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模联

5547浏览    177参与
我罗老板的南小樱

【模联设定原创BG】

拖更太久真的抱歉!名学等我考完final就来!


主要是今天和同为模联人的美女宝贝在晚自习开脑洞就开了一些神奇的新东西


可能开始写几篇原创bg模联设定


其实就是太想开会了(不

拖更太久真的抱歉!名学等我考完final就来!


主要是今天和同为模联人的美女宝贝在晚自习开脑洞就开了一些神奇的新东西


可能开始写几篇原创bg模联设定


其实就是太想开会了(不

昨夜梦影

[奥威尔同人] 代表老大哥的福利...(1)

 (模拟联合国背景,虚构《1984》为真实历史。主角试图嫖作家的故事,可能可以称为乙女向,虽然主角不一定是女的......)


 "你是对的,我错了。"

  我放下笔,感觉如释重负。

  我将纸条折好,举到空中晃了晃。志愿者过来取走意向条,她展开看了一眼,俯到我耳边低低地提醒:"你这样是解决不了危机的。"

  这是我的全部勇气了,我不再有勇气,我不再有勇气举起国家牌,不再有勇气在会场上说出一个字。

  "就这样吧。"我乞求志...

 (模拟联合国背景,虚构《1984》为真实历史。主角试图嫖作家的故事,可能可以称为乙女向,虽然主角不一定是女的......)


 "你是对的,我错了。"

  我放下笔,感觉如释重负。

  我将纸条折好,举到空中晃了晃。志愿者过来取走意向条,她展开看了一眼,俯到我耳边低低地提醒:"你这样是解决不了危机的。"

  这是我的全部勇气了,我不再有勇气,我不再有勇气举起国家牌,不再有勇气在会场上说出一个字。

  "就这样吧。"我乞求志愿者。

  深绿的桌布、半空的矿泉水瓶、精致到国家名泛着金属光泽的国家牌、圆形会场最中心一环的席位,除了陌生,没有给我一丝慰籍。我只想沉默。

  "大洋国领袖!"

  我条件反射抬起头,主席把我加进了主发言名单,毫无争辩余地。

  友爱部在写作业,胜利部沉迷钢铁雄心,富裕部睡了,原真理部,在心里骂临时退会的前任。

  我只是一条咸鱼,做不了老大哥。

  放眼望向会场,整整两个国家的代表团,即将分崩离析的世界格局,前任留下的危机......

  就在我国前任领袖要走前的那个会期,他绕过我直接下令发行最新版新话词典,并且即日起全国上下强制只允许使用新话。

  很好,他走了,全完了。

   就在新话词典印发当晚,局势更新写道,从无产者聚居区直到胜利广场,一夜之间张帖了上万份传单,传单上只有一个词——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盖住了老大哥。"

  据查实,这件事的组织者很可能是一个叫"艾里克-布莱尔"的作家,曾在真理部供职,外围党员。

  "布莱尔..."我点指屏幕上这个名字,我认得此人。

  局势中心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这正是乔治-奥威尔的真名。

  我屏住呼吸,收紧着肌肉向友爱部扭过头去,很高兴地看到她正和某道数学题缠斗。我抽出一张空白纸条,恭恭整整地写下:

From大洋国领袖

to艾里克-布莱尔阁下

我想与您见一面,我们得谈谈。

 

   主发言名单排到我,我磕磕巴巴说了几句套话,魂却已经不在会场。我设想局势中心的哄笑,主席团的嘲讽,以及下一轮局势更新时"老大哥被反动作家拒绝"的新闻,仍幸兴友爱部对会场毫不关心。

  作家言论的危险性,历史已经证实。我们会议次元世界的崩塌,除了自然灾害、战争、权力内斗这些基本原因,还有一剂催化——对思想的失控。这一失控的造就者之一笔名为"乔治-奥威尔",他天才的灵活洞鉴和战士的勇气让他从思想警察眼皮底下求得生存。在英社垮台同一年,他死于肺炎。他没能呼吸自由的空气,但他那叫人透不过气的书留存下来。

  那本书专制,我越是查阅历史上的大洋国越是发现,他所写那种思想控制在实践上不大可能——至少从友爱部出来的人有中自杀者。但是,以自由为名的专制是警钟,当人们随他一行一行地下去,当油腻阴沉的大气捂住人的口鼻,人们晃然明白有些东西是可能失去的,是可以被闷死的。他是怎样令人生畏,就是怎样不可或缺,就是怎样让人们知道去捍卫,醒过来。

  如果历史上的老大哥有第二次机会,这个布莱尔将被当成主要威胁铲除。我现在处在这个位置,就应该拉上友爱部,让思想警察倾巢出动毁掉他的一切。

  可我没有。

  当日会期结束后,主席把我叫到房间批了一顿。他问我"你到底想干什么?"除掉一个作家只是一句话的事,而我却非要绕无数个弯路。

  "我不能干涉你的行动,"可敬的主席语气缓和下来,"但是你这么玩,是破坏了模联的规则,是不负责任的。"

  我不敢抬头看他,但这不是说我听进了他的话:"您曾经告诉过我,在模联会场上,一定要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主席,我从没有一刻比此时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那是你自己想要的不是老大哥想要的。"

  "我知道!"我声音梗咽,不能再说话了,只得向主席快速鞠躬,逃命似地离开主席的房间。

  靠在走廊的墙上,没来由的激动夹杂着酸楚从心口漫上脸颊。我该如何向您解释这种感觉?我触到模联游戏的禁区,我的行为当受指责,我的动机完全不通,这是放弃自己代表的国家利益,这是背叛我的立场; 可是多么讽刺,我停止"共情"和"换位思考"这一学习过程,是为了自己的良心。没有奥威尔在某个八月对我精神施虐,我就不再是我,我不再会思考,不再会问很多事是否正当,不再去要极力悍卫那个叫"自由"的奢侈因子,也不会分清"必要"和"应当"的不同了。我在他字里行间看到了神明,如此专制,如此暴虐成性,如此刻薄如刀锋,又如此——不可获缺。

  "够了!"我将权杖掷在地上,"让国家分崩,让人民起义,让英社灭亡,让我自己上断头台或绞刑架吧!模拟当权者的游戏再继续下去,我才不要阻止历史的进程!"我看见自己在会场上被压垮,我看见自己被披上国旗送出会场,我看见自己成为这个圈子的笑柄,但难道还有更糟的吗?没有,后果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

  我打破了契约,罪该万死——那就让我在这个框架内死一万次。

  利益之外,人还得有良心。

  我重新捧起权杖,至少我现在还是大洋国领袖,我还是会场上的老大哥,我的权力还可以让我为所欲为,自毁。

  我拒绝了另两国首脑的搓商邀请。

  现在我只想冲回房间瘫到床上,任明天的局势宰割,至少今晚能睡个好觉。


  "您想见我?"我走进房间时发现不对。这种不对不是说在室友不在我也不在的情况下房间里冒出个人,也不是说这人在模联圈子显得老了点,而是最直接的,他一上来对我讲英语。

  "先,先生?"肢体语言启动,我忙应答道。

  面前的人清瘦高挑,身穿深灰色西装,衬衣袖口和裤腿上翻着,硬是把西装穿成了嬉皮士风格。他身上烟味很重,一张脸发干,肤色偏黄,皮肤粗糙,留着小胡子,声音口音和用词却与外貌相去甚远,像是位英国贵族。

  他很像奥威尔。

  "领袖想谈什么呢?"他双臂抱在胸前,一双深色的眼睛紧盯着我,寒意一下子将我笼罩,他居高临下,仿佛用他四十余年人世艰难就足以压垮这个年轻的灵魂,"领袖要我干什么呢?"

  我深吸一口气,给他拉了把椅子,他坐下至少显得不那么高:"阁下此举无益,而且是在玩火。"

  "您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想到他书中的句子,"我们不会让英雄存在,烈士和殉道者不会出现在这里,如果友爱部处理您,您的信仰将被击垮,您会在自卑自贱中自己杀死自己的灵魂。"

  奥威尔点点头,他在很多时候变通又老练,自己少有牺牲的念头。

  "领袖,想怎么除掉我呢?"他仍抱着双臂,看出来了我对"领袖"这个称谓有多不自在,所以可劲地用,过分!

  我干嘛想除掉你?我瞪了奥威尔一眼,发现自己谦逊的态度、真诚的目光一丝用处也没有,作家始终面露讥讽,诚心用顺从的表现找我不自在。

  "先生,我不想除掉您,甚至我本人,"但愿完全的真诚是有用的,"希望无产者起来革命。"我感激您点燃的火。

  这就是他了,火一样的心灵,冰一般的双眼,就连内里的炙热都像多雨夏季,灰暗天幕中闷响的雷。在他面前,最难的恐怕是保持镇定和理智,面带微笑要求太高了。出身公学的他,受过举止训练,本意是让人舒服的,现在他反过来用,让我坐立不安。

  奥威尔拍了拍手边那张没人睡的床,看来他多少明白"领袖"是什么处境,不打算紧逼了。 

  "那,为什么这样期许呢?"

  他不再讥讽,深色的双眸正视着我,这双"冷眼"突然间流动起暖意,锐利的刀子消失了,温和的长者鼓励我说下去。

  "历史进程如此。一方面,长期的经济发展停滞不适应人民的需求,一方面人们精神压力的重担导致反抗情绪的形成。"

  "为什么指望无产者呢?"

  "他们是没有被英社洗脑的人,他们还葆有自己的生活和思想,他们......"我发现了一个悖论,两手捏着床单,声音慢慢小下去。

  他知道我的想法了,从一开始,他就将我浅显的思维看了个透。我跟他一个当事人,讨论历史与"现实",这不是班门弄斧,这是演喜剧......我低下头,不再记得自己还有个"领袖"身份,只是作为思而不学准备听训的学生。

  奥威尔发话了,抛开了方才故作客气和冷漠,竟然有几分动情:"不要,不是现在。请别说我前后矛盾,阁下,但在见过您之后,我想,如果要社会动荡,不能是现在。"

  "为什么?"

  "因为您太年轻了,既没见过战争,也没见过社会动荡。我指望我们能反抗一个坚实的宗教裁判所,结果,我却见到个迷路的天使。任何合格的统治者都不该期待那种,您想要的变革。您没见过街垒吧,没见过巷战、血流成河,肮脏的街道从充满油污变成飘着血气,您甚至没见过死人,对吧?对,他们怎么会让您知道呢,您知道的'抹去'仅是一个概念,也许恐怖,但您敢拿来开玩笑......您见过尸体吗?见过那个开在脑后的伤口吗?您可试探过,人灵魂的重量?"

  "看看您,"他说着托起我的脸,"多么未经风雨的面容,多么温柔的眼睛,多么干净的眼底。你知道什么呀?英雄的传说?烈士的歌谣?"

  "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谈国事我完全无言。要不......另一个切实的想法浮现,我正面对一位仰慕的作家,他还认真地与我谈话——去他的模联!去他的大洋国要完,反正大洋国总是要完。今天见了奥威尔,比起这过家家重要不知多少,只要拽住他不让他走,把所有底交给他又有什么关系?我扣住他的手腕,希望他力气不是太大,"我读过您的书,所有能找到的您的书。我不是什么老大哥......"



  

  

  

  

  

  

  

  



  


  


  

  




  

  

  

  

  


  

Daphne Anthony

近期将更新下一章

欢迎关注
[图片]

近期将更新下一章

欢迎关注

一只皮皮虾

真·秀

昨天参加模联会议(所以这周没有写文),真·被一波操作秀到了。。。

本来好好的在一个利益集团,结果到了最后才发现有内奸,决议草案通过需要三分之二多数,也就是18人。本来我们一个集团19人,人数上都稳赢,结果!这一波返水!一只毫无经验的初一小朋友窃取内部信息给另一组不说,还硬生生带走了另外三个国家代表把我们集团拖下水了?!最后总共16票赞成,不通过!一天会议下来一份决议草案都没通过,等于一天讨论打了水漂!

我%#+*&%_\+*^#$#!我们集团写了整整一周的文件你告诉我被这一波操作搞死了?!把这好好的模联学术研究玩成了狼人杀,我真是,一言难尽……

学到了学到了,下次再...

昨天参加模联会议(所以这周没有写文),真·被一波操作秀到了。。。

本来好好的在一个利益集团,结果到了最后才发现有内奸,决议草案通过需要三分之二多数,也就是18人。本来我们一个集团19人,人数上都稳赢,结果!这一波返水!一只毫无经验的初一小朋友窃取内部信息给另一组不说,还硬生生带走了另外三个国家代表把我们集团拖下水了?!最后总共16票赞成,不通过!一天会议下来一份决议草案都没通过,等于一天讨论打了水漂!

我%#+*&%_\+*^#$#!我们集团写了整整一周的文件你告诉我被这一波操作搞死了?!把这好好的模联学术研究玩成了狼人杀,我真是,一言难尽……

学到了学到了,下次再参加会议我也要这么搞😃

喜欢卡布奇诺加哆糖的Foker

【声入人心全员向】梅溪湖大学的模联社今天开会了吗·席位分配情况·

整理了一下联合国森林论坛的席位分配


美利坚合众国:张超


中华人民共和国:蔡程昱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高杨


法兰西共和国:代玮


俄罗斯联邦:贾凡


刚果民主共和国:黄子弘凡


日本国:仝卓


印度共和国:方书剑


巴西联邦共和国:龚子棋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李向哲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陈博豪


土耳其共和国:石凯


澳大利亚联邦:梁朋杰


加粗的是是属于美利坚合众国所领导的bloc.


其余的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领导的bloc.


会有新的席位加入,我还没有写到啦——


写到的时候我会在文章开头进行相关的补充...

整理了一下联合国森林论坛的席位分配


美利坚合众国:张超


中华人民共和国:蔡程昱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高杨


法兰西共和国:代玮


俄罗斯联邦:贾凡


刚果民主共和国:黄子弘凡


日本国:仝卓


印度共和国:方书剑


巴西联邦共和国:龚子棋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李向哲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陈博豪


土耳其共和国:石凯


澳大利亚联邦:梁朋杰


加粗的是是属于美利坚合众国所领导的bloc.


其余的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领导的bloc.


会有新的席位加入,我还没有写到啦——


写到的时候我会在文章开头进行相关的补充.


(占tag致歉)

喜欢卡布奇诺加哆糖的Foker
·关于授权&mi...

·关于授权·


这是一张补充的授权图


文中所涉及的相关学术方面已向相关负责人进行授权。


特将授权截图一同放进合集当中。


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重要事情说三遍!


再次感谢授权人@活在上个世纪的DM三金

·关于授权·


这是一张补充的授权图


文中所涉及的相关学术方面已向相关负责人进行授权。


特将授权截图一同放进合集当中。


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重要事情说三遍!


再次感谢授权人@活在上个世纪的DM三金

空知林
每次开完会的我,太真实了🙊

每次开完会的我,太真实了🙊

每次开完会的我,太真实了🙊

Magical Ocean
人物设定(初稿 莫林Anson...

人物设定(初稿

莫林Anson

学术总监

是一个沉稳安静的学总,十分亲近人,代表发言错了会耐心的指导,深受模联妹子各国代表喜爱。

(退坑很久啦手有点生 会继续努力

(有不足之处请欢迎指点

人物设定(初稿

莫林Anson

学术总监

是一个沉稳安静的学总,十分亲近人,代表发言错了会耐心的指导,深受模联妹子各国代表喜爱。

(退坑很久啦手有点生 会继续努力

(有不足之处请欢迎指点

Daphne Anthony
Daphne Anthony
喜欢卡布奇诺加哆糖的Foker

·关于授权·


文中所涉及的相关学术方面已向相关负责人进行授权。


特将授权截图一同放进合集当中。


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重要事情说三遍!


再次感谢授权的负责人们:

@Grandeღ ←非常巨非常列害

@某位不透露姓名的张·被政治搞自闭dh

@某位不透露姓名的胡·维多利亚女王dh

·关于授权·


文中所涉及的相关学术方面已向相关负责人进行授权。


特将授权截图一同放进合集当中。


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不可二次使用,重要事情说三遍!


再次感谢授权的负责人们:

@Grandeღ ←非常巨非常列害

@某位不透露姓名的张·被政治搞自闭dh

@某位不透露姓名的胡·维多利亚女王dh

喜欢卡布奇诺加哆糖的Foker

【声入人心全员向】梅溪湖大学的模联社今天开会了吗·前言·

这个连载文,嗯,说实话也是我一直想写的设定,一丢丢梅溪湖大学au+模联au(占tag致歉),我觉得我自己会写的非常爽,所以决定挥笔就写下这个连载文。


先给大家简单科普一下,什么是模联↓

模联(MUN)是模拟联合国的简称,是对联合国大会和其它多边机构的仿真学术模拟。是通过扮演不同国家或其它政治实体的外交代表,参与围绕国际上的热点问题召开的会议。代表们遵循议事规则,在会议主席团的主持下,通过演讲阐述观点,为了“国家利益”辩论、磋商、游说。模拟联合国活动中议题主要涉及的领域:和平与安全,恐怖主义,人权,环境,贫穷与发展,货币政策,石油危机,全球化,公共卫生等各个方面。


模联看起来一本正...

这个连载文,嗯,说实话也是我一直想写的设定,一丢丢梅溪湖大学au+模联au(占tag致歉),我觉得我自己会写的非常爽,所以决定挥笔就写下这个连载文。


先给大家简单科普一下,什么是模联↓

模联(MUN)是模拟联合国的简称,是对联合国大会和其它多边机构的仿真学术模拟。是通过扮演不同国家或其它政治实体的外交代表,参与围绕国际上的热点问题召开的会议。代表们遵循议事规则,在会议主席团的主持下,通过演讲阐述观点,为了“国家利益”辩论、磋商、游说。模拟联合国活动中议题主要涉及的领域:和平与安全,恐怖主义,人权,环境,贫穷与发展,货币政策,石油危机,全球化,公共卫生等各个方面。


模联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真的......真实感受我会在文里面慢慢渗透,相当的有意思,值得一试。


文里所提及的相关文件,记录等学术方面的部分已向有关负责人授权,均不可二次使用。授权截图将会一并发在合集里。相关学术规则也会在文章末尾进行标示,方便大家阅读与理解。


我在玩模联的时候也有认识了搞声姐妹,但是少的可怜(落泪),所以也希望能通过写文的方式让更多声圈的各位了解模联,更多模联人了解声圈。


最后也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个连载文♪欢迎大家来小窗我♪

念丢丢
上次去参加摸联的时候穿的小礼服...

上次去参加摸联的时候穿的小礼服嘿嘿嘿~

上次去参加摸联的时候穿的小礼服嘿嘿嘿~

理性娛樂
🎞2019.1.28 摄于国...

🎞2019.1.28

 摄于国青.

 我的第一场模联会

 中国金融投资论坛

 总有点特别的怀念吧

🎞2019.1.28

 摄于国青.

 我的第一场模联会

 中国金融投资论坛

 总有点特别的怀念吧

理性娛樂

2020.1.18-22 

汇文经济贸易高峰会

再会.

2020.1.18-22 

汇文经济贸易高峰会

再会.

沈慕宸_biu

复旦还有历史特委嘛

好想开好想开

想转去中文委开历史委

(不开UNHSC纯属是因为我的英文水平不配) ​​​

此处手动艾特muscle man

复旦还有历史特委嘛

好想开好想开

想转去中文委开历史委

(不开UNHSC纯属是因为我的英文水平不配) ​​​

此处手动艾特muscle man

白沫尘

【有红色组倾向】模拟联合国与APH的脑洞

是脑梗 占tag

模联不拿来搞APH

简直就是浪费

各位等着我激情搞

模拟联合国之

前一秒还在握手言和的阿米与老王,下一秒就制裁对方,最终危机演变成两人核平全会场

某金发围巾男子购买了全会场的玫瑰只为某王姓男士一笑,对方竟然购买了一车玫瑰

眉毛如何一边喝下午茶一边与众人自由磋商

某金发 男子竟然发言中突然裸体,被保安赶出会场

对咖啡和红茶哪个更好喝的核心磋商

关于死扛是多么好吃的核心磋商

加/拿/大/荣获最佳透明代表奖

老王收到了一张意向条,上面竟然画的是向日葵和俄语的“我爱你”,传纸条的志愿者表示很无奈并且上报了主席团,于是两位都被取消评奖资格,原因是会议期间谈恋...

是脑梗 占tag

模联不拿来搞APH

简直就是浪费

各位等着我激情搞

模拟联合国之

前一秒还在握手言和的阿米与老王,下一秒就制裁对方,最终危机演变成两人核平全会场

某金发围巾男子购买了全会场的玫瑰只为某王姓男士一笑,对方竟然购买了一车玫瑰

眉毛如何一边喝下午茶一边与众人自由磋商

某金发 男子竟然发言中突然裸体,被保安赶出会场

对咖啡和红茶哪个更好喝的核心磋商

关于死扛是多么好吃的核心磋商

加/拿/大/荣获最佳透明代表奖

老王收到了一张意向条,上面竟然画的是向日葵和俄语的“我爱你”,传纸条的志愿者表示很无奈并且上报了主席团,于是两位都被取消评奖资格,原因是会议期间谈恋爱

老王准备陷害老米,于是送了他两瓶酒(会议期间不能喝酒)

cp直接互相让渡,cp之间问题掐架

一男子发言第一句就是“本大爷帅的像小鸟一样”

由于会场上被老王怼得太惨,露只好在床上怼回去了。

会咕(x)

还会有一堆脑洞(√)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会写

如果有人想要写的话记得注明出处艾特俺就行

Rita Yang

#NKMUN2019

汇文国际 · 中国金融投资论坛

#NKMUN2019

汇文国际 · 中国金融投资论坛

江闻

CTMUN
不完美的一参
被质问MPC了为什么不发言
但我收获了很多

CTMUN
不完美的一参
被质问MPC了为什么不发言
但我收获了很多

沈家君行||物理政治给我双A!

【高中入模总结】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2018年11月22日,我坐在佛山三中的会议室内,抬头一望,看见阶梯室的屏幕上棫朴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的标志,心里有点紧张,也有点兴奋。

2019年11月10日,早晨起来,我打开微信,看见棫朴的副学总私聊cue我:“你那几篇国情咨文,可能要改个格式”。

有一说一,我想拿起我那十二份国情咨文拍他脸上。【不是】

不过,从2018的棫朴的毛里塔尼亚外交部长开始,到2019的棫朴学术团队结束,我的高中模联生涯倒也像是走了一个闭合曲线,只不过在看不见的第四维度跨越了一小段距离。

.

当初决定加入模拟联合国,似乎是因为宣传资料上有个表情包,上面写着“那什么的...

【高中入模总结】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2018年11月22日,我坐在佛山三中的会议室内,抬头一望,看见阶梯室的屏幕上棫朴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的标志,心里有点紧张,也有点兴奋。

2019年11月10日,早晨起来,我打开微信,看见棫朴的副学总私聊cue我:“你那几篇国情咨文,可能要改个格式”。

有一说一,我想拿起我那十二份国情咨文拍他脸上。【不是】

不过,从2018的棫朴的毛里塔尼亚外交部长开始,到2019的棫朴学术团队结束,我的高中模联生涯倒也像是走了一个闭合曲线,只不过在看不见的第四维度跨越了一小段距离。

.

当初决定加入模拟联合国,似乎是因为宣传资料上有个表情包,上面写着“那什么的APH拟人”。

不巧,我是APH厨。于是顺理成章的被拐进了模联。

那会儿其实我感兴趣的不是国际关系而是科学史,加模联只是觉得听起来好像很好玩很高大上,然后不顾父母反对进了模联。

因为我一直被认为(包括我自己)是个要学理科的娃,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兜兜转转走回了历史这条路。

此话不提。

• 2018棫朴模联
我分到的席位是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甚至在开会前我连有这个国家都不知道。议题倒是耳熟能详【我觉得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委员会是阿拉伯国家联盟外交部长理事会。
那场会开得一派和平,和平到各个国家不管是伊斯兰教的哪个教派都心平气和地谈援助,之后就催生了“真是淳朴的即将破产的苏丹”这个梗。
当时法新社的mpc在和这句话同一篇通讯稿夸了毛里塔尼亚外长的发言风度【对就是我】,我看到的时候差点跳起来蹦三圈。
不过被我partner按住了哈哈哈哈,感谢  @世纪鸽王柯琳娜
那次会是两天的,晚上住酒店,主席团点草我没去(其实去了但没赶上,但是在楼梯间跑了半天还被前任学总拦住了),叙利亚代表(LL,后来两次会都见到他了,结果那两次他都是学团)和卡塔尔代表大晚上半夜一点起来敲我门,然后我迷茫地跟着他们去揪其他代表,然后我们一队人一脸茫然浩浩荡荡进了LL的房间排排坐听他忽悠。
反正那场会毛里塔尼亚没啥话语权,我也跟着没立场,他们说啥是啥。不过我犯了个致命错误,我以为2003年的毛里塔尼亚有石油……【事实上2006年才有。】
棫朴的同会场代表除了LL后来都没怎么见到了。棫朴会其实给我的主要是勇气,毕竟主席后来跟我说,像我这样第一次开会就可以推进程的代表不多。
那场会结尾有个自我总结的环节,苏丹外长【就是那个被mpc怼的学长】站起来说,这是他高中最后一次参加模联,如果之前有什么失误请多多包涵。他坐下的时候我看见他用手背抹了下眼睛。
那会儿我还在想,我时间还长呢,还有一年。一年后我再想想,突然就有点理解他了。

• 2019南海区模
第二次参会是在今年国庆,中间隔了九个月空窗期。
我一开始选科选的全理,参会当然是没指望了。我一直以为我是个以后学医的人,后来才发现……
物理他真的一点也不爱我。
期末考后有段时间留校,我舍友问我,你历史和地理这么好为什么要选物化生?我说,因为我想学医。
她说,我觉得你不是更喜欢国际关系和地理?借的书十有八九都是这两方面的。然后我就苟到历史班来了。
作为主办方我参了南海会,不知道学团到底是觉得我学术水平高还是不高,扔给我了个波黑联邦。会议议题就是波黑战争,我,当事国,在GA1莫得投票权。
更难的是,我在GA1会场跟塞尔维亚怼得辛辛苦苦【波黑塞族共和国全程挺尸,虽然他很厉害】,还得被北约压榨,而我的两个顶头上司【穆族和克族】在隔壁代顿和谈要求分家。
她俩要是分家我现场投敌去波黑塞族共和国。
我以为这已经很惨了,结果更惨的是晚上我们去找英国磋商结果被主席一锅端【点草】……然后XFP,培哥把我提溜出去,又给我点草了。
虽然培哥说的每一个词我都能听懂,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啊。【二参叹气,仰望十二参学团大佬】
从此培哥就是我男神【不是】,大佬就是大佬。
最糟心的是虽然我们尬一拼命推和平进程,隔壁代顿过于放飞,出现了法国总统威胁英国首相要核平伦敦、塞尔维亚代表狡辩重装坦克的声音是他们把拖拉机【神他妈拖拉机】拉到边界线上散步【神他妈散步】、克罗地亚总理用某黄色不明胶状物【小黄鸭】发出不明声音等堪称闹剧的事情,然后谈崩了。
祝贺我们把波黑战争开成了三战。会后的娱乐消息全是世界核平现场。
南海会认识了不少外校模联人和有名的外校组织,至少我终于像个学总了,全佛山最菜的学总。
南海会上我第一次拿了奖,荣誉提名。

• 2019育才模联
进育才是个意外,育才本来是场新人会,培哥觉得不太稳,让我们秘书长问我能不能去当美国代表。
我一看议题,“要求美国撤销对古巴的制裁”,嚯,大型美代没人权现场,单挑全世界。
但我还是接了育才,因为时间只有一天,即使这样由于一检英语崩了我还是被我爸骂的狗血淋头。
不去育才我以后在高中就再也没机会开会了。
我一边肝棫朴的国情咨文【我是学团】,一边肝立场文件,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个议题对美代的不友好。
最终我选了两个切入点,一是1959古巴土地改革没收美国公民财产,二是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前者触犯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则,可以拉拢资本主义国家,后者触犯《国际核不扩散协约》,可以拉拢拉丁美洲国家。
我搭档是个新人,但她真的很厉害,和我当年一参的时候差不多。一开始局势还在我们掌控下,古巴服软接受放松制裁,我们当时觉得:漂亮,美代翻身了。
结果我千算万算没算到英国跟我们不是一条心。我们太过于执着和古巴谈条件,没注意到英国和北约并没有跟着我们走,英国甚至把自家四艘核潜艇开到了百慕大,声称“要防止美古热战”。
然后我们主席看不下去了把他捞出去点草。
三 战 警 告 。
在第二会期的休会时间我埋头打DR,没料到投了敌的英国和德国代表策反了古巴,让他一改之前的协议要求坚决撤回制裁。
我也很懵逼啊,一个休会期间你们干了啥?
反正最后一个会期局势突然就失去了掌控,我提交了DR后象征性怼了他们几句,开始划水。
没办法,回天无力,懒得回了。这是我唯一一次划水,充满了懵逼和不甘。
我觉得有些对不住我搭档,她着急地想挽回局势,我却在划水;我也对不起培哥,开会前他让我单挑全世界。
其实我手上有大部分在场国家的把柄,但是时间太短,我来不及一个个战略恐吓了。
然后就这样咯,他们通过决议草案要求我们撤销制裁,我寻思了半天反正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联大就开始通过这种决议,二十九年了美国还不是照样不撤。
最后一次参会,算是失败了,虽然捞了个最佳文件写作奖。【我第一次写DR哈哈哈】
这场会遇到了挺多以前南海会GA1和代顿的小伙伴,以致于我刚进会群那会我以为我进了GA1的群。主席正是培哥,讲真他点草都把我点出心理阴影了。主席团除了我们美丽秘书长都把我们美国cue了一遍,没办法我们错误太典型了,太执着于和古巴纠缠,忽略了全会场的大局。
会后总结的时候我们站起来检讨+事后恐吓某些国家代表。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参会了。然后我眼泪很不争气地蹦出来了,擦眼泪的时候还被拍成了表情包。【虽然说模联人谁没几张表情包啊】
丢人,丢死人了。
我对他们说,你们还有一年,你们的模联之路才刚刚开始。我希望你们接下来这一年能珍惜你们开的每一场会,你们会在这里认识很多很多也许和你志同道合的伙伴,珍惜和他们共处的时光。
最后我说,有缘的话,大学再见。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眼泪还没擦干,是笑着说出来的,别提表情多诡异了。
我坐下的时候听着掌声,突然就想起了一年前棫朴会的那个苏丹代表。一年之后的我终于理解了他。

招新的时候我面试学妹,和我同学【兼前搭档】感叹这一届的新人怎么连五常都背不全【德国都出来了!】,北欧五国还能说出以色列。我同学说,当时你面试的时候不也是吗,愣是忘了法国。
我想了想,好像是诶,当时我连五常都差点卡壳,现在倒是能分析一点世界时事了。
一年就这么过去了。当时我很佩服我们师兄师姐,现在我成了师姐却真诚的觉得自己还是很菜。
模联也许在许多人眼里与过家家无异,但是事实上模联最大乐趣大概在于,你开会的时间节点,不是已经书写了的历史,而是在你面前有着无数可能性的未来。
我见过成功夺回青岛的1919巴黎和会中国代表,也见过将局部战争推成世界大战的和谈会议;我还见过发动政变推翻王室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的科威特副总理,也见过在中美贸易谈判上愤而弹劾总统的美国国务卿。
模联给了一个更改历史中的遗憾的机会,尽管它不真实,但它能帮助每一个模联人体验那个时代背景下每个国家代表的情境。历史不再是书上黑白分明的文字,而是化成了真实存在的背景等待代表们去书写。
除此以外,模联提供的更重要的,我觉得是人际。
有个说法叫“模联婚介所”,事实上我还真见过几对因为开会脱单的情侣。当然本人向来散发清香,对这几对的酸臭气息视而不见。自然模联曾因为这种现象而遭到诟病,但是真正的MUNer的最高准则,则为“学术至上”。
每参一场会我列表都会多个十几号人,他们在会场上的身份可能是代表、mpc、学团,但在这里他们都只是来自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的普通的高中生【中的大佬】。在这个时代别说女生,男生谈起国际政治和军事大概都很难找到可以聊起来的人。因为也门维和团遇袭、委内瑞拉政变这些事情看起来离我们太远了,自然没什么人愿意关注。
但是每一次开会完的代表们可以很开心的聚在一起调侃玩梗,当真就“世界核平”研究所了。
只有这时候我才觉得,原来我也很正常啊,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研究国际关系和世界史,其中不乏女生,我这也不算奇怪。
我相信很久之后我再看到那些代表的名字,想一想我还是能想起来:你是XX会的XX代表,你干过什么蠢事【?】。就像我在育才遇见的古巴代表是南海会隔壁代顿会场的米洛舍维奇,差点被隔壁会场扭送我们联合国第一委员会喜提海牙国际法庭。
有时候我也会想,这种人际关系算是模联给我的馈赠之一。

我的目标是外交学院和国际关系学院,事实上我们这届模联高层有四个有志于从事外交相关行业。说不定以后上大学了,还能看见不少熟面孔呢,哈哈。
希望在我们这一届退模之后,我校模联乃至全珠三角的模联,都能越办越好。而我在两年之后依然能回来当学团,见到曾经的那些MUNer。
We are the person of the United Nations,United for a better world.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加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