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樊霄堂

29.1万浏览    6863参与
雨露均沾的德云女孩

        咋说呢,林郎满目和肉甜忍不了咱都可以理解,但是换人时候就背着点呗🐶

        咋说呢,林郎满目和肉甜忍不了咱都可以理解,但是换人时候就背着点呗🐶

雨露均沾的德云女孩

     论闺蜜组的PK是怎么变成九林和霄帅的PK,最后为什么又是闺蜜组拦下的🐶

     论闺蜜组的PK是怎么变成九林和霄帅的PK,最后为什么又是闺蜜组拦下的🐶

离鸾有恨

两不安宁

  其实另一边的樊霄堂也并不安宁,樊霄堂抓着张霄帅,疼得叫声不迭。张霄帅在一旁听着,心都是紧绷着的,安抚着樊霄堂:“没事儿,不怕啊,我在呢。”


  “张霄帅!”“怎么了甜甜?”张霄帅一脸懵。但此刻,樊霄堂这个头九养大的孩子血脉觉醒,拼了命的去薅张霄帅的头发,一边薅,一边不解气的说道:“都怪你,老娘才要受这份苦!”毕竟是头九带大的,耳濡目染,这薅头发的手法自然差不了。


  不过,这可苦了张霄帅,明明什么也没做错,却莫名其妙被薅头发,让他叫苦不迭:“疼疼疼,宝贝儿你下手轻点儿,我错了还不行吗?”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错了,但此时认错一定是最好的办法。


  “在老娘面前还敢说疼!”樊......

  其实另一边的樊霄堂也并不安宁,樊霄堂抓着张霄帅,疼得叫声不迭。张霄帅在一旁听着,心都是紧绷着的,安抚着樊霄堂:“没事儿,不怕啊,我在呢。”


  “张霄帅!”“怎么了甜甜?”张霄帅一脸懵。但此刻,樊霄堂这个头九养大的孩子血脉觉醒,拼了命的去薅张霄帅的头发,一边薅,一边不解气的说道:“都怪你,老娘才要受这份苦!”毕竟是头九带大的,耳濡目染,这薅头发的手法自然差不了。


  不过,这可苦了张霄帅,明明什么也没做错,却莫名其妙被薅头发,让他叫苦不迭:“疼疼疼,宝贝儿你下手轻点儿,我错了还不行吗?”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错了,但此时认错一定是最好的办法。


  “在老娘面前还敢说疼!”樊霄堂薅的更狠了。眼看自己马上就要被自己爱人薅成宋昊然了,张霄帅赶紧解释:“不,不疼,饶了我吧宝贝。”


  樊霄堂疼得都失去理智了,哪里还管的了薅不薅头发这事。张霄帅看着人满眼心疼,说:“早知道今天你受这苦,当初就不应该让你生。”但是,作为郎昊辰的好姐妹,这樊霄堂也是个认死理的,疼得都快哭了,还都是在说:“你个没良心的,不要孩子了是吧。”


  听完这话,张霄帅心里真是一万个无语,自己家这位祖宗,跟隔壁张九林家的那位如出一辙,真不愧是好闺蜜。


  “我说你怎么跟大郎一个样啊,都认准孩子不要自己命了是吧。”本来张霄帅这话也没有多少凶的语气,但是到了这会儿的樊霄堂耳朵里,那就是在凶他。他委屈至极,泪汪汪的看着张霄帅,说道:“你个没良心的,我给你生孩子,你还凶我是吧。”


  张霄帅听完,脑子更大了。为今之计,只有先把人哄好再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凶你啊。”正在这时,郭德纲和张九南高九成进来了。


  看到自己的靠山来了,樊霄堂直接开始了告状:“师父,哥,张霄帅他凶我。”而张霄帅也不甘落后,直接反驳:”师父,哥,他为了孩子,连自己身体都不管了。”


  樊霄堂一想起之前张霄帅在台上推他那件事,也没多在乎,直言不讳的说:“那你也不能凶我啊,你是不是想造反啊你。我差点儿忘了,张霄帅,你当初推我推那么大劲,是不是你就憋着想害死我啊,亏我还在大郎面前给你圆好话。”


  他这一说不要紧,张九南高九成可急了,连忙问怎么了。樊霄堂就把当时的事都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哥,他就看着你们不在,总欺负我。”


  张霄帅的内心已经很无奈了,没办法,谁叫他当初找了这么个主。


  高九成还是温柔的抱着樊霄堂,安慰道:“没事啊,等你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以后,让你南哥给你报仇去啊。”樊霄堂就趴在人怀里哭。高九成就耐心的哄着。


  而张霄帅已经百口莫辩,只能解释道:“不是,哥哥们,我真的没有要欺负甜甜的意思啊。”“闭嘴!”张九南一声呵斥,张霄帅乖乖闭上了嘴。一扭头,张九南的语气秒变:“甜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疼,他刚才还凶我,这日子我不过了。”樊霄堂可怜巴巴的说着。张九南听完,接着说道:“好,不过了,等生完孩子就回哥哥身边啊,哥哥帮你带啊。”


  张霄帅不知道这时该干些什么,只能站在那里,还不敢多说话。樊霄堂见人离自己那么近,说了句:“你离我远点儿,别来烦我。”结果张霄帅一把拉住他,说道:“宝贝别怕,不管多疼我都陪着你。”


  “撒开你的手,我不需要。你都敢凶我了,我不要你了。”樊霄堂想挣脱开来,奈何自己已无力气可以抵抗。张霄帅又开始了他的认错之旅:“我错了甜甜,我不该凶你,别不要我嘛。”


  “那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知道错了?”樊霄堂这话先让张霄帅语塞了一会儿,片刻后,他解释道:“刚才不是太着急了,担心你嘛,就说话重了些。”


  樊霄堂不禁哭出了声,张霄帅一把把人揽入怀中,轻声呢喃:“不哭了啊,我可不希望我们甜甜宝贝哭的跟个大花猫一样,你痘好不容易去了,再哭的满脸泪痕,都好笑话你了。”樊霄堂点点头,擦了擦眼泪。


  张九南和高九成就这样看着两个人,无奈地笑笑,自己养大的孩子,只能自己宠了。


  

离鸾有恨

血融一体

  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樊霄堂笑嘻嘻的对高峰说道:“这可麻烦高先生了。”高峰只是笑笑:“别这么客气,拿这儿当自己家就好。”


  “高先生人真好,大郎有您这样的师父,想来是很幸福的。”樊霄堂一边笑说,一边拿着筷子等不及的夹菜。“他呀,”高峰看向郎昊辰满是宠溺,“最烦人了,改天赶紧找个人给他嫁出去就算完。”


  郎昊辰红了脸,半是娇嗔的说着:“师父真是的,当着甜甜的面还什么话都说,就那么心急想把我嫁出去。”再看此时的高峰,眼神中满是宠爱:“我要不是看你和甜甜都弱,我就把你嫁给甜甜了,正好你们两个老早就认识,彼此知根知底,又是情义深重,正是合配着呢。”


  “谁要嫁给一个病秧子啊,我......

  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樊霄堂笑嘻嘻的对高峰说道:“这可麻烦高先生了。”高峰只是笑笑:“别这么客气,拿这儿当自己家就好。”


  “高先生人真好,大郎有您这样的师父,想来是很幸福的。”樊霄堂一边笑说,一边拿着筷子等不及的夹菜。“他呀,”高峰看向郎昊辰满是宠溺,“最烦人了,改天赶紧找个人给他嫁出去就算完。”


  郎昊辰红了脸,半是娇嗔的说着:“师父真是的,当着甜甜的面还什么话都说,就那么心急想把我嫁出去。”再看此时的高峰,眼神中满是宠爱:“我要不是看你和甜甜都弱,我就把你嫁给甜甜了,正好你们两个老早就认识,彼此知根知底,又是情义深重,正是合配着呢。”


  “谁要嫁给一个病秧子啊,我才不想以后天天伺候这小子,师父说这话也真是的。”郎昊辰笑着看樊霄堂,樊霄堂一听人说自己是病秧子,立马急了:“你说谁呢……咳咳……”


  郎昊辰一边给人拍背,一边说道:“我说的就是你,要不然还能是谁,就折腾自己吧你。”话语里有嗔怪的意味,但更多的都是心疼。“谁折腾…咳咳…”樊霄堂还在咳,咳了好一阵方才恢复平静:“我问你话呢,谁折腾自己了?”


  “你自己说说,药也不吃,还觉得自己身体多好,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我看啊,你就差在我们书馆里拉起弦,奏起乐,好生唱两段了。”郎昊辰的话遭到了樊霄堂的强烈反驳:“你净会胡说,我明明刚吃完药呢。”


  “是刚吃完药,那还不是我哄了好半天才肯吃的吗,吃完药想着药苦,给你颗糖,还跟我急,说我想毁了你的嗓子,好让你失业,还想让我养你,想的倒够美。我到现在还都跟着我师父过活,哪来的钱养你啊。“郎昊辰看着眼前人,无奈地说道。


  “你别管那些,我就问你,我是不是吃药了?”樊霄堂不依不饶,像是非要问个清楚似的。郎昊辰拗不过人,只好妥协:“吃了吃了。”看着人傲娇的样子,他佯装生气地说:“真是给你宠坏了,下次可不能再好声好气的对你了。”


  “像你舍得似的。”恃宠而骄的樊霄堂丝毫不怕的顶撞人。“舍得,怎么不舍得,樊霄堂你看我下次打不打你的。”郎昊辰的脸色立刻变得狠戾起来。


  “如果你真要这样,那咱俩就绝交。”“绝交就绝交,我又不缺你这一个朋友。这又不是方才跟我说怕我不要你的时候了。”郎昊辰就这样打算看着樊霄堂闹。不过,樊霄堂也不是个省事的主,气性大,听完这话,一句好,转身就要走。而郎昊辰就插着手在那里笑着,丝毫没有要哄人的意思。


  樊霄堂委屈的说:“郎昊辰你真不来哄我是吧。”“我说樊公子,好歹你也尊重一下我好吧,谁要哄你啊,你自己自愈行了吧。”郎昊辰一边笑,一边自顾自的夹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走啊,怎么不走了啊?”


  “我真走啦。”樊霄堂的神色黯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郎昊辰还在笑:“樊公子慢走不送啊,下次别再赏光来我们这寒舍啊,我可接待不了您这位名角儿啊。”樊霄堂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可算甩开这个病秧子了,以后终于不用天天为这家伙操碎心了。”郎昊辰对着那些菜挑挑拣拣,心底里全是对樊霄堂的无奈。高峰见他吃不下去饭,赶紧笑着说:“你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甜甜那身子骨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你真忍心跟他绝交,让他一个人哭到崩溃吗?傻孩子,赶紧去追人去啊,不然你也心神不宁的,我看着你也不安心。”


  郎昊辰一听老恩师发了话,撂下筷子就往外跑。高峰看了看人背影,笑着摇摇头。


  依然还是那棵槐花树下,樊霄堂倒伏在树干上,一边揩抹着血糊糊的齿印,一边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咳的痛苦不堪。郎昊辰早就料到他会来这儿,也就跟了过来,看人哭的难受,笑着问:“哟,樊公子怎么哭成这样啊?谁惹着您了?”樊霄堂听到声音以后,转过身便是一阵暴打:“你还问,还不都是你害的。”


  还没发现问题的郎昊辰还是笑嘻嘻的:”啧,本来还想关心关心你的,既然这样,那我走咯。”“你走啊!我也不用你管,我死了都不用你管,我承受不起。咳咳咳……”樊霄堂咳的更厉害了,唇边鲜红的血丝格外扎眼。


  “走就走,你以为我想管你啊樊霄堂。”郎昊辰正打算走,樊霄堂一声“郎昊辰”又把他叫了回来。“你发什么疯啊你,你把我当成使唤丫头了是吧,这里不是你那戏园子,少拿你这什么大小姐心性来跟我闹。他们说的还真就是对的,不能跟戏子玩,下贱,脾气还多的很,整日家挑三拣四的,真当自己是什么上的去台面的东西了。”正在气头上的他,也顾不得什么三七二十一,只管说,也没顾忌到话有多伤人心。


  樊霄堂哭出了声,那样子竟是比他台上装扮更胜三分。郎昊辰心疼,但他还是嘴硬:“我说樊霄堂你有完没完啊,能不能不这么神经质了,我郎昊辰没欠你的。”樊霄堂一边抹着泪,一边说:“我知道。”


  郎昊辰上前一把把人抱住:“不哭了啊,是我太凶了,吓到你了吧。”“我怕你不要我这个病秧子了。”樊霄堂紧紧抱着人,生怕一撒手就会失去。


  “不会的,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刚才我说话重了,没吓坏吧。再说了,我要是把你扔下了,那你这个病秧子可是真没人管了。”这时,郎昊辰才发现眼前人面色惨白如雪,虚弱的强撑着身子与他说话。


  “这回还绝交吗?”郎昊辰笑着问。樊霄堂抱着他疯狂摇头。“你不绝交我还要绝呢,你把我惹生气了,不哄好不算完啊。”这下轮到郎昊辰傲娇了。任凭樊霄堂怎么撒娇,他都无动于衷,还说了这样一句话:“撒娇这套不管用啊,等你以后嫁了人,找你家的人撒去。”


  “你还单身狗呢,还说我,你也早点儿给我带来个姐夫才好。”樊霄堂笑着,全然忘了刚才哭的样子。郎昊辰也没闲着,回怼道:“去去去,谁是你姐,别瞎认,你到底哄不哄我,不哄我走了啊。也是,樊公子那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为了我这么个人低三下四呢。”听这阴阳怪气的话头,樊霄堂拉着人说道:“哥~我错了,不该……不该和你说绝交。”


  郎昊辰听到这话,笑容瞬间凝固,皱了皱眉头:“都怪我,你的童年我没照顾到你什么,你以后嫁了人我也没法照看你。可现在我想好好保护你,你在我面前就像个孩子一样,别太拘束了。”“现在有你就很好啊,我知足了。”樊霄堂趴在人怀里,苍白憔悴的脸上满是笑容。


  “那你打算怎么着,一辈子不嫁人?拜托,我也是要成家的好吧,护得了你一时,却护不了你一世啊。”郎昊辰愁容满面的看着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樊霄堂却说:“我知道,我说的是现在,我也不会让自己拖累你一辈子的。”


  拖累这两个字让郎昊辰笑不出来,樊霄堂的童年阴影太大了,以至于他在自己面前都是拘束的样子。


  “瞎说什么,你怎么就拖累我了,你樊霄堂就算不嫁人,我也能养的起你,只要你不受苦,以后过的平安喜乐就好了。”郎昊辰想用言语安慰他,可眼前人低下头,只是说了句:“可我做不到,我这个病秧子会连累你的小家的。”


  郎昊辰摸了摸樊霄堂的头:“大不了我也不嫁了,我就好好的跟你一块儿玩好吧。”“不行,你不能为我放弃自己的人生,要是因为我,你没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如我死了算了。”樊霄堂赶紧说道,“我的身体我知道,不过是维持罢了。”边说边默默的躲到一边。


  “甜甜,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怎么什么话都说,多晦气啊。我若是嫁给心底不爱的人,只怕也过的不如意,为什么不和你好好相处呢?”郎昊辰赶紧捂住人的嘴,再给拉到自己怀里。


  樊霄堂笑了笑:“你说要是真到了那一天,大郎,答应我,你别哭。”郎昊辰办开玩笑的说道:“你尽管放心,到时候我肯定一滴眼泪都不带掉的,转头我就去找比你更好的人做朋友去。”


  樊霄堂上手擦了擦郎昊辰那早已控制不住的眼泪:“你最好是,我可不想到那个时候了还得看你哭,你也不想高先生给你擦眼泪吧。你可一定得说到做到啊。”“你不想看,那我就不哭了。跟我回去吧,怎么,还想在这儿呆会儿?”郎昊辰牵起樊霄堂的手,樊霄堂也乖乖的跟着他回去了。


  回到书馆,郎昊辰先是拿来一把小刀,樊霄堂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他拿起小刀割开了手腕,吓得樊霄堂赶紧跑过去问:“郎昊辰你疯了吗,你这是干什么啊?”鲜血从伤口里流出,郎昊辰用碗接住几滴,然后揽住樊霄堂,用手帕拭尽他的唇边血。再拿针扎了一下他的手指,又接了几滴,喝了下去。樊霄堂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我们两个的血相交融,自此你我二人便是一体,你生我亦生,你亡我亦不苟活。就当是我们情分的见证吧。”郎昊辰的话,让樊霄堂心里说不上的酸楚。“好。”他一仰头,以后他两个人便是一体生,情谊永不变。

  


  


  


  


  


  

  

零丶默

HP设定的沙雕脑洞——

就这个小沙雕脑洞就跟这小韭菜似的一茬一茬的哎呀就止不住的往外冒啊   哎   呀

P7宣群,确定不来看看吗?里面有好多好东西呢(☆kira☆)

HP设定的沙雕脑洞——

就这个小沙雕脑洞就跟这小韭菜似的一茬一茬的哎呀就止不住的往外冒啊   哎   呀

P7宣群,确定不来看看吗?里面有好多好东西呢(☆kira☆)

TUT昭

【南甜】一件小事(有些训诫元素)

/ooc慎

(这篇写了很久了没放上来居然)

/第一人称视角

/请勿上升正主。


他也就仗着自己底子好,出门儿买奶茶羽绒服随手耷在后台沙发背儿上,到底是年轻,一身正气。还是抵不住北京冬天刺骨的寒风。果不其然的,下了台钻进车里就开始昏沉,我打开空调,抬手拍拍他脑门儿,该,外面什么天儿心里没点数儿?


他瘪嘴,坐副驾驶上抱着奶茶杯低眉顺眼的听我数落,咬着吸管吸吸鼻子小声嘟哝一句,我那是出门买奶茶嘛…。话音一半儿含在嘴里没秃噜出来,另外一半儿我看他口型就猜到了。


“樊霄堂,奶茶店门口可没贴不让穿羽绒服的进”


我贴近捏起他后颈皮一小块在手里碾,没使多...

/ooc慎

(这篇写了很久了没放上来居然)

/第一人称视角

/请勿上升正主。



他也就仗着自己底子好,出门儿买奶茶羽绒服随手耷在后台沙发背儿上,到底是年轻,一身正气。还是抵不住北京冬天刺骨的寒风。果不其然的,下了台钻进车里就开始昏沉,我打开空调,抬手拍拍他脑门儿,该,外面什么天儿心里没点数儿?




他瘪嘴,坐副驾驶上抱着奶茶杯低眉顺眼的听我数落,咬着吸管吸吸鼻子小声嘟哝一句,我那是出门买奶茶嘛…。话音一半儿含在嘴里没秃噜出来,另外一半儿我看他口型就猜到了。




“樊霄堂,奶茶店门口可没贴不让穿羽绒服的进”




我贴近捏起他后颈皮一小块在手里碾,没使多大劲儿,下没下狠手我心里有数儿,这小王八蛋跟猫儿似的,耸起身子紧贴着窗玻璃。奶茶杯被我转手插进了杯座里,一把扇子从袖口里滑出来。松了手攥着扇柄在腿上一下一下点,车里的气压沉了下来。




他好像真是只猫,炸了毛的,身上的毛毛都竖了起来,他说哥你不能这样。我那是为了大家才…哥我错了。哥你别打我…他急了,脑瓜顶上一旋翘起来的毛毛在热风里摇曳。我扳直他手掌的时候,才摸到他手心里全是汗。




扇骨夹着风砸下去,他生的白,红印子浮起来一道,扎眼的好看。手上也就一小块肉,没几下就照料个遍,一连几下让他蜷起了手掌,他此刻又抖的像只兔子。想把受了伤的爪子缩回来,抬眼瞥到我脸上不好看的颜色,又瑟缩的伸了回来。我板起面孔还是有点用。他此刻真像只小兔子,鼻子红彤彤,耳廓红彤彤,眼圈儿也红彤彤,一滴眼泪还挂在眼角,肩膀一耸一耸的抽动,好不可怜。




我表情松了一点,他泪眼婆娑的也能分辨出来我神色的变化。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毛茸茸的脑瓜顶就钻进我怀里了。




我攥着他手掌看看,下手重了点,竹打中空,几条棱子涨起来肿的有点吓人,他呜咽着举着手说疼,耍赖似的递给我让我吹吹。我说你该,见天儿没事儿干变着法儿的气我,不疼你疼谁,话音未落还是口嫌体正直的低头呼呼。




算了,算了,一件衣服而已,下次多提醒吧

离鸾有恨

【肉甜】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下)

  我来啦,我来啦,我来更新啦!


  前篇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说刀呢🤔,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下手狠了点儿,不过这也只是肉甜四周年,你们还可以再期待一下别的,毕竟我这个凶手轻易不动人,一动动一片🐶


  你们该不会真以为肉肉是负心吧,no,no,no,他还真不一定是负心嘞。


   一句话,你不看到最后,你还真不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正所谓“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嘛。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不要舞到正主面前!


  文笔不佳,轻喷


  


  


  


  


  


  大树下,一群乡野村妇一边纳着鞋底,一边七嘴八舌的讨...

  我来啦,我来啦,我来更新啦!


  前篇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说刀呢🤔,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下手狠了点儿,不过这也只是肉甜四周年,你们还可以再期待一下别的,毕竟我这个凶手轻易不动人,一动动一片🐶


  你们该不会真以为肉肉是负心吧,no,no,no,他还真不一定是负心嘞。


   一句话,你不看到最后,你还真不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正所谓“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嘛。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不要舞到正主面前!


  文笔不佳,轻喷


  


  


  


  


  


  大树下,一群乡野村妇一边纳着鞋底,一边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最近的新事奇闻。而近段时间,她们讨论的话题就是当朝驸马为了一个戏子不惜忤逆圣旨这事。


  也许对于她们来说,她们可能不理解这背后的缘由,也不能明白张霄帅做这些事究竟是为了什么。可只要张霄帅懂就行,他自己明白自己的心意就足够了。


  他还记得,那日戏园一见,他便被樊霄堂所吸引,那人浓妆艳抹,在台上做尽悲欢情状。只那一见,便让他永生难忘。


  第一次见时,他在台上唱霸王别姬,他在台下静听台上的歌舞升平,那是初见即定了生死相随。


  他是满腹才华却不得志的读书人,他是身似浮萍却绝不随波逐流的梨园名伶。两个本无交集之人,因戏相识,爱恨纠葛自此展开。


  张霄帅一腔热忱,想着他日蟾宫折桂,能把自己满心的抱负施展出来,再得一良人长相厮守,此生也算无憾。可接连的失利,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走上读书这条路。


  樊霄堂本来很爱笑,是个活泼开朗的人,每每笑起来都是甜甜的。身处烟花之地,心却满是热忱,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安安稳稳的过完余生。戏里的深情款款无人懂,戏外的流言蜚语却句句伤人心,他遇不到真正懂他的人,自此脸上少见了笑颜。


  四目相对时,两个人的心底都颤了一下,随后迅速躲避掉对方的目光,可心里却都埋下了深深的爱恋。


  后院再次见面,两个人相谈甚欢,张霄帅懂得樊霄堂名声背后的苦楚,樊霄堂知道张霄帅读书的失意之心。高山流水遇知音,两个人就这样对彼此有了更多的了解。


  自那以后,张霄帅去戏园的次数越来越多,樊霄堂每次看见他唱的也更动情,对方的出现,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心灵相通的两个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彼此的心意。于是,张霄帅鼓足了勇气,问樊霄堂喜不喜欢自己,得到了能让自己开心的答复以后笑得合不拢嘴。


  日日的相处、陪伴,那份浓情蜜意一直萦绕在张霄帅眼前。记忆最深的,永远都是那株桃花下的过往。


  那年春天,走在桃花树下,春风和煦,蜂蝶乱舞,春心荡漾。一张张粉面桃花,娇滴滴抵到人面前。那年的人面桃花,惊艳了多少个春秋。樊霄堂拉着他跑到桃花底下,笑着说:“我喜欢看花开,但不愿见花落,那情景多悲戚啊。”张霄帅也是笑,采撷下一朵花,簪于樊霄堂的发间:“好看,真好看。”樊霄堂笑得更开心了:“我天天在台上,这花还少戴吗?你是看不够还是怎么着的?”


  “那当然是看不够了啊,我媳妇儿本来长的就好看,我怎么能看够呢?”张霄帅带着点儿开玩笑的意味说道。“去去去,谁是你媳妇儿了,我可没答应呢,你这叫强抢民女啊,我要去公堂上告你!”樊霄堂得意的笑着。


  张霄帅一听,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哟,我知道高攀不上您,您怎么可能低三下四的来嫁我这个籍籍无名的小人呢。您可是名角儿,我还是另寻良配吧。”“张霄帅你!”樊霄堂顿时生气了,一把拿下头上的花,丢在张霄帅手上,赌气的就要走。张霄帅赶紧拦住,笑嘻嘻的解释道:“别生气嘛,你就是我的良配,你不嫁我,我就终身不娶还不行嘛。我等你,樊公子。”


  如今想来,那话也是真真可笑,说好了非他不娶,却最后另作他人夫,还害死了当初许诺的那个人。


  张霄帅的再次赴考,向樊霄堂承诺,若此去不成,就再不参加科举,平淡的和他在一起生活;若此去得以赏识,定会来迎他入门。樊霄堂笑了,说会一直等着他。


  万没想到,本对此次科举不抱希望的张霄帅,却意外得到了皇帝欣赏,蟾宫折桂。张霄帅心下想着,这次也算不负自己,也不负樊霄堂了。可是接下来的事让他难以接受。


  当朝公主认定了他,要招他做驸马。更令他愤怒的是,那公主拿樊霄堂的性命做要挟,逼迫他乖乖就范。为了保全对方,他只好做了违心的决定。


  他以为,这样就能护住樊霄堂,保他一生的平安。却不曾想,不知内情的樊霄堂误认为自己错付了真心,以死葬情痴。他的心愿并未达成,那还要什么功名利禄,纵使有千金,却难买他心上人的性命。


  回忆,戛然而止


  张霄帅一个人坐在桃花下,手上拿着一枝开的极好的花,悲凉的笑了笑……


  “甜甜,甜甜!”


  “张霄帅你发什么疯啊,我不就在这儿呢吗?”樊霄堂一脸嫌弃地看了看张霄帅。谁知张霄帅一把把他揽进怀里:“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死啊。”


  樊霄堂更懵了:“不是张霄帅你咒谁呢你啊,我樊霄堂活的好好的,怎么到你嘴里就死了啊。”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你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


  张霄帅这才清醒过来,原来刚才都只是一场梦。他把梦中的事都讲给了樊霄堂听,谁知道樊霄堂听完骂道:“该!谁叫你负了我。也就是大郎不在梦里,要不然你信不信他把你给打死?”张霄帅见状,赶紧说道:“这不就是个梦嘛,我们现在多好啊,别生气啦好吧。”


  樊霄堂翻了个白眼,心想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这个人了。张霄帅也终于放下心来,还好,那只是一场梦。


  


  


  


  

零丶默

一些在霍格莫德村随机刷新的NPC小樊

一些可爱的麻瓜罢了

可惜这个麻瓜染上了狂狼症

一些在霍格莫德村随机刷新的NPC小樊

一些可爱的麻瓜罢了

可惜这个麻瓜染上了狂狼症

离鸾有恨

平平淡淡

     老规矩,同人文娱乐属性,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不要舞到正主面前哦。文笔不好,轻喷。

  

  

  

  

  

  

  

  

  

  

  

  

  当见到郎昊辰时,樊霄堂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就扑到人怀里,笑着问道:“大郎,想我了没啊?”郎昊辰看看跟孩子一样的樊霄堂,顺手抱住:“那是当然的。”


  可当他看见樊霄堂又开始咳嗽时,满面愁容,赶紧给他拍背:“你这感觉又重了啊。”言语里满是心疼。“哪有,我没事儿,这每年不都这么过去的嘛。”樊霄堂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啥事没有。


  郎昊辰带了点儿责...

     老规矩,同人文娱乐属性,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不要舞到正主面前哦。文笔不好,轻喷。

  

  

  

  

  

  

  

  

  

  

  

  

  当见到郎昊辰时,樊霄堂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就扑到人怀里,笑着问道:“大郎,想我了没啊?”郎昊辰看看跟孩子一样的樊霄堂,顺手抱住:“那是当然的。”


  可当他看见樊霄堂又开始咳嗽时,满面愁容,赶紧给他拍背:“你这感觉又重了啊。”言语里满是心疼。“哪有,我没事儿,这每年不都这么过去的嘛。”樊霄堂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啥事没有。


  郎昊辰带了点儿责怪的问道:”往年你哪有这么严重,惯会说谎唬人,你那点儿小心思啊,是瞒不了我的。”樊霄堂有些生气,但还是平和的说道:“许是今年我思虑的多些,自然病就显得重了。”


  “吃药没啊,别像以前似的,犯了病也不吃药,就在那儿耗着。”郎昊辰温柔的问道。樊霄堂心虚的说道:“我……我吃了……”郎昊辰拿手指点了一下樊霄堂的额头:“看你这样就没吃,赶紧进屋等着,我去给你抓药啊。”樊霄堂也不好推辞,只好乖乖的等着。郎昊辰摸了摸他的头,转身去抓药去了。


  樊霄堂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爱撒娇,郎昊辰也从来都是顺着他。可这次,当樊霄堂说不想吃药时,郎昊辰却一改常态,态度决绝地说道:“必须吃!”


  樊霄堂可怜兮兮的说道:“药好苦,我不想吃啊。大郎,能不能……”话还没说完,郎昊辰就打断了他:“不可能,别想,药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乖啊,吃完药我给你糖吃。”


  “那好吧。”樊霄堂乖乖的喝药,郎昊辰的脸上也浮现出宠溺的笑容。不过,药的苦涩让樊霄堂难以接受:“咳咳咳咳咳咳,大郎,你这药怎么苦啊,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良药苦口嘛,来,吃块糖。”只见郎昊辰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


  樊霄堂突然想起,吃完这块糖,他这嗓子是一定会咳废了的,眼前这人居心不良啊。他是想让自己失业啊。“郎昊辰!你明明知道我现在咳嗽,你还给我糖,你是不是成心想让我嗓子废了啊,我要是嗓子废了,你养我吗?”本是无心之说,谁料郎昊辰接了一句:“我养你啊。”


  “你说你何苦呢,药若是真的顶用,我也不至于年年这样,我这病本就是医不好的,你还每年为了这事忙前忙后的。”樊霄堂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病难好,可每年郎昊辰都在这个时候那么照顾他,他心里过意不去。


  郎昊辰忧心的看着他:“话是这样说,可好歹也别再重了啊,你咳成那个样子,不吃药怎么行。”“行行行,都听你的还不成吗?只是……”樊霄堂抬眼,眼里满是泪光地看着身旁人,“大郎,我如今也只有你一个知心朋友了,你不会不要我吧,毕竟,咳咳咳,你知道,我自小受了那些苦,除了你谁也不敢相信了,咳咳。如果我连你也没有了……真的,我怕。”


  “好啦好啦,别想太多了,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别怕,我在,一直都在呢。”郎昊辰一边心疼的把人揽入怀中,一边安慰道。任由樊霄堂的泪水沾满了衣衫。


  “别哭了啊,我师父都做好饭了,快吃吧,再哭会儿,你嗓子坏了我可不管啊。”郎昊辰见人哭个没完,赶紧哄好。拉着人的手去找高峰。


  


  


  


  


  


  


  

离鸾有恨

槐下相识

  一串串槐花像银链,似玉朵,随风飘出淡淡的清香。香气沁人心脾,淡雅的味道飘满各地。这,又是一年春。


  樊霄堂来到槐花树下,见花开得正盛,说道:“今年的槐花开的甚好啊……”话未说完,他紧皱着眉头,一手捂着胸口,伴着剧烈的咳嗽声,他的身子颤抖着,面部涨的通红,眼睛里泛着点点泪花。那样子,不禁让人心头一颤,人见犹怜。


  “老天爷,你何苦这样来折磨我。”樊霄堂苦笑着,他本是大户樊家之子,却因庶出的身份屡屡被低看,自小体弱,不得父亲爱护。倚仗天赋优越,戏唱的一绝,成了城中名伶。却年年受这病痛折磨,身似浮萍,命不由己。


  张霄帅亦是前来赏花,看见树下依稀有个人影,心生疑惑:“欸,...

  一串串槐花像银链,似玉朵,随风飘出淡淡的清香。香气沁人心脾,淡雅的味道飘满各地。这,又是一年春。


  樊霄堂来到槐花树下,见花开得正盛,说道:“今年的槐花开的甚好啊……”话未说完,他紧皱着眉头,一手捂着胸口,伴着剧烈的咳嗽声,他的身子颤抖着,面部涨的通红,眼睛里泛着点点泪花。那样子,不禁让人心头一颤,人见犹怜。


  “老天爷,你何苦这样来折磨我。”樊霄堂苦笑着,他本是大户樊家之子,却因庶出的身份屡屡被低看,自小体弱,不得父亲爱护。倚仗天赋优越,戏唱的一绝,成了城中名伶。却年年受这病痛折磨,身似浮萍,命不由己。


  张霄帅亦是前来赏花,看见树下依稀有个人影,心生疑惑:“欸,那是谁啊,过去看看。”却不曾想声响太大,惊了正倚在树干上的樊霄堂。


  樊霄堂听到声响,下意识地往后退。他害怕,幼时的阴影以及外面的流言都让他不得不谨慎。谁知道是何人过来,又对他打的是何居心呢。


  张霄帅见人被自己吓到,连忙走上前行礼解释道:“抱歉,无心之失,不曾想惊扰到公子,还请公子见谅。”


  樊霄堂见来人面容和善,礼数和恰,想来不是什么三教九流之人,便回礼说道:“啊,无妨无妨,是我太多疑了而已,你是……”


  张霄帅接着说道:“在下张霄帅,见公子面熟,敢问您尊姓大名。”樊霄堂看了看人,心下一阵急速,脸上绯红,便报上自己的名姓:“梨园樊霄堂是也。”


  “樊霄堂……”张霄帅默念着,“呀,名角樊霄堂,久仰久仰。”樊霄堂赶紧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不过会两段戏罢了,又怎敢称名角。”


  张霄帅笑了笑:“樊公子倒是谦虚,您这名誉满城皆知。城中名伶嘛。”樊霄堂一听,顿了一下,随后莞然一笑:“还是您抬举我了,不知此来为何事?”


  “赏花,若张某人有幸可否邀樊公子同游?”张霄帅诙谐一笑,向樊霄堂发出邀请。“自然可以,能与您这样的人共赏槐花,是我三生幸事。”樊霄堂应下了盛邀。两人走在树下同赏槐花。


  樊霄堂看着花,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不禁感叹:“花开花落自有时,只叹我身卑命贱,却是难得与您这种高雅之人同行,若有言语不当之处,您多见谅。”


  张霄帅先是一顿,问道:“公子何出此言?”“纵我唱的再好,不过也只是一介戏子罢了,身不洁命多难,遭世人耻笑。何曾有人怜惜。”樊霄堂悲凉的笑了笑。


  听了樊霄堂的话,张霄帅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接话,只有一句:“公子……”樊霄堂见他不语,看了一眼,然后道:“你若有话,直说便是,这些年我也都习惯了。”


  张霄帅犹豫了一会儿,看向樊霄堂:“肉:公子…若您不嫌弃,可愿与小生相交?”樊霄堂愣了一会儿,接着笑道:“跟我这种人相交,于你又无好处,何必呢?”


  “公子不要这样说,您又怎知小生不是对您早已慕名多时。”张霄帅说的倒是实话,他久闻樊霄堂大名,常想一睹芳颜,却苦于无法,而今得见,自是以真心待他。樊霄堂的心愈发跳的急促:“即是如此,我倒愿意与你交朋友。只要你是实心实意便好。”


  张霄帅甚是欣喜,却又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真的,我不骗你。不过话说回来,我倒好奇你的身份。”樊霄堂笑得甜美,恰似正盛放的槐花。


  可张霄帅却难以启齿,他不过就是个不得志的读书人罢了,说来倒是惭愧。樊霄堂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柔和的问道:“怎么了?”“其实……”张霄帅欲言又止,他不敢说出来,毕竟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啧,你倒是说啊你,你要是不说,我只当你不是实心拿我当朋友了。”樊霄堂有些不耐烦了,再加上身子本来就不舒服,转身便要走。


  张霄帅见此情状,说道:“小生是读书人,只是家道中落,我又不得志,恐樊公子嫌弃。”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樊霄堂却听得一清二楚:“这有什么的,我倒怕你瞧不起我的出身。”“怎会?”“我乃戏子,低俗之人,你虽家道败落,却仍是高雅读书人。”


  张霄帅听完接着说道:“我虽是读书人,可是只会读书。”“我也只会唱戏罢了。”樊霄堂笑了。“可你唱得非常好啊。”“我?不过略会儿几段罢了,都是大家抬举。”


  张霄帅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要妄自菲薄,已经很厉害了呀。”


  樊霄堂想到与郎昊辰还有约,便说道:“谢谢你的肯定。我还有约,先走了,改日来我们那里,听我唱啊。”

  

  

  

  

  

  

  

  提醒一次各位,同人文归同人文,别当真,更别舞到正主面前,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啊,圈地自萌!

  

  


  


  


  


  


  


  

煎饼果砸."

没头脑和不高兴

  秦霄贤王鹤棣已官宣恋情向

  综艺体  跟毛雪汪差不多

  ooc  自行避雷

  [    ]  =弹幕

  「  」=字幕组

  

  

  

  

  

  在北京昌平区的某小区里(反正不是玫瑰园),今天有人搬到这儿来了。

  

  “妈呀秦秦你这真是把你家搬过来了啊。”

  

  “综艺期间就住这儿,还不能把家搬过来吗?”

  

  “搬就搬吧...你把奶球八宝和墩儿墩儿带过来是什么意思啊!”

  

  “那就把她们扔我家啊?”...

  秦霄贤王鹤棣已官宣恋情向

  综艺体  跟毛雪汪差不多

  ooc  自行避雷

  [    ]  =弹幕

  「  」=字幕组

  

  

  

  

  

  在北京昌平区的某小区里(反正不是玫瑰园),今天有人搬到这儿来了。

  

  “妈呀秦秦你这真是把你家搬过来了啊。”

  

  “综艺期间就住这儿,还不能把家搬过来吗?”

  

  “搬就搬吧...你把奶球八宝和墩儿墩儿带过来是什么意思啊!”

  

  “那就把她们扔我家啊?”

  

  “。。。也有道理。”

  

  [救了  棣棣这是什么脑子。。]

  

  

  要不说中国人有自来熟体质呢,小区里的叔叔阿姨已经跟秦霄贤...聊上了......

  “德云社的小伙子不错啊,能去那儿肯定有实力。”

  

  “您捧您捧。”

  

  “还有一小伙子挺好的我记得叫张九南吧?”

  

  “他是我师哥,今天我们这不刚搬过来又录制综艺,他带着他对象过来看看。”

  

  “挺好挺好,那你们忙吧昂。”

  

  “好嘞阿姨再见。”

  

  [说相声的嘴开始“工作”了]

  

  

  

  

  

  

  

  秦霄贤跟阿姨聊上天了,那王鹤棣呢?

  他...在勤勤恳恳的干活,把这些家具从一楼运到九楼。

  「行动派·棣」

  [分工行动的小两口儿~]

  [前面的前面的,明明是“负责跟邻居拉关系的小老婆和他那勤勤恳恳干活儿的好老公”。]

  当秦霄贤跟阿姨聊完准备回去帮助王鹤棣的时候却发现王鹤棣已经把东西全搬上去了。

  

  “辛苦啦亲爱的~”

  

  [妈呀!亲爱的!是真的!我先磕为敬!]

  

  “不够,嘴一个。”

  

  [天!王鹤棣你知道这是在录综艺吗!]

  

  “去去去!没听说过!录着综艺你这么开放?”

  

  “不录着更开放。”

  

  “你...”

  

  [啊啊啊啊!这是我不充VIP就能听的吗!]

  [前面的醒醒。。这综艺本来就是VIP才能看的。。。怪不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秦霄贤正要开口跟王鹤棣讲理时,某个小孩向他奔来。

  

  “哥!”

  是樊霄堂,秦霄贤同一个师父且同一所大学的师弟。

  

  “甜甜~九南呢?”

  

  “后面后面,他拉了好多东西,我说就给你买点就得了他还拉着什么锅..”

  

  “王鹤棣你去看看,我俩先上楼。”

  

  「棣棣委屈  棣棣不说」

  

  “旋儿哥你就这么使唤你老公的吗?”

  

  “谁让他给我宠坏了呢~”

  [哎哟哟哟哟~真的!就是!两个字!好磕!]

  

  “咦惹~今天吃去吃吧,我哥请客。”

  

  “好嘞!”

  

  「这边是欢声笑语,那么...」

  

  “哥们我来拉吧。”

  

  “没事儿你走你的,跟前头带路去。”

  

  “我来吧我来吧,你说说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啊。”

  

  [原来这就是全国统一的话语...]

  

  “这不你们两口子综艺第一期而且搬家第一天吗,不得带点儿,收着昂。”

  

  “那行吧,您破费了。”

  

  “没事儿,你们住几楼啊?”

  

  “九楼。”

  

  “九楼好啊,天长地久,九九同心。”

  

  “秦秦给选的。哥你们家呢?”

  

  「王鹤棣你好像很骄傲的样子哎......」

  

  [秦秦有心了]

  

  “那小孩儿选的,也是九楼。”

  

  “祝您跟樊霄堂白头偕老。”

  

  “你和小贤也是。”

  

  「真诚的话语,往往是比神还灵的」

  

  [好真挚啊  感人兄弟们]

  [是挺感人,但你这个兄弟们...]

  [很出戏]

  

  

  “叩叩叩。”

  

  “来啦—”

  

  [啊我不行了,这个声音!!]

  

  “南哥,好久不见,去八队了?”

  

  “别提了,刚回到六队就给我整八队去了。”

  

  “看得出来六队早就是你家了哈。”

  

  “德云六队实际掌控者你忘了啊?”

  

  「去了德云八队依旧牵挂着德云六队的南南」

  

  “啊对了哥,甜甜说今天外边吃,你请客?”

  

  “我请!今儿即是你们综艺第一期又是你们小两口搬家第一天,吃点好的!”

  

  「这话感觉有些熟悉...」

  

  [刚在几分钟前说过的话狗子怎么又说了一遍哈哈哈哈修勾啊你可长点心吧]

  

  “吃点什么,烤肉?”

  

  “走走走!玫瑰花园走起!”

  

  “开旋儿的车吗?”

  

  “开我的开我的,快走快走,不然没地儿了~”

  

  “别急别急,就知道吃。”

  

  「今天是关心小老婆的棣棣」

  

  [他这是关心吗?不是!他这是在示爱!]

  

  路程不算太远,十几分钟就能到。是王鹤棣开的车,路上除了车里播放的音乐声没有其他的声音,连导航都没开,只因为秦霄贤在车上睡着了。

  「又是晚上熬到半夜的小秦」

  「下次记得早早的去睡噢」

  

  [感觉老秦好累的样子。。。]

  [为什么我感觉到了沧桑。?]

  

  

  “到了秦秦,醒醒。”

  

  王鹤棣把车开进了地库,找好了位置停了下来又等了五分钟才把秦霄贤叫醒。

  

  “嗯...我睡着了?”

  

  “不然呢?赶紧起来吧,南哥他们去拿号了,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好。”

  

  

  

  

  “旋儿醒了?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啊?”

  

  “十一点吧?”

  

  “以后早点睡吧昂。”

  

  「贴心的师哥~」

  

  

  

  吃饭

  

  

  “哎旋儿,你跟棣棣是怎么认识的然后就被他拐跑了?”

  

  “哎哥!怎么能叫我把他拐跑了呢!”

  

  “我俩就是在节目里认识的,然后慢慢关系好了然后就......发展起来了...”

  

  “行,日久生情。”

  

  “南哥你跟霄堂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在台上说说情话什么的,然后就被我的甜言蜜语拐跑了~”

  

  “那不是也得看拐我走的人是谁嘛~”

  

  “哎呦~”

  [不是小秦的棣棣的眼神!!算是同步吗!!!]

  [一起磕情侣的小情侣!!]

  

  

  

  “你们第一个来的,拍个照留念一下。”

  

  “怎么的叫留念,你哥哥我活不到以后了是吗。”

  

  “别说丧气话张九南。”

  

  “得嘞~”

  

  “南哥怕老婆~?”

  

  “怎么叫怕,那叫什么都听他家老大。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怎么了嘛,前天晚上不就你说不要了我就再做了一次嘛。”

  

  「!这是可以说的吗!!」

  

  “。。。你以后别跟我一起上综艺了行吗。”

  

  [别啊小秦!要不然以后我们会饿死的!]

  [同意姐妹!虽然王鹤棣不是什么好东西(划掉)不是很道德吧,但是不至于不一起上综艺了啊!]

  [不是什么好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们咱以后注意着点吧,没准就被哪个正主看见了呢哈哈]

  

  

  “好了好了,来拍照。”

  

  “三。”

  

  “二。”

  

  “一。”

  

  “祝"二傻"开播大吉!”

  

  “耶~谢谢九南哥!”

  

  “二位白头偕老!”

  

  “您二位也要共度余生。”

  

  「“二傻”· 壹       已解锁✔️」

  

  

  

  

  

  

  

  

  

  

  

  一期完。

  朴礼邢

  落笔于2023.05.10。

  

  

  

璇龄.

(老六队群像)“张九南是我儿子!”

  🈶ooc

  上升正主的人一辈子抢不到票⚠️⚠️

  很短很短🥀

  (关于六队的迷之辈分)

  

  德云社六队出去团建,为此张鹤伦特意买了个喇叭,他们要去公园,地点是郎鹤炎选的,主要是他们两个“老年人”不善于“逛商场”

  

  “这次团建,经费由高九成支出……”

  (掌声)

  “地点是老郎和我定的……”

  (稀稀拉拉的掌声)

  张鹤伦瞪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

  “现在请各位放下手机,好好享受的最后的春光吧”

  (郎鹤炎一个人的掌声

  “忘了说我是张剑宇他爹!”

  (每个人热烈的掌声,除了张九南

  

  鹤伦为了躲九南,就把喇叭......

  🈶ooc

  上升正主的人一辈子抢不到票⚠️⚠️

  很短很短🥀

  (关于六队的迷之辈分)

  

  德云社六队出去团建,为此张鹤伦特意买了个喇叭,他们要去公园,地点是郎鹤炎选的,主要是他们两个“老年人”不善于“逛商场”

  

  “这次团建,经费由高九成支出……”

  (掌声)

  “地点是老郎和我定的……”

  (稀稀拉拉的掌声)

  张鹤伦瞪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

  “现在请各位放下手机,好好享受的最后的春光吧”

  (郎鹤炎一个人的掌声

  “忘了说我是张剑宇他爹!”

  (每个人热烈的掌声,除了张九南

  

  鹤伦为了躲九南,就把喇叭给了郎鹤炎,自己先跑了。

  

  九南从副队长手里夺过喇叭,“张立民是我爹张立民是我爹……”然后才发现不对劲儿,其他几位怎么都笑趴下了?后来才反应过来,“张立民是我儿子张立民是我儿子!……”他不屈不挠的吼着。

  

  (语文老师:表达了作者乐观豁达的思想感情

    九南:你滚!

  

  张队长回到聚集地,见张九南也不生气了(9南:没有的事儿)便提议做游戏“当然,你们正常一点别一天天跟猴一样”

  (六队:yyy队长凶我们

  

  “你拍一,我拍一,栾云平开大飞机”

  (攀攀我不是故意的)🙏

  .……

  “你拍三,我拍三,张鹤伦他儿子张九南”

(ps:这我自己编的)


  九南当然不同意,“你拍三,我拍三六队队长张九南”

  张鹤伦“摘字+罚钱+请客”当然是必须的

  

  

  最后,每个人都拿着那个话筒(喇叭)喊了一句话

  张鹤伦“希望六队越来越好”

  郎鹤炎“六队水平越来越高”

  

  高九成“我是张剑宇他爷爷”

  张九南张剑宇“我是(咬咬牙栾博他爸爸”

  众人:你商演没了张剑宇

  

  关九海“张九南是我儿子”

  张霄白“那你是九成儿子”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

  

  樊霄堂“卑微的我能说些什么呢,张剑宇是我儿(小声)”

  于子淇“关九海是我儿(大声)”

  

  第二天,甜甜和子淇没有来上班(dddd

  

  

  end.

雨露均沾的德云女孩

虚惊一场

       “嘶~”樊霄堂突然捂着肚子皱了邹眉      

        “甜甜怎么了”郎昊辰看着突然低下头不说话的樊霄堂瞬间急了“别吓我”

       “大郎,你不能着急”张九林急忙抱住郎昊辰但樊霄堂很快抬起头虚弱的开口“我没事,大郎你别担心啊”“真没事啊,要不要不去…”郎昊辰话刚说了一半,看到樊霄堂挺直的...

       “嘶~”樊霄堂突然捂着肚子皱了邹眉      

        “甜甜怎么了”郎昊辰看着突然低下头不说话的樊霄堂瞬间急了“别吓我”

       “大郎,你不能着急”张九林急忙抱住郎昊辰但樊霄堂很快抬起头虚弱的开口“我没事,大郎你别担心啊”“真没事啊,要不要不去…”郎昊辰话刚说了一半,看到樊霄堂挺直的腰板发现了不对,瞬间计上心来

        “九…九林”郎昊辰装作很着急的样子喊着爱人“我怎么感觉我今天不太对劲呢”“大郎你怎么了”三人全都慌了

       “大郎,跟我说句话”张九林看着怀里紧闭双眼的郎昊辰心急如焚“你怎么样了”

       “甜甜你说你吓唬他干啥啊”张霄帅本想说几句但看着自责不已的爱人又不忍说什么把人搂在怀里“去医院,快点!”

        “用不着”郎昊辰满脸坏笑的从张九林怀里坐起来睁开眼睛“我好得很”

       “郎昊辰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吗”樊霄堂见状松了口气“吓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这话该我跟你说”郎昊辰看着找自己算账的闺蜜“明明是你先吓唬的我好吧,还来找我算账”

        “哎呀那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樊霄堂见郎昊辰要撒泼急忙先发制人开始撒娇“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行了行了,原谅你了”根本受不了樊霄堂撒娇的郎昊辰见状急忙投降却也故作傲娇的朝他挑了挑眉

       张九林张霄帅看着互相撒泼互相哄的两人同时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可是没人注意到张九林的笑容带了一丝勉强…

        “笑屁,滚”“你骂九林我不管但你骂我家那口子干啥啊”见闺蜜让张九林和自己爱人一起滚樊霄堂直接开启护夫模式“重色轻友的东西,谁骂你家那口子了”“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不能骂他”“行行行,不骂不骂”

        “看见没,这是我媳妇”张霄帅留给张九林一个挑衅的眼神,搂着樊霄堂出了门,此时家里只剩下了郎昊辰和张九林两个人

雨露均沾的德云女孩

怕媳妇

     “大郎”眼看着摄像机离开了自己,张九林迫不及待的贴上去,郎昊辰满脸嫌弃,但也很配合的钻近人家怀里

        “你俩够了”樊霄堂坐在张霄帅怀里满脸无奈的看着自己闺蜜两口子“这要传出去,张九林你是真想变金莲是吧”

       “那咋办,我媳妇大郎嘛”张九林本想怼几句,但想到上次只怼樊霄堂一句就被郎昊辰赶出家门的经历又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我不是金莲还能是谁”...


     “大郎”眼看着摄像机离开了自己,张九林迫不及待的贴上去,郎昊辰满脸嫌弃,但也很配合的钻近人家怀里

        “你俩够了”樊霄堂坐在张霄帅怀里满脸无奈的看着自己闺蜜两口子“这要传出去,张九林你是真想变金莲是吧”

       “那咋办,我媳妇大郎嘛”张九林本想怼几句,但想到上次只怼樊霄堂一句就被郎昊辰赶出家门的经历又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我不是金莲还能是谁”

       “你承认的到快”郎昊辰拍了拍爱人“都这么说了,咋没见你让我在上呢”“你要是想,今晚就可以”张九林笑了笑“谁让我怕媳妇呢”

       “你确定怕的是我”郎昊辰听了这话满脸坏笑“不是我们家门的师父和师弟们”“你还说”张九林想到了那天在台上给郎昊辰推了个跟头结果被他师父逮回去,连续给他的师弟们捧了三个多小时的口吐莲花等废捧哏的节目,最后还是张霄帅带回了郎昊辰他才得以解放……

       “那天要不是你及时回来,你可就守寡了你师父真往死里弄我啊”“我不信”张九林哭丧着脸控诉人家老父亲的恶行,换来了一个傲娇的眼神“我师父多温柔啊,再者说怹要弄死你我可就守寡了,怹哪舍得”

        “郎昊辰你做个人吧”“你敢骂我?”郎昊辰一听爱人喊话让自己做个人,一个眼神过去,张九林直接原地跪下“媳妇我错了”“哼”郎昊辰傲娇的哼一声“再不起来我走了啊”“你原谅我我就起来”“行行行,原谅你”

        “大郎,你确定你是下面那个?”樊霄堂看着撒泼的张九林和哄爷们的郎昊辰“我咋感觉他是你媳妇呢”“樊泉林…”“嗯?”听到樊霄堂置疑自己,张九林毫不留情的摘了人家的字,但还没等说什么,被自家爱人一个嗯打断,刚起来的气势瞬间又蔫了下去

       “看见没张凌格,老娘的靠山你惹不起”樊霄堂挑衅一般的搂着郎昊辰看着张九林,脸上一副看不惯我来打我的表情

       “见笑了九林”张霄帅抱住樊霄堂,强迫他和郎昊辰分开“这就带回家好好教育教育”正在樊霄堂即将被张霄帅抱出后台时,听到了张九林的声音“甜甜,你闺蜜的爷们行不行,你就看他明天能不能来上班就知道了”

煎饼果砸."

别动我兄弟知道吗/南甜

  

  在台上,就因高九成推了一把樊霄堂,张九南就把樊霄堂护在怀里。

  就因樊霄堂大褂被人撕了,张九南急的就要去找那人说理,虽然那人就是他自己。

  就因那时的樊霄堂脸上还有痘,张九南老拿这事开玩笑,惹的樊霄堂不高兴了还得自己来哄。

  

  

  

  1/.

  

  

  

  “别动我兄弟知道吗!”

  

  这句话印在了樊霄堂的心里,他对张九南不仅是对师哥的仰慕,甚至还有一种爱。

  

  樊霄堂想了很久,在张九南要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叫住了他。

  

  “南哥,我在你眼里就是兄弟而已吗?”

  

  “怎么?还想跟哥哥再多一系列关系是吧?”...

  

  在台上,就因高九成推了一把樊霄堂,张九南就把樊霄堂护在怀里。

  就因樊霄堂大褂被人撕了,张九南急的就要去找那人说理,虽然那人就是他自己。

  就因那时的樊霄堂脸上还有痘,张九南老拿这事开玩笑,惹的樊霄堂不高兴了还得自己来哄。

  

  

  

  1/.

  

  

  

  “别动我兄弟知道吗!”

  

  这句话印在了樊霄堂的心里,他对张九南不仅是对师哥的仰慕,甚至还有一种爱。

  

  樊霄堂想了很久,在张九南要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叫住了他。

  

  “南哥,我在你眼里就是兄弟而已吗?”

  

  “怎么?还想跟哥哥再多一系列关系是吧?”

  

  “我想...”

  

  “我不要你想,你给我把嘴巴闭上,我要我想。”

  

  “不是哥...”

  

  “闭上!”

  

  “......”

  甜甜委屈,但甜甜不说。

  

  “听着泉林,我很喜欢你,不只是师哥对师弟的那种喜爱,我想过很久,要不要跟你说,我们可以开启以其他身份的故事旅程。”

  

  “哥,我爱你,很久了。”

  

  “如果要给这个爱加上一个限期。”

  

  “我希望是一万年。

  

  

  

  2/.

  

  

  

  “你大褂儿被谁撕吧了!?跟你南哥说我找他qie!”

  

  “你...”

  

  “啊行了行了行了行了行了,看你内样儿,再给你买一个不就行了吗哎呦。”

  

  

  

  “谢谢哥!破费了!”

  

  “哄自己家的小孩儿开心还不得出点钱~”

  

  “哥你下次...能不能别在我心血来潮在家穿着大褂的时候...shang我......”

  

  “?!!!我还弄你内个大褂儿了?用再买一件儿吗?”

  

  “没有,那件就是...所以说就是...能不能...”

  

  “那你下次穿什么?旗袍?”

  

  “......哥您能不能要点脸啊!”

  

  

  

  3/.

  

  

  

  “你瞅瞅你这脸上的痘儿都爆了都啊。”

  

  “你干嘛啊...我本来就这样你还老这么着说我...”

  甜甜再一次委屈。

  

  “啊~行了行了,没事儿没事儿,我说着玩儿的。”

  

  “那你说着玩儿干嘛说我啊...”

  

  “对不起宝贝儿~”

  

  

  

  “宝贝儿你怎么不理我...”

  南南委屈,南南说了。

  

  “别动我,我要去九熙哥家。”

  

  “你去他家干嘛!”

  他急了!他急了!

  

  “还不是你老说我脸...”

  快哭出来的甜甜是一如既往的招张九南的稀罕,不止张九南,还有我。(bushi)

  

  “好了好了好了~去找他借护肤品啊~?哥哥给你买好不好~”

  

  “不管,至少五瓶。”

  

  “好~”

  

  “还有面膜,面霜...”

  

  “停停停,我都给你买了。”

  

  “爱你哥哥~”

  

  “我也给你买了,你也原谅我了,但我这钱...你是不是...”

  

  “你干什么...”

  

  “让我cao一下~就一次嘛~”

  

  “唔......”

  

  “同意了对吧!走!去卧室!”

  

  “哎!张九南!哥!别...太长时间了...明天我有场...”

  

  “没事儿,我也有。大不了咱们两个都请个假。”

  

  

  张九南你是真狗...

  

  “哥,你要不先请假吧。”

  

  “那我...”

  

  “请一周的假,我的。”

  

  甜甜小老婆的暗示南南怎么能不懂嘞~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