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槐琥

75234浏览    524参与
海猫
虎解解真事太好看惹

虎解解真事太好看惹

虎解解真事太好看惹

林夕夜
占tag抱歉!但是请太太来救救...

占tag抱歉!但是请太太来救救孩子吧!

占tag抱歉!但是请太太来救救孩子吧!

手脚冰凉.
小老虎在?什么时候来我岛.x

小老虎在?什么时候来我岛.x

小老虎在?什么时候来我岛.x

鹤骨.

下雨天。

【帅属于槐琥 ooc属于我】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故乡,故乡。遥远的炎国,那儿有最甘甜的美酒,有最澄澈的月,寒冬里傲然凌霜的瘦骨梅,青瓷玲珑小杯中滚烫的乌龙茶。我曾经也跟着阿爸咿咿呀呀地念叙但愿人长久,现在身处千里外的龙门独自求学,只得在一张张草稿纸上杂乱无章的公式中寻找间隙,誊写一句千里共婵娟。嗟叹啊,嗟叹啊。武德?道义?那都是阿爸天天挂在嘴边的话,他还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做得到,也在用心教导我一并做到。我并不讨厌我这身武艺,行侠仗义,离不开它。我愿意成为炎国的一束光,透过叆叇云霏,照耀方寸土地。


这个季节,龙门也像...

【帅属于槐琥 ooc属于我】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故乡,故乡。遥远的炎国,那儿有最甘甜的美酒,有最澄澈的月,寒冬里傲然凌霜的瘦骨梅,青瓷玲珑小杯中滚烫的乌龙茶。我曾经也跟着阿爸咿咿呀呀地念叙但愿人长久,现在身处千里外的龙门独自求学,只得在一张张草稿纸上杂乱无章的公式中寻找间隙,誊写一句千里共婵娟。嗟叹啊,嗟叹啊。武德?道义?那都是阿爸天天挂在嘴边的话,他还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做得到,也在用心教导我一并做到。我并不讨厌我这身武艺,行侠仗义,离不开它。我愿意成为炎国的一束光,透过叆叇云霏,照耀方寸土地。


这个季节,龙门也像炎国那样常常落雨,只不过故乡是雨打芭蕉,丁香垂泪,而龙门是雾里看花般的朦胧,以及行人撑伞匆匆走过。天色昏沉似一滴墨绽开染在宣纸之上,我不喜欢雨,或许是炎国的油纸伞给予我太多遐想,我对龙门的雨没有感情,有的只是不愿弄湿我的皮毛,快些回到干燥的室内洗个热水澡,再摊开书,好好复习一下当日老师讲的课业,绩点比趴在窗沿欣赏雨景重要得多,毕竟我没有多余的闲时间。


下雨了,董阿伯的鱼丸摊还开着吗。我太久没有在雨天出门,总是幸运地赶在阴天的最后一刻到家。忽然萌生出想要去吃吃招牌鱼丸的念头,墙角的雨伞搭在那儿吃灰,用一用它总是好的。于是我也撑着伞离开了家,龙门的街道上散落着三三两两的人群,我刻意避开他们,以免雨伞相互撞击惹一身从伞沿滑下的水滴。


阿孑总是说,龙门的繁华处与晦暗处是两个世界。我深知小巷里的污垢沉积物已经刻蚀入龙门的骨,经雨水的冲刷涌升出难掩的恶臭。我蹙眉,快速行走过一个又一个巷子口,窸窸窣窣的声音翻腾过垃圾箱,或许只是几只落单的老鼠,或许是浑身脏污的猫。魏彦吾手下的近卫局确实将龙门管制得很好,但总是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比如现在,我已经被几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人包围了,实在难缠。


劫财?我身上可没有几个子儿,只有些零钱打算吃份鱼丸——谅他们不敢劫色。看来女大学生还是不应该晚间独自出门。我摇头,轻舒一口气将黑伞往旁边一扔,眼底展露少有的狠戾神色,以右脚在前的前进马姿势站立,以右手问手姿势对敌。心中默念:含胸拔背、松肩沉肘、放松提腕——寸劲。看那为首的混混见自己无惧于他们,于是抡起拳头冲过来。碎然沉腕发力,周身力量集于拳间骨节处,陡然出掌直指他喉间。他见机甚快,迅速出右拳攻我方面门,左手挡开我的攻击;与此同时,我方左手护手向外拍开他右拳,双方呈近身互制状。看得出来他也是个练家子,比后头几个怂货要难处理得多。我颔首,短暂的对视之后,我继续进马,贴身沉肘发力,以右臂尺骨震开他左手,冲散对手重心,同时右肘直捣他心窝——“休小瞧我”。


他被我击退,恼怒地大喊了一声,于是剩下的家伙们一拥而上。且看我一脚踏碎乾坤镜,双拳直逼广寒宫。臭老爸传给我的武艺果然发挥了用处——我还有梅花八斩刀。见我抽刀右腕翻转作势,左脚跌水洼激起二尺银珠,他们便不敢上前,拥着他们的老大狼狈地一哄而散了。真是可惜,没能再实践一次刀法。捡起沾染了些许污泥的伞在雨中冲洗干净,此时也懒得再撑伞,直接借着雨势往前走,好在雨也差不多停了。


大老远便闻见了香味,果然鱼丸小摊还开着,阿孑仍然在帮董阿伯煮鱼丸。我要了一份儿来吃,抬臂抹了额角碎汗与雨珠。阿孑见我这样,倒也知我经一场酣战,于是坐了过来支肘撑桌挑眉看着我,眼里蕴着笑意,毫不拐弯抹角地问:“又惩奸除恶了?”我也不含糊,朗笑一声道:


“他们还不是我的对手。”


衔烛

长夜漫漫——安魂夜后的龙门

走吧,宝贝,别害怕天黑

长角的姐姐不是鬼

她领你走进安魂夜

天空会飘下糖果片

                                  ——龙门童谣


 

龙门市区 “大地的尽头”店前街道

 ...

走吧,宝贝,别害怕天黑

长角的姐姐不是鬼

她领你走进安魂夜

天空会飘下糖果片

                                  ——龙门童谣


 

龙门市区 “大地的尽头”店前街道

  安魂夜的余兴节目有很多,黑帮间的纠纷尚不能吸引太多龙门人的注意——除非他们的胆子大到惊动了近卫局,只有两人的打斗看客就更少了。

  哪怕其中的一方是企鹅物流的德克萨斯,另一位还是神秘的炎国武术使用者。龙门的居民早已习惯了见证胜负,当然,包括平局。

  但有人显然不这么想。

  “喂喂!你干什么啊!”槐琥大喊着,“不是说好给他们点教训吗!我都要打赢那个狼了!”她死死地瞪着把自己拖离人群的孑,不过双手垂放在身体两侧,没有摆出反抗的架势。

  刚才打架的时候你都不是这个眼神…孑有些无奈,松开了紧抓槐琥衣领的手。“我可没和你说好啊。你今天怎么老是想找企鹅物流的打一架呢?”

  “这是比试!”槐琥说着,开始整理被抓皱的衣领“未分胜负,旁人不可插手!况且我还是要赢的那个!”

  孑感觉槐琥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要赢吗…”他轻声说着,回头望先前的人群。德克萨斯也在看着他们——头上还戴着一顶派对帽。

“或许吧。”孑苦笑着点了点头,“但总该休息的嘛…嗯?”

身边的槐琥突然停了下来,孑不由看了她一眼。有汗从她的额上滑落,不像是先前的战斗所致。

“对…明天还要考试..”

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便又补上一句:“其实是今天下午,你为什么老是忘记?”

槐琥看了他一眼,跑了起来。

“我去董阿伯那里休息!你赶紧跟上!”

话音还荡在楼宇间,孑的视野里已经没有她了。

不过孑还是保持着先前的步幅,看着槐琥离开的方向。

“每一次都是我来善后啊。”他又苦笑了一声。

 

街道另一端

  “真好,这里有这么多可爱的人。”

  我听着身旁的堕天使自言自语。

  来自叙拉古的贵族和炎国武术家…如果有必要,这些人都该被写入拉特兰的监视名单。

  尤其是那位银白色的狼。我回头望向街角,刚才开始她就在那里关注着酒吧的打斗——似乎很在意那位企鹅物流的德克萨斯。不过察觉到我的视线后,她就跑开了。

  不过眼下,我的目标只有莫斯提玛。

  “连她都能在这里找到同类呢。”她不再看刚才人群聚集的方向。“那我就可以放心离开了吧。”

  我知道她是在说能天使。

  “目的地是?”我问她。

  “罗德岛咯,很多老朋友在那里。”她笑了笑,“我可不像你这样清闲啊,苦难陈述者小姐。”

  这也不是一个好听的代号,我想,回去后得重新申请一个。

  如果她愿意,她眼中的时间可以永远定格在和能天使在一起的时刻。但她还是选择离开龙门。

  六把守护铳的天使和堕天使,终究难以走到一起。两人间用死者维系的纽带在拉特兰高层眼里脆弱不堪。

  回过神,视线里是她递来的饼干。和刚才在酒吧里看见的一样。

  “喏,pokey。”她的嘴里咬着一根,“店里拿的,你也吃一点?”

  我接过饼干。

  血的味道混杂在巧克力的香气里。

 

龙门贫民窟 不知名角落

  “给你们十秒。”

  银白之狼高举手中双刃。

  “现在,逃吧!”

  刀身辉映午夜月光。

  捍卫家族荣耀的不只是西西里人。叙拉古战场留下的血泪,还有人不曾忘记。

 

龙门外环 城墙

  外环是庆典最先结束的地方。人潮散去,只留下残月对着高耸的城墙。

  “老林..”魏彦吾看着前方的鼠王,出声想说些什么,旋即又沉默不语。

  沙尘在鼠王周身翻飞,从地面被送往高处。

  他在城墙上制造了一场小型沙暴。这并不会对城墙有多大损伤,但总有人明白它的意义。

  至少魏彦吾感觉得到,沙砾中透出的刺骨寒意。

  “老魏。”鼠王的语气依旧平静“既然他们踏上了城墙,想必也做好了坠落的准备。”

  城墙外曙光闪烁,地平线下的红日蓄势而出。

  龙门的黑夜之主,将完成他最后的使命。

 

一位士兵走进沙里,他惨叫着送了命

一队士兵走进沙里,他们都不见了影

嘿,兄弟,听我告诉你

沙尘卷起,赶紧逃命

——曾在战场上流行过一阵子

       据说是乌萨斯人写的曲子

【end】

 

 

附:是我修行不够..翻译腔好难啊..

    关于喧闹法则的脑内剧场展开,晚自习摸的鱼可能写得不行…

晴天呀嘻嘻
槐琥桑,试问谁会不喜欢肉垫

槐琥桑,试问谁会不喜欢肉垫

槐琥桑,试问谁会不喜欢肉垫

瑞瑾烁Kira
菜鸡来更新了,活动结束才画,我...

菜鸡来更新了,活动结束才画,我的反射弧可以绕地球好几圈

不小心画的看起来很乱…………角色见TAG

头发稍微换了画法

等一个粉丝搞点图|・ω・` )


菜鸡来更新了,活动结束才画,我的反射弧可以绕地球好几圈

不小心画的看起来很乱…………角色见TAG

头发稍微换了画法

等一个粉丝搞点图|・ω・` )


甜甜圈販賣机
摸只虎 -不会画爪子-

    摸只虎

-不会画爪子-

    摸只虎

-不会画爪子-

漂流瓶瓶瓶瓶子

先画了方舟单人的点图www
以及如果喜欢我的画风,大家可以康康置顶鸭!
总之试着艾特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_(:з」∠)_
 @黄昏的时风  @禾式奶茶🍓  @清樱  @SSyoga 

先画了方舟单人的点图www
以及如果喜欢我的画风,大家可以康康置顶鸭!
总之试着艾特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_(:з」∠)_
 @黄昏的时风  @禾式奶茶🍓  @清樱  @SSyoga 

LybE孙笑川1117
梅花香至,槐琥来。 若是不来我...

梅花香至,槐琥来。 若是不来我特么就。。。。。。。。。。。。。。画到你来。。。。(无钱狂怒)

梅花香至,槐琥来。 若是不来我特么就。。。。。。。。。。。。。。画到你来。。。。(无钱狂怒)

启幸_Loadstar
摸了脑斧头(?)我的错,一直没...

摸了脑斧头(?)
我的错,一直没看清头发和花纹……x
我真滴好爱♡♡♡

摸了脑斧头(?)
我的错,一直没看清头发和花纹……x
我真滴好爱♡♡♡

墨清绥

小老虎上完色了!我真的好爱她TVT

P2是加了一个看不出来有滤镜的滤镜(?)

小老虎上完色了!我真的好爱她TVT

P2是加了一个看不出来有滤镜的滤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