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橙光

11.2万浏览    444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3 07:17
白月梦
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古风画法(₍...

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古风画法(₍₍ ᕕ⍢⃝ᕗ⁾⁾

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古风画法(₍₍ ᕕ⍢⃝ᕗ⁾⁾

GANHUO工作室
“做好被杀的准备,才有开枪的资...

“做好被杀的准备,才有开枪的资格。”

橙光游戏《genius》天才杀手边伯贤人物海报上线。

与你一起探秘2019。

“做好被杀的准备,才有开枪的资格。”

橙光游戏《genius》天才杀手边伯贤人物海报上线。

与你一起探秘2019。

淡漠

http://m.66rpg.com/game/1452328?stype=1&starget=1452328&sflag=NjAxNjIwOTY!&platform=2&share_channel=11&share_msg_id=22&android_cur_ver=2.25.255.1118&share_msg_id=-1&android_cur_ver=2.25.255.1118

反正都没更新,不如一起来玩哦~第一代莫名感觉玩男角色会更好😂毕竟女尊国没出来好像不能纳妾,第一代也只有一个妻子。然后才发现还是捡来的孩子好啊!...

http://m.66rpg.com/game/1452328?stype=1&starget=1452328&sflag=NjAxNjIwOTY!&platform=2&share_channel=11&share_msg_id=22&android_cur_ver=2.25.255.1118&share_msg_id=-1&android_cur_ver=2.25.255.1118


反正都没更新,不如一起来玩哦~第一代莫名感觉玩男角色会更好😂毕竟女尊国没出来好像不能纳妾,第一代也只有一个妻子。然后才发现还是捡来的孩子好啊!个个都是秀雅,如今最大的孩子绘画也学到了八级以后也可以继承我了。

白月梦
近的~哈哈哈请无视网格

近的~哈哈哈请无视网格

近的~哈哈哈请无视网格

白月梦
【别离】 “不必再等我。” “...

【别离】



“不必再等我。”


“不……”

【别离】



“不必再等我。”


“不……”


生如夏花
【漢樞】打架打到床上啊!車速不...

【漢樞】打架打到床上啊!車速不要停!
但還沒想好怎樣貼出開燈的肉23333

第一次嘗試這種條漫,繼續改進中(๑•̀ᄇ•́)و ✧

【漢樞】打架打到床上啊!車速不要停!
但還沒想好怎樣貼出開燈的肉23333

第一次嘗試這種條漫,繼續改進中(๑•̀ᄇ•́)و ✧

愿画丹青

忙(lan)碌(duo)之年。

工作原因碰自己喜欢的PS时间越来越少。

但很开心终于拿起笔画画了 愿明年手绘图占比更多。

开始学会接歌海报是种进步 √

因胆小怕麻烦婉拒了几位印刷单的邀请 ×

白景果然还是很少呢 ×

没有什么远大目标 愿明年更好。

谢谢你看到这里~

忙(lan)碌(duo)之年。

工作原因碰自己喜欢的PS时间越来越少。

但很开心终于拿起笔画画了 愿明年手绘图占比更多。

开始学会接歌海报是种进步 √

因胆小怕麻烦婉拒了几位印刷单的邀请 ×

白景果然还是很少呢 ×

没有什么远大目标 愿明年更好。

谢谢你看到这里~

总攻大官人

接着前面😚😊
怀帝本纪 全缙 暗室play  慎入

接着前面😚😊
怀帝本纪 全缙 暗室play  慎入

王水

既然散人你选了蛋成仙儿,那叶琛和言楚非就由不得你了

主cp叶琛言楚非,有互攻,副cp段散!

今天是中秋节又赶上某花奖的颁奖典礼,被提名了影帝的言楚非却并没有去现场参加颁奖,电视机前狂热的粉丝还在苦苦等待。
“非非不来这个颁奖典礼还有什么意思啊!”
“再五分钟,再等五分钟非非不出现我就关电视!!”
组委会也因为粉丝们在网络上的压力,不得不推迟颁奖,通知言楚非的经纪人刘婉若立即去联系言楚非。
而因此,最佳女主角奖提前颁奖。
“本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获得者是——程语柔!”
现场掀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形象清纯的程语柔着一袭蓝色曳地长裙款款走上舞台。一撩头发,引起电视机前宅男观众的一阵激动。
台下程雨柔的经纪人肖红却暗自为程雨柔捏了一把冷汗。这些日子,叶琛归国,与叶琛5...

主cp叶琛言楚非,有互攻,副cp段散!

今天是中秋节又赶上某花奖的颁奖典礼,被提名了影帝的言楚非却并没有去现场参加颁奖,电视机前狂热的粉丝还在苦苦等待。
“非非不来这个颁奖典礼还有什么意思啊!”
“再五分钟,再等五分钟非非不出现我就关电视!!”
组委会也因为粉丝们在网络上的压力,不得不推迟颁奖,通知言楚非的经纪人刘婉若立即去联系言楚非。
而因此,最佳女主角奖提前颁奖。
“本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获得者是——程语柔!”
现场掀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形象清纯的程语柔着一袭蓝色曳地长裙款款走上舞台。一撩头发,引起电视机前宅男观众的一阵激动。
台下程雨柔的经纪人肖红却暗自为程雨柔捏了一把冷汗。这些日子,叶琛归国,与叶琛5年没有见过面的程语柔心情非常低落。因为叶琛的回归,想起当年为了走红所放弃的很多东西愈加后悔,也因此怨恨起肖红。之前为了宣传新作品遇莹,肖红雇了很多媒体发出了程雨柔和言楚非的“亲密照”,希望今天程语柔不要因为顾及叶琛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说错什么话才好。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与喜欢,很高兴组委会能够认可我的演技,也非常感谢与我一同演出的言楚非,如果不是他在遇龙里对我进行了演技的指导与帮助,我今天不会有机会登上这个舞台......”
肖红嘴角微勾,按动手机,给张董发去了一条信息。

而电视机前则发出两声“啧”声。
“这个程语柔真是不要脸啊!!颁奖典礼还想借你炒作,想红想疯了吧!!”
“......”言楚非皱皱眉,又笑了下“放心啦李奶奶,我不会和她在一起的。您可千万放心,我也是龙萤党哦。”拍拍李奶奶,言楚非隐下嘴角的笑意。
“诶,其实我们老人家,没有不希望小辈好的,可是程语柔那孩子也是......只能说是功利心太重了,又没有遇到一个好经纪人,你看当年把小叶伤的,去了美国五年现在才回来。”李奶奶从沙发上起身,从书架上拿出一本相册,翻了翻,拿出一张照片。
“楚非啊,你看他俩以前感情多好啊。那年小叶为我做造型,时间晚了一点,程语柔还过来在旁边等他,时不时喂个水果什么的,小叶那眼睛里的笑哦,我可一点都没有漏看。”
言楚非愣了一下,腹诽到:果然是我太年轻,竟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曾经在一起过。那我现在和程语柔传绯闻...会不会让叶琛对我印象不好啊QAQ,刘婉若明天还约了他给我设计新戏的造型!万一他......我的造型会不会丑?
“楚非?楚非你怎么在发愣?快要颁最佳男主角啦!看电视啊!”
言楚非从刚才的腹诽中回过神,不小心按到了手机的开机键,手机马上被消息提醒搞得连连震动。
“......”好烦。
“李奶奶!我先回去了!再过一会儿颁奖结束了媒体都出来了我就不好回去了!拜拜李奶奶~”
“那你现在去找谁啊?你不是没带钥匙逃出来的吗??”
言楚非早就夺门而出,没有听到李奶奶的提醒。
“苏橙救我!!!”

“苏橙!你现在在哪里!我有重要的事找你商量啊!”
苏橙接起言楚非的电话,非常吃惊。“楚非你为什么没去颁奖啊?刚才颁影帝的时候超级尴尬最后宛若姐帮你去领的,粉丝都不高兴了......”
而言楚非却并没有怎么听清苏橙的话,只是不停地问:“小橙子你在哪里在哪里??”
苏橙无奈,只能把地址给了言楚非。
言楚非一进门就对着苏橙一阵哭诉,苏橙黑线着听完了,心里有点崩溃。
怎么觉得言楚非的形象崩坏了?以前......不是还挺高冷的么?
“你放心啦,叶琛不是这样的人的,他对工作那么认真不会因为以前的事情对你特殊对待的!我跟你讲,叶琛人特别温柔呢!之前他给我化妆比女化妆师都要轻,而且做饭还好吃......”苏橙的脸上显出崇拜的神情。
可是这样的描述,在言楚非心里,就是闷骚的体现啊!
他那么温柔!肯定是因为喜欢苏橙啊!而我一个汉子他怎么可能温柔啊!
也许明天化妆的时候。。。叶琛就会趁他不觉,装作不小心化花了他的脸TAT
言楚非听得认真又委屈,抓着苏橙的手臂。
“你明天有事情吗?可以陪我去剧组定妆吗?有别人在!叶琛一定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苏橙继续黑线:楚非,你现在像个傻子你知道吗?
自从在遇萤剧组因为对手戏比较多所以熟悉起来,苏橙经常和言楚非聊天,然后两人聊到童年的时候,居然发现两人曾经在孤儿院里见过!
言楚非的父母想要领养一个女孩,又怕言楚非不喜欢,就带着8岁的言楚非一起去了孤儿院,看他和谁玩的好就带哪个小女孩回家。因为言楚非小时候头发比较长,长得又特别好看,所以总被当成小女生,在孤儿院的时候也是一样,大家都把他当成女孩子,女生们找他玩过家家,男生们理都不理他,只有一个头发特别特别短的小女孩,拿着一只蚂蚱就找他来玩了。
说实话,那个时候他把那个女孩当 大哥 看的。
最后知道是女孩之后心里很受伤,也因此他的父母并没有收养苏橙。
苏橙知道原委之后,真的是哭笑不得。居然因为这种原因错过了被收养的机会,都怪言楚非,于是狠狠坑了言楚非好几顿饭。
两个人也因此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苏橙你心真大啊)

聊得正开心,苏橙家的门铃却响了起来。
苏橙让言楚非去到客房,自己去开门。而门外的人,却......
“叶琛?!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言楚非:⊙﹏⊙什么?居然是叶琛。果然他和苏橙关系不一般!
叶琛微微皱眉,示意苏橙看手机。
叶家小屋的群里,一个小时前,叶巧让叶琛给苏橙送她从国外带回来的小零食给苏橙。而之前苏橙忙着安抚受到惊吓性格崩坏的言楚非,没有看手机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
叶琛刚要进门,却注意到门口有一双男鞋。
“你有客人?”
“啊...有!但是没关系你进来喝口水吧!我去给你泡茶!”不让叶琛进来就有点太不好了,而且那样更容易让人想太多,也许还可以借此机会消除言楚非对于叶琛的顾虑呢!
言楚非:⊙﹏⊙害怕!
叶琛闻言坐到了客厅里刚才言楚非坐过的沙发上。居然是热的?
他到处看了看,注意到客房的房门开了一条缝。
言楚非:⊙﹏⊙他看过来了!救命!
“客人已经睡了吗?没睡的话一起来吃点东西吧?你晚饭肯定没吃,叶巧让我顺便给你做个饭。”
叶琛进了厨房。
苏橙呆。呃......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不怕来得早,就怕来得巧?

怎么说呢,言楚非是不知道叶琛的厨艺到底好不好,反正他是没有吃晚饭,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被香味引诱地走出了客房。
苏橙转过身看他。
呃,虽然想要让他们见面,但是貌似言楚非比想象中的更主动??
言楚非的眼睛死死盯着叶琛——
穿的围裙上的蝴蝶结。
说实话,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之前没有和叶琛合作过,只是听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造型师,厉害到设计一个造型的酬劳和他的片酬差不多。这样的人,应该都很高冷吧。
然而,他现在穿着苏橙的明显小一号的围裙,围裙上的图案还是遇龙里面龙莹的剧照。
重点是。
嗯......从背面看。
他咽了口口水。
屁股
特别
翘。

为你平凡或完美º

向所有人安利 橙光游戏

《Soteria》

鹿半生大大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作者,她的游戏都是良心出品,剧情和选图都很有保障。

在橙光看到的第一个偶练,9%的作品,超开心,欢迎大家去看看,保证不后悔呦

向所有人安利 橙光游戏

《Soteria》

鹿半生大大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作者,她的游戏都是良心出品,剧情和选图都很有保障。

在橙光看到的第一个偶练,9%的作品,超开心,欢迎大家去看看,保证不后悔呦

草右先生
这个系列,其实已经做完了,但是...

这个系列,其实已经做完了,但是我要憋住慢慢发!🌖

这个系列,其实已经做完了,但是我要憋住慢慢发!🌖

倌凉

乐之灵系列。灵感来源于月光的大鼓素材。索性就把手头的乐器全都做了出来。

乐之灵系列。灵感来源于月光的大鼓素材。索性就把手头的乐器全都做了出来。

褚怀予

二十四节气系列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二十四节气系列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相思汪

【一入仙途/汉萧】赌约(车)

- 橙光脆皮鸭游戏《一入仙途》同人,配对为隐藏攻龙汉×主角受萧天枢

- 原作背景半架空,无固定时间线;无其他人物cp涉及

-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呵呵,赤凰你这是要未战先投了?”黑发的魔龙大大方方在主位落座,丝毫不在意四周满是敌人,这富丽堂皇的大殿能入眼也不过那一人。

“看在我们打了几千年的份上,本尊也不会说你怕了,”魔尊看上去心情甚好地勾起嘴角,只可惜配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怎么也看不出美感,“就算你不止第几万次输给本尊吧。”


“许久不见,功力不见精进,嘴皮子倒学会了翻腾。”额上魔纹显现,虽未释放力量,一身赤...

- 橙光脆皮鸭游戏《一入仙途》同人,配对为隐藏攻龙汉×主角受萧天枢

- 原作背景半架空,无固定时间线;无其他人物cp涉及

-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呵呵,赤凰你这是要未战先投了?”黑发的魔龙大大方方在主位落座,丝毫不在意四周满是敌人,这富丽堂皇的大殿能入眼也不过那一人。

“看在我们打了几千年的份上,本尊也不会说你怕了,”魔尊看上去心情甚好地勾起嘴角,只可惜配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怎么也看不出美感,“就算你不止第几万次输给本尊吧。”

 

“许久不见,功力不见精进,嘴皮子倒学会了翻腾。”额上魔纹显现,虽未释放力量,一身赤红的凰族也似步步踏火而来,“滚下来——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龙汉,真以为本尊不敢生吞活吃了你吗?”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男人仰天大笑起来,“今日这便敞开了等着,只怕你不敢!”

 

“龙汉!!”

“既有了战意,为何不战——”话音未落,魔界至尊突然发作,直接掐了道杀招就攻上心口。行动之迅猛,只有实力相当者才能第一时间给出了反应。

 

“呃——”来不及打算,萧天枢只能正面抗下一招。两股极为霸道的力量相撞,爆发出的冲击直接炸毁了殿内数人合抱的立柱,光洁的坚石地砖也崩裂开来。

硝烟未散,两人早已缠斗出了灵天之外。

 

魔界本就一片将死将亡的荒凉惨状,离了老家的地界,萧天枢也懒得再有顾忌——若非龙汉的战力三界无人可敌,他实在不想与这一根筋又嘴贱的龙族有什么纠缠。

想到此处,身负神血的雄凰亦是胸中烧起一团火:“别说的百战百胜一般,今日若你输了呢?”

 

“自然任凭处置。”嘴上挑衅着,手里的招式也没停,这一次难得龙汉先拿出了本命法器。

 

萧天枢紧跟着召出凰炎心,极煌真火瞬间席卷了半边天空:“那就请你以原形做本尊百年坐骑——本尊早想试试骑在你身上抓着龙角畅行三界了。”

 

“看不出你对这龙角如此感兴趣。”交谈中龙汉近身一掌擦过对方耳侧,气流卷起那能被称作美艳的一头红发,赤中带金的瞳孔在极近的距离下映出自己的身影,龙汉只觉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无意识地舔舔上唇调戏道:“小凤凰,你若跪下求我,本尊不介意让你免费摸摸。”

 

“笑话!”以强为尊的赤凰最是看不上这种口舌之争,此刻更是被对方游刃有余的态度刺得愤怒,“——我看你这老不死的如今也该退位了!”

在如此近的距离炸开一团火光,炫目至极可同日月争辉。赤色的凰影在烈焰中一飞冲天。

 

龙汉掐着最刁钻的时机避过,但纵是天生克火的龙族,这般极限下真火之最也点燃了他的一缕发尾。

“勇气可嘉……但也得——”终于收起了玩笑心情,伴随着低沉的嗓音,青丝变华发,魔界至尊那毁天灭地的威能瞬间释放出来,“——先打赢再说!”

 

 

燃烧天空的火光与威震四海的龙啸交织在魔界天际,摸爬滚打多年的小魔明白是两位大尊在打架,换了个不知道的恐怕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天象。

这一打,便是日头东升西落、不知疲倦的几个昼夜过去。

 

草木尽毁、山石崩塌的废墟之中,龙汉端着最后那打到再无可战时、被靠蛮力拧歪的手腕,面无表情掰回了原位。

但一想起对方早已卸了力气却依旧斗志昂扬,以至于存了同归于尽之心的姿态,又很是好心情的笑出声来。

 

循着那人力竭后跌落的方向,没多久便找到了摔进树林的萧天枢。对方正咬着牙把一截刺穿腿部的树枝拔出身体。

 

龙汉虽也衣衫盔甲皆有损坏,脸上身上还留有未能愈合的伤口,但比起一身残破、满脸是血的萧天枢到底好上不少。如此他便抱起手臂打量着男人的挣扎,一点没有帮上一手的意思。

直到对方以及其惨烈的方式重获了双腿自由,才语调散漫地开口:“走吧。能动吗?”

 

被明摆着瞧不起的一激,萧天枢皱眉强撑起身体,连先施一手灵力疗伤都不肯。

心下暗道这番模样倒比平时张牙舞爪更惹人怜爱,怎的以前没好好欣赏过?龙汉一边思索着,一边早有准备地接住站立不稳的男人。

 

魔界三尊之一的赤凰绝对不算瘦弱、甚至可以称上强壮,但对龙汉而言仍不够看。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抗拒着的男人像战利品般扛在了肩上。

因为带了旁人,没法用寻常的瞬移之术,龙汉颇为不耐地掐了几道诀,以极快的速度起起落落横穿魔界大陆。

 

“龙、咳咳……龙汉,停——”喉头泛起的腥甜把萧天枢半句话堵了回去,只好屈起膝盖踢了踢对方的身体,“别飞了,操!”

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的魔尊这次倒乖乖停了动作,以十分违和的轻盈的姿态落到一棵千年古树的树冠之上。

 

可算停了,萧天枢作势便要下去:“我能自己过去。”

倒不是对姿势有什么不满、或是对受制于人的立场恼怒——他自认一向赢得起也输得起,答应过的事就算是赌约也不会反悔——唯一原因是这种移动方式实在太遭罪了,仿佛把他疼痛的身体扔进风暴中心狂甩不止。

 

龙汉闻言却反而紧了紧力道,圈在萧天枢腰上的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流水似的递了魔元过去:“太麻烦,自己收拾一下。”

不等对方下句脏话出口,一声“走了”又飞快位移起来。

 

终于到达目的地,被扔在万魔宫床.上的萧天枢第一时间就压着嗓子干呕起来,一边咳一边不忘骂上两句。

 

“……你现在未免太弱了吧,赤凰?”腾出手和外套斗争的龙汉皱眉望去,笑嘻嘻地揶揄:“又被哪个娈.宠还是女妖吸了精.气不成?如此看来倒该你先坐不稳这位置了。”

 

萧天枢冷哼一声,换了个坐姿把手搭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上稍作疗愈,并不为对方幼稚的撩拨发火,反嘲道:“下一次你战败,换本尊把你抗肩上绕魔域二十圈——腰下再垫块石头,看是不是嘴也这么硬。”

 

“呵呵呵——这次的输赢还没翻篇,你到打算起下次了……”似是被触及什么有趣的点,龙汉极为愉悦地笑出了声。血液凝固后黏在一起的布料索性也撕开,身材高大的男人敞着胸膛走上前去,五指一拢捏紧对方下颚俯身要吻。

却不想萧天枢毫不犹豫地扭头避过,右耳的流苏耳坠轻晃一下,屋内气氛陷入诡异的冰点。

 

被拒绝的龙汉脸上浮现怒气,其中还隐约夹杂着莫名的烦躁:“你现在才要反悔?”


单独的自行车

备份用的全文石墨



再次醒来也不知是什么时辰。萧天枢冷着脸,把对方压在腰上的大腿扔到一边,双手支撑坐直了身体。

他现在腰上无力,浑身肌肉全透着酸疼,怎么也不想承认自己在床.上被做晕过去——顶多算泄了太多精.元身体进入自我休眠吧。

 

不如说比起先撑不住睡着,他更惊讶自己居然能在这个宿敌的怀里睡去——该说是太累了吗?还是……

萧天枢眯起眼打量着睡梦中也一脸凶相的龙汉,心念流转。

 

暂时想不透其中关窍,萧天枢转开视线叹了口气。反正来日方长、自有定论。

 

四下寻了一圈,发现自己的里衣外衣早被撕了个粉碎,破布似的散在床边。左右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萧天枢平静地从储物戒里取出新的套在身上,随意理了理一团乱糟的头发,就势要回灵天。

不想刚抬起半条腿,就被身后蛮力一扯摔回了床里。

 

“干嘛?要走?”龙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也分不清是被吵醒还是其他什么。

“当然。”萧天枢把压在手臂下的长发扯出来,理所当然道,“要回去。”

 

“不许走!要走等天亮的,别拍拍屁.股就跑搞得像本尊被.上.了一样!”

被如此拐弯抹角的招惹,萧天枢也不见恼火,反而笑出了声。龙汉腾地一下睁开眼,青灰色的瞳孔在黑暗中闪烁,可惜没能看见对方转瞬即逝的笑意:“……你笑什么?”

 

萧天枢摇摇头,大手一挥去了身上零零碎碎的饰物:“把你那尾巴收了。”

迷迷糊糊收回了圈着对方的龙尾,眼瞅着男人在他怀里调整一下位置,闭眼便要睡去的架势,龙汉在一片漆黑中茫然地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这次换他睡不着了。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