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楷灿

41.5万浏览    2988参与
兔子有双下巴是很正常的

0号岛屿

传 22.4.24


李东赫又长了一颗新的痣,是李马克第一个发现的。


127五周年fanmeeting直播前的后台,李东赫站在镜子面前,戴着墨镜插着裤兜耍帅。李马克的位置夹在李东赫和镜子中间,距离他不过半臂,单用一只左手把他的墨镜摘走,脑袋里对比了一下刚才的样子,点着头弯起眼睛笑,嘴巴咀嚼着华夫饼干和说出来的词语:“哦,戴着更好看。”说着还是用左手轻车熟路地把墨镜架回了李东赫的鼻梁。


戴得有些低了。李东赫目不转睛盯着镜子做起鬼脸,也没有把眼镜扶好。这算是他的一个下意识化解尴尬的方式,刚才的李马克和摄像机同时近在咫尺,侧着头被摘掉墨镜的那一瞬间他瞟了李马克一眼,然后就只......

传 22.4.24


李东赫又长了一颗新的痣,是李马克第一个发现的。


127五周年fanmeeting直播前的后台,李东赫站在镜子面前,戴着墨镜插着裤兜耍帅。李马克的位置夹在李东赫和镜子中间,距离他不过半臂,单用一只左手把他的墨镜摘走,脑袋里对比了一下刚才的样子,点着头弯起眼睛笑,嘴巴咀嚼着华夫饼干和说出来的词语:“哦,戴着更好看。”说着还是用左手轻车熟路地把墨镜架回了李东赫的鼻梁。


戴得有些低了。李东赫目不转睛盯着镜子做起鬼脸,也没有把眼镜扶好。这算是他的一个下意识化解尴尬的方式,刚才的李马克和摄像机同时近在咫尺,侧着头被摘掉墨镜的那一瞬间他瞟了李马克一眼,然后就只会笨笨地看着镜子了。堂而皇之的马克哥和隐隐慌张的自己,两者都让李东赫觉得怪怪的,难不成今天早上两个人脑袋瓜撞了一下灵魂互换了?没有啊,我是李东赫啊!你看我一戴墨镜就会自动生成Rain前辈的Rainism,如假包换的李东赫啊!


李马克心里没想那么多,摘了东赫的墨镜对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看他一直紧紧盯着镜子不放,知道他有点儿紧张了,更加觉得可爱。现在要是不把墨镜戴回去,一会儿脸就会开始变红吧。李马克是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尤其开心的时候,完美诠释“颧骨升天”这四个字。给李东赫把眼镜戴回去的时候是故意戴低的,因为刚刚他观察到了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不太确定,想再多看一眼。


直播全部结束以后,李东赫光速回到待机室换回自己舒服的T恤短裤和凉鞋,问造型师姐姐要了两张卸妆湿巾,呼噜呼噜把脸擦了才准备下班。戴上口罩背上包要走出门的时候被李马克叫住了:“楷灿呐,等一下。”李东赫本以为李马克是想让自己等他一起走,直到他的头倏地靠近自己的眼睛,手指挑开了右侧刘海仔仔细细端详才知道他有别的目的。


“你眉毛里面什么时候长了一颗痣啊?是一直有的吗?”李马克的食指轻轻拨动着李东赫的眉头,弄得李东赫有点儿痒。


“真的吗?”李东赫明显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径直跑到镜子前面撩起刘海,就差把鼻子贴到镜面上了。“晕……真的有。什么时候有的?”


眉头的皮肤上新生了一颗很小而且颜色很浅的痣,相比李东赫脸上身上的其他鲜明的痣来说属实只能算小透明,又有毛流的遮挡,还有化妆的遮盖,要不是这样钻牛角尖儿似地看,基本是不可能发现的。


但李马克就是鬼使神差地成了哥伦布。


“太神奇了吧,这么小,哥是怎么看到的?”李马克自己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就……看到了。”


李东赫回到宿舍躺着翻看手机相册里今天的自拍照,每一张都放大了看,也很难看到那颗痣。李马克今天是有什么超能力附身了吗?明明之前要他画自己脸上那些明显得要命的痣,他也能把位置都画得乱七八糟的,还没泰容哥画得精准。


李东赫回想起年初拍过的一个物料,有一道题目是让成员们在他的面部照片上点出痣的位置。正想着“还好是主观题我能糊弄过去,否则马克哥画得太准就很尴尬了”的时候,就看到了李马克乱点一通的自己的脸。李东赫一边说着淘汰一边背对镜头给李马克飞过去一个“你完蛋了”的眼神。然后他继续往右边走去看其他哥哥们的涂鸦,身后忽然传来一句:“我知道他脖子上有来着。”回头的时候,李马克已经乖乖把这张乱点痣的李东赫头像贴到自己的桌子前了。


啊,李马克,危险分子。


那天下班之后李东赫拎着两罐啤酒噔噔噔跑去十楼找李马克。喝到微醺,李东赫迷离着眼神,用比平时撒娇还要甜腻一些的语气任性地对面前的人说:“melk……把我的痣背下来。”


“你看,这个是1号,这个是2号,这个是3号……”他的手从脸上慢慢往脖子上指,露出小巧可爱的门牙,“4号……5号……6号……”


李马克捧起李东赫的脸,亲吻他的嘴唇。


“babe……看来以后真的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喝酒。”李马克按照刚才李东赫指的顺序,一颗痣一颗痣地轻吻过去,从脸吻到脖子,再回到嘴唇印上一个深吻。他抱着李东赫喝了酒以后变得热乎乎的身体,下巴抵在他的肩膀,用眼窝覆盖他滚烫的耳朵。“我背下来了,东赫。”


从此以后吻痣成了他们的前戏必备节目,李马克说这叫“复习知识点”。平时他也会有事没事看着李东赫身上跟星座一样的痣感叹:“长痣大概也是一种天赋吧,怎么会不仅多,还都长在了很漂亮的地方呢。”李东赫刚开始觉得是肉麻的情话,但李马克的语气和眼神看起来真的很真挚……也是,他什么时候不真挚,心里想什么都清清楚楚挂在脸上的人。


李东赫摸着自己的眉头笑了。


他给李马克发信息:“哥伦melk老师,今天新发现的是东赫洋的几号小岛呢?”


李马克在楼上回复:“应该是0号吧,存在也不存在的,只有我们知道的秘密。”


“那么为了庆祝0号小岛的发现,邀请哥伦melk老师参加庆功宴,时间暂定~”


“好,早点睡,明天还要打歌。晚安,东赫洋的东赫。”


李马克放下手机之后转身抱起了吉他,忽然就很想唱一唱想着东赫写的那首歌。


“主题和主体都是你。”


以后可以多吻一个地方了,李马克想。

overbitter

灿你|为坏男人发疯了

[图片]


  东赫不知道爱是什么,爱对他来说好像是可以用完就扔的东西。但我不是,爱东赫这件事就像往土里撒种子,会生根发芽,现在到了哪个阶段我也不知道了,应该长到很深的地方了吧?爱东赫这件事已经扎到我心里最深的地方了。

  

  和东赫恋爱快三个月了,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我们会去吃路边摊,他为了零头和老板讨价还价,问他干嘛这样,又不是付不起钱。他说好玩啊,走出一大截又停下等我,等我跟上后凑到我面前,歪头笑着说你不缺钱啊?那你养我啊。李东赫很聪明,他知道他什么样子我最喜欢。所以脑子一热我就答应了:好啊,养你。他好像很高兴,勾起食指刮我的脸颊,“那下次吃和牛吧?上次看到的那种,我还没吃......



  东赫不知道爱是什么,爱对他来说好像是可以用完就扔的东西。但我不是,爱东赫这件事就像往土里撒种子,会生根发芽,现在到了哪个阶段我也不知道了,应该长到很深的地方了吧?爱东赫这件事已经扎到我心里最深的地方了。

  

  和东赫恋爱快三个月了,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我们会去吃路边摊,他为了零头和老板讨价还价,问他干嘛这样,又不是付不起钱。他说好玩啊,走出一大截又停下等我,等我跟上后凑到我面前,歪头笑着说你不缺钱啊?那你养我啊。李东赫很聪明,他知道他什么样子我最喜欢。所以脑子一热我就答应了:好啊,养你。他好像很高兴,勾起食指刮我的脸颊,“那下次吃和牛吧?上次看到的那种,我还没吃过呢。” 哦,可以啊,都给你买,你喜欢的话都给你买。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只拉下他的食指牵住,回他一个“好”。

  

  他很喜欢玩游戏,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我常常去他那个小小的出租屋里,能看到的家具除了床就是电脑桌。那个时候就算他在玩游戏一叫他就乖乖过来了,但后来就变成就算在背后搂着他脖子靠在他肩上他也要等回合结束才肯退出游戏。“比起我,东赫更喜欢游戏吧?”跟他抱在一起的时候这么问过他一次,你猜他怎么回我的,他说不是呢,游戏会让人伤心呢,你不会的。所以在那以后就再不问这种问题了。

  

  回家以后就想着不要理东赫了,我这么喜欢东赫,但是在东赫眼里我还没有游戏重要呢。于是就这样冷战了一星期,应该说是我单方面的冷战,反正东赫也不知道我是生气还是太忙。本来冷战还应该继续的,但我实在不争气,醒着的时候想东赫,睡觉的时候更想东赫,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东赫搂着的话连觉也睡不好了。于是心软下来,在去找东赫的路上顺便去便利店给他买吃的。结果是刚到便利店门口就看到李东赫和一个没见过的女生站在收银台前,有说有笑,好像也买了很多东西呢。我把指尖扣进虎口,等到眼泪滴在上面的时候才意识到痛。好狼狈,于是把从家里准备好的爱心便当和我破碎的心一并扔进垃圾桶,匆匆逃回家。

  

  到了晚上还是没办法消气,于是给东赫打了几个视频电话,但他都没有接。哭着换好衣服就准备去找他,我们这到底算什么啊? 刚出门没多久就接到李东赫回拨的电话,一接通他就说睡觉呢,打这么多电话。 看他头发很乱,眼睛也半睁不睁,真的是在睡觉吧? 我擦去眼泪,问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但换来的是又一个反问句:那你呢,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没想我吗? 

  他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明明想他想的要疯掉了啊。

beaMagnet
我梦到了最近认识的那个小混混,...

我梦到了最近认识的那个小混混,梦里他把我从紧闭的房间里救出去,踩着烧得一塌糊涂的我的一切把我从那个小小的房间抱到漆黑却清晰的天空之下,肌肤的灼热感被冰冷的水泥地替代,迷糊间看到李东赫掐着腰站在我面前,他质问我为什么刚才为什么不和他一起逃出来。

后来我醒了,睁开眼视线里是熟悉的天花板,有人朝我的窗户扔东西,我爬起来打开窗,是穿着黑色短袖的李东赫。

“昨天很早就睡了吗?我打你电话没打通。”

  

地上揉成一团的废纸是我昨天写的便签:李东赫是一只可以拯救我的蝴蝶。

我梦到了最近认识的那个小混混,梦里他把我从紧闭的房间里救出去,踩着烧得一塌糊涂的我的一切把我从那个小小的房间抱到漆黑却清晰的天空之下,肌肤的灼热感被冰冷的水泥地替代,迷糊间看到李东赫掐着腰站在我面前,他质问我为什么刚才为什么不和他一起逃出来。

后来我醒了,睁开眼视线里是熟悉的天花板,有人朝我的窗户扔东西,我爬起来打开窗,是穿着黑色短袖的李东赫。

“昨天很早就睡了吗?我打你电话没打通。”

  

地上揉成一团的废纸是我昨天写的便签:李东赫是一只可以拯救我的蝴蝶。

恶役馆幽灵兔

ayyo和梦梦洗衣房!

  

  

ayyo和梦梦洗衣房!

  

  

野生珍奇物種C醬

🐬:挑一個帶走?

🐹:沒有不要的選項嗎⋯

🐬:挑一個帶走?

🐹:沒有不要的選項嗎⋯

花绘慕白_

《恋爱ing》4⃣

和小灿的恋爱碎片🧩

  

⚪️ 有的时候觉得我和李东赫真的很有默契 有些话根本不用说一个眼神就能懂对方的意思 散步时突然想回头看看他结果发现他正在看着我…诸如此类很多很多事情 有时我自己都会觉得很神奇 可他听了之后却笑着对我说:“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话…那证明我们是天选情侣呢😚”

  

⚪️ 李东赫昨晚喝多了半夜跑到我家门口敲门 说让我快放他进去 有人在追杀他 我迟疑了一秒后放他进来了 并询问他怎么回事 结果他红着个脸说:“是影子那个讨厌的坏家伙呢!它一直跟着我 所以......

和小灿的恋爱碎片🧩

  

⚪️ 有的时候觉得我和李东赫真的很有默契 有些话根本不用说一个眼神就能懂对方的意思 散步时突然想回头看看他结果发现他正在看着我…诸如此类很多很多事情 有时我自己都会觉得很神奇 可他听了之后却笑着对我说:“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话…那证明我们是天选情侣呢😚”

  

⚪️ 李东赫昨晚喝多了半夜跑到我家门口敲门 说让我快放他进去 有人在追杀他 我迟疑了一秒后放他进来了 并询问他怎么回事 结果他红着个脸说:“是影子那个讨厌的坏家伙呢!它一直跟着我 所以我就来找你了🥺”听上去就知道喝的烂醉😇…我发誓他下次喝酒我一定不会再管他了

  

⚪️ 李东赫真的很不能吃酸的啊我说 每次看到我在吃东西就会一边伸手过来一边问我是什么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他呢他就已经塞到口里了 然后就会听见“rue↘️😫”的一声 并且看着他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