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樊霄堂

23.4万浏览    7076参与
HY(外外)

大葱蘸甜酱

何一琮❌樊霄堂

网恋到自家角儿怎么办?!


“一琮同学,保送大学了也要好好学习哦”


“老师我会的。”


何一琮拿着手机背着书包去了天桥德云社,今天是七队演出,去后台听场相声也不错。


为什么去后台呢?那是何某家属。


“哟,琮琮来了”


“哟,秦哥来挺早啊”


“那…那不是队长来了么”秦霄贤瞟了瞟坐沙发上画眉毛的孟鹤堂。


“噗嗤,真有你的”


“孟哥,我来啦”


“琮琮来了,看看我眉毛歪了没?”说着挑了挑刚画的眉毛。


“没歪,可正了”


“琮琮,你怎么来了,今天不周二吗?”何九华一下台看到了自家妹妹。


何九华这一句可...

何一琮❌樊霄堂

网恋到自家角儿怎么办?!






“一琮同学,保送大学了也要好好学习哦”


“老师我会的。”


何一琮拿着手机背着书包去了天桥德云社,今天是七队演出,去后台听场相声也不错。


为什么去后台呢?那是何某家属。


“哟,琮琮来了”


“哟,秦哥来挺早啊”


“那…那不是队长来了么”秦霄贤瞟了瞟坐沙发上画眉毛的孟鹤堂。


“噗嗤,真有你的”


“孟哥,我来啦”


“琮琮来了,看看我眉毛歪了没?”说着挑了挑刚画的眉毛。


“没歪,可正了”


“琮琮,你怎么来了,今天不周二吗?”何九华一下台看到了自家妹妹。


何九华这一句可把大家都吸引过来了,何一琮可是三好学生啊。


“我毕业了”


“那个琮琮啊,咱不想上学就直说,高二哪门子毕业啊?”


“我都保送了,还用上学啊?”


“啥!”这可把七队老爷们儿惊的呀,孟鹤堂眉毛画歪了;秦霄贤撞墙上了;孙九香奶酪棒掉地下了;张九泰一口水喷了出来等等现象。


“保送哪了?”此时唯一冷静的声音来自周九良。


“嗐,北大”


“哎呀!我们老何家还能出个北大学霸哈哈哈哈”


“何九华你小点声!台上都听见了!”秦霄贤从门帘后探出来个脑袋。


而何一琮一直低着头,因为——



大葱:我保送啦!


甜:真棒!


大葱:那我这算高中毕业了吧,我们能见面了吗?


甜:算了吧,你这还是未成年呢,我当时说高中毕业就是因为那时候你就成年了


大葱:为什么一定要我成年才行啊(╥╯﹏╰╥)


甜:那我和你谈恋爱不就成诱拐未成年了吗


大葱:你这算表白吗‎|•'-'•)


甜:当然——不算啦~等你成年,我给你个正式的表白


大葱:好!



“华哥,琮琮笑啥呢?”


“我哪门子知道”


“你妹妹你不了解?!”


“那我也不会读心术啊!”


刚下台的老秦可被这阵式下一跳,“好家伙,你们干啥呢?”


“闭嘴!”





“小樊笑啥呢?”


“我哪知道啊”


“甜甜,甜甜”


樊霄堂依旧满面春光的看着手机。


“嘎哈玩儿愣呢?”


“队长,你看这”


“这…谈恋爱了吧”张鹤伦看了看樊霄堂,开口道。


“这还有姑娘能看上他啊”关九海表示不解


“怎么了,要你管!还真有能看上我的!”


“卧槽,真谈恋爱了”






何一琮:“哥,我先走了!”


“啊,啊去吧”


“这到底咋了?”


“谈恋爱了”又是那道冷静的声音,周九良亮出自己偷拍的手机屏幕。


“卧槽,我妹还没成年呢!”


然后七队的老爷们儿就开始了调查计划。






何一琮拿着老爷们儿的签名发了条朋友圈:


还想要张九南的,可六队去不了(╥_╥)






樊霄堂一看这条动态,chua一下就站了起来:卧槽?我女朋友是德云女孩?!


“小樊你咋了?”


“哥!能不能给我张你的签名照啊~”


张九南此时用一种看**的眼神看着樊霄堂,“知道崇拜哥了?”


“滚…我女朋友是你粉丝”然后用一种乞求的目光看着张九南。


“行!一切为了我兄弟的幸福!”


“谢谢哥!”



00后女主能直接在一起吗?不能!!!能也得清水

DYS-刘九思

你们都去拍杂志了 那我呢

勿上升蒸煮 上升蒸煮 我楔死你 评论也不会回 就是这么嚣张

————————请看文————————

        近期张九南也被拉去拍杂志了,家里只留下樊霄堂一个人在家里,樊霄堂拿出手机发微信给张九南“亲爱的,你在哪里?”樊霄堂想了想还是删除了!张九南坐在拍摄棚里等樊霄堂给他发信息,张九南自言自语道“甜甜在家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又或者睡了吧”张九南这样想着,摄影师看见张九南在发愣突然叫着张九南“九南,想什么呢?来拍摄了”张九南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哦!好,马上就来了。”说着张九南去拍摄杂志了。


   ...

勿上升蒸煮 上升蒸煮 我楔死你 评论也不会回 就是这么嚣张

————————请看文————————

        近期张九南也被拉去拍杂志了,家里只留下樊霄堂一个人在家里,樊霄堂拿出手机发微信给张九南“亲爱的,你在哪里?”樊霄堂想了想还是删除了!张九南坐在拍摄棚里等樊霄堂给他发信息,张九南自言自语道“甜甜在家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又或者睡了吧”张九南这样想着,摄影师看见张九南在发愣突然叫着张九南“九南,想什么呢?来拍摄了”张九南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哦!好,马上就来了。”说着张九南去拍摄杂志了。


         张九南拍摄完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摄影师让张九南去换件衣服;张九南乘着换衣服的期间拿起手机给樊霄堂发了个微信“甜甜,在家干嘛呢?”樊霄堂看见张九南来微信了立马回复道“坏爷们,哼!”张九南纳闷道“我没惹他呀?怎么了我?”张九南一脸懵不知道咋了就没有再回复樊霄堂了,摄影师在一旁催促道“九南,你衣服换好了吗?”张九南放下手机说道“换好了,来了”说着张九南去拍摄第二张照片了。


        张九南拍摄完第二张照片,张九南去化妆了;张九南又重新拿起手机给樊霄堂发微信说道“甜甜,你怎么了?”樊霄堂发了一个生气的表情包说道“哼!你们都欺负我”张九南生气的说了一句“樊霄堂,你有病吧!啊?”张九南说完就不再理睬樊霄堂了接着拍摄杂志了。


         这时张九龄走进摄影棚内,张九南拍摄完看见张九龄来了,赶紧迎上去说道“师哥,你怎么来了?张九龄回答道“那啥你家甜甜叫我来看你的”张九南无奈道“我家甜甜?自己么不来看我的,叫你来看我?他咋想的?”张九龄双手一摊说道“我哪知道那孩子咋想,你回家问问不就知道了吗”张九南想了想说道“也是哦!那我回家问问吧”


         说着张九南开着车回到家了,看见樊霄堂双手抱着胸坐在沙发说道“甜甜,你今天怎么了?啊?怪怪的昂”樊霄堂气呼呼的说道“你们一个个昂!都去拍杂志了昂!我呢?怎么没有我的份儿啊!就连老秦也去了”张九南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好奇的问道“什么没有你份儿啊?什么?”樊霄堂站起身来生气的指着张九南说道“你们都欺负我吧昂!”说着樊霄堂生气的走进房间把房门关上了。


        张九南做在沙发上想着刚才樊霄堂说的话,张九南左思右想的终于猜到樊霄堂说的是什么了!张九南站起身来去敲了敲樊霄堂的房门说“甜甜请你是不是因为,我上次去欢乐喜剧人给饼哥助演没带你去你才生气的?”樊霄堂在房间内更加生气的说“不是这件事!你再想想,你想好了再和我说”樊霄堂这样说着,张九南又回到沙发上坐着继续想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呢?


         张九南站起身来在客厅里跺着步,心想: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张九南拍了一下脑袋自言自语道“哎呀!张九南啊!你什么脑子啊!你这才想起来吗?”说着张九南又去樊霄堂房门口敲了敲说道“甜甜,我终于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开开门吧”张九南说着,樊霄堂给张九南开了门说道“你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张九南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是不是拍摄杂志的事情?”樊霄堂叉着腰气呼呼的伸出手指细数道“对啊!为啥云雷哥、九郎哥孟哥、九良哥、鹤伦哥、鹤炎哥、饼哥、四哥、栾哥、九华哥、九龄哥、大楠哥、九熙哥、旋儿哥还有比我小的筱贝都去拍杂志了?为什么没有我的份儿?”张九南宠溺的看着樊霄堂说道“甜甜啊!拍摄杂志这件事,也会轮到你啊!不着急;咱甜甜啊肯定以后拍出来会很好看的。”


        樊霄堂听了开心的点了点头说道”真假的”张九南宠溺的笑道“真的呀?我们甜甜呀我长的最甜了,以后拍出来的杂志肯定也是甜甜的。”樊霄堂害羞的低下头不说话了。


雲鶴九霄都得不到

爷们儿0720生贺预告

别问我为什么突然用简体字   因为我要写文   不是自己瞎叨叨😹😹😹

为了庆祝爷们儿27岁生日   为了庆祝我完成了本学期最后一项作业   为了庆祝我终于把高二那年躺在床上的脑洞产物完成

好趴   虽然是生贺   但是题材是幼化   十多岁的样子   按爷们儿视角写的

我一直觉得爷们其实是一个极其温柔敏感的人   他...

别问我为什么突然用简体字   因为我要写文   不是自己瞎叨叨😹😹😹

为了庆祝爷们儿27岁生日   为了庆祝我完成了本学期最后一项作业   为了庆祝我终于把高二那年躺在床上的脑洞产物完成

好趴   虽然是生贺   但是题材是幼化   十多岁的样子   按爷们儿视角写的

我一直觉得爷们其实是一个极其温柔敏感的人   他能够在微博上长篇大论1800字地写他生活的点点滴滴   哪怕到最后想要表达的不过是想开箱了   发个怀念的视频能2000字    给师兄推个歌   穿一华人青年的卫衣也能来一波长长的彩虹屁   雪地里玩耍拍得跟偶像剧一样……

他有着身为相声演员的热忱和阳光   洒脱和幽默    也有着怼天怼地外壳下的伤感和敏锐

那个走在雪地里的视频我看了好多遍   我觉得爷们儿一定也想讲一个故事吧   我写不出盗墓   武侠   玄幻和玛丽苏  我想讲的那个故事是南甜   是一点童话的感觉   即使最后不是喜剧结尾   想要在故事中加入更多的东西   而不仅仅是走剧情   不知道您爱看吗?

不爱看也罢   已经写好了

芳芳子
【德云仙女聚集地】 群里的姐妹...

【德云仙女聚集地】

群里的姐妹们都超可爱!!如果你进群发现有一大堆“技师”要给你搓澡,不要惊慌,不要恐惧,你没来错群!

来啊!偷表情包啊!!!

(占tag道歉)

【德云仙女聚集地】

群里的姐妹们都超可爱!!如果你进群发现有一大堆“技师”要给你搓澡,不要惊慌,不要恐惧,你没来错群!

来啊!偷表情包啊!!!

(占tag道歉)

ZikF.

DY号:fanquanlin.   谢谢

DY号:fanquanlin.   谢谢

对方正在输入...
占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各位角...

占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各位角儿的宝贝扫码进微信群啦,快来一起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吧,进来一起磕磕糖,唠唠嗑,捧捧角儿吧💕💕

进来就是一家人,群里的小姐妹们人都超级好,不留作业,不审核超话,不用改马甲哦🎊

占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各位角儿的宝贝扫码进微信群啦,快来一起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吧,进来一起磕磕糖,唠唠嗑,捧捧角儿吧💕💕

进来就是一家人,群里的小姐妹们人都超级好,不留作业,不审核超话,不用改马甲哦🎊

江上酒.【中考封箱 7.14见】

【南甜/龙龄】峡谷相亲角(四)

又名“住一起吧”


☀┄┄┄┄┄┄┄┄┄┄┄

1.

“就是这儿了,下车下车。”张九龄推了推边上迷迷糊糊的樊霄堂,昨天晚上他不知道激动到几点,抱着一堆衣帽间里的衣服就睡过去了。


“嗯嗯?”樊霄堂睁眼,迷迷瞪瞪的,张九龄无语,薅了一把樊霄堂的头发,“疼疼疼!!!”樊霄堂清醒了,报复性的咬了一口张九龄的手,然后马上跑下车。


“嘶,死孩子!”张九龄把车锁上,跟了上去。


2.

“就是这儿了,请进。”前台小姐姐人美声甜,把他们带到了会议室,等离开的时候张九龄还恋恋不舍的看了好几眼,樊霄堂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门突然开了,樊霄堂瞬间变了个脸,乖乖巧巧的笑容一瞬间漫在了脸上。


“...

又名“住一起吧”


☀┄┄┄┄┄┄┄┄┄┄┄

1.

“就是这儿了,下车下车。”张九龄推了推边上迷迷糊糊的樊霄堂,昨天晚上他不知道激动到几点,抱着一堆衣帽间里的衣服就睡过去了。


“嗯嗯?”樊霄堂睁眼,迷迷瞪瞪的,张九龄无语,薅了一把樊霄堂的头发,“疼疼疼!!!”樊霄堂清醒了,报复性的咬了一口张九龄的手,然后马上跑下车。


“嘶,死孩子!”张九龄把车锁上,跟了上去。


2.

“就是这儿了,请进。”前台小姐姐人美声甜,把他们带到了会议室,等离开的时候张九龄还恋恋不舍的看了好几眼,樊霄堂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门突然开了,樊霄堂瞬间变了个脸,乖乖巧巧的笑容一瞬间漫在了脸上。


“我是高九成,张九南的经纪人,各位好。”高九成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让人很安心。


“九成哥好!”

“您好。”


“那么拘束干什么?进来啊!”欠儿欠儿的声音一听就是张九南,他正翘着个二郎腿,把腿搁在桌上,笑意盈盈的看着门外的两人。虽然张九龄总觉得张九南就只看着自己边上的人。


3.

高九成收起了合同,在桌上理整齐,放在一边,然后拿出另外一叠纸,放到桌上告诉他们说:“这里是我们公司的经纪人资料,你们都有一定量的粉丝基础,所以不用有硬性规定,自打签了这个合同,就直接算是我们公司的人了,你们挑一下吧,最好挑和自己可以互补或者性格相同的,这样对日后也会有点儿帮助。”


两个人拿起资料翻看,人还挺多的,张九龄一向喜欢做事稳重,让人放心的人,一眼看中了孙九香,“这个人可以吗?”


高九成看了一眼,“可以,但是我不建议,因为他已经在带我们公司的另一位主播秦霄贤了,您可以另外挑一个手下没有艺人的,这里的资料上的人全是精选出来的。”


“老秦?”樊霄堂抬起头。


“没错,看来你们认识啊。”高九成对樊霄堂笑了笑。


樊霄堂还没有选出来,抿着嘴认真挑选,边上的张九南把腿放下去了,方便自己看这个可可爱爱的小朋友,看小朋友舔舔嘴唇,皱皱眉,可爱的小动作不禁让张九南加深了笑意。


“这个可以吗?”樊霄堂眼睛亮了亮。


“关九海啊,当然可以,他也挺适合你的,眼光不错!”高九成点了点头,肯定了樊霄堂,他不会知道,樊霄堂选关九海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关九海,脸好干净。


这边儿张九龄也选好了,曹鹤阳,也是那种看上去憨厚的。


5.

高九成打了个电话给两人,很快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不过走进来的不止两个人。


“四哥~你理理我嘛~”一个肌肉壮汉正对着张九龄的新经纪人撒娇。


“滚犊子。”曹鹤阳高冷的很,懒得搭理他。


边上的王九龙尴尬的不行,原来想拉着烧饼喝酒,没想到曹鹤阳走过,烧饼瞬间听不见王九龙的话,只顾着找曹鹤阳。


“哟,这不是那小朋友吗?”王九龙看见了樊霄堂,走到张九南边上撞了撞他。


张九南挥挥手,示意他闭嘴。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关九海,甜甜,这是你的人了。”说完看向关九海说“好好带人小孩。”


“新经纪人。”张九南有点不爽,说到。


“。。。这是曹鹤阳,张九龄你的。”高九成对张九龄努努嘴。


曹鹤阳拍开烧饼,“叫我四哥就好了。”


高九成看了看剩下两个人,介绍到,“这个是王九龙,我们公司的签约主播,不过也是我们的大股东,直播内容基本是恐怖游戏。这位是朱云峰,就是烧饼,王九龙的经纪人,也是个健身和穿搭的微博大v。”



6.

一一认识了之后,高九成又说到:“我们公司有安排的宿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我们的房子本来就快到期了。”张九龄想了想回到。


“小樊你和我住,我的房子就一个人,怪空的。”张九南抢着在高九成之前发话。


“九龄儿你和他住!”烧饼打了个小算盘,要是王九龙和张九龄住,那他就有更多的机会和他家小四说话了。


王九龙没什么意见,张九龄也是,这件事便这样定下来了。


☀┄┄┄┄┄┄┄┄

接下来的计划就是中考啦!明天写个小番外,然后考完试我打算把三的结尾重新改一下。就这样!

海里的鱼
最近太忙了,感觉被遗忘了要,一...

最近太忙了,感觉被遗忘了要,一有时间就更,那个丢掉的粉丝,你快回来啊😭

最近太忙了,感觉被遗忘了要,一有时间就更,那个丢掉的粉丝,你快回来啊😭

磊宝的小可爱
占tag致款,这里是德社粉丝群...

占tag致款,这里是德社粉丝群,欢迎喜欢德云社的姐妹们来看看啊,群里小姐妹们超级超级友好

群主姐姐呜鸣甜,

群里氛围超级好!不定期分享神仙美图欢迎扫码进群,进群先审核 つ😘つ审核不难,别进群秒退谢

占tag致款,这里是德社粉丝群,欢迎喜欢德云社的姐妹们来看看啊,群里小姐妹们超级超级友好

群主姐姐呜鸣甜,

群里氛围超级好!不定期分享神仙美图欢迎扫码进群,进群先审核 つ😘つ审核不难,别进群秒退谢

满山ぐ星光垂

是甜甜呀

甜甜

在餐桌上,甜甜提出要去游乐园玩,子淇听了连忙说好呀好呀。别看金堡辈分大,还是小孩子心性,也说要去。


随后甜甜看向了你。你也想去呀,可是刚想说要去,就想起那一堆令人头大的作业,就算了吧,再说马上就要高考了,不能松懈。你眼里的一点点兴奋又慢慢的降了下去。一直关注着你的甜甜怎么能看不出你的失望😞呢。


他赶紧说,曦曦一起去吧。


你说,可是我已经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了😞。


他又说,就是因为高三了才应该劳逸结合吗,压力太大了不好,也应该多休息休息。


你的心里有了一丝丝动摇。


旁边的孟哥和你哥对视了一眼,觉得有点不对,但是却说不上来,甜甜说的也对,高三确实累,...

甜甜

在餐桌上,甜甜提出要去游乐园玩,子淇听了连忙说好呀好呀。别看金堡辈分大,还是小孩子心性,也说要去。


随后甜甜看向了你。你也想去呀,可是刚想说要去,就想起那一堆令人头大的作业,就算了吧,再说马上就要高考了,不能松懈。你眼里的一点点兴奋又慢慢的降了下去。一直关注着你的甜甜怎么能看不出你的失望😞呢。


他赶紧说,曦曦一起去吧。


你说,可是我已经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了😞。


他又说,就是因为高三了才应该劳逸结合吗,压力太大了不好,也应该多休息休息。


你的心里有了一丝丝动摇。


旁边的孟哥和你哥对视了一眼,觉得有点不对,但是却说不上来,甜甜说的也对,高三确实累,也应该劳逸结合。


你哥和孟哥也说,你看看你,人家一上高三也拼,你在看看你拼的,一个学期下来瘦了15多斤,出去休息休息也没事。


听到你哥和孟哥也支持你出去玩一下就撒欢了,好棒。


其实你早就想出去玩了就是怕你哥不让,现在同意了,nice.


吃完饭后

二爷拉着孟哥去了书房,你们在客厅里看电视📺。


书房

二爷对孟哥说,你有没觉得小樊和曦曦有点不对劲,小樊怎么想起来说要去游乐场了,他一天天的恨不得一天25个小时呆在家里打游戏。



在一个曦曦,自从上了高三,就恨不得长在卷子上,把一天掰成三天用,现在更是临近高考了,要是要是你不叫她吃饭,都能在书房里面过一天。



孟哥,说的也对,这俩人也没看出个爱玩的性子,小樊也就台上能活跃点。曦曦吧也是自从上高中之后就爱成天在家里呆着学习。



二爷,等会路上我问问曦曦吧。



孟哥,你直接问曦曦能告诉你吗。



二爷,我又不是傻,能直接问吗,我问曦曦,那小樊怎么办。



孟哥,问问九南呗,小樊有啥事都跟九南说。

客厅



在客厅的你们对与孟哥和二爷的谈话丝毫不知,正在说蔡小葵好可爱呢,结果二爷和孟哥刚从书房走出来了,就听到你小声的尖叫,白了你一眼说,个没出息的孩子,你个我那不好嘛。



你笑了笑说,好看,可好看了,这天底下没比我哥更好看滴人了。嘿嘿嘿



行了行了,走吧,回家吧。





孟哥再见,金堡再见,甜甜再见,子淇再见。



拜拜。


end

我们考完试了,真的好想收拾好行李直接飞天津,但是我妈妈不让,嘤嘤嘤。(呕)


明后天可能更七队


加油💪


龄.

哥哥是校霸

哥哥是校霸(3)

霸气双标于子淇X可爱心机樊霄堂

私设很多

勿上升正主,不然打你


于子淇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位置上,叼着根棒棒糖,望着窗户,看着看着,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看看小弟说的同桌长什么样,毕竟听说长的特别好看,而且在这个学校没人敢惹于子淇的人,更别说于子淇了


到了门口,就看见一只软软懦懦的小孩儿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因为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所以应该是樊霄堂吧


于是拿着本练习,走了过去,班上没有什么人,又都在睡觉,所以没人知道于子淇来了


于子淇到樊霄堂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学这题怎么写”樊霄堂坐起来看了看,这不是于子淇吗,看这样子,不像啊,啧


于子淇看着...

哥哥是校霸(3)

霸气双标于子淇X可爱心机樊霄堂

私设很多

勿上升正主,不然打你


于子淇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位置上,叼着根棒棒糖,望着窗户,看着看着,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看看小弟说的同桌长什么样,毕竟听说长的特别好看,而且在这个学校没人敢惹于子淇的人,更别说于子淇了


到了门口,就看见一只软软懦懦的小孩儿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因为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所以应该是樊霄堂吧


于是拿着本练习,走了过去,班上没有什么人,又都在睡觉,所以没人知道于子淇来了


于子淇到樊霄堂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学这题怎么写”樊霄堂坐起来看了看,这不是于子淇吗,看这样子,不像啊,啧


于子淇看着樊霄堂打量自己的样子,大概猜出什么了“你不会误会我是于子淇了吧,我同桌才是,不过我跟我同桌是好哥们”樊霄堂有点不信,但是他又不是喜欢于子淇,而是脸,面前的人,是不是于子淇不重要了,但是因为误以为他是于子淇,害的我白白被打


于是教完题,又继续趴下,于子淇看了看他,俯下身到樊霄堂耳边“如果我说我就是于子淇你信吗”樊霄堂没有什么反应,转过去,正好与于子淇对脸,近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喘息声“如果我说我是因为你长的好看,所以才故意这样你信吗”樊霄堂见势,在于子淇嘴上亲了一下


进展这么快要是不好的话,我就弄慢点

星泽

[小糊图合集]

没错👍🏻

还是我👍🏻

我又来了👍🏻


[小糊图合集]

没错👍🏻

还是我👍🏻

我又来了👍🏻


龄.

哥哥是校霸

哥哥是校霸(2)

霸气双标于子淇X可爱心机樊霄堂

私设很多

勿上升正主,不然打你


是一个乖乖的,长的又好看,老师安排了一下座位,又自我介绍了,叫樊霄堂


樊霄堂走到座位上,他的同桌正好是于子淇的小弟,看见樊霄堂,起了坏心思,于是小声的对樊霄堂说“哎,我看你长的挺好看的,你从了我吧”说着还往樊霄堂耳朵吹气,樊霄堂推开他“我要上课”


那人一看,樊霄堂身上有伤疤,以为樊霄堂是因为被霸凌才转学的,是为了不再被人欺负,才装成很拽的样子


“我老大是于子淇”樊霄堂撇了他一眼“那又怎样”一看,这人还挺能装“等着”


铃声响了,下课了,樊霄堂出来溜达,看见了于子淇,觉得他特别好看...

哥哥是校霸(2)

霸气双标于子淇X可爱心机樊霄堂

私设很多

勿上升正主,不然打你


是一个乖乖的,长的又好看,老师安排了一下座位,又自我介绍了,叫樊霄堂


樊霄堂走到座位上,他的同桌正好是于子淇的小弟,看见樊霄堂,起了坏心思,于是小声的对樊霄堂说“哎,我看你长的挺好看的,你从了我吧”说着还往樊霄堂耳朵吹气,樊霄堂推开他“我要上课”


那人一看,樊霄堂身上有伤疤,以为樊霄堂是因为被霸凌才转学的,是为了不再被人欺负,才装成很拽的样子


“我老大是于子淇”樊霄堂撇了他一眼“那又怎样”一看,这人还挺能装“等着”


铃声响了,下课了,樊霄堂出来溜达,看见了于子淇,觉得他特别好看,想要。旁边来了一个人,正是他的同桌,走到于子淇的旁边说了声老大,樊霄堂才明白,原来就是所谓的于子淇啊


回到了座位,像是料到了一样,后面站了一群人,上去就是一拳,樊霄堂好看的脸都被打的有些肿了,又一个人踢了一下樊霄堂的凳子“怎么,你很拽啊”樊霄堂看了看他们,低下头去,然后那人一看,无视我?又踢了一脚樊霄堂


最后还是老师来及时制止,樊霄堂被打的很狼狈,被同学带着去了医务室,才结束

菜野先生

未命名2

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似乎一切都说通了,但又似乎一切都说不通。

叛徒..

孩子妈妈..


“噗”

笑声惊醒了沉思的众人。

话题中心的某人,正因五人的凝眉沉思的表情而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一个个的这是干嘛呀,怎么都跟我进局子了一样。要问就问呗,人是我亲手杀的。”

说到最后,张九龄的笑声戛然而止,满脸的正经,让人不信都难。


要是你进局子这么简单就好了。

没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努力让自己平和一点的何九华抿抿嘴,试探性的问:“只是因为她偷了合同?”

“嗯哼”张九龄挑眉。


何九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再继续追问。

老四最讲义气,他这么做倒也不...

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似乎一切都说通了,但又似乎一切都说不通。

叛徒..

孩子妈妈..


“噗”

笑声惊醒了沉思的众人。

话题中心的某人,正因五人的凝眉沉思的表情而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一个个的这是干嘛呀,怎么都跟我进局子了一样。要问就问呗,人是我亲手杀的。”

说到最后,张九龄的笑声戛然而止,满脸的正经,让人不信都难。


要是你进局子这么简单就好了。

没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努力让自己平和一点的何九华抿抿嘴,试探性的问:“只是因为她偷了合同?”

“嗯哼”张九龄挑眉。


何九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再继续追问。

老四最讲义气,他这么做倒也不算稀奇。


哥哥们看的明白,可这实在超出了樊霄堂的认知范围。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自己坐在角落里纠结成一团。

秦霄贤一副理所应该的样子,好心拍了拍樊霄堂的肩,附耳说道:“这没什么。甜甜你记住,这条路。兄弟就一定要摆在女人前面。更何况,不是在一起就是爱情,甚至于结婚生子,都不一定是。”


他当然知道樊霄堂在想什么——为什么忍心杀害爱人?又为什么这么云淡风轻?

为什么?

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爱情?这么多的人,你又凭什么觉得爱情这玩意就正正好好会砸在你头上?快别逗了。

更何况,他们能活着,靠的全是自己和兄弟。女人..呵,高兴就得了。


樊霄堂眼底依旧迷茫,目前能求助的也只有自己身边这位风流的五哥:“那我..这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吗?找到了也不能一直在一起吗?”

“甜甜当然能找到,也能一直在一起。相信哥,甜甜,只要你想。”秦霄贤说的认真。


他们的甜怎么能没有呢,他可是有五个哥哥啊。


制止樊霄堂的欲言又止的是婴儿的啼哭声。


主位上的人恢复了笑盈盈的样子,看上去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青年,可眼底却带了份突兀的沉重:“我想你知道孩子最好的归宿应该是福利院。但你既然带回来了,那我尊重你的选择。让大楠,千万,千万保护好她!”

他们这一行,活的就是个今天。这孩子对张九龄来说,是个必杀的软肋!


说到底,何九华又何尝不心疼这个孩子,只不过他更心疼张九龄罢了。


初为人父,张九龄一改往日的潇洒,手忙脚乱的哄着孩子,面对何九华的劝诫也只能抽空敷衍了句“知道了知道了”。


拨动佛珠的手戛然而止,再欲张口却被周九良打断。

“哥,我还有事,先走了。”周九良看了看手机,突然起身,知会了众人一声就急忙起身离开了。

“那我也走了,还有姑娘苦苦等我了~”秦霄贤轻笑一声,也随着周九良出了门。

“啧,这我来不了啊!先走了哥。”张九龄妥协,也匆匆抱着孩子去找王九龙了。


张云雷起身,优雅的伸了个懒腰:“既然都走了,哥哥我可也走了哈~”

言罢,张云雷抓起桌子上的簪子,风情万种的离开了。

不做人的炸鸡翅

【德云社】无问书⑦

请勿上升正主

上升头打爆

看看孩子吧,孩子挺好的


可算是风平浪静了,在王九龙强烈的枕边风加上腰的贡献,张九龄决定组织出去玩,召集来召集去


最后出来的也就秦霄贤,孙九香,尚九熙,何九华,关九海,张霄白,烧饼,曹鹤阳,周九良,孟鹤堂,孙九芳,郭霄汉以及樊霄堂这几个人


哥几个围在一堆,商量去哪儿,最后就两个答案,秦霄贤说去海边,王九龙说去爬山


到最后以王九龙向他哥撒娇卖萌获胜了,气的秦霄贤叉着腰说


“王九龙!就你那个头,你亏心吗?!”


头一个不乐意的就是张九龄


“诶,你怎么说话呢,你哥不跟你撒娇你也不能管楠楠跟我撒娇啊”


秦霄贤很生气,气的决定折腾...

请勿上升正主

上升头打爆

看看孩子吧,孩子挺好的


可算是风平浪静了,在王九龙强烈的枕边风加上腰的贡献,张九龄决定组织出去玩,召集来召集去


最后出来的也就秦霄贤,孙九香,尚九熙,何九华,关九海,张霄白,烧饼,曹鹤阳,周九良,孟鹤堂,孙九芳,郭霄汉以及樊霄堂这几个人


哥几个围在一堆,商量去哪儿,最后就两个答案,秦霄贤说去海边,王九龙说去爬山


到最后以王九龙向他哥撒娇卖萌获胜了,气的秦霄贤叉着腰说


“王九龙!就你那个头,你亏心吗?!”


头一个不乐意的就是张九龄


“诶,你怎么说话呢,你哥不跟你撒娇你也不能管楠楠跟我撒娇啊”


秦霄贤很生气,气的决定折腾他哥,不撒娇不行(▼皿▼#)

(孙九香,背后一凉)


晚上,各家都忙着整理着东西,张九龄缺心眼的定的早上3点出发,可能是怕山跑了吧。


等到早上开始集合了,张九龄和王九龙先到,紧接着就是孟鹤堂拖着还没醒的周九良过来了


陆陆续续的来人,何九华破天荒地的撩起了他宝贵的铁刘海对此,何九华本人表示


“万一有好看的小姐姐小哥哥什么的我还可以改嫁”


尚九熙表示“何九华放屁,昨天折腾狠了闹脾气呢,别管他”


等到车上时,几乎有一半的人都没睁开眼,高兴一晚上的王九龙也没逃过去,睡了。


到地方了,王九龙醒了,张九龄睡了,叫都叫不起来,后来,他被王九龙踹下车,醒了


想比之下,孟鹤堂就温柔了许多,老父亲不舍得踹,只能哄着来

“周宝宝,醒醒,咱到了,醒醒”


“孟哥~我困”


“回去让你睡啊,今天玩的开开心心的回去睡一天”


尚九熙秦霄贤倒不用叫醒,怂怂的跟在后面给人揉着腰


尚九熙看着秦霄贤狗腿的样子“哼”了一声,何九华往后撇一眼


“怎么着?有意见?”


“没没没,您舒服就好”


烧饼。。。。嗯,也是被四哥踹下来的,但是不同的是,饼哥没醒,是躺地下被四哥掐醒的


孙九芳都没叫郭霄汉,人家就自己起来了


张霄白关九海都没睡,俩司机睡了可害怕,樊霄堂没人叫,于是众人围着他,开始笑,是的,他是被吓醒的。。。樊霄堂实惨


等着人都醒了便开始上山。


诶哟,那一对对的手拉着手你扶着我扶着的架势仿佛不是爬山而是上天

王九龙可兴奋了,带头往上窜,张九龄怕他摔倒,紧跟着扶着


孙九芳和郭霄汉,刚确定关系的小情侣开心的拉手一起往上爬,生怕丢了


孟鹤堂拽着周九良就往上爬呀,也不管别人


饼哥拉着四哥,九海拉着霄白,在中间慢慢悠悠的跟着,不管前面飞多远后面差多少,人家的节奏不乱


最后面就是秦霄贤孙九香尚九熙何九华以及樊霄堂了,看着前面远走高飞的,和身边亲亲我我的,樊霄堂苦,樊霄堂想回家,可是没有钥匙回不去→_→

等樊霄堂他们到山顶的时候,前面的人已经坐在地上歇着了,何九华看到了好像饿了的羊 一下子扎在草地上不起来,尚九熙过去给搂过来让他靠着肩膀


“走那么多路,累了吧,歇会儿一会儿给你揉揉”


“你还知道呀”


张九龄有点惨,刚才到山顶上的时候由于王九龙太激动了所以摔在了草坪上


他张九龄发誓他没想笑,可没忍住。。。于是现在。。。现世报了


“楠楠我错了”


“不,你没错,全是我的错”


“我错了,我不该笑你,好不好”


“我可没生气,多开心啊”


“允许你抽两根烟行不行。。。。”


“外加你7天不能和我睡一块”


“7天太长了”


“。。。。。。”


“行,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的吧”


“.....我饿了”


“叫他们走,吃饭”


几个人围着一桌布,摆上西红柿,黄瓜等,一群老爷们围着吃


这时候走过来一老大爷


“小伙子?这西红柿多少钱一斤?”


“大爷,我们不卖,这是我们自己吃的”


“哦哦哦,人老了,不懂你们”


等老大爷走后,几个人差点笑疯


“张九龄,你瞅你那损主意让人当卖菜的了吧”


差不多吃饱了,该睡觉了,当然不能没人看着,这个责任,就到了樊霄堂身上


“甜甜啊,哥哥们都累了,你看会儿吧,你年轻,气盛啊”


“。。。。。。”


张九龄内心也是很不忍的,但是。。。。谁让樊霄堂惹陶阳那人精了,他九府老大都没办法弄他个云字的


九府老大发话,他能说不吗,说完那点家当还保得住吗?


为了钱,他点头了。。。。任由这一对对的狗男男相拥而眠,也就老汉人性,没睡跟他一起看着,前提是如果省略抱着老汉的孙九芳来说,他会很感动的


看着行李顺便欣赏着山里的风景


等他们睡醒了就开始往下走了


下去了,除了司机,都睡了,到地方之后呼啦啦的跟鸽子似的下车叫苦不迭


一个个的飞回了家里,霄字除了樊霄堂都住在了九府


啧,改天跟师傅说,给九府扩建一下吧,不然住不下啊


大半夜只听九府霹雳哐啷


“啊啊啊啊啊,张九龄,说好的七天呢?”


“尚九熙,你早晚jing jin ren wang”


“秦霄贤,你是狗吗”


“啊啊啊啊,孙九芳”


“啊啊啊啊,我咋啦”


“啊啊啊啊,没事,跟风”


到最后,九府的一干人等,窝在里面没敢出门。


您问为啥啊


因为门外围了一圈云字鹤字的拿着刀等呢,敢出来的,牛批


因为昨天意义比较特殊所以没有发改成了今天,这一篇比较水,没什么剧情就是谈恋爱


第八章传送门@鳶憶♚ 

小樊夫人

我在想,如果不去江南,是不是就不会遇见算卦摊,那样我也不会落了个卦卦皆无你的结果,那样,我就不会被你抛弃了呀,凭什么……

我在想,如果不去江南,是不是就不会遇见算卦摊,那样我也不会落了个卦卦皆无你的结果,那样,我就不会被你抛弃了呀,凭什么……

广歪

王不见王

7


南甜 


张九南饰赵国第一剑客

樊霄堂饰赵国第一男妓


何尚打酱油

何九华饰前赵国第一剑客

尚九熙饰流放男奴


         能不能不要只点赞啊,点个推荐啥的呢😆😆 或者那些个白嫖的,点个赞成不啊😫😫😫😫


7


       张九南噘着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




7





南甜 

 

张九南饰赵国第一剑客

樊霄堂饰赵国第一男妓

 

何尚打酱油

何九华饰前赵国第一剑客

尚九熙饰流放男奴






         能不能不要只点赞啊,点个推荐啥的呢😆😆 或者那些个白嫖的,点个赞成不啊😫😫😫😫





7

   

       张九南噘着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等何九华带着尚九熙出来时见樊霄堂不在问他“人呢”


      “生气跑了”


       “你干什么了”


        张九南把两个姻缘符举起来给何九华看“我送了他一个这个他就气跑了”


       他俩说的话跟打哑谜似的,尚九熙听得稀里糊涂的“你送他这个他不该高兴吗?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他跟我说,自己是个出来卖的,还说我践踏他自尊”张九南垂头丧气的


         到底是尚九熙脑子灵光“九南哥你疯了,虽说自古青楼多薄情,他们也不敢求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各各都盼着若是有幸从青楼出来,以后不被人戳着脊梁骨过一辈子就不错了。在怎么样他也是个男子,你送他姻缘符,还不如告诉他,以后他能挺直腰杆过日子。”


        “我…..”


        “我什么”尚九熙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姻缘符“去追啊,好好哄他”


         张九南如梦初醒直接跳下台阶“不对啊,我去哪儿能找着他啊?”


     “青楼啊”尚九熙被他这傻劲急的头疼。




         俩人看着张九南的背影远去,何九华不禁好奇“你怎么,知道樊霄堂是青楼的人也不惊讶。”


            尚九熙冲人笑笑“我没资格,况且再不堪的人也会遇到自己的救赎。我遇到了哥,甜甜遇到了九南。就这样,挺好。


       “好乖乖”何九华伸手摸摸他的头“咱回家。”






         一气之下跑了很远,樊霄堂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还好月老庙就在城边不远处,樊霄堂决定回荷儿苑。


        刚进门老鸨就笑脸盈盈的迎上来“我的儿,你回来了啊”樊霄堂懒得理她,噔噔的直接上楼进了房间。


       老鸨被拂了面子也不恼,谁管他生气怎样的,回来了就得挣钱。



     


        没过一会儿,张九南也跟着进来了“呦呵,张大侠~您来了”


       “小樊呢?”


       “刚进屋歇下了,说是谁也不见。您是不是惹小樊生气了。”张九南不想与她废话,直接塞了锭银子给老鸨,随后奔上了楼。




        张九南先是轻轻地叩了两下门,屋里传来一句带着明显怒气的问话


      “是我”张九南放低声音站在门口


      “滚”一个茶杯直接打在门框上,张九南没防备,吓了一跳。


         “不是,小樊你别生气。能不能让我进去跟你说”


        屋子里直接没了声音,张九南有些生气,但还是压着性子敲门“滚蛋”


         张九南向来心高气傲的,哪吃过这种哑巴亏,被人撅了两次也不高兴,直接转身下楼离开。



        当天晚上老鸨就安排樊霄堂接客,荷儿苑里的人也多了个嚼舌根的理由,有人说是张九南玩腻了樊霄堂把人甩了,也有人说是樊霄堂和张九南私定终身然后发现张九南有了别的人。总之各个版本都传的有鼻子有眼儿。而樊霄堂秉承着有钱不挣是傻逼的原则,一晚上接了三个客人。


      “爱说说去,正好隔壁说书的没戏文了。”这是樊霄堂对给他送饭的小厮说的话。




           这边,张九南带着一肚子的火回了何九华那儿,何九华见他没把人领回来,干脆把尚九熙推去张九南那边做说客。


       尚九熙把跟何九华说的话又对他说了一次,但张九南还是听不进去。


        “算了吧,算了吧”尚九熙回了自己房间就灌了一大杯水跟何九华认怂“我还不如直接去找甜甜说,我觉得甜甜都比张九南这个死脑筋明事理。”


        何九华合计了下尚九熙说的话“哥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走咱俩找小樊去”


        俩人就这样把张九南丢在家里看门。






           能不能不要只点赞啊,点个推荐啥的呢😆😆或者那些个白嫖的,点个赞成不啊😫😫😫😫

云忆歆

德云男团[私下篇](嬉(ju)戏(zhong)玩(gou)耍(liang))

请勿上升蒸煮×10086


挑战一下ABO,不喜勿喷哈。


ooc!不喜勿喷!勿入!


事先声明:不是德云社里每位角儿都能写到,所以没看到的小可爱……就……忍忍吧🤔


九辫儿:


“咄咄咄”


“辫儿哥,你在吗?”樊霄堂站在门外问。


“嘘,别说话。怎么了?”杨九郎走过来打开了门。


“九郎哥?辫儿哥睡着了?”


“嗯嗯嗯,对对对。别打扰我们。”杨九郎砰的一下关了门。


“翔子,谁啊?”张云雷从床上坐起来。


“保洁阿姨。”


“接着睡会儿吧,还没说回公司呢。”杨九郎走过去,爬上床,搂着他躺下,帮他掖了掖被子。...


请勿上升蒸煮×10086


挑战一下ABO,不喜勿喷哈。


ooc!不喜勿喷!勿入!


事先声明:不是德云社里每位角儿都能写到,所以没看到的小可爱……就……忍忍吧🤔






九辫儿:


“咄咄咄”


“辫儿哥,你在吗?”樊霄堂站在门外问。


“嘘,别说话。怎么了?”杨九郎走过来打开了门。


“九郎哥?辫儿哥睡着了?”


“嗯嗯嗯,对对对。别打扰我们。”杨九郎砰的一下关了门。


“翔子,谁啊?”张云雷从床上坐起来。


“保洁阿姨。”


“接着睡会儿吧,还没说回公司呢。”杨九郎走过去,爬上床,搂着他躺下,帮他掖了掖被子。


“不了,睡不着了。”张云雷有些迷糊的坐起来。


“那好吧,你要喝些什么吗?”杨九郎下床,打开屋内的小冰箱。


“可乐!”


“不行!只能喝橙汁。”杨九郎带着很宠的语气说着很凶的话。


“你既然决定好了就别问我啊!”


“好好好,开个玩笑嘛。喝可乐,小祖宗。”杨九郎急忙哄着要撒泼的人。


杨九郎把张云雷拥进怀里,轻轻帮他揉着肚子。


“好喝吗?”


“好喝,翔子最好啦!”


一声响亮的“啵”印在了杨九郎的脸上。


“亲错了,不应该在这儿的。”杨九郎伏上身去。




良堂:


“周宝宝,我又饿了。”孟鹤堂摸了摸肚子。


“先生,您自己点份儿外卖吧。”周九良刷着手机。


“哦,好吧。”孟鹤堂委屈巴巴的掏出手机。


“骗你的先生,我也饿了,先让我吃吧。”周九良一下扑倒了他。


…………


“这屋怎么回事儿?!咋还锁门呢?!”樊霄堂气呼呼的走了。



龙龄:


“我这回不敲门了,我倒想看看,他们都在干嘛。”


樊霄堂一下推开门。


眼前的一幕,足以影响他整个童年。


王九龙此时正趴在张九龄身上,一手解着扣,一手箍住他的两个手腕。


听到开门声,两人齐齐的转过头去,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樊霄堂面红耳赤的退出了屋。



陶林:


樊霄堂平复了一下情绪,打开了门。


屋内的窗帘拉着,十分昏暗,弥漫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陶云圣和郭麒麟相拥着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睡的很香。


一束暖黄色的阳光从没有拉严的窗帘中窜出来,打在洁白的被子上。


樊霄堂默默退出了房间。


“打扰了。”



贤梅:


这次樊霄堂长了个心眼儿,打开了个门缝偷看。


“梅梅,你爱我吗?”


“爱。”


“你真的爱我吗?”


“真的爱你。”


“你有多爱我?”


“很爱很爱你,你是要陪伴我余生的人。”


“你真的有这么爱我吗?”


“那还用问?”


“梅梅,你要证明给我看。”


梅九亮有些无奈,放下手机,面对着他举起手。


“我发誓,我要是有一天不爱你了,我就天打五雷轰。”


“不行不行,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会心疼的。”秦霄贤上前抱住了他。


“那你说,怎么办?”梅九亮低下头,又拿手摸了摸他的头。


“比如……用身体证明给我。”秦霄贤吻住了他。


“咦~”樊霄堂嫌弃的撇开头。


老秦年纪小,套路可真深,要不是亲眼所见,才不信梅梅是在下面的那个。



尚何:


樊霄堂这次连门都不敢打开了,把耳朵贴在门上窃听。


屋内只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和碰撞声。


不用说也知道屋里在干嘛,樊霄堂下了楼。



甜甜很受伤,哄不好的那种,要人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行。


甜甜很疑惑,为什么自己没有伴侣呢?


甜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就是想给粉丝们录个福利而已!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我要黑化!”甜甜小朋友在楼梯间咆哮着,把走廊的灯全叫响了。


“楼梯间谁?不知道现在是午休时间吗?”保洁阿姨的声音传来。


“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甜甜小朋友一秒被打回原形。










今天高考啦!迟到的祝福,金榜题名,旗开得胜!


群里也有小可爱参加高考,答应她的文章已经奉上啦!


记得蓝手红心!

QY.(进主页看看嘛?)

征集意见!!

我发现我的脑洞好多,但是发出来的好像没几个……(因为我懒,不想打字!)

征集意见啦~想看啥?

我这里有:

孟鹤堂(九千岁)

王九龙(双生子)

尚九熙(请你保持微笑)

何九华(我与死神有个约会)

张云雷(哑奴)

秦霄贤(漫天星河)

郭麒麟(你是阳光)

樊霄堂(这是别人家的孩子)

于子淇(姐姐)

秦霄贤(厌性恋)

等等……


好多好多,多到我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来征集你们的意见


还有,我发现我的评论区真的不是很活跃,哈哈哈哈嗝,可能我是真的不出名,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人可以和我说说话的


你们呼声最高的那个文章我估计……会在…周末?发出来(因为我们下周一考试,没...

我发现我的脑洞好多,但是发出来的好像没几个……(因为我懒,不想打字!)

征集意见啦~想看啥?

我这里有:

孟鹤堂(九千岁)

王九龙(双生子)

尚九熙(请你保持微笑)

何九华(我与死神有个约会)

张云雷(哑奴)

秦霄贤(漫天星河)

郭麒麟(你是阳光)

樊霄堂(这是别人家的孩子)

于子淇(姐姐)

秦霄贤(厌性恋)

等等……


好多好多,多到我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来征集你们的意见


还有,我发现我的评论区真的不是很活跃,哈哈哈哈嗝,可能我是真的不出名,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人可以和我说说话的


你们呼声最高的那个文章我估计……会在…周末?发出来(因为我们下周一考试,没得太多时间)


好了,我又啰嗦了,这里QY,挥爪,再见~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哦,别让我失望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