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橙子

14272浏览    115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6 19:42
Molly

最近丑机中心的涂鸦。腦洞虛構。

p3是丑皇瞎画,p1是六哥和汪总的机械。

名字忘了写只好打tag。

谢谢他们让我喜欢上这款游戏。

最近丑机中心的涂鸦。腦洞虛構。

p3是丑皇瞎画,p1是六哥和汪总的机械。

名字忘了写只好打tag。

谢谢他们让我喜欢上这款游戏。

Molly
2019.11.14 - 屠皇...

2019.11.14 - 屠皇🍵會 feat. 佛系杰克

2019.11.14 - 屠皇🍵會 feat. 佛系杰克

Molly

小沐木女聲的那一天feat.混子YY

🔻閱讀順序是p4開始。

(對只是畫了那晚上的直播間🤤)

順帶是全員印象繪了

人設隨意混過去了(bushi

🙈🙈🙈🙈🙈🙈🙈🙈🙈🙈🙈🙈

小沐木女聲的那一天feat.混子YY

🔻閱讀順序是p4開始。

(對只是畫了那晚上的直播間🤤)

順帶是全員印象繪了

人設隨意混過去了(bushi

🙈🙈🙈🙈🙈🙈🙈🙈🙈🙈🙈🙈

暴言家

是二設


         今天橙福有糧嗎 沒有      

是二設



         今天橙福有糧嗎 沒有      

Molly

【伪约稿】试着画头像XD

【伪约稿】试着画头像XD

Molly

涂鸦和练习

p2有時間就上色

涂鸦和练习

p2有時間就上色

Warten_kitukake

——方块学园 格物致知——
祝贺方学成立日(三周年)快乐!!! 有参考素材x画了有大半个月了吧 会继续支持你们的!b站过程视频:av53571652
画了五人组,最具有怀念性的第一季校服
卡内存卡了好久的x希望各位能喜欢啦

——方块学园 格物致知——
祝贺方学成立日(三周年)快乐!!! 有参考素材x画了有大半个月了吧 会继续支持你们的!b站过程视频:av53571652
画了五人组,最具有怀念性的第一季校服
卡内存卡了好久的x希望各位能喜欢啦

穆笑

前段时间写的方块学园和紫罗兰和五人组的看法233因为今天头痛欲裂所以就不更新啦,各位来看看这个吧,明天更新籽岷篇

前段时间写的方块学园和紫罗兰和五人组的看法233因为今天头痛欲裂所以就不更新啦,各位来看看这个吧,明天更新籽岷篇

蝉鸣

【ws】彩蛋

#情节纯虚构 

  ——“或许我们已经在过去的某一个时刻剧终了,而现在,只是个彩蛋。” 

  一 

  阿福打完这场比赛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恍惚,后台门口橙子早早地等在那里,他摇晃着向橙子走去。 

  他阿福打过那么多场比赛了,一次线下都没有缺席过,不管是深渊二的谷底还是夏季赛的场均四杀,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用尽全力仍无法做出任何贡献的感觉。 

  橙子抱着微微颤抖的阿福,看到了他眼底深深的红血丝,“傻逼,没事的,只要他们四跑…四跑就好了……” 

  说到一半,终究是凝噎。 

  “四跑你妈啊。” 

 ...

#情节纯虚构 

  ——“或许我们已经在过去的某一个时刻剧终了,而现在,只是个彩蛋。” 

  一 

  阿福打完这场比赛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恍惚,后台门口橙子早早地等在那里,他摇晃着向橙子走去。 

  他阿福打过那么多场比赛了,一次线下都没有缺席过,不管是深渊二的谷底还是夏季赛的场均四杀,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用尽全力仍无法做出任何贡献的感觉。 

  橙子抱着微微颤抖的阿福,看到了他眼底深深的红血丝,“傻逼,没事的,只要他们四跑…四跑就好了……” 

  说到一半,终究是凝噎。 

  “四跑你妈啊。” 

  福妹挣脱橙子,整个人陷在后台的沙发里。远处五个人还在紧张的讨论战术,这场景和冬季赛的线上淘汰赛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那次他们失败了。 

  他只能冲橙子露出一个苦笑。 

   

   

  橙子楞楞地从后台的门缝里看着舞台上光影交错,小提琴拉得很好听,他这么想着。 

  直到这种快要被淘汰的危机时刻他才突然有了自己是队长的真实感,队长现在应该做些什么?鼓励人心,还是安排战术?他不知道。 

  他私以为自己的ws是这么多战队里最让人省心的队伍,人类虽然吵吵闹闹经常犯错,但比赛一个个比谁都认真;阿福作为自己亲密的朋友更从不需要自己担心。 

  他一直只觉得自己是ws最普通不过的一员,队长什么的名号在他们队伍根本不重要,每个人都是队长,每个人都可以带领大家。 

  事实的确如此,只可惜队长很重要。 

  对面战队的队长一个个抱过自己的队员,眼里满是希冀与赞赏,橙子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名为“团结”的虚无缥缈却真实存在的东西。 

  橙子也想去抱抱他的队员,可五个人在讨论如何四跑讨论到几乎要打起来,他插不上手。 

  一曲终了,后台的工作人员急匆匆推了四人上去。橙子已经在心底认输了。 

   

   

  安酱靠在角落,手指发涩。他视力很好,好到能看清台上四人扭曲的表情和豆大的汗珠。对面阿福闭着眼躺在沙发里,橙子在门口不停地踱步,而他自己被紧要关头仍不能上场的无力与酸涩充满。 

  “以后就不能和ws打比赛了。”他的悲伤比其他人更加浓重,刚成为主播时什么都不懂,自以为能帮助自己火起来的签的公会,现在反而成为了自己最大的负担。 

  留在b站没什么不好,只是不是ws了。 

  他内心底深深地羡慕着台上的影子,他和自己不一样,他有权利,也有能力继续成为ws的一员。 

  他走上前,抱住门口的橙子。 

  他也认输了。 

   

  二 

  “完蛋了。”影子的手指在颤抖,手机屏幕上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调香背影都变得模糊起来。已经bo3了,机械先知全都被ban,他们迫不得已选择了调香和三个救人位的阵容。 

  这就意味着,他是全队唯一的修机位。可他现在,出生在小木屋里。 

  “佣兵人皇。” 

  “大副大房。” 

  “前锋沙包。” 

  “……小木屋地下室,杰克,在我这。” 

  向远处拉点的时候,影子感受到屠夫在后面紧紧追来,但在这个本应全神贯注的时刻影子却被乱七八糟的回忆充斥了。 

  自己当初从xgi来到ws的时候,满满的都是不适应,幸好有个安酱陪着。后来他知道安酱这次深渊过去就不能再在ws打比赛了,他也知道安酱很羡慕自己,但安酱不知道,自己这次以后也没法打了。 

  毕竟,要毕业了。 梦想,大概总是要屈服于现实。

   

   

  回过神来是杰克已离自己仅一墙之隔,影子在板区反复博弈,虽然眼眶被不知名的液体浸润,屏幕也变得模糊,但这不影响他的操作,香水,砸板,吃雾刃回溯一气呵成。透过耳机他能听到台下粉丝的欢呼。 

  趁着砸板后转点的缝隙,他飞快抽出手擦了擦眼睛,手指被磨得发热,但却没感受到疼痛。 

  转点到大房,暂时安全了,却打扰了大副修机,树懒只好操纵大副转到四合院修机。 

  他轻轻摇了摇头,这不是能够四跑的节奏。 

   

   

  剩下两瓶香水都完美回溯,左下角出现三重余韵的成就,可时间才刚刚过了60多秒而已,一台机都没有亮。又在大房绕了一圈后,影子不可避免地吃了一刀,那种恐慌感又浮上心头。 

  “我…我可能要倒了…对不起…” 

  “比赛中多余的话别说,带走大房,前锋去支援,机子我补,佣兵修完去小木屋。”树懒皱了皱眉头,强压内心和他们一样的紧张,冷静地说道。 

  “咚咚”两声,影子应声倒在大门,紧按自愈的他长长叹了口气,大房的机子和佣兵的刚开,这怎么都不能四跑。 

   

   

  北离早就准备在远处,杰克牵起影子的瞬间,他便拉长球撞了过去。 

  “啧。” 

  虽然稳稳的撞到了屠夫,只可惜对手手速太快,调香已经被扔了下来。 

  杰克在眩晕后醒来,北离又一次蓄势待发。 

  影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别撞!他追我没用过技能!金身!” 

  有点晚了,北离已经冲了出去。观众席上的粉丝们握紧了拳头,希望有奇迹发生。 

  ——砰! 

  一个帅气的预判闪抱。 

  后台的安酱橙子阿福几乎快跳起来,观众席掌声雷鸣,直播平台的弹幕也只剩看不清的“牛逼”。 

  “哈哈,是闪现。”北离笑的疲惫,看到影子被撞下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影子抬头看看机子,只剩两台了。 

  也许,还有希望。 

   

   

  北离给的球够多,影子得以接到一个板,开始继续溜鬼。但没有道具的残血调香在二阶杰克下毫无还手之力,又撑了不到二十秒便重新倒地。 

  此时的北离已经到了四合院小木屋和佣兵一起补机子,刚才的“奇迹”无法再次上演了。 

  四台机已亮,影子第一次上椅,这节奏很好,三跑起步;但每个人都知道,三跑起步多半是三跑,四跑的战役会有多么艰难。 

   

   

  清醇三个护腕从小木屋直接弹到大门,心里默念着“不要双倒”,华丽躲过雾刃,吃刀救人护腕弹走,完美救援。 

  远处压机的树懒觉得打到现在,虽然每个人都很秀,但总有种天佑自己的感觉,大概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神,而神会看到每一个努力的孩子。 

  倒地,开机,大心脏起立。 

  后来发生了什么影子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快要吃刀的时候清醇一个护腕弹到自己身后,和他一起走出了庄园。 

  安酱好像冲上台抱了自己,阿福和橙子站在一旁宠溺地看着他们,光怪陆离的灯光打在身上,汗水、泪水混合在一起,手指摩擦的疼痛开始显现,但不再重要了。 

  他们四跑了。 

  WS进入深渊三总决赛了。 

  不是梦,是现实。 

  …… 

   

   

   

  赢得了堪称决赛的胜利,却没时间庆祝,高强度训练后的橙子躺在床上,歪头看了看已经睡熟的福妹。 

  明天决赛完要去给傻兜买箱酸奶,答应他的。 

   
  
    

  三 

  安酱盯着电脑,屏幕上队友们正在进行复活赛四进二,只要赢了,只要赢了就可以线下了。不知不觉间手指纂得紧紧的,手心被刻出四个深深地红印。 

  前期拉点非常好,可安酱还没稍稍放心,树懒调香便吃了一刀,香水又是“当前道具不可使用”。直播间的弹幕刷的飞快,他一言不发,心里希望的火苗开始熄灭。 

  他的生活只有眼前这块小小的屏幕,它承载了安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BO1被1比8大比分拉开,第二局勉勉强强打了个4:4,安酱甚至有些想关掉网页。 

  他想说很多,来到WS他大多都在旁观,当局者迷,旁观者清,ws还存在他数不清的太多太多问题,不在意、不团结、缺乏配合……客观地看待,他觉得WS该输。 

  但比赛还没有结束,这些话他不能说出来;但其实他是个感性动物,他宁愿队友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还不想说出来。 

  “客观什么的去他妈的。”安酱蹦出这么一句话。 

   

   

  大概是ws总擅长绝地逢生,人类终于回归正常稳定发挥拿到三跑,阿福仿佛怒气值满了拿到了久违的四杀,骑马的男人又一次载入史册。 

  8:1,平了。 

  拉进加时赛,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安酱的瞳孔看到最后已经涣散,走神中听到解说的“恭喜WS胜利”。 

  礼物不停地砸下来,不停地提醒他可以以选手的身份去线下了。 

  后来安酱说,那时候,他身上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线下齐聚的时候橙子是最后一个到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福妹傻不拉几的,树懒清醇站在一起,安酱傻兜已经开始比身高说骚话,北离在旁边笑得灿烂。 

  岁月静好。 

  晚上一起恰了火锅,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队伍,却好似几十年未见的老朋友们。 

  安酱偷偷开了播对准对面卿卿我我的橙福,两个老男人你推我往,最后一番折腾后开始用筷子喂对方吃饭。 

  “橙砸~吃肉~” 

  “福妹妹~嗯~” 

  所有人都笑起来,直播间的锁刷了一片又一片。 

   

   

  四 

  决赛的场景比前两天更加宏大,第三次站上这个同样的舞台,每个人的心情却都不一样了。远处有粉丝摇晃着“WS”的灯牌,大声喊着“晚睡战队,永不玩蛇”。呐喊声一阵超过一阵,向台上的男孩们传递着“粉丝的力量”。 

  “欢迎来到2020年第五人格深渊的呼唤三决赛比赛现场,BO1即将开始。”主持人已经开始宣布。 

  后台里安静的吓人,五月底的气温并不高,也有空调开着,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仿佛被水浸湿,闷热的空气里充斥着紧张。 

  让我们有个实现梦想的机会吧。 

  狭小空间里的七人一同想到。 

   

   

  “机械师撞脸!这个地方必须要吃刀了!闪现!倒了!” 

  “讲道理,阿福的蜘蛛还是凶啊!” 

  阿福突然觉得,都深渊三了,官方的耳机还是这么不隔音,太难为他福某人了。 

  稳稳的四杀拿下,阿福被橙子抱到怀里,好一番蹂躏。 

  “放开老子!” 

  橙子笑嘻嘻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胜利,平局,失败;上场,欢呼,退场,鼓励;来来回回,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两个实力相当的队伍在bo3结束之时还是打成了平局,接下来的比赛对英雄池和体力的考验将越来越严峻。 

   

  

    

  “安酱。” 

  “嗯?” 

  安酱看到旁边的影子低着头,伸出手帮他擦掉发间的汗珠。 

  “你上吧,我已经没角色可打了…”影子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无奈与失落。 

  安酱顿时慌乱起来:“咒术?舞女?还有很多啊!”明明想上场想了一整个深渊,可现在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放弃。

        他的心情很复杂,他想上场,很想,可自己这么可以吗?以前他问过自己无数次,自己都能够笃定的回答说可以。 

  但这是在决赛。 

  还没来得及继续说点什么,他冰凉的手便被影子握住。两个少年的手都是冰凉的,但却无比温暖。 

  “我相信你,去吧,我心里的人榜第一。” 

  “谢谢你。” 

  安酱向影子露出一个虚弱却有力的笑。 

   

   

   

  “咒术已经是上挂死了,前锋也没球了,机子还差个20秒,这局应该是平局了。” 

  “不一定,安酱来做英雄了。” 

  安酱看着右侧屏幕的三个磁铁,远处队友被屠夫牵起,摇摇晃晃向椅子走去。 

  他知道,刚刚在镜头划过他的时候,底下会有一排“决赛日首日上场”的小字。既然是首日登场,那便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勘探素质三连他来了!”解说的语气里也带了小小的激动。 

  一个、两个、三个… 

  安酱长吁一口气,右上角的气球图标变为半血。 

  “压好了压好了!”压机的清醇喊到。 

  “吃刀开。” 

  三人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安酱终于有时间用手揉揉流到眼睛里的汗。 

  汗水将灯光模糊分散,在他眼前闪烁跳跃,像不真实的梦。 

   

   

  阿福的角色池也见底,万般无奈的他掏出一手很久都没玩过的约瑟夫。 

  人类毕竟是四黑,约瑟夫在他们眼里几乎透明。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第二波镜像终于捡到尸,你来我往终于挂飞一个。 

  “幸好是BO4…”阿福趁着守尸的间隙庆幸。 

  最终拿下一个平局,BO4赢了。 

  WS,离冠军之差一步。 

   

   

  五 

  “这次真的是橙子葱啦,葱。”福妹抱住橙子,“给爷赢!”

  刚刚的bo5第一局自己的队友只拿下一个平局,橙子需要做的,是用逆大版本的小丑,拿下一个三杀。 

  鬼都知道有多难。 

   

   

  橙子整个人陷在舞台上的椅子里,向后台门口的队友们露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 

  “傻逼,不会笑就别笑啊。”阿福这么说着,却学着橙子也做了这么个扭曲的表情。 

   

   

  熟悉的圣诞小丑天秀拉锯,可惜没什么用。被溜了两台半,才把第一个人挂上椅子。 

  “如果守尸不拿到东西的话,这局可能要被三跑了。” 

  “是这样,小丑现在还是难啊。” 

  远处的调香已经跑过来救人,橙子把手中的锯子高高举起,他看着此时的小丑背影,竟觉得有些扭曲和滑稽。 

  记忆里的批评如潮水一般袭来,“橙子上场每局都是三跑啊”“ws也就靠阿福了”。他有些痛苦,眼神无光。 

  大概我真的不行吧。 

  我也许就像小丑一样,滑稽而可笑。 

  那么……放弃吧? 

  …… 

  “橙子——加油——!” 

  北离半个身子探出后台,几乎都快站上舞台了,身后工作人员紧紧拉住他。做橙子那么久的朋友,他脸色的变化心态的变化自己早就了熟于心,这个憨憨,又在自我怀疑了。 

  橙子用余光看了一眼声音来源处,笑了。 

  就是现在。 

  手起刀落,全场惊呼——恐惧震慑! 

   

   

   

  后来的后来,橙子是被六个队友抱到舞台中央的,舞台上的场景美丽得不真实,一百万奖金的牌子递到他手里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感觉。台下的掌声久久不息,冲击着他的耳膜。七个人在舞台上围成一个圈,抱了很久很久,天上金粉闪耀的亮片散落在他们身上,九个月,有汗水,有泪水,有争吵,有欢笑,他们还不舍得分开,永远也不。 

        那是他们最好的模样。

   

   

  
   这是他们第一次夺冠,却也会是最后一次比赛;最高点的辉煌后便是盛宴的落幕,就像美妙虚构的梦,总有醒来的时刻。 

   

   

   

尾声 

  橙子是被阿福的电话吵醒的,叮嘱他不要忘记飞机票的时间。他恍惚中记得自己梦到了ws,梦到了自己发送解散声明的那个夜晚。 

  明天就是TVT深渊线下的日子了,他想,如果是和WS就好了,我还欠傻兜一箱酸奶呢。 

  可惜没有如果。 

  (完)






Ps.

愿所有人都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越走越远。

墨九酱

【方块学园】人物的自我吐槽(1)

籽岷:不是为啥偏偏是我穿越?最后大结局我和斯芬克斯跑到阿兰雪尔干嘛去了?好歹给个理由啊!

炎黄:所以说在岩石城未成年的学生也可以当骑士团团长的么?我的年龄也太模糊了吧!还有F炎是什么鬼?自攻自受?

橙子:因为家里面包做的太好吃而成为贵族……这脑洞我给满分……

粉鱼:怎么感觉第一季的前几集我和五歌的性格反了呀……搞不懂……

五歌:我爸找到了,我妈呢?我妈呢?那么多集时间飞猫怎么都不跟我说?我爸也只字不提啊?

Joker:我死的也太干脆了吧,话都没说完就直接game over了?破坏神大人您太坑了啊啊啊

Fool:我好歹也是紫罗兰使徒,怎么被一个喵人族小姑娘打了一下就死了???便当的比...

籽岷:不是为啥偏偏是我穿越?最后大结局我和斯芬克斯跑到阿兰雪尔干嘛去了?好歹给个理由啊!

炎黄:所以说在岩石城未成年的学生也可以当骑士团团长的么?我的年龄也太模糊了吧!还有F炎是什么鬼?自攻自受?

橙子:因为家里面包做的太好吃而成为贵族……这脑洞我给满分……

粉鱼:怎么感觉第一季的前几集我和五歌的性格反了呀……搞不懂……

五歌:我爸找到了,我妈呢?我妈呢?那么多集时间飞猫怎么都不跟我说?我爸也只字不提啊?

Joker:我死的也太干脆了吧,话都没说完就直接game over了?破坏神大人您太坑了啊啊啊

Fool:我好歹也是紫罗兰使徒,怎么被一个喵人族小姑娘打了一下就死了???便当的比Joker还干脆啊!

Talker:一根小小的破鱼竿,竟然能把我打死?那个什么超视开外挂了吧!护身符和鱼竿怎么搞成这样的?

飞猫:我到现在还没搞懂,既然我一开始就支持创造神,为什么一直拖到五歌都来方块学园了才正式叛变,还偷秘宝,我是吃饱了撑的么?



王大卫DW

因为化的太快了~只能快速的咔了下, 但是图也是太渣了

因为化的太快了~只能快速的咔了下, 但是图也是太渣了

扎不住的动脉

原图第二张,用图请便。

乌鸦和阿福的相似性
乌鸦:黑,记仇,素质屌差,声音好听其实爆言(乌鸦声音不难听,难听的是喜鹊),刚。
乐于挑衅,行动力超强,极其能打,群体性动物,护犊子,爱凑热闹,传销大师。
非常非常聪明,能利用自身和外部条件达到目的。
吃东西不挑很贱活,但是对偏爱的一吃到死。
非常能审时度势,该跑就跑。
自带神秘属性。
爱胜爱显,突然蓬松。

典型事件:上头给周老师刷了1k7的空盒。橙子报错自愈碎碎念到下一局;这人搞过心态一次从此没有地窖,输了都要杀你;就爱搞人心态,yy里各种作妖。无辜声音GHS。声音温柔,其实骑🐴举枪问候全家,手撕墨白莲,手撕白鹅,手撕前粉,手撕黑子,贴吧黑粉你看我怕你🐴...

原图第二张,用图请便。

乌鸦和阿福的相似性
乌鸦:黑,记仇,素质屌差,声音好听其实爆言(乌鸦声音不难听,难听的是喜鹊),刚。
乐于挑衅,行动力超强,极其能打,群体性动物,护犊子,爱凑热闹,传销大师。
非常非常聪明,能利用自身和外部条件达到目的。
吃东西不挑很贱活,但是对偏爱的一吃到死。
非常能审时度势,该跑就跑。
自带神秘属性。
爱胜爱显,突然蓬松。

典型事件:上头给周老师刷了1k7的空盒。橙子报错自愈碎碎念到下一局;这人搞过心态一次从此没有地窖,输了都要杀你;就爱搞人心态,yy里各种作妖。无辜声音GHS。声音温柔,其实骑🐴举枪问候全家,手撕墨白莲,手撕白鹅,手撕前粉,手撕黑子,贴吧黑粉你看我怕你🐴?
杀人诛心流四杀,临门一脚机子踢没,一己之力抬队晋级。混子yy开门元老,各种金句人话频出,爱ob混子们和给凉了的混子们配音,diss打法,恨不能替打,一个混子出声怼大家迅速开派对,吵吵成一片。你说我兄弟,说的好,但是你没了。
安利大师,技能在他手里好用的像开挂,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儿。
打法开创者,带狗小丑,约瑟夫失常守3连,插眼杰克。
撒娇男人最好命,也不知道橙子说的恶心心到底是不是表面说的这样。
不挑食,但是出门打卡就是火锅火锅火锅。
这局没了,抬走,投降,下一把,搞快点。
突然上头,突然白给。头铁,血贪,搞自己心态,降智打击,开门战翻盘,人生大起大落*N,支付宝到账。
“平局是肯定能平啊,但是没必要,没意思,我要赢。”
“哎~你看这不就赢了吗?橙子学着点。”
————————————————
猫和橙子的相似性
猫:认生,警惕性高,沙雕,执拗,挑嘴。
爆言,刚,护犊子,庇护型性格。
不理人,生闷气,吵不过我不会不听吗。
声音黏糊糊,身体柔软内心钢铁,时而沉默时而嗷嗷大叫,时而艹你全家时而给你舔毛,小事直白龟毛,大事温柔坚强。
拍的劲儿大从不弹爪,拍的劲小弹爪毙命。

典型事件:长期居住混子yy和ws战队,不热衷于交际。虎牙沙雕橙子。认准了难转环,总是有理由而且听起来还挺有道理。
“又吃肯德基?我不吃肯德基。”
“艹你爹的”“xx你妈了个臭屁”“你是个傻逼”。
不忍,麦有问题还不调我直接喷你,打法有问题还狡辩我直接喷你,你敢说我队员我直接喷你,都她妈给我闭嘴。
搞我心态?恭喜阿福喜提7天套餐。
队员日常失误单独爆打一顿,真吵起来或者难过的时候变身金牌调解,总有一点男人的自信和体贴(父爱如山石锤)。一边说着打你🐴个臭屁一边上场了,努力练英雄池。
综上二者,凡是大声吵吵还没有具体内容的均视为打情骂俏。

夭夭夭夭夭子

当没有比赛可以参加的老师去围观同事参加比赛时

        7月7日 橙子在线柠檬

       橙子直播间标题:itc屠夫赶紧四跑,一个都留不了/没记清楚,反正就是酸

        快乐就完事了

        可以把它当成笔记来看/混乱记事

        混子组出没/屠皇聊天室每天都把我头笑掉

        

       ...

        7月7日 橙子在线柠檬

       橙子直播间标题:itc屠夫赶紧四跑,一个都留不了/没记清楚,反正就是酸

        快乐就完事了

        可以把它当成笔记来看/混乱记事

        混子组出没/屠皇聊天室每天都把我头笑掉

        

       今年是橙子作为一名教师上任的第一年,他很不满意。

       与往常一样,他百无聊赖地摊在椅背上,悠闲地端着杯咖啡,手上随意敲打着几个按键,眯着眼睛,望着窗外阳光晴好。

       他橙某人今天就是不想写教案。

       橙子环顾四周,望见往常人群密集的一块块桌子边,此时门可罗雀,便知道他那几个同事,不是去上课了,就是带着自己一群优秀学子跑去参赛了。

       woc,就他一个人闲着。

       橙子是真的闲,因为全办公室就他没学生。

       橙子一直因为这件事去找年级组长谈过,但始终没有结果。说他橙子吧,尽管刚上任一年,也是在学校里能称得上名的教师,教书水平不烂,曾经也是能把一个好班孩子全折磨过的。橙子之前也有过学生,可惜当时带着打比赛时,运气实在不好,碰到了一个名气很大又身经百战的精英班级,第一局就只能哭戚戚当别人垫脚石了。

       这也就算了,不是带不带班,不是带不带打比赛的问题。橙子很认真地想。

       列举一下他的同事吧,著名特级教师皮皮限,带着Gr这个班一举拿下两个最神仙的奖项,那个奖金……不对,是那个指导教师刊登上去时,多风光啊!

       瑟瑟也颇有名气,毕竟带出来的学生成绩也着实不错。

       好吧人家是厉害。

       然而扎心的来了。

       橙某人的混子好gay友,周尘尘,最近也安排到了一手学生,也是有事可干的。据说他们也马上可以参加一个比赛了。据说也是有一定含金量的。

       凭什么他都能打比赛啊!他一个橙子,可比他强太多太多了好吧!

       橙子越想越难受,他感觉自己又退回了之前还没成熟的样子,特别酸。也特别幼稚。

      🍊变成了🍋

      他硬生生吞下口中竟苦中微微发酸的咖啡,但在下一秒看见电脑上弹出的消息时,他橙子便一下子呛着了。

      周尘尘:阿福他们的比赛马上开始了,你要不要围观一下?

      老子不想看见你。滚。

      我就觉得你们这些能参加比赛的都去shi好了。

      尤其是阿福。

 

      在最后叮嘱着孩子们的福老师大大打了个喷嚏。

 

      阿福带的是另一支精英班级——itc

      最近改名成了不知名班级。

      福老师心里苦啊,他真的带不动熊孩子们,教练不在,真正的班主任(妈妈)也不在,他并不大的声音,不但无法在有菜市场班级里说一句话,他那软软的声音更是无法立足。

      “堂哥!你怎么又随便交答案了了!你知不知道你算错了我们再改做一道题很费时间吗你!!这题就是白做!!!”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确定前不要瞎写!不是你笔随便走走就行了!!”

      itc里嗓门最大的小汪同学怒吼。

      手足无措福某人。

      另一边。

     “福老师出的题好难啊——”

     “那怎么办啊?”

     “那就——不做了啊——”

      年龄最小也最机灵的蒹葭同学慢悠悠道。

     “小fer~你好胖鸭~”

      想让孩子们好好训练可是又不舍得宰杀猪头肉怎么办?

      橙子你可以尝试带一下。

 

      “我就想他们在比赛场上吵起来,直接题也不做了。这样一个班被迫解散,我就可以把小蒹葭拉过来组个班级去参加比赛了。”橙子美滋滋。

      橙子真的恨啊,他没工作他忍了,没法参加比赛他忍了,混子基友们能参加比赛他忍了,他就是忍不了阿福这个罪恶的男人。明明是一家人,他橙子跟阿福水平自认也差不了多少,可是凭什么他就能打比赛,他就有奖金拿!凭什么他的学生里就能有小蒹葭。

作为一名教师,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教自己欣赏的学生。然而他没有,而且这样一个宝贝还落到阿福手里,罪孽啊罪孽啊。

      “阿福,我能加入你们班级吗?”

      “为什么?”

      “废了半天出的题被一下子解出来,真的好伤自尊啊。”

       希望学生平时学习不能考自家老师的题目这个规定能帮助橙子拥有自信。


      “让这群孩子头疼?不存在的吧。”

      福某人快乐批完几个无情不及格后,微微一笑,摇了摇拖着长长一条粉红发辫的脑袋,“橙子,这不是很容易吗。”

      你福某人zen行。

      橙子火急火燎地把这一张张试卷抢过来看,只是一眼,他再看阿福的眼神便多了一丝鄙夷与深深的同情。

      因为福妹考的是题型顺序。

      “你们不学题型的吗!!!”

      “所以让他们比赛前临时背一下。”

      菜鸡战队石锤了好吧。“那你们怎么拿到两个冠军的……”

       “……不知道。”

       他橙子是第一次见一个好班不背题型,这不是在普通的班级都要上的必修课吗!!

       itc连这都不背那完了完了。大哥晚上就比赛了还都不及格!

       他橙子也是服了。也酸了。

 

       “一个班级全靠一个年龄最小的孩子,你们要不要脸啊你们!”

      “我跟你说,这个比赛,第一个抽到堂哥,itc得奖这事就凉凉了。”

      “但要是孩子……那完了,这边刚答出第一题,itc那边都全要答完了。”

      “阿福菜啊,出得题小学生都会做,这最多两道答不出来,好吧。”

       周尘尘:“橙子我跟你赌好吧,阿福出的那些题对面肯定做不出来,最多出来一两道。”

       感天动地同事情。

       橙子:“要真的想你说的那样,我叫你爸爸行吧。”我橙子准备好新认个儿子了。

 

       “对!就是这个思路!式子列对了!”

       “这怎么绕弯路了啊?wdm呀。”

       “哎嘿写答案写答案。”

       全程指挥敌方班级作答的某橙。

       橙子叨叨叨,当他看到对面选手因为一个数字写错了而使itc成功晋级的时候,他一个激动,一个恼怒,一个不满,与周尘尘连麦的电话线都踹掉了。


       “Hello~儿砸~”

        阿福周尘尘我们可以绝交了。


        阿福肯定塞对面老师或学生钱了吧。

这群弹幕刷什么666,他橙子出的题才是惨绝人寰好吧。

        一个班都不背基础知识的,怎么赢的啊这?比个赛莫非他们都破费了这??比个蛇皮?

        他上他也行。


        橙子日记:阿福最好所有题都被解出来,我好兄弟一定会安慰他的。我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当时他天天丧失尊严的时候真亲切啊。

         

         酸啊橙子。

 

         希望橙子老师有朝一日能带着一个班级快乐比赛。说着不满意,几个老师又连伙玩耍去了。

 

紫翎飞羽Z
晚上经过一番讨论后搞出了暖色调...

晚上经过一番讨论后搞出了暖色调

老猫第一眼看到我冷色调问我经历了什么,我:???

然后老猫跟我说还要改改,什么暖黄色再淡一点点,呈现出高级灰的感觉

我懵了,这是大佬的境界吗

晚上经过一番讨论后搞出了暖色调

老猫第一眼看到我冷色调问我经历了什么,我:???

然后老猫跟我说还要改改,什么暖黄色再淡一点点,呈现出高级灰的感觉

我懵了,这是大佬的境界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