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内梨子

84785浏览    3401参与
耐冬.

在这里存一些临摹的图图.

在这里存一些临摹的图图.

楠泽弘野
是朋友给我画的夜梨,给大家品一...

是朋友给我画的夜梨,给大家品一品美好的夜梨!觉得画风可以的私我找她约稿鸭www

是朋友给我画的夜梨,给大家品一品美好的夜梨!觉得画风可以的私我找她约稿鸭www

不明死因的人
改一下脸可能会顺眼一丢丢

改一下脸可能会顺眼一丢丢

改一下脸可能会顺眼一丢丢

帅哥
出海梨雪菜不包邮送心已经刀到2...

出海梨雪菜不包邮送心已经刀到25r了可换希鞠彼方

出海梨雪菜不包邮送心已经刀到25r了可换希鞠彼方

🐦精

夜梨 愚人节 (未完慎入)

“愚人”节


“善子ちゃん,你真的是very不懂女生呢!”

鞠莉拱了拱手,虽然和善子一向玩的不错,到了这种时候也按耐不住对“高一堕天小女孩”的无奈,位于右耳上方“6”形发簇随着抖动,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坐在自己正对面的人。

“所以说是....夜羽”善子被盯的有些不适应、别过脸熟练反驳着,但毕竟是来寻求意见的,语气很快弱了下去。

而且我也是女生吧,这句话并没有进到鞠莉的耳中。

“愚人节告白不是很有堕天的味道吗!”稍显不服气的顶嘴。

“...”鞠莉抿着嘴,下定了决心要为同组的两个“小笨蛋”好好地牵起红线。

至少、这板上钉钉的喜事不能就这么毁在愚人节上了。

“夜羽”鞠莉伸手把善子的脸...

“愚人”节


“善子ちゃん,你真的是very不懂女生呢!”

鞠莉拱了拱手,虽然和善子一向玩的不错,到了这种时候也按耐不住对“高一堕天小女孩”的无奈,位于右耳上方“6”形发簇随着抖动,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坐在自己正对面的人。

“所以说是....夜羽”善子被盯的有些不适应、别过脸熟练反驳着,但毕竟是来寻求意见的,语气很快弱了下去。

而且我也是女生吧,这句话并没有进到鞠莉的耳中。

“愚人节告白不是很有堕天的味道吗!”稍显不服气的顶嘴。

“...”鞠莉抿着嘴,下定了决心要为同组的两个“小笨蛋”好好地牵起红线。

至少、这板上钉钉的喜事不能就这么毁在愚人节上了。

“夜羽”鞠莉伸手把善子的脸扳了回来,彰显了接下来要进行的对话的重要性。

“唔”

“All Fools‘day的含义是?”

“就是干什么事情都会被理解的节日咯,是能够让夜羽吸收大量堕天之力的日子”小堕天使回答的理直气壮。

鞠莉皱了皱眉头,和这小家伙对话总能让她困意全无,当然,放在现在绝不是好事情。

姑且先不提这瞎编的作用。

“选在明天告白的原因是?”

“当然是因为这一天足够du...”

“如果告白被拒绝了,夜羽还想和梨梨做好朋友”

合格的回复。

“Of course!但你还记得半个月前,梨子ちゃん对你做了什么吗?”

“梨梨...给我了情人节的还礼”带着欣喜和小女生气息。

这不是已经很明确了吗?

善子❤️梨子,梨子❤️善子。

笨蛋情侣天天你来我往黏黏糊糊在一起,能找到什么理由拒绝对方?

到了这一步还有必要选在该死的“All Fools‘day”去表白吗?

鞠莉,冷静下来,想想果南是怎么做的。

告白,交往,一切都顺乎自然。

嗯...自己好像是有点理所当然了,毕竟和果南,黛雅自幼就是心意相通,一个眼神就能将所有意思传达给对方。

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能理解两个暧昧到极点还不清楚对方心意的傻瓜!

鞠莉清了清嗓子,继续道:

“愚人节是一个玩弄对方,在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且宣称对方是“愚人”的日子”

“这样还会觉得愚人节是个好日子吗?”

善子搅着手指、虽然没能完全理解这个节日,但单从宣称梨梨是愚人这件事上...

心里摇了摇头,她不论怎么样都不想伤害到梨梨。

于是坚定了一丝,一直紧闭着的嘴张开了缝隙。

不是

没能说出口。

这是一年只有一次的机会,可以纵容自己去表达心意。

如果错过了这次,还能好好的对梨梨表达心意吗,如果梨梨升入了三年级,毕业了,以后会不会没有来往的理由了呢。

有利有弊,她没有继续回应鞠莉的疑问,而是把脸埋进手臂间,作着自己一个人的斗争。

“不要让梨子去怀疑你的真心”临走时,鞠莉留下了这句话。

夜羽,也不想的嘛..

梨梨...真的会不知道今天是愚人节吗。

毕竟是梨梨,自己都知道的事情,天天关注着“乙女”的她会不知道吗。

如果被告白了,会想着答应了后却被告知只是“愚人节”的小把戏怎么办吧,没准会直接拒绝然后说出“愚人节快乐!”?

唔...这样不就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嘛!

善子纠结的挠了挠头,把座位往后移了一点,一直以来外向大方的形象也早就维持不住了,被脑子里满满的恋爱情绪困扰着,用只有自己才能够听清楚的音量细语道;“梨梨,我喜欢你..”

为什么这句话会这么难说出口啊。

“喜欢”

“最喜欢了”

“想和你一辈子都在一起”

“想给你幸福”

好想告诉她。



四月一日,愚人节当天



“花丸ちゃん...善子ちゃん她...”

“咱也不知道,看上去像是经历了与天使的..好像很纠结的样子zura”花丸语毕,便偏过脑袋同露比一齐观望着后方的“战况”

后排座位上,有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压抑气息的家伙,对于朋友的对话浑然不觉,而且明显很不在状态,手上攒着的自动铅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笔记本,不时写上两句话、却很快就擦掉,抑或是暴力的撕下来,揉做一团。

因为低着头,墨蓝色的刘海少见的挡住了眼睛,看不清神情,嘴巴抿成一条线。

嗯,很“生人勿近”了。

或者说就算是熟人也不敢轻易接近。

于是两个小可爱继续在远处揣测着朋友的心思。

“露比ちゃん,今天是四月一日吧?”花丸率先开始了推理。

“嗯...”

“愚人节?!”

“那么...”两人颇为心有灵犀地齐声道。

难道是善子ちゃん在捉弄我们吗?

然而善子仍旧是刚刚的状态,除了桌上乱七八糟的纸团多了几个,眉头皱的更明显,头也低下去了更多以外,并没有什么改变,于是根据她们对好友的了解...

看起来并不是,最起码不像。

两人开始纠结于是否要邀请友人去吃饭。

虽然一开始邀请时也会说出“科科科科,堕天使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享受便当”这样的话,但到后来,两个人单独行动便能够感受到从教室里传来的,由面前摆着打开的便当,看架势恨不得一口饭作十口吃的善子发出的,像刚被遗弃的猫崽一般的目光,于是从那之后便都心领神会,自然而然的三个人并行吃饭了。

但今天,这个堕天使貌似连便当都不打算拿出来。

两人缓慢将位置移到了“前线”

“善子ちゃん,我们先去吃饭了?”

“嗯...?!”

话的结尾是疑问句,做出的决定却是不言而喻的,至此,教室里只剩下独自郁闷的善子。


“到底该不该今天向梨梨表白”

原因:

1,愚人节一年一次要把握机会

2,就算被拒绝了也可以是是愚人节,可以和梨梨继续做朋友

不该

原因:

1:有可能会被梨梨质疑真心

2:不想让梨梨和“愚人”扯上关系

3:不想从梨梨那里听到拒绝

笔尖划破了本子,“唰唰”声嘎然而止。

不敢听见拒绝的自己,好自私。

想到这里、抬手重复起了之前的工作。

“嘶—”

清脆的纸撕裂声是能帮助现在的她去理清楚思绪的唯一声音,脑子里被“梨梨”“喜欢”“告白”“拒绝”“愚人节”等带来的各种思绪塞的装不下一条清晰的思路。

呜啊,怎么办呢。


“夜酱?”

不合时宜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带着那人的关切,和拂耳而过的热度。

“梨梨?!”像受惊的猫一般迅速抬起了头,被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状况吓的失去了下一步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就在自己身边的梨子。

等等。

摆在桌子的纸张散乱的排放着,从自己的角度看的...

一清二楚。

写满了自己难以启口话语的纸张。

感到脑子开始发热,更确切的说是,整个人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

不能被看见!

匆忙的用手遮掩着桌上的东西,


“梨梨...为什么会在这里?”直到她自认为收拾好了,这才将将侧起身子询问起来。

梨子也竭力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并努力去克制猜测的念头。此时思索着一路上的经历,柔声道:

“和千歌亲,曜一起去食堂时遇到了花丸还有露比,发现同行里少了个小堕天使,再加上她们看上去情绪不太对,就问了问情况”

哦,是咱丸和露比。

还有谁是每次都和她们一起的嘛。

“夜酱,心情不太好吗?”

...心情不好也是因为你。

这句话说不出口。

“没有”嘴硬的晃了晃脑袋。

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呢。

梨梨总是比其他人更早的关注到自己。

放纵着自己往想要的方向期待着。

好狡猾。

“不吃饭下午会饿呢。”

一副关心善子身体的样子,温柔的语气配合上不曾偏移开一分的视线,盯的她有些发毛,瘪着嘴,扭头避开了目光,使出了招牌动作,复开口道:

“堕天使夜羽大人从来不屑于食用凡间的...”

“咕~”生理早心理一步发起了抗议。

小堕天使的耳朵染上了红晕。

“那要一起去吃饭吗,泳池旁?”



四月初的沼津,浦之星的泳池虽然还没启用,但也早早的由黛雅带着被清洗了一番,洁净的瓷砖带着凉意,坐上去很是舒服。离炎热的夏季还有一段时间,泳池便没有什么人,只余下一高一矮两个人并排坐着,然后各自取出了便当。

纵然是正午,阳光直照下来并不显得燥热,只有能把人醉在里面的暖意,伴随着朝气,大片亮光撒在水面上,闪烁着光芒,阵阵的海风拂过,水波荡漾,波光粼粼。

这里往往是供善子一个人享受午餐的地方。

而现在,她小口的吃着三明治,扭过头盯着仅有一手之距的梨子,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当然,还完全没有做好告白的准备。

“在这里吃饭感觉很好呢,嗯...还有点困”

梨子伸手撩了撩头发,随着话语的尾声自然的放下了便当,仰着头,眯了眼睛,嘴角勾起一点弧度,手撑在身后,像是随时都可以舒服的平躺在泳池边上。

她的侧颜被光勾勒了轮廓,十六岁的女孩,和成熟沾不上关系,只是刚刚长开了些,柔软的长发披在肩后,不时被风带起几簇,和善子的搭在一处,又很快垂下去。

肤色是剔透般的白,浓密的睫毛扑闪着,琥珀色的瞳孔注视着远方,眼角上扬,似也带着微笑。善子看在眼里,觉得心头在躁动些什么。

好像一切浪漫的话语都能够在这里自然的说出来。

风儿不止勾起了几根不安分的发丝,还有少女的心绪。

四月的风并不是常有的,以往一个人来时,往往有的只是晒的人心烦意乱的骄阳以及入骨的寒风,除了因为是只有一个人的容身之地,能够感到安心外,没有其他的好处。

哪怕是同样的骄阳,同样寒冷的海风,和aqours的成员练习完了,在一起享用午餐的时候也远远比一个人在教室里,泳池边好得多。

但是...和梨梨在一起的时候。

是她最最舒心和放松的时候了。

已无关环境,只是身边有她在,和她呼吸着同一处的空气,看着同样的景色,便觉得心情开朗,烦闷的事情通通甩出了脑内。

这也算是喜欢吗?

好像一切都很好。

想要挽留住现在,还有点贪心,不想局限于“现在”。

那么,能留下来吗?

在梨梨毕业后,想要留住她,只能是...告白吗?

她扪心自问着,微阖上双眼。

梨子手上拿着还剩下一点的三明治,适时的恢复了原本的坐姿,只是身体偏向着善子的位置。

“夜酱,寿司漏了很多哦。”

“...夜羽知道了啦!”

便当在不知不觉中被慢吞吞的解决掉了,她们还是并肩坐在原处,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兴许是都在眷恋着难得的独处时光。

“梨梨,你喜欢我吗?”她凑的近了些,声音柔柔的,不像往常“夜羽”大人的一面,在两人各怀心事的氛围里,把这样一句话作为开头,并没有显得很突兀。

“嗯..”

明明只是表示思考的一个字符,硬是饶有兴致的用着挑逗般的语气,梨子侧目瞅着正恨不得把耳朵都捂住的善子,心情好了很多。又像是被风慵懒的拭去了表面常有的那层隐瞒,放开了压抑已久的心情。

“喜欢哦”转而侧着身子,单手撑着脸,带着笑意回答了疑问。

好像自己的心意已经可以顺利的告诉你了。

不用担心,你喜欢的人也一定会喜欢你的。

说不出口,能晚点也好啊。

但是,如果是你的喜欢。

祝福也不错吧。

不。

如果是错觉就好了。

她仍旧看着善子,只是眼里少了一丝名为期盼的神采。

不知是什么在作祟,善子没敢去观察她的表情。只知道心里被骚动着,痒痒的。

还有被压抑的喜悦不想被对方察觉到。

那是友情还是爱情的喜欢。

她从直白的回复里听不出来,也不敢继续问下去。

今天是愚人节哦。

怎么想都不对吧。

...

该继续说些什么呢。

平时和露比咱丸,和直播间的小恶魔们聊天时的话题一个接一个的涌现在脑海里,现在却一句话都不想说出口。

好像挺好,又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好。

嗯,糟糕的恋爱上脑。

堕天使夜羽大人面对她的上级小恶魔失去了对策。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直到阳光离开了泳池,风声变得凌厉,呼啸着钻入袖口,丝丝细雨飘落在两人的脸颊上宣布着“此地不宜久留”,她们都“舒舒服服”的保持着现状。

终究是周遭氛围的改变太过明显,又被风吹得十分不适应。

“回去吧?”善子终于对上了对方的眼睛。

“嗯”带着听不出来的不情愿。


能被你喜欢上的人,稍微,稍微有点羡慕呢。

从楼梯口与善子分开后的梨子,心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在一起时一直勾起的嘴角也品尝到了苦涩的滋味,压了下来,心针扎般的痛,胸闷闷的,说不出话。

明明来的一路上臆想了无数状况的不安,看到还是生龙活虎的善子才将一颗悬着的心完全安抚住。

在门口就有叫善子的名字,好像是过度沉浸于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有被注意到,待走到近处才被发现。

却...

写上了“喜欢”的纸团,被无可避免的瞅见了一角。

那孩子也会有喜欢的人吗?

能被她这样重视的人。

是谁呢?

不是很情愿去想这个问题。

没办法逼迫自己与后辈像往常一样打招呼,只是挥挥手示意。

善子应该人气很高吧,喜欢她的人,的确不少,她喜欢的人也不太会拒绝她才是。

“阿嚏!”

走廊上,梨子捂着嘴快步行至教室。

果然熬夜会影响到身体素质吗。

下次注意点吧。

不要,传染给善子就好了呢。


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善子的状态恍惚。

直到放学的铃声打响,雨声从未停歇。

(雨雨雨)

梨梨带伞了吗?

不对,这种时候先该关心自己才对。

早上,忘了带伞。

她环视四周,同班的同学们已然找好了“搭档”,在谈笑间,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

(雨,善子的神态描写)

“yos...夜羽没带伞的话要一起吗?”

花丸和露比还在教室里待着,善子确定她们只有一把伞,而且是一把小巧的,明显会为三人行带来困难的伞。

咬着唇,面露纠结。

经历过一次,只是那次,刚到车站花丸和露比的衣服都明显湿了很多,她感到很不好意思,于是自己保证过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不用的,我去找梨梨借伞就好”

不想让咱丸和露比担心,下意识就把梨子拉出来当做挡箭牌。

像是做坏事了一样。

“善子和梨子前辈的关系很好呢。”

“嗯...咱也觉得”

和露比聊天时,观察到了善子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慌张。

借伞,会这么慌张吗?

好像什么地方不对,可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她们不是在交往吗?

嗯?

“花丸,我们回去吧?”

“那就由咱来撑伞吧”

(花露互动)

雨不是很大,索性淋雨回家吧?

或者先等一会儿,在雨彻底停下来之前,真的去找梨梨?

走到楼梯口,就撞上了同行正嬉闹着的千曜二人。

“千歌,曜,怎么只有你们?梨梨不在吗?”

“善子,你这句话真的和梨子中午说的”

“一模一样呢!”

“语气也”

中午的梨梨也是这样问咱丸和露比的吗?

“这不是重点吧,快点告诉我我的眷属梨梨在哪里啦!”

“善子,梨子下午发烧回家了哦”

半晌回不过神来,也忘了顾及“善子”的称谓。

“愚人节玩笑?刻刻刻刻,堕天使夜羽可不会轻易的被蒙骗...”

就算是愚人节的笑话,听起来也会心疼。

怎么可能呢,梨梨中午还来找她了不是吗。

“善子,我们现在是要去探病的。”

千歌和曜用笃定的表情让她放下了质疑。

是因为中午在泳池旁着凉了吗,不过梨梨的身体素质也没有那么差吧?

因为脑子里想的都是告白的事情,完全没能注意到对方的身体状况。

梨梨,平时很少会困吧。

明明一个下午满脑子都是梨梨。

好像现在就想见到她。

“千歌亲,我们和善子应该是...同路的吧?”

“大概...大概”

“那么现在还要去探病吗?”

“奇卡...wa...”

两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聚焦到了正匆匆忙忙在雨中赶路的善子。

嗯...

答案迅速得出来了。

“等等,善子!这个是我的笔记,请转交给梨子!”

“不不,光有千歌亲的不太够,我的也!”争着塞下了两份笔记。

“唔...好像还差了一点”

“善子....”

“我的伞借你吧?”

“诶这样好吗?”

(已经湿了一点的头发)

“我和曜都带了伞的,两个人撑一把伞没事的,快去吧!”

“曜酱,今天来我家玩吗?”同一把伞下,千歌揽住了曜的腰,随后两人交换了眼神。

“全速前进,yosoro~”

(补充外貌描写)

“您好”

“欢迎,快请进。”

“打扰了。”

门外断断续续

“千...夜酱?”

正卧床休息的梨子听见开门声后迅速起身,同时不忘把手边的读物往枕头底移了移。但真正看清楚了来人的面貌后还是吃了一惊。

站在妈妈身前的,(淋雨的善子外貌描写)

“善子同学是来探病的,梨子要好好招待她哦”

“我家梨子承蒙关照了”

好好招待夜酱,这种事情不说也知道的啦。

随着妈妈的离开,门也被带上。房间里只剩下头发和衣着都湿漉漉的善子,还有散着头发窝在被子里的梨子。

(气氛描写)

“梨梨...感冒好些了吗?”

“下午在家里已经好了很多了,倒是善...夜酱,下雨的话找同学借把伞回家比较好吧?晚上还赶的上回家的车吗?”

言语中带着责备,善子揉了揉自己被雨水洗礼过的头发,打了个寒颤,眼神可怜巴巴的,不曾从梨子的脸上离去,一副知错能改好孩子()。就恨不得把“求收留”三个字写在脸上。

明明是从小就习惯的事情,因为自己堕天使体质足矣改变天气预报的缘故,出门不论晴天雨天都会带伞的。

然而早上起来时满门心思记挂着愚人节的事情,放学时则是着急于见到梨子,现在见到了居家模式的梨子,只觉得安心和不愿表现出来的心动,已经不知道是倒霉还是不倒霉了。

活脱脱一小傻蛋。

“要先和家里人沟通一下吗?”

留下来也可以的。

“所以说是同居人啦,还没有...路上都在。”

“嗯?”

“什么都没有!”

一路上都在搜怎么照顾感冒的人了,完全忘了。

跟善子妈妈沟通的工作交给了妈妈,因为自家妈妈和善子妈妈关系不错,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两人在确定了“善子留宿”后的话题越聊越歪,直至又聊到了善子小时候的囧事,才由耳尖的善子冲出门抢过电话,红着脸终止了这通对话。

“妈...同居人也真是的,这种堕天使小时候犯下的罪行没有必要到处说吧。”

梨子笑了笑,不置可否。

妈妈应该会在较晚的时候全部告诉自己,果然会很好奇呢。

“夜酱先去洗个澡,把头发也吹干怎么样?如果在我家感冒了的话会很不好意思。”义正言辞的说道,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善解人意还是“心怀歹医”。


睡衣是指,穿梨梨的?

“夜酱随便选一件吗?家里没有新置的睡衣,只能将就一下,可能会。”

瞥了善子一眼,然后低头和自己作了比较。

“有点大”

4cm的身高差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差距,但是梨子偏生喜欢宽大款的睡衣。

她不作声,打着心里的小九九从衣柜里取出了另一套睡衣。

和身上的这套款型相似,可以说只有颜色的区别。

不是私心,也算私心,没有照顾到善子的体型,只是在买身上这件衣服时,鬼使神差的听了“第二件打折”后,想着“善子应该适合这个颜色吧”买了第二件,只是懒散时穿过一两次。

“这件,怎么样?”

善子没顾虑太多,匆忙地从梨子的手中接过睡衣,去到卫生间的路上,心里说不出的


(洗澡片段)

洗漱台前,善子小心翼翼的放下了睡衣,

梨梨的衣服呢。


到了六点多的时候,梨子妈妈梨子带善子换上了家居服,再走出寝室

“善子和我家梨子看起来很般配呢,成为我家的一员也是很欢迎的。”梨子妈妈的视线在梨子和善子同款的服装中几度来回,忍不住打趣道。

“妈妈!”菱形嘴。

好像和“当妹妹”的原意有些不同。

“中午家里做了咖喱,夜酱喜欢吃辣,要尝尝吗?”

“唔...这由魔界传来的味道”

“嗯?”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打下手可以吗?就是委屈夜羽大人了呢”

“哪...哪有啦!”

“由夜羽大人和小恶魔梨梨一起,一定能做出最最最完美的,堕天料理!”

进了厨房,梨子超乎常人的女子力便显露无疑,取来了两件围裙,给自己穿好后见了善子的样子,以为是不习惯,便顺手帮善子把围裙系好。

太...太近了。

梨梨在这方面没什么自觉呢。

唔...多系几秒也不错吧。

嗅着

“先把这些洗干净,去皮”很快递过来土豆和胡萝卜,还黏着土,自己则是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样子,像是准备监工。

“唔...嗯”乖乖接住,像模像样的打开水龙头,细致的清洗着食材。清洗,削皮的工作都是很基础的,善子自己在家时也会给善子妈妈打下手,算不上熟练,但也不错。

梨子一步不离的站在旁边,并不在意善子刻意慢下来的速度,不时从眼里渗出笑意。

好像老妇老妻一样了呢~

“下一步切块的工作就交给我吧。”

水声刚停下,行云流水,看的人赏心悦目。

“请用餐”


“谢谢,我开始吃了......很好吃。”

“不用客气”

“我吃饱了,真的很好吃!”

“这是千歌和曜的笔记,据说是都对自己的不满意,于是一起托付给我了。”

千歌亲和曜,的确会这么做呢。

“梨梨晚睡没有关系吗?”

“已经好很多了,比起这些,不要辜负千歌和曜的笔记才行。”

好像一路上做的笔记都失去了效用。

搬来了另外的椅子,比梨子坐的要高上一点,刚好够两人平视,洗完澡后的善子心情很好,端端正正坐在上面,大抵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举手投足透露着“堕天”


如果能够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善子有在好好学吗?”

“嗯...还,还好,堕天使夜羽”

如果是以往,由善子妈妈提出这个问题,善子想都不用想就能信心满满的递上当天的笔记,然后等待着抽查。

还是那句话,今天,不一样。

今天的善子不是很“善子”。

笔记本上留下的痕迹,垃圾桶里的纸团,不出错的记忆都能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梨子自然是看出了善子的心虚,得到批准后从善子的面前拿了几本教科书,根据书页的笔迹估测着学习进度。

“我来教?”

捣蒜点头

“会不会打扰到梨梨休息?”

“没事的啦,我教夜酱也是在巩固知识不是吗。”

挑不出毛病,她把椅子搬的近了些,但是看架势,就差坐在梨子的腿上了,于是自觉做的有点过,又撤回来一些。

还是搬近点比较好,堕天使大人和她的小恶魔坐近点没什么不对的。

她又一次低头调整位置,力求凭借魔力找到最合适的位置。

小动作总是逃不过被发现的命运。梨子主动提到:

“因为灯光的原因吗?夜酱需要的话可以移的更近点。”

不算得寸进尺,只是勉为其难接受邀请。

是个值得信服的理由,她坦荡的把两个椅子并在了一起,果然,最近的距离最合自己心意。

满意的重新坐端正,嘴咧开一点,露出了小巧的虎牙。

周遭氛围没有改变多少,本应生硬乏味的知识点由梨子用温柔的语气讲出来,让人很有继续听下去的念头。

她又想起来困扰了她一整天的那件事。

告白。

我喜欢你,想要告诉你。

也不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她几度张开嘴,比着口型。

梨梨还在讲题,知道自己没在听会不会生气?

卡在喉咙里,还是咽了下去,没能说出口。

那就,学完后再试试?

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善子用心地跟着梨子的思路学习,甚至比平时上课还要认真不少。

进展到了一半,症状在身的梨子有些口干,接了杯水回来后,梨子小心的分析着善子的行为。

这个小堕天使还是和自己亲近呐。

没准白天真的是错觉?

又或者...

不敢纵然自己去“瞎想”,明明只是想到了那一丝丝的可能性,心情就变得无比畅快。

真的很羡慕吧。

是谁呢。

除开团员后,善子还有很广的交际圈,这让她无从下手,只能够寄希望于善子会主动告诉自己。

哪怕是帮她筛选筛选,也好。

现实中的夜梨,没有同人里那么直白的爱意。

没有简简单单就达成的恋人关系。

给自己和善子画同人本的画师知道这点会不会觉得失望?

躲开善子不明所以的注视,她无声叹了气,回过头时已经带上了笑颜,分辨不出几分真假。

善子没注意到身边情绪的梨子,一心一意,绝不辜负使命的对抗着刚得到思路的难题。

“梨梨,心情很好吗?”

梨子扯了下嘴唇,“嗯”

待时钟不偏不倚指向十点的时候,善子起身出门和梨子晚归的爸爸打了招呼,取了咖啡回来,据说是她的习惯,循着咖啡的香味,梨子也跟着泡了一杯,不过和善子昏昏欲睡的样子不同,这杯咖啡对自善子出现至今,一直都很有精神的梨子,好像没起到什么作用。

善子和家人的关系好像已经很不错了。

...像是见家长一样?

爸爸,好像很喜欢善子这种性格的女生。

低头吮了口咖啡,

(开心)

扑向

“梨梨,你的是这样的美丽,让夜羽大人忍不住想夺走它呢”

不只是字,配图明晃晃的展现在两人面前。

图中的夜羽和现在的她出乎意料的相似,都穿着睡衣,头上的丸子散下来,除了表情的区别,

梨子被善子按在墙上,两人的脸快要贴在一起了般,不只如此,善子的手还挑着梨子的下巴,拇指扶在嘴唇上。

画技也是加分项,善子有些呆愣,看着这画面,感觉像是自己真的这样做过了一样。

壁咚,挑下巴。

善子知道,梨子有一些乙女喜好,不愿意告诉团员。

但她从未想过,这喜好里还有自己这一项。

下一面会有的剧情,不翻开也能想到。

好像在推特和一些地方有看到过类似的图,而由本尊买来作为床前读物的话...

梨梨,喜欢自己。

不再是疑问,陈述的语气让人无比安心,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手指勾着睡衣的一角,语塞,可能是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任鼻头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为什么会哭?自己也说不清楚。

而缩在角落里的梨子则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紧闭眼睛,不想让自己承认已经发生的一切。尴尬有,期待也有。只是手挡在脸前都掩盖不了那异常的红晕,简直比螃蟹还螃蟹。

像是犯下了无可挽回的过错,做好了任凭老师批评的准备后的孩子。

匆匆起身收拾,把书放在了书架上最角落的地方,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顺了口气,回过头看见善子没发话才稍稍感到心安了一点。

(摔一下书)

(心猿意马)

(床上片段)

手擦过

“梨梨,我可以抱抱你吗”

即使到了傍晚,雨仍旧淅淅沥沥的下着,不知何时能够停歇下来,房里与窗外是截然不同的两片天地,有着与寒冷相反的,微暖与。房间里没有开灯,千歌家也都早早的睡了,昏暗的室内,感受到的温度尤为明显。

想要拥抱,无关更多的欲望。

半晌,梨子应了声,就好似以往同意朋友的邀请一般。

又不是很像,理智那根弦始终紧绷着,手心攒出了汗,她吞咽了口水。

好像本不该是这样,又好像理所当然。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如她所愿。

(写月色)

她的目光在梨子脸上流转,

不禁瞳孔微缩,试着屏住鼻息,胸口却抑制不住地剧烈起伏着,宣告了现在不平凡的暧昧氛围。

这已不是朋友间会有的氛围了。

双方心知肚明。

梨子的手不自觉抓着床单,现在的情形不是没有在本子里看见过,但是发生在现实。

由喜欢的,后辈做出来。

那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她想伸手搂住对方的腰,往下,再来一点,就一点点。

于是床单被抓的更紧了,蜷缩着的手几乎就要攒成拳。

只待面庞凑到了近处,不敢太过火,小下的用鼻尖蹭着她的脸,被汗水沾湿的碎发扫着脸颊,手不安分的从腋下穿过,拂上背。

善子的习性像猫,这是aqours成员公认的。

不只是习惯,还有体型。

腹部紧贴着

“嗯...”梨子的声线一直都是,如今感冒了,虽然的确是好了很多,却还有些沙哑,放在善子耳中,只剩下了勾人。

让人想堵住她的嘴。

“梨梨”声音很弱,带着情意,听的清晰,难免脸上迅速燥红起来,温度却骗不了人。

“我喜欢你”

小猫撒娇般,

“最喜欢你了”

“今天,不是愚人节了哦”

果然知道的啊。

心里犯着嘀咕。


END

.....................................................

riko:这本《梨梨和夜羽大人的xxxx》强推哦~(*'▽'*)♪❤️🌸😈(配图)

yoshiko:刻刻刻刻...


樱内善子:我cp天下第一真!天天都过年我好了我可以我反复去世螺旋升天!

梨善szd:我也!我cp天下第一真!天天都过年我好了我可以我反复去世螺旋升天!我就是梨善复读机!

夜羽大人的n号小恶魔:这是官宣了?

汉堡肉:官宣!我就知道她们在交往!


.....................................................


aqours助攻全员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黛雅:???学生不纯交往绝对是噗噗,跌s..唔.....唔?!(被鞠南捂住)

鞠南:对视一笑,擦汗

果南:黛雅有我们就够了哦。

鞠莉:当然~

千歌:奇卡,明白了!(详见:奇卡瓦干乃)

曜:梨子和善子有需要的话我这里有很多情侣款制服哦!

梨子:曜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情侣制服才是问题吧?

曜:揽住了千歌的腰

千歌:嗯...诶嘿?

梨子:嗯。(李狗明白了!)

露比:梨子前辈和善子...

黛雅:我最可爱的妹妹露比可不能跟着....唔??(被花丸捂住嘴)

花丸:现在才交往吗zura?

善子:所以说是夜羽啦!

夜羽:吾之眷属梨梨哟,一起堕天吧!

很r呢。




“倒霉”

告白是示爱方式之一,那么,也可以理解为:

在某个时刻,“我喜欢你”的这份心思不论如何都想要传达给你。

不提“请和我交往吧”“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吗”也不错呢?

怎么就开心误解了(原本直来直去小甜饼)

按最开始的大纲,顶多3k,我,我水到了1w

我写的都是痴汉行为烂俗剧情,dbq

我忘了怎么写文了淦,一天憋不出几百字,头疼。

戏剧性太强了现在。

喜欢一个人,总觉得自己有点卑微。Σ(|||▽||| )

写梨子比善子顺手。

nmd我写了什么东西,我对不起我自己。

我没在写xhw啊我

衣服都没脱,啥都好好的

我没在写前戏,嗯

dbq我就是痴汉,是我我就这么做(/ω\)

还是提一句,她们还是个孩子,现实请勿模仿,没准家门都进不了,不,家都不知道住哪吧。(`Δ´)!

我去写xhw应该能写的不错。

好r。━Σ(゚Д゚|||)━

写结尾满脑子只想着睡觉,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夜梨从早到晚的记录。没高能,w字下一个。

我有一个好主意,你们要不然24h抱在一起算了,完美距离。

写花丸时很纠结,同人设还好,动画设...说不喜欢善子真的有人信吗。(这篇当然是花露)

做梦梦到了回应,码文码文。

看到这里的大家辛苦了。(*'▽'*)♪

水字数致歉,随便写点东西心情会好点。ψ(`∇´)ψ

写到后面满脑子都是“马猴烧酒梨子p!”梨子p到底是什么玩意啊,百思不得其解,一米哇刚奶。d(ŐдŐ๑)

最近搜了点东西,完了后。“喜欢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写起来顺手了些。(*°∀°)

连着三天没写了,我有罪。

好多地方还没写好嗷呜!😇

搂腰是杏夏逆输出太香了。搂的太顺手了吧喂。

...三四点??还有吃饭环节我完全忘了!😭

伴手礼...伴手礼就是我自己哒!(还有六天,心痛,dqb我太悠闲了)

推荐一下终将成为你,逼着我一个不会画画的画起了同人图。

笔力太垃圾了,我好废。

不明死因的人

明明没那画技却偏偏满脑子恶趣味

有参考

明明没那画技却偏偏满脑子恶趣味

有参考

吉音

花的颜色

  第一次前往新学校时,樱内梨子看见沼津街上和飘散着若隐若现的花瓣,和东京并无二样。

  这都源于两个月前一颗彗星划过大气,之后所有人的体质都发生了变化,具体来说就是人类这种生物的体液变得能够生长出花来。

  包括但不局限于汗液,因此日常生活中无意蒸发的汗水,都会在空中形成稍纵即逝的花瓣。

  在气温炎热的夏季,人迹所到之处依旧是不逊色春天的姹紫嫣红。

  梨子没有欣赏花的雅兴,但还是下意识的留意了一眼,果然,没有看见和她一样的颜色。

  在她身后,时不时飘落几片蓝色,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消融。

  就像任何一个平平无奇的转学生一样,梨子做过简单的自我介绍,下课后老师让同班的高海千歌...

  第一次前往新学校时,樱内梨子看见沼津街上和飘散着若隐若现的花瓣,和东京并无二样。

  这都源于两个月前一颗彗星划过大气,之后所有人的体质都发生了变化,具体来说就是人类这种生物的体液变得能够生长出花来。

  包括但不局限于汗液,因此日常生活中无意蒸发的汗水,都会在空中形成稍纵即逝的花瓣。

  在气温炎热的夏季,人迹所到之处依旧是不逊色春天的姹紫嫣红。

  梨子没有欣赏花的雅兴,但还是下意识的留意了一眼,果然,没有看见和她一样的颜色。

  在她身后,时不时飘落几片蓝色,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消融。

  就像任何一个平平无奇的转学生一样,梨子做过简单的自我介绍,下课后老师让同班的高海千歌帮助她认识现在就读的这所学校。

  和高海同学打好关系,然后在浦女度过剩下两年普通的高中时光吧。

  梨子这么想着,用出了在大城市里学到的交际手段,很快便同千歌等人打成一片。

  让梨子隔天就改变想法的是第一天缺席的同班同学,千歌的青梅竹马,渡边曜。

  一个被金色环绕的少女。

  ……

  若问梨子为什么从东京来到沼津,直接原因是父亲工作地点的调动,但根本原因是她的请求。

  梨子是在参加过父亲一名同事的葬礼后做出的决定,那位同事是一位真正的天才,是被科学界给予厚望的新星,可她在世间却只逗留了短短二十年。

  葬礼上其他人的目光和棺材外的花朵格外刺眼,但同样刺眼的还有渡边曜的颜色,为什么一个乡下的普通女孩能被金色选中!

  这不公平,梨子愤愤不平的想,但命往往都不能如人所愿。

  所有人都渴望金色,但它并不会就这么眷顾梨子,也不会拯救科学界陨落的新星。

  为了社会稳定,花色的含义至今未公开,梨子也只是因为父亲从事这方面的科研工作,以及自己特殊情况才偶然得知,花的颜色居然象征着人的寿命。

  受到彗星飘落的未知元素影响,人类个体的寿命能够通过花的颜色判断,在此之外,还有极少部分人发生了变异,这些人获得了与人类种族截然不同的生命长度。

  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金色,那是与最灿烂的阳光相同的颜色,象征着活力,或许还象征着永恒。

  ……

  自从与渡边曜见过面,梨子便不露声色的与其他人稍微拉远了距离,虽然和任何人的关系都不坏,但也仅止步于不坏。

  因为她不想和渡边曜靠的太近,不想被刺伤眼。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一个月后,一个下雨而梨子又忘记带伞的夜晚。

  梨子几乎想也不想就直接踏入雨中,顶着冰凉的雨水漫步,她可以预见到自己一定会发烧,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也十分难受,可她却不急着回家,反倒一个人溜到海边。

  离开熟悉的环境来到好环境的乡下并没有让梨子烦闷的心得到释放,所以她想借着雨浇灭自己的无名火,渴望这海浪冲走内心的郁闷。

  任何一个爱惜自己身体的人都做不出这种事,不过梨子实在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爱惜的必要。

  就在这时,某人把伞塞到梨子手里。

  渡边曜喘着气道,我家离得近,你快点回去,回学校再还我。

  接着不等梨子推脱,渡边曜就以远超梨子极限的速度跑走。

  哪怕在昏暗的雨天,渡边曜身边的金色花瓣依然耀眼夺目。

  ……

  理所当然的发烧,梨子返校的时间竟然恰巧和同样休病假的曜相同。

  还伞时梨子没好气的批评曜不注重自己的健康,毕竟曜可是有一具十分值得好好照顾的身体。

  曜没反驳什么,欣然接受了梨子的意见。

  这之后,曜经常和梨子搭话。

  期间曜拐弯抹角的表示,她看出梨子是为了避开自己才和千歌等人拉开距离,想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梨子楞了一下,心想曜原来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样只是个单纯的笨蛋。

  当然,梨子没有承认,只是从此更加关注曜的一举一动,会为午饭吃小卖店的她多准备一份便当,也会在周末晚上叮嘱她不要熬夜。

  渐渐的,梨子正式融入了浦女,也认识许多合得来的朋友。

  除了曜和千歌,还有她们青梅竹马的学姐,学姐的两个朋友,朋友的妹妹,妹妹的朋友们……

  入冬的某天,曜朝着手心哈一口气,梨子便见曜双手捧着一朵金玫瑰。

  真美,梨子真心赞叹道。

  曜眨眨眼道,我们也都觉得梨子蓝色的花很好看。

  梨子皱着眉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呼出一团白雾,空中出现一朵蓝莲。

  也许,梨子言不由衷道。

  ……

  高中生活转瞬即逝,梨子没有选择读大学,而是直接进入社会工作。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梨子的父亲等对人与花的研究依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社会上一些人却已经得知了花色的含义。

  于是梨子应聘不到好工作也是理所当然的。

  好在梨子对工作岗位不挑,她甚至可以不用自己养活自己,只是想在人生一定要做的事项中,在参加工作这一栏后画个圈。

  这天梨子上完晚班回家,翻出记录自己人生目标的笔记本,回忆已经完成的目标。

  从定下目标开始,第一个是亲眼看海,那是在来到沼津的第一天就完成了,抵达沼津时已经很晚,她还是趁父母忙着搬家时一个人打着手电去了海边。

  梨子一个个看下去,比起其他人动辄一百个的人生目标,她给自己的要求很少,但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不可能在有生之年把所有都完成。

  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梨子打开门。

  只见曜站在门外,她说,我失业了,能在你这住一段时间吗。

  梨子和她对视了几秒,微微点头,请进。

  ……

  即使应聘成功了梨子建议的高薪工作,曜还是没有搬出去的意思。

  梨子也不撵人,只是尽到房东的职责,每天为曜准备一日三餐,家务两人平摊。

  后来曜出资租下高级公寓,也是两人一起搬进去住。

  一天,曜捡到梨子落在沙发下的笔记本,看见其中一行画圈了的人生目标十分诧异。

  等梨子回家后急忙问道,你有孩子了?

  梨子不明所以,曜拿出笔记本说,你不是有个养育孩子的目标吗。

  养的就是你呗,梨子抽回笔记本,耸耸肩道,因为不太放心你所以我就把你当孩子养了,再说,一起出门不是有人把我们认作母女吗。

  曜盯着梨子眼角的皱纹,酒红色长发中隐隐冒出几根银丝。

  明明两人同龄,梨子外表看上去像是三十好几,而曜却几乎和两人相识时没有变化。

  曜故作轻松道,你知道吗,新娘就是新的娘的意思。

  梨子恶狠狠的瞪她一眼,眉头紧蹙,别乱说。

  ……

  梨子多次在梦回想起曾经参加过的葬礼,所有人同情的目光以及棺材外凭空出现的蓝色花朵,那位英年早逝的天才亲自证明了她提出的理论。

  蓝色花的人注定活不过二十岁。

  还记得问自己在几点出生的那通电话中母亲哭的声嘶力竭,也记得拜托父亲为自己安排葬礼时他泣不成声。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日期从九月十八跳到十九,梨子有股奇妙的感觉,因为早已知道自己的死期所以真当这天到来时她反而平静。

  有人说只要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就一定不会虚度人生,可今天就真的是她生命中最后一天了。

  事实上根本没有一天,只有大概几个小时,她是早上出生的。

  回家看看吧,梨子收拾行李,打算让家人见活生生的自己最后一面,他们肯定都等着我。

  打开房门,却见曜就堵在门口,她紧紧握住梨子手腕,神色一如将雨伞递给梨子的那一刻。

  我想回浦女看看,陪我去!

  梨子想了下,让父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闭眼可能太过残忍了,于是点头道,好啊。

  进入校园内天空还是黑色,两人坐在花台边上,这里是浦女看日出最好的地点。

  时间已经过了六点,梨子隐隐意识到自己大限将至,忽然喉咙一甜,梨子悄无声息的用远离曜那边的手把这口鲜血甩到背后。

  过了会,曜紧张的看着梨子,说,我可以当你的恋人吗?

  梨子强打起精神,笑道,怎么这时候才说,可以呀。

  她早就猜到曜的打算,毕竟曜虽然不是单纯的笨蛋,但始终是个笨蛋,怎么可能瞒得过她呢。

  梨子拿出笔记本,在人生目标未完成的两项,和恋人互相参观母校,以及和恋人一起看日出后面画上圈。

  这样就全部完成了,梨子笑道,不过我只所以你当一天的恋人,明天起就必须忘了我哦。

  曜眼眶湿润,苦涩的点头,口中喃喃念道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梨子笑骂道。

  梨子的困意愈发浓烈,靠在曜肩头,轻声道,不准哭。

  嗯,曜哽咽着抬起头望天,泪水还是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滴落进花台。

  梨子竭力支撑眼皮,远处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不过太阳,似乎看不见了呢。

  ……

  ……梨子……梨子……

  ……

  断断续续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梨子视线突然明朗,四周传来校园里学生们来来往往的脚步。

  发现自己枕着曜的大腿,太阳已经升到正上方,只因有两颗开着樱色花的小树遮掩了部分阳光才不让她觉得刺眼,反倒是从内心对这灿烂的金色感到欣喜。

  眼前的曜正如她少年时那般,而自己也失去皱纹和白发,变成高中生的模样。

  两人四目相对,十指相握,曜羞涩一笑,红着脸埋头。

  此时梨子也感觉自己双颊发烫,闭眼相迎。

  耳中好像听见轻声细语。

  喜欢。

  ……

  这天,阴。

  当第一个人踏入校园时,她惊讶的发现花台边坐着一对母女。

  白发苍苍的母亲躺在女儿怀里,就像睡着了一般。


  


  

——完——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这是描改到一半因为技术力过低无法继续的心心念念的游乐园梨善

原图p3


少女歌剧也太会了吧,这不是间接kiss吗


顺便michiru你虽然是1但是你是真的太矮了

这是描改到一半因为技术力过低无法继续的心心念念的游乐园梨善

原图p3



少女歌剧也太会了吧,这不是间接kiss吗


顺便michiru你虽然是1但是你是真的太矮了

🐦精

p1,3无须多言

p2是在大街上吵架了,因为怕弄丢了对方,还是要牵着手回家的小情侣

tag魔鬼dbq

p1,3无须多言

p2是在大街上吵架了,因为怕弄丢了对方,还是要牵着手回家的小情侣

tag魔鬼db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