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模画

98浏览    7参与
若念郡子之

《猜猜我是谁》

#腾网

#来了来了,每个CP的必经之路


网易:老是抢我业绩的腾讯在干嘛呢?

网易:我要去吓他一跳!

(走近腾讯捂住他眼)

腾讯:(拿着一本书《如何让网易在晚上乖乖听话》的手僵了僵)


网易:猜猜我是谁?

腾讯:噢西八是谁呢?

腾讯:手指都健全的话是QQ吧?

网易:开玩笑的话不让你去我家哦


腾讯:当然是开玩笑的~

网易:那么现在来猜吧


腾讯:⋯⋯

腾讯:⋯⋯

腾讯:⋯⋯

网易:哦睡着了吗?

腾讯:啊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看书看得太累了


网易:那现在来回答吧

腾讯:啊题目是什么来着?

网易: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腾讯:还能是谁啊,...

#腾网

#来了来了,每个CP的必经之路




网易:老是抢我业绩的腾讯在干嘛呢?

网易:我要去吓他一跳!

(走近腾讯捂住他眼)

腾讯:(拿着一本书《如何让网易在晚上乖乖听话》的手僵了僵)


网易:猜猜我是谁?

腾讯:噢西八是谁呢?

腾讯:手指都健全的话是QQ吧?

网易:开玩笑的话不让你去我家哦


腾讯:当然是开玩笑的~

网易:那么现在来猜吧


腾讯:⋯⋯

腾讯:⋯⋯

腾讯:⋯⋯

网易:哦睡着了吗?

腾讯:啊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看书看得太累了


网易:那现在来回答吧

腾讯:啊题目是什么来着?

网易: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腾讯: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网易:看看这充满求生欲的样子

腾讯:亲爱的,要不你先放手呢?感觉我眼球要掉了

网易:亲爱的是谁呢~


腾讯:这是什麽天鹅湖一样的话?亲爱的还能是谁啊?

网易:闭嘴!给我说名字!

腾讯:。。。

腾讯:寻求微信。

网易:微信不在。


腾讯: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网易:别耍花招了你这shake it~


腾讯: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吗?

网易:说个名字比策划不喝柠檬茶还难吗?

腾讯:这不是名字的问题!这是wuli信赖母鸡鸡!


网易:什么嘛,那就斗到底吧

网易:我用建模的三明治和原画的珍珠奶茶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网易:你要赌哪个?

腾讯:一定要伤害他们吗?


网易:怂了吗?

腾讯:你才怂了吧?

网易:哈哈哈哈(声音指导:模画二人)看看你故作坚强的样子

腾讯:给你最後一次机会,放手。

网易:最後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吧

腾讯: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网易:好啊,这就是我想要的样子


网易:今月我们俩总要业绩不合格一个

腾讯: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自己上个月的业绩

网易:哈哈哈哈只能想到这个吗

网易:可爱的家伙

腾讯:怂的话别比业绩啊

网易:别瞎扯了,开始吧


网易:1


网易:2



网易:祈祷nia?


腾讯:在我加完班之前,让我说一句吧

网易:说


腾讯:最近是被QQ宠惯了吗?手好像胖了


腾讯:微信。



网易:(眼泪一流)

网易:说错了!死腾讯!

网易:(将腾讯往咖啡机上一按)



腾讯:To be continued...




----------*

逐渐被B站洗脑.jpg

若念郡子之

《酒融慕结》(简体字版本)

#腾网

#微模画(建模师x原画师),微企微(QQx微信)(企是企鹅的意思)

#标题真的乱起的(挨揍

#啥奬啥业绩时间啥的都是乱编!别在意哈!

#私设QQ是腾讯弟弟,腾讯喜欢叫他做天鹅湖(🌚💦?)

#我到底是嗑了什么邪教冷门CP🌝


<酒杯落在地下,你再解释,已是酒落慕起。>


网易刚刚去了在某间酒店办的公司聚会,公司全部人不是不知道自己总裁的酒量差,只是没想到网易的酒量竟然差到一杯倒。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网易并不是喝醉了然後大吵大闹那种。


虽然不是那种人,但还是会有些话语从网易口中说出。


句句不离腾讯,为什麽?因为腾...

#腾网

#微模画(建模师x原画师),微企微(QQx微信)(企是企鹅的意思)

#标题真的乱起的(挨揍

#啥奬啥业绩时间啥的都是乱编!别在意哈!

#私设QQ是腾讯弟弟,腾讯喜欢叫他做天鹅湖(🌚💦?)

#我到底是嗑了什么邪教冷门CP🌝




<酒杯落在地下,你再解释,已是酒落慕起。>






网易刚刚去了在某间酒店办的公司聚会,公司全部人不是不知道自己总裁的酒量差,只是没想到网易的酒量竟然差到一杯倒。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网易并不是喝醉了然後大吵大闹那种。


虽然不是那种人,但还是会有些话语从网易口中说出。


句句不离腾讯,为什麽?因为腾讯是他网易最大的竞争对手啊!


「啊啊啊!!」

网易喊了一声,音量还挺大的,把坐在旁边的建模原画策划仨吓得不轻。

「网易你怎样了?」

建模师问道。


虽然直接叫自己总裁全名是有点不尊重,但网易也不是那种对自己下属特别苛刻的人,在自己人身边可以叫自己本名,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叫回总裁比较好。大家都明白理解,也尊重这个命令。


网易没理他,只是抱着策划道,


「策划!!」

策划感觉自己的耳朵彷佛炸裂般。

但毕竟是自己上司,也只好随着。

「我在我在!怎麽了怎麽了?」

网易把策划抱得更紧了,

「策划你说!为什麽腾讯老是针对我!!明明上次游戏最受欢迎大奖是他!还为什麽拼那每月业绩跟我斗!!」

说着说着网易还竟然哭出来了⋯⋯


网易一边说,策划一边应,模画一边哄。

网易就这样一边哭一边抱着策划说,策划只好时不时「嗯」「对」两声给糊过去,还把他眼泪擦一擦,建模和原画就拿点东西食物分散一下网易的注意力,还说一些安慰的话哄哄自家总裁。


这架势还真挺像照顾小孩子的。

我好像感觉到策划建模原画他们心中的绝望。


「唉⋯⋯策划,时间也不早了,我和原画先回去了,免得明天没精神,再见!」

「对了,你送网易回他家然後也回家休息吧,这都凌晨两点了,再见啦!」

「嗯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再见!」

然後建模和原画就离开了酒店。


「啊我的总裁啊,你什麽时候酒醒啊⋯⋯」

策划表示心累。


策划因为要去停车场拿车,但带着那麽大的一个网易也很是麻烦,索性叫他好好坐着等他回来。


策划去了停车场,就只剩下网易自己一个人了。


「啊⋯⋯今天好像28号了吧⋯⋯我要回去加班⋯⋯今个月底业绩报告绝对不能被腾讯超过⋯⋯」


网易就自己走出酒店,策划説的话已经抛诸脑後了。











网易走着走着,看到一间公司,以为是自己的,但其实是腾讯的。


他就自己擅自走了进去,门前保安看是网易以为是要跟腾讯説事情,也没拦住。


因为灯光暗,和眼前的碎发挡住眼睛,所以保安没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网易身上的酒味消散了许多,不仔细闻还是不太闻得出来的。他走路的姿势算是端正了,毕竟网易可是喝了酒也被灌输仪表端庄观念的。


前台服务员好像睡着了,没注意到网易的到访。





网易正走去升降机那就碰到腾讯。


腾讯扶着好像快要跌倒的网易,

「网易?你怎麽了?」

腾讯闻了闻,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淡淡的酒香。

“喝酒来了?”


网易一把抱住腾讯。

给腾讯吓了一跳。


「策划⋯⋯策划⋯⋯」

网易喃喃道,把腾讯当成了自家策划。

“唉⋯⋯竟然把我当成策划了⋯⋯”

「嗯,我在。」

腾讯只好无奈承认。


「今天是不是28号了?」

网易看着腾讯道。

腾讯掏出手机看了看,

「嗯,对啊。」

「对了就行⋯⋯陪我加班⋯⋯」

网易拉着腾讯就往升降机那走。


此时腾讯满是疑惑,

「等等等等!」,

「你为什麽要加班啊?」

网易此时有点委屈地说,

「为什麽?当然是要拼业绩啊!我可不想业绩再被腾讯抢去了!」,

「凭什麽每次都是腾讯!游戏大奖是他,月底业绩又是他!而我们每次都只是排第二!明明我们也很努力,却每次都被他抢去风头!」,

「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天都受到玩家的投诉,阴阳师有因为萤草暴击小鹿男加强抽卡抽不到SSR,第五人格有发现Bug不出金光到底什麽时候有紫皮卡等等各种问题⋯⋯」,

「但是我们再怎麽做也超越不了腾讯⋯⋯」,

「到底凭什麽!!」

说着说着,他就哭了。


腾讯还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但听着他那说还是有点心疼的,

「可是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先回家好吗?」

「不!~要!~」

网易特意拉长语调说,还奶声奶气的。


「乖,先回家,这些事明天再弄,再説你也喝酒了,精神状态不好。」

虽然口口声声説是回家,但其实腾讯根本不知道他的家在哪。

「精神状态不好我可以喝咖啡⋯⋯」

腾讯简直无语又无奈,

「你就不会爱惜自己身体吗?喝完酒再喝咖啡?会生病的。」

「为了业绩,我可以的⋯⋯」

「唉⋯⋯」

腾讯见他不肯回家只好弯腰把网易抱起往大门走去。


「喂喂喂策划你干嘛!放我下来!我要赶业绩!!」

「不回家什麽都不许做!」,

「网易先生,你好歹也爱惜一下自己吧,你要是生病了公司怎麽办?」

「生病了还有建模原画和策划你啊,大不了硬撑着⋯⋯」

「你还硬撑着?活腻了想死?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我知道⋯⋯」

「知道还硬撑着?」

「业绩!这个月的业绩我不会再被腾讯抢走了!!」

「嗯。」

腾讯笑了笑。

“我等着你的月底业绩。”

「笑什麽!不许笑!我是认真的!」

「嗯嗯嗯不笑了~」




此时前台服务员刚睡醒冲了杯枸杞茶喝,但看到这样差点把茶喷出来。

他有点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腾讯和网易。


腾讯就这样抱着网易走到车旁边,网易其实挺轻的,对腾讯来説。网易也没吵闹,因为他已经有点困了。


腾讯把网易轻轻地放在了副驾驶座位上,他已经睡着了。


腾讯不知道他家在哪,只好把网易带回自己家。









而我们的真策划发现网易不见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喂,建模吗?」

「是,怎麽了?」

「原画呢?」

「睡了。」

「马上把他叫醒!并且你们立即到公司,其他人不用叫,我不想太多人知道,事情到公司再聊,就这样,挂了。」

「哦⋯⋯」

建模还没反应过来策划就挂了,在他「哦」的前一秒就挂了。




建模和原画看到在大门等着他们的策划,挥了挥手。

三人边走进公司边说。

「是有什麽事吗?」

原画揉了揉眼睛问。

「很大。」

「有多大?」

建模轻轻皱着眉问。

「关乎到公司的声誉,你説大不大?」

「⋯⋯」「⋯⋯」




策划办公室内。


「什麽?!」*2

两人几乎同喊出来。

「你说网易不见了?!」

「嘘你小点声!」

「嗯⋯⋯」

「那怎麽办啊?」

原画语气透露着焦急。

「⋯⋯还能怎麽办,凉拌呗。」

「建模你别闹!」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

「⋯⋯要不这样吧,你们去附近找找看,我在公司打电话给网易和等你们。」

「好!」

「那电话联络,记住,千万不能被腾讯他们知道!」

「嗯知道了!」






「看来你这家伙也有另外一面的啊,还挺可爱的。」

习惯了在战场上的冷眼相待,不习惯背後柔弱的原先童真。

腾讯看着躺在床上的网易,突然哑然失笑。








十分钟後。


「怎麽样?有消息吗?」

「没有⋯⋯」*2

两人摇摇头道。

「那你呢?」

「我如果有就不会找你们啦!」,

「手机不是关机,但只是没有人听。」

「他应该是调静音了吧⋯⋯」

「要不我们再打一次吧,最後一次。」

「只能这样了。」







「噔~噔~」

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声,是网易的。

腾讯拿起看了看,是真策划打来的,腾讯犹疑的一下,还是按下接听键,一按就听到对方极度着急地说,

「啊啊啊啊!!我亲爱的总裁啊!!你在哪里啊?你没事吧?我们现在就来接你⋯⋯」

「停停停停!」

腾讯忍不住打断对方了。

「啊?你是谁啊?为什麽总裁的手机在你那?你又有什麽意图?」

腾讯对策划的死亡连环问都快晕了。

「你冷静一点⋯⋯你们总裁睡着了,别吵醒他了。」

策划建模原画互相看了一眼,睡着了?

绑架!

三人不冷静了,一起对电话喊,

「你是不是绑架我家总裁了!!说!你到底是谁!!」

腾讯好无语。

三人看对方不说话,更着急了,

「喂!你好大胆子啊!我家总裁你也敢绑!」

「停!说了冷静一下没听到啊!」,

「我不是绑匪,也没有意图,」

「我是腾讯!」

腾讯再也忍不住了。




此时三人懵了。

瞪大眼睛看了看对方。

“他说他是腾讯?!”

“我没听错吧?!”

“听声音好像挺像的⋯⋯”

传说中的用眼神交流。


腾讯听对方没有反应,以为吓着了,便问了一句,

「还在吗?」

「在在在!」

策划反应快地回答。

「你,你说你是腾讯先生?」

原画小心地问着。

「是的。」

「那为什麽总裁在你那的呢?」

建模清了清嗓子问。

「我还要问他为什麽无缘无故来到我公司呢。」

「啊?」

三人疑惑。


腾讯就这样把一切都告诉了给他们三个听。





「就是这样,你们懂了吗?」

「哦~懂了懂了~」*3

三人反复点头道。

「我一直听着,你们那边好像有三个人?」

「嗯对啊,因为着急所以把建模和原画叫来了。」

策划説道,而建模原画只是笑笑没说话。

「啊我明白了。」


「要不我们把总裁接回来吧,这大半夜的,妨碍到您也不好意思⋯⋯」

「不用了,反正来都来了,不妨碍我的,明天早上我把他送回他公司就好了。」

欸?????

三人面容疑惑地扭曲了。

「那⋯⋯那好吧⋯⋯」

策划打破安静的气氛。

「嗯,你们也早点休息吧,也很晚了。」

「哦⋯⋯」

然後就挂了。


「还没想到腾讯有这样的一面。」

原画笑着说。

「或许是我们习惯了他在平常的一面吧。」

建模看着文件说。

「好了,都回家吧,现在真的很晚了。」

策划看着他们两个说。

「啊~我就不回去了~」

「呐~我也不回去了~」

策划不解,问,

「为什麽啊?」

「那你呢?」

建模反问策划。

「⋯⋯」

策划没说话。


「当然是赶业绩啊。」

三人同时说出,把各自都惹笑了。










而腾讯挂了电话转身一看,有个站着的身影,把腾讯吓得差点晕倒。


看清了人影才知道是网易,等等,他醒来了?!

腾讯只好尴尬地说,

「网易你醒了啊⋯⋯」

「⋯⋯」

「怎麽了吗?」

「⋯⋯」


怎麽有点不对劲。


腾讯正想走近看看又被一把抱住。

?????

”这又是搞哪出?“

腾讯心想着。

「策划⋯⋯」

唉,人醒酒没醒。

腾讯心中又是一阵无奈,

「嗯,我在。」

腾讯看网易迷迷糊糊的样子,突然想出了一个点子。




腾讯把网易抱回床上,

「网易。」

「嗯?」

「你讨厌腾讯吗?」

「⋯⋯其实不讨厌的⋯⋯但因为⋯⋯竞争关系⋯⋯」

「哦?」

腾讯挑了挑眉。

「有些时候我对他的态度反而当他是一个前辈⋯⋯」

“真是可爱。”

腾讯笑了。


「那腾讯有没有地方你是喜欢的呢?」

「有啊!」

回答得还挺果断。

腾讯又挑着眉托着头笑着看网易。

「喜欢他的声音⋯⋯喜欢他的气质⋯⋯喜欢他⋯⋯」

「哦~你喜欢谁啊?我听不太清楚~」

腾讯故意说。

「我喜欢腾讯!听清楚了吗!」

「啊~清楚了消楚了~」

腾讯笑得心花怒放,没想到他竟然会这麽说,其实腾讯早就对他有意思了。

「啊我吿诉你件事⋯⋯」

「嗯?是什麽?」

网易缓缓爬向腾讯那,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策划你千万不能跟其他人说⋯⋯要是被我发现⋯⋯」

「嗯被你发现会怎麽样?」

「被我发现就⋯⋯就把你调到建模原画座位旁边工作一个星期!让他们吵架吵死你!⋯⋯」

「嗯哼。」


「⋯⋯」

腾讯看了看肩上的人,此时网易已经安静地睡着了。

腾讯把他轻轻地放在床上给他盖了盖被子,自己也睡下了。


当他们睡觉的时候,还在努力工作的策划建模原画可是一刻都不曾松懈,他们也不想这个月底业绩被腾讯抢去,不甘心自己永远做第二名,他们也想风风光光地把第一名带回来。


就是在这个不平凡又连续发生许多事情的凌晨⋯⋯

慢慢褪色⋯⋯


在天空露出那一抹晨光,啊,黎明了呢。

又要迎接新的一天了呢。





早上七点。


「啊⋯⋯好不容易画完这几张海报,好困啊⋯⋯」

原画开始犯困了。

「我可不也是嘛⋯⋯把模型几乎都建细节了一遍⋯⋯」

建模托着头看着电脑道。

「唔,看看时间,早上七点了。」

策划从茶水间拿着咖啡走出来说。

「啊?!七点了啊!」

原画的睡意转瞬即散。

「嗯呐。」

策划指了指时钟示意原画看看。

「七点⋯⋯一起去吃早餐吗!」

建模谈到吃的两眼就发光。

「啊好啊好啊!」

原画马上跑去建模旁边谈吃什麽。


「吃三文治好不好?」

「唔⋯⋯有点单调。」

「拉面?」

「会不会太饱啊?」

「早茶?」

「⋯⋯原画,你觉得公司餐厅会有吗?」

「对哦⋯⋯」


策划本来想对建模回一句「好啊」,但现在看来应该不用了。


什麽?问我为什麽他们没有讨论他们总裁网易先生?

因为啊⋯⋯


他们有吃的什麽都能忘记。







网易睁开了眼睛,却被照进来的阳光刺着眼睛,网易只好眯起眼习惯亮度。


而腾讯在干嘛呢?他六点半就起床了,现在在厨房做早餐呢。


网易再一次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环境,慌了。在他认知中没有一个人的家的环境是这样。网易听到有煮东西的声音,他走出门外,去寻找这个声音的源头。


来到厨房外,网易看到一个背影,哎?这个背影怎麽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啊我想起了,这人的背影怎麽那麽像腾讯?”

网易站厨房外,但一直不敢向前走一步。

网易虽然这麽想,但否认了他心中的这个想法。

“腾讯怎麽可能在这里呢?”


腾讯早就知道网易已经在厨房外站着的了,他转身道,

「醒来了?」

网易吓着了,没想到还真是腾讯,

「嗯⋯⋯」

「冷吗?穿件外套吧,就在沙发上。」

网易看了看向沙发上,

「哦谢谢⋯⋯」


腾讯端着两碟早餐走去餐桌上,

「网易,过来吃早餐了。」

「哦好⋯⋯」


网易安静地吃着桌上的早餐,他想问的问题太多了,但又不敢问。

腾讯看着网易的样子,笑了笑,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吗?

「网易。」

「啊是!」

网易下意识的抬头看着眼前人。

「你没有东西想问我的吗?」

「呃⋯⋯」

网易在纠结,莫名感觉说出来可能会腾讯骂一顿。

「没事,你就问吧,我又不会吃了你。」

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唔⋯⋯我为什麽在这里啊?」

「啊,我还要你为什麽无缘无故光临我公司呢!」

「欸????」

网易有点懵。

「你昨晚喝酒了对不对?」

「啊对⋯⋯昨晚公司聚会来着。」

「你仔细想想昨晚的事。」

「唔⋯⋯啊对!昨晚本来是要回公司赶业绩的!」

网易有点後悔把这句话说出来,对方可是腾讯啊!!

所以他只好假装平静地喝了口水。

腾讯被他这样逗笑了,

「嗯哼,然後你以为我公司是你公司咯~」

网易此时欲哭无泪。

「再然後你就遇上我了,」

「啊我再想想昨晚发生什麽了~」

腾讯笑得如沐春风,网易尬得死在寒冬。


「啊对,某人一直在说要赶业绩,然後这个月的业绩一定要超过腾讯的话咯~」,

「本来喝了酒精神状态就不好,却死也要坚持着,还说喝酒配咖啡,」

「为了你的健康我只好把你带回家了,其他的问问你那三个心腹大臣吧,他们会告诉你的。」

「欸?!他们也知道?!」

网易再一次懵了。

「嗯。」

腾讯点点头。

「我我我去个洗手间⋯⋯」

网易此时脸上的红晕肉眼可见。

腾讯只是笑了笑就进厨房洗餐碟了,

“之前怎麽都没发现网易这麽可爱呢?”,

“啊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腾讯,我⋯⋯我想回去了。」

网易把头别过去问腾讯。

「好啊。」

腾讯拉着网易走进衣帽间。


「欸?!你拉我进来干嘛?」

网易疑惑地问。

「你要不换套衣服吧,你这套西装毕竟都穿了一天了。」

「啊⋯⋯」

腾讯突然一个转身把网易压在墙壁上。

「腾讯你干嘛!!」

网易想要挣脱但不成功。

腾讯贴在网易的耳朵尖压低声音说,

「小可爱你昨晚可是很想让人犯罪呢~」

耳朵尖是网易最敏感的地方,他推开腾讯脸红道,

「谁允许你这样叫我的!」

腾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笑着问,

「你换不换?」

网易不知道如果自己拒绝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情,直觉告诉他,但一定不是好事,

「我换就是了⋯⋯」


两人坐上车後,话也少了很多,因为腾讯要驶着车,网易虽然酒醒了,但还是有点晕晕的,所以就闭上眼睛歇一歇。





早上八点。


策划建模原划在公司餐厅吃着三文治,啊,是公司三文治。


「这都几点了啊,网易怎么还没回来啊⋯⋯」

原画捧着一杯热牛奶道。

「应该快到了吧⋯⋯」

建模吃三文治道。

策划只是一直在喝手中的奶茶。


这个时间公司里的人们差不多都来上班了,公司顿时熟闹了起来。


不经不觉腾讯他们已经到了公司了,但网易并没有察觉,原来他已经睡着了。

腾讯看他睡着了就直接打横一抱抱了出来,网易感觉到身体悬空着吓得他醒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双重惊吓,马上对着腾讯大声喊,

「腾讯你干什麽!放我下来!那麽多人看着呢!」

腾讯没理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去网易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途中,还刚好碰到从餐厅回来的三人,腾讯就只是对他们笑了笑就走了。

呆在原地的三人面面相觑。


「刚刚⋯⋯我有没有看错⋯⋯」

原画呆在原地看向旁边两人。

「你没有看错⋯⋯」

建模假装冷静吃一口三文治。

「腾讯抱着网易往办公室走去⋯⋯」

策划使劲吸了一口奶茶。

「还对我们笑了!!」*3

三人互相注视着对诧异地喊。


网易看到策模画看到他堪称狼狈的样子挣扎的更厉害了,

「腾讯!!!」

「嗯我在。」

腾讯依然笑意盈盈。

「放!我!下!来!」

网易异常凶狠地説⋯⋯虽然也不是很凶狠。

在腾讯眼中就是一只炸毛小猫而已,

「不放。」

「放!」

「再吵吃了你。」

腾讯弯下身子看向网易,两人的脸距离连五厘米都没有。

网易不习惯与人这麽近距离对视,脸「唰」一声地就红了,只好乖乖服从了。


腾讯进到办公室里才肯把网易放下。

网易彷佛卸下一块千斤重的大石,舒叹了一口气。

「腾讯!」

「嗯怎么了?」

「谁允许你抱我的!」

「我允许的。」

「⋯⋯你!」

网易顿时语塞。


腾讯看了看手表,

「啊已经八点了,要回公司了,小可爱,我要先走了~」

「⋯⋯哦。」

网易托着腮看着文件应道。

「怎麽?舍不得我走?」

腾讯故意凑到网易面前问。

「没有!」

腾讯笑着看他装作没事但耳朵爆红的样子。


「叮!」

一阵讯息声。

是网易的手机传来的。


两人同时看向手机。

网易拿起手机,皱了皱眉,

「然後我要去开会了,别在这里闹啊!」,

「⋯⋯要回公司赶紧回⋯⋯」

在说这句的时候网易莫名耳朵尖红了,然後他就推开办公室门往会议室走去了。


腾讯的意识还停留在他看向网易手机的那瞬间。

腾讯看到他的壁纸。

是某一次阿里巴巴邀请各公司参加宴会中腾讯站在香槟杯叠塔旁拿起一杯香槟的时候。

“没想到被他给拍下了。”


策模画三人八卦好奇的心激发了,於是三人偷偷在网易办公室外偷听了起来。


偷听完他们的心是复杂的。


昨天晚上他们一定有故事。

这是模画两人的结论。


而策划则是去泡了杯柠檬茶。

还生无可恋地喝着。



腾讯坐在办公室,想着昨天的事情,这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有趣了。

“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腾讯看着窗的风景想到。


「叩叩——」

谁敲门?

「进来吧!」

腾讯把思绪拉回来。

「是我!」

那人推开门道。

腾讯一看,哟,自家弟弟QQ来了。

「哎呀?是什麽风将天鹅湖给吹来了?」

「别闹,我有事找你!」

QQ瞪着腾讯。

腾讯看弟弟难得的认真,自己也不调戏他了,

「什麽事啊?」

「你昨晚是不是把网易带回家了?」

「woc你这消息还真灵通。」

「你别管就是了。」

「⋯⋯对啊,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

「你有没有对他做些什麽?」

空气突然安静。

「⋯⋯」

腾讯突然尴尬,

「你这天鹅湖脑子都是些啥呢!」

「有没有!」

QQ突然执着。

「当然没有!」

「啊那就好。」

「咋啦?」

「没咋,只是怕他来投诉而已。」

「滚吧你。」

腾讯狠狠地对QQ白了一眼。


「对了你月底那个业绩⋯⋯」

「让给网易。」

QQ话还没说完就被腾讯打断了,打断就算了,重要的是他打断的话那么猛,

「大哥我话都还没说完啊,」

「等等,woc你说你要把业绩让给网易?!」

「嗯。」

「你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毕竟抢了那么多次业绩。」

「好像也是哦⋯⋯」,

「哎不是!抢业绩很正常啊!这是一个战争的世界!」

腾讯想起昨天网易来公司闹的时候,缓缓吐出一句,

「你不会懂的。」

「啊我不懂,我不懂,那你可以赢的一局为什麽要输呢?」

QQ都快疯了。

「⋯⋯因为要把你嫂子捞过来。」

「⋯⋯??」

这次QQ是真的不懂了。


「来,我打个比喻。」

「啊?」

「来形容我现在的处境。」

「哦。」

QQ听着好像有点复杂。

「业绩和微信,你会选择哪一个?」

「⋯⋯微信。」

「就是嘛,业绩和网易我也是选网易。」

「好吧我懂了,那你出啥事别找我就行。」

「要走了?」

「嗯,去找微信。」

「天天去找微信好歹也管管自己公司啊天鹅湖!!」

「哎呀知道了!!」










网易看着策模画三人,他们的黑眼圈深到跟黑色差不多了,

「哎你们三个。」

「啊怎麽了?」*3

三人同时问网易。

「你们昨天干嘛去了?那麽大个黑眼圈。」

「唉⋯⋯」*3

一阵凄凉的叹息。

「怎麽了嘛?我昨天闹啥闹到你们了?」

三人想了想,既然网易也这麽问了,还是说出来吧。

「首先。」

「当策划发现你不见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然後策划就马上打电话给我和建模,叫我们回到公司。」

「在公司,我叫建模和原画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你的踪影,我在公司打电话给你和等消息,但你一直都没接听,但也不是关机。」

「我和建模回到公司的时候,告诉策划没有綫索的时候。」

「我建议策划再打多一次,真的不行就在公司等你回来。」

「当时也没有办法,所以只好再打一次。」

「打是打通了⋯⋯」

「但没想到对方是腾讯⋯⋯」

「腾讯说会把你送回公司,那我们就放心了。」

「结束完这些事後已经三点几了,我们也没有回家。」

「索性把业绩赶了,把第五人格Bug修了,把设计上的东西补了。」

「然後就做到现在。」

「嗯就这麽多。」

三人还是没把腾讯误认绑匪的事说出来。

想想都尴尬。


网易听着有点乱,但还是明白的。

看着他们憔悴的样子,要不给他们放个假吧,毕竟自己也有责任的,

「你们放个三天假吧⋯⋯你们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啊真的吗?!」

三人顿时精神奕奕。

「嗯⋯⋯我也不知道我酒量那麽差啊⋯⋯」

「那我们是不是⋯⋯」

建模小心翼翼地问。

「嗯,你们走吧,公司有我处理就行。」

「啊!终於可以放个假了!」

原画拉着建模就往外跑。

只有策划还在原地,

「可是⋯⋯」

「别可是了,轻松一下不好吗?」

「不是这个⋯⋯」

「啊?那是哪个?」

「我们一走,就等同於没了三个重要人手,只有你一个,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啦,反正只有三天而已嘛,快走吧。」

「那月底业绩⋯⋯」

「哎哟真的可以啦!没了你们我又不会死,走吧走吧!」

「唉好吧。」


策划也走出了公司。


「哎⋯⋯难得耳根清净一下,嗯!加油赶业绩!」

网易抱着这股劲硬是坐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了八小时。





下午五点。


「啊不行了好累啊!」

网易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深刻地知道了没了策划建模原画是有多惨。

网易拿起手机看看,心想,

“不知道昨天我有没有把喜欢他的事情说出来呢。”







第二天早上八点。


网易拿着一个袋子走向公司⋯⋯

走向腾讯的公司。


袋子里的东西是昨天腾讯借给他西装的袋子。


网易走进公司也没什麽异常,但总觉得那个前台服务员笑得有点渗人。

询问了腾讯的办公室在几楼便往电梯那走去。


网易低着头想到底待会儿见到腾讯要说什么呢?

“直接把袋子给他说’这是你的西装,还给你,没事我先走了。‘“,

”然後就走?“,

”不行不行,那样太冷漠了,显得我不近人情好像又不太好⋯⋯”

网易摇了摇头。


网易直接走进电梯,

「啊!」

然後直接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网易抬头一看。

欸怎麽是腾讯?!

网易有点慌。

「哦?小可爱怎么来了?又喝醉了然後光临本公司赶业绩了?」

腾讯挑了挑眉笑着看着网易。

「没有!」

网易瞬间炸毛。

「啊我知道了~是小可爱想我了?」

「不是!」

网易脸红转身正准备走就被腾讯拉进怀里,

「所以是什麽呢?」

网易彻底慌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你你你⋯⋯干什么!」

「我问你啊~」

「别这样⋯⋯电梯里有监控⋯⋯」

「好啊,那我们在办公室说。」

腾讯一脸不怀好意地说。


「叮!」

电梯来到了腾讯办公室的那一层。


某企鹅正准备回来公司拿在昨天落在腾讯办公室里的一份文件的时候就看见腾讯抱着网易往办公室走去。

QQ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看腾讯。

“这嫂子捞的不错。”

腾讯只是微笑看着QQ,笑中有意。

“当然,我可是你哥。”

真是心有灵犀。


进到办公室里,网易先发话,

「呐,这是你的西装,还丶还给你⋯⋯」

网易拿起袋子放在桌子上。

腾讯直接把网易从背後压在桌子上,

「网易。」


「怎丶怎么了?」

网易看着腾讯突然认真的样子有点紧张。

「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欸??!!!

「啊那个⋯⋯西装我已经送来了⋯⋯我丶我就先走了⋯⋯」

网易推开腾讯打算离开。

但腾讯直接把网易压在门上,还反锁了,

「是不是。」

腾讯的语气严肃了许多。

网易没办法,只好承认,

「对丶对啊⋯⋯」

「噗。」

腾讯笑了。

「欸你笑什么!」

网易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网易你知道吗,在你喝醉的那天晚上,我曾问过你讨不讨厌我,你的回答是,」

「『我不讨厌腾讯,因为我喜欢他。』」

网易听完之後脸突然红了起来,腾讯看着只是笑了笑,

「我喜欢你很久了,网易。」

网易一脸不敢置信。

「你愿意接受我吗?」

网易没说话,只是轻轻往腾讯的脸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我愿意啊。”









时间一过,一个星期过去了。


大清早的,原画拿着一份像是文件报告的东西在公司里大喊,

「建模!策划!网易!」

「搞什吗啊那麽大声。」

建模继续搞着手中的资料报告。

「原画你手上拿的是什麽啊?」

策划从茶水间走出来,捧着一杯玄米茶。

「怎麽了,我从房间里都听到你喊。」

网易拿着一碟还没吃完的早餐从房间走出来问。


「嘿嘿~好消息!月底业绩报告出来啦!」

三人马上放下手上东西冲向原画旁。

「是什麽是什麽!」

「怎麽样了!」

「我们是第一吗!」

原画看着他们着急的样子,耸了耸肩,

「不知道呢,我还没看,打算一起看的。」

「那快点打开吧!」

「希望我们的努力是有回报的!」

「一定要拿下腾讯的第一!」

「呀加油!!」*4


原画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那个公文袋,大家都把视线放在总评估分数上。


「腾讯分数90⋯⋯」

网易喃喃道。

「网易分数95!!」*4

四人开心得跳起来。

「啊我们拿下第一了!!」

网易异常感动。


腾讯看着报告,笑了笑,没说话,然後就把它放在一边了。







为了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刻,开了场庆功宴。


网易吸取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一定不喝酒了。

策建画他们似乎达成了一个协议,一定不让网易碰酒。


庆功宴晚上九点才完结,人们都陆续离开了,策建画三人见网易没喝酒,也都放心离开了。


网易发了条讯息给腾讯,

「还在公司吗?」


那边的腾讯正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就收到网易发来的讯息,

「嗯,还在。」


「我要来找你!」

「哦?想我了?」

「不是!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吧,我等你。」


网易喜滋滋地往腾讯公司走去。


「叩叩——」

两声清脆的敲门声。

「进来吧小可爱。」

腾讯早就猜到门外的是网易。

网易笑嘻嘻地推开门。

「小可爱看来心情挺好啊,是怎麽了?」

网易把业绩报告拿出来朝腾讯晃了晃,

「嘿~我业绩第一了!终於拿回来了!」

腾讯走上前拿着报告看了看,

「嗯~真的很厉害呢~」

腾讯突然搂着网易的腰,贴着网易的耳朵压低声音说,

「月底业绩做完了,那我们来做些正经事吧。」



<习惯你的冷面,却遇上酒,已是冷融愫结。>








---------------*

我觉得前台服务员小姐姐很可以(误

(Google便是万能,Wiki就是一切)

若念郡子之

《酒融慕結》(繁體字版本)

#騰網

#微模畫(建模師x原畫師),微企微(QQx微信)(企是企鵝的意思)

#標題真的亂起的(挨揍

#啥奬啥業績時間啥的都是亂編!別在意哈!

#私設QQ是騰訊弟弟,騰訊喜歡叫他做天鵝湖(🌚💦?)

#我到底是嗑了什麼邪教冷門CP🌝


<酒杯落在地下,你再解釋,已是酒落慕起。>


網易剛剛去了在某間酒店辦的公司聚會,公司全部人不是不知道自己總裁的酒量差,只是沒想到網易的酒量竟然差到一杯倒。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網易並不是喝醉了然後大吵大鬧那種。


雖然不是那種人,但還是會有些話語從網易口中說出。


句句不離騰訊,為什麼?因為騰...

#騰網

#微模畫(建模師x原畫師),微企微(QQx微信)(企是企鵝的意思)

#標題真的亂起的(挨揍

#啥奬啥業績時間啥的都是亂編!別在意哈!

#私設QQ是騰訊弟弟,騰訊喜歡叫他做天鵝湖(🌚💦?)

#我到底是嗑了什麼邪教冷門CP🌝




<酒杯落在地下,你再解釋,已是酒落慕起。>






網易剛剛去了在某間酒店辦的公司聚會,公司全部人不是不知道自己總裁的酒量差,只是沒想到網易的酒量竟然差到一杯倒。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網易並不是喝醉了然後大吵大鬧那種。


雖然不是那種人,但還是會有些話語從網易口中說出。


句句不離騰訊,為什麼?因為騰訊是他網易最大的競爭對手啊!


「啊啊啊!!」

網易喊了一聲,音量還挺大的,把坐在旁邊的建模原畫策劃仨嚇得不輕。

「網易你怎樣了?」

建模師問道。


雖然直接叫自己總裁全名是有點不尊重,但網易也不是那種對自己下屬特別苛刻的人,在自己人身邊可以叫自己本名,但在外人面前還是叫回總裁比較好。大家都明白理解,也尊重這個命令。


網易沒理他,只是抱著策劃道,

「策劃!!」

策劃感覺自己的耳朵彷佛炸裂般。

但畢竟是自己上司,也只好隨著。

「我在我在!怎麼了怎麼了?」

網易把策劃抱得更緊了,

「策劃你說!為什麼騰訊老是針對我!!明明上次遊戲最受歡迎大獎是他!還為什麼拼那每月業績跟我斗!!」

說著說著網易還竟然哭出來了⋯⋯


網易一邊說,策劃一邊應,模畫一邊哄。

網易就這樣一邊哭一邊抱著策劃說,策劃只好時不時「嗯」「對」兩聲給糊過去,還把他眼淚擦一擦,建模和原畫就拿點東西食物分散一下網易的注意力,還說一些安慰的話哄哄自家總裁。


這架勢還真挺像照顧小孩子的。

我好像感覺到策劃建模原畫他們心中的絕望。


「唉⋯⋯策劃,時間也不早了,我和原畫先回去了,免得明天沒精神,再見!」

「對了,你送網易回他家然後也回家休息吧,這都凌晨兩點了,再見啦!」

「嗯我知道了,你們回去吧,再見!」

然後建模和原畫就離開了酒店。


「啊我的總裁啊,你什麼時候酒醒啊⋯⋯」

策劃表示心累。


策劃因為要去停車場拿車,但帶著那麼大的一個網易也很是麻煩,索性叫他好好坐著等他回來。


策劃去了停車場,就只剩下網易自己一個人了。


「啊⋯⋯今天好像28號了吧⋯⋯我要回去加班⋯⋯今個月底業績報告絕對不能被騰訊超過⋯⋯」

網易就自己走出酒店,策劃説的話已經拋諸腦後了。











網易走著走著,看到一間公司,以為是自己的,但其實是騰訊的。


他就自己擅自走了進去,門前保安看是網易以為是要跟騰訊説事情,也沒攔住。


因為燈光暗,和眼前的碎髮擋住眼睛,所以保安沒看到他臉上的表情。網易身上的酒味消散了許多,不仔細聞還是不太聞得出來的。他走路的姿勢算是端正了,畢竟網易可是喝了酒也被灌輸儀表端莊觀念的。


前台服務員好像睡著了,沒注意到網易的到訪。





網易正走去升降機那就碰到騰訊。


騰訊扶著好像快要跌倒的網易,

「網易?你怎麼了?」

騰訊聞了聞,空氣中瀰漫著一陣淡淡的酒香。

“喝酒來了?”


網易一把抱住騰訊。

給騰訊嚇了一跳。


「策劃⋯⋯策劃⋯⋯」

網易喃喃道,把騰訊當成了自家策劃。

“唉⋯⋯竟然把我當成策劃了⋯⋯”

「嗯,我在。」

騰訊只好無奈承認。


「今天是不是28號了?」

網易看著騰訊道。

騰訊掏出手機看了看,

「嗯,對啊。」

「對了就行⋯⋯陪我加班⋯⋯」

網易拉著騰訊就往升降機那走。


此時騰訊滿是疑惑,

「等等等等!」,

「你為什麼要加班啊?」

網易此時有點委屈地說,

「為什麼?當然是要拼業績啊!我可不想業績再被騰訊搶去了!」,

「憑什麼每次都是騰訊!遊戲大獎是他,月底業績又是他!而我們每次都只是排第二!明明我們也很努力,卻每次都被他搶去風頭!」,

「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天都受到玩家的投訴,陰陽師有因為螢草暴擊小鹿男加強抽卡抽不到SSR,第五人格有發現Bug不出金光到底什麼時候有紫皮卡等等各種問題⋯⋯」,

「但是我們再怎麼做也超越不了騰訊⋯⋯」,

「到底憑什麼!!」

說著說著,他就哭了。


騰訊還饒有興趣地看著他,但聽著他那說還是有點心疼的,

「可是現在已經凌晨三點了,先回家好嗎?」

「不!~要!~」

網易特意拉長語調說,還奶聲奶氣的。


「乖,先回家,這些事明天再弄,再説你也喝酒了,精神狀態不好。」

雖然口口聲聲説是回家,但其實騰訊根本不知道他的家在哪。

「精神狀態不好我可以喝咖啡⋯⋯」

騰訊簡直無語又無奈,

「你就不會愛惜自己身體嗎?喝完酒再喝咖啡?會生病的。」

「為了業績,我可以的⋯⋯」

「唉⋯⋯」

騰訊見他不肯回家只好彎腰把網易抱起往大門走去。


「喂喂喂策劃你幹嘛!放我下來!我要趕業績!!」

「不回家什麼都不許做!」,

「網易先生,你好歹也愛惜一下自己吧,你要是生病了公司怎麼辦?」

「生病了還有建模原畫和策劃你啊,大不了硬撐著⋯⋯」

「你還硬撐著?活膩了想死?你知道有多危險嗎?」

「我知道⋯⋯」

「知道還硬撐著?」

「業績!這個月的業績我不會再被騰訊搶走了!!」

「嗯。」

騰訊笑了笑。

“我等著你的月底業績。”

「笑什麼!不許笑!我是認真的!」

「嗯嗯嗯不笑了~」




此時前台服務員剛睡醒沖了杯枸杞茶喝,但看到這樣差點把茶噴出來。

他有點懷疑這到底是不是騰訊和網易。


騰訊就這樣抱著網易走到車旁邊,網易其實挺輕的,對騰訊來説。網易也沒吵鬧,因為他已經有點困了。


騰訊把網易輕輕地放在了副駕駛座位上,他已經睡著了。


騰訊不知道他家在哪,只好把網易帶回自己家。









而我們的真策劃發現網易不見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喂,建模嗎?」

「是,怎麼了?」

「原畫呢?」

「睡了。」

「馬上把他叫醒!並且你們立即到公司,其他人不用叫,我不想太多人知道,事情到公司再聊,就這樣,掛了。」

「哦⋯⋯」

建模還沒反應過來策劃就掛了,在他「哦」的前一秒就掛了。




建模和原畫看到在大門等著他們的策劃,揮了揮手。


三人邊走進公司邊說。

「是有什麼事嗎?」

原畫揉了揉眼睛問。

「很大。」

「有多大?」

建模輕輕皺著眉問。

「關乎到公司的聲譽,你説大不大?」

「⋯⋯」「⋯⋯」




策劃辦公室內。


「什麼?!」*2

兩人幾乎同喊出來。

「你說網易不見了?!」

「噓你小點聲!」

「嗯⋯⋯」

「那怎麼辦啊?」

原畫語氣透露著焦急。

「⋯⋯還能怎麼辦,涼拌唄。」

「建模你別鬧!」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

「⋯⋯要不這樣吧,你們去附近找找看,我在公司打電話給網易和等你們。」

「好!」

「那電話聯絡,記住,千萬不能被騰訊他們知道!」

「嗯知道了!」








「看來你這家伙也有另外一面的啊,還挺可愛的。」

習慣了在戰場上的冷眼相待,不習慣背後柔弱的原先童真。

騰訊看著躺在床上的網易,突然啞然失笑。








十分鐘後。


「怎麼樣?有消息嗎?」

「沒有⋯⋯」*2

兩人搖搖頭道。

「那你呢?」

「我如果有就不會找你們啦!」,

「手機不是關機,但只是沒有人聽。」

「他應該是調靜音了吧⋯⋯」

「要不我們再打一次吧,最後一次。」

「只能這樣了。」







「噔~噔~」

突然響起一陣電話鈴聲,是網易的。

騰訊拿起看了看,是真策劃打來的,騰訊猶疑的一下,還是按下接聽鍵,一按就聽到對方極度著急地說,

「啊啊啊啊!!我親愛的總裁啊!!你在哪裏啊?你沒事吧?我們現在就來接你⋯⋯」

「停停停停!」

騰訊忍不住打斷對方了。

「啊?你是誰啊?為什麼總裁的手機在你那?你又有什麼意圖?」

騰訊對策劃的死亡連環問都快暈了。

「你冷靜一點⋯⋯你們總裁睡著了,別吵醒他了。」

策劃建模原畫互相看了一眼,睡著了?

綁架!

三人不冷靜了,一起對電話喊,

「你是不是綁架我家總裁了!!說!你到底是誰!!」

騰訊好無語。

三人看對方不說話,更著急了,

「喂!你好大膽子啊!我家總裁你也敢綁!」

「停!說了冷靜一下沒聽到啊!」,

「我不是綁匪,也沒有意圖,」

「我是騰訊!」

騰訊再也忍不住了。




此時三人懵了。

瞪大眼睛看了看對方。

“他說他是騰訊?!”

“我沒聽錯吧?!”

“聽聲音好像挺像的⋯⋯”

傳說中的用眼神交流。


騰訊聽對方沒有反應,以為嚇著了,便問了一句,

「還在嗎?」

「在在在!」

策劃反應快地回答。

「你,你說你是騰訊先生?」

原畫小心地問著。

「是的。」

「那為什麼總裁在你那的呢?」

建模清了清嗓子問。

「我還要問他為什麼無緣無故來到我公司呢。」

「啊?」

三人疑惑。


騰訊就這樣把一切都告訴了給他們三個聽。





「就是這樣,你們懂了嗎?」

「哦~懂了懂了~」*3

三人反復點頭道。

「我一直聽著,你們那邊好像有三個人?」

「嗯對啊,因為著急所以把建模和原畫叫來了。」

策劃説道,而建模原畫只是笑笑沒說話。

「啊我明白了。」


「要不我們把總裁接回來吧,這大半夜的,妨礙到您也不好意思⋯⋯」

「不用了,反正來都來了,不妨礙我的,明天早上我把他送回他公司就好了。」

欸?????

三人面容疑惑地扭曲了。

「那⋯⋯那好吧⋯⋯」

策劃打破安靜的氣氛。

「嗯,你們也早點休息吧,也很晚了。」

「哦⋯⋯」

然後就掛了。


「還沒想到騰訊有這樣的一面。」

原畫笑著說。

「或許是我們習慣了他在平常的一面吧。」

建模看著文件說。

「好了,都回家吧,現在真的很晚了。」

策劃看著他們兩個說。

「啊~我就不回去了~」

「吶~我也不回去了~」

策劃不解,問,

「為什麼啊?」

「那你呢?」

建模反問策劃。

「⋯⋯」

策劃沒說話。


「當然是趕業績啊。」

三人同時說出,把各自都惹笑了。










而騰訊掛了電話轉身一看,有個站著的身影,把騰訊嚇得差點暈倒。


看清了人影才知道是網易,等等,他醒來了?!

騰訊只好尷尬地說,

「網易你醒了啊⋯⋯」

「⋯⋯」

「怎麼了嗎?」

「⋯⋯」

怎麼有點不對勁。


騰訊正想走近看看又被一把抱住。

?????

”這又是搞哪出?“

騰訊心想著。


「策劃⋯⋯」

唉,人醒酒沒醒。

騰訊心中又是一陣無奈,

「嗯,我在。」

騰訊看網易迷迷糊糊的樣子,突然想出了一個點子。




騰訊把網易抱回床上,

「網易。」

「嗯?」

「你討厭騰訊嗎?」

「⋯⋯其實不討厭的⋯⋯但因為⋯⋯競爭關係⋯⋯」

「哦?」

騰訊挑了挑眉。

「有些時候我對他的態度反而當他是一個前輩⋯⋯」

“真是可愛。”

騰訊笑了。


「那騰訊有沒有地方你是喜歡的呢?」

「有啊!」

回答得還挺果斷。

騰訊又挑著眉托著頭笑著看網易。

「喜歡他的聲音⋯⋯喜歡他的氣質⋯⋯喜歡他⋯⋯」

「哦~你喜歡誰啊?我聽不太清楚~」

騰訊故意說。

「我喜歡騰訊!聽清楚了嗎!」

「啊~清楚了消楚了~」

騰訊笑得心花怒放,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說,其實騰訊早就對他有意思了。

「啊我吿訴你件事⋯⋯」

「嗯?是什麼?」

網易緩緩爬向騰訊那,把頭靠在他的肩上,

「策劃你千萬不能跟其他人說⋯⋯要是被我發現⋯⋯」

「嗯被你發現會怎麼樣?」

「被我發現就⋯⋯就把你調到建模原畫座位旁邊工作一個星期!讓他們吵架吵死你!⋯⋯」

「嗯哼。」


「⋯⋯」

騰訊看了看肩上的人,此時網易已經安靜地睡著了。

騰訊把他輕輕地放在床上給他蓋了蓋被子,自己也睡下了。


當他們睡覺的時候,還在努力工作的策劃建模原畫可是一刻都不曾松懈,他們也不想這個月底業績被騰訊搶去,不甘心自己永遠做第二名,他們也想風風光光地把第一名帶回來。


就是在這個不平凡又連續發生許多事情的凌晨⋯⋯

慢慢褪色⋯⋯


在天空露出那一抹晨光,啊,黎明了呢。

又要迎接新的一天了呢。





早上七點。


「啊⋯⋯好不容易畫完這幾張海報,好困啊⋯⋯」

原畫開始犯困了。

「我可不也是嘛⋯⋯把模型幾乎都建細節了一遍⋯⋯」

建模托著頭看著電腦道。

「唔,看看時間,早上七點了。」

策劃從茶水間拿著咖啡走出來說。

「啊?!七點了啊!」

原畫的睡意轉瞬即散。

「嗯吶。」

策劃指了指時鐘示意原畫看看。

「七點⋯⋯一起去吃早餐嗎!」

建模談到吃的兩眼就發光。

「啊好啊好啊!」

原畫馬上跑去建模旁邊談吃什麼。


「吃三文治好不好?」

「唔⋯⋯有點單調。」

「拉麵?」

「會不會太飽啊?」

「早茶?」

「⋯⋯原畫,你覺得公司餐廳會有嗎?」

「對哦⋯⋯」


策劃本來想對建模回一句「好啊」,但現在看來應該不用了。


什麼?問我為什麼他們沒有討論他們總裁網易先生?

因為啊⋯⋯


他們有吃的什麼都能忘記。







網易睜開了眼睛,卻被照進來的陽光刺著眼睛,網易只好瞇起眼習慣亮度。


而騰訊在幹嘛呢?他六點半就起床了,現在在廚房做早餐呢。


網易再一次睜開了眼睛,看到眼前的環境,慌了。在他認知中沒有一個人的家的環境是這樣。網易聽到有煮東西的聲音,他走出門外,去尋找這個聲音的源頭。


來到廚房外,網易看到一個背影,哎?這個背影怎麼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啊我想起了,這人的背影怎麼那麼像騰訊?”

網易站廚房外,但一直不敢向前走一步。

網易雖然這麼想,但否認了他心中的這個想法。

“騰訊怎麼可能在這裏呢?”


騰訊早就知道網易已經在廚房外站著的了,他轉身道,

「醒來了?」

網易嚇著了,沒想到還真是騰訊,

「嗯⋯⋯」

「冷嗎?穿件外套吧,就在沙發上。」

網易看了看向沙發上,

「哦謝謝⋯⋯」


騰訊端著兩碟早餐走去餐桌上,

「網易,過來吃早餐了。」

「哦好⋯⋯」


網易安靜地吃著桌上的早餐,他想問的問題太多了,但又不敢問。

騰訊看著網易的樣子,笑了笑,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網易。」

「啊是!」

網易下意識的抬頭看著眼前人。

「你沒有東西想問我的嗎?」

「呃⋯⋯」

網易在糾結,莫名感覺說出來可能會騰訊罵一頓。

「沒事,你就問吧,我又不會吃了你。」

有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唔⋯⋯我為什麼在這裏啊?」

「啊,我還要你為什麼無緣無故光臨我公司呢!」

「欸????」

網易有點懵。

「你昨晚喝酒了對不對?」

「啊對⋯⋯昨晚公司聚會來著。」

「你仔細想想昨晚的事。」

「唔⋯⋯啊對!昨晚本來是要回公司趕業績的!」

網易有點後悔把這句話說出來,對方可是騰訊啊!!

所以他只好假裝平靜地喝了口水。

騰訊被他這樣逗笑了,

「嗯哼,然後你以為我公司是你公司咯~」

網易此時欲哭無淚。

「再然後你就遇上我了,」

「啊我再想想昨晚發生什麼了~」

騰訊笑得如沐春風,網易尬得死在寒冬。


「啊對,某人一直在說要趕業績,然後這個月的業績一定要超過騰訊的話咯~」,

「本來喝了酒精神狀態就不好,卻死也要堅持著,還說喝酒配咖啡,」

「為了你的健康我只好把你帶回家了,其他的問問你那三個心腹大臣吧,他們會告訴你的。」

「欸?!他們也知道?!」

網易再一次懵了。

「嗯。」

騰訊點點頭。

「我我我去個洗手間⋯⋯」

網易此時臉上的紅暈肉眼可見。

騰訊只是笑了笑就進廚房洗餐碟了,

“之前怎麼都沒發現網易這麼可愛呢?”,

“啊真是,越來越喜歡他了。“


「騰訊,我⋯⋯我想回去了。」

網易把頭別過去問騰訊。

「好啊。」

騰訊拉著網易走進衣帽間。


「欸?!你拉我進來幹嘛?」

網易疑惑地問。

「你要不換套衣服吧,你這套西裝畢竟都穿了一天了。」

「啊⋯⋯」

騰訊突然一個轉身把網易壓在牆壁上。

「騰訊你幹嘛!!」

網易想要掙脫但不成功。

騰訊貼在網易的耳朵尖壓低聲音說,

「小可愛你昨晚可是很想讓人犯罪呢~」

耳朵尖是網易最敏感的地方,他推開騰訊臉紅道,

「誰允許你這樣叫我的!」

騰訊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笑著問,

「你換不換?」

網易不知道如果自己拒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直覺告訴他,但一定不是好事,

「我換就是了⋯⋯」


兩人坐上車後,話也少了很多,因為騰訊要駛著車,網易雖然酒醒了,但還是有點暈暈的,所以就閉上眼睛歇一歇。





早上八點。


策劃建模原劃在公司餐廳吃著三文治,啊,是公司三文治。


「這都幾點了啊,網易怎麼還沒回來啊⋯⋯」

原畫捧著一杯熱牛奶道。

「應該快到了吧⋯⋯」

建模吃三文治道。

策劃只是一直在喝手中的奶茶。


這個時間公司裏的人們差不多都來上班了,公司頓時熟鬧了起來。


不經不覺騰訊他們已經到了公司了,但網易並沒有察覺,原來他已經睡著了。

騰訊看他睡著了就直接打橫一抱抱了出來,網易感覺到身體懸空著嚇得他醒來,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雙重驚嚇,馬上對著騰訊大聲喊,

「騰訊你幹什麼!放我下來!那麼多人看著呢!」

騰訊沒理他,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去網易的辦公室。

在辦公室的途中,還剛好碰到從餐廳回來的三人,騰訊就只是對他們笑了笑就走了。

呆在原地的三人面面相覷。


「剛剛⋯⋯我有沒有看錯⋯⋯」

原畫呆在原地看向旁邊兩人。

「你沒有看錯⋯⋯」

建模假裝冷靜吃一口三文治。

「騰訊抱著網易往辦公室走去⋯⋯」

策劃使勁吸了一口奶茶。

「還對我們笑了!!」*3

三人互相注視著對詫異地喊。


網易看到策模畫看到他堪稱狼狽的樣子掙扎的更厲害了,

「騰訊!!!」

「嗯我在。」

騰訊依然笑意盈盈。

「放!我!下!來!」

網易異常兇狠地説⋯⋯雖然也不是很兇狠。

在騰訊眼中就是一隻炸毛小貓而已,

「不放。」

「放!」

「再吵吃了你。」

騰訊彎下身子看向網易,兩人的臉距離連五厘米都沒有。

網易不習慣與人這麼近距離對視,臉「唰」一聲地就紅了,只好乖乖服從了。


騰訊進到辦公室裏才肯把網易放下。

網易彷彿卸下一塊千斤重的大石,舒嘆了一口氣。

「騰訊!」

「嗯怎麼了?」

「誰允許你抱我的!」

「我允許的。」

「⋯⋯你!」

網易頓時語塞。


騰訊看了看手錶,

「啊已經八點了,要回公司了,小可愛,我要先走了~」

「⋯⋯哦。」

網易托著腮看著文件應道。

「怎麼?捨不得我走?」

騰訊故意湊到網易面前問。

「沒有!」

騰訊笑著看他裝作沒事但耳朵爆紅的樣子。


「叮!」

一陣訊息聲。

是網易的手機傳來的。


兩人同時看向手機。

網易拿起手機,皺了皺眉,

「然後我要去開會了,別在這裏鬧啊!」,

「⋯⋯要回公司趕緊回⋯⋯」

在說這句的時候網易莫名耳朵尖紅了,然後他就推開辦公室門往會議室走去了。


騰訊的意識還停留在他看向網易手機的那瞬間。

騰訊看到他的壁紙。

是某一次阿里巴巴邀請各公司參加宴會中騰訊站在香檳杯疊塔旁拿起一杯香檳的時候。

“沒想到被他給拍下了。”


策模畫三人八卦好奇的心激發了,於是三人偷偷在網易辦公室外偷聽了起來。


偷聽完他們的心是複雜的。


昨天晚上他們一定有故事。

這是模畫兩人的結論。


而策劃則是去泡了杯檸檬茶。

還生無可戀地喝著。



騰訊坐在辦公室,想著昨天的事情,這事情的發展越來越有趣了。

“真是,越來越喜歡他了。”

騰訊看著窗的風景想到。


「叩叩——」

誰敲門?

「進來吧!」

騰訊把思緒拉回來。

「是我!」

那人推開門道。

騰訊一看,喲,自家弟弟QQ來了。

「哎呀?是什麼風將天鵝湖給吹來了?」

「別鬧,我有事找你!」

QQ瞪著騰訊。

騰訊看弟弟難得的認真,自己也不調戲他了,

「什麼事啊?」

「你昨晚是不是把網易帶回家了?」

「woc你這消息還真靈通。」

「你別管就是了。」

「⋯⋯對啊,怎麼了?」

「你還問我怎麼了!」,

「你有沒有對他做些什麼?」

空氣突然安靜。

「⋯⋯」

騰訊突然尷尬,

「你這天鵝湖腦子都是些啥呢!」

「有沒有!」

QQ突然執著。

「當然沒有!」

「啊那就好。」

「咋啦?」

「沒咋,只是怕他來投訴而已。」

「滾吧你。」

騰訊狠狠地對QQ白了一眼。


「對了你月底那個業績⋯⋯」

「讓給網易。」

QQ話還沒說完就被騰訊打斷了,打斷就算了,重要的是他打斷的話那麼猛,

「大哥我話都還沒說完啊,」

「等等,woc你說你要把業績讓給網易?!」

「嗯。」

「你清醒一點!」

「我很清醒,畢竟搶了那麼多次業績。」

「好像也是哦⋯⋯」,

「哎不是!搶業績很正常啊!這是一個戰爭的世界!」

騰訊想起昨天網易來公司鬧的時候,緩緩吐出一句,

「你不會懂的。」

「啊我不懂,我不懂,那你可以贏的一局為什麼要輸呢?」

QQ都快瘋了。

「⋯⋯因為要把你嫂子撈過來。」

「⋯⋯??」

這次QQ是真的不懂了。


「來,我打個比喻。」

「啊?」

「來形容我現在的處境。」

「哦。」

QQ聽著好像有點複雜。

「業績和微信,你會選擇哪一個?」

「⋯⋯微信。」

「就是嘛,業績和網易我也是選網易。」

「好吧我懂了,那你出啥事別找我就行。」

「要走了?」

「嗯,去找微信。」

「天天去找微信好歹也管管自己公司啊天鵝湖!!」

「哎呀知道了!!」










網易看著策模畫三人,他們的黑眼圈深到跟黑色差不多了,

「哎你們三個。」

「啊怎麼了?」*3

三人同時問網易。

「你們昨天幹嘛去了?那麼大個黑眼圈。」

「唉⋯⋯」*3

一陣淒涼的嘆息。

「怎麼了嘛?我昨天鬧啥鬧到你們了?」

三人想了想,既然網易也這麼問了,還是說出來吧。

「首先。」

「當策劃發現你不見的時候,內心是崩潰的。」

「然後策劃就馬上打電話給我和建模,叫我們回到公司。」

「在公司,我叫建模和原畫去附近找找看有沒有你的蹤影,我在公司打電話給你和等消息,但你一直都沒接聽,但也不是關機。」

「我和建模回到公司的時候,告訴策劃沒有綫索的時候。」

「我建議策劃再打多一次,真的不行就在公司等你回來。」

「當時也沒有辦法,所以只好再打一次。」

「打是打通了⋯⋯」

「但沒想到對方是騰訊⋯⋯」

「騰訊說會把你送回公司,那我們就放心了。」

「結束完這些事後已經三點幾了,我們也沒有回家。」

「索性把業績趕了,把第五人格Bug修了,把設計上的東西補了。」

「然後就做到現在。」

「嗯就這麼多。」

三人還是沒把騰訊誤認綁匪的事說出來。

想想都尷尬。


網易聽著有點亂,但還是明白的。

看著他們憔悴的樣子,要不給他們放個假吧,畢竟自己也有責任的,

「你們放個三天假吧⋯⋯你們看上去很累的樣子⋯⋯」

「啊真的嗎?!」

三人頓時精神奕奕。

「嗯⋯⋯我也不知道我酒量那麼差啊⋯⋯」

「那我們是不是⋯⋯」

建模小心翼翼地問。

「嗯,你們走吧,公司有我處理就行。」

「啊!終於可以放個假了!」

原畫拉著建模就往外跑。

只有策劃還在原地,

「可是⋯⋯」

「別可是了,輕鬆一下不好嗎?」

「不是這個⋯⋯」

「啊?那是哪個?」

「我們一走,就等同於沒了三個重要人手,只有你一個,真的可以嗎⋯⋯」

「可以的啦,反正只有三天而已嘛,快走吧。」

「那月底業績⋯⋯」

「哎喲真的可以啦!沒了你們我又不會死,走吧走吧!」

「唉好吧。」


策劃也走出了公司。


「哎⋯⋯難得耳根清淨一下,嗯!加油趕業績!」

網易抱著這股勁硬是坐在辦公室裏埋頭工作了八小時。





下午五點。


「啊不行了好累啊!」

網易整個人趴在桌子上,深刻地知道了沒了策劃建模原畫是有多慘。

網易拿起手機看看,心想,

“不知道昨天我有沒有把喜歡他的事情說出來呢。”







第二天早上八點。


網易拿著一個袋子走向公司⋯⋯

走向騰訊的公司。


袋子裏的東西是昨天騰訊借給他西裝的袋子。


網易走進公司也沒什麼異常,但總覺得那個前台服務員笑得有點滲人。

詢問了騰訊的辦公室在幾樓便往電梯那走去。


網易低著頭想到底待會兒見到騰訊要說什麼呢?

“直接把袋子給他說’這是你的西裝,還給你,沒事我先走了。‘“,

”然後就走?“,

”不行不行,那樣太冷漠了,顯得我不近人情好像又不太好⋯⋯”

網易搖了搖頭。


網易直接走進電梯,

「啊!」

然後直接撞到一個人,

「對不起對不起!⋯⋯」

網易抬頭一看。

欸怎麼是騰訊?!

網易有點慌。

「哦?小可愛怎麼來了?又喝醉了然後光臨本公司趕業績了?」

騰訊挑了挑眉笑著看著網易。

「沒有!」

網易瞬間炸毛。

「啊我知道了~是小可愛想我了?」

「不是!」

網易臉紅轉身正準備走就被騰訊拉進懷裏,

「所以是什麼呢?」

網易徹底慌了,說話都結結巴巴的,

「你你你⋯⋯幹什麼!」

「我問你啊~」

「別這樣⋯⋯電梯裏有監控⋯⋯」

「好啊,那我們在辦公室說。」

騰訊一臉不懷好意地說。


「叮!」

電梯來到了騰訊辦公室的那一層。


某企鵝正準備回來公司拿在昨天落在騰訊辦公室裏的一份文件的時候就看見騰訊抱著網易往辦公室走去。

QQ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看騰訊。

“這嫂子撈的不錯。”

騰訊只是微笑看著QQ,笑中有意。

“當然,我可是你哥。”

真是心有靈犀。


進到辦公室裏,網易先發話,

「吶,這是你的西裝,還、還給你⋯⋯」

網易拿起袋子放在桌子上。

騰訊直接把網易從背後壓在桌子上,

「網易。」

「怎、怎麼了?」

網易看著騰訊突然認真的樣子有點緊張。

「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我?」

欸??!!!

「啊那個⋯⋯西裝我已經送來了⋯⋯我、我就先走了⋯⋯」

網易推開騰訊打算離開。

但騰訊直接把網易壓在門上,還反鎖了,

「是不是。」

騰訊的語氣嚴肅了許多。

網易沒辦法,只好承認,

「對、對啊⋯⋯」

「噗。」

騰訊笑了。

「欸你笑什麼!」

網易有種被人耍了的感覺。

「網易你知道嗎,在你喝醉的那天晚上,我曾問過你討不討厭我,你的回答是,」

「『我不討厭騰訊,因為我喜歡他。』」

網易聽完之後臉突然紅了起來,騰訊看著只是笑了笑,

「我喜歡你很久了,網易。」

網易一臉不敢置信。

「你願意接受我嗎?」

網易沒說話,只是輕輕往騰訊的臉頰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

“我願意啊。”









時間一過,一個星期過去了。


大清早的,原畫拿著一份像是文件報告的東西在公司裏大喊,

「建模!策劃!網易!」

「搞什麼啊那麼大聲。」

建模繼續搞著手中的資料報告。

「原畫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

策劃從茶水間走出來,捧著一杯玄米茶。

「怎麼了,我從房間裏都聽到你喊。」

網易拿著一碟還沒吃完的早餐從房間走出來問。


「嘿嘿~好消息!月底業績報告出來啦!」

三人馬上放下手上東西衝向原畫旁。

「是什麼是什麼!」

「怎麼樣了!」

「我們是第一嗎!」

原畫看著他們着急的樣子,聳了聳肩,

「不知道呢,我還沒看,打算一起看的。」

「那快點打開吧!」

「希望我們的努力是有回報的!」

「一定要拿下騰訊的第一!」

「呀加油!!」*4


原畫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那個公文袋,大家都把視線放在總評估分數上。


「騰訊分數90⋯⋯」

網易喃喃道。

「網易分數95!!」*4

四人開心得跳起來。

「啊我們拿下第一了!!」

網易異常感動。


騰訊看著報告,笑了笑,沒說話,然後就把它放在一邊了。







為了記錄這歷史性的一刻,開了場慶功宴。


網易吸取了上次的經驗,這次一定不喝酒了。

策建畫他們似乎達成了一個協議,一定不讓網易碰酒。


慶功宴晚上九點才完結,人們都陸續離開了,策建畫三人見網易沒喝酒,也都放心離開了。


網易發了條訊息給騰訊,

「還在公司嗎?」


那邊的騰訊正收拾東西離開的時候就收到網易發來的訊息,

「嗯,還在。」


「我要來找你!」

「哦?想我了?」

「不是!我有話要跟你說!」

「好吧,我等你。」


網易喜滋滋地往騰訊公司走去。


「叩叩——」

兩聲清脆的敲門聲。

「進來吧小可愛。」

騰訊早就猜到門外的是網易。

網易笑嘻嘻地推開門。

「小可愛看來心情挺好啊,是怎麼了?」

網易把業績報告拿出來朝騰訊晃了晃,

「嘿~我業績第一了!終於拿回來了!」

騰訊走上前拿著報告看了看,

「嗯~真的很厲害呢~」

騰訊突然摟著網易的腰,貼著網易的耳朵壓低聲音說,

「月底業績做完了,那我們來做些正經事吧。」



<習慣你的冷面,卻遇上酒,已是冷融愫結。>








---------------*

我覺得前台服務員小姐姐很可以(誤


Swing
一种有意思的生活。

一种有意思的生活。

一种有意思的生活。

Swing
慧心親善,明目景行。

慧心親善,明目景行。

慧心親善,明目景行。

Swing
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