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川惠

159浏览    9参与
Janice Lam

告白 (下) (mimori x aiai)

*如未看告白(上)請先回去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正文)


晚上,maho把九九組全部人(除了aiai和mimori)都約出來吃飯了,而最先到的人是momoyo、teru和haru,接着便是maho、萌p和日向,最後的則是ayasa


ayasa「抱歉,遲到了」


momoyo「對了,maho桑你說的其他人是誰?」


teru「是不是會來這裏?」


maho「她們應該很快就到了」


萌p「她們?」


???「maho桑我們到了」


此時在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kdhr「抱歉~maho桑我們來遲了」


跟kdhr一同進來的還有Roselia...

*如未看告白(上)請先回去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正文)


晚上,maho把九九組全部人(除了aiai和mimori)都約出來吃飯了,而最先到的人是momoyo、teru和haru,接着便是maho、萌p和日向,最後的則是ayasa


ayasa「抱歉,遲到了」


momoyo「對了,maho桑你說的其他人是誰?」


teru「是不是會來這裏?」


maho「她們應該很快就到了」


萌p「她們?」


???「maho桑我們到了」


此時在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kdhr「抱歉~maho桑我們來遲了」


跟kdhr一同進來的還有Roselia的成員們


ayasa「Roselia?」


惠「是,各位,我是Roselia的鼓手櫻川惠,請多多指教」


由貴「是~我是Roselia的貝斯手中島由貴,請多指教」


樺音「大家好,我是Roselia的鍵盤手志崎樺音,請多多指教」


kdhr「是是~最後是我,Roselia的吉他手工藤晴香~」


haru「難道maho桑找的其他人是………………」


kdhr「就是我們喔~」


maho「嗯!沒錯!」


日向「欸~Roselia也來幫忙了」


maho「畢竟Roselia她們比我們更熟悉aiai啊~」


惠「嘿嘿~我們知道很多aiai不為人知的趣事喔~九九組的大家想聽嗎?」


萌p、日向「我想!」


此時的萌p和日向立即拿出手機打算錄音


teru「喂喂~我們今天來是為了幫助aiai和mimori桑的啊」


由貴「其實我們跟maho桑已經想到一個計劃了」


momoyo「那就說來聽聽吧」


kdhr「non醬~拜託你了」


樺音「嗯,我們想到的計劃就是…………………………」


就在九九組和Roselia吃完飯的後兩天,Roselia的計劃開始了


晚上Roselia的排練結束後,kdhr提議大家一起去吃飯,大家也同意了


kdhr「我之前在網絡上看到有一間餐廳不錯的,就在前面」


惠「聽說很好吃喔~」


aiai「那就吃這間吧」


由貴「ok~」


這時樺音走向kdhr並小聲問道


樺音「吶,kdhr桑」


kdhr「嗯?」


樺音「我記得這間餐廳要預訂的啊?」


kdhr「我已經拜託了九九組她們去預訂了」


樺音「喔~」


由貴「到了」


kdhr「我先看看有沒有位子」


aiai「ok」


kdhr快速的走到侍應生面前並跟他拿了位子


侍應生「房間已經整理好了,請跟我來」


kdhr「各位,已經好了~」


惠「走啦~」


aiai「等等我們啊~」


由貴「non醬走啦」


樺音「嗯」


Roselia們進入房間後,kdhr就準備去灌醉aiai,當然其他成員們看到kdhr這樣,也馬上配合kdhr


aiai「等、各位,為什麼都圍着我看」


kdhr「aiai~(笑)」


惠「你明天早上應該沒有工作吧~(笑)」


aiai「呃…是沒有啦………」


kdhr「那就來喝酒吧~」


aiai「欸?」


kdhr「yuki~」


由貴「是~啤酒到了」


aiai「等一下,kdhr,我們一個月不是有live嗎?不能喝酒」


惠「沒事啦~經理人已經同意了」


aiai「non醬………」


此時的aiai看向她最後的希望


樺音「呃…哈哈………」


但樺音只是笑了笑,並沒有阻止其他人


kdhr「別再反抗了,不會有用的」


aiai「唔…………喝酒可以,但你們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四人「嗯?」


aiai「不準對我做奇怪的事」


kdhr「放心吧~不會…………」


aiai「那就好」


kdhr「才怪(小聲)」


由貴「aiai桑你的」


aiai「謝謝」


由貴「non醬」


樺音「喔!謝謝」


由貴「在想什麼?」


樺音「我只是在想aiai桑的酒量不是很好的嗎……」


由貴「你怕我們贏不過aiai桑?」


樺音「嗯」


惠「嘛~接下來的確是苦戰呢~」


由貴「哇!嚇到我了…………」


惠「抱歉,你們記得接下來盡量不要喝酒,灌醉aiai就行了」


二人「嗯!」


終於在大家的努力下,aiai喝醉了


aiai「唔………kdhr……」


kdhr「aiba aina,你別掛在我身上啊!」


aiai「但是掛在kdhr身上很舒服啊~」


惠「看來是醉了」


由貴「那接下來是…………?」


樺音「我記得kdhr桑說要找一個男友力爆表的人…………」


此時Roselia的所有人(除了aiai)都看向了由貴


由貴「欸?!我?!」


惠「yuki~幫個忙吧~」


由貴「但、但是…………」


kdhr「你也不忍心看到aiai跟mimori桑一直這樣的,對吧?」


由貴心想「我連mimori桑的真人也沒有看過啊!!!」


由貴「那個…………」


惠「沒有辦法了!non醬只能靠你!」


樺音「喔!我知道了,yuki~」


由貴「嗯?」


樺音「我也拜託你了~好嗎?」


由貴心想「(中槍)好、好可愛啊!!!」


由貴「好吧…………」


惠「yuki果然不能拒絕non醬啊」


kdhr「meguchi,aiai跟yuki交給你了」


惠「是~」


kdhr「那麼接下來就是……………………喂喂~maho桑」


maho「喔!kdhr桑,你們那邊好了嗎?」


kdhr「已經好了,接着就要拜託maho桑了」


maho「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mimori」


kdhr「嗯」


樺音「kdhr桑?」


kdhr「喔!non醬,一會mimori桑會過來,你去接她吧~」


樺音「好的」


kdhr「meguchi,搞定好了嗎?」


惠「快好了,yuki你記得要保持這樣姿勢別動啊,還有記得要做那個動作」


由貴「是」


kdhr「好,那我跟meguchi先出去,non醬一會去接mimori桑,然後去找我們,yuki留下來別動」


(maho那邊)


maho「喂喂~mimori~」


mimori「maho?打電話給我,有事嗎?」


maho「其實是aiai喝醉了,kdhr桑叫我去接她,但我還有工作,所以能拜託你嗎?」


mimori「好吧,那你把地址告訴我」


maho「謝謝你mimori~地址是……………………」


知道地址的mimori馬上就乘車去到餐廳,當走到餐廳門口就看到樺音在等她


樺音「你就是mimori桑嗎?」


mimori「嗯,請問你是?」


樺音「初次見面,我是Roselia的鍵盤手志崎樺音,請多多指教」


mimori「嗯,那aiai在……?」


樺音「就在右邊第三間的房間,裏面有我們的貝斯手中島由貴正在照顧aiai桑,你直接進去就可以了」


mimori「好的」


樺音「那我先走了」


mimori「嗯,謝謝你」


接着,mimori根據樺音所說的,走到右邊第三間房間門外,就在mimori準備打開門時,卻聽到…………


aiai「yuki~」


由貴「怎麼了?」


aiai「靠在yuki身上好舒服~」


這時由貴也注意到mimori就站在門外偷聽


由貴心想「mimori桑來了!」


由貴「aiai」


aiai「嗯?」


由貴「我喜歡你」


接着由貴就向aiai的臉靠近,在mimori的視角,正好呈現由貴親了aiai的錯覺


由貴心想「應該差不多可以了吧?」


正好此時mimori進去房間了


由貴「你就是mimori桑吧,aiai桑就交給你」


mimori「………………………………」


由貴心想「別不說話啊!!」


由貴「那、那我先走了……」


mimori「嗯」


由貴心想「果然好可怕!!!」


由貴結完賬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餐廳並找到kdhr她們


由貴「各位,找到你們了~mimori桑好可怕啊~」


惠「辛苦你了」


樺音「辛苦你了,yuki」


kdhr「不過接下來能不能成功就看她們自己了」


(明天早上)


aiai「唔…………手好重……唔……頭好暈………」


剛起床的aiai看了看四周


aiai「這裏是…………?」


(呼吸聲)


aiai「嗯?」


這時aiai注意到自己的手臂被人壓着,動彈不得,還有呼吸聲,證明有人壓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


aiai翻身過去一看,就看到mimori的臉距離自己不到2cm


aiai「mi、mimori桑!(////)」


mimori「唔………aiai……」


aiai心想「是夢見我了嗎?」


mimori「aiai………(哭)」


aiai「mimori桑?!」


mimori「aiai…………喜歡你………別走…………(哭)」


聽到mimori這樣說的aiai把睡在自己手臂上的mimori抱進懷中,不過這個舉動也把mimori弄醒了,但aiai並不知道


mimori「唔………aiai…?」


aiai「我什麼地方也不會去,我會一直陪伴着你,保護着你,我喜歡你,mimori桑」


mimori「下次可以在我清醒時說嗎?」


aiai「mi、mimori桑?!你什麼時候醒的?(////)」


mimori「唔………就在~你跟我告白的時候吧~」


aiai「欸?!(////)」


mimori「吶,aiai,可以再說一次嗎?」


aiai「唔……我、我喜歡你,mimori桑,可以跟我交往嗎?(////)」


mimori「嗯!(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後記)


在下午九九組的排練室


momoyo「mimori桑和aiai桑還未到啊~」


haru「都快開始排練了」


teru「對了,maho桑」


maho「嗯?」


teru「你的計劃成功了嗎?」


萌p「對啊~maho桑還告訴我們呢~」


maho「她們來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嗎?」


日向「我覺得是成功了吧?」


ayasa「嗯~是嗎?」


就在大家討論時,mimori和aiai手牽手的進到排練室


萌p「喂~你們看(小聲)」


日向「果然!」


haru「看來成功了」


momoyo「好了,我們去練習吧~」


teru「對啊,別打擾她們了」


萌p「嗯?maho桑,你拍什麼?」


maho「我拍照給kdhr桑,告訴她計劃已經成功了」


(kdhr那邊……)


正準備進行廣播的kdhr收到了maho的照片


kdhr「(笑)」


惠「kdhr你在笑什麼?」


kdhr「這個」


惠「啊!難道~」


kdhr「看來成功了」


惠「我們快告訴yuki和non醬吧!」


kdhr「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完)


大家覺得如何?


我!又要考試了!!!


好辛苦………


不過我會儘量更新的○| ̄|_


另外我希望大家可以告訴我你們想看


(kdhr x maho) or (maho x momoyo)


記得支持我!!!!!!


Mouknn
推特https://twitt...

推特https://twitter.com/NightWhite_Owl/status/1202232572102660102?s=19

太帅了(哭)

推特https://twitter.com/NightWhite_Owl/status/1202232572102660102?s=19

太帅了(哭)

志崎桦音家的除草机

【志崎桦音个人向微ykkn】精神衰弱症

  和kg合作的内容,这边是负责kn的part

  设定在kn刚刚入团的时候,志崎老师有焦虑症√。

  

  “…………”志崎握住中岛的手突然开始出汗,离本番开始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边上的工藤只是一直在调试着自己的吉他,一定一定要确认完美了再上场。边上的明坂和中岛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背,希望让自己知道‘有我们在不会出事的。’

  虽然自己是刚刚加入这个团体,但也知道接下来自己要肩负起如何的责任。中岛和自己的情况比起来就平静了许多,毕竟两人的处境就不一样。即使前贝斯手是万众瞩目的star,也算是roselia人气担当之一的远藤佑里香,中岛还是很好的接手了这个工作,甚至身上还带有着有利息留...

  和kg合作的内容,这边是负责kn的part

  设定在kn刚刚入团的时候,志崎老师有焦虑症√。

  

  “…………”志崎握住中岛的手突然开始出汗,离本番开始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边上的工藤只是一直在调试着自己的吉他,一定一定要确认完美了再上场。边上的明坂和中岛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背,希望让自己知道‘有我们在不会出事的。’

  虽然自己是刚刚加入这个团体,但也知道接下来自己要肩负起如何的责任。中岛和自己的情况比起来就平静了许多,毕竟两人的处境就不一样。即使前贝斯手是万众瞩目的star,也算是roselia人气担当之一的远藤佑里香,中岛还是很好的接手了这个工作,甚至身上还带有着有利息留下来的那份他希望留在中岛身上的那份远藤佑里香的Lisa的气息。

  做不到,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成为大家心目中以前的那个rinko……明坂前辈的rinko在大家的内心之中已经是完美的了……我……我……我做不到……。志崎握着中岛的手突然用了点力,下意识的握紧希望中岛可以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痛……!kanon你在干什么啊!”中岛突然拍掉了志崎抓住自己的手,从座位上弹起来,她没想到志崎的力气居然这么大,但是这也和平常的志崎不一样,总感觉志崎有种怪怪的感觉,看到额头上都是冷汗志崎,中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拿来桌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还有水递给志崎。

  “抱……抱歉,我忘了kanon你是第一次上场,难免不了紧张,来喝点水,放松一下。”中岛贴心的帮志崎擦着汗,志崎也只是抓着中岛递来的水低着头,“怎么了吗?……哎呀我第一次上场之前也很紧张啦,放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志崎突然开始不停的道歉,中岛也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是做错了什么才让志崎如此的自责,“哎kanon酱,你不要这样啦……我也是无心之言……上场之前了,就不要那么难受了好吗?”

  调试完吉他的工藤递过来一瓶药,中岛看了看说明书才发现这是抑制焦虑症的药物,志崎依然低着头,手紧紧的攥着roselia演出服的华丽的裙子。中岛恍然明白,其实志崎肩上肩负的并不是只是简单地接任roselia白金燐子这个角色而已,此刻身体上多出的重量也不止是roselia的团服而已,“kanon……?”

  “我……对不起我……我……唔……”一旁的明坂捧起了志崎的脸,正视着志崎的眼睛,里面已经泛起了泪花,平常红润的嘴唇此刻也显得无比的苍白,中岛也握着志崎的手,为她轻轻拭去手汗。

  “放心吧……fan们不会怎么样的,从现在起你就是白金燐子,你就是roselia的键盘担当,不要有压力了好吗?”

  “明坂前辈……我……”

  “要是真的难受就先把药吃了。”边上的工藤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就提醒志崎吃药,毕竟她也是团里唯一知道志崎有焦虑症的人。不过此刻对于志崎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冷静下来面对接下来的live。

  “……”

  “嗯……?”工藤皱了皱眉,伸手去整理了一下志崎的衣领,接着就拉起志崎向着饮水处走,在live开始之前的十分钟时候两人终于回来了。志崎也恢复了平常的那个怯生生的小女孩,而工藤也只是端着手没说话而已。

  

  

  “啊~今天的live大好评啊。”中岛和相羽发出评价,明坂因为还有其他工作就先离开了,剩下的就是新的roselia的五人一起去roselia的定番烤肉。

  “你看那个不是今天的那个新键盘手志崎桦音吗?好像接下来就是她接手rinko这个角色唉……”在路边的一些bangdreamer看着志崎从身边走过去就开始议论起来,虽说日本的粉丝们素质都很高,但是可能因为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志崎或是其他的bangdreamer或是roseliafan们来说都是猝不及防的事情。但是这已经是事实了,无法改变的。(其实日本的bang dreamer素质都很高的在这里谢罪呜呜呜)

  志崎桦音接手了白金燐子这个角色。

  “听说她是从洗足出来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是啊,弹琴的手法很厉害的样子,但是我觉得没有之前的燐子好哎,感觉气音太重了。”

  志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楞了一下,又开始全身起鸡皮疙瘩。‘没有之前的燐子好哎’虽然这句话在一些不希望志崎加入roselia的bang dreamer眼中看起来也就是风轻云淡的一句话而已。但是对于志崎的压力又有多大,也只有志崎可以知道了吧。

  “kanon?为什么不跟上来?”作为主唱,发现还站在原地的志崎不免有些担心,走回去提醒志崎跟上来。或许是听到了那些站在街边议论的bang dreamer说的话,用自己的压让他们闭嘴了,“没事了,kanon,跟上来。”

  “抱歉,知道了……”志崎的声音一路掉下去,显得很憔悴的样子,虽然身体已经跟着相羽一起走过去了,心里想的还是刚才那几个人的话。

  五个人终于走到了烤肉店,但是志崎却突然被头痛缠身。突如起来的发病让志崎不知如何是好,没有半点食欲,又要面对接下来的饭局,志崎只能选择逃避。

  “抱歉,我去下厕所。”志崎起身就是向走廊走去,工藤跟了上去,在走之前也歉意的笑了笑

  “kanon又发病了,抱歉,我跟上去看看。”

  工藤提前了一回儿到了路口,看到差点走错方向的志崎稍微叹了口气,“厕所在另一边哦。kanon你又发病了吧。”

  “……”志崎疲惫的眼睛看着工藤,开始流起了眼泪,“对不起,kdhr前辈……对不起……对不起……”

  “好了好了……乖……kanon是好孩子哦……难受就先吃药吧,毕竟大家都很担心你的说”工藤拍着志崎的头,让她稍微平静下来。

  志崎在工藤的注视之下吃完药之后和工藤一起走回了剩下三人所在的包间。志崎也没说什么的就坐下了,起初也只有除了志崎的四个人在吃,在后期的志崎才加入进来,五个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但是有谁知道在这欢笑声之后五个人的肩上扛着多少压力呢。

  

  最近志崎的病症有好转的迹象,发病的次数没有那么频繁了,过几天就是去中国的bml sp的live了,所有人都十分的激动,而且志崎也十分期待可以去上海吃辣,只是担心中国的粉丝……。

  志崎决定不想那么多,去高兴的接受这场初次的海外live,然后好好的在上海吃一次火锅。

  但愿如此。

  

  这次的上海之行十分的顺利,不但如此还有粉丝做了给自己的花篮,真是温柔的世界呢。在中国也没有发病,着让所有人都很庆幸,也让所有人为之高兴。

  回到日本之后就是roselia的新单FIRE BIRD的发售,大家都在忙前忙后的宣传,自己也不例外,因为这一次的单曲之中首次加入了自己的solo,不知道反响会怎样。

  

  7月24日,roselia新单FIRE BIRD发售,在当日马上登上了某音乐榜单的首位,反响热烈,大多都是在吹roselia的。不过也有个别不好的评论混进去。都是在攻击志崎和中岛的,志崎的居多。

  “志崎和中岛只是明坂和远藤的替代品吧”

  “这首歌算是明坂的毕业曲吧,交给接任人唱不好吧”

  “志崎的感情没有明坂好吧”

  等等诸如此类的评论,刷着fire bird和ringing bloom的评论区志崎感觉自己都要炸了,头疼和手汗一起来了,再加上昨晚的失眠,让志崎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消息,是中岛发来的。

  “明天,一起去迪士尼吧,毕竟都没有工作一起去玩个爽吧。”

  “明天……?可以哦。”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十点迪士尼门口集合哦。”

  “好……”

  

  “yukki,早上好。”

  “早上好。”

  志崎依然顶着黑眼圈,看来是昨晚依旧失眠,中岛也看出来了。自从九单发售以来,志崎就一直不在状态。平常去医院也都是同一个事务所的工藤一起的,就算自己过问起来也会被敷衍了事。自己是真的很担心志崎的身体情况,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在自己和megu聊过之后中岛决定用从megu哪里知道的一点点信息来帮助志崎走出困境。

  “你可以试试带kanon去游乐园玩玩,你不是有迪士尼的年卡嘛?”

  “好,我试试。刚好明天有空,就定在明天吧。”

  “那我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

  

  “你……?我来买票吧,yukki让你来有点太破费了,明明平常都这么关照我了”说着,志崎就准备向售票处走去,一下子就被中岛抓回来,“你忘了吗?我有迪士尼的年卡啊,不玩回本我可就亏了。”

  “好……”

  志崎在早上来之前已经吃过镇定的药物了,希望她和中岛快乐的一天不会被自己的焦虑症打破。

  

  志崎和中岛坐在迪士尼的长椅上,看着来往的行人,志崎发着呆,中岛看着发呆的志崎,还吃着刚刚买的可丽饼。志崎手上的可丽饼也没怎么动,中岛便准备低头去咬一口。

  “啊~”中岛咬了一口志崎的可丽饼,发呆的志崎也一下子回过神来,捏了一把中岛的脸,用有点赌气的眼神看着中岛。霎时间感觉自己的内心的乌云烟消云散,好受了很多,“yukki!不要随便吃我的可丽饼啊……!”

  “抱歉抱歉~,看看kanon在发呆就情不自禁咬上去了,如果kanon不喜欢的话我再去给你买一个,这个交给我解决就好啦!”由贵摆了摆手,看着志崎,试图拉回志崎的注意力顺便让她可以放下点,不过做法好像不太对的样子。

  “没……没关系……我……”志崎的状态一下子变的不好了起来,她不是很喜欢麻烦别人,尤其是自己亲近的人,她更不希望自己的事情让她们操心,roselia已经有工藤在为自己的焦虑症而忙的焦头烂额了,中岛也和志崎的关系很好 他不希望去麻烦中岛。

  “?……kanon?抱歉让你难受了吧。”中岛向后靠了靠,望着天空,开始说起一些自己的经历和刚刚加入roselia的事情“其实啊,我很早就开始当偶像了哦,从高中开始,就在大众的视野里活动一路下来人气也不温不火的,支持我的人一路都在支持我,不过也有很多否定我的人,虽然我不知道kanon的经历,但是我们都看到了哦,你作为志崎桦音,做为白金燐子的努力。即使在明坂前辈不在了之后,依然勤勤恳恳的练习,为大家做着事情。我刚开始也是啦,大家都不习惯新的环境,新的事物,不过去接受就好啦~难道kanon还会因为自己太自卑的原因而不想为观众或是支持你的人带来最最完美的舞台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不是……我不想……不想辜负所有期待着我的人……但是……我……”志崎抓紧了自己的白裙子,泪水已经夺眶而出,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会因为自己的这个病状,给所有人这么多麻烦,认为自己无法给所有人一个最完美的舞台。

  “所以说,会好起来的,放手去做吧。”中岛从后背抱了抱志崎,就马上放开了。毕竟人多的地方抱太久会引人怀疑的,但是中岛希望自己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

  “yukki你刚才是不是拿了我的可丽饼……”志崎戳了戳中岛的手臂,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上被粘上的奶油,“刚才抱抱的时候,沾到我了……”

  “??!抱歉!”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志崎的泪在笑声之中落下,中岛这个憨憨又开始害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忙着安慰志崎,“没什么,我觉得有你们在真好,yukki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有你们在我一定可以治好我的病的。roselia也要一起努力一直走下去。”

  “好”

  fin

  

  后记

  现在这里对日本的各位fan们道个歉,你们素质真的超高的我对不起你们呜呜呜。

  这篇是变相嘴臭ringing bloom下面的憨批评论,所以说看的难受也在这里道个歉。

  志崎老师的努力大家也有目共睹,小明也说了受不了自己退出也可以跟着一起毕业。所以说请一起见证新的roselia的浴火重生。

  以前的旧r确实耀眼,但是现在的新r也会更加耀眼的走下去。

  以上皆为个人观点,如果有哪里让你不好受了请憋着,我也在这里道歉。

  最后的ykkn是私货。

  没了

千贺

【个人翻译】ヒキガタリズム vol.6 【樱川惠访谈部分】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28394144376891

Case of 樱川惠[Drums]

【正因为想要感谢自己能够和成员们相遇,所以才会去努力】

———————————————

——在开始学习架子鼓之前,对架子鼓这一乐器抱有怎样的印象?

樱川:我没有认为这是“绝对学不会的乐器”,反倒是觉得“一定能学得会”吧。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原先我就是X JAPAN的YOSHIKI的狂热粉丝。从中学开始渐渐受到母亲的影响而喜欢上了这个乐队,高中的时候开始买X JAPAN以前的CD和杂志。所以,架子鼓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比较近的存在。

——是从Roselia结...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28394144376891


Case of 樱川惠[Drums]


【正因为想要感谢自己能够和成员们相遇,所以才会去努力】

———————————————


——在开始学习架子鼓之前,对架子鼓这一乐器抱有怎样的印象?


樱川:我没有认为这是“绝对学不会的乐器”,反倒是觉得“一定能学得会”吧。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原先我就是X JAPAN的YOSHIKI的狂热粉丝。从中学开始渐渐受到母亲的影响而喜欢上了这个乐队,高中的时候开始买X JAPAN以前的CD和杂志。所以,架子鼓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比较近的存在。








——是从Roselia结成之后才开始学习架子鼓的吗?


樱川:是的。所以说,大约也就是一年半前呢。...实在是太难了以至于我都被吓了一跳(笑)。虽然在舞台上初披露之前有半年的练习时间,但真的是很拼命了。最开始的基础练习是一边嘴巴里哼着八拍一边敲鼓,虽说是基础但也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事情...(笑)。用和Toshl(X JAPAN/Vo)喊“红色啊—”时候一样的气势,一边叫喊着“当当!当当当!”一边练习。那时候的表情...不太能让别人看到呢(笑)。








——之后再接触到X JAPAN的歌曲的时候,听的方式或者视角有什么变化吗?


樱川:有变化呢。比起粉丝视角的憧憬,在开始学习架子鼓之后,意识到“还有这种短句啊”、“原来能够这样敲鼓的吗”,于是愈发的尊敬他们了。在看live影像的时候也是,一边看一边代入自己。虽说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我把这个当做了自己学习的对象。看着live影像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研究起来了。和以前相比,已经不是单纯的为了开心而去看了,稍微有点寂寞。









——因为喜欢YOSHIKI,所以樱川小姐也是从一开始就决定要用“双踩”了吗?


樱川:我们最初登场的形式,是作为Poppin' Party live的特别嘉宾登场的。然后,大桥彩香酱(Poppin' Party/Dr)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在学习架子鼓,所以很在行。因此无论如何都会有“是不是有些逊色了”的自卑感,觉得“既然演奏技术比不上那就从视觉效果下手吧”,然后就选择了双踩。

再加上自己认为要有“不能输给这个鼓的演出”,于是开始一边踩擦一边敲鼓...所以,一开始并不是为了Roselia的音乐而选择的双踩,而是“怎么看待Roselia的世界观”的延续才有了现在的鼓的组合。









——单踩的形式改变了之后,有什么困惑吗?


樱川:虽然一开始和身体的配合很费劲,但是最近的练习方法稍微有了些改变。排练室的单踩改成了和使用双踏板的双踩相近的配置。同时也改善了一些形式,敲起来更加方便了。









——即便如此进步也很快了。有什么秘诀吗?


樱川:果然是为了同伴吧。在日程表上决定了全员练习或者是live的时候,决定了“不再加工一下就不行”的期限。我认为架子鼓是“在背地里卖力”的类型,如此一来我不完成大家也都没有办法进行配合。鼓是大家背后的支柱,我也最喜欢Roselia了。所以,秘诀就是成员爱。









——再加上逼迫自己的练习?


樱川:确实可以说是逼迫了吧(笑)。开始从事声优到现在已经10年了,绝对不可能一帆风顺。在进行各种活动之中的同时,第一次接到这么大的任务,再加上能够和成员们相遇,除了感谢以外没有别的了。正因如此,才会去努力。









——现在作为一名鼓手吸引了很多粉丝,那么樱川小姐自己认为“对于鼓手来说的武器”是?


樱川:嗯——...我自己认为自己“不是鼓手而是声优”,“因为角色在打鼓,作为声优要让这个角色能够绽放光芒才开始打鼓”的感觉。所以我不会狂妄的说自己是鼓手。但是,如果周围的人能够这样认为的话我也是很高兴的。如此一来说到武器的话,果然还是得以角色为前提吧。作为苦思冥想“宇田川亚子酱的话肯定会这样打鼓”的结果,才做到了那样的敲击和演出,亚子酱也最喜欢成员们了。4位高中生大姐姐中唯一的初中生,也有当过吉祥物役。和大家炒热气氛的同时,也充满了对音乐和成员们的爱。就这样和角色结合在一起,才成为了现在的长处吧。








——站在Roselia舞台上的时候,真的和“宇田川亚子”这一角色性完全相近了吗?


樱川:是这样呢。成员们对于哪里需要有角色的要素这一点都很在意。正是因为我们是从动画中走出的也说不定。









——对把Roselia做为契机开始学习架子鼓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樱川:“即便我作为一个外行,在半年里从零开始拼死练习,最后也能做到在约3000人面前演奏了哦”。虽然有想过“说不定会做不到”,但是只有2017年2月5日的live上是下定决心并开始的。然后在全部解放的初披露live上,收到了这么棒的欢呼声。真的是改变我人生的一个瞬间。所以,我想要通过我自己以及宇田川亚子酱,向观众传达 “只要去努力,就不会有做不到的事”。Roselia在作品中是“以顶点为目标”,我也想为了让角色绽放光芒而以顶点为目标。







【樱川惠访谈部分结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