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橙光真人区

555浏览    540参与
joyyyyyy
前几天接的无偿单 橙光封面一张...

前几天接的无偿单 橙光封面一张 电竞风 攒案例攒案例攒案例!!!


前几天接的无偿单 橙光封面一张 电竞风 攒案例攒案例攒案例!!!


楸与野西_
“淅淅沥沥的小雨撒下来时,我氤...

“淅淅沥沥的小雨撒下来时,我氤氲的泪水模糊在他的肩头。”

“淅淅沥沥的小雨撒下来时,我氤氲的泪水模糊在他的肩头。”

Luna

UI:夏日童话

感谢天使宝贝Bansheex的定制!

游戏名字:Quella's Letter

赠送的封面还没做呜呜呜呜


UI:夏日童话

感谢天使宝贝Bansheex的定制!

游戏名字:Quella's Letter

赠送的封面还没做呜呜呜呜


笔不钰
logo定制,谁敢信这个是圣诞...

logo定制,谁敢信这个是圣诞福利拖到现在😫被自己懒到了

logo定制,谁敢信这个是圣诞福利拖到现在😫被自己懒到了

关尔

与边伯贤先婚后爱|慢冷·第三章

【男人拐到手就是要调戏,论边某如何嘴硬心软,暗戳戳的喜欢】

  

01

  

  三月的上海多阴雨。


  结束时装周所有行程回来的这天照例是个阴天,空气都是潮湿的。


  犹记得小时候我总喜欢缠着父亲问东问西,例如天空外面有什么,为什么会有阴天,雨是怎么形成的?

  

  父亲是个天生的浪漫主义,他不会告诉我原理,他只会说太阳累了就会有阴天,雷雨天就是太阳在生气。


  于是在每个独自恐惧的雷雨夜,我都在想父亲大概也在生我的气。


  如果不是我,母亲就不会去世。

  

  “别担心,最近只是阴雨,还没到雷雨季呢。”桃子的声...

【男人拐到手就是要调戏,论边某如何嘴硬心软,暗戳戳的喜欢】

  

01

  

  三月的上海多阴雨。

 

  结束时装周所有行程回来的这天照例是个阴天,空气都是潮湿的。

 

  犹记得小时候我总喜欢缠着父亲问东问西,例如天空外面有什么,为什么会有阴天,雨是怎么形成的?

  

  父亲是个天生的浪漫主义,他不会告诉我原理,他只会说太阳累了就会有阴天,雷雨天就是太阳在生气。


  于是在每个独自恐惧的雷雨夜,我都在想父亲大概也在生我的气。

 

  如果不是我,母亲就不会去世。

  

  “别担心,最近只是阴雨,还没到雷雨季呢。”桃子的声音唤回我望着窗外夜景飘远的思绪。

  

  凭我和许之桃十五年的过命交情,我一个小动作她就便能猜了个大概。我收回视线连同阴雨天独有的矫情劲。

 

  菜陆续上齐,接风宴是许之桃做东,江佩琪推荐的餐厅,点的倒都是我爱吃的。

 

  她将鸡尾酒推到我面前有意无意问了句:“你回来边伯贤怎么不去接你?”

  

  我顿了顿答道:“我没跟他说。”

  

  桃子惊愕:“吵架啦?上回那事?” 

  随后啧了两声:“都说嫁人不嫁金融男,金融圈很乱的,那群男的基本一个德性。”

 

  桃子不待见边伯贤,只因为我年少时期对他的少女绮思,奋不顾身得像个慷慨赴死的勇士。她总说我就像爱上一个纸片人,连那些AI男友都比他会嘘寒问暖,无望的暗恋不如趁早放弃。

 

  当然,我是个听劝的人后来也专注于自身,可惜自由意志杀不死我对他爱的感觉。于是她把对我的恨铁不成钢转移为对边伯贤的怒火,时不时点我。

  

  我反驳道:“没必要总把人想那么坏,不能仅仅根据他所在的环境就用一个定义把他框住了。”

 

  桃子对他的偏见总是无差别把他归为一种人,我并不喜欢这种无缘无故给人扣帽子的行为。我们各自放下手中的高脚杯进入辩论状态,同学生时期她陪着我模拟辩论时一样。

  

  桃子正色道:“相关性里永远会有例外,而个例永远无法反驳比例。”

  

  我不甘示弱:“外在所见皆是假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了解一个人得用真心,而不是表象。”


  “但共性寓于个性之中,共性通过个性表现,金融圈层出不穷的案例足见这个圈层的品行。你没有办法反驳这样的风气,也没有证据辅佐证明他不是这样的人,难道不是吗?”

 

  她的攻势猛烈,语速飞快,丝毫不给我反应的时间。

  

  我叹了口气:“你说共性与个性,我说现象与本质,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讨论不出什么结果。”

 

  桃子口干舌燥端起鸡尾酒抿了一口,语气满是感慨:“你看,你能抓住逻辑漏洞,却看不懂一个人z只用真心了解一个人?我甚至怀疑你会不会因为他变成唯心主义。”


  她话锋一转:“不过你说边伯贤这个人吧,论外形财力个个都是上乘,就算没感情,也称得上完美的床//伴……”


  “咳咳!你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能不能想点有用的。”我差点呛到。

  

  “瞧瞧你的小表情,不会吧,你守活寡啊?”

  

  ……

 

  其实不是没有尝试开过破车。


   有天休息日,我一时兴起去地下室的健身房锻炼,却见他早已挥汗如雨。

  边伯贤:???

  

  我们之间沟通从来就不会好好用嘴,回合战也向来只用三言两语,他从来都是输的那个。

 

  他脸憋得通红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丢下我大步流星离去。所以先前误以为他是清心寡/欲的男人,纯粹是觉得他压根经不起逗。

 

  谁知有些人表面看着正经,背地里不知玩得多花呢。

 

  桃子还在惋惜摇头:“真是替你可惜,无法触摸年轻的身体,体会不到那样愉悦的享受。”

 

  真是可惜,他的身材真的很好。

 

  这边桃子正准备发表感想,那边江佩琪就迈着矫健的步伐回来,丝毫不给情面直接打断:“最近是有什么金融峰会吗?我就去趟洗手间路上遇到好几个大佬。”


  她甩了甩长发在桃子身侧坐下,向我投来疑惑的眼神。


  我耸耸肩:“别问我,我不知道。”

  

  “什么情况啊你?”

 

  秉持着爱屋及乌的原则,原先的我对金融圈的动向毫不放过,阿江常笑称我是半只脚踏入金融圈的人。这段时间没有关注他的事情,究竟是太忙没有精力还是不想,一时给不出答案。

  

  面对她的疑问,我回应道:“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惜我连爱情的影子都没见着就把自己葬了。我现在想复活,还有戏吗?”

 

  当时结婚边伯贤不是没有给自己留后手,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婚姻变成牺牲品。于是在他的据理力争下多了一项条款:结婚满一年,如果双方同意可协商离婚。

 

  人情利益一笔勾销,到底是久经商场的尔虞我诈,他总是那么精明。

 

  时间一到他可以顺利抽身,那我呢?

 

  我向阿江的发问引得桃子哈哈大笑:“你问一个埋了几年的人,她自个儿都尸骨无存了。”

  

  江佩琪翻了个白眼:“你这嘴要是不会用就捐它。”

 

  桃子是个不婚主义,偏偏阿江和她的丈夫是一毕业就结婚的爱情典范,就爱情观问题她们没少冲突。这会儿俩人又开始吵吵闹闹,喊上‘对方辩友’了。


  我连忙控场:“好了!打住!收声!”

 

  嬉闹一番终于转回正题,许之桃煞有介事抓住我的手,“亲爱的,你能想明白我真的很欣慰,一年很快的,忍忍就过去了。不像这位无期徒刑呐!”

  

  江佩琪:“捐它!”

 

02

  

  江佩琪口中的大佬们此时正聚集在包厢内,边伯贤在他们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年轻人的饭局还能玩些无关痛痒的饭桌游 戏,这群老狐狸侃大山东扯西扯就是不说投资的事情,还总拿边伯贤打岔。他心里憋着气还得一个劲伺候好这些祖宗。

  

  许志昌笑起来一口黄牙,“我们男人在外忙事业,都希望家里有个贤内助,边总年少有为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你看我们扬扬……”

  

  边伯贤打断:“许董,我已经结婚了。”

  “哦哦你上次说过,瞧我这记性。”

  

  李开复见缝插针问道:“边总这么帅气可惜英年早婚,不知道要伤多少女孩的心呐。”

  “李总说笑了。”

  

  候瑞宏也问:“你夫人是哪家小姐?家里是做什么的?”

  “她家里从政,不过她比较独立,有自己的事业,现在是时尚杂志主编。”

 

  许扬竟在他微微上扬的尾音里听出一股自豪感,有些诧异。然而这群人根本不买账,开启自以为是的长辈式说教。

  

  候瑞宏大惊:“时尚杂志?娱乐圈相关的吧,乱糟糟的,不体面!”

  

  许扬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你个糟老头子,五十步笑百步。

  

  “那最近的四大秋冬时装周她应该也在吧。”许扬故意提及时尚圈地位。

  “她现在还在巴黎。”

  

  候瑞宏差点跳起来:“哎呀,这不着家怎么行,男主外女主内这老祖宗的规矩可不能破!”

  

  “是啊,小边这我可得说说你了,维稳社交圈、帮助丈夫事业才是妻子该做的事。”许志昌也凑了上来,“你这,不合规矩。”

  

  边伯贤一板一眼应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在我这里,她有权力做自己。”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

 

  众人面面相觑,仿佛在指责年轻人不懂事,不会看人脸色。

  

  许扬连忙和稀泥:“爸,边总在国外这么多年一直接收的都是自由独立的思想,你得给他点时间转变转变嘛。再说了,边总的夫人在圈内也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日后进军时尚领域也多条途径,这些都是边总的规划。”


  候瑞宏笑开来:“害!我说你这孩子怎么急眼呢,这小算盘打得。”

  

  “我看科创投的都是高新技术,新的一年准备往消费赛道走了?”许志昌的注意力也被带跑偏。

 

  许扬在帮他解围,边伯贤心里明白。


  可他实在不想捧这群人臭脚,听那些封建腐朽的旧思想,那一张张臃肿丑陋的嘴脸看得他实在有些反胃。

 

  包厢的卫生间恰巧被占用,他起身假笑着说失陪往外走去。

 

  

03  

  

  边伯贤随意洗了把脸,镜子里倒映的自己脸颊爬满了酒精晕染的红。

 

  我在他身边站定,与他在镜中交换视线,他愣了好一会才不敢置信眨眨眼。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我从手包里掏出品牌方送的口红,对镜涂抹。

  

  “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我专心抿口红:“没必要。”

 

  突然想尝试新的东西,但尝试的结果并不尽人意。这个颜色似乎不太衬气色。

  

  “说不说是一回事,接不接是另一回事。”

  

  我停下动作,“你知道我向来是结果导向,你在意他人的看法,但很可惜——我讨厌面子工程。”

  

  他怔怔看着我,眼神迷离。


  我斜睨他一眼,将口红放入手包,摸到手包里的解酒药:“不能喝就别逞强。”

  

  “工作需要。”他仍面无表情。

  

  “对头部VC来说募资并不是一件难事,最近行情这么差吗?需要你这么拼命?”

  

  “最近行情确实差,年初投完上期基金后,下一期基金的募集进展大幅落后于预期,管理费的延续性成了一个问题。科创还不至于走到生存困境那一步,只是我们对每一位可合作的LP都给予百分百的诚意。”


  我轻笑出声:“好一个百分百的诚意。”

  

  我掏出解酒药在他眼前晃了晃随即塞进他的西装兜:“那你可得保持清醒,别稀里糊涂被人给办了,人财两空。”

 

  假意凶狠的话语也不过是色厉内荏,语气落在他耳里像极了娇嗔。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勾了勾唇,脸上晕开一抹浅浅的笑意:“知道了。”

 

  面前的青年和当初的少年全然重合,久违的熟悉感催促着心跳加速。

 

  仿佛他还是从前那个阳光爽朗的伯贤哥,还是那个信誓旦旦地说会保护我的伯贤哥。

 

  不多时,他的目光恢复了一贯的冷峻,视线向下游移最后盯着我的嘴唇,“之前的口红怎么不用了?”


  “你还关注我的口红色号?”


  “这个颜色不适合你,太老气。”

 

  果然,我就多余问。

 


  我向前走一步,将他抵到洗手池右侧的墙面。他绷直了身躯,修长的指节扣上镶着花纹的墙,无路可退。

 

  我笑着看向他瞳孔里的自己。

  

  “我喜欢,用不着你喜欢。”

  


  ——————————————————————

  【第三章·完】

  

  有存稿日更中,前期边总爱而不自知,后期🚗速飞快,感兴趣可以关注一下合辑!

  

关尔

边伯贤同人|慢冷·第二章

【分隔两地,边总暗戳戳的关心,余的事业上升期与边的病情】

    

01

  · 米兰  

  

  Prada此次时装秀照例位于Prada基金会的Deposito大厅。我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迎着长枪短炮与不绝于耳的快门声步入秀场。

  

  秀场内,淡粉色的霓虹灯照亮科幻式的金属隧道。橄榄绿的剧院椅以直角交错排列,中间留出Z字形空间便于模特穿梭。

  

  我们仿佛是来观看一部精彩纷呈的歌剧演出。

  

  随行的小助理很是兴奋:“主编,这个秀场的布置也太别出心裁了吧!”

  

  我不以为奇,Prada总是擅长制作一些难以置信的东西。

  ...

【分隔两地,边总暗戳戳的关心,余的事业上升期与边的病情】

    

01

  · 米兰  

  

  Prada此次时装秀照例位于Prada基金会的Deposito大厅。我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迎着长枪短炮与不绝于耳的快门声步入秀场。

  

  秀场内,淡粉色的霓虹灯照亮科幻式的金属隧道。橄榄绿的剧院椅以直角交错排列,中间留出Z字形空间便于模特穿梭。

  

  我们仿佛是来观看一部精彩纷呈的歌剧演出。

  

  随行的小助理很是兴奋:“主编,这个秀场的布置也太别出心裁了吧!”

  

  我不以为奇,Prada总是擅长制作一些难以置信的东西。

  

  看秀间隙,手机震动了一下。

  -应酬,晚回。

  

  不一会儿,又是一条新消息。

  -忘了你出差了。

  

  恰逢四大秋冬时装周,我忙着跑秀场跑活动,早把边伯贤忘到九霄云外。

  

  大半个月不联系,一联系就是北京时间晚九点的应酬,不知道他又是抽的哪门子疯。

  

  那晚的后续也如我猜想的那样,许扬心眼不坏只是逞一时口快,并没有做出大肆宣扬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这场闹剧便暂时翻篇,谁也没有再提。

  

  我们总是习惯用这样不了了之的方式得过且过。

  

  后续我还有在Villa litta举办的品牌方活动,就没留下参加秀场后的After Party。我向来讨厌虚与委蛇的场合,或假笑或恭维,并不自在。

  

  刚想溜之大吉却被来者堵住了去路。

  

  Nettie:“Hey 余,好久不见,有时间聊聊吗?”


   

02


  霓虹点亮暮色。

  

  科创资本办公区的空调暖气开得很足,员工离开工位时还残存着懒洋洋的倦怠。

  

  边伯贤把材料摞得整整齐齐,抓起椅背上的黑色羊绒大衣披上。

  

  办公区的灯一盏盏暗下。三组的办公区在最里面,等他出来的时候前往电梯的路只剩走道的灯,黑黢黢的一片无端生了几分寂寥。

  

  他习惯性点开她的对话框,没有新消息,朋友圈也没更新。

  

  不知不觉走到电梯口,林予羡正和组员们高谈阔论,见边伯贤来眼睛一亮,“小贤,我们组晚上聚餐,要不要一起?我们都很久没聚了。”

  

  边伯贤先前在一组由林予羡带着,后来升VP才独立出来做三组的负责人。一组基本都是熟悉的面孔,要聚也谈不上尴尬,只是实在提不起兴致。

  

  “我就不去了,最近应酬太多她要不高兴了。”


  林予羡不满意说辞:“你小子这么快就妻管严了?先前不还恐婚说不想回家吗?”

  

  郁良赶忙拉住:“算了羡哥,有的是机会。边总,下次过了大项目带嫂子一起来啊。”

  

  边伯贤点头以示感激:“好。”

  

  边伯贤是林予羡的得意门生,新来的实习生在林予羡口中听说过不少关于边伯贤‘独角兽狙击手’的投资传奇。本以为这种人应当是个工作狂,谁知还有这样顾家的一面。

  

  实习生不禁烧起了八卦之魂,实在没憋住悄悄问身边的投资助理:“边总看起来很年轻啊,这么早就结婚了?”

 

  投资助理常冲刺在吃瓜一线,对金融圈的八卦如数家珍,更是藏不住话,“利益交换的婚姻哪算得上婚姻,合伙人罢了。”

  

  实习生疑惑:“商业联姻?边总只是VP而已啊。”

  

  “啊?你在开玩笑吗?你不知道边总的背景?”投资助理很是诧异,“咱们公司的创始合伙人边穆生,是边总的爷爷。按道理来讲,边总从国外回来可以直接任管理合伙人,但他和我们一样一步一步从实习生爬上来。他们都说边总是弃子,不受家族重视,除了姓边啥也不是。”

  

  实习生:“啊?那是蛮惨的,难怪我觉得于总有些针对他。”


  投资助理:“呵!有什么惨的,他妻子的家族在政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再不济也有靠山。有钱人再惨也过得比我们舒坦,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实习生:“哎,要是能用婚姻交换钱权,我也是挺乐意的。”

  

  “出息!”


  

  张艺兴坐立难安,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出汗。

 

  自家老板上车后就沉郁着脸,森冷的低气压几乎就要盖过车内的暖气。

  

  “边总,出什么事了吗?”

 

  待车驶出停车场才听到咬牙切齿的回答。

  

  “尚有自我意识的人千方百计不想让自己成为资本的狗,但总会有人上赶着为自己拴上项圈——真是可笑。”

 

  

03  

  

  ▸ Bvlgari Hotel, Milan(米兰宝格丽酒店)

 

  酒店地处喧嚣的市中心却是闹中取静的都市绿洲,夜晚更显恬静。

 

  我们两个风尘仆仆的旅人在异国他乡相遇,还未寒暄只是靠近便感到暖意。


  Nettie轻车熟路点了份双人餐又要了瓶Dom Perignon香槟,我们省去客套寒暄的步骤,直入正题。

  

  “是关于TC的事吧?”


  《THE COLOURS》是锐尚集团中国分公司旗下的一本女性时尚杂志,由阮主编一手创立。

 

  年前阮主编遭管理层挤兑愤然离职,主编一职一时半会没有更好的人选,我刚任副主编没半年便临危受命成为代理主编。

  

  Nettie和阮主编是好友,三年前顺利调到锐尚集团巴黎总部任整合营销总监。这些年我们偶尔在工作场合遇到,算点头之交。

 

  她来找我谈TC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意外。

 

  Nettie雍容用起餐,于她而言好像只是简单的朋友聚餐聊天。少了谈公事那般严肃,她的话语仍是习惯性的简洁干练。

  

  “中国分公司的高层乌烟瘴气,王李两人争得头破血流,总部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双强制衡对他们有好处,阿阮放弃TC也是不得已。最近市场不景气,锐尚本就有精简刊物的计划,TC是阿阮的心血,若是能办得长久点就更好了。”


  我立马会意:“我对TC也有感情,但我只是代理主编。或许过段时间公司就会派人空降,恐怕我也没有太多话语权。”

  

  Nettie投来笃定的目光:“余,自信点,这个位置非你不可。”

 

  我一时哑然。

 

  屡屡在边伯贤这受了挫,有时竟变得畏手畏脚,将傲气掩入尘埃。

 

  诚然他是商界精英,可我在自己的领域也丝毫不差,大抵爱一个人总是先入为主变得胆怯。

  

  “若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自然会尽全力办好TC。”

  Nettie粲然一笑:“实不相瞒,看到你总能想起以前的自己。旁人都说你骨子里有一股傲气,让人无法亲近。但我喜欢你的那种骄傲,因为你值得。”

  

  她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保护好你的傲气,保护好你的棱角,也许不会对你的事业有所帮助,但对你本身很重要。我今天找你并不是为了TC,而是为了你。我希望你能在内斗中独善其身,如果TC最后还是没保下来,你想申请调来总部,我很愿意成为你的推荐人。”

  

  她看着我,郑重其事:“余,我很欣赏你,私心希望你能来与我共事。”


  “谢谢你Nettie。”

  

  Nettie:“对了,听说你结婚了。原谅我迟到的祝贺,新婚快乐。”

 

  Nettie执起杯,香槟摇晃,我笑着与她碰杯。

  

  “谢谢,新婚快乐就免了,祝我快乐吧。”

 

  

04

    

  苏河湾这栋别墅是边伯贤婚前买的。

 

  那时他刚回国还和爷爷住在老洋房里,余舟晚隔三岔五借口来看爷爷。她的爱意躲在眼睛里,每次望来的目光都好似一捧清水泛着涟漪,那样不掺杂质的笑眼让他格外想逃。

  

  搬出来是为了躲她,谁知没躲掉还成了婚房。

 

  她在的时候嫌她吵,她不在又觉得房间空旷。

 

  人可真是十足的矛盾体。

 

  边伯贤呆滞地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感觉有些陌生。身体开始产生异样,浑身的力气被瞬间抽离。

 

  他吃力地用麻木的肢体撑着洗手台大口呼吸,弯曲的脊背慢慢攀上凉意。

 

  糟糕的感觉又来了,再次看向镜子,眼前是望不见尽头的漆黑。

 

  他仿佛是掉入百慕大的船只找不到方向,急需有人拉他一把。

 

  可他只有自己。

 

  边伯贤费力地从公文包夹层里掏出药盒倒了片奥沙西泮,就水服用。随即以赴死的姿态投入柔软的床榻,神志天旋地转。

 

  迷蒙间听到手机的信息通知声。

 

  他的思绪在溺水,挣扎着摸索放在枕边的手机,慢吞吞滑开屏幕。

 

  试探性的消息终于有了回复。

 

  她这次甚至连个句号都不想回,只有一个表情包——爬。

 

  或许是这个表情包过于滑稽,他突然有点想笑。

 

  于是他轻笑出声,松开了意识的浮木,在药效作用下昏沉睡去。

 

  平安就好。

  

  

  【第二章·完】

  *日更,同名橙光已上线。

  —————————————————————


【商业百科】

  

  1、四大时装周:时尚行业的盛会,依次在纽约、伦敦、米兰、巴黎举办。每年两届,2、3月推出下一季的秋冬系列,9、10月份推出下一季的春夏系列。

  2、独角兽企业:风投术语,指成立时间不超过10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末上市创业公司。大多都是高科技领城的企业,业绩随时会爆发式增长。

  

  3、科创资本:中国投资机构百强榜第一,拥有

近30支基金,逾100亿总管理资本,重点投资新科技领域。

  创始合伙人:边穆生,管理合伙人:边景之(已病逝),董事总经理:于澜。

  主要部门有新业态项目部、传统业态部、TMT部、风控中心。部门下分不同小组,各VP为小组负贵人。

  职位粗略划分:投资助理一分析师一投资经理一投资副总裁(VP)一总经理一合伙人。

  

  

彩色方块

  谢谢大家的评价,暂时若感兴趣请移步到看橙光看吧~

  纯文字版暂时没有在LOFTER发布的计划。

  去橙光搜索“阿凡达:爱娃之眼”就能找到啦!!!😘🥰🥰🥰🥰

  谢谢大家的评价,暂时若感兴趣请移步到看橙光看吧~

  纯文字版暂时没有在LOFTER发布的计划。

  去橙光搜索“阿凡达:爱娃之眼”就能找到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