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模糊

3965浏览    813参与
易水云魍
真相总会被模糊的,发散的,朦胧...

真相总会被模糊的,发散的,朦胧的,虚幻的表象覆盖。不去戳破那一层,你永远看不到底下隐藏着什么。

真相总会被模糊的,发散的,朦胧的,虚幻的表象覆盖。不去戳破那一层,你永远看不到底下隐藏着什么。

winsiontam95
睡前随拍…… 手机摄影 摄影@...

睡前随拍……

手机摄影

摄影@winsiontam95 

睡前随拍……

手机摄影

摄影@winsiontam95 

鸿澜先生™

18年画的鸤桕社前身,当时鸤桕社还叫空(间)间(史)组。

完成一下当时的设想。(梅子黄时雨片段九)

18年画的鸤桕社前身,当时鸤桕社还叫空(间)间(史)组。

完成一下当时的设想。(梅子黄时雨片段九)

璆鸣

“周末我要出去一趟。”

“你去哪?老实在家待着吧。”

“必须要去的,来不及了。”

“去哪?”

“。。。。。。。。”

“我见过你奶奶。”

“。。。啊?”

“就在上半年,一个黑黑矮矮的老妇人”

“不可能,你甚至还没认识我”

“她生了很重的病,步履蹒跚。”

“你怎么知道”

“我说了,见过”

“好吧”

“。。。。。。。。。”

“所以你到底去哪?要去多久?”

“很快的,很快了。”

“那地方远吗?”

“嗯,要一年。”

“什么一年?你不是说很快?”

“很快了”

“把话说清楚!!”

“。。。。。。。。。”


“周末我要出去一趟。”

“你去哪?老实在家待着吧。”

“必须要去的,来不及了。”

“去哪?”

“。。。。。。。。”

“我见过你奶奶。”

“。。。啊?”

“就在上半年,一个黑黑矮矮的老妇人”

“不可能,你甚至还没认识我”

“她生了很重的病,步履蹒跚。”

“你怎么知道”

“我说了,见过”

“好吧”

“。。。。。。。。。”

“所以你到底去哪?要去多久?”

“很快的,很快了。”

“那地方远吗?”

“嗯,要一年。”

“什么一年?你不是说很快?”

“很快了”

“把话说清楚!!”

“。。。。。。。。。”


QQQQ

命运

来吧

用我的眼睛去看向那里

看向阴谋与诡计的战场

我的瞳孔是星球与彼方

若是意志存在

灵魂不会等待消亡

来吧

让死亡扼住远方的喉咙

一个没有名字的存在

无人知晓的渺小的存在

将告诉傲慢的人们

祂的存在的力量

用时间来证明

那些挥洒在土地上的燃烧的红色

这份诚挚是何人在守护

那漫长时光累积成的长河

尽头是怎样的辉光

来吧

就让你们信仰的主来制裁

制裁你们沾满鲜血的双手

与被污秽蒙蔽的双眼!

最后用那张载满谎言的嘴告诉我

头顶皇冠的是何人!

来吧

用我的眼睛去看向那里

看向阴谋与诡计的战场

我的瞳孔是星球与彼方

若是意志存在

灵魂不会等待消亡

来吧

让死亡扼住远方的喉咙

一个没有名字的存在

无人知晓的渺小的存在

将告诉傲慢的人们

祂的存在的力量

用时间来证明

那些挥洒在土地上的燃烧的红色

这份诚挚是何人在守护

那漫长时光累积成的长河

尽头是怎样的辉光

来吧

就让你们信仰的主来制裁

制裁你们沾满鲜血的双手

与被污秽蒙蔽的双眼!

最后用那张载满谎言的嘴告诉我

头顶皇冠的是何人!

QQQQ

影落

“你看见了什么?”

阳光如轻纱般笼罩着,樱花树下,蓝发的男子浅笑着,粉白的花瓣吹落在他的衣袍上,如画。

“我看见了一个影子。”

我用手托着头,看着他,又好像是在越过他看另一个人,一个金发的男人,穿越了漫长的时光,身后是血,身前是光,他前进的尽头是一个女孩,一个白发的女孩,她站在光里,如此的遥不可及。

“你看见的,是我,还是他?”

男子拿起茶盏放在我的手边,一朵樱花悠然的漂浮在碧绿的茶水上,我注视着那灿烂的绿色,那让我想起了他的双眼。

我再抬头看向男子,这次,看见了漫天的白鸽,火焰,紧接着,是蓝天和白云,阳光像剑一样直射下来,投射在他身上。

他身披铠甲,像个英雄。

“是你。”...

“你看见了什么?”

阳光如轻纱般笼罩着,樱花树下,蓝发的男子浅笑着,粉白的花瓣吹落在他的衣袍上,如画。

“我看见了一个影子。”

我用手托着头,看着他,又好像是在越过他看另一个人,一个金发的男人,穿越了漫长的时光,身后是血,身前是光,他前进的尽头是一个女孩,一个白发的女孩,她站在光里,如此的遥不可及。

“你看见的,是我,还是他?”

男子拿起茶盏放在我的手边,一朵樱花悠然的漂浮在碧绿的茶水上,我注视着那灿烂的绿色,那让我想起了他的双眼。

我再抬头看向男子,这次,看见了漫天的白鸽,火焰,紧接着,是蓝天和白云,阳光像剑一样直射下来,投射在他身上。

他身披铠甲,像个英雄。

“是你。”

男子的眼睛如鹅卵石那般温润,又泛着宝石那样的奢华。

眼前人和他是不一样的,我很清楚。

“旅者,你说你去过许多的世界。”

他姿态优雅,举止得体,他的头发像是小溪混着大海的流水,波光粼粼。

“他所在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

我望向他的身后,舞台是红色的,聚光灯已经被全部打碎了,只剩一个石制的墓碑立在中央。

墓碑上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留下,随风而来的樱花,正层层叠叠的飘落在墓碑的周围。

墓志铭太短,而此生太长

舞台上戏角无数,唯一的自我却存在于谢幕之后

“......他所在的世界,像纸飞机。”

一架并不是那么完美的纸飞机,飞机刚起飞的时候掉在了地上,但它会一次再一次的起飞。

巨大的光之树上,无数的树枝分叉,延展,无数的道路从树上散开,金色的辉光照的人睁不开眼。

最后,这棵树逐渐变成了眼前的樱花树,而那个站在树前的男人的身影与眼前人的影子逐渐重合。

我摇摇头,端起了茶杯。

他平静的注视着我,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我的眼睛。

在那里倒映着的人,正与外来的旅者一同坐在樱花树下。

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时刻。





阿怡公主
看东西扭曲变形,是怎么回事?
看东西扭曲变形,是怎么回事?
QQQQ

我们

不用戴面具的

不用担心对方心情的

没有隐瞒

但性格又不同的我们

喜好相似的我们

彼此爱着的我们

永远

永远

在一起

没有利益的纠葛

不用保持形象

都不是完美的人

都知道对方的任性

都知道对方有多坏

也会争吵

也有意见不合

但心从没分离

也会分开

但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

彼此爱着

分离便不会完整

对彼此拥有无限的耐心

我们永远

永远在一起

不用戴面具的

不用担心对方心情的

没有隐瞒

但性格又不同的我们

喜好相似的我们

彼此爱着的我们

永远

永远

在一起

没有利益的纠葛

不用保持形象

都不是完美的人

都知道对方的任性

都知道对方有多坏

也会争吵

也有意见不合

但心从没分离

也会分开

但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

彼此爱着

分离便不会完整

对彼此拥有无限的耐心

我们永远

永远在一起

QQQQ

他拉着琴弦

看冬天万丈雪山被春融化

他从黑暗处仰视

光辉如利剑刺穿新芽

他登上顶端

巨龙的胸口处烈焰滚烫

他把筹码与纸牌散落满地

咽下阴谋与绝望

初羽于阳光下闪光

他于另一双漆黑的眼中观望未来

并甘愿替其浅尝死亡

悲伤是苦的

他踏着诗而来


他拉着琴弦

看冬天万丈雪山被春融化

他从黑暗处仰视

光辉如利剑刺穿新芽

他登上顶端

巨龙的胸口处烈焰滚烫

他把筹码与纸牌散落满地

咽下阴谋与绝望

初羽于阳光下闪光

他于另一双漆黑的眼中观望未来

并甘愿替其浅尝死亡

悲伤是苦的

他踏着诗而来


LIIL1

真的真的很有高级感,你要看到最后!微信背景图(二)

这里LIIL1~欢迎关注吖

红心可拿

我真的太不容易了,期中考的特别差,还敢来更新

真的真的很有高级感,你要看到最后!微信背景图(二)

这里LIIL1~欢迎关注吖

红心可拿

我真的太不容易了,期中考的特别差,还敢来更新

QQQQ

野兽为何为花而喜悦

那美丽的人偶

如宝石般璀璨

他踏着溪水而来

双眼如晨光的露珠

他与林间的群兽一同奔跑

他与六足的神羊一同嬉戏

他拥有女人的娇美的面容

与男人的强壮的躯体

风给予他速度与智慧

大地给予他如山的力量

他一圈圈的围绕着那黄金的国度奔跑

他眺望着,等待着

直到遇见他未来的敌人的模样


那美丽的人偶

如宝石般璀璨

他踏着溪水而来

双眼如晨光的露珠

他与林间的群兽一同奔跑

他与六足的神羊一同嬉戏

他拥有女人的娇美的面容

与男人的强壮的躯体

风给予他速度与智慧

大地给予他如山的力量

他一圈圈的围绕着那黄金的国度奔跑

他眺望着,等待着

直到遇见他未来的敌人的模样


梦想咕_

嘿嘿好喜欢这种手机自己拍出来的照片啊‎|•'-'•)و✧

嘿嘿好喜欢这种手机自己拍出来的照片啊‎|•'-'•)و✧

achiu
【速度的模糊是糊涂】眼前的模糊...

【速度的模糊是糊涂】眼前的模糊是速度,心中的模糊是糊涂。“孔子发现了糊涂,取名中庸;老子发现了糊涂,取名无为;庄子发现了糊涂,取名逍遥;墨子发现了糊涂,取名非攻;如来发现了糊涂,取名忘我。世间万事惟糊涂难也。有些事,问的清楚便是无趣。佛说,人不可太尽,事不可太尽,凡事太尽,缘份势必早尽。所以有时,难得糊涂是上道。 ” (手机拍于天津西到太原南的高铁上,发于山西岢岚)

【速度的模糊是糊涂】眼前的模糊是速度,心中的模糊是糊涂。“孔子发现了糊涂,取名中庸;老子发现了糊涂,取名无为;庄子发现了糊涂,取名逍遥;墨子发现了糊涂,取名非攻;如来发现了糊涂,取名忘我。世间万事惟糊涂难也。有些事,问的清楚便是无趣。佛说,人不可太尽,事不可太尽,凡事太尽,缘份势必早尽。所以有时,难得糊涂是上道。 ” (手机拍于天津西到太原南的高铁上,发于山西岢岚)

FishLy

模糊的故事

“我给你讲个故事。”


离奇的梦?一段别人的过往?还是一如既往毫无头绪可言的胡言乱语?

编造着故事,虚无缥缈的东西从他嘴里诞生。


“很好笑吧,我也是那么觉得。”


不是这样的,他以前不会说谎。严格来说这算不上谎言,只不过是把自己变成故事来向别人讲诉。

没有人会明白他的痛苦,也曾寻求过帮助……但是没经历过的又怎么会懂呢?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表达遗憾。

而且时间还不会冲淡一切。

他扫除不了自己的痛苦,堆积着,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很多人敲过门也试图接近他希望自己能提供帮助。


“有什么事吗?”


 他开门微笑着问道,事实上他烦透了但不能表现在脸上,不能被别人发现...

“我给你讲个故事。”


离奇的梦?一段别人的过往?还是一如既往毫无头绪可言的胡言乱语?

编造着故事,虚无缥缈的东西从他嘴里诞生。


“很好笑吧,我也是那么觉得。”


不是这样的,他以前不会说谎。严格来说这算不上谎言,只不过是把自己变成故事来向别人讲诉。

没有人会明白他的痛苦,也曾寻求过帮助……但是没经历过的又怎么会懂呢?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表达遗憾。

而且时间还不会冲淡一切。

他扫除不了自己的痛苦,堆积着,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很多人敲过门也试图接近他希望自己能提供帮助。


“有什么事吗?”


 他开门微笑着问道,事实上他烦透了但不能表现在脸上,不能被别人发现那些肮脏的思想否则和平又会被打破。

曾经发生过,有人进来过但他做错了,最后在事态失去控制后他让那个人离开越远越好,别再跟自己有任何瓜葛。

他把关于那个人的记忆掩埋在痛苦中,警告自己不要去触碰,他做到了。但是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一副不属于他的眼镜。

无意中他看到了金色……他想起了一些早已模糊的对话。阳光下的那副眼镜在闪闪发光,那它的主人是谁呢?


模糊的身影

模糊的记忆

破碎的面孔

支离的语言


或许是曾经的某个人落下的?他思考着,好像他说过什么来着。


“事……真的……也……”


影子帮助他忘记这些事,忽如其来的耳鸣打断他,有东西在胃里翻腾顺着食道往上爬。随着剧烈的呕吐,大坨蛆虫伴随着腐肉被吐了出来带着浓重的血腥味。

密密麻麻蠕动着的活蛆。

对面的镜子里他的脸扭曲起来,树枝从身体里爆出生长着透过了镜子抓住他的肩膀。


“帮帮我,为什么抛下我?”


他尖叫着砸碎玻璃,那颗跳动的心跟着玻璃一起碎掉。有东西在啃嗜他的身体,他跌倒在碎片上剧烈的疼痛令他清醒。

原来一切只是他的幻想,看着紧锁的门长舒一口气。对面的镜子也完好无损,不过有一点很奇怪镜子里面并没有他的身影空空荡荡的。

他看不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和那些细小的枝芽。

端起一旁的餐碟上面乘着发绿的腐肉,他小心翼翼地往嘴里送着。

敲门声又响了。


开门看到的却只有一个背影,有那么一瞬他恍惚看到那个金色的眼镜框架。


“奇怪的人……”




沙龙茶

遂改之

这个图糊怎么可以没有!

p2是最初的简陋版

p3是原图

遂改之

这个图糊怎么可以没有!

p2是最初的简陋版

p3是原图

豆浆混点奶
是真的!!终于找到镜头模糊的形...

是真的!!终于找到镜头模糊的形状了

是真的!!终于找到镜头模糊的形状了

medl2ey39bb
哈哈,大中午的竟在搞糊(姿势有...

哈哈,大中午的竟在搞糊(姿势有参考)

哈哈,大中午的竟在搞糊(姿势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