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橙五

4103浏览    32参与
摔碎陶笛.
在写了在写了真的在写了 以及我...

在写了在写了真的在写了

以及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删掉前面发的女皇同人()已经想好怎么改了,但就是有点舍不得这个初稿()

在写了在写了真的在写了

以及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删掉前面发的女皇同人()已经想好怎么改了,但就是有点舍不得这个初稿()

摔碎陶笛.

啊这(悲)

唔姆姆,可能要换一种方式去写女皇的同人文了!(奇怪的拟声词)

以及有看到评论区说橙子和五歌已经塑料姐妹花不让用女仆皮肤的言论,这我就觉得,好好笑

谁家塑料姐妹花会一起玩游戏一起开店卖两个人在一起的周边呢?

啊这(悲)

唔姆姆,可能要换一种方式去写女皇的同人文了!(奇怪的拟声词)

以及有看到评论区说橙子和五歌已经塑料姐妹花不让用女仆皮肤的言论,这我就觉得,好好笑

谁家塑料姐妹花会一起玩游戏一起开店卖两个人在一起的周边呢?

摔碎陶笛.
草,早上起来开幕雷击 橙姑姑别...

草,早上起来开幕雷击

橙姑姑别跟村民跑了吧,草

要真是这样女皇的同人可就写不下去了,草

草,早上起来开幕雷击

橙姑姑别跟村民跑了吧,草

要真是这样女皇的同人可就写不下去了,草

摔碎陶笛.

“所以,你把我关到这种地方的理由是什么?”

“只是想看看五歌大侦探能不能解开这个密室逃脱而已。”

真是一个麻烦的状况啊。

五歌想着,背到身后的手摸到了自己腰间的枪包,却没有摸到那把以防万一而准备的气枪。她只是无奈地笑了笑,看向面前那位笑盈盈的学生会长。

橙子不知何时把她那标志性的红框眼镜摘了下来,翡翠绿的眸子写满了许多难以言喻的情绪。

“如果我解开了,可就要以非法囚禁的罪名让警察逮捕你哦?”

语气轻快的像是好朋友间的调侃,但说出来的内容可就有点让人笑不出来了。

但橙子转了个圈,歪着头看那位紫发的少女,她还是挂着笑容。

“好——的!请开始你的解密秀吧?”

如果你解不开,就永远是...

“所以,你把我关到这种地方的理由是什么?”

“只是想看看五歌大侦探能不能解开这个密室逃脱而已。”

真是一个麻烦的状况啊。

五歌想着,背到身后的手摸到了自己腰间的枪包,却没有摸到那把以防万一而准备的气枪。她只是无奈地笑了笑,看向面前那位笑盈盈的学生会长。

橙子不知何时把她那标志性的红框眼镜摘了下来,翡翠绿的眸子写满了许多难以言喻的情绪。

“如果我解开了,可就要以非法囚禁的罪名让警察逮捕你哦?”

语气轻快的像是好朋友间的调侃,但说出来的内容可就有点让人笑不出来了。

但橙子转了个圈,歪着头看那位紫发的少女,她还是挂着笑容。

“好——的!请开始你的解密秀吧?”

如果你解不开,就永远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是听歌乱打的产物,ooc程度爆表,果咩那塞

(应该是摩登市时间线的橙五橙)

摔碎陶笛.

【橙五橙】这个女皇的后宫众多却独宠一橙(1)

全名《关于这个女皇明明后宫佳丽三千却独宠橙姑姑一人这件事》

♡背景设定于五歌的《女皇也要谈恋爱》♡

♡冠着女皇称号的工具人五歌&虽说是帮手却天天在营地里休息的橙姓女子&虽说是准备御膳的女仆却天天在宫里卖萌的橙姓宫女♡

♡自我脑补很多东西♡

♡超级OOC,请当做无脑小甜饼看待♡

♡如果五歌天天日更我就天天日更(暴言)♡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虽然我写的很烂就是了)♡

♡有一说一前面两集的糖真的是不好找()因为不想写太快了所以就写了这么短(土下座)♡


1.


“那么我们这个坑的名字呢,就叫做《超人也要谈恋爱》……”

“诶不对!叫做《女...

全名《关于这个女皇明明后宫佳丽三千却独宠橙姑姑一人这件事》

♡背景设定于五歌的《女皇也要谈恋爱》♡

♡冠着女皇称号的工具人五歌&虽说是帮手却天天在营地里休息的橙姓女子&虽说是准备御膳的女仆却天天在宫里卖萌的橙姓宫女♡

♡自我脑补很多东西♡

♡超级OOC,请当做无脑小甜饼看待♡

♡如果五歌天天日更我就天天日更(暴言)♡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虽然我写的很烂就是了)♡

♡有一说一前面两集的糖真的是不好找()因为不想写太快了所以就写了这么短(土下座)♡

 

1.

 

“那么我们这个坑的名字呢,就叫做《超人也要谈恋爱》……”

“诶不对!叫做《女皇也要谈恋爱》!”

“——谈到后宫佳丽三千都无奈!”

宫女们齐齐跪坐在棉坐垫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面前这台播放秃头猛男国建国全记录的、名为“电视机”的东西。而电视机里意气风发的那位女子便是她们秃头猛男国的女皇,是让这个帝国走向繁荣昌盛道路的女皇。

当宫女们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女皇是如何建造出一个营地,只有坐在最后方的一个姑姑叹气了。

女皇谈恋爱,可不就是让后宫佳丽三千都无奈嘛。

因为您秃头猛男国的女皇没有跟那后宫里的娘娘们谈恋爱,反而是跟那位八竿子都打不着“后宫”这个词的橙姑姑谈恋爱啊。

 

2.

 

其实那位说着要坐拥江山和美人的女皇,早就心有所属了。

她一边观察着周围环境一边洋洋得意阐述着自己的打算。

“我呢,要凭一己之力,创建一个庞大的帝国!”

“再坐拥佳丽三千人!”

虽然五歌的确想让这世界的美人都来到自己的帝国,这帝国至高无上的女皇将会有一群忠诚且永远服侍于她的美人。但要真的与其中一位女性携手走向未来,她能想到的也只有……

倒不如说,她有了那位女子,就不需要那些红颜祸水了。因为那位女子便是她能想到的,最忠诚且臣服于她的,唯一之人。

有了她,就不需要后宫了吧。

五歌想到这里,开始思考后宫是不是可以不搞了。

“大概吧”

“可能吧”

“Maybe”

“也许”

宫女们:女皇在说什么???mei bi又是什么??

 

♡TBC♡

狼王

黑猫和道士

传说异兽会在他们死去的时候见到他们的宿敌道士


“咳咳“一位三尾的小黑猫从森林中冲出来,她的样子十分狼狈,毛色从那纯黑的毛色变成了沾点血色。"哈哈哈我还没死吗?”小黑猫的眼中出现了道士,是个道士?!“果然我还是要死了吗?哈哈。”小黑猫的眼睛闭上了,她仿佛在等待死亡,她好像还听到了小道士的话,不过啊没听到呢。可惜啊命运他也不同意。


”醒来了吗小猫?“道士亲切的问道。“唔,我没死?你不杀了我?”小黑猫带着怀疑的眼神“为什么要杀你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黑猫想了想好像是没错,点了点小脑袋,开起来很可...

      


传说异兽会在他们死去的时候见到他们的宿敌道士


“咳咳“一位三尾的小黑猫从森林中冲出来,她的样子十分狼狈,毛色从那纯黑的毛色变成了沾点血色。"哈哈哈我还没死吗?”小黑猫的眼中出现了道士,是个道士?!“果然我还是要死了吗?哈哈。”小黑猫的眼睛闭上了,她仿佛在等待死亡,她好像还听到了小道士的话,不过啊没听到呢。可惜啊命运他也不同意。


”醒来了吗小猫?“道士亲切的问道。“唔,我没死?你不杀了我?”小黑猫带着怀疑的眼神“为什么要杀你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黑猫想了想好像是没错,点了点小脑袋,开起来很可爱。小道士也这样认为,道士询问了黑猫的名字她们成为了好朋友,一对本不可以成为朋友而本应该成为敌人的朋友看着他们的友情不知道是像


如同锁一般的友情 



还是



玻璃一样的呢



哈哈友情是值得让人期待的东西呢


空冥凌渡

大家一起来写文章呗!

建了个QQ群,想要作者快点更新?来这里催更作者吧!

QQ群号:629470927

专门更五橙五,多发点消息来提醒作者,她要更新了!!!

建了个QQ群,想要作者快点更新?来这里催更作者吧!

QQ群号:629470927

专门更五橙五,多发点消息来提醒作者,她要更新了!!!

狼王

——引子——

“五歌,你拉我去哪啊”狼王说

“诶,你去就对啊“五歌说

“你爸咋办”狼王说

“不要了“五歌说

“哈?“狼王说

——现在——

我问你我们住哪 狼王说

额这个我不知道 五歌说

你不知道就拉我来? 狼王说

一时脑子一热嘛 五歌说

我做为你的管家我太难了 狼王说

五歌摆了个伸舌的表情

狼王扶了头,发出了叹息

——沉默了一会——

算了去人类的家中吧 狼王说

哈?你不怕他们弄我们吗 五歌说

去不去?狼王用一种“和蔼”的表情看着五歌

去去去 五歌说


就这吧,一个女孩子 ...

——引子——

“五歌,你拉我去哪啊”狼王说

“诶,你去就对啊“五歌说

“你爸咋办”狼王说

“不要了“五歌说

“哈?“狼王说

——现在——

我问你我们住哪 狼王说

额这个我不知道 五歌说

你不知道就拉我来? 狼王说

一时脑子一热嘛 五歌说

我做为你的管家我太难了 狼王说

五歌摆了个伸舌的表情

狼王扶了头,发出了叹息

——沉默了一会——

算了去人类的家中吧 狼王说

哈?你不怕他们弄我们吗 五歌说

去不去?狼王用一种“和蔼”的表情看着五歌

去去去 五歌说


就这吧,一个女孩子 狼王说

嗯?这个小姐姐有点可爱 五歌说

嗯哼,你喜欢? 狼王说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五歌说

啊随便你喜不喜欢 狼王说


喵喵(开门) 

嗯猫? 橙子说

啊这是两个黑猫吗?好可爱,那个猫猫有单片眼镜? 橙子说

喵喵(你没取眼镜?)

喵喵(这是我本体!)

唉看你们没有主人的样子把你们收养了吧 橙子说

——第二天——

???你们是谁啊!你们私闯民宅啊! 橙子说

嗯我们是猫猫啊 五歌说

(注:我们都穿了衣服,不过我是西装,五歌是裙子)

(注×2:这个世界是ABO,我和五歌是o,橙子是a)

(注×3我和五歌是喵人族,她是族长的独生子,我是管家。橙子是普通的人类)

橙子用发光的眼镜看着我们

不知不觉橙子万恶的双手摸上了五歌的猫耳朵

(注×4猫耳朵是喵人族的敏感之处,所有的喵人族族人都是的)

哈啊……哈啊……橙子 五歌说

嗯?对不起哈,我看着手感很好 橙子说

你叫什么名字啊? 橙子说

我叫五歌,他叫狼王。 五歌说

哦(意味深长的那一种) 橙子说

——————-————————————————————————

我在半次元发了之前的都没人催更

你们lot都这么快的吗?

明天更五橙番外

主线是橙我啊

别弄错啊


海绵吸水了

论测试自己对象有多直的正确方法

(还是三cp,岷炎橙五粉浅)(我发现我好像已经固定在粉浅坑出不去了,隔壁浅粉都不去了,我就住这儿了😂😂)

(全文三个攻画风不同233333)

(这次是明川线,所以是岷炎和橙五)

(woc有生之年我居然产了岷炎和橙五的粮,夭寿啊!?)(吃鲸)


岷炎


炎黄:籽岷...我好像有点...发烧.......(装的)


籽岷:发烧了?隔离吧。(??)


炎黄:........................你妈的为什么


(炎黄:友情提示,不要和直男谈恋爱,当然,我是个例外,不要在意这些细节(・ิϖ・ิ)っ)


橙五


橙子:五歌...我感觉好热...

(还是三cp,岷炎橙五粉浅)(我发现我好像已经固定在粉浅坑出不去了,隔壁浅粉都不去了,我就住这儿了😂😂)

(全文三个攻画风不同233333)

(这次是明川线,所以是岷炎和橙五)

(woc有生之年我居然产了岷炎和橙五的粮,夭寿啊!?)(吃鲸)





岷炎


炎黄:籽岷...我好像有点...发烧.......(装的)


籽岷:发烧了?隔离吧。(??)


炎黄:........................你妈的为什么


(炎黄:友情提示,不要和直男谈恋爱,当然,我是个例外,不要在意这些细节(・ิϖ・ิ)っ)



橙五


橙子:五歌...我感觉好热.......五歌......(欠你一个小金人式测对象方法)


五歌:蛤?我看看,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感冒发烧什么的吧......?


(五歌凑上前摸了摸橙子的额头)


五歌:诶,没...没发烧啊...唔!


(橙子趁五歌不注意一下子凑了上去)(至于怎么样了你们懂的👀)


五歌:橙...橙子你干什么!!(退后)


橙子:没想到小黑猫也会害羞呀~


五歌:你故意的吧.........QAQ


橙子:好啦好啦,摸摸头,不气。


五歌:(ಥ_ಥ)



粉浅


粉鱼:蛤?测试对象直的程度?测我?


我:不然呢?


陵光:你认为貔貅直的程度需要测试吗?


我:em......?


粉鱼:嗯???


陵光:em.........我是说,你认为貔貅的感情真的会有那么直...吗?(慌)


粉鱼:虽然好听点了,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陵光:诶诶诶,有...有吗?(更慌)


粉鱼:...................你暗地里损我呢?(冷漠)


陵光:我我我.........我不是我没有。


粉鱼:我觉得你有。


陵光:我没有。


粉鱼:你有。


陵光:都说了我没有.........你本来就.......诶!!(突然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


粉鱼:.............好的我知道了,我先走了。(拉着陵光就走)


陵光:粉鱼我错了QAQ


我:貔貅是真可怕.............陵光     危


粉鱼:什么?(露出一个“微笑”)


我:啥都没,你听错了。


(我:陵光你没了)





(今天又是沙雕采访呢~啊!)(被打)

我侄女:你这人怎么这么短呢?

我:?????

我侄女:我是说你的文章

我:要开学了嘛~

我侄女:(提刀)

我:下次一定。

我侄女:你是复读机吗你。(挥刀)

我:卒


(总结:写文章太短会被打的)





累了我倒头就睡

【开学典礼后在食堂遇见的奇怪家伙】


……?

我觉得才来方学的五歌会对周围人存在极强的警惕心吧,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又甜又可爱但毕竟人家是南疆那边的杀手少女欸(小声)

【开学典礼后在食堂遇见的奇怪家伙】


……?

我觉得才来方学的五歌会对周围人存在极强的警惕心吧,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又甜又可爱但毕竟人家是南疆那边的杀手少女欸(小声)

星辰辰辰

没啥关系的两张,开学了又要咕了

p1反派生涯看多了后的产物

p2转性注意

橙五注意,禁止ky

没啥关系的两张,开学了又要咕了

p1反派生涯看多了后的产物

p2转性注意

橙五注意,禁止ky

狼王

橙五(一)

Hi,大家好我是狼王,我咕咕了许久的终于会来更文了!

这是一个新坑

Cp为橙五,炎岷,浅粉

Emm不知道可不可的以写好,我试试吧

可以穿戏要的私信我

这个文和bilibili,半次元一起更


Hi,大家好我是狼王,我咕咕了许久的终于会来更文了!

这是一个新坑

Cp为橙五,炎岷,浅粉

Emm不知道可不可的以写好,我试试吧

可以穿戏要的私信我

这个文和bilibili,半次元一起更


累了我倒头就睡

【据说,南疆的守护神是一位善解人意的猫妖🌸】


这边也发一下,设定我慢慢来先摸了很多五歌der,所以只加五歌单人tag,耶

橙五注意,勿逆谢谢

【据说,南疆的守护神是一位善解人意的猫妖🌸】



这边也发一下,设定我慢慢来先摸了很多五歌der,所以只加五歌单人tag,耶

橙五注意,勿逆谢谢

小女苏玖.

【橙五】NO.11 高考

考场中,猫耳少女咬着手中的笔,迟迟解不出最后一大题

出来后,少女梨花带雨的哭了

另一边,橙发少女小跑着赶过来,将猫耳少女拥入怀中

“呜……橙子,最后一题太难了,我们考不到一所大学了……”

“小傻瓜……”

“知道你最后一题不会,我也空着呢!”

考场中,猫耳少女咬着手中的笔,迟迟解不出最后一大题

出来后,少女梨花带雨的哭了

另一边,橙发少女小跑着赶过来,将猫耳少女拥入怀中

“呜……橙子,最后一题太难了,我们考不到一所大学了……”

“小傻瓜……”

“知道你最后一题不会,我也空着呢!”

空冥凌渡

橙五.副官只能是你.P5.实战(体能课)课的意外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语毕,五歌甚至还微微鞠了下躬,随后说道:“您还满意吗?老师。”五歌前世离现在的时间线并不远,况且还阅读过今世的书本,自然对于这点知识信手拈来。

“请坐吧,五歌同学,你讲的十分不错。”老师并不吝啬于他的夸奖,也不会拉下脸面继续为难这个五岁儿童(?), 但是班级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对这个表现得过于成熟的孩子有了些许崇拜之情。

后桌的橙子甚至...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语毕,五歌甚至还微微鞠了下躬,随后说道:“您还满意吗?老师。”五歌前世离现在的时间线并不远,况且还阅读过今世的书本,自然对于这点知识信手拈来。

“请坐吧,五歌同学,你讲的十分不错。”老师并不吝啬于他的夸奖,也不会拉下脸面继续为难这个五岁儿童(?), 但是班级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对这个表现得过于成熟的孩子有了些许崇拜之情。

后桌的橙子甚至眼睛里都闪出了小星星,而后看了一下自己写的秘密麻麻的笔记本,表示以后一定要像五歌那样优秀!

上午是理论课,下午自然就是实战课了,但大多数学院都对实战课并不感冒,就算是实战也是中规中矩,完全保证了学员不受伤害,这样也就导致了实战能力增长缓慢,不过现在的实战课也只是体能训练而已,并不会让他们这些细胳膊细腿来进行高强度的实战训练。

那么体能训练自然就是跑圈了,学员的操场很大,一圈就有着整整六百米,白色的线条在红色的跑道上勾勒出一个个跑道,而跑到中间则是一大块草坪,用于初学者的实战场地再合适不过,毕竟这种顽强的杂草简直就是春风吹又生。

五歌看了看旁边气喘呼呼,满头大汗的同班同学,抬头眯着眼睛望了望已经偏中点一小部分明亮到过于耀眼的太阳,空间貌似是属寒的,所以这种程度五歌这个空间幼年体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对于光属性的幼年体来说今天的日子算是大补,可以进行光合作用,字面意思,光属性的体内会产生独特的光要素,能吸收周围光的能量,光越强烈能量度数也就越大,不过这点能量到后期对这些大能来说也不算什么了,但架不住时间长与量多,量变最终会变成质变,这就是光属性的可怕之处。

头微微撇向一处便望到了教学楼,刚好与一道目光对上,行吧,这小丫头片子不好好学习,看我做甚?这是五歌的想法,她完完全全地注意到了这个上课开小差的霄晴,可她也忘掉自己上午也是这么干的。

顺带一提,一般上午是理论课,下午是实战课,但老师霸课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五歌在内心默默的吐槽着:这个学校的实战老师的体质是真的弱,三天两头就会生一次病。

意外突生,橙子跌倒在了跑道上,发丝被汗水黏黏,胸前剧烈起伏,呼吸略有些紊乱,五歌渐渐放缓了脚步,到最后直接向橙子跑去,但随后一个又一个的学生也倒下了,连属水的粉鱼也一样,这个时候五歌该怎么抉择呢?室友要紧,其他的都靠边站。

让粉鱼和橙子的手臂都绕个弯搭在自己的肩上,而两人则是异口同声的说道:“不,不要这么麻烦啦。”

“行了,当心被踩踏到。”五歌便带着她们一步一挪的走向草坪,此刻的实战老师也过来帮助同学们,但是还有两个身影在坚持不懈的跑步。

两个身影均是少年,一个是令五歌有些感到惊讶的无属性籽岷,另一个则是一头褐色头发以及同色眼眸的孩子,不过貌似有些轻松的样子,比起他一脸轻松,甚至有些洋洋得意的表情,籽岷就有些强枪的意味了。

他叫做炎黄,拥有着火属性,在这个大热天仿若如鱼得水,不过他的体能确实很强大,两圈跑完后还不带喘的。

不过听橙子后来说,倒下是因为中午没有吃饱的原因,嗯,这个学校得加餐,这是五歌的第一想法,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想法都没有改变过。

稍微休息过后,还是要继续跑的,跑完三圈才可以停下来,五歌倒还好,炎黄也仿若无事,籽岷和粉鱼也是强撑着跑完了。

你说橙子吗?她是五歌扶着一步一趋走向终点的,到终点的最后一刻她昏倒了,而且还是饿昏的,无奈于是同一寝室,只能把她背回去的五歌也就同意了这个要求。

幼女软软的趴在五歌的肩上,离得近了她自然也闻到了幼女身上的柑橘味,淡淡的却很清甜,很容易让人深陷其中,披肩的发丝也有些许进到了五歌的领子里,汗水被吹冷后有一股冰凉凉的感觉,略微卷曲的发丝也让她感到领口处痒痒的,但她完全不能把她放下,毕竟嘛,幼女此时半点力量都没有,整个人无力的趴着,降下半分力气,就会使得她摔下去,五歌只能让她躺的稍微安稳点,省着掉下去还要自己再出力把她捞回来。

☆分界线

正在考虑长篇是两更还是一更的,短篇两更吧!好不好?我已经很累了,短篇再两根吧!今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空冥凌渡

橙五.副官只能是你.P4.战争缩影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不到一会儿房门再一次打开了,进来的自然是一脸愉悦的橙子,她正抱着一个大包,只不过看到两个女孩子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后脸蛋十分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就这样,手不小心一抖,大包里的东西都哗啦啦的掉了出来,无一例外,全是零食。

“对,对不起。”橙子慌慌张张的摆起了手,而后便是把零食胡乱的塞进了大包里,“噗次”粉鱼实在忍不住的掩嘴笑了起来,这让橙子的脸更红...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不到一会儿房门再一次打开了,进来的自然是一脸愉悦的橙子,她正抱着一个大包,只不过看到两个女孩子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后脸蛋十分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就这样,手不小心一抖,大包里的东西都哗啦啦的掉了出来,无一例外,全是零食。

“对,对不起。”橙子慌慌张张的摆起了手,而后便是把零食胡乱的塞进了大包里,“噗次”粉鱼实在忍不住的掩嘴笑了起来,这让橙子的脸更红了,拎起自己的包包来到了床边,“对不起嘛。”嘴还喃喃地说着对不起,不过那小小的声音也就临近了五歌可以听得见,搞得五歌都想笑了,真是一个笨拙又可爱的孩子。

第二天很快便到来了,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个新生入学仪式,初级魔法学院分为三个年级,从低到高排序,低的在最右边,高的则在最左边,因为是义务教育所以三队人数均有两百多人,每个年级分为五个班,并不分高低贵贱。

而因为是一年级一班,所以五歌所在的一般是最右边的,五歌的个子较矮,站在相对较近于演讲台的地方,在上面演讲的人是一个中年人,鬓角有一点发白,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一张标准的老干部国字脸,不过身上却有着书卷气,倒像个文化人。

中年人的口才很好,听说是这里的校长,根本不用稿子就可以长篇大论半天,不过他还是刹好了车,在适当的地方停了下来,但是也浪费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

“请各班有序退场。”这是校长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当然过程中也没有几个人是在认真听讲的,毕竟这种如同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文章,枯燥又乏味。

每个年级两百多人,又分为五个班,自然而然各班都差不多有四十来个同学,不过教室也倒算得上是空旷明亮,全部同学坐下来后也不显得拥挤,老师也是挺慈眉善目的人,总体而言都感觉格外的不错。

老师让大家都做了自我介绍,但并不要求曝出先天魔力值,因为这位老师觉得先天的能力并不代表一切,后天也是可以补足的。

橙子的光属性倒是引起了全班的哗然,不过五歌说出自己是空间属性后,全班则是投以了奇怪的目光,不过五歌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也不关自己什么事。

除此之外,到时还有一个另数,他的名字叫做籽岷,是一个外表清秀的男孩子,额头上绑着一条过长的黄色缎带,他的属性有点出乎意料,怎么个出乎意料法呢?他是史无前例的,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的无属性,没错,他的属性就是无,根本没有属性,但是可以修习魔力,这个荒诞的属性从古至今从未出现过,这个信息也让五歌为之动容。

不过震惊归震惊,课还是要继续上的,干燥的如同枯木一般无聊的课程令人昏昏欲睡,更别提已经把它们融会贯通的五歌了,全程根本就没有在听。

也十分现实的被老师抓住了,老师有些气恼的说道:“五歌同学,由你来解释一下大陆的分布情况吧!”

同学们报以同情的目光,但这目光里有多少真诚,谁也不知道。

五歌悠然自得地站了起来,转而说道:“这块大陆略像方形,国家分别有以恶势力出名的瓦尔兰滋,以军事出名的洛拉特,以古文化出名的古尔兰塔,以优良地貌出名的帕奇利特。

还有十年前飘向这里的另一片略像倒形树叶的与各个国家相比还要较小一点的大陆,以科技而闻名于世的列格文。”

老师额头后掉下了一滴冷汗,又有点不服气地说道:“既然这位同学这么聪明,那来讲解一下帕奇利特的传奇魔法师学园吧!”

“帕奇利特的传奇魔法师学园,方块学园,甚至为了区分开别的学院而改名学园,里面吸纳着帕奇利特所有的优良血液,包括平民在内,并没有严苛的规矩,甚至不需要束缚任何学员进行特训,全部的重点都在于自觉以及特长,最低入学要求九岁,但必须在九岁时达到二十级,这是最低要求,每年都会进行筛选,从而留下大批的不合格者,尽管这样这些不合格者还是会在国家内享受相对较高的地位,当然,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培育军事力量而存在的。

每年会选出七个人代表大陆进行魔法师对决,也就是现在所谓的

战!争!缩!影!”

☆分界线

2000字实在太累了,而且也不好划分,所以每张就写1500个字了!

空冥凌渡

橙五.副官只能是你.P3.新友与故友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五歌陪这橙子来到了登记处,不过她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水蓝色长发及腰,冰蓝色的眼眸炯炯有神,校服虽然千篇一律,但穿到她身上就显得有点清新脱俗,更让她看上去清纯可爱。

那个幼女忽然看见了这边,好像是找到目标一样直线跑了过来,毫不在意似的抓住五歌的手,像是得到了棒棒糖的小孩子开心地说道:“歌歌,原来你也在这里,好开心哦,竟然遇见了你。”

五歌从上...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五歌陪这橙子来到了登记处,不过她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水蓝色长发及腰,冰蓝色的眼眸炯炯有神,校服虽然千篇一律,但穿到她身上就显得有点清新脱俗,更让她看上去清纯可爱。

那个幼女忽然看见了这边,好像是找到目标一样直线跑了过来,毫不在意似的抓住五歌的手,像是得到了棒棒糖的小孩子开心地说道:“歌歌,原来你也在这里,好开心哦,竟然遇见了你。”

五歌从上到下审视了这个女孩子一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存库,然后终于想了起来,因为感叹的说道:“霄睛阁下,很高兴再次见到您,您的变化真大,在下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唤作霄晴的孩子不满地嘟了嘟嘴,略带恼怒的说道:“歌歌,自从我被男爵夫人家走之后,第一次和你见面为何显得如此生疏?明明以前你还是叫我的名讳的。”虽然略带恼怒,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没有生气的意味,反而听上去是在撒娇。

“您知道的,自从你被男爵夫人家走之后,你就是男爵的女儿了,在下如此说话,会被当成以下犯上处置的。”五歌无可奈何地说道,霄晴是五歌在孤儿院的朋友,也算是朋友吧,至少五歌是把她当做小朋友对待的,四岁时被男爵夫人接走,那次霄睛哭的样子让她至今难忘,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还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不过那就是小孩子嘛,天真又可爱。

幼女还是有点生气,鼓起脸颊,像一个塞着满嘴粮食的仓鼠,粉嫩嫩的脸蛋,想让人捏一把,不过那是以下犯上,五歌还是收起了想法,不过就算她们是平等关系,她也是不会捏的,那种动作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歌歌,你知道吗?我是水属性的呢!先天魔力值八级哦,在开学前有所突破,已经九级了呢!”霄晴带着亮晶晶的目光看着五歌,右手食指在不停的来回摆动,开心地炫耀着自己的成绩,脸上一副快来夸我的样子。

“霄睛阁下真的很厉害呢,要加油修炼哦!”虽然霄睛还是不满于那个阁下的敬称,不过还是很满于被夸奖的现状,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橙子看着旁边的两人,有些吃味的抓紧了五歌的手,五歌像是心有所属一般看向了她,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礼貌的弧度,对她轻柔地说道:“那你呢?橙子。”橙子一时间有点慌乱,手忙脚乱的站正后,支支吾吾的说了起来:“我,我的属性是,是光属性的,先天魔力值……”橙子还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五歌便很自然地说道:“十级对吧?毕竟光属性的先天魔力值都是这个等级。”

连霄睛都有些惊讶的看向橙子,羡慕的说道:“真好啊,光属性,修炼速度会使别人的两倍呢!”

橙子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有没有那么厉害啦,那五歌呢?”橙子忽然转移话题,将话题指向了五歌,不过两人不约而同的在眼睛中闪起了期盼的闪光。

“我吗?空间属性,先天魔力值十级。”两人在听到前一句时还有些惋惜,甚至在想该如何安慰她,不过将后面的话全部听完后她们两人都被这爆炸性的消息给震惊到了。

“歌歌好厉害的说,你们两个都是妖孽吧!?”霄睛本以为自己应该是三人中最强大的,没想到啊,没想到,造化弄人啊!不过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疑惑地说道:“先天魔力值会影响修炼速度,那歌歌会不会修炼的也很快啊?”

橙子也一脸疑惑的看着五歌,她则是一脸不确定,毕竟这件事情在她之前也没有先例,不过看见自己身体内的魔力流通速度比以前是快了不止一倍,甚至还在缓慢的上升,果然啊,天赋在前期可以说是决定着一切,然后说道:“嗯,会提升修炼速度。”

“那我要加油了,我一定要争取超过你们!”霄睛握起自己的小拳头,略微豪迈的说道,不过那豪迈在旁人看来也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而已,所以也被归为了可爱一类。

看着分班表格,橙子与霄晴都是一人紧张:一年一班:橙子,一年一班:五歌,一年一班:籽岷,一年一班:粉鱼,一年一班:炎黄,一年一班:落尘,一年一班:肃风………一年二班:霄晴……

“橙子你的运气真好啊!可以和歌歌在一班。”霄晴撇过头看向橙子,橙子则是一脸不敢相信,毕竟自己从小到大的运气……一言难尽,可是这回幸运女神竟然笼罩了她,不过她也不能表现的太开心,不然那个已经怨气冲天的某人,可能会炸……

然后她们就准备各自回各自的宿舍了,不过橙子自己有事要先出去一趟,因为只是进行入学手续,所以第一天大家都是自由的,可以随意进出校门,但第二天开始就要明令禁止七点后必须回来,上课期间不准旷课等等。

五歌来到了女生宿舍,302是五歌的宿舍号码,里面有三张白净的床,铺着整洁的床单,一张大桌子,三把椅子,三个独立的小柜子,一个狭窄的独立的卫生间,这就是房间的一切,刚放下物品,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第一入眼的是一头金灿灿的黄发,之后就是水蓝色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略带疑惑的说道:“请问一下,这里是302吗?”

“是的。”五歌简洁的回答着。

“还好我这一次没有走错。”幼女拍了拍胸脯,很显然已经走错了很多次了,而后边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做粉鱼,请多指教。”

“在下名讳五歌,粉鱼阁下也请您多多指。”粉鱼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轻笑着说道:“不要那么叫我啦~叫我粉鱼就可以了,我并不是什么贵族。”

“好的,粉鱼。”五歌略微犹豫后还是在那双水蓝色的大眼中看到了希冀,但想到她和自己的身份相等,也就说了出来,不过之后当她知道粉鱼的身份后,可是跟她埋怨了很久,但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分界线

写文好累啊!因为是一次性写完的,所以可能有错别字,不过答应了我朋友今天要三更的,所以只能这样了,多说无益,我要休息一会儿了。(瘫软在床上)

这算是晚睡的孩子有粮吃吗?

 

空冥凌渡

橙五.副官只能是你.P2.命运似的初遇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刚下车入眼就是繁华的街道,商人们的吆喝声,广播的读报声,大街上男女老少的谈论声,种种声音构成了嘈杂的街道,五歌微微一皱眉,她并不喜欢吵闹的地方,便也不再四处观望,朝着指定的方向走去。

列罗初级魔法师学院在整个国家中,也只能算得上中等偏下,一般都是给男爵或者平民的魔法师学习,而上面分别就是子爵,侯爵,伯爵以及公爵还有皇室成员,这样赤裸裸的等级划分...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注意我只是个渣渣而已

#五歌重生向

#橙攻歌受,如果逆CP的话,请原谅我吧!我会在另一个合集里更新五橙的,不过五橙是短篇。

#设定中并没有过多解释,是因为会在文章中显现。

#慢热,所以请再等等我吧!

☆分界线

刚下车入眼就是繁华的街道,商人们的吆喝声,广播的读报声,大街上男女老少的谈论声,种种声音构成了嘈杂的街道,五歌微微一皱眉,她并不喜欢吵闹的地方,便也不再四处观望,朝着指定的方向走去。

列罗初级魔法师学院在整个国家中,也只能算得上中等偏下,一般都是给男爵或者平民的魔法师学习,而上面分别就是子爵,侯爵,伯爵以及公爵还有皇室成员,这样赤裸裸的等级划分也让很大一部分天赋高超的魔法师因为没有更高级的教育而荒废了他们的天赋。

五歌所在的初级魔法师学院是白墙蓝屋顶的,在整个城市中很显眼也很出名,毕竟能有一个魔法师学院处在的城市收入通常不会太低,但他们也要准备接受烧钱的准备。

五歌不到一会儿便找到了它所在的位置,学院门口人山人海,不少的父母带着他们尚且还幼小的孩子在那里谈笑风生,当然也不乏有多数人在炫耀他们孩子的天赋,未来的规划,还有以后会多么多么厉害等等。

入学手续在上午的在九点就结束了,迟来的五歌只能等到下午再来进行入学手续,讨厌嘈杂的五歌自然不会在大街上闲晃,便跑去了相对安静一点的公园。

她的选择是正确的,现在十点多一点,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今天的午饭,调皮的孩子们也只能乖乖跟着他们的家长回去,此时公园显得十分静谧,微风悄悄拂过树梢,轻轻拂过大地,像是交响曲一样令人心情平和。

不过五歌还是注意到了一个坐在长凳上的幼女,她有着独特的橙色头发,长至披肩,大大的水蓝色眼睛正在瞪着一本初级魔法师入门手册,脸蛋微微鼓起,看上去看这种书还有些吃力。

让五歌注意到她的不仅是那可爱的外貌,是她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以及十点多还不回去的孩子,父母都不管管的嘛?

不过那个孩子好像也注意到了五歌,好像是意识到让她看到了自己失态的样子,略微尴尬的用食指挠了挠脸颊,然后愣了一下,之后用书本挡住自己的脸,不让她看到自己表情奇怪的样子,看上去显得十分害羞。

五歌略微叹口气,自己好像长的不是那么可怕吧?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自己好像不该如此多管闲事,可能是重生之后有着更多的想法了吧?

找了个幽静的地方,翻出了学院发下的书本便浏览似的地看了起来,早就学会的知识,再复习一遍对五歌来说并不是那么难,虽然以前不喜欢看书,但基本的东西都融会贯通了,看一下较为低级的东西,也是让她略微感到有点烦躁,不过这个地方好像是轻自己前世的时间线再往前推一点的时间线,毕竟里面的知识还有些青涩,不像以前看到十分精细,这本看起来有点粗制滥造的意味。

“无聊。”将整本书都翻了一遍后,五歌从嘴里轻吐出这两个字,充满了不屑与嘲讽,好歹以前还算个大能,这种东西就像是给一个大学生看幼儿园的书本似的,简直毫无兴趣可言,重新塞回书包后,便再次看到了那名幼女。

那名幼女正躲在树后,时不时探探脑袋往这边看着,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藏秘方式确实是一个幼儿可以做出来的,看到五歌在看她的方向时,幼女稍微脸红了一下,知晓自己已经被发现后,也就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

“那,那个,我的名字叫做橙子,请,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那名幼女用白嫩嫩的双手抓紧了自己的校服,双脸憋的通红,声音很小,有些紧张的说出了这句话,看在态度良好的份上,五歌也报出了自己的名讳,“您好,在下叫做五歌,橙子阁下有什么事情吗?”一连串的敬词让橙子大脑有点发昏,她只是想问个名字而已,用敬词真的好吗?

“其实你可以叫我的名字的。”橙子的脸红扑扑的,左手食指点右手食指说出了一句略带无脑的话。

五歌的眉头一皱,随后淡然地说出:“这只是基本礼仪而已,橙子阁下。”“是,是这样吗?”小小的橙子虽然接受过贵族教育,但她其实对这些并不感冒,甚至十分厌烦于这些繁琐的礼仪,不过之后还是慌慌忙忙的说出:“好,好的,我知道了,五歌阁下。”的话。

“你不必对在下使用敬语,橙子阁下,毕竟我才是下者。”五歌教育着说道,毕竟从她所持有的东西来看,她应该还算个贵族,对下者使用敬语,这在贵族中是十分罕见的。

“那,那你可以叫我的名讳吗?五歌,我讨厌繁琐的礼仪,也想和你真心的交朋友。”橙子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五歌,期待着她的答案。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阁下,不,橙子。”五歌本能的再次说出敬语,不过看到橙子略微威胁似的眼神后,还是古怪着改口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这个孩子,好像本应该如此一样。

“你也是要去列罗初级魔法师学院吗?”橙子自来熟的拉起五歌的手,然后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她问着有些傻气的问题。

“是的。”五歌精简的回答着,她讨厌被人触摸与对话,但她对这个孩子根本生不起厌恶之心,这个孩子真的很神奇呢!

她们一路上都在说东说西的,一问一答的模式进行着略带尴尬的对话,当然是橙子在问,五歌在答,橙子说出的话语一般都是一长串一长串的,待双方都陷入沉默时,总会以平常的事物为起点挑起一个又一个有趣的话题,但五歌的回答却很简洁,虽然有的时候并不想回答,但看向她水蓝色充满希望,期盼,还有无限的向往时总是会不自觉的笑着回答,眼神中流露着自己都发现不了的宠溺。

☆分界线

我感觉我就像是个渣渣,瞧瞧我都写了些什么QAQ,请原谅我吧!写文不容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