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橘日向

18694浏览    474参与
一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all 武道]后宫㈠

☞橘,柚叶性转,ooc,偏原著,无人死亡

☞主橘武,微柚武(接受可以往下)

☞柚叶的头发应该是棕色(不对请指出)

☞没有过多的……描写(嗯!)

☞不要在意文笔(怎么可能不在意),可能存在BUG (直接忽略掉BUG )


真不会排顺序!!!!!


就这样了(有大大没有捉……可恶)


正文


夜间的晚风,吹拂着树枝上欲坠的樱花,飞舞在夜空中,落在地上“日向,长大做我的皇后吧!”男孩的蓝眼晴里闪着光芒,紧握女孩的双手开始冒汗,女孩看男孩紧张的神色,手反握着男孩的手“嗯”

男孩激动的猛站来,头昏昏的,忘了此刻在屋瓦上,重力不稳,身体向后倾倒“诶?”女孩连忙...

☞橘,柚叶性转,ooc,偏原著,无人死亡

☞主橘武,微柚武(接受可以往下)

☞柚叶的头发应该是棕色(不对请指出)

☞没有过多的……描写(嗯!)

☞不要在意文笔(怎么可能不在意),可能存在BUG (直接忽略掉BUG )


真不会排顺序!!!!!


就这样了(有大大没有捉……可恶)


正文


夜间的晚风,吹拂着树枝上欲坠的樱花,飞舞在夜空中,落在地上“日向,长大做我的皇后吧!”男孩的蓝眼晴里闪着光芒,紧握女孩的双手开始冒汗,女孩看男孩紧张的神色,手反握着男孩的手“嗯”

男孩激动的猛站来,头昏昏的,忘了此刻在屋瓦上,重力不稳,身体向后倾倒“诶?”女孩连忙地伸出手,却只碰到手尖,哭声出来“武道君!!”

庭院中的樱花发出沙沙的声音,飞到哭泣女孩的头上,一抬头看见夜空中的樱花漫天,然后下面传来男孩的声音“日向,我没事,还有一定要嫁给我,嘻嘻”女孩擦掉泪笑着回复“好”

……

“……醒醒……”那人见叫不醒,使坏的在耳边吹一口热气“花垣~”趴在书桌睡觉的黑发男人被一阵麻麻的感觉弄醒,红着脸瞪大眼,捂住耳朵“柚叶,干嘛?”

眼前的人双手抱在胸前,棕色的长发撩到身后“花垣君,才是,梦到什么笑的合不住嘴,囗水都流出来了 ”

“什么?”武道慌忙地去看衣袖,是干的。

“柚叶……”一套衣服扔向武道的脸,是黑色的和服。

看着武道一脸蒙的样子说“今天是你和日向的大婚”

“哦——……什么?!!”没错,小时候武道八岁说的话实现了“可……可我怎么忘了”

柚叶简单明了的解释“昨天,刚回来,高兴喝多了”

武道后悔的在书桌上抱头,随后又激动的站起来“快……快,准备……”语言组织能力坏掉了。

好在柚叶是个可靠的贴身待卫,一把有力地双手按住武道“真是的,花垣君,每次都这样,我已经嘱托下来去了,估计现在全城百姓都在欢庆装扮中,新娘子应该在来的路上,把衣服换上就可以出发了……”

“柚叶”武道泪汪汪的看着天使一般的柚叶“一直做我的贴身待卫吧”

脸贴在一起,柚叶感觉有点热,撇过头“Mikey ,半间他们怎么办?入宫13年……”

武道抓耳挠腮心虚的回答“喀……这个,应该没有事”

随后干笑了两声。

……

微风和煦,地上撒满了樱花,红色桥子缓缓落下,里面穿着洁白和服的人是武道心心所念的人,探出头,浅浅一笑“武道君”

武道看着日向激动的要哭出来(日向,好美)

日向慢慢走向武道,两人此刻相说的话,都藏于眼神中,花香一直伴随着他们,步入殿堂……


(不会写,首先,日本习俗不懂可能会乱,下面是在百度查的,可以去看看,我是看不懂,我不懂)

【    

  ◎神前式的结婚过程如下:

1. 参列者入场:出席者入场就位

2. 新郎新娘入场:新郎在前、新娘在后依序入场

3. 修祓:在招神之前,先用水洗净身心

4. 祝词奏上:由神官捧上祭祀神的祈祷文

5. 三献仪式:新郎新娘献酒三次,每次三杯一共九次

6. 誓词奏上:说出新郎新娘的结婚誓言

8. 奉玉串奉:向神明谨献缠有白棉纸的小杨桐树的树枝

9. 亲族举杯:所有亲友举杯互敬

10. 退场                                 】

 (有个7,是交换戒指,古代没有,也不知道日本是晚上还是早上,中午入房,所以我选了中国式古代入房——晚上!!应该是,可以指出)                                                                            


微弱的烛火像太阳落日的余晖,照亮这个幽黑的花房,武道的手扣着指甲,酒劲上来了,抬头看见被烛光柔化的日向,在举行过程就中发现日向变漂亮了,变得雌雄变辨,变高了……

武道被拽到日向的腿中间“睡觉吧,武道君”上下滚动的喉结,摸了上去“日向,是男人吗?”又扶上日向的脸,“武道君,不要日向了吗?”“没有……”

在敬酒时,都在说日向大人,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

“无论日向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喜欢日向。”随后闭眼的吻上日向嘴角下的痣“我不会弄痛日向的”……“嗯~”看着武道勉强的脸,心疼的问“痛吗?武道君”,武道用胳膊挡住脸,本来自己在上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下面“不痛,有点……舒服”听见回答,揽起武道的腰,头放在肩膀上“武道君,真是太勉强了,痛的话可以咬我的肩膀”……“疼,日向”武道的手紧紧抓住日向的头发,又不敢使劲抓,“日向,日向……呜”咬上日向的肩膀,腿紧夹着日向的腰……


皇宫的另一角冒着黑烟,怨气冲天,宫女侍卫的汗浸透了衣服,一汗水都不敢滴下来。


<小剧场>(新婚的第二天早上)

武道:骨头要散架了。(抚腰)

日向:抱歉,武道君。(自责)

武道:不怪日向,都怪我没有一个好身体。(后知后觉)

日向:武道君真可爱。(笑)

……

武道:日向这个扳指……

日向:送给武道君的礼物,喜欢吗?(搂着武道)

武道:什么时候带上的?(有星星眼看着晶莹玉透的扳指)

日向:武道快累倒时

武道:啊啊啊,好羞耻!!

然后侧过头看见日向的肩上有大小不一咬痕,转过身埋在日向怀里,红尖红透了。

(武道君,可爱!!!!)

————————————————————————————

废话:

“皇上”这个称呼,在重要场合,因为是朋友(感觉有点敷衍,算了)

明明……都码了一大半,就要车了,怎么这样,又要重码(இωஇ )(也没有车,有点小失落)

头发不变啊(长度)


㊗武道生日快乐٩(๛ ˘ ³˘)۶ 🎂🎂🎂🎉🎉🎉✨✨










翯翯
我流恶女日向 或许后面会把东卍...

我流恶女日向

或许后面会把东卍其他几个女孩子放上来,私设极多,可能存在更改故事线的情况(预警

cp线不明显,主要是女孩子贴贴和我的一些中二脑洞

我流恶女日向

或许后面会把东卍其他几个女孩子放上来,私设极多,可能存在更改故事线的情况(预警

cp线不明显,主要是女孩子贴贴和我的一些中二脑洞

㫪 建bg群了快来!

❗️武橘

武道生日快乐🎂生日要和女朋友过才对嘛🥰

❗️武橘

武道生日快乐🎂生日要和女朋友过才对嘛🥰

珐妃

魅魔姐姐的尋歡作樂35-36

作者:珐妃

all乙女向。無下限。*肉|多。

ooc。劇情崩有自設。

*女主高冷?御姐。

*外表25歲上下,實際未知。

*身高165

*漫畫由14話啟始。

*全部吃。嚴重崩壞。快逃啊!


讀文須知:魅魔基本能力,她身上的一切都能吸引慾/望本能,如果沒刻意控制。聲音蠱惑、體香迷魂、一切液體催|情,這些都足以讓人失控。當然意志力或謹惕心比較強的人,那麼效果就會削弱。


35.


【恩人小姐!快離開這裡!去那邊!艾瑪那邊!】


Draken誇張的比手畫腳讓一邊的武道看傻了眼,三谷也是滿頭黑線的望著Draken,不明白自己的相棒何時有這麼蠢的行為。


【噗哧⋯...

作者:珐妃

all乙女向。無下限。*肉|多。

ooc。劇情崩有自設。

*女主高冷?御姐。

*外表25歲上下,實際未知。

*身高165

*漫畫由14話啟始。

*全部吃。嚴重崩壞。快逃啊!


讀文須知:魅魔基本能力,她身上的一切都能吸引慾/望本能,如果沒刻意控制。聲音蠱惑、體香迷魂、一切液體催|情,這些都足以讓人失控。當然意志力或謹惕心比較強的人,那麼效果就會削弱。




35.



【恩人小姐!快離開這裡!去那邊!艾瑪那邊!】


Draken誇張的比手畫腳讓一邊的武道看傻了眼,三谷也是滿頭黑線的望著Draken,不明白自己的相棒何時有這麼蠢的行為。


【噗哧⋯呵呵,我聽得懂了,不用這樣。】


潔西卡頓時被Draken可愛到笑了出來,這根本反差萌的既視感,把戰鬥能力調整至Mikey程度,扭了下脖頸伸了個懶腰。這樣應該不會打死人了⋯


【啊?!聽、聽得懂了?這才幾天?!這不是重點!先離開這!很危⋯】


Draken話音未落,就看剛剛還在輕笑的潔西卡瞬間笑容收斂,眼含犀利猛的俯衝向人群。經過人群一手提著一人互相撞擊,兩人昏死。腿瞬間抬起側踢向最近之人,頓時那人倒飛出去連帶兩位一起重重摔在地,一人昏迷,兩人在地打滾哀嚎。


愛美愛主驚嚇住一時慌了手腳,直到有人帶頭喊口號才一擁而上。三谷本來還呆愣看著潔西卡的戰鬥力,武道更是傻眼的指著潔西卡一臉困惑的望向正一臉木的Draken想詢問什麼,但瞧見對方的表情後也阿巴阿巴的一時問不出所以然。


而三谷見愛美愛主打算群毆一位女人更是待不住的衝上去幫忙打了起來。


【混帳!你們群毆一位女的!要不要臉!】


【NTM眼睛瞎的?這女的根本是個怪物艸!都給我上!】


三谷一拳揍向說話之人又一腳踹向一旁準備打向他的人,突然一個人從他身後往前飛掠而過摔在一人身上,又兩人昏了過去。看得三谷嘴角一抽的扭頭,卻讓他心突然漏了幾拍。


只見潔西卡忽得靠近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句【小心。】一拳揍向他身後準備偷襲之人,三谷趕緊回神繼續戰鬥,一拳又揍倒衝過來的敵人。


潔西卡往後仰躲過一人拳頭,抬腳一字馬踹上那人下巴,腳放下瞬間回勾卡住另一人脖頸後空翻,藉由速度增加力道摔飛撞向另個人,又三人陣亡。


這一番柔韌有力的攻擊讓週遭愛美愛主有些怯步,三谷則是看得目瞪口呆,還能這麼打?突然聽見熟悉的引擎聲,就聽Draken興奮說著。


【可終於來了,是Mikey的CB250T!】


滂沱大雨中一台摩托車疾馳而來,瞬間一個甩尾“唰!!!”的滑了段路停在一旁,踢了側柱後下車緩緩中間方向走去,瞥了眼滿頭血的Draken淡漠著聲開口。


【是這麼一回事啊!想說怎麼突然有消息說看到我女人了。把我叫開卻是想襲擊堅仔嗎,好一個調虎離山啊!這是在玩什麼呢?想讓我背鍋因為女人而放棄兄弟讓東卍人們離心嗎?】


而被人群包圍在中間的「他的女人」正一臉面無表情,她何時成為他女人了?還大肆宣揚來著。


愛美愛主的後方走出來一個身影,手叼著根菸手背的罪字突兀的刻畫在上頭。潔西卡從人群中瞧見這人,毫不意外這事件果然是那黑崽主使的,也不知道在玩什麼遊戲。


【嘿——真沒勁,這麼快就來支援了嗎?意外有腦子呢!】


【⋯你誰?】


Mikey冷著臉望向這走來之人。




36.


【我是誰不重要,姑且算是目前臨時掌管愛美愛主的⋯半間。】


【你就是在那背後瞎攪和的噁心男?】


半間笑著沒應這話,只是道。


【你好麻煩啊!小Mikey⋯嗯!!】


話音未落就被Mikey一擊核彈踢給襲擊,卻被半間給擋了下來,讓武道他們驚訝不已,竟然能擋下Mikey的踢擊。


潔西卡捂著嘴悄悄打了呵欠,不太理解這混戰還那麼多廢話這不是傳說中反派死於話多的定律嗎?看半間又帶了不少人來,掃視一看大概有一百人之多,這真是很喜歡玩圍攻的一群孩子啊⋯


三谷還護在潔西卡身前,謹惕著周圍想辦法讓她先離開這戰場,傾身靠近對著她細聲開口。


【我等等打出空隙,妳先離開這吧!依妳的體能肯定能逃開的⋯這是男人的事情妳別摻和進來,傷到留疤可就不好了!】


【潔西卡,我的名字。謝謝三谷,不用擔心我。】


說著撫摸下他的頭,三谷驚的臉紅起來,竟然被摸頭殺了!努力鎮定想再次勸說,就見潔西卡已迅速抓提一人,一隻腳就把前面擋路的踹飛,手提之人也一起往半間方向飛了過去。


半間餘光瞧見有東西飛馳而來,迅速躲過從旁襲來的⋯人?驚訝的扭頭往攻擊來源望去,竟是一虎的那女人?!興奮的揚起笑容。


【呀哈♡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是妳~剛剛人妳丟的?真有意思!】


而Mikey也在這時同時扭頭,頓時眼睛為之一亮,卻忍住過去抱住的衝動,現在時機不對,不允許幹這些事。而且聽半間話內容⋯似乎認識?這讓Mikey倍感焦慮只想儘快結束這破事,便提腳衝向半間打算速戰速決。


潔西卡那頭因主戰開打的訊號再次打破靜態攻擊接踵而來,三谷幫忙護著她的身後盡力守護。


Draken休息過後也站起身打算加入戰局,武道想阻止卻無濟於事。眾人打了一陣後遠處眾多摩托車隆隆作響一起抵達,讓這一時的混戰又再次停滯。


【可終於趕上了⋯】


三谷頓時興喜喃喃說著。潔西卡抽空瞥了眼,只見一群少年身著黑色統一服裝,上頭繡著不少文字,背後四個大字「東京卍會」特別明顯。看他們的反應是Mikey那的人了,來的人還不少既然如此潔西卡決定不參與了,不是圍毆就沒必要幫忙。


【⋯三谷,祝你們玩得愉快,我先離開了。】


潔西卡淡淡說完,摸了下三谷的平頭就往一旁草叢一個閃身鑽入,奔出殘影後就不見人影。這讓包圍著的愛美愛主都驚愕那不一般的速度,連三谷都紅著臉的摸著自己頭看向潔西卡消失的方位呆楞,直到鬧哄哄的聲音響起以及他被糊到一拳才回過神跟週遭的人開打起來。


至於退場的潔西卡已經站在艾瑪跟日向身後,艾瑪因擔憂Draken他們直盯著那混戰方位沒注意到週遭,至於日向似乎察覺到身後有人,猛的轉身瞧見是熟人興喜的準備要喊出聲,被潔西卡淡漠的捂上嘴,悄聲在耳邊喃喃著。


【為什麼不回家呢?這樣感冒可怎麼辦,不聽話要懲罰妳。】


一把扣住日向讓她背過身緊靠自身,一隻手捂著嘴不放,另隻手假裝掐上日向脖頸,冷聲對前方還背對著的艾瑪輕喊著。

珐妃

魅魔姐姐的尋歡作樂33-34

作者:珐妃

all乙女向。無下限。*肉|多。

ooc。劇情崩有自設。

*女主高冷?御姐。

*外表25歲上下,實際未知。

*身高165

*漫畫由14話啟始。

*全部吃。嚴重崩壞。快逃啊!


讀文須知:魅魔基本能力,她身上的一切都能吸引慾/望本能,如果沒刻意控制。聲音蠱惑、體香迷魂、一切液體催|情,這些都足以讓人失控。當然意志力或謹惕心比較強的人,那麼效果就會削弱。


33.


【我幫你們吧。】


【啊?姐姐不用了啦⋯那個不會倒的!】


沒理會少年的阻止,放了五枚硬幣桌上給老闆付了帳,拿起槍拋起來耍了個花招,瞄準後用上一點魔力裹上當子彈的木塞扣下板機,作為...

作者:珐妃

all乙女向。無下限。*肉|多。

ooc。劇情崩有自設。

*女主高冷?御姐。

*外表25歲上下,實際未知。

*身高165

*漫畫由14話啟始。

*全部吃。嚴重崩壞。快逃啊!


讀文須知:魅魔基本能力,她身上的一切都能吸引慾/望本能,如果沒刻意控制。聲音蠱惑、體香迷魂、一切液體催|情,這些都足以讓人失控。當然意志力或謹惕心比較強的人,那麼效果就會削弱。




33.



【我幫你們吧。】


【啊?姐姐不用了啦⋯那個不會倒的!】


沒理會少年的阻止,放了五枚硬幣桌上給老闆付了帳,拿起槍拋起來耍了個花招,瞄準後用上一點魔力裹上當子彈的木塞扣下板機,作為靶的木牌應聲而倒。


底座還卡著,但上面裂掉往後倒下,這騷操作頓時讓週遭圍觀群眾譁然,老闆也當場傻眼大張著嘴喊著。


【這怎麼可能!!妳作弊!】


【靠!你固定著靶我們都沒說了!你還有臉啊!】


少年頓時不滿直接噴了老闆,雖然覺得那位姐姐很不可思議,但她這是在幫他們,才不管怎樣呢!


【姐姐~妳好厲害!怎麼辦到的?】


女孩走上來貼近潔西卡悄悄詢問,她只是笑著比了個噤聲,表示不可說。


【呵呵~姐姐真調皮,謝謝妳幫我們!可真解氣~我叫橘日向,姐姐怎麼稱呼呢?】


【潔西卡。】


【什麼!竟然不給!木牌倒了啊!你這樣不厚道啊老闆!】


少年不滿大罵出聲,讓日向著急上前,潔西卡看著日向並不是要制止,而是叉腰準備幫少年找場子,讓她對這女孩有幾分趣味與好感,決定上前幫忙處理這事情。


【老闆⋯東西交出來吧,我打的。】


潔西卡抱胸冷下聲開口,眼神充滿殺意的盯著那人,老闆頓時一個激靈渾身打寒,迅速把玩偶雙手奉上,頭垂下不敢直視面前這位小姐。


【潔西卡姐姐!妳好厲害~~欸?給我嗎?】


日向仰慕傾佩的望向潔西卡,卻被塞了玩偶在懷裡,不禁更加喜歡這姐姐。一旁少年有種被挖了牆角的既視感,猛的晃著腦袋甩開這不切實際的思想,趕緊上前道謝。


【感謝姐姐的相助,我叫花垣武道,很高興認識妳!】


【不客氣,潔西卡我的名。】


潔西卡說著就揉上武道的腦袋,莫名覺得他頭髮很柔軟,果然摸上就愛不釋手的揉搓著。而武道哀嚎著他的髮型被揉亂了,卻沒有真正生氣,日向在一旁被武道可愛的笑得合不攏嘴。


一滴水從天空砸在潔西卡的鼻尖,接下來一滴接著一滴砸落,下雨了。跑到一處樹下躲著雨潔西卡盯著前方抱胸發呆,武道不滿的抱怨著,日向望著天空喃喃自語。


【看來這雨是一時停不下來吧⋯也不知道艾瑪跟Draken君順不順利呢?】


潔西卡疑惑的看向武道。


【你身上那什麼聲音,一直震。】


【欸?啊!手機!喂?山岸啊!有什麼事?喔,本來有跟Draken君一起逛來著,但走散了。Mikey不知道跑哪去了⋯什麼?!我、我知道了!】


武道慌張說完掛了電話,正在思考什麼。日向不明所以詢問武道出什麼事,武道卻沒有告知只說了句沒事後又道歉說要先離開一趟,讓她們在這等一會兒,就冒著雨跑走了。


【武道君!會感冒的啊!真是的⋯潔西卡姐姐妳有別的事嗎?要一起等雨停再走嗎?】


【我去幫那小子吧,他看起來很弱。】


【咦?姐姐⋯他們男孩子的事情還是別摻和了,可別因為這樣而受傷了⋯】



34.



潔西卡笑著撥弄著日向濕濕的頭髮,看得出來她非常在乎武道,她挺喜歡這女孩的性格因此愛屋及烏,溫和對日向承諾會幫忙保護好武道,讓日向先回家別著涼後便往武道方向追過去。


本來想拉住阻止潔西卡去冒險的日向頓時傻眼,一手抓到只剩殘影,那速度根本太不科學,這也間接證實了潔西卡並不簡單,或許真能不受傷前提下還能保護人吧,日向擔憂如是想。


沒多久就追上了武道,遠遠瞧見他正躲在鳥居柱子後頭正偷看著前面的一群人,潔西卡困惑歪著腦袋,不懂這有躲跟沒躲一樣的行為是玩哪樣?


【喂!小妞!站在這幹嘛呢?!趕緊滾開!】


潔西卡早知身後有人靠近,想說路這麼寬也不會擋道因此並未理會,結果還被找上碴。


她蹙眉未動盯著武道的狀況,動作卻未停握緊拳往身後準備抓向她肩膀的後頭之人一個後擊,直接把對方鼻梁骨給打折,那人瞬間軟倒在地昏死過去,她轉身一腳把人勾飛到一邊草叢中。


雨聲極大,掩蓋著這邊的聲音但未掩蓋住潔西卡的雙耳。轉回身望著武道衝上前質問他們為何要對Draken出手之類的話,卻突然害怕的像狗一樣趴伏在地向對方道歉。


潔西卡站在原地抱胸觀看,這樣的人要如何保護日向?看來一開始只是衝勁罷了。她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等人走了她才走上前蹲在武道面前,他正一臉失魂落魄的被膠帶捆的嚴實倒躺在地,連有人接近都沒回過神來。


對於這個人潔西卡是有些好奇,這人身上有奇怪的波動,類似魔力卻又不是,武道有什麼秘密呢?那波動有些熟悉啊⋯似乎在哪感受過?在哪呢⋯算了,先解決這裡的事情。


【還要躺多久?如此懦弱要怎麼保護日向?心善是好的,但也要心裡強大,為了在乎的人提起勇氣面對吧!孩子。】


潔西卡說完,手在武道周身迅速划了幾下,他身上的膠帶瞬間瓦解讓武道呆愣下才坐起,潔西卡似是點醒了他,表情變得堅韌不屈,猛的爬起身對著潔西卡鞠躬就往外跑去。


【還是挺好的,有不放棄的精神。】


潔西卡喃喃著起身也往聲音處走去,看來武道還需要歷練才行啊⋯不能太過保護,剛剛才答應日向的,不過她會理解的吧。看來真老了,總會有種心態,喜歡欣賞那些努力成長的過程。


走到快到武道的地方時,突然感受她的標記也在往這處接近,這個標記是那位Mikey少年的,但還有些距離。


抵達時發現他們正被那群剛來這世界時看到過的愛美愛主包圍著,而那位高大少年受到不輕的傷,頭正在淌著血。


【Draken君!你沒事吧?!好多血!】


【二十個真的極限了,後面交給你了⋯三谷。】


【明白。】


武道正在關心的高大少年原來是叫Draken嗎?另一位沒看過的銀紫髮少年似乎叫三谷,看起來挺美味的⋯這個也能列為菜單之一。


想著就緩緩走上前站在Draken旁邊朝他點了點頭,看著他木愣著盯著潔西卡一時回不過神,才猛的想起這邊有多危險。

情非泛泛

《掰手腕还要想到婚后的稀咲是屑》


稀→橘


纯机翻有错请见谅



《掰手腕还要想到婚后的稀咲是屑》



稀→橘


纯机翻有错请见谅



Soap°
贴纸出了🥺围脖在数调可以去康...

贴纸出了🥺围脖在数调可以去康康!

贴纸出了🥺围脖在数调可以去康康!

森晴子

就很突然,我穿越成已故的乾赤音(39)

1.三次元少女莫名奇妙变成赤音的故事

2.不能接受的赶紧跑

3.CP还未定,随缘(抱歉了可可(・ัω・ั))

4.可以的就开始吧


见赤音主动请罪,朱槿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而了解赤音可能会替其他人负罪的性情的雏菊则是进一步向另外两位确认:

“当时是赤音提出转移地点的?”

“我记得那时候因为僱主的小孩嚷嚷著要出去,所以赤音才提出折衷方案的......”奥奇回想当天发生情形后答覆道。

“嗯,为了降低危险,我们还特地选了中立地区。”梨香点头附和。

“......”

是赤音提议这件事藤原早在与穹雪起衝突当天就收到回报,他不难猜出赤音是为了东卍和天竺才出此下策。

他明白赤音可以从......

1.三次元少女莫名奇妙变成赤音的故事

2.不能接受的赶紧跑

3.CP还未定,随缘(抱歉了可可(・ัω・ั))

4.可以的就开始吧


见赤音主动请罪,朱槿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而了解赤音可能会替其他人负罪的性情的雏菊则是进一步向另外两位确认:

“当时是赤音提出转移地点的?”

“我记得那时候因为僱主的小孩嚷嚷著要出去,所以赤音才提出折衷方案的......”奥奇回想当天发生情形后答覆道。

“嗯,为了降低危险,我们还特地选了中立地区。”梨香点头附和。

“......”

是赤音提议这件事藤原早在与穹雪起衝突当天就收到回报,他不难猜出赤音是为了东卍和天竺才出此下策。

他明白赤音可以从会东卍那裡知道他们与爱美爱主对抗这件事,也清楚爱美爱主背后有穹雪做靠山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但让藤原意外的是赤音第一次不顾任务风险提升选择去保护自己的朋友:

(啊啊......好火大、好生气......好想把他们全部肢解贩卖,然后再沉入东京湾或太平洋啊......)

“呵,明知道这样会增加僱主的风险还这麽做,是脑子越活越回去,还是妳就是叛徒啊?”朱槿冷嘲热讽道。

“注意你在大家面前的说话口气,朱槿。”雏菊瞪了他一眼。

“雏菊,如果没有其他线索,现在提议换地方的人就是最有嫌疑的。我没说错吧?”他反驳回去。

“......赤音是不是叛徒还有待商议,但她确实要为这件事负起最大的责任。”久久未开口的海基恩推了推眼镜后道。

毕竟赤音是藤原带回来的,再加上监视政策的辅佐下,赤音的行踪基本上都掌握在他们手裡。

但不可否认地,以藤原星月首领的身分来看,给予犯错者施以惩戒是必须的:

“禁闭房还有空的吗?”藤原询问众人。

“还有三间,风先生是想要给赤音关禁闭吗?”阳子给予答覆。

“嗯,我决定关一年禁闭。”他点头后寄予惩罚。

“什麽?!”赤音失态道,吃惊之情溢于言表。

(不行啊......我还要帮忙武小道,他的能力有限,这样一年下去......这样下去......)

“喔?风先生终于不再呵护赤音了啊!”

朱槿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好,语气裡尽是欢愉。

“知道了,那剩下的人呢?风先生有什麽打算?”雏菊点头后问道。

“......剩下的不能单独行动,直到找出叛徒为止。”藤原思索片刻后下达指令。

“是!”除了赤音外的干部们齐声响应道。

(......糟透了,得想办法找个理由解除禁闭才行。)


不同于赤音面临禁闭的命运,武道与日向一同在晚上去庙会约会,作为回到未来查看改变情况前的小庆祝:

“来,苹果糖。”武道替日向买了一串苹果糖,小心翼翼地递给她。

“谢谢武道君。”日向笑著接过。

“哎呀~好甜蜜啊~”在他们身后的艾玛起鬨道。

“艾玛酱!”日向羞得满脸通红,转身语气气恼道。

“好啦好啦!不闹你们了。我去找Draken他们了~”

艾玛蹦蹦跳跳地小跑步到前方Draken那裡,嘴裡还抱怨著:

“真是的!明明Mikey答应我要陪的!”

“好啦!毕竟这次加入的人需要谨慎处理,他也说处理完后会过来的。”Draken熟练地安抚她。

“是啊!他不来我这个做哥哥的就打他一顿!”真一郎亦是,还做出了出拳的姿势。

“不过好可惜赤音姐没办法过来......不然赤音姐穿浴衣一定很好看,可怜真哥哥了!”艾玛遗憾之馀还垫脚尖拍了拍自己大哥的肩膀。

“毕竟赤音要工作,也不好打扰......”

他想起当时赤音被告知要开会,虽说不能一起去很可惜,但也选择让她完成工作好好休息、不要再劳累了。

“唉......真哥哥这样什麽时候才能追到赤音姐啊?明明我们三兄妹都那麽努力了......”艾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著他。

(艾玛就算了,伊佐那和万次郎那是在帮忙吗?说什麽要打造出在家裡相处的亲切温馨感觉都是个屁!)

只可惜两个弟弟都不在,否则现在的真一郎很想给他们后脑勺各一拳。


[很抱歉打扰宿主约会,但附近有人在监视你们。]

系统在武道等著日向捞金鱼时告知他,以示警戒。

(什麽?!都这种时候谁还不放过我们?!)武道恼怒地询质问。

[就这个跟踪技术......有业馀的和专业的混杂,再加上目前与东卍比较有衝突的是穹雪,所以以穹雪加上他们未成年部队的可能性最大。]系统不急不徐地分析道。

(明明Mikey君和Draken君已经和好了?!为什麽还是有人要出手?!)对方无法理解。

[......稀咲的危险性只要有听到长内遗言的人都会有所警惕,即使目前Mikey和Draken已经统一想法,底下的队员一定还是会有人反对的。]

系统以资料库的内容加持下向武道提出自己的推测,而武道听了也觉得十分有道理:

(这麽说也是......但是日向--)

彷彿能读心似地,已经捉到一隻金鱼并装在塑胶袋内日向凑进他的脸猜测道:

“武道君有事情要处理了,对吧?”

“欸?!!啊,嗯......”武道显然被吓了一跳,一时之间没办法组成完整的句子陈述。

“能让武道君这麽愁眉苦脸的话,一定是重要的事情吧!去吧!我永远支持你。”

日向捧著他的脸颊,表达自己会尊重武道的心意,这也让武道再一次认为有日向这样的女朋友实在太好了:


“谢谢妳,日向!我之后一定会好好补偿的!”


语毕,武道挥手向她告别,急匆匆地离开摊贩区......





(Tbc~~)

后记:

1.看了新图透疑似大寿要支援了,也难得看到黑衝.ver下的Mikey大声说话

2.其实真的蛮羡慕武道有日向这样的女友的

3.真一朗:妈的伊佐那和Mikey天天缠著赤音只是在帮倒忙啊喂!!

4.拍拍屁屁:@川上 @幻月熊 @楠桉 @镜像 @穆子美吕 @巴巴托斯 





阿梵

一个眼神吓退一帮小卡拉米打得Mikey不敢还手除了她还有谁能救大家

一个眼神吓退一帮小卡拉米打得Mikey不敢还手除了她还有谁能救大家

幽

别怕,有姐姐在19

妹很强


身高170,16


妹叫司空小解


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扑克神明(超飒的,真实性格),一个是大家的姐姐(性格温柔)


妹的声音像宣太后(王者主播)妹生气的时候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妹有蓝色狂欢,黑色冲动(平时不会触发)


妹多才多艺


正文:


集会散后,你跟随武道来到日向家,看了最后一眼日向,便走了,你跟武道握着手,没错,你们两个都穿了(2017年)


“emmm这是哪……”这里装修华丽,看似是高楼大厦,你成为了成功人士?!走着走着你发现有个饭局要吃“麻烦”之后打听你才知道,12年后东万全都变了,而你成为了二把手


武道也在这,到了点...

妹很强


身高170,16


妹叫司空小解


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扑克神明(超飒的,真实性格),一个是大家的姐姐(性格温柔)


妹的声音像宣太后(王者主播)妹生气的时候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妹有蓝色狂欢,黑色冲动(平时不会触发)


妹多才多艺


正文:



集会散后,你跟随武道来到日向家,看了最后一眼日向,便走了,你跟武道握着手,没错,你们两个都穿了(2017年)



“emmm这是哪……”这里装修华丽,看似是高楼大厦,你成为了成功人士?!走着走着你发现有个饭局要吃“麻烦”之后打听你才知道,12年后东万全都变了,而你成为了二把手



武道也在这,到了点,你打开一扇门,里面是一堆人坐在圆桌边,你当然认识是谁“哟,二把手来那么快?”这是半间“额哈哈…”过了一会武道来了



你俩一脸懵逼,而且你们也非常的紧张,你的弟弟们也一起闹了很多别扭,过了一会半间说话了“(省略)三天前我们经营的公司被警方炒了,也就是说我们之间有叛徒”结果又吵起来了



“能不能别吵啊…”你发话了“抱歉!”X&我操,这什么情况,这时稀咲来了“你们似乎聊得很开心啊”“您辛苦了!”一堆人一起喊“大家不用那么正经,像小解那样就行了”无语,谁让他这么喊的



“千冬,武道,可以浪费几分钟的时间和你们谈的话吗”他们同意了,好像逼逼赖赖一大堆,你就听到了木仓声和武道的哀嚎,你刚想进去,可是灯却黑了,你被一个人拉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武道!”“场地君?!“???”你抬头看到了一个黑色头发的背影,真的很像场地

你试图喊了一句“圭介?”他转头了,是一虎(图找不到了,你们应该都见过)



“东万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连女人都打的组织?”“……”


反正就是逼逼赖赖一大堆


你们坐在车上聊聊聊“东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都是因为mikey造成的”你听着他们两个聊“东万的坠落是因为mikey造成的”但是武道不相信

“(省略)mikey开始清理东万老成员”你震惊了

“他已经不再相信伙伴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不良了,而是极恶,如果想让他变回去,那就先必须处理掉‘稀咲的暴力’和‘黑龙的财力’这两个毒瘤” 聊了很多,你们下了车



你们看见了直人,直人和武道打招呼之后,直人把藏在角落里的警察叫了出来,直接逮捕武道“很遗憾,武道君”然后就被审问了



直人给武道看录像,内容里,武道命令阿敦去杀人,可没想到他被算计了,杀的人居然是日向“千冬把录像藏起来,为了包庇你”武道听到后直接崩溃“我居然亲手杀死了日向……”“这不怪你,你只是被利用了”



“可是我什么都没改变啊,这还是一样的糟糕”“至少你救了我(省略)请改变这个糟糕的世界吧!武道君!”聊着聊着突然有人敲门,是拘留所的人要带走武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直人和武道就很难见面了



只要搞明白武道与稀咲过去就能解开日向的死亡之迷,你在外面听着这一切,就在他们两个快要拉手穿越的时候,别闯了进来“等等!”“怎么了吗”“直人我们三个合起来一起拉手的话,我也可以穿越的!带上我吧”“你也可以穿越?”“别废话了,赶紧的”



就这样你们两个穿越了武道一睁开眼就在打保龄球,和你在旁边看“……?又穿了(小声)”这是你,武道再见日向万般思绪涌上心头,又拿着保龄球扔了出去,旁边的人居然和武道步调一样,此人正是八戒



武道惊讶,八戒不是原黑龙的吗,怎么会是东万的人?八戒直接和武道称兄道弟“既然你和八戒是义兄弟,那就是大小姐我的义弟了”逼逼赖赖一大堆,八戒居然是三谷的迷弟,手机封面都是三谷



走着走着就到八戒家了,家门口围着一堆黑龙的人,领头的人是可可,这把你激动的,直接上前拥抱他好吧🙈“可可!!贴贴贴贴贴!”“贴”你松开他之后,他又望了望日向和武道“你们是什么人?”



身边的黑龙成员告诉可可,他是东万的一番队队长,他直接火冒三丈,东莞的人居然敢来黑龙的地盘“既然来了就别想竖着回去了”这是什么意思,除了你,其他人都在被群殴,黑龙首领也来凑热闹,是大寿



当大寿得知八戒大摇大摆的把东万的人带回黑龙的地盘时,抡起拳头狂揍武道,妈的,你以为揍的人是八戒,这就离谱了,他用武道的命威胁八戒加入黑龙,你怎么敢的呀?!你内心暗骂他



日向想上前阻止,但是被柚叶拦住了,这时八戒站出来喊道“住手!我退出东万加入黑龙帮大哥”“你敢!!!!”你站了出来




未完待续…





竹取物語汉化组

女装预警


作者:Nkauj Hnub

twi:@NotSunyM 


作者授权详见授权合集


汉化组招新中❤️具体信息在置顶

女装预警


作者:Nkauj Hnub

twi:@NotSunyM 


作者授权详见授权合集


汉化组招新中❤️具体信息在置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