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樱-伊万斯

118浏览    9参与
茴森

        My name is  Sakurily Evans, the best brain in the FBI. Nice to meet you. 

        I've been secretly in love ...

        My name is  Sakurily Evans, the best brain in the FBI. Nice to meet you. 

        I've been secretly in love with a girl-Judy Stanlin . 

        She's the best girl in the world, bar none. 

        Even though we are all girls, until-he appeared. 

        "I just want to prove that I am more capable of protecting Judy than Akai." 

        But who knows the depression in my heart? 

        At that moment, I fell in love with Ginkgo biloba. 

        Later, the man abandoned you and fell in love with another girl. Grief-stricken, you forget that my love for you has never changed. 

        But it doesn't matter, I love her is enough. 

        So, even if I can't say I love you openly and honestly, I would like to give you and your lover the most sincere blessing. 

        Merry Christmas, my miss Judy .

茴森

『秀朱/樱朱』赤色樱瓣

紧接着前一篇,算是个小长篇(?)

前方5700字预警

主要cp为   秀朱,樱朱,请注意避雷


       1.『老詹视角』 小麻烦

         嗯……大家好,我是詹姆斯-布莱克,也就是你们口中朱蒂和赤井的上司,最近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确实是小麻烦……(汗颜)等一下呐,有人敲门了——“请进!”  “布莱克先生,这是最近情报员发来的情报汇总。”赤井抱...

紧接着前一篇,算是个小长篇(?)

前方5700字预警

主要cp为   秀朱,樱朱,请注意避雷




       1.『老詹视角』 小麻烦

         嗯……大家好,我是詹姆斯-布莱克,也就是你们口中朱蒂和赤井的上司,最近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确实是小麻烦……(汗颜)等一下呐,有人敲门了——“请进!”  “布莱克先生,这是最近情报员发来的情报汇总。”赤井抱着一沓文件走了进来。没错,这个家伙就是一切“麻烦”的始源头(划掉)。


         “啊,赤井啊,放这吧。”我指了指桌子上唯一一块空着的地方,赤井放下文件后准备出去。“你……”我欲言又止。赤井他似乎明白我的心思,关上了刚打开的门  “布莱克先生,我知道您是朱蒂的养父,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如果我们两厢情愿,请您不要阻拦。”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言,“我并不反对你们两个,单纯很意外我的女儿会和我的部下弄在一起,只是……”我话语未尽,赤井便插口:“我一定会成为那个被您认可的女婿的。”说完便扬长而去。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年轻人为什么就不肯听我们老年人把话说完呢。虽然我对你俩倒是没啥意见,毕竟女大不中留嘛。但是但是依樱那孩子的脾气,她绝对要对你施展一系列的报复。虽然樱和朱蒂只是青梅竹马,虽然两个人都是女生,但哪怕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樱是喜欢朱蒂的。你小子知道为什么我闺女那么优秀局里却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追她吗?樱那孩子虽然脾气怪了一点,但她好歹是局里的最强大脑,又有着一大群迷弟,你想过后果了吗?最关键的是海利他不但不管他闺女还拉着我一起看戏。这不,樱申请的调组通知书已经送到我手上了。你看我桌子上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我都已经这么忙了,能不能不要再给我惹事了。


        我们的老詹暗自在心中狠狠地骂着他未来的女婿顺便发了顿牢骚。


        “嘿,早啊,今天天气还蛮不错的呢!”海利推门而入,眼前的老詹靠在沙发上一脸怨气地望着他。“啊哈,我知道你在想啥,我这个原组长都签了,你有啥理由不签呢?”海利笑眯眯的,好像樱仔换组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想快点看看是哪个小子这么可怜。”


        我思索了好一会才签下“同意”二字,然后海利才满意地出去了,“祝那小子好运。”他临走前还不忘在门口向我比了个耶。说实在的我也蛮期待的,只不过这段时间我们组的成员也就没有什么心思好好干活了就是说。

       

       


       2.『上帝视角』副驾与身高

        时光荏苒,转眼间,第二天清晨的曙光零零碎碎的照进卧室,两位少女飞速地起床更衣洗漱,动作是那么得整齐划一,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楼下,一辆蓝色的雪福来已经等候多时。赤井坐在驾驶座上一边抽烟一边玩手机,时不时还向着朱蒂的房门口张望。两位少女一前一后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有说有笑的场面十分和谐。赤井绅士地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朱蒂会意,刚要坐进去就被樱仔一把搂住腰带到了后排。


        “怎么,我女朋友做副驾驶你也要管吗?”赤井耸耸肩无奈的笑着。“方闻赤井先生是局里最厉害的神枪手,没想到也就是个看到美女就不能动的男人。再说,司机先生去接他的客人时,不就应该乖乖的开车吗?”樱仔毫不留情地回击道,金色的瞳孔里充满了醋意。“是啊,不过我也没有想到如传说般存在的最强大脑不过是个身高不足160的白毛丫头。”


        “就  没  有  人  告  诉  你 ,不  要   在  一   个   女   生  面   前  提  及   她  的   身   高   吗  ?”樱一字一顿的问着,怒气值爆表,要不是有朱蒂的阻拦她早就一个拳头下去了。


        “樱,乖,你最高啦~还有……秀……你们俩也别吵啦……哎嘿嘿”朱蒂小心翼翼地劝着架,心中叫苦,明明自己才是最可怜的孩子啊,不仅被一个比自己小的比自己矮的丫头死死地抱着,还要接受另一个男的时不时投来的吃醋的目光(不是)。


        朱蒂内心os:我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咸鱼加班族。




        一路上,伊万斯通过后视镜狠狠地瞪着赤井,赤井也莫名被瞪地有些心虚。下车后,他悄悄地问朱蒂:“我没有惹她吧?”  “谁让你说她矮的,活该!”朱蒂嬉笑着从赤井身旁走开,还调皮地做了个鬼脸。“不是,之前……”  “啊哈,这事你还是自己问她去吧!”她笑眯眯地头也不回地跑了——“别忘了今天有实战演练呢!我可不想错过!”

        赤井无奈,捡起了朱蒂粗心落在后座的公文包,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3.『老詹视角』银杏

        我正在沙发上打盹,一个弹指将我从梦中惊醒。樱蹲在我的面前,扑闪着她那如晨曦般的眼眸,就那么乖巧地蹲着望着我。那双眼睛算是遗传了她父亲的特征,看人的时候,眼睛水汪汪地转溜,透着一股与她年纪相符的青涩嘴巴也是没停的,有时叽叽喳喳,像只麻雀。


        “呐,老头你终于醒啦!”我坐起身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我不老。”这孩子仍旧那么顽皮,却时常也沉默寡言不易亲近,着实有些摸不透。


        “我刚调组过来,就没点欢迎仪式或者新人介绍什么的嘛?”她双手托腮,任凭刘海在指尖凌乱。“你这魅力估计整个局子里还不认识你的也就些工作狂了吧。” “我就理解成你在夸我好啦?” “随意。”


        她做了个鬼脸,然后做出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不想觉得她可怜也会觉得她可怜,虽然对我没用。


       “别压着我,让我起来。”  “好嘞!老头最好啦!下次睡觉记得盖个毯子,容易着凉的。”  “嗯。”  “不谢我?”  “不谢。”沉默。


      她趴在窗边,百般无寂地撩着她的白发,我披上外套放眼望去,初秋的天是湛蓝的,澄澈透亮,像朱蒂的眼睛。没有云儿飘浮,少了些明丽与耀眼,多了份悠悠缓缓的宁静与谈定,不刺眼,不张扬,不再干变万化,不再阴睛不定。


      她伸手接住一片凋落的银杏,“老头,你喜欢银杏吗?”


      我不言她不语。


      我以朋友的名义偷偷喜欢你,这样至少不会失去你,这是银杏的含义。


      “走啦老头,我就随便问问而已。” 她悄悄地背着我用围巾抹去了眼角那滴珍珠。




     4.『赤井视角』我到底怎么招惹了她

       来到办公桌前放下公文包,顺便往隔壁朱蒂的电脑桌旁放了一杯咖啡。好家伙,自从布莱克知道自己和她闺女谈恋爱以后,就把他俩的办公桌调在一起。这位老父亲是怕自己女儿嫁不出去吗?


       仔细打量,发现朱蒂桌上还放着一杯果汁,果汁下压着一张字条:

       “没事少喝咖啡,咖啡伤身体,老头办公室有鲜榨的果汁,哝,给你接了一杯。下班一起走呐。” 这狂草的字体又不失少女的纯真,着实佩服。再一看署名:Sakurily  Evans,瞬间黑脸。


       不是,我和一个女孩子吃醋干什么?难不成她最强大脑再厉害能把我老婆抢走?


       我们的赤井小宝宝表示不服。


       “妈的,好你个小子,有了女朋友忘了兄弟啊!”  “追到了上司家的女儿果真待遇就是好,三天两头给你放假带她出去玩的!”  “听说今天又有美女调入咋们小组,还是局里公认的女神!”  “好啊小子!既然你都有女朋友了,那么这次泡妞就不带你啦!”  “不许后悔喔!”


      我推开他们表示不屑,对我来说,有了朱蒂便等于有了天堂。我揉了揉被他们粗暴弄疼的肩膀,心中暗自有些不安,却也说不上这预感来自哪里,直到布莱克先生推着一位少女从办公室出来——


      “Sakurily  Evans,局里的最强大脑,相信你们都有耳闻,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新同事了。”


      我就说她为什么会和我们一起下车啊!文件管理部门和我们部门压根不在一个地方啊喂!


      少女的目光如丝,在每位同事的友好问候下一一点头回礼,唯独在我这个方向狠狠地瞪了上万眼。“很高兴见到你们,尤其是号称银色子弹的那位,想必一定样样精通吧。不知……小女子和您,哪位更胜一筹呢?”


      好家伙,这丫头果真是有备而来,不愧是伊万斯家的孩子,连讽刺都这么礼貌。可就是不知为什么,在我身后的一群“舔狗”的眼里,批评责骂争锋相对也是一种爱的表现。赤井表示:我不理解。


      四处张望,发现此处虽热闹非凡,却唯独缺少那一抹靓丽的身影,这一缺,便显得有些空寂乏味了些。


      伊万斯无声无响地来到我面前,那文件夹重重地敲在我头上,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够的着的。“别找你女朋友了!朱蒂她去我爸那里帮忙了,可能今天上午都要待在文件管理部门。” 她似乎很介意和我说话,每句话都在简字筛词。


      “虽然朱蒂是你女朋友,但这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她双手叉腰,踮起脚尖,努力地想使自己看起来更高一些,“今天是实战演练,我很期待能与银色子弹一较高下。”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我们的赤井小可爱已经死过上万回了。“乐意奉陪。”


      一瞬间突然觉得这位情敌还蛮可爱的。



      午休期间,我去文件管理部找朱蒂,顺便帮布莱克送个文件。


      当我抱着文件出现在文件部的大楼时,所有人都像看戏般看着我。我将文件礼貌地放在了海利-伊万斯的桌上,他是这个部门的boss,也是那个身高不过160死丫头的父亲。仔细打量,他浅金色的边分微卷里夹杂了少许的白丝,毕竟也是父亲辈的人了。“请问您知道朱蒂-斯坦林小姐在哪里吗?”


      “你就是朱蒂那丫头的男朋友?”他笑眯眯地望着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黑色长发,黄色皮肤,亚裔吗?”  “是的。” “朱蒂她啊,在你来之前就回去了,可惜了你的良苦用心。”


      离开后,隐约有听到刚才的伊万斯先生有在和其他几个探员悄交头接耳。


      “朱蒂小姐的眼光着实不赖啊!”  “他好日子也不多了!”  “有人下午想去看戏吗?”……



      


       下午的那场比赛我赢了,却又感觉输得十分彻底。


       好在伊万斯小姐并不恋战,在最后一场脑力比拼还未开始的时候,以无败绩的成绩退出赛场。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一个女孩子,体术练那么好干什么。但我还是借着这次机会塞给了朱蒂一张来自六合楼的邀请函,那个一家烛光餐厅,朱蒂期待了好久的,却一直没能预约上,今天算是走运,说是有对情侣刚刚取消了预定才轮到我们。


      和布莱克先生申请了早退,简单地冲了把澡,穿上那很久没穿过了的西装,带上领结,好不正式。朱蒂也穿上了那件低领的红色吊带裙,涂了我送她的那只口红。


      “秀——是我最爱的那家餐厅!muma——爱死你啦!” 她踮起脚搂着我,在我脸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我略一皱了下眉头,“回家再补偿你好啦,局里的同事还在看着呐!” 我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抱起,沉浸在她淡淡的体香之中,同事什么的我不在意,我赢了伊万斯,所以从现在开始,朱蒂她注定将成为我赤井家的女人。




     5.『上帝视角』烛光晚宴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比赤井更有能力保护朱蒂而已。”伊万斯靠在詹姆斯的沙发上明显有些郁郁寡欢。“我又不是男孩子,再喜欢又不能陪她一世。”


        “可你下午放弃了那场比赛。”  “那又如何,他注定赢不了我。”这独属于樱的骄傲,怕是神来了也模仿不了罢。随后她便笑了笑,窗外银杏纷飞,渐绿渐黄。


        “老头,还记得早上我取消的那个预约嘛?去看看?” “不拉上你爸吗?” “啊,他今晚和我妈有约,就不打扰他们俩啦!”


       伊万斯细心地帮詹姆斯易好了容,顺便给自己带了顶假发,那头白发太过耀眼。



       这是一家日式和风餐厅,在纽约这种繁华的都市里也不算少见。


       少年拉着少女坐在吧台,点了三瓶波子汽水,用菜单挡住脸部,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一对夫妻,还时不时拿出手机偷拍两张,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不可描述的姨母笑。


       “樱仔呢?她怎么还不来?我记得我有发通讯给她的。” “她呀,别指望了吧,老婆都要被人抢了,哪还有闲心思关心咱爸妈。” “喔~樱仔和朱蒂,磕到了磕到了!” “其实我挺期待朱蒂可以把姓改为伊万斯的!” “也不知道是那个男的宁愿招惹我们可爱的小妹妹也不愿意错过朱蒂。” “遇上这样的男朋友感觉也不错诶!” “你丫的别犯花痴了,有你哥我还不够吗?” “哎嘿嘿,多的那瓶饮料给我!”


       吵闹声虽不大但也吸引了那对正专心致志吃日料说情话的小夫妻。见到自己的儿女跟过来偷拍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反而越发亲密,只好奇原本的偷拍三人行,今日却已变成了兄妹嬉闹组。没了樱仔易容的加持,两人很快暴露,只得尴尬离场,却也不忘帮父母合影。


        

       另一边的高贵酒楼也算是一番热闹情景。


       易容过后的樱仔带着老父亲詹姆斯混在一群群小情侣中,奇怪的是却也没有那么的格格不入。


       老詹内心os:下次出门泡妞时也得让樱仔给我易容,显得我年轻了好多!(划掉)



       

      “牛排——!”朱蒂欣喜地欢呼着,“啊啦,秀,你最好啦——!”蜡烛的暖光照的朱蒂的脸微微泛红,就算是那沉重的黑框眼镜也这抵挡不住这份兴奋。


      倒是赤井有些意外,“我们没点牛排。” “这份牛排是后桌的小姐……”后方的服务员笑脸盈盈地说道却被樱仔死亡般的眼神阻拦,“啊啊,这是最后一份惊喜——”服务员小哥秒懂。“哈?”  “是这样的,我们店今天有个活动,凡事情侣或夫妻到本店用餐即可获得牛排一份,当然啦,只有前一百位客人可以享受这个优惠——你们是最后一对幸运客户……哎嘿嘿嘿。” 小哥说完火速逃离了“案发现场”。


      赤井半信半疑,但还是在朱蒂对这牛排的绝绝夸赞下尝了一小口,随后便投入了美食的诱惑中。无论是红酒的醇甜,还是牛排的多汁,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为朱蒂量身定制一般,正合她胃口。


      知道她喜欢吃这种半熟牛排的人不多,除去詹姆斯也就剩樱了。她想起服务员小哥前面说漏嘴的那位“后桌的小姐”,于是向后望去——只有一位出手阔绰的富翁以及他身姿婀娜的太太。


      只见那位太太向她比了个耶的手势,随后拿出了一台相机。




『小剧场』

      詹姆斯闲来无聊,翻看手机,虽说自己闺女和自己下属的狗粮是挺香,但吃多了也有饱的时候。他望了望身旁依旧兴致勃勃地“偷拍”的樱仔,又看了看手机中海利发给他的一张照片——是樱仔的双胞胎姐姐和她的哥哥在偷拍他们的父母逛街时的样子。仔细对比,这专注力,这兴奋的表情,这不可描述的姨母笑……所以,樱仔偷拍是和她哥哥姐姐那里学来的呢,还是遗传了他们老爸侦查时偷拍的能力呢?


       所以……伊万斯小姐是任由赤井放肆了吗?说好的让她调组可以看戏的呢,一天就结束了……?



      



       

茴森

最近樱仔的稿子合集

p1用了模板

p2是画世界找劳斯约的

p3伪名柯画风

p4是互绘

最近樱仔的稿子合集

p1用了模板

p2是画世界找劳斯约的

p3伪名柯画风

p4是互绘

茴森

朱蒂:我觉得我会死的很惨

      是个奇奇怪怪的思路,打算先写了

      时间线是初遇警校组一年前

      本文cp为赤朱和樱朱,请自行避雷        


       这天,女孩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研究着朱蒂前两天刚买回来的那些“奇形怪状”的游戏手柄。平时朱蒂...

      是个奇奇怪怪的思路,打算先写了

      时间线是初遇警校组一年前

      本文cp为赤朱和樱朱,请自行避雷        


       这天,女孩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研究着朱蒂前两天刚买回来的那些“奇形怪状”的游戏手柄。平时朱蒂要去电玩城的话,她倒是能够陪朱蒂玩到尽兴,这些游戏手柄…她堂堂FBI最强大脑Sakurily  Evans  还真是怎么也弄不明白。终于,经过了她这几天的刻苦研究,才大概明白了它的基本操作。可每当开始游戏操作的时候,那电视上的人物就像出了BUG一样,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就像喝得酩酊大醉的酒鬼。

             

        大概过了有几个小时,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就连最后一丝夕阳的余光都开始变得若有若无了。伊万斯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距离朱蒂的正常到家时间已经迟了一个多小时,她全神贯注地盯着着门口,期待着某只顽皮的小猫回家。时钟滴滴答答地响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门口仍旧一片寂静。


        平时若是有事会晚些回家的话,朱蒂是一定会给她打电话的;就算朱蒂临时紧急加班忘了打电话,詹姆斯大叔和父亲一定会帮她捎句话的。虽说朱蒂好歹也是FBI里的精英,自保什么的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总有个不祥的预感在伊万斯脑海上方徘徊。伊万斯本想打个电话又怕朱蒂在执行任务没关铃声会暴露她位置什么的。至于出去找她那更别想那个了,这个糊涂蛋早上出门时连钥匙都没带!还好自己今天休假,否则朱蒂连家门也进不了。


        纠结了半天,我们的小伊万斯还是放不下心来,打了个电话给詹姆斯大叔,却得知朱蒂早就下班了。这下把她气得,她和朱蒂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疏了?出去玩都不带她的。伊万斯越想越生气,直接靠在沙发上睡了。

       


        时间倒流回了那个黄昏时期。


        朱蒂答应了下班后和赤井学习开车,她在约定好的地点耐心等待着,赤井比她早几年进入FBI是她的前辈。而赤井这边,在他好室友们出的“好主意”下,决定借着这次教朱蒂开车的机会,向她表白。


        赤井慢悠悠地开着他的雪佛兰,边开边给朱蒂介绍驾驶座的装备以及用法,朱蒂听的格外认真,时不时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夕阳斜撒在朱蒂的脸颊上,眼镜上倒印着她蓝钻般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他今生最痴迷的星辰大海,金色短发随风飘逸,赤井看得入了迷。

        

        朱蒂坐在雪佛兰的副驾驶上,心里怪开心的,她望着那个一脸冰冷为她讲课的男人,总是不自觉地想还有没有别的女人坐过他的副驾驶。当二者目光碰撞时,她想就那样一直深情地望着他的双眸。可事实是两人都会在察觉到对方目光时迅速地看向别处,不想让对方发现。


        “专心开车。”朱蒂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本想提醒自己专心学车的结果没想到直接说了出来,还嘴瓢把学车说成了开车。“对不起赤井先生。” 那座大冰山并没有理会她的道歉。她只好尴尬地转头看向窗外。“没事,就快到了。” 


        赤井熟练地将车停好。这是座小桥,亚洲风格的它使得有些与众不同。朱蒂她有些纳闷不知赤井带她来干什么,正准备问就恍惚间想起赤井是亚洲人,独在异乡的他必会对和家乡比较像的事物情有独钟,便会心地笑了笑。


        赤井望着她那明朗的笑容,那分明是田野上那些热爱阳光的向日葵呐!太阳落到一半,云层还镶嵌着粉金色的边,被稀释过的阳光轻薄且透亮,全部落入她的眸中。是的,夕阳下的朱蒂显得十分高贵,在赤井眼中,她就是天上的那个太阳,时时刻刻都能用阳光温暖着他。他甚至有一瞬间都怀疑自己是否配得上这样活泼开朗的女孩子。


        


        “做我女朋友吧!”这磁性的声音充满诱惑。


        朱蒂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赤井先生,你的副驾驶就做过我一个人吗?”  “不是,但就你一个女生。”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朱蒂很是开心,突然她抬起红着的脸,慢慢凑上去,在他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我们回家吧。”她叫出那个自己认为最亲密的名字  “……秀 ”。

        


        

        到了车上,空调的凉风使两人都静了下来,朱蒂一拍脑门,要完蛋了,她今天下班后以为练车就一会还能顺便让赤井先生送她回家,肯定比她走回去要快就没打电话。结果加上小桥上那一折腾,现在回到车上后星星都升起来了,这下樱仔肯定要生气。她想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却又不敢,她怕自己的耳朵会被樱仔吼聋。得知了情况的赤井毫不留情大笑着,笑声荡漾在车里。“平常也没见你多笑笑,现在笑的却这么欢……”

        

        


        

        朱蒂全身上下翻了几遍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于是生无可恋的她按了门铃。沙发上的伊万斯立马惊醒,穿上拖鞋就去开门。


        “对不起,我忘记打电话了,真的不是故意的— —”朱蒂一进门连忙道歉。“去哪玩了?为什么不带我?”伊万斯满脸的不高兴,朱蒂眼中这简直就一个劲地在提醒她,你死  定  了。但听到这个问句,朱蒂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开心地和樱仔分享着下班后发生的一切,但她完全没察觉到的是樱仔脸上早已布满黑线。


        “虽然我表面上仍旧是Judy   Stanlin ,but实际上的我已经是赤井朱蒂了呢!”她偷瞄了一眼一旁的樱仔,这个女孩正嘟着嘴,满脸的不开心。朱蒂摸了摸她的脑袋,宠溺地补充道:“and  Judy  Evans”。

         这句话瞬间治愈了已经准备冲到FBI把赤井千刀万剐的伊万斯,她快活的嗷呜一声,将朱蒂扑倒在沙发上,搂着她的腰,将脑袋贴在她的胸口,“好啦,乖”  朱蒂没有反抗,轻轻的吻在她的额头上,夜深了。





茴森
占tag致歉 想扩列了(?)...

占tag致歉

想扩列了(?)

该说的图上基本都有

求推推

占tag致歉

想扩列了(?)

该说的图上基本都有

求推推

茴森

是樱仔的人设图,画完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没网一直没发

p3是在画吧找太太约的

一起发了

是樱仔的人设图,画完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没网一直没发

p3是在画吧找太太约的

一起发了

茴森

约稿

有什么画正比立绘很奈斯的白菜大大吗,我现在脑海中有好多想法奈何以我的实力画不出来啊()

预算一张50以内(及质量而定)

有什么画正比立绘很奈斯的白菜大大吗,我现在脑海中有好多想法奈何以我的实力画不出来啊()

预算一张50以内(及质量而定)

茴森

《论警校五人组如何拐卖小盆友》

我又来搬砖了

【因为是x从对话小说里搬过来的,所以对话有点多,请见谅/ 主要是我懒得改了

NO.1    搭讪

【第一视角】

————————————

时间:2010/3

地点:日本东京北城樱花公园


        “小妹妹,小妹妹,醒醒啦!”

        “小妹妹,你怎么睡在这里?”...


我又来搬砖了

【因为是x从对话小说里搬过来的,所以对话有点多,请见谅/ 主要是我懒得改了

NO.1    搭讪

【第一视角】

————————————

时间:2010/3

地点:日本东京北城樱花公园



        “小妹妹,小妹妹,醒醒啦!”

        “小妹妹,你怎么睡在这里?”

        “就是就是,会着凉的,快醒醒吧!”

        怎么,好像有人在喊我,声音好陌生,是…谁?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棵樱花树下。阳光有些刺眼,可能是我睡太久的缘故吧。勉勉强强可以看见面前站着五个英俊的少年。我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望着他们。

        “唔…谢谢你们。”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正准备站起来。

         这时一个声音在我耳畔边响起。

         “真是的,一个女孩家,怎么可以就这么睡在樱花树下,虽然是挺美的,但是…”声音停顿了一下,“要睡也应该这么睡——”

           说着, 一个墨绿头发的男孩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我身上。

           他这是在关心我吗——等等, 我认识他们吗——现在搭讪都这么直接吗?……

           见到这可笑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我忍不住自嘲:呵,就算搭讪也不会搭讪你的!就是,你个白毛金瞳的怪物!也是,不过还好我出门前带了假发,想到这,我的心情舒畅了不少。

           或许,这想法也是我对枯燥生活的一丝丝希望,我望了望他,一时间羞红了脸,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有个声音打破了这场尴尬。

           “研二啊研二,你撩妹就撩妹,为啥不带我们一个?”一位金发男子和一位卷毛男孩从远处走来。

           “去去去,一边去!”

           金发男子没有理会他,走向了我;“小妹妹,你把研二的外套脱了吧,这天也怪热的,你还穿个长袖.。”

“…?三月份难道不应该穿长袖吗…”听了这莫名其妙的话,我感到有些纳闷。抬起头,只见这男孩并没有直视我,眼睛忽闪着望着斜方。

         我脱下外套,把衣服还给了那个名叫研二的男孩。

         “嗯…那个,谢谢你们…我,我先走了。”我由心底的感到一丝不踏实, 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想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些来路不明的人。

        “啊,啊,啊,啊啾!”一个顽皮的喷嚏冒出来。我赶忙用手捂着嘴,有些不好意思。

        听到我这么打了一个喷嚏,金色头发的男孩立刻把研二身上披着的外套又套在了我身上。

        “女孩子,注意点。你啊,肯定是刚才睡觉的时候着凉了——”男孩停顿了一会,“来,把研二的外套套上,暖和点。”

        名叫研二的男孩懵逼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欸欸欸!零你自己不也有外套吗?”

        “还不是在帮你撩妹!”零的眼神充满戏谑。“欸!你这是存心报复吧!”两人有说有笑地打闹在一块。

        “噗嗤~”我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们到底是谁啊…他们笑的真开心啊…如果,我也可以认识他们就好了…或许,朱蒂说的并没有错:世上并不是只有赤井那样的男生,有些男生是很温柔的。

        要是也可以像他们这样开心的笑就好了…

        想着,我竟然露出了我自己都始料不及的笑容。

        一边的打闹停了下来,这几个人的目光全都停留在了我的笑容上。

       “干,干什么…?”

       我急忙收敛了笑容,往后缩了缩靠在大树上,有些警惕的望着他们。

       “嘿!嘿!你们在干嘛呢?”

       “啊!”这粗洪的声音显是让我受了一惊。我猛的捂住耳朵,蹲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我缓缓的抬起头,除了原来那三个男孩以外还有一位陌生的男生。我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

        今天是怎么了,平常我的心理素质没有这么差啊?我不禁有些疑惑。

       “伊达,小声点,你看,那个小妹妹都被你吓坏了呢!”一直没说话的卷发男孩吊了一支烟,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地提醒着他。

       “啊?哦哦,对不起啊,小妹妹!”这个名叫伊达的大高个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道歉实在是诚恳,弄得我都不太好意思了:“没,没有关系的。”说着说着,脸上又莫名泛起了红润的光。

       “噗哈哈!”这个伊达就这么突然间指着我的头发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洪亮如钟。“白头发?啊哈哈,真是太搞笑了,这个小女孩竟然是白头发?是染的吧?啊哈哈——”

        白头发?不对啊,出门前我明明就把假发带好了啊.我急忙拿起刚才零给我的衣服盖住了头发,   “我.....我的头发是染的!不是天生的!我喜欢白头发!我喜欢白色!这是我染的!不是天生的...”

        “我,我没说你是天生的啊?这么说,你的白头发真的是天生的?”伊达航愣住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愣在原地,虽说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攥紧了拳头。怒火在我心中燃烧着,我最讨厌别人议论我的头发了!

        “白色头发又怎样!我不是外星人!我可是个堂堂正正的地球人!”可能是我太气愤了吧,一下子把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旁边的四位少年听到此话,个个一脸震惊无比地看着我。樱花园的人们也纷纷将怪异的目光转向了我们五人。此时的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那几位玩世不恭的少年,听到这话眼神从戏谑变成了担心。

        “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就是,你明明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他们纷纷安慰道。“这.....其实,白色头发很好看的!”伊达有些愧疚的望着我。

        我冷笑一声,自顾自地往出口走:“很好看…呵,好看有什么用,不还是被别人说成是外星人吗?好看就能改变那些舆论吗?”我强忍着泪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人类就算看上去不一样,切开剥了皮之后大家的血肉都是-样的。证据就是, 不管是黑人白人还是黄种人,大家都是一样…留着红色的血对吧?”零急忙拉住我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温柔的说。“而且你刚才不也说那些都是舆论吗?没有关系的。”

        “红,红色的血?一样留着红色的血…”我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是啊,就算你是白头发,还不是和我们一样留着红色的血吗?我们大家都没有嫌弃过你哦,你很可爱的,你们说是吧?”黄头发的男子望着另外三人眨了眨眼睛问道。

        “那是!”  “肯定的啊!”  “你这种应该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是不会有人嫌弃你的!”

        “就算你们不嫌弃,还是有人会嫌弃的…” 我喃喃的嘀咕了一句,声音小到连自己都听不清楚。“不过,还是谢谢啊!”我话一转峰,准备要走。

         “欸!等等啊!”伊达深深地鞠了躬,“对不起!”

         “啊啊,没关系的,我习惯了,不会介意的。”  我露出职业性假笑。

         “那为了表达歉意,那要不要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顿饭吧?”

         “吃饭?不必了,还是算了吧,谢谢你们。”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要走。晚上朱蒂做了牛排,要早点回去“帮忙”。

         “啊啦,你看都这么晚了,小妹妹,你还是和我们去吃个饭吧!”  “是啊,正好今天是伊达班长请客,不吃白不吃!”  “我们又不是坏人。”

          真是的,坏人又不会把这两个字可在脸上。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被他们逗乐了。“很晚了吗?”

          我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啊…四点多了呢!”

         “是啊,你看,都四点多了,是不是该去吃顿饭呢?”零笑着试探。

        “Umm…”我望了望这精神饱满的四个人,根本就没有饿的样子啊?我很想拒绝,但又有点于心不忍。我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对男生这么犹豫过啊…

         “你不回答的话,我们就当你是默认好咯?” 研二十分阳光的微笑着。

         我沉默了,那就赌一下吧,下次再蹭朱蒂的牛排也不迟。想到这,我装作很犹豫的样子。果不其然,鉴于研二的话四个人拉住我就跑。

         那时,微风从我脸上拂过,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在这柔情似水的春天里。

茴森

名柯之樱落千城

大家好,这里是茴森,原快点野猫

很高兴与大家在lofter相遇

这是我再快点一篇未完成的作品

文笔不好,请谅解


———————————

NO.0引子


地点:中国W省一个不起眼的城市

时间:1994/5.27/02:25


        这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天是那样的低沉,云是那样的乌黑。天边时不时电光乍现,轰然一阵巨响,昏沉的世界仿佛惊醒,犹如白昼。磅礴的雨珠倾盆而释,让有夜不归的人们惊心胆战,寒意四起。...


大家好,这里是茴森,原快点野猫

很高兴与大家在lofter相遇

这是我再快点一篇未完成的作品

文笔不好,请谅解



———————————

NO.0引子


地点:中国W省一个不起眼的城市

时间:1994/5.27/02:25


        这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天是那样的低沉,云是那样的乌黑。天边时不时电光乍现,轰然一阵巨响,昏沉的世界仿佛惊醒,犹如白昼。磅礴的雨珠倾盆而释,让有夜不归的人们惊心胆战,寒意四起。

        市郊的一幢别墅,流溢着与外界不同的温暖。里屋里灯火通宵,人们的忙碌中流露着一丝喜庆。

走廊上,转来两个女仆嘻嘻哈哈的欢闹声,这嬉闹声在雨中显得越发孤独,甚是惊悚。

        一女仆喜气洋洋对着另一人道:“诶,听说了嘛,少奶奶要生了!我们有小主人啦!”另一女仆听之,一愣,手中碗盘落地成为碎片。

         “真的吗,可真是太棒了!”她慌张的拾起破碎的碗盘,惊讶道。"真是,灵芝你小心一点啦--就不知少奶奶生的是男是女..”女仆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

         别墅外,一人惊悚地望向别墅,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拔腿就跑。

         随着嬉笑声,两女仆越走越远,离开了走廊。

         一阵妖风习起,吹灭了走廊的灯。

         产房内,孕妇满脸通红,攥紧拳头,全力以赴;产房外,无论男女老少一脸焦急与担心。一位长相英俊的男子在产房门口来回渡步,他充满期待的金色眸子里闪烁泪光,乌黑的头发也已被汗水浸湿。

        窗外的雨哗啦啦的下着。高楼和大树在雨中渐渐模糊了成了影子,滚滚而来的雷,也渐渐随着太阳的来到而远去。很快,模糊成影子的高楼和大树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雨,停了。

        高大的钟楼缓缓地敲着,-下,两下..已经是凌晨3:00了…钟楼敲响了第三下,产房中传来阵阵婴儿啼哭。

        生了!

        这令人兴奋的啼哭,让等候大厅死气沉沉的人们立刻变得“生龙活虎”。

        男子欢呼雀跃:“我千少宏当爸爸了!”

        “少爷,此事可喜,请问是否筹备宴会?”那位名叫灵芝的女仆低头请示。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两眼发出不可察觉的光芒。

         护士们推着病床走了出来,病床上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少女。她望着众人焦急的目光微微的笑着,那笑容是多么的温暖与祥和。

        “嘘——孩子睡着了,小声一点.."那女孩食指放在嘴边,小声地说道。她说着撇了一眼千少宏,然后噗嗤一声笑了,略微带有些打趣的问:“真是的,愣在这干嘛呢?——少宏啊!快去看看呐!去看看把我折腾的半死的小家伙,到底是个小胖子还是个小丫头?”

         “好嘞!媳妇等着我。”千少宏一愣,立马屁颠屁颠的找他家胖小子去了。不一会就抱着一个裹在背囊里的婴儿走了出来,是个女孩子。

         护士们则满脸沉重,护士长鼓起勇气向远处观看的老爷子悄声说了几句。老爷子听完,也是一脸严肃,但没一会,他的微笑重新展现在了脸上,意味深长地说:“少宏,润叶,孩子就是孩子,决定不了出身,无论是男是女,无论长相如何,都是你们的孩子。”

        “取个名吧。”见场面异常寂静,老夫人打破了尴尬。

        “千语笙”/“安果佳”千少宏和安润叶异口“同”声。

        还未等老爷子出声,一刺客破门而入……慌乱之中,这位不知名的小婴儿被塞入了某个角落。

       

        第二天一大早,电视.上播出了令人惊讶不已的新闻一一家族排行榜第一的中国千家于今日凌晨五点灭亡,无人生还!

        原本富丽堂皇的别墅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丝毫体现不出以往的生气。      

        一个白发男子带着他的妻子来到了这片废墟。

       “这…这不是千家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女子诧异道。

       “茱莉亚,不用管,我们去找我们要的东西。”

       “好嘞,等等我啊,维德!”女子向男子狂奔而来。

       “慢点,你昨天才生的孩子,今天不能剧烈运动。”

       “好啦好啦,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堂堂正正的…”

       突然,废墟中传来--阵阵啼哭声。

       “维德,维德,等等!好像有什么婴儿在哭…”

       “婴儿啊…茱莉亚快看!是不是那个?”

       男子眼尖,瞥见了废墟中因为饥饿难忍啼哭的婴儿。

       女子慈母心切,立刻跑了过去,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抱着这个遗孤。“看来应该是千家的孩子吧…真可怜,这么小就没了父母…”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要不…”女子满眼期待的看着男子。

        男子点了点头,打开手机,上面有一条凌晨04:47发来的短信——

        “帮我抚养下孩子…”

      【本章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