁的浪士注意到她,走到她身旁說著「啊唷,這位姑娘自己一個人嗎?」


另一名浪人接著說「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呀,跟著我們走保證讓妳吃飽睡好,跟我們走吧,嘿嘿。」


雛子皺了皺眉緊握著藏在身後太刀,腦袋回想起浩的一句話,「改變歷史或做出歷史不符合的事就會極化失敗喔。」


她放開握住的刀柄,露出有些困擾的神情「請恕小女子沒辦法答應你們的要求,我有事先走了。」雛子踏出一步卻被浪士抓住了右手,


「喂,別想逃!喝幾杯酒也行吧?」浪人色瞇瞇的眼神讓雛子非常想揍下去,但她還是忍住,用力的想抽回被抓住的右手「請你放開我。」


他們的動靜逐漸吸引到一旁的路人,所有人看著浪士卻不敢上前勸阻,此時一個身穿著綠色和服加袴褲的男子衝了出來,用力的握著浪士的左手,使得浪士痛的推開雛子,雛子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板,


綠色和服的男子向浪人淺笑道「強迫女子做不想做的事,你認為這是一件很高尚的事嗎?」


「放開我!」浪人拼命得喊道,卻只見綠色和服男子手握的越緊,另一名浪人拔出刀朝著綠色和服男子砍去,


「小心!」雛子喊道,


一個身穿著淺藍色羽織的人衝了出來,擋在綠色和服男子前面,用武士刀擋住浪人的攻擊,


「那個衣服!」浪人有些震驚的顫抖著,

「是新選組!」一旁的路人竊竊私語的說道,


兩名浪人嚇到跌坐在地,一溜煙的就逃的無影無蹤,


綠色和服男子向淺藍色羽織的男子詢問道「不追他們可以嗎?」


「沒什麼太大問題。」淺藍色羽織男子轉頭看向坐在地上的雛子「受傷的人優先。」


從遠處跑出來另一名穿著粉色和服袴褲的女子,他走向雛子伸出手問道「妳還好嗎?」


雛子點點頭「謝謝我沒事。」雛子握住了他的手站起身,


人潮逐漸散去留下了眼前的三人,


「這樣不像是沒事的樣子。」羽織男子指著雛子的腳,大面積的傷口似乎是浪人推倒雛子,同時摩擦到地板所造成,鮮血仍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哇!這個傷口!齋藤先生能帶她到屯所清理傷口嗎?不然很可能會感染!」粉色和服的女子詢問著名為齋藤的男子,


齋藤甩了一下自己的羽織,使羽織恢復原本沒什麼皺摺的

樣貌「雪村,副長知道的話應該會大發雷霆,我想應該是不行的。」


「那怎麼辦?」名為雪村的女子露出了擔憂的表情,


「去我住的地方如何?」綠色和服的男子此時才轉過身眼神對上了雛子的眼眸,


雛子震驚的看著這名男子,為何有種熟悉的感覺,他究竟是誰?


「好主意,伊庭先生!這樣就不會被土方先生罵了吧!」雪村開心的說道,「請問妳怎麼稱呼呢?」


雪村望著雛子詢問道,


雛子微愣了一下,所有事情來的太快,她有點沒辦法一一消化,


她沈默一下回答道「我叫雛子。」


「雛子小姐,妳能還能走嗎?」雪村詢問道,


「我想沒有問題。」雛子點點頭踏出一步,腳傳來的痛楚讓雛子皺了皺眉,


雛子的舉動被一旁的伊庭看在眼裡,他走到雛子面前背對著她蹲下,向她說道「上來吧,我背妳。」


「不用了,男女授受不清。」雛子回答道,


伊庭有些意外的回過頭,笑著說「今天當個例外吧,千鶴和阿一也得趕快回去,妳不能拖到對方的時間對吧?」


確實,能盡快遠離重要歷史人物對於自己或歷史都沒有壞處,


她點點頭,趴上伊庭的背部,


「走吧!」


三人朝著伊庭的落腳處前進,

雛子將手伸向前抱緊著伊庭,


為何他給我的感覺這麼像 《那一個人》?

無瑾ω

入坑快三年经常半年不上线的不合格婶婶终于把自己的婚刀极化了
我爱初始刀皮皮(不是)被被

好帅
其实两天前就极化完了我一直没舍得看他打架
太帅了真的我没了

我非常可以了又

入坑快三年经常半年不上线的不合格婶婶终于把自己的婚刀极化了
我爱初始刀皮皮(不是)被被

好帅
其实两天前就极化完了我一直没舍得看他打架
太帅了真的我没了

我非常可以了又

书荒的咸鱼酱

终于把极化道具肝完一套了,送五虎退极化了,等五虎退极化回来就有两队极短,肝了这么久肝不动了,睡了明天接着肝,看能不能肝到新刀,还有小号的五花终于集齐了啊😋

终于把极化道具肝完一套了,送五虎退极化了,等五虎退极化回来就有两队极短,肝了这么久肝不动了,睡了明天接着肝,看能不能肝到新刀,还有小号的五花终于集齐了啊😋

咕咕咕表示很无奈

emmmmm为什么只有这几把可以极化?

emmmmm为什么只有这几把可以极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