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橙光

10.1万浏览    4076参与
阿熹

黑色天鹅-朴灿烈

黑色天鹅-朴灿烈

iian
单主指定动作表情~是个橙光游戏...

单主指定动作表情~是个橙光游戏里的小哥哥

感觉还挺适合新年,帅哥在线傲娇笔芯

单主指定动作表情~是个橙光游戏里的小哥哥

感觉还挺适合新年,帅哥在线傲娇笔芯

芭蕉叶

【末世界】狼人时代 序

致命游戏春节小中篇正式开坑\(^o^)/~

感谢灵魂画手 @切希尔开小差吃鱼摆摆中—— 提供灵感(づ ̄3 ̄)づ╭❤~


0.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后面伸过来,按下了-1层的按钮。肖朗逐渐感觉到了脚下轻微的震动,酥酥麻麻的感觉如同一股0.1毫安的电流在持续穿过他的身体。电梯缓缓下行。

不得不说首都地下实验室的基础设施装备过硬,就连电梯的上上下下也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短暂的失重和超重。要不是看到红色箭头在持续不断地向下指,肖朗还以为自己始终停留在地面上。

哦,不只是自己……肖朗攥紧右手的拳头,试探性地缓缓转过头去。

男人毒蛇般冰冷又锐利的眼神一瞬间便对上了肖朗...

致命游戏春节小中篇正式开坑\(^o^)/~

感谢灵魂画手 @切希尔开小差吃鱼摆摆中—— 提供灵感(づ ̄3 ̄)づ╭❤~


0.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后面伸过来,按下了-1层的按钮。肖朗逐渐感觉到了脚下轻微的震动,酥酥麻麻的感觉如同一股0.1毫安的电流在持续穿过他的身体。电梯缓缓下行。

不得不说首都地下实验室的基础设施装备过硬,就连电梯的上上下下也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短暂的失重和超重。要不是看到红色箭头在持续不断地向下指,肖朗还以为自己始终停留在地面上。

哦,不只是自己……肖朗攥紧右手的拳头,试探性地缓缓转过头去。

男人毒蛇般冰冷又锐利的眼神一瞬间便对上了肖朗紧张拘束的目光。肖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把头转了回来。

等待的时间异常煎熬。虽然这个电梯间里只有1层和-1层两个按键,但两层之间的距离少说有800米,想要从地面到达实验室不是一个能够快速完成的动作。

叮咚。

电梯门终于应声而开,肖朗的心情却没能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一路上,那个男人始终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后面,没有任何试图伤害他的举动,但也足够让肖朗感受到明显的低气压。幽暗的实验室走廊里只有一条通道,肖朗不必靠身后人的提醒就找到了隐匿在基地深处那个最危险的基地。

活体狼人实验室。

一个和往常一样贴在门上的、平淡无奇的牌子映入了肖朗的眼帘,但牌子上五个字的份量却足以让任何普通人望而却步,甚至也包括在科学前线身经百战的化学博士肖朗。

他本来是没理由害怕的,但不知为什么,被首都来的人从家里接出来之后,肖朗的心一路上都在隐隐不安着,就仿佛有什么大难临头的事情即将发生。

呵,在这个提着脑袋走路的时代,每一天的晚餐都有可能成为你最后的晚餐。连一条说没就没的命都不会被周围的人放在眼里,还有什么事情值得被称之为大难临头呢?

滴——

男人拿出一张卡,在房间门口的机器上刷了一下。厚重的金属门应声开了条小缝。

“您可以进去了。”

突然出现头顶斜上方的冷冰冰的声音让肖朗不禁吓了一跳。毕竟男人一路上都没开过口。

“请相信首都实验室的安全指数,实验体伤害到人类的可能性为零。”

似乎是看出肖朗在推门时的犹豫,男人便多做了一句解释。一瞬间,肖朗的脑海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这个人一天之内都不需要再说话了。

肖朗点点头算是作了回应,然后便在男人的注视下进了实验室。咔哒一声,直到门被彻底关死,遍布肖朗全身的那种可怕的被监视感才逐渐消失了。

这间实验室不比肖朗自己的那间大多少,却显得空旷很多。大概是由于依人类目前的水平很难活捉一个狼人,这间实验室因此很少被启用,大部分常用的化学试剂都处于空缺状态。

当然,更隐秘的原因是,首都科学院并不想把自己的老底暴露给一个地方上请来帮忙的科学家。况且,肖朗此次首都之行的目的仅仅是试用自制的新型毒药,不出意外的话,他也不需要科学院任何工作上的协助。

肖朗默默地把工具箱放在实验台上,转身绕到了房间后方关押实验体的地方。作为普通人的紧张感和作为科学家的兴奋感同时冲击着他的大脑。

他还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任何一个活体狼人。刚才在地面的时候,首都基地的实验员告知他实验体已被打了麻醉剂,只有夜晚降临变成狼人后才能醒来——人类的普通麻醉剂对于变身后的狼人是完全无效的。现在还是上午,肖朗只是提前过来观察记录一下实验体的特征,以便入夜后更好地开展工作——换句话说,也就是向实验体体内注射毒药,如果奏效,实验体会在三秒内当场毙命。

但肖朗更愿使用“开展工作”这个词。这些狼人之前也是人,没有人会自愿变成狼人,他们都是被狼人咬伤感染所致。一想到有人要死在他的手上,肖朗总归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但为了人类更加安定和平的未来,他必须这样做。当前科学界的全部研究成果表明,抑制狼人继续感染人类最快捷最有效也是唯一的途径——杀死他们,以防止更多的人被感染。人类在各个领域的水平还远远没有达到拯救狼人、团结狼人的程度,更别提什么最近网络上炒作的“重组基因说”使他们重新变成人这种天方夜谭了。在这种迫在眉睫的时刻,整个科学界的研究重点仍然在于“如何快准狠地杀死狼人,从而把人类的牺牲降到最低”。

肖朗的双腿是在看到那人的背影一秒后开始发软的。

起初,他坚信自己是没戴眼镜看错了。他在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这是不可能的。

这里是首都,离靖安市400公里远的首都,他没道理出个差都碰到他。

他是失踪好几天了……但他那么厉害,那么优秀,肯定是被委派什么秘密任务了,所以才没法给他报平安!对,就是这样!他不可能被狼人抓到的!

肖朗颤抖着不断接近那个巨大的玻璃囚笼。距离越近,他的大脑越是空白。有一瞬间,他想撒腿逃离这个恐怖的实验室,再也不搞什么毒药研制的勾当了。

什么狼人时代,什么致命毒药,见他的鬼吧!这一切的后果,他为什么要负半毛钱的责任?!

直到那人转过身来。

肖朗看清了他的脸。

肖朗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长久的静谧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这种感觉几乎要让肖朗窒息了。

“好久不见啊。”

还是对方首先打破了沉默。林枫的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他潇洒地抬了抬手,想像往日一样揉揉肖朗的头发,却突然发现他们中间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

“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相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有没有按时吃饭……小朗,小朗你怎么了?!小朗!小朗!!!”

林枫狂躁地砸着连他变成狼形都打不碎的玻璃,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肖朗直挺挺地晕倒在他面前。

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肖朗听到了林枫声嘶力竭地叫着他的名字。

随后,便是一片冰冷的梦。


吹沐题橙

【君夜/叶凡时】陨蝶(下)〔2020新年贺文〕

结尾he,放心食用xd.(上)请在个人首页寻找


**06

自生了那场大病,叶凡时的身体每况愈下,找来的大夫都说没几年了好好珍惜。偏偏紧要关头千代月亦不见踪影。

病了一场,姑娘安静多了,许是没有了精力再做其他的事。她就那么恬静而安稳地坐在那里,对外面的喧嚣、叫喊置之不理。

弦夜君久久地注视着她。

大概是太久没见日光的缘故,她的皮肤呈现一种晶莹剔透、缥缈虚无的白,与初次见面时那种健康红润的白皙完全不一样。

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叶凡时扭过脸,嘴角弯起可爱的弧度,“嗯……让我猜猜,莫不是夜君正在盯着我瞧?”

有一种一秒被看透的窘迫,他清清嗓:“没有。”

“有。”

“没有。”

“有。...

结尾he,放心食用xd.(上)请在个人首页寻找


**06



自生了那场大病,叶凡时的身体每况愈下,找来的大夫都说没几年了好好珍惜。偏偏紧要关头千代月亦不见踪影。



病了一场,姑娘安静多了,许是没有了精力再做其他的事。她就那么恬静而安稳地坐在那里,对外面的喧嚣、叫喊置之不理。



弦夜君久久地注视着她。



大概是太久没见日光的缘故,她的皮肤呈现一种晶莹剔透、缥缈虚无的白,与初次见面时那种健康红润的白皙完全不一样。



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叶凡时扭过脸,嘴角弯起可爱的弧度,“嗯……让我猜猜,莫不是夜君正在盯着我瞧?”



有一种一秒被看透的窘迫,他清清嗓:“没有。”



“有。”

“没有。”

“有。”

“没有。”

“我说有就是……咳咳!”她猛然咳嗽起来。



他腿一跨,到她跟前,轻拍她的背替她顺气,“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允许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那你早先承认就好啦。”手上灼人的温度,是如此的发烫。



弦夜君捏紧了她纤细的手指,听她安慰道:“别担心,我也只是太久没说那么多话而已。”



话说完,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久到叶凡时重新无声地将目光投向遥远的、那望不到尽头的远方。



彼此心照不宣,却无一人开口捅破窗户纸。



怎么可能仅仅如此呢。


**07


 


雨下的很大,床上姑娘的呼吸微不可闻。


 


“夜君?”


 


“我在。”


 


“你还记得当初那算命先生说的话吗?”


 


他默了一瞬,“记得。”


 


“你说,我都到生命尽头了,我的真命天子怎么还没出现呢?”她不气馁、不沮丧,总是那样露出开朗快乐的笑容,再也没让他见过那一天那样难过的表情。


 


“不会的。”弦夜君替她将被子盖好,抬眸时她还在笑着,仿佛从不对自己感到失望。


 


会不会不是没有出现,而是一直就在身旁呢?叶凡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于是就真的掩唇笑起来。


 


感觉心脏好像猛然间被揪了一下,叶凡时的笑顿时就僵在脸上。她有些不好的预感,右手慢慢收紧。


 


拜托,拜托再给她些时间!


 


“夜君,”她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开口,“我想知道你长什么样。”


 


“你……”


 


她朝他伸出手,“这样就好。拜托靠近些。”


 


弦夜君俯身将脸贴在她的掌心。她的指尖冰凉,轻柔拂过他的眼睫、眉毛、鼻尖、嘴唇,一点一点,无比留恋。他的心随着她的动作慢慢下沉,寒彻骨。


 


“我的夜君一定有着天下最好看的模样,”她口吻笃定,五指停留在他的脸颊,“这样,下一世,倘若,倘若我能看见,我就一定可以……认出你了……”


 


他抬起手覆上叶凡时的,感受着她那属于人体的最后一点温度也渐渐褪去,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雨停了,夜却好像更深了。


**08



人潮熙熙攘攘,硬是将姑娘挤了个踉跄,她整理好行囊,直起身,抬眼却愣了。



与那人的目光越过人群,肆无忌惮地交缠在一起。



她隐约觉得熟悉,便盯着那人的脸看了好久,无奈的是,那人好像也乐意奉陪,于是两个不相识的人就定定站着,毫不避讳地对视,任由身边人流涌动。



最后是她败下阵来,面红耳赤撇开脸,不好意思再继续注视那人,弄得好像她居心叵测一样。



遥遥的,弦夜君从她的目光里读出了审视、不解、疑惑、尴尬……却唯独没有她承诺的。



他无声笑笑:“骗子。”



跑这一趟,他总算明白了一些。眼疾是叶凡时的命劫,无论如何祈祷都是不可避开的,所幸他也不是普通人,逆天改命,虽需付出代价,但总可以避掉。



拂去身上尘土时,她感到有人站在她的身前,抬头,目光又一次交汇。



他目光灼灼,几乎要把她烫伤。



“你好,我叫君夜。”



温和而疏离的回应,她朝他笑着,亦如初见:“你好,我是叶凡时。”


**09


 


叶凡时走在这崭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广阔天地中的一切都令她好奇,她观察着周围的巨变,独自消化所有。


 


这其中,只有君夜是不变的。他总是在她遇到困难时出现,替她了结这样那样的麻烦。总是用那双眼看着她,里面藏了很多情绪,她读不懂,他好像也没有期待她读懂,只是偶尔与她聊上几句话,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直留在她身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哪一点让他在意。她不知道为何第一次见面他眼底流露出那么浓的悲伤,后来却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与她交流。


 


她不知道他解了她的劫,却开启了自己的劫。


**010



是多少世了呢,好像自己也不大记得了。



他向她走去,对她说:“你好,我叫君夜。”

他留她在身边,结局却总是不得善。

她的大半生就像在化蝶,他见过那蝶展翅,亦见过无数次陨落。只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不管怎么努力。



求不得,爱别离。



一场又一场无疾而终。


**011


 


“不可更改之事,便谓之天命。多简单一个道理,对不对,好可惜,我却悟了这么久……”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上,罕见地发起了呆,好像被留在了记忆的背景里,被记忆的无力淹没。


 


叶凡时唤他:“弦夜君。”


 


没得到那人的回应,她小心翼翼退出他的怀抱,手攀上他的肩,吻上他的眉睫。


 


“故事里的叶凡时不会向你走来,但师兄的十一会。”


 


“倘若你累了,不愿意走了,那就在原地等我,剩下的我来走。”


 


“只是不要推开我或是丢下我。”


 


“我说我们一定会在一起,就一定会在一起。”


 


他的姑娘在跟他表白,以往怎么也不敢想象的事一次又一次发生了,笑也终是忍不住蔓延上了嘴角,“十一啊,最近可是愈发乖巧了,师兄可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说真的!”


 


“我知道。”弦夜君很给面子的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他的思维凝聚成一条绵延的线,割裂了混沌的迷雾。一切从未如此清晰明亮过。


 


想吻她。


 


他捧起叶凡时的脸,于唇角落下一吻。


 


“我会记得。”


**012



好在这一世他的蝶终是没有陨落,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蝶栖弦,与君和鸣。



**013



可惜这个晚安故事实在没有发挥它的一丁点作用,叶凡时一整晚也未得眠。



第二天中午,叶凡时顶着两大大的黑眼圈艰难起身时,心里想:再也不要听晚安故事了,再也不能听晚安故事了……


end.


吹沐题橙

【君夜/叶凡时】陨蝶(上)〔2020新年贺文〕

新年快乐:-P!万事顺遂,远离疾病。


*《韶时尽》 君夜/弦夜君*叶凡时

*与原著不符处以原著为准,本文属架空自娱自乐,考据党勿究。

**00

“完了,失眠了。”

叶凡时转过身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身子朝那人的方向挪了挪。

弦夜君低眸看向她,伸出双臂把姑娘捞到自己身前,“那十一想做什么?”

往他怀里蹭了蹭才慢慢开了口:“想听你讲故事。”

“何事?”

“嗯……你和每一世叶凡时的故事都要听,”顿了顿,叶凡时瞧了眼他的神色,和平常一样,看是无碍,又接着道:“上回我在气头上,就没仔细听,这次想听你亲自说一回。”

弦夜君唇启一半刚想说些什么,脑中又浮现出那时叶凡时坐那等他,神情又...

新年快乐:-P!万事顺遂,远离疾病。


*《韶时尽》 君夜/弦夜君*叶凡时

*与原著不符处以原著为准,本文属架空自娱自乐,考据党勿究。



**00



“完了,失眠了。”



叶凡时转过身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身子朝那人的方向挪了挪。



弦夜君低眸看向她,伸出双臂把姑娘捞到自己身前,“那十一想做什么?”



往他怀里蹭了蹭才慢慢开了口:“想听你讲故事。”



“何事?”



“嗯……你和每一世叶凡时的故事都要听,”顿了顿,叶凡时瞧了眼他的神色,和平常一样,看是无碍,又接着道:“上回我在气头上,就没仔细听,这次想听你亲自说一回。”



弦夜君唇启一半刚想说些什么,脑中又浮现出那时叶凡时坐那等他,神情又憋屈又不能声张,忍不住笑了。



“那是个漫长又无趣的故事。”



她可不管他,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就一副等待下文的模样。



弦夜君抿了抿唇,“好吧,第一世的十一,准确来说应该叫叶凡时,她是个小瞎子……”



**01



这一夜天高月朗。



他从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对他来说待在魔珩,纵使生活可以安稳一些,也不如四处闯荡来的自在。叶阳无欢见他无事消磨时也会派给他一些任务让他打发时间。



弦夜君途径这小城不下数十回,却是第一次得空好好打量这里。这座小城是乱世中难得的祥和之地,城主治理有方,百姓安居,又坐拥秀水青山,商贾往来,络绎不绝。



夜凉难以成眠,他干脆待在一棵笔直的高树上俯瞰这山川锦绣。



遥遥的打更声混着木棍敲击青石板发出的声响惊扰了已合上眼的弦夜君。他只微微侧了侧身,树枝上那些已然支撑不住的叶就纷纷扬扬地洒落下。



路过的姑娘显然被夜深人静时突然冒出的树叶落下的沙沙声惊吓到,警觉地探向四周。



“在上面。”他慵懒开口,随即又闭上了眼。

许是许久没有听见回音,他瞥了眼树下。



映入眼帘的是女孩嘴角挂着的温软的笑意,不同于清冷的月光,让人心里觉得格外暖和。视线往上移时,弦夜君愣了愣。她的眼睛被白布完全遮住,只留小巧的鼻与紧抿的唇在外。



“……你好。”女孩犹豫了会,怯生生地朝他打了招呼。



意识到有些不妥,他收回目光:“夜深露重,姑娘家在此逗留,所为何事?”



那人声线清透,不惊不躁,虽无甚感情却也没显出恶意。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约莫是……迷路了。”等了树上人许久也没等到回答,也不恼,“你别嫌我笨,我自小眼盲,识路能力也较常人差些了。倒是你,大晚上闲着无事就卧在树上,小心不留神就摔下。”



弦夜君觉得有趣,嘴角挂上了几分笑意:“我还无甚说法,你便自扯了一大堆,姑娘想象力真是丰富。”



脆生生的女声从树下传来:“叶凡时。”



“不过萍水相逢,”他有意停顿了一瞬,“你就不怕我加害于你。”



“我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阁下若是真要动手,怕我也无在此说话的机会了。”



伶牙俐齿。



“弦夜君。”



也算一场相知。


**02



恰好弦夜君也有歇息一阵的打算,便在小城落了户,不过居无定所,指哪睡哪,小资生活较为快活。



他时常见那盲人姑娘在小城中忙忙碌碌的身影。树下一别,也无刻意相聚,只在人群中匆匆一瞥,她忙他闲,他自惬意。



也曾见几顽孩挑着她必经之路,在上提前摆几颗石子,守在一旁,就等看她笑话。被他看见,也就顺手替她解决。



耳边有轻微的风声,她停步,心下了然:“弦夜君?”



“是我,”在她面前稳稳落了地,弦夜君挑眉,“难道你不知晓有人意整蛊于你,特在你面前整了好些石子?”



叶凡时怔了一怔,随即拿起木棍在眼前地上胡乱探了一番,“噫……嗯没有啊!”



颇有些无奈,他伸手弹了姑娘脑门,不出意外地听见叶凡时嗷嗷大叫,轻声一叹:“还等你踩上去么,早为你清好了。”



叶凡时乖巧地点头,“真是麻烦你了。”



低眸正巧对上她的扬唇浅笑,那渐渐沾染日光的暖意,一句“还知道麻烦”止在了唇间,不知所踪。



没来由地觉得,那双被白布遮掩的双眸若是现世,其里蕴藏的灵动定会叫这世间万物都失了色。



虽然这只是他无厘头的臆断罢了。



只是看着,眉眼都柔和了起来,“说来每次见你都是这般行事匆匆,是何事?”



她掰起指头开始数了起来,“邻居小二的信,教书先生的早中晚餐,花花的食物……”



“停,你这人倒挺爱管闲事,邻居的事你管也就罢了,怎么连教书先生的事你也要揽?”



她用一本正经的口气回答道:“小二他平常帮了我不少忙,如今他抽不开身,帮帮忙也是应该的。教书先生待我很好,即使我是瞎子,对我也与常人无异,我不是不懂知恩图报的人。”



“那花花呢?”



“……是我家养的鸡。”


**03


 


“要一起去算一卦吗?”


“城里来了个道士,据说算的非常准呢!我邻居家的姐姐就……”


 


弦夜君加快步伐,很快就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我不信命,”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落在后面的姑娘的嘴定是立马翘的老高,他侧过脸飞快地补上半句,“但也不是不可陪你去。”

 


一舍之远的小摊早已人满为患。光是站在人堆中间弦夜君的眉就已扭成了一团,何况还得看着身旁那比他更呆不住的小祖宗。弦夜君觉得现在没把她拍死已是仁至义尽。


 


那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叶、凡、时。”


 


“诶哈哈,我也只是听说,没想到人居然这么多……还好你够高,嗯,真是高耸入云!”她居然还存着开玩笑的心情。


 


“不会说话就闭嘴。”他满脸黑线。


 


叶凡时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哼哼,骗你的,我早排好队啦!”


 


“……”


“…………”


“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打头别打头!”


 


来到那道士面前的前一秒,叶凡时还捂着头哇哇大喊,听到算命先生声音的那一刹立马止住了。


 


弦夜君:“……”


 


“想算什么?”那道士像模像样地将一卷纸在自己面前铺展开,眼却不抬一下。


 


“姻缘吧。”


 


他微怔。虽然不是没有设想过,但听她亲自说出口时还是不自觉的呼吸一滞。


 


“寻常人家来我这不过求一平安,你倒是……不过姑娘家,也正常。”


 


叶凡时连忙摆手:“不是,我压根也不在意那什么平安卦,不对,也不是……”似是有意无意地朝身边人望了一眼,“是不需要!”


 


“嗯。”算命先生眯起了眼,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两人一番,然后开始非常敷衍地在纸上圈圈画画着。


 


弦夜君弯身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与她耳语,“容我提醒你,叶凡时,这家伙一看就不是……”


 


“是红鸾星动。”木扇敲击木桌放出响亮的一声,算命先生面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口型与他说着:“不要质疑我的业务能力。”


 


一旁的姑娘激动的不得了,拉着他的手臂摇啊晃啊,“听见了没,夜君,我的春天马上就……诶诶诶你干嘛!”


 


弦夜君扯下她环着他的手,改扣住她的手腕,给算命先生留下一个得体的微笑,嘴里却飘出四个字:“一派胡言。”言毕,近乎是强拉着叶凡时往外走。


 


“这位兄台,你怎么就不猜猜——我说的那个人,是你呢!”


 


他走的太快,叶凡时跟在后面跌跌撞撞,但饶是场面再混乱也没能错过算命先生精彩的结句。


 


感受到手腕处的温暖更真实了些,叶凡时启唇,唇边是止不住的笑意:“夜君,你在害羞。”


 


无比烦躁。


 


她用的是肯定句。


**04


 


怎么形容叶凡时?


 


那该是一只正于蜕变期的蝶,翼未成形亦想着满世界到处飞,所幸碰见了弦夜君,知她懂她意不在一座城。相伴涉险地,或天涯,暗护珍重。


 


叶凡时也不住在想,若是为她披荆斩棘的人没了,那她会不会早就不在了。


 


于是,他真的离开了。


 


**05


弦夜君找到叶凡时时,她一人蜷缩于角落,头发散乱,嘴角的伤口因时间太久的缘故而结痂。听见有人疾步向她走来,她扭头,嘴唇微张,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先回家……”还想继续说什么,他止住了,声线竟是无法控制开始颤抖。


 


好像是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她笑着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无奈:“夜君,你离了我这么久竟也是忘了我本就是一风餐露宿的旅人么?”


 


总之是不能待在这了。弦夜君将她拦腰抱起,找了一处旅店安置下。


 


于这事,她不说,他不问,可他总觉得那就像一把尖锐锋利的刀在二人之间留下划痕,倘若再不做些什么,便会发展为鸿沟,再之后,天堑?他很烦躁。


 


“你不怪我么,是我的失职,没能将你保护好。”


 


“夜君,你极少同我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倘若一次不幸得以换你这千金几字,倒也值了。”她仍是笑着,却再也猜不出心思。


 


“叶凡时。”


 


她抓着被角的手微微用力,随即又松开,“你我本是萍水相逢,相伴的日子我自不敢忘,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本就无约,何来失职一说?”


 


弦夜君望向她时,似乎连情绪都被她的平静给吸纳吞噬。总以为她大哭大闹一场,怨他厌他,也好过这般明明白白的将他推开,残忍地说着我们本无关。


 


他盯着她的手看了好长一段时间,久到叶凡时以为他早已离开,才开了口:“叶凡时。”仍是那三个字,他念了好多遍。


 


“你在怕什么?”她听见弦夜君问。


 


叶凡时一僵,被遮挡在身后的手紧紧攥着被角,苍白的面孔因呼吸急促而染上一层红晕,她脱口而出:“我没有!”


 


下一瞬,衣襟翻动,她面上拂过一阵风,接着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微微张口,有些不知所措:“……夜君?”


 


“地老天荒,夜君愿永驻你身旁。”


 


这是她用尽了余下岁月的不敢忘,怎知那人为了约定亦一人走过了她多少个余下岁月。


 


怎么可能不怕。


 


“教书先生教我那是火,我却只知火是随风窜动的不规则的红。他教我识得水,我却未曾见过奔流的河川,卷起大浪的海洋……”


 


一生还那么漫长,她却早已失去了阅读它的权利。


 


总相信只要再努力一些,那所谓的不可为亦会为她打动。可实实在在经历了这一次,她也明白了人不是不可击垮的,只是时间问题,亦如她现在支离破碎、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还不曾见过你的模样。”


TBC.


阿熹

龙飞了、鹿走了-吴亦凡,鹿晗

龙飞了、鹿走了-吴亦凡,鹿晗

·18CHARON·

满心快乐出单
结果发现后面三张亮度和第一张不一样
qswl

满心快乐出单
结果发现后面三张亮度和第一张不一样
qswl

裴七染
UIFLORA 新年预售8.8...

UI<FLORA>

新年预售8.88,仅限除夕、初一

喜欢私信/QQ:1341804787

明晚发货

UI<FLORA>

新年预售8.88,仅限除夕、初一

喜欢私信/QQ:1341804787

明晚发货

Alorg楊

之前在橙光发了作品过审了,忘了分享到这儿

可以安排一下嘛??

感谢每一个果子的点击![图片]

戳这儿→http://www.66rpg.com/game/1496939

之前在橙光发了作品过审了,忘了分享到这儿

可以安排一下嘛??

感谢每一个果子的点击!

戳这儿→http://www.66rpg.com/game/1496939

啵啵比

《明君还是暴君》里的叶笑离呜呜呜我永远爱崽崽

《明君还是暴君》里的叶笑离呜呜呜我永远爱崽崽

阿熹
新年快乐-边伯贤 66.66R...

新年快乐-边伯贤

66.66R新年福利/6次。

新年快乐-边伯贤

66.66R新年福利/6次。

阿熹
恋爱甜个屁-朴智旻

恋爱甜个屁-朴智旻

恋爱甜个屁-朴智旻

阿熹
我的蜜糖男友

我的蜜糖男友

我的蜜糖男友

为朝
新摸的我还挺喜欢哈哈哈

新摸的我还挺喜欢哈哈哈

新摸的我还挺喜欢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