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橙光

11.2万浏览    4450参与
得闲饮茶.
《余生》定制ID/一只兔子猫

《余生》定制ID/一只兔子猫

《余生》定制ID/一只兔子猫

初始魔女

最近在橙光无意中吃到一个大瓜

今天在B站无意中看到一个动态,惊讶的发现这事我居然有所耳闻。感觉应该跟大伙唠唠这个大瓜,顺带排个雷。

关注我的小伙伴都知道,我是个写综漫。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去B站动画游戏区还有橙光的光影区,看看视频打打游戏找找灵感。

差不多是今年一月底的时候,我在橙光无意中看到一个《名柯魔卡:罪名痴嗔》的游戏。当时我很好奇:怎么是名柯和魔卡?就点进去玩了,结果这一下子就给我雷着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游戏女主,苏的那叫一个突破天际。

其实吧,同人作品里的主角苏和龙傲天是个常态。大家点进来看的时候其实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了。但这个游戏的女主角已经不单单是苏的问题了。四国混血没问题,精通生物学和医学的法医也...

今天在B站无意中看到一个动态,惊讶的发现这事我居然有所耳闻。感觉应该跟大伙唠唠这个大瓜,顺带排个雷。

关注我的小伙伴都知道,我是个写综漫。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去B站动画游戏区还有橙光的光影区,看看视频打打游戏找找灵感。

差不多是今年一月底的时候,我在橙光无意中看到一个《名柯魔卡:罪名痴嗔》的游戏。当时我很好奇:怎么是名柯和魔卡?就点进去玩了,结果这一下子就给我雷着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游戏女主,苏的那叫一个突破天际。

其实吧,同人作品里的主角苏和龙傲天是个常态。大家点进来看的时候其实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了。但这个游戏的女主角已经不单单是苏的问题了。四国混血没问题,精通生物学和医学的法医也没毛病。但这个患有间隔五分钟的间歇性失忆症是韩娱公司SM旗下女团C位同时还拥有生物学医学社会学等多个博士学位这是要闹哪样???这到底是个啥(⊙_⊙)?在下一介凡人真的是看不懂啊。有没有哪位在精神科有专业知识的小伙伴愿意来给在下科普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新物种啊?

游戏本身也是各种神奇的操作。反正大概玩了一遍之后我就没再继续。感觉这种作品不是我等一介凡人能够欣赏的来的。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未签约的作者本身也是个奇才。一个人分饰多个角色自卖自夸,为了博人气在评论区下面自导自演了一出“自己挂自己”的戏码。按照这条动态下面的留言,这位作者的丰功伟绩还包括:在其他已签约的作者群里安插自己的小号或卧底,疯狂diss其他作者的作品和主角并在他们那边泼脏水。把别人的好心建议全当成差评删掉,在不明真相的路人面前疯狂卖惨博得同情,然后把同情她的人当工具人用完就扔。

行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什么了。祝这位作者越来越好越来越红火。让天雷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PS:如果看到了我的这段文字,请不要去橙光搜这个作者和她的游戏。因为评论区已经被她删干净了什么都没剩下。不如直接点下方的链接动态,看看现在祖国的“花朵”都长成什么样了。

https://t.bilibili.com/359389016360889714


Masumi
一个logo,带psb,自改就...

一个logo,带psb,自改就好

一个logo,带psb,自改就好

阿熹
一语缠心-边伯贤-DEEPBL...

一语缠心-边伯贤-DEEPBLUE

一语缠心-边伯贤-DEEPBLUE

吹沐题橙

默默有闻

付萧然*水月

18年份的随缘补档。


我其实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

      自从师姐离开后就会时常做噩梦,以前也会,不过师姐总会温柔地搂着我,轻拍我的背让我很快可以睡过去。

      那时我就想,师姐一定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

      最近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睡眠也是极浅的,感觉一闭眼一睁眼就是几年。

      唯...



付萧然*水月

18年份的随缘补档。




我其实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

      自从师姐离开后就会时常做噩梦,以前也会,不过师姐总会温柔地搂着我,轻拍我的背让我很快可以睡过去。

      那时我就想,师姐一定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

      最近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睡眠也是极浅的,感觉一闭眼一睁眼就是几年。

      唯一庆幸的是醒后见到了付萧然,无关风月,他是目前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眉眼弯弯的,时不时就打趣我一下。 我没说,但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想让我回到以前。

      事实上,我也很努力地在适应这陌生的世界。


晚上又做噩梦了,梦见师姐远远的朝我招手,我三步并作两步奔去,可她却离我越来越远。

“师姐,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但她却抛下我了。  ”

“她怎么可以这样,她还不知道啊,她是我的希望.  ”

朦胧中,有人温柔地抱住了我,像师姐一样,拍拍我的后背,是那样小心谨慎,像是对待一个易碎品。

师姐,我一点也没有想你,真的。

"师姐.……”

我一开口,却潸然泪下。

那人拍我背的手顿了,然后把环在我腰间的手紧了紧。

“没有希望不要紧,我给你。”


“哇啊,师姐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我一-不小心以身相许了怎么办! ! !

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善于破坏气氛的人,我只是有一点想她。

想到一不小心就熊抱了她,还恶意地把鼻涕眼泪抹在了她的衣服上。

只是...欸!这好像不是师姐的味道....

     但是有点熟悉? ?

我脑袋瞬间清醒了些,再状似还在昏迷的样子,趁人不注意悄悄睁开了眼。

      付付付付付萧然? ! ! !我就知道他对我有非分之想! ! !

啊啊啊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推开?

      还是算了。


我吸吸鼻子,把头埋的更深,还好月光温柔,没有照亮我的脸。肯定像猴子屁股一样红。

付萧然揉揉我的头准备放下我时,我下意识地搂他更紧了。

“喂,丑女人,我都快被你勒死了。我几乎能想象得到他双眉上挑的模样。我软软地开口:“师姐"他马上弃械投降。

我有些悲剧的发现,付萧然辛辛苦苦想让我回到从前的计划要失败了。我好像喜欢上他了。但是只有一点点! ! !


付萧然瞧见水月莫名翘起的嘴角,有点摸不着头脑。

“真是奇怪的女人...”

嘟囔了一句就趴在床沿上睡去。

大概没发现两人的手是十指紧扣在一起的。

吹沐题橙

一则趣闻

付萧然*水月

18年写给超话的贺文。

您的日更文手已上线。


      水月看手机时问了付萧然一句,“臭道士你有超话吗?”

      付萧然想了想,"有的。"

      觉得不够,添了一句。

      “活跃度挺高,约莫是一群活泼的姑娘。”...




付萧然*水月

18年写给超话的贺文。

您的日更文手已上线。




      水月看手机时问了付萧然一句,“臭道士你有超话吗?”

      付萧然想了想,"有的。"

      觉得不够,添了一句。

      “活跃度挺高,约莫是一群活泼的姑娘。”

      被暴击一万点的水月大哭:“现在大家都爱帅哥没人关心关心我这被埋没的美女吗? ! ! !”

      “不,不是,”付萧然笑笑,“不是人人喜欢帅哥,只是她们喜欢我罢了。”

      “打住,不允许在正宫前提其他女人!”水月双手比叉作深痛厌恶状。

      付萧然眨眨眼,抿嘴,“好,不说。”

      眼看水月的眼泪就要淹没自己。

      付萧然叹口气,颇为宠溺地弹弹她额头,“罢了,我把自己的人气分你一半吧。”

      泪眼朦胧的水月极其变扭,看似拒绝实则高兴不得了的把手搭上眼前人递来的手。

      心快要蹦出来,是心动。

......

.......

“你丫是故意的吧,老娘要的明明是单人超话! ! !萧月超话是什么鬼,敢情丫我还白感动了那么一会儿!!”

“你这丑女人,刚刚不是说好了只分一半吗! !那当然是一人一半啦,你还想独吞吗! ! !”

付小软不怕死,爹娘吵架插句嘴:“人气一人一半,感情才不会散。”


作为全程围观现场的我不敢多话,笔刷刷记录下事发全过程。

想了想,还是把最后付萧然嘴角翘了翘给写上去好了。


PS:强烈夸夸付小软小朋友,很有同情心,记录最后好心给我提了个醒。

“年纪轻轻喜欢什么萧月啊,看你甜都被甜死了吧。”




阿熹

不冻港-闵玧其-水形物语

不冻港-闵玧其-水形物语

五花不是肉

吴世勋番外粉红

吴世勋番外粉红

已授权Muse.F9工作室的橙光游戏《醉死梦生》

可看不可二改二传谢谢!


想看的下方二维码截图进群,标明来意

[图片]被屏蔽三次了,我太难了。

吴世勋番外粉红

已授权Muse.F9工作室的橙光游戏《醉死梦生》

可看不可二改二传谢谢!


想看的下方二维码截图进群,标明来意

被屏蔽三次了,我太难了。

果儿今天也很想UMIN🐱

《乱世审判》回忆➕第二章(橙光类型)

七岁(回忆)


2087年7月28号

PM.18.00


天边泛着一层落日留下的霞光

远处教堂的钟声敲响,空气中带着一丝属于夏天的疲惫感

我坐在阳台上打了个哈欠,戳戳旁边的都暻秀,眼神诚恳道

言默晞:“暻秀啊,我这是这是什么能力,有点像油耶……”我小心的探出手指,指尖凝聚起一小团液体,反射着余晖

都暻秀眯着眼抬头,盯着你指尖上的东西,回头拿起桌上的温度计

都暻秀:拿着温度计在我面前晃了晃“你说这是什么?”

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答道是温度计

轻轻的嗯了一声,指着温度计上银白色的小竖条,开口道

都暻秀:“你的能力是水银,就像这个温度计里的小银条一...

七岁(回忆)

 

2087年7月28号

PM.18.00

 

天边泛着一层落日留下的霞光

远处教堂的钟声敲响,空气中带着一丝属于夏天的疲惫感

我坐在阳台上打了个哈欠,戳戳旁边的都暻秀,眼神诚恳道

言默晞:“暻秀啊,我这是这是什么能力,有点像油耶……”我小心的探出手指,指尖凝聚起一小团液体,反射着余晖

都暻秀眯着眼抬头,盯着你指尖上的东西,回头拿起桌上的温度计

都暻秀:拿着温度计在我面前晃了晃“你说这是什么?”

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答道是温度计

轻轻的嗯了一声,指着温度计上银白色的小竖条,开口道

都暻秀:“你的能力是水银,就像这个温度计里的小银条一样,你最好不要随意释放,因为水银是有毒的,尤其是夏天,蒸发了会有毒气的……”

我有些含糊的“哦”了一声,睁大了眼睛观察了一下面前的液体,然后收回,手指敲了敲地板

耳边突然嗡的一声响,面前现出来了一个人影,我啧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向着他的膝盖来了一拳

“啊痛!”金钟仁后退着,揉了揉吃痛的膝盖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言默晞:“呀钟仁你又来!每次都喜欢在我面前突然出现,还想吓我……”我撇撇嘴“已经吓不到我啦傻瓜!”

他笑了笑,直起身子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下,头逐渐接近了我的肩膀

在旁边的都暻秀撇了撇他,用力的敲了他的脑袋

都暻秀:“你这么大个块头靠着默晞也不怕她嫌你重……”无语的叹了口气,拿起做饭的书继续看起来

我则是一副天然无害的样子笑了笑,轻轻的在手指间凝聚了水银,慢慢的移动到金钟仁的面前

眼看着要滴下来了,对方突然弹起坐直,眼里满是慌张,指着我的手指道

金钟仁:“默晞……你想让你的小熊死在就这样你的手上么……”他嘟囔着装作受伤一样捂了捂嘴,

呀金钟仁你这家伙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蛤!

我刚要开口怼他,却被一阵熟悉的笑声打断

昏黄的光线打在墙壁上,男孩的身影显得高大,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你们一脸开心的笑着

听到声音后我一愣,时间流逝的速度仿佛放慢一般,我像机械一样僵硬的一顿一顿的转过头来看见了那个许久未见的人,眼中立马满是惊喜,啊啊啊的叫着跑到男孩的面前大声喊叫着

言默晞:“灿烈!!!!”

朴灿烈放下手,看着我跑来抱住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身后的两个男孩也是一惊,全部站了起来

他笑着,拉着我的手走了过去坐下,我说话的速度则是和机关枪一样不停的追问他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过得怎么样

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是在手掌上释放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耳边是火在燃烧的噼啪声

我们三个都有些意外的张了张嘴,金钟仁在旁边看着发愣,眼中倒映着这片炽热,默默想着

原来消失了三个月,是去修炼了么,这次比上次明显高出一个级别啊……

朴灿烈转头看到我们三个呆住的目光,眼中红色的光圈淡下,收回手中的火球

朴灿烈:“我现在TE为B阶七级……”

我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一敲,我望着面前那个略微得意的男孩尬笑,吐了吐舌头

我的TE才C阶四级,钟仁和暻秀的是C阶五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以后不能欺负灿烈了啊要不然他一个反手就能干死我……

教堂的钟声停止,树叶沙沙互相交错的声音使人心静

言默晞:“TE有什么作用啊……我看平常也用不上嘛…”低头在地上写着无形的字

朴灿烈:手指叠在一起“作用其实挺多的……那要看怎么使用”

我的脑中闪过了许多想法,却一个个消散,捡起地上的一片叶子缓缓开口道

言默晞:“那么像这种平静快乐的生活还能有多久啊……”

 

抱歉……不会再有了

 

“虽然不知道还有多久,但是我们四个在一起的生活应该会很久很久蛤”金钟仁在一旁伸了个懒腰,嗤的一下笑了起来

我点点头“嘛也是,以后去哪里玩呢?”

安静了一瞬,有个声音轻轻响起

“要一起去札幌吗,默晞”

嘴角勾了勾道“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但是和你一起去一定不会无聊吧!”

 

一起去札幌吧……

年少的孩子无法预知在前方等待他们的是黑暗的世界,还在天真烂漫的讨论着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把一切想的太过于美好

有时候…面临生死的第一次可能就在话语落下的那个瞬间

 

我收回了思绪,望着阳台外面的天空,稀薄的云吸引了我的眼睛,他们三个则是谈天说地起来

碧蓝的天空中某个地方升起了一丝灰烬,有TE释放的感觉啊……

练级?在这里??这里可是贫民窟

站起来走到了阳台边缘,扒着栏杆努力看向那个地方,眼眸逐渐放大

不对……这不是在练级……该不会是…………

脑袋中突然闪现了许多条最近的消息,手机上面这几天都有消息说人类想要处死TE者,原本我以为是开玩笑的说说罢了,可是现在……

事情不太对劲!我回头忐忑的对他们吼了一句:“快过来看!!”

三个人被我吼的一愣,站起来走到身旁望着

“这是……什么情况……”都暻秀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我的喉咙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四周就已经传来了爆炸声,轰隆隆的作响,混着尖叫声,咆哮声,异能释放,子弹壳落地的声音

我的瞳孔一瞬间缩小,手指也颤抖了起来,脑中被这些杂乱的炮弹声占据,面前的景象突然变得虚无缥缈,灰尘飞扬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身后的房门突然被重重的打开,一惊,我猛的回头

“你们四个快点走!!!全城的人现在对TE者进行围剿了!”言晖和父亲吼出声,眼里满是担忧和震惊,站在门口喘着气

围剿……!?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身旁的金钟仁已经释放了TE将我们围住,眼里闪烁着光圈

瞬间移动发动,嗡的一声,已经被带到了外面的大道上

一瞬间,心中所有的不安和恐惧在面前这残破不堪的场景中逐渐放大,四周的墙壁被炸药炸毁崩塌,一些TE者的尸体堆在路边,浑身是鲜红的血,眼里则是面临死亡的眼神……我能感受得到他们大多数都是D阶的TE者,甚至有些人的TE是没有攻击性的……

我冲着父亲问到怎么回事,他只是忐忑的闭上眼摇了摇头

看着大道上的尸体血迹弹炮残骸,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为什么……

“在这里!有几个年轻的TE者!!!”

!!!!

突然有一群人集在了一起,站在面前的路上,手上拿着枪匕首和炸弹,脸上都是血点,诡异的笑容扬起,看着我们满是捕猎样的表情

“跑!!!!!!”都暻秀一惊大喊一声,拽着我的手就往后方跑,跟着父亲哥哥和金钟仁他们

身后的子弹声已经响起,朴灿烈咬着牙边跑边挥动着手臂释放着火焰挡住飞过来的子弹,噼里啪啦的作响,子弹全部化成灰烬,,紧接着一波又一波的子弹发射出

“我的长距离移动再次使用时间还需要等五分钟!!!我现在只能用瞬杀来收拾!暻秀你保护好默晞和他的家人!!!!”金钟仁皱着眉吼道,看向正在看着他的我,却突然笑了一下,眼里满是温柔同时带有一丝不安,却还是转过身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眼底光圈闪动,嗡的一声消失在朴灿烈组成的火焰之后

!!!

“钟仁!!!!”我大叫一声,脚下却只能跑动,试图松开都暻秀的手却被他狠狠地握着,手心冰冷的不像话,他没有回头,只是带着我和言晖向后方跑着

“暻秀!!我要去!”我打着都暻秀的手,恶狠狠的叫着

言晖突然冲着我吼了一句:“你去什么去!!你的忘记了你的异能么!!他会害死人的!!”

我内心翻涌着,眼里满是怒意和眼泪

“那我们就该死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所有人都是一愣

朴灿烈一边挥出火焰一边跟着我们奔跑,但寡不敌众,子弹和炸弹的音量愈发愈大,我们的耳膜仿佛要被着轰鸣的声音撕裂了

嗡的一声金钟仁回到在我面前,满脸都是血迹和汗水,手中的匕首也已经断了一半,腰上肩膀上都有被子弹擦过的伤痕,气喘吁吁

金钟仁:“这样不行……他们人太多了……暻秀你去,我带着默晞他们跑,我的瞬杀只能一个个解决,你的地裂可以大面积解决……”

都暻秀点点头,松开我的手,皱着眉在我耳边说着

“保护好自己……”

伸手触碰了地面,一瞬间地面震动,一道裂缝从路中间分开,地下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金钟仁忍着伤拉起我的手,白色衣服上的血迹触目惊心,血还在流着,我内心一阵心疼,在不经意间手指凝聚起了水银……

“该死的!!…这几个TE者怎么他妈难解决,明明就他妈是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身后的人骂骂咧咧的,看着那个裂缝里掉进去的人,握了握拳

“墨迹什么,老子直接上这个就不得了?”身边一个胳膊上带有红色疤痕的人突然从身后拿出一个弓箭“这上面是麻醉的药物,只要被碰到一丁点……”

笑意猖狂肆意的放大,对着我们挑了挑眉

朴灿烈的TE已经所剩无几了,金钟仁身体有多处极深的伤痕,都暻秀的TE需要冷却一段时间后才能再次使用

现在……只有我了……

我停下了逃亡的脚步,金钟仁微微一愣,捂着腰上的裂口满脸痛楚,沙哑的开口

金钟仁:“你要干什么?!”

朴灿烈被TE已经被消耗干净,大口的喘气着拦在我面前,都暻秀则是在我旁边随时准备发出下一次攻击

难道……我就只能被保护吗……

对面的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看见我们的停顿便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言晖咬了咬下唇,他并没有TE……他也后悔自己没把已经研究成功的药物拿出来……

 

包含着剧毒的药物……

 

子弹铺天卷地的向我们一颗颗飞来,朴灿烈准备释放火焰完成再一次的阻挡,却突然被别人一扯

 

我忐忑的向前挪动脚步,身后的都暻秀惊住,刚要张口说什么,但是

我的双手间已经凝聚起了水银,我咬着牙

在高一点……在多一点……

子弹摩擦着空气的声音即将传到我耳边,我将双手使劲向前方挥过去,身后都暻秀他们的声音我已经听不见了……

挥出去的水银硬化,变成一根根尖刺形状,铺天盖地的子弹被打中落地,而剩余的刺穿了对面一部分人的身体

“真他妈难搞……”胳膊上带着红色疤痕的人脸上逐渐有些严肃,拿着枪就对准了身旁没有TE的言晖打出子弹

我还在集中注意力凝聚着水银,什么也没注意到,盯着对面的人手中的力度加大,刚挥出去,却听见耳边清晰的穿透的喷溅声……

!!!!!

我狠狠地愣了,一顿一顿的转头,指尖的水银落地

“叔叔!!!!”

“爸!!!!!!!!!”

我眼中反射出的是…

父亲心脏位置……被子弹射穿……一大片的血红……

一切的声音像是消失了一样,脑袋里嗡的一声

天空变了颜色,灰蒙蒙的盖住了这个世界

我的瞳孔剧烈摇晃着,看着面前的父亲慢慢的倒下,血液流着,看着我的眼里是无限的温柔,无力的说出了几句话

“默晞啊……”

“这个时代……你想要改变他么……”

“变得强大吧……”

“像这次一样,站出来……”

“别忘了我和天堂的妈妈……”

“我们永远会看着你和言晖……”

“不是TE者却保护了你们一次……”

“我很开心……”

我眼里充斥着愤怒慌张和害怕,张开的嘴巴一开一合,却如同失声一般发不出声音

言晖回想着刚刚父亲为自己挡下子弹的身影,颤抖着蹲下,摇晃着他的肩膀

言晖:“喂…您醒醒……不要装睡…”

“您最喜欢开这种玩笑了…这次也是玩笑……对不对?……”

对不对……

朴灿烈惊醒一般的回头,看着那个男人拿起弓箭就要射出去,双手张开的瞬间聚成了火凤凰,手向着前方一推箭背烧成了灰烬

朴灿烈:“钟仁快走!!!我来牵制!!”手臂叠在一起形成了一堵火墙立在我们前面

我猛的一抬头,眼里的水雾让我无法看清他,手指颤抖着

“灿烈!!快回来啊!!我们一起走!!”

快回来!我们一起!

他凝住了一妙,回头看见我满脸的泪水内心抽痛着,对着我一笑,摇了摇头

朴灿烈:“快……来不及了……我会回来的,我发誓,别担心…”眼睛红了一圈

哪怕赌上我这条命,你们也要活下去

银色的光已经覆盖住了

“朴灿烈!!!!!!!”我握了握拳,向着他的方向奔过去

金钟仁一惊,看着朴灿烈看向自己的目光,还是咬了咬牙,闭上了眼

“瞬!!!!”

一瞬间,只留下一点点碎片样的银光

火焰依旧在燃烧,额头上的汗珠混着脸颊上的血迹滴落,脑海中都是我最后崩溃的奔向他的样子

我会回来的……无论需要多久的时间和精力

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我发过誓……

一切伤害过你的人,我朴灿烈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此刻开始,一切都变了,这个时代正式拉开了序幕

乌鸦叫嚣着飞过硝烟弥漫的天空,跪在地上的人们抱着一具具尸体嚎哭着

你或许听说过一个词吗?

叫做 审判日

当死神无情的对无辜的你挥起镰刀时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对你的残暴,有时是没有道理的

就像2087年这血腥一天……

改变了我,改变了身边的人,改变了时代,改变了世界

没有办法真正的倒退回那个夏天,只能够咬着牙前行,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也只能让他在流逝的时光中变得不再那么清晰

 

 

睡梦中出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悠悠的开口道

“嗨,我叫做A12……

 

【回忆结束】

 


 ——————————————————————————


2099年10月20号

AM:10:00

 

清晨

耀眼的光线透过纯白窗帘照射进来,我烦躁的睁开眼,心里暗骂着都要要瞎了真的是阿西……

轻轻啧了一声,掀开被子穿好拖鞋就去洗漱

一楼的客厅则是火热朝天,吵闹的不行,空调的凉气灌满了整栋房子

停停停停停!!!我投降!!”李泰死命的掰着都暻秀的手臂,都暻秀嗤的一笑缓缓放下,,抿了抿嘴角看面前满脸痛苦脸色甚至微微泛紫的人

李泰民:大口喘着气揉了揉发红的脖颈,哼了一声“都暻秀你作弊……”人

都暻秀:咔咔的掰了掰手指,无奈的摇着头道“我没作弊,你忘记?了很我擅巴西的柔术,我的手劲都是练出来的……”

金钟看到后仁放下了手机,动手挽衣服领子,跃跃欲试晃了晃脖子心,抬了抬下巴道“哥啊我来试试”

——————————————————————————

水汽蒸腾着,浴室里满是雾气

我闭着眼洗脸,手指摸到台上的毛后巾微微的起身

“呃呃!!!!!!一声沉闷却大声的惨叫

我一惊,猛的抬头,却忘记了……

自己头上还有个水龙

嘭的一声,后脑勺撞上了坚硬的龙头

好听么?好听就是好头!

我疼的皱眉,心情极度不爽,捂住了后脑勺拿起旁边的毛巾随便擦了擦边走出浴室,闷声骂到“靠……大清早的,一群王八羔子……”

“哥哥哥哥好了好了!!!!!我不试了!”金钟仁难受的踢腿,都暻秀眯了眯眼一点点的松开,抱着手笑着坐回了沙发上

我打开门捂着头看着坐在地上喘气的金钟仁,叹了口气“你们干什么呢?需不需林冉出来把你们的声音收起来?”

林冉突然从二楼的楼梯奔下来,气愤的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我微微一愣,莫不是……

“阿西金钟仁都暻秀李泰民你们三个!在鬼叫什么的,我在洗脸唉洗脸!你们一叫我一抬头把后脑勺撞了真的是……”林冉边说边走到我旁边,抬眼一看我带着一丝意外的捂着后脑勺看着他

林冉微微一楞,莫不是……

 ——————————————————

“噗……”

“咳……”

“…………!喝……!”

三个人站在身后看着我和李知恩的后脑勺,手捂着嘴肩膀疯狂颤抖

“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哈哈哈!!”金钟仁的笑憋不住了,手撑着我的肩膀不让自己掉下去,林冉在旁边嘀咕了笑什么笑啊蠢货……

我望着那只手皱眉,想拍开也不想拍开,也因为在他的面前丢了面子,脸上不经意的浮现一层绯红…真是的…

我咬咬牙回头:“呀金钟仁!”

他盯着我脸上的红晕收了收笑,拍了拍我的肩膀,侧身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嘟了几声后接通

金钟仁:“喂……哥啊,默晞受伤了”眼神瞟了瞟还在回头瞪着他的我嗤的笑了一声“你帮他……治疗一下噗…嗯,我现在就去把你带过来。”

声音刚落下,嗡的一声消失在身后,我回头撇了撇嘴,都暻秀只是在身后笑着摆摆头

过了几秒身后传来脚步声,我的手叠在一起打着转玩着

金钟仁拉着身旁的人指了指你和李知恩,嘟了嘟嘴道:“哝,艺兴哥,他俩的后脑勺看见了吧?帮他们弄弄”

张艺兴瞪着眼睛愣了几秒,一步步的走过来打量着

“哎呦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撞到的都是后脑勺呢,难道是一起被东西砸到了?”

林冉哼了一声“还不是他们三个大清早的叭叭叭突然一嗓子把我和默晞吓一跳,抬了头就撞到了……”

张艺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指尖凝聚的光划过我和林冉的后脑,一瞬间痛意全无,我伸手摸了摸,肿起来的也消下去了

张艺兴点了点头转过身,笑道“那么我先走啦,我还有东西要忙”

我的思绪一闪,猛的叫住了他“等等!”张艺兴诧异的撇回身子,看着我有些意外,想着这姑娘怎么了

我抿了抿嘴唇,盯着他的眼睛微微凝住

“艺兴哥,这次的行动委托”

“我需要你……”

 ————————————————————

夜幕降临,繁星在天空中闪动着

但是周围乱糟糟的,小混混坐在路边抽着烟,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生们抱着手臂在一旁热烈的讨论着White Empire里的哪个表演的男生最帅,啤酒肚的大汉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

真是恶心……

藏在耳后的皮肉底下的蓝色芯片微微一闪,大脑传出了一个悠闲声音

A12:“好乱啊,K会选这种地方应该是为了不引人注目吧”

 

言默晞,19岁,双重人格,CLE组织boss

2087年的冬天,我和金钟仁都暻秀回到那个被炮火炸的不成样子的贫民窟时,跪在地上绝望大哭时

A12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到如今帮助了我一路

 

我皱皱眉,看着巷子里闪着灯光的地方,沉下声音小声的说了句“应该吧”

走下车后周围的人就投来了目光,女孩子们略微惊讶的眨了眨眼,男人们则是眯起眼看着

A12:“Z13很受欢迎嘛!那么多男生盯着你和林冉呢”

我摇着头垂眸,走进了大门敞开着的White Empire

四周变得嘈杂了起来,人挤着人的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有些恶心,高昂的音乐和人群的尖叫震耳欲聋,暗骂一声后艰难挪步到了楼梯口,一众上了二楼

二楼倒是算安静,都是包房,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数字对着包间号

“哎我说,K也真是的,干嘛说要在这见面……”李泰民呼着气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

我挑眉“有他的原因的,等会问问呗”

189……189……在哪里…我挪着步看着

啊 找到了……

张艺兴跟在后面发呆,还在思考着干嘛把他叫上了,按照他们的实力完全没必要带着啊

拉开门走进去后一个个的坐在沙发上,灯光有些昏暗,互相看不太清楚

我闭上眼准备养神,却被开门声和头顶打开了的灯光被迫睁眼,有些烦躁的望向门口

一个男生穿着小马甲推着车走进来,头发垂落下来微微遮住眼睛,上翘的眼睛忽闪忽闪,虽然是单眼皮但出奇的好看

我有一丝好奇的盯着他

“您好!各位的饮品到啦~”男生停了下来,转身拿起一杯杯饮品放在桌上

林冉愣了愣,刚要说话却被男生打断了

“这些是K先生请客的!我负责帮他拿过来~”男生欢快的说道,抬眸看了看我,眼里满是天真的笑意

我对上他的视线,眨巴眨巴眼睛,脑子开始怀疑这个男生有没有成年,看起来像个

十六七岁的样子……

他起身,拉着推车就向外走,我们都有点疑惑,K的手下?

男生突然停住,手指敲了敲推车的把手发出清脆的叮叮声,回头道“K先生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哦,路上比较堵~那我先告辞了,还请各位慢用~”话音落下便走了出去

金钟仁有些疑惑的抿嘴,是自己眼花了么,刚刚那个男生的眼里闪过了一瞬的蓝色光圈

看错了……?

应该吧……

[此时的一楼]

黑色的幕布被缓缓拉开,走出来两个男孩,一瞬间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了他们身上,两个人笑了笑,同时转过头看向对方,默契的拿起了手里的贝斯和话筒,等待着音乐开始

人群却已经爆发出了惊呼和尖叫,女孩子们的脸上泛着微微红晕和藏不住的笑意

“Chanbeak啊啊啊啊啊芳心纵火犯!!!!”

“灿烈哥哥太帅了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可以那么帅啊!!!”

“边伯贤啊啊啊啊啊啊你到底是怎么长得啊呜呜呜呜呜!!!”

“哥哥杀我天哪呜呜呜!!我可以了我没了!!!”

朴灿烈拿下叼着的拨片在贝斯上敲了敲,边伯贤在一旁固定好了麦克风的位置

人群的尖叫微微变弱了一些,边伯贤清清嗓子,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对着麦克风用气声说着

“各位要小心…不要昏过去了”

音乐响起,两个人立马进入状态

人群的呼声越来越高,四周的霓虹灯璀璨,强烈的打击乐声响彻着整个酒吧

 ————————————————————————

二十分钟了……

我有些无语叹了口气,想着既然还要等还不如晚点来……

都暻秀揉揉眼,歪了歪头看见在一旁边嘟着嘴边闭眼睛休息的我,轻笑

噗……不耐烦了么…好可爱

门突然咔嚓一声,我猛的睁眼

他穿着黑色西服腰间绑着腰带,头发梳了起来,眼里满是诱惑又让人寒颤的眼神,手插在兜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坏笑,慢慢的走了进来,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咚咚的响着

仿佛每一步都在说明着自己的身份,寒气逼人

嘴张了张,吐出几个字

“言小姐好,我是K……”

我抬眸,一瞬间的狠愣在原地,眼中倒映着的人影仿佛闪烁着一丝渗人的阴光

“我叫……”

 




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我没有办法停下也无法让他倒退

这个名字和他就这样,深深的陷进了我的记忆和人生

他是我每次在死亡面前最后紧绷着的一根绳

他是即便自己下了地狱也要拼命守护我的人

他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却成了救赎我的天使

 

 


 ——————————————————————————

《乱世审判》第二篇结束

猜一猜K是谁吧(´͈ꄃ `͈

感觉乱世没人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言默晞是双重人格啦,蓝色的芯片是用来无时无刻和A12交流的

在Z13崩溃边缘A12会出来帮他,再就是睡觉的时候A12也会出来放放风

A12是比Z13大的女孩子,能力很强!喜欢逗Z13,性格和Z13几乎不搭边

 


《乱世审判》不可二次转载!不可抄袭!不可改编!不可商用!

 

作者 @果儿今天也很想UMIN🐱

@热心老苟梓兰 

《乱世审判》全作都只有我们两个制作和写作,以后做成橙光也是,现在已经把立绘和封面设计好了,疫情结束会开始制作,依然只有我和梓兰,做成橙光会全免,希望大家玩的愉快鸭( ´・ω・)ノ(._.`)(当然要有人看才行呜呜呜呜)

得闲饮茶.
《禁忌玩家》定制ID/一琳

《禁忌玩家》定制ID/一琳

《禁忌玩家》定制ID/一琳

阿熹

不冻港-田柾国-iceocean

不冻港-田柾国-iceocea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