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河琥珀

5636浏览    83参与
樞闔

Stars Ensemble!!瞎幾把的推論第三回

大家好,又是我,沒錯,我又來做節目了媽的。首先聲明一下我不是認真考據也不是給你放截圖一個個標重點我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人,所有的推理都是通過看到的一切然後自己瞎幾把想出來的。能接受就往下吧我切迴簡體不要問我怎麼開頭繁體我推特爬糧去了奶奶的(……)


首先我还是有一个疑惑的点就是hmr真的是两个人咩

我这几天平心静气吃吃喝喝然后反应过来一件事就是如果是两个人怎么做到临时换号的这个难度不亚于你让莲巳敬人守泽千秋一起拍特摄剧。niki说的hmr的气味不一样,排除他真的有类似宙的通感能力的话,那么如果真的是物理意义上的味道不同或许也并非是指两个人的味道不一样。这里我举个例子就是聚斯金德在《香水》里...

大家好,又是我,沒錯,我又來做節目了媽的。首先聲明一下我不是認真考據也不是給你放截圖一個個標重點我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人,所有的推理都是通過看到的一切然後自己瞎幾把想出來的。能接受就往下吧我切迴簡體不要問我怎麼開頭繁體我推特爬糧去了奶奶的(……)


首先我还是有一个疑惑的点就是hmr真的是两个人咩

我这几天平心静气吃吃喝喝然后反应过来一件事就是如果是两个人怎么做到临时换号的这个难度不亚于你让莲巳敬人守泽千秋一起拍特摄剧。niki说的hmr的气味不一样,排除他真的有类似宙的通感能力的话,那么如果真的是物理意义上的味道不同或许也并非是指两个人的味道不一样。这里我举个例子就是聚斯金德在《香水》里写的有关于人的气味的一种描述大意是说人都是有味道的每个人的味道都不一样无论是新生儿还是老者都会有他自己独特的味道,那么丹希君如果是真的像这样闻得到“人”的气味,不可以算作是通感能力,只能是他长了缉毒犬鼻子。这种气味是伴随一个人独立存在的,如果是通感那就已经不可以单纯计算在能闻到的物理层面。

这里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很大可能性丹希就是那种天生嗅觉灵敏,毕竟人设有写到可以将菜品味道一点不差复制出来那必然需要灵敏的嗅觉,差了一点香气和鲜度都不算复制。

其次,我认为做不到切号。首先换人这件事是真的太麻烦了而且能被保证不露马脚真的挺难的。更何况cb其他三个人燐音多少知道hmr过去琥珀又非常敏锐,丹希可以闻到气味的这种设定、更何况想要在茨这种插来插去眼线之类的、这样的情况下换人实属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喂)。

耳夹那个,我看了一遍,可能大概没准真的是画师失误了,毕竟我们也看到过泉的刘海方向换来换去的(干嘛啦你)

还有就是如果不是两个人是双人格,大多数人格分裂记忆不共享毕竟又不是云端存盘对吧。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是双人格想要做到统一就要有外界帮助。还有一点让我在意的就是燐音说现比原好接触那代表原不是很好接触的人…吗?

以及,关于巽和hmr革命反革命这件事,我私心代一下宗教改革其实有很多地方贴不进去。如果是影射宗教改革那也……呃我是说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是这样互相革我觉得其实这种收尾无法造成如此直接的敌意。那么现hmr对巽的敌意到底来源于哪里,原hmr吗?是因为他觉得巽对原造成了一定的打击或者其他伤害吗?

还有就是如果是双人格,是因为什么事而导致的人格分裂?我觉得这件事会在革命以前发生而不是革命以后,但是这样的话又有点说不通对吧,不过如果是单纯因为革命而产生的这个人格那也不无道理。不过我还觉得两个人可能性大一点,不过只能是说目前大家看到的,只有用HiMERU,「HiMERU」 , 和俺的这个hmr而已。茨所提到的他想到最坏的结果很可能就会把两个人这种事公之于众。吧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离人症解释:


离人症是从忧郁症和神经官能派生出来的一-种症状,就是自己对活在世.上的存在感变得淡漠。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其特征,周围的一-切景物,诸如电影、绘画,似乎是看到了,但并没有现实感,而是像海中蜃楼一样虚无缥缈。对于时间和空间的反应也很迟钝。对自己从事的工作,并不能真正意识到。也就是说,缺乏对活生生的人生的认识,对自己或自己的身体感到不真实的状态。简单解释,就是人格解体。


综上所述,如果我们还是假设有两个个体存在的hmr,那么也就是说其实现在极力否定自己是离人症,不承认人格分裂这种状态,所以他是在单方面否定了杏(玩家)对于以后他双人格的猜想。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原出了事所以导致这种心理疾病的状态,所以现是对原有某种保护意味、并且不承认是这种状态,他在掩饰着什么?


那么接下来我们谈一谈小琥珀。


首先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琥珀不是亲生的没准是领养的捏。我觉得亲儿子嫡长子未来樱河家的家主不至于被这样封闭了十五年,再怎么说也不会完全不接触,更何况琥珀个人剧情第一话提到过一件事就是他家原来就是在这片土地上但是他并不熟悉,我觉得并不只是他被封闭导致的,也有可能真的是因为身份之类。


如果樱河家是干脏活的家族那么的确是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吧,我联想了一下龙族的蛇岐八家那种模式,别说还是有可能...但是这么下去也无法为朱樱家达成最终的目的,所以也就是说按着这种推论——朱樱家做过的事也真的不止明面上的那些。


那么我们说回琥珀这个话题,琥珀如果是亲生的嫡长子那么我就不多叭叭,如果不是亲生的会不.会真的只是找了一个和司长得像孩子来填补这个空隙?如果是那么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很想推翻本家吗?但是通过琥珀的言行其实他对于司多少有那么一点保护意味,会不会以后琥珀也会和樱河家决裂?


其实这样想来的确是细思极恐了。更何况到目前为止琥珀的目的都不甚明确,更别提他的动机。


再说起来对于cb整个团,丹希也是一条隐藏但是非常重要的线,以及我记得丹希君提到过他小时候参加一档综艺节目的时候有被砍/威胁的经历,那么是不是这里也埋下了对于以后的出道和成为厨师的伏笔?

以及燐音和他的关系应该也是单方面的依靠,我总觉得丹希对于燐音的需求度并不是很高,但是憐音对于丹希可能会有一种依赖……我再想想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下次我理一理天城家的事儿和丹希的猜想。配图是自己的所以打了个版权水印,这套推理图等我写完了会发出来也同步lof。


律夜夜夜夜夜夜
摸一下🌸家小孩 司司生日一天...

摸一下🌸家小孩

司司生日一天倒计时!!!!!

摸一下🌸家小孩

司司生日一天倒计时!!!!!

樞闔

🚲

没办法啦评论见!所以国内tag怎么打啊!

🚲

没办法啦评论见!所以国内tag怎么打啊!

分辰
我整完了,谁不喜欢又奶又A的d...

我整完了,谁不喜欢又奶又A的dd

我整完了,谁不喜欢又奶又A的dd

茴茴茴茴茴茴茴香豆
奇怪的小漫画出现了 顺序是从右...

奇怪的小漫画出现了

顺序是从右到左

cp脑脑洞产物.jpg

奇怪的小漫画出现了

顺序是从右到左

cp脑脑洞产物.jpg

樞闔

Stars Ensemble!!剧情衍生推论存档。cb

:让我们假设——如果昴流接了那个委托。

首先我们来确认一下原hmr的确是当时的top idol,这一点是公认不能否认对吧。那么当时是要求昴流去蒙着脸模仿说话的腔调之类,也就是说在这里是不需要昴流本人上台出面的,注意重点是出面。

所以,我大胆推测一下,目前已经确认是真的有两个hmr,那么既然当时是top idol,hmr再怎么讲也是经常公演的偶像,大家不可能不认识他,之所以找到昴流我觉得可能是考虑到原hmr的声线之类的事情这个暂且按下不表。

那么也就是说,hmr是两个人,现和原必定是长得非常像的两个人否则做不到达成替身这种效果。更何况有关于游戏界面立绘里hmr左耳耳骨上...

:让我们假设——如果昴流接了那个委托。

首先我们来确认一下原hmr的确是当时的top idol,这一点是公认不能否认对吧。那么当时是要求昴流去蒙着脸模仿说话的腔调之类,也就是说在这里是不需要昴流本人上台出面的,注意重点是出面。

所以,我大胆推测一下,目前已经确认是真的有两个hmr,那么既然当时是top idol,hmr再怎么讲也是经常公演的偶像,大家不可能不认识他,之所以找到昴流我觉得可能是考虑到原hmr的声线之类的事情这个暂且按下不表。

那么也就是说,hmr是两个人,现和原必定是长得非常像的两个人否则做不到达成替身这种效果。更何况有关于游戏界面立绘里hmr左耳耳骨上的耳骨夹和耳麦以及公式服、队服、常服三种套装所出现的配饰的区别大致可以判断为:


1.原和现如果不是双生子那就是替身关系,长得非常像,耳骨夹可能是区分现和原的关键

2.现hmr不一定就是舞台上的hmr,仔细看配饰的话能察觉到

3.官网语音和个人语音有差别的大概只有HiMERU一位,如果真的不是声优一开始在录制的时候无意间是两种略有区别的声线,那也就是说这是官方在暗示是两个人。

4.有关于同期的慰灵碑这件事,我不敢保证,但是原hmr当时和巽是对立的双方,都因为闹革命进医院,一个出来一个没出来。根据现hmr和ibr在个人故事第三话的对话可以推断出原hmr也就是住院的hmr很可能重病不起,我个人偏向是精神性疾病,对冲力度很大那种。


5.接4,根据星曜剧情结合一下的模糊推论,也就是说、我个人认为是大概率岚认为那个友人去世了,但是假设这里的友人的的确确就是原hmr,那么很可能是因为同样的一件事原hmr被雪藏封杀锁死一切消息并且迅速找到替身培养成idol,然后伪造成假死或者失踪状态,但是我认为更有可能是假死。

6.根据4和5的推论,结合个人剧情第二话hmr和琥珀的对谈,琥珀也曾提到过以前和一个人通信后来断掉了联系那么容我假设一下,如果和琥珀通信的不是大家所猜的也是大概率的司,而是原hmr,那么这样解释来看的话就说得通了:因为同时间线的原hmr在水深火热之中虽然没有被革命之类击溃但是的确是出了大事导致被迫联系中断,蝴蝶效应导致波及影响经纪人之类去寻找替身临时找到明星昴流作为声音出演的替身、琥珀因为断掉了联系而不相信外界、岚同期在梦之咲的一次革命时期(二次是ts革学生会)得知友人(在这里还是假设的确就是原hmr)“死去”的消息,所以引发了一连串事情。

7.假设原现两个人并非双子而是替身,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要怎么概括?为什么现可以如此大费周章地帮助原完成一切?是为了什么?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和谁有关?他是谁?

8.假设原现两个人就是双生子,那么现是如何不被发现长大的,又或者,培养一个偶像不是容易事,培养一个top idol更不容易,那么现是如何短期就成为了拥有着绝不输给原的能力的偶像?真的不是从小就开始培养吗?

9.如果8的假设成立,那么如果是从小开始培养,——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非常恐怖的结论:有人早就预料到这件事,或者是说,刻意地安排。

10.如果我的上述推论全部成立,也就是说大概率原hmr经过了长时间治疗已经有成效并且可以偶尔露面但是是和现交换着来。而且涉及到全局阴谋论我觉得如果我奶得准。很可能当年搞明星爸爸的那帮人和搞现在这出破事儿的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波势力。


我服了我累了妈的。我怎么做到的一天写两篇还没把自己绕晕啊?

唉总有一天得把玩家搞疯了日日日你没有心,不过这样还挺爽的,拽着已知去推论未知,通过排查和梳理排除不可能,最终剩下的就无限接近于可能了。将大多数人的猜想归为一类,将少数人的另-种角度归为一-类结合看问题,是简化论推论的最终结果。

芥瞳

#双樱# #こはつか# #琥珀司#

《阴影》。不是完整版。

或许写完以后会删掉重新发。

不知道cp名应该怎么叫姑且先这样打tag。


几乎人人都知道,那位琥珀君,是家族里派给主家朱樱氏那位独子的暗卫一类的角色,平时不出头露面,只在暗地里做些被分派给他的脏活。

他名义上虽然是司少爷身边的人,听从这位继承人的命令,但事实上所接受的主要还是家族里派下的任务。当然,司少爷作为下一代继承人,对琥珀君接到的任务都是知情的,尽管他未必了解所有内情。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每到琥珀君接到任务外出的时候,司少爷就会一边看书,...

#双樱# #こはつか# #琥珀司#

《阴影》。不是完整版。

或许写完以后会删掉重新发。

不知道cp名应该怎么叫姑且先这样打tag。




几乎人人都知道,那位琥珀君,是家族里派给主家朱樱氏那位独子的暗卫一类的角色,平时不出头露面,只在暗地里做些被分派给他的脏活。

他名义上虽然是司少爷身边的人,听从这位继承人的命令,但事实上所接受的主要还是家族里派下的任务。当然,司少爷作为下一代继承人,对琥珀君接到的任务都是知情的,尽管他未必了解所有内情。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每到琥珀君接到任务外出的时候,司少爷就会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回来。

有时候琥珀君会带着一身狼狈回来,看上去像是经历了一场激战。司少爷在这时候会放下书,熟练地翻找出药箱,而琥珀君总是沉默着接受司少爷对他的关心。有时处理结束后,他会抓住司少爷的手腕,在暗影里和眼前人交换亲吻与温度。

紫川桜咲

【双樱】小段子

设定是梦幻祭中CB与Kn对决,Kn战败后发生的事。

※是琥珀×司

(双樱这么好大家不来入股吗,绝对不亏(趁机卖安利


“在别人眼中,少爷是朱樱家高贵的公子。”

琥珀两手揣兜,向司的方向走来,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他抬头直直盯着司的眼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大半。双眼微微眯起。

“可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天真的小鬼头而已。人世间的复杂和黑暗,少爷又了解多少呢?”压低的声音隐约透露出一丝黯淡的情感。司被步步紧逼的琥珀退到了墙角。他看着眼前的樱发少年,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得难堪的沉默着。

琥珀君说的没错。身为分家的樱河因为不得已的原因,的确在人情世故方面比他成熟的多...

设定是梦幻祭中CB与Kn对决,Kn战败后发生的事。

※是琥珀×司

(双樱这么好大家不来入股吗,绝对不亏(趁机卖安利






“在别人眼中,少爷是朱樱家高贵的公子。”

琥珀两手揣兜,向司的方向走来,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他抬头直直盯着司的眼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大半。双眼微微眯起。

“可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天真的小鬼头而已。人世间的复杂和黑暗,少爷又了解多少呢?”压低的声音隐约透露出一丝黯淡的情感。司被步步紧逼的琥珀退到了墙角。他看着眼前的樱发少年,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得难堪的沉默着。

琥珀君说的没错。身为分家的樱河因为不得已的原因,的确在人情世故方面比他成熟的多。而且今天的演唱会对决也让他见识到了琥珀不俗的实力。若是15岁的自己,舞台能力和演出效果未必会胜过樱河……不,不如说是完全不及。司抿紧了嘴唇。

“我承认,我在某些方面比不上你。”司回应琥珀尖锐如刺的目光。“回归正题,Knights的落败也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你们很强,Crazy:B。今天的失败的责任由我一人承担。”司深吸一口气。两人过于贴近的距离让他有些不适,“所以,我想要尽快回去处理事务,能不能请琥珀君放开我呢。”

“离开倒是可以,不过少爷要为今日的惨败付出一点代价。”琥珀注意到司皱紧的眉头,笑了,他放开了司,“天色也不早了,少爷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想必大门处接送的车子也已经等候多时了吧。”他随意的摆了摆手。司对于他转变的态度有些吃惊,不过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关心。

“慢着。”司刚要走出隔音室的门,却被琥珀一把抓住了手腕。“代价就是……”司的视线忽然变得黑暗,同时,唇上传来一阵麻痹的刺痛,还有温暖湿润的轻柔触感。

这是……什么……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已经离开了。只剩下红发少年呆呆的站在那里,耳边还隐约残留着刚刚的话。

“给少爷做了小小的标记。以后,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

Karna_佧贰奈未眠

【2020的4月1日限量版】

一起来做体操吧~

………………………

这个按键真的好大…

超难打不过…至今怀疑有没有拿到15钻奖励…

【2020的4月1日限量版】

一起来做体操吧~

………………………

这个按键真的好大…

超难打不过…至今怀疑有没有拿到15钻奖励…

镜-抽卡没欧过-柚
琥珀可可爱爱 加推名单&tim...

琥珀可可爱爱

加推名单×n

琥珀可可爱爱

加推名单×n

清水リン

愚人节剧情翻译 温柔的噩梦 第四话(完)

*作者日日日

*翻译的时候尽量在贴近原文的情况下让说话方式比较像中文

*翻的比较快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不通顺,请大家多多包含!!

*翻译仅供大家能更好的了解角色(供我练习一下日语的翻译ww),请勿私自转载其他平台!

--------------------------------------------------------------------

温柔的噩梦 第四话

【回想结束,现在】(纯和琥珀的寝室)

纯:…………

琥珀:……嗯、这样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好像是很难的梦啊

纯:嗯。我、是得了什么病吗。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琥珀:振作一点,纯。梦只是梦啦...

*作者日日日

*翻译的时候尽量在贴近原文的情况下让说话方式比较像中文

*翻的比较快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不通顺,请大家多多包含!!

*翻译仅供大家能更好的了解角色(供我练习一下日语的翻译ww),请勿私自转载其他平台!

--------------------------------------------------------------------

温柔的噩梦 第四话

【回想结束,现在】(纯和琥珀的寝室)

纯:…………

琥珀:……嗯、这样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好像是很难的梦啊

纯:嗯。我、是得了什么病吗。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琥珀:振作一点,纯。梦只是梦啦,和现实没什么关系

      不管是谁都会做奇怪的梦的,非要给它一个合理的说明也没有意义啊

      而且。虽然梦里的内容还是不明所以,但是纯做噩梦的理由可能知道了哦

      你看——纯,你还带着耳机啊

纯:嗯?啊……真的~我就觉得耳朵又点违和的感觉?

琥珀:嗯,听着音乐睡着了就做噩梦了啊

      只是这样其他什么都没有,没有在意太多的必要啦

纯:啊~……嗯、是啊。sa ku rakun说的也有道理

    还没睡醒有点错乱——只是一个梦而已、在意太多的话也太傻了~

琥珀:真是好孩子。初见幽灵现真身,始知其为枯芒草——(幽霊の正体見たり枯れ尾花这应该是一句谚语,冰果里面是这样翻译的)

      一直在现实中追求神秘的东西只会发现无聊的真相,考虑太多的话只是损失啊

      嗯。梦还是应该作为梦就好了,把他当成现实的话真是陈腐啊

      比起这个。纯,你在听什么音乐?你喜欢什么频道?

      说些普通的有生活气息的话题,梦就会涅槃消失的

纯:嗯。嗯、不是音乐……

    是接着手机,再看椚老师给我的用来参考的录像

章臣:抱歉(进门)

纯:哦?刚在说起您就来了~(一般会翻说曹操曹操到,不过太违和了)怎么了妖精先……椚老师?

章臣:妖精?不是,好像在给你的录像离混进去了其他的……

      是我搞错了,把其他年代的教育节目的资料借给你了

      教育节目也会根据时代渐渐的更新的,看距离现在近一点的时期的会更有参考吧

      因此,我来换资料了

纯:啊……。特地麻烦您了真抱歉。叫我出去一下就好了,承蒙关照

章臣:不用谢,我也在视察玲明学院

      关在小小的世界里也不会有什么发展,还不如到处看看长见识会有帮助

      而且。说了很多次了,我对你很期待——涟

章臣:虽然我是梦之咲学院的老师,不应该说太多这样的话

纯:哈哈。不过,梦之咲和玲明都是属于ES旗下的。被您期待我很高兴,我会日益精进的

章臣:好。……话说回来,搞错了的录像你看了吗?

纯:啊,其实从头开始放中途我就睡着了……

    感觉,这是什么不能看的东西啊~?

章臣:没有。只是,那个时代的教育节目是阵出演的……。你看了之后可能会不愉快

纯:佐贺美阵……?

章臣:是的。出演了几次

      不知道教育家一开始是怎么想的,那个人好像不太合适——很快就换人了

      所以这个录像才非常贵重,是我骄傲的珍藏之一(过激阵吹上线)

纯:嗯?

章臣:啊,咳咳……请你忘了

      不管怎样,阵登场的节目你也应该看厌了你

      就这而言,也说不上什么参考

      我出演的时候的节目,更适合这回的场合

      比较各种时代的进行检讨,也很有意义——但要花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纯:那个。请等一下,面向儿童的教育节目我没有看过……

    您知道的,我的家庭环境说不上普通

章臣:fumu?没有吧,怎么可能没有看过——

      事实上我,前几天,和阵一起和你父亲一起共进晚餐

纯:诶,这是什么情况……会让饭都变得不好吃的组合

章臣:并不,吃的很美味哦

      关于你和你的过去的事实,我觉得应该找机会好好说清楚的

      不过,这种意义上和我的关系并不密切……

      阵边哭边说“一个人见那个人是不可能的”

      那个时候,你的父亲说了“纯是看着阵出演的教育节目长大的”

      同一个地方都要看好多遍——

      我还在想这是为什么,看来那个是他真的还病得不轻啊

      但是。现在也稳定很多了,他也很高兴你要和阵一起出演教育节目

      他说——教育的时候过于在意阵的存在了,最近觉得你比起自己而言好像更加像阵一点

      说的时候稍微有点寂寞的样子。fufu

      在我看来,最近你和阵也像是血脉相连的父子——

纯:那个家伙才不是我爸爸!(超大声)

章臣:啊?不要突然大声说话,礼仪很不好啊

纯:嗯,抱歉……

    但是为什么要做那样的梦,有很多地方都重合了,反而很混乱——

   (是因为我睡着之后,看了小时候反复看的儿童节目吗?)

   (所以像听到了父母的鼓励一样放松了吗——)

   (但是,我小时候应该没有什么轻松放心的时候啊?)

   (嗯、就这么想……)

   (只是认定了小时候的回忆是不好的,把所有的事情都盖棺定论了而已——)

   (其实小时候的我,也有幸福的瞬间的啊~?)

   (抱着对未来的希望,健康成长……?)

   (因为。现在是个人渣,但是当时佐贺美阵还是最厉害的偶像)(人間のクズ真的是这么写的)

  (被要求的角色,应该会认真完成吧?)

   (这样的话。我也,应该可以做到面向儿童的教育节目)

   (他能做到的事我却做不到确实也很不甘心——)

   (既然有范本在的话,应该看到厌烦才是?)

   (……啊,手机上节目的画面又在继续了)

   (好像,这一次好像是阿拉伯风的表演)

   (所以才像玩笑一样,但是一本正经的,佐贺美阵说要实现“三个愿望”)

   (抱着期待地说——有谁,会这样希望就好了)

   (面向孩子的童话,却是伟大的普通人的愿望)

   (——“希望你自由”)

   (但是,佐贺美阵……你才不是我父亲,我也不会成为你这样的)

   (所以就算是说谎,有谁能说出这样的愿望就好了——虽然并不会说)

   (至少。实现我的“第一个愿望”,成为像你一样的最厉害的偶像)

end

--------------------------------------------------------------

终于翻完了~

好像大家都觉得琥珀很成熟,但是因为语音听起来很有少年感,所以我觉得与其说是成熟更加接近懂事和现实那一类,而且没有司糖那么强硬执着。还有成长环境的关系他会用很多俗语。京都腔还是很可爱的!

最后那一段有点难以理解的自白应该是和阿拉丁故事里最后一个愿望希望精灵自由有关......实在是捋不动前后文的逻辑了,我是一句一句翻的。

过几天继续更奶次,泉的一二话

🍯星💫小✨北🐝
是琥珀弟弟!!! 今天的愚人节...

是琥珀弟弟!!!

今天的愚人节活动www

是琥珀弟弟!!!

今天的愚人节活动www

清水リン

愚人节剧情翻译 温柔的噩梦 第一话

*作者日日日

*翻译的时候尽量在贴近原文的情况下让说话方式比较像中文

*翻的比较快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不通顺,请大家多多包含!!

*翻译仅供大家能更好的了解角色(供我练习一下日语的翻译ww),请勿私自转载其他平台!

--------------------------------------------------------------------


【四月一日。玲明学院的学生宿舍,涟纯和樱河琥珀的房间】

琥珀:(kokkokko!今天是期待已久的愚人节啊!)

     (不管对谁说什么样的谎,都会被笑着原谅的一天!一直好期待...

*作者日日日

*翻译的时候尽量在贴近原文的情况下让说话方式比较像中文

*翻的比较快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不通顺,请大家多多包含!!

*翻译仅供大家能更好的了解角色(供我练习一下日语的翻译ww),请勿私自转载其他平台!

--------------------------------------------------------------------


【四月一日。玲明学院的学生宿舍,涟纯和樱河琥珀的房间】

琥珀:(kokkokko!今天是期待已久的愚人节啊!)

     (不管对谁说什么样的谎,都会被笑着原谅的一天!一直好期待啊~要说什么样的谎呢?)

     (……我,到这个年龄之前都没有去过学校)

     (我家对愚人节这种无聊的事情也没有在意,还一回都没有做过呢)

     (但是在网上每年,都像节日一样……)

     (对这个一直都是边看边觉得“好开心啊”,现实生活中一次都没有做过)

     (虽然这么说。我对这种说谎也没有习惯,说实话很想找一个适当的对象练习一下……)

     (看来,如果可以去少爷那里走走的话就好了)

     (啊不,少爷不太好啊。弄得不好的话会变成本家和分家的抗争啊,他从以前开始就对玩笑就不感冒啊——)

纯:樱、鹰、樱河!

琥珀:嗯啊!?

      这是什么、纯——这样物理意义上的惊吓是不行的吧!

      这是犯规、要遵守愚人节的规则啊你这个笨蛋!

      而且。不管怎么样、你好像搞错了所以告诉你

      我的姓的读法不是“sa ku ra gawa”而是“o o ka wa“啊

      虽然成为室友才只有几天,还是有点失礼吧

      俗话说亲切的人也要讲礼仪、我们还没有这么亲近更加要注意啊

纯:GODDAMN、这种事情无所谓啦~比起这个——

琥珀:啊?怎么会无所谓,名字很重要啊

      啊算了。怎么了啊,说真的。一直很冷酷的纯吓成这样、你是被河童偷走了屁 股吗?(应该是日本的妖怪梗吧)

纯:这、这是因为——

    …………

琥珀:欸、为什么沉默。明明很在意啊,说明白啊脸色都不好

纯:啊……事到如今才觉得不好意思,我、因为这种事情吵吵闹闹像个傻瓜一样~

    对不起sa ku ra kun、吵到你了?

琥珀:不是啊。都说了我的名字不是sa ku ra。ES里的人、为什么都不听别人说的话呢

纯:啊哈哈……。我也这么觉得、看到了其他人的样子才知道我也要改正一下~?

琥珀:嗯。是啊、真是个好孩子。……纯比我年纪大所以这么说很失礼啊

纯:哈哈。没关系啦~事实上就是因为小孩子一样的理由吵吵闹闹。我被当作小孩也是当然的

    事实上……刚才。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琥珀:非常厉害的噩梦

纯:是的。虽然是梦,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啊~……

    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好可怕,忍不住就抱住了离得很近的sa ku ra kun(你怎么完全没有要改正的意思!?)

琥珀:没关系。我们是一起住的同伴、不用因为这种程度的意外而反目成仇的

      话说回来。这个噩梦、是什么感觉?

      梦的话基本对其他人来说都是非常荒谬的事情、说来听听——让我嘲笑一番赶走他吧

纯:啊……说实话,说出来都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那稍微说一下吧

  梦的话是从愿望发展出来的东西吧,我,自己居然有“那样”的想法——

    不管对谁说,都会觉得这是给很傻的梦,嘲笑一番的吧

琥珀:哈哈,嘲笑傻瓜的话,很有愚人节的感觉啊

纯:愚人……?

琥珀:这是我的事情啊、请不要在意。感觉,都不是这种事情了

纯:哈……真抱歉啊~因为我

琥珀:没关系的。稍微说说、纯的梦

tbc

--------------------------------------------------------------------

实在是太令我震惊了,这个愚人节活动的质量,所以我就边看边翻,看上去不是很长的样子应该可以爆肝完!

打的比较快可能会有错的地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