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榎本径

15393浏览    356参与
HoJoJo

18年中旬的箱底,(说不定发过几个?)



当时脑补正酣的榎本径(。

(从我自己子博挖出来的,所以俩Tag



18年中旬的箱底,(说不定发过几个?)




当时脑补正酣的榎本径(。

(从我自己子博挖出来的,所以俩Tag


今天是

柠檬杂 Apr.2012

​大野智,Room 3104

卧室的主色调是茶色。​

茶色的地板和遮光帘、白色的沙发、充满画室氛围的摆满画具的黑色画架。虽然我很喜欢作画的那一小块空间,但现在更吸引我的是在沙发上放松。虽然我已经记不起来家里那个沙发是什么材质的了(笑)。

最近我有待在沙发上记《上锁的房间》的台词,这部的台词有太多专业用语了,所以我正在为了能够流畅地说出它们而努力。虽然有人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不过我在写台词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全是能不能把字写得好看些,所以这个方法对我没太大效果啦(笑)。

最近在五人共同参与的工作休息室里发现爱拔chan也在用心背台词呢,不过我也不会示弱的!对了!休息室里也有曾与现在的我面...

​大野智,Room 3104

卧室的主色调是茶色。​

茶色的地板和遮光帘、白色的沙发、充满画室氛围的摆满画具的黑色画架。虽然我很喜欢作画的那一小块空间,但现在更吸引我的是在沙发上放松。虽然我已经记不起来家里那个沙发是什么材质的了(笑)。

最近我有待在沙发上记《上锁的房间》的台词,这部的台词有太多专业用语了,所以我正在为了能够流畅地说出它们而努力。虽然有人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不过我在写台词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全是能不能把字写得好看些,所以这个方法对我没太大效果啦(笑)。

最近在五人共同参与的工作休息室里发现爱拔chan也在用心背台词呢,不过我也不会示弱的!对了!休息室里也有曾与现在的我面临类似状况的人在!没错,就是那位善于解密的前辈(樱井翔,《推理要在晚餐后》)!


晚上会待在沙发上干嘛?最近的话就是记台词了。我家没有电视和电脑,毕竟我对这些也没太大兴趣,手机短信聊天也是。

一般我都是呈“く”样在沙发上睡觉的,不过今年因为太冷所以我回卧室睡了。
*是平躺在沙发上的“く”样,大概就是把脚搭在沙发这边的扶手上,头躺在沙发另一边的扶手上

乘二

有原著党吗?

感觉剧和原作性格有差不少,但是……嘻嘻,都喜……(就是有点喜欢的是两个人物的感觉(?))

正在一边补剧,一边补原作的我……


(嗯……但是两边我都想嗑甲醇榎纯cp!!

有原著党吗?

感觉剧和原作性格有差不少,但是……嘻嘻,都喜……(就是有点喜欢的是两个人物的感觉(?))

正在一边补剧,一边补原作的我……






(嗯……但是两边我都想嗑甲醇榎纯cp!!

HoJoJo

【吉榎】穿


我觉得吧,是这么回事…

【吉榎】穿


我觉得吧,是这么回事…

HoJoJo
【吉榎】榎本径的学习 老梗笑一...

【吉榎】榎本径的学习


老梗笑一笑…

【吉榎】榎本径的学习




老梗笑一笑…

fg

在学校的水的一些💦)


超喜欢榎本他太可了!!!!我永远喜欢贵志佑介x他的书真的好看

ps:只是看小说的印象绘,没有看电视剧x

在学校的水的一些💦)


超喜欢榎本他太可了!!!!我永远喜欢贵志佑介x他的书真的好看

ps:只是看小说的印象绘,没有看电视剧x

HoJoJo
【吉榎】小眼镜儿 噗…

【吉榎】小眼镜儿


噗…

【吉榎】小眼镜儿


噗…

HoJoJo

@ホーーーーー


搓起命运的小手指


@ホーーーーー


搓起命运的小手指


一个欧

【榎本径个人向/2019江苏卷】吻风者

莎士比亚曾言:“这偌大的世界就像是一个舞台,所有人都是舞台上的演员。”所有人都在依照自己的剧本与人设过活,用特定的模式喜怒哀乐、伤春悲秋。有穷游各地的流浪客,有自我救赎的苦行僧,有命运的牺牲品,也有命运的操纵人,一切的结局在起始之处便已经商榷完毕,周而复始,代代如此。


榎本径并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类。他被裹在命运的洪流中向前走,无心于社交,对于汲汲营营于富贵也没什么心思。他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囚犯,生活在大大小小的牢笼里。——“防盗顾问”的工作着实无趣,日复一日,千篇一律,每天要面对成百上千的锁,面对画地为牢的人。就连住的地方也像是深埋于地底的集装箱,装满了沉滞的空气,等待着什么时候被人...

莎士比亚曾言:“这偌大的世界就像是一个舞台,所有人都是舞台上的演员。”所有人都在依照自己的剧本与人设过活,用特定的模式喜怒哀乐、伤春悲秋。有穷游各地的流浪客,有自我救赎的苦行僧,有命运的牺牲品,也有命运的操纵人,一切的结局在起始之处便已经商榷完毕,周而复始,代代如此。


榎本径并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类。他被裹在命运的洪流中向前走,无心于社交,对于汲汲营营于富贵也没什么心思。他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囚犯,生活在大大小小的牢笼里。——“防盗顾问”的工作着实无趣,日复一日,千篇一律,每天要面对成百上千的锁,面对画地为牢的人。就连住的地方也像是深埋于地底的集装箱,装满了沉滞的空气,等待着什么时候被人撬开,或者被塔尔塔罗斯的炎河烧个精光。


他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他想要自由。

自由又是什么呢?


马斯洛将人的需求划分为五个层次: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人需要达成低层次需求,才能向高一层需求迈步。然而对于榎本径而言,这个理论是反过来的。自由的向往根深蒂固地扎根在他的灵魂里,有了自由,他才能觉得自己不是什么被设定好的齿轮玩具,才愿意去与他人交流、沟通。


可是他实在没什么浪漫细胞,他连音乐剧都不怎么看,艺术家的身份与他无缘,要像高更一样环绕大半个地球寻求灵感作画,或者像不列颠的吟游诗人一般去给贵族们唱歌,指不准就饿死在半路,重新被关在坟墓里,埋于地底,再也爬不出来。


于是他换了一种实现自由的方式。

法外之法,度外之度,游离于规则之外,再合适不过。


后来榎本径结识了会田爱一郎,对方赞叹过他是“这片海域里最狡猾的一尾鱼”,也疑惑过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种奇特的生活方式,毕竟他有稳定的工作,过人的智慧,本能偏安一隅,现在承担着极大的风险,一不小心就会面临牢狱之灾。


榎本径没有回答。


他当然不会回答,一方面是榎本径本人的傲慢使然。他喜欢挑战不可能之事,因为确信自己能够全身而退。而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对自由的理解实在太过抽象,旁人哪怕知晓,也无法抱有认同。


没有人知道他曾经身陷囹圄,却天生属于自由。

而现在,他终于吻住了风。


=

END


木倚沉周

山组榎吉 失踪结束之后

短得很。


没车,但有辅助轮?


os


吉本荒野在天黑之前的最后一刻回到了榎本径的公寓。


他总是喜欢抻到最后一秒才将自己的身形暴露给门口的摄像头,以便开门享受榎本径还没来得及完全收敛的焦虑和低气压。


他欣赏着那张线条圆润的脸从紧绷到柔软,若无其事的腻起声音向整个屋子和屋子的主人宣告自己的归来,径自说些对方不会感兴趣的事情。


直到榎本径抓起他并用亲吻堵住他的嘴。


然后他就会变成柔软的吉本荒野。


柔软的吉本荒野喜欢粗暴的榎本径,可榎本径总是很温柔。不过没关系,他知道怎么让他变得粗暴起来,他知道榎本径对一...

短得很。


没车,但有辅助轮?


os










吉本荒野在天黑之前的最后一刻回到了榎本径的公寓。



他总是喜欢抻到最后一秒才将自己的身形暴露给门口的摄像头,以便开门享受榎本径还没来得及完全收敛的焦虑和低气压。



他欣赏着那张线条圆润的脸从紧绷到柔软,若无其事的腻起声音向整个屋子和屋子的主人宣告自己的归来,径自说些对方不会感兴趣的事情。



直到榎本径抓起他并用亲吻堵住他的嘴。



然后他就会变成柔软的吉本荒野。



柔软的吉本荒野喜欢粗暴的榎本径,可榎本径总是很温柔。不过没关系,他知道怎么让他变得粗暴起来,他知道榎本径对一些事情执着又顽固占有欲爆棚,他知道自己是被划在这一档的。



只要被榎本径甩到床上,吉本荒野就是淫*荡又顺从的。他敞开身体安抚被自己一手挑拨到神经紧张的锁匠,咀嚼品味榎本径横冲直撞的高潮后身心一起软在他身上的那一刻。肌肤相贴微微潮湿的触感,打在颈窝里慢慢平缓的呼吸,放松的没有顾虑地压在身上的体重,卧室里不怎么雅致的气味。



每一样都让他无比满足。欲罢不能。



等待榎本径再次摆腰干他的几分钟里,吉本荒野想着,下次要失踪去哪里呢?

Frog

意识模糊狂草个榎本(看得出吗(。


p2帮朋友速涂了个人设

意识模糊狂草个榎本(看得出吗(。


p2帮朋友速涂了个人设

碎碎碎碎碎

爆肝做了个阿径中心的手书

b站传送门:大野宅的御茶会议

野生字幕等我吃完外卖回来加!


旋转跳跃求大家点赞三连!

如果能留下弹幕评论就更好了哭哭


爆肝做了个阿径中心的手书

b站传送门:大野宅的御茶会议

野生字幕等我吃完外卖回来加!


旋转跳跃求大家点赞三连!

如果能留下弹幕评论就更好了哭哭




一辈子都不想写大纲的南

密室要在晚餐前(又名执事追妻记)

影山×锁匠

解密向(月更一个故事)

这章为回忆章。

流体房

“自由和爱是并存的。”算命的老婆婆曾这么对影山说过。

当时的影山只笑了笑,并没有在意。


当时正在某学校学习料理制作的影山在同学被杀的现场遇见了自己今后的恋人。

“请帮忙把门打开。”撞门失败的影山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同时拉开了一边还在徒然的撞着门的男子。

“美亚,你在里面的吧;求求你快开门,不要吓我了。”挣脱开影山的男生又一次撞上了房间门上,躲避不及的恋人被男生的惯性推开,眼镜也被打翻在地,滑到了影山脚边。

“抱歉。”影山把眼镜递给了恋人,“他女朋友好像在里面出事了。”...

影山×锁匠

解密向(月更一个故事)

这章为回忆章。

流体房

“自由和爱是并存的。”算命的老婆婆曾这么对影山说过。

当时的影山只笑了笑,并没有在意。

   

当时正在某学校学习料理制作的影山在同学被杀的现场遇见了自己今后的恋人。

“请帮忙把门打开。”撞门失败的影山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同时拉开了一边还在徒然的撞着门的男子。

“美亚,你在里面的吧;求求你快开门,不要吓我了。”挣脱开影山的男生又一次撞上了房间门上,躲避不及的恋人被男生的惯性推开,眼镜也被打翻在地,滑到了影山脚边。

“抱歉。”影山把眼镜递给了恋人,“他女朋友好像在里面出事了。”

    “没关系”

   淡淡的回答却让影山更加有些不好意思。

“隆上,你冷静一点;如果门打不开我们都没法知道里面的情况。”拼命撞着门的男生似乎叫做隆上,一大早被隆上的吼叫声引来的不只影山一人,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围了过来。

“你既然没钥匙,开锁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吧。”打电话叫来安保公司的是正拼命拉着隆上的男子——川口,在川口的号召下,周围的几个人围了上去安抚着精神快要崩溃的隆上。

     门锁并不稀有,是一种只要插上钥匙在里外都能锁上或者打开的锁;不出一会便轻松解开了。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整齐黏在门边的胶带吸引了影山的注意;似乎是灰尘过多样子,没有黏在门上的粘胶部分沾染了许多灰尘。

“这是什么啊。”随着门的打开,白色的液体也随之涌出;而率先跑进去的几个男生不满地抬起了沾满白色浆糊状的鞋子。

    “是面粉糊。”烹饪专业的学生很快认了出来。

    液体的来源是中部破了一个小孔的透明塑料容器,夹杂着些许红色的粘稠白色液体正缓缓流出,红色的来源正是趴在容器边的美亚。

“美亚。”被眼前的情形震惊到的隆上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原本站在房间外的安保人员,也被打开的房门而涌出的液体弄脏了鞋子。

不满地蹙了蹙眉后,安保人员也选择跨进了房间。

“喂。”并不想被卷进事件而退出房间的影山,却又被这个沉默男子的举动吸引了过去,“请问你在干什么?”

果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摸了摸下巴后,影山饶有兴趣地看着正蹲在地上观察着门底胶带的男人侧脸。

“门很难撞开吗?”检查完锁扣部分的安保人员终于开了口。

“不容易。”回想起自己撞门感觉的影山并不否认,“但是感觉门的下面有东西抵着一样。”

可是门后也没有什么东西啊。影山又回过身看了看,屋子里的椅子都在角落里放着。

又一次蹲下的安保人员再次检查了胶带。从巨大容器中漏出的液体量并不少,紧贴着门底的胶带已经被全部浸没,伸手准备揭开一张胶带,却被一旁的影山阻止了。

“有人报警了吗?”终于反应过来的川口大声询问道。

 

乡村的驻在所和诊所距离学院的还有些距离,拜托了人群外侧的同学跑去叫人后,川口决定先保存好现场,“在警察来之前我们整理一下整件事情比较好。”

    “喂,隆上,高木自杀的原因是?”出事的女孩子叫高木美亚。

   影山并不喜欢川口这样直接定义这件事情为自杀,不过已经上锁的房间和贴在门上的胶带无一不指向着高木自杀的可能。

   整个房间是学校整理出来给新社团作为活动教室的杂物间。不大的空间里放了好几台大型的面点机器;唯一的窗户也是镶嵌死了的,灰蒙蒙的玻璃显示着近期并没有人尝试从窗户那边离开。

   如果说不是自杀的话,那这栋楼的杂物室就是一个密室了。

   “她一直都有抑郁症。昨晚她说还要再想一会蛋糕胚底的配比,我就先回去了;我不应该先回去的。今早我来这边准备拿昨晚丢在这边的笔记,没想到。”隆上说不出话来了。

   “你没有房间的钥匙吗?”安保人员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隆上把钥匙丢在了宿舍。”

  “打不开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回去找钥匙。你为什么会直接选择撞门?还是说你已经知道高木小姐会在房间内,并且出事了?”

   “你是说我知道美亚会自杀,然后见死不救?”隆上的比安保人员高出一个头,猛然站起的他揪住了对方的衣领。

   “隆上,你冷静点。”抱住隆上的川口阻止了情况的进一步恶化。

   同时,影山也向前一步挡住了隆上,“他并没有任何说你们坏话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没想明白而已;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我只是”隆上的态度渐渐软化了下来,“早上打电话给她没有接,又去了她宿舍,才知道她一直没回去;然后又来这边拿资料才发现门打不开,所以想到那些事情才撞门的。后来川口他们也都过来帮我了。”

   被点到名的川口的点了点头,“我是听见这边的动静才过来的,然后帮隆上一起敲门;然后又请了您过来。”

   “拙劣的演技。”影山身后的男人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嘲讽。

   “什么?”

   “这边可是全封死了,就算是他杀,那个人怎么跑啊。”

   “对啊,这边可以算的上是小说中的密室了。”

   围观的几个同学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一个很简单的小把戏罢了。”安保人员弯下身子掬起了一把液体,握紧了拳头;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液体从指缝间漏出,再次张开手掌的时候,一个白色的面团正慢慢地变回液体,“很简单的非牛顿流体,只要你给它施加力,便会变硬。”

   “撞不开门的原因也是在它。你给门施加力的时候,力作用给了门后的五六厘米高的液体,液体迅速变硬;这也就是为什么撞门的时候明显觉得下面有东西挡着。而胶带只不过是为了堵住门缝不让液体流出来,上边的胶带不过是装样子让整体不突兀而已。”

   整个如话剧般的事件在警察到来后终于落了幕。

   

   至于隆上是否认罪,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女友影山没有想要继续了解的想法。在警察和医生还有老师赶来的混乱人群中,影山拼命寻找着那个原本站在自己背后,挎着包的安保人员。

   在人群最后,影山终于发现了那个有些猫背准备离开的人。

   “不好意思。能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吗?”影山在教学楼下拦住了安保人员。

   男人递来的名片上清楚的写着:“榎本”。

 

   原本是抱着对榎本这个人的好奇才开始靠近的影山,没有料到自己会陷到如此的地步。

   “他也是喜欢着自己的吧。”锁匠暧昧不清的态度让影山开始害怕,即便是确定了关系后的日子里,越发强烈的失去感让影山不放心榎本的一切。

  占有欲日趋严重的影山最终还是吓跑自己的恋人。

   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发疯似地寻找着恋人的身影,却只翻找到了留下的唯一一张写着“自由”的纸条后;影山终于回想起了算命老婆婆的话。

   “我的错。”深陷在回忆中的影山咬紧了自己的手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