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橙汁cp

1209浏览    12参与
踏过银河

东京下雨淋湿重庆 #9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大家应该都知道他们交流会用的语言了,所以接下来我就不提示语境了,嘿嘿!(其实就是你懒吧啊喂!)


------------------------------------------


在道枝骏佑出去的...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大家应该都知道他们交流会用的语言了,所以接下来我就不提示语境了,嘿嘿!(其实就是你懒吧啊喂!)


------------------------------------------


在道枝骏佑出去的这段时间里,丁程鑫可谓是做啥啥不顺,吃啥啥不香,连睡觉,闭眼后满脑子都是道枝骏佑和少女聊天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丁程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觉得心情莫名烦躁。在家里待着不舒服,丁程鑫就打算去外面散散心。刚下楼,丁程鑫就碰到了自己的表哥丁佑瑾(编的)。


原来是丁程鑫的爸爸妈妈担心丁程鑫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于是打电话给了丁佑瑾。丁佑瑾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在上海上学学习日语,今年元旦回家陪家人,谁知道他父母丢下他跑去二人世界旅行去了,于是丁佑瑾变成了可怜兮兮的留守儿童,这点倒和丁程鑫意外相似。某个日本友人也丢下了他出去和漂亮妹妹玩耍。


丁佑瑾知道丁程鑫喜欢打游戏,于是带来了一堆他之前去日本旅行时买的游戏还有几个丁程鑫喜欢的动漫的手办,顺便订了一堆零食,可是他发现,他这个表弟似乎一点也不开心,于是丁佑瑾迅速放下手上正在打开的游戏,来到了丁程鑫面前。


“怎么了?”丁佑瑾关切地问道。


丁程鑫蔫蔫地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丁佑瑾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叹了口气,敲了敲丁程鑫的脑袋:“你这还叫没事?失落都从眼睛里流出来了!”


丁程鑫继续叹了口气,笑着说:“唉,没事,我刚刚在想学习呢,来打游戏吧。”


丁佑瑾当然知道丁程鑫是不可能想学习的,却又没有多问,青春期的少年,有点秘密是正常的,你要是硬要去问,可能安慰不成,还适得其反,结果会及其糟糕,到还不如等他们主动告诉你,你再给予帮助。所以,丁佑瑾又开始启动游戏,打开后,吆喝着丁程鑫过来一起打。


游戏进行了几个回合,丁佑瑾发现他这个弟弟打游戏真的很有一手,已经赢了自己好几局了,明明中国游戏刚出,还没有汉化到中国来着,真是厉害。丁佑瑾这样想着,对丁程鑫夸赞道:“小鑫游戏打得不错嘛,第一次玩就玩成这个样子了,我都完了好久了都没你厉害。”


丁程鑫笑了笑,其实他不是第一次玩这款游戏,他早就玩过了,丁佑瑾带来的这些他都玩过,而且,是和他一起玩的,他那个叫道枝骏佑的朋友。


兄弟俩把所有游戏都打了一遍,丁程鑫通通占上风,丁佑瑾为了挽留住哥哥在弟弟心中高大威武的形象(虽然丁程鑫并不在意并且也不觉得丁佑瑾高大威武),结束了游戏对决,带着丁程鑫拆手办礼物。他买了5个,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丁佑瑾为了让弟弟感受到惊喜,精心地把盒子用白纸包了起来,营造出一种盲盒的神秘感。


丁程鑫拆开了所有包装,有他最爱的动漫人物而且还是限量版的手办,可是他并不开心,那个手办其实他有,是请道枝骏佑喝了一个月奶茶还有一个月零食饮料,托道枝骏佑帮他抢来的。


丁佑瑾看丁程鑫实在低沉,于是又提议去吃东西,两个人穿着厚厚的衣服,一起往解放碑步行街那个方向走去。今天是29日,很热闹,人山人海。丁程鑫在熙熙攘攘的步行街走着,却听不见什么声音,脑袋里一团乱,他的世界都安静了,只是机械地走着。


走着走着,丁程鑫好像听见有谁在叫他,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把他拉回了现实。吵闹的人声进入了丁程鑫的耳朵,是丁佑瑾在叫他。丁程鑫回过神来,看见的丁佑瑾,刚想问为什么他们在这,可是又突然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然后闭了嘴。丁佑瑾看他不对劲也没多问,指着前面那家卖冰糖葫芦的店对丁程鑫说:“要吃冰糖葫芦吗?是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吃的。”


丁程鑫看着店外长长的队伍,忽然想起了他和道枝骏佑来的那天,这家店并没有多少人,买冰糖葫芦很容易,可能是又陷入回忆的缘故,丁程鑫烦躁地把自己从回忆当中抽离出来


“啧,”


丁佑瑾看着丁程鑫,又叹了口气,说道:“你不想吃就不吃了,我们去吃火锅吧刚好有一家新店味道很不错。”说着就拉着丁程鑫往那家火锅店走去。


两个人坐下来,点菜,上桌,吃。


他们隔壁桌有一对情侣,女方似乎不是重庆人,不能吃辣,男方温柔地笑着说:“放心吧,这个辣度是最不辣的啦,来尝尝这个。”锅底看着辣地十分猖狂。女方看着男方的眼睛,也没有拒绝,尝了一片肉,没敢蘸着蘸料,吹了几口吃了进去,脸顿时红了几个度,疯狂喝水,然后想男朋友吐糟道:“啊啊啊啊好辣!我就不该相信你的话!你们重庆人吃辣多厉害你心里没点数吗?!”


男方看见女朋友这样子,现实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眼神带着宠溺,说:“好好好~我错了·咱们换清汤锅好不好?”女方似乎也觉得自己刚刚很傻,也跟着笑了起来,回应道:“好~”


丁佑瑾在一旁感叹道:这世道,还真是满大街狗粮啊,我太难了。


丁程鑫却看着那对男女,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到道枝骏佑,第一次和自己吃火锅也是这样,然后换了清汤,他当时没有说什么,可是他当时想的是什么呢?丁程鑫想着,笑了起来。丁佑瑾看见自己的弟弟在傻笑,伸手在丁程鑫面前晃了晃,说道:“喂!别傻笑了,吃饭了傻弟弟。”


丁程鑫刚想怼丁佑瑾,却看在他给自己买了那么多礼物的份上没有开口。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快到丁程鑫家小区了,人也少了,安静许多。两个人走在路灯下,原本并肩的两个人,突然一前一后地走着。丁佑瑾转头看弟弟,丁程鑫却突然停下,“终于要说了吗?”丁佑瑾想。


丁佑瑾看着丁程鑫,丁程鑫半响不说话,丁佑瑾也不急,等着他开口。过了一会儿,丁程鑫果然开口了,他看着丁佑瑾,问道:“哥,你说,如果你很好很好的兄弟有女朋友了,你会怎么办?会生气吗?”


丁佑瑾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这个事情啊……原来你今天一整天闷闷不乐还走神是因为这个啊?哎呦我的傻弟弟。”


本来已经低下头的丁程鑫抬眼看着面前这个笑的欠抽的表哥,丁佑瑾看见表弟这个眼神,终于收住了笑容,然后说:“你还记得从初中就一直和我一起玩的小林哥哥吗?”


丁程鑫点了点头,小林是丁佑瑾初中就一直摇号的朋友,他们初中高中都在一个班,还考到了同一所大学,关系一直很好,两个人经常带丁程鑫打游戏一起出去玩,这次却没有和丁佑瑾一起回来,以往都是一起去一起回来的。


“他半年前交了一个女朋友,很漂亮,他们系的系花,成绩也好,气质优雅,我也很羡慕他有这样的女朋友。他谈恋爱以后,和我们一起的时间就变少了,总是在陪着女朋友,然后……”

“然后你们绝交了?”丁程鑫问。


“呸,你才绝交了!有你这么诅咒你哥哥的吗?我们当然没有,我们的关系和以前一样,只是一起的的时间少了,但是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彼此都知道的,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依然很开心不会有尴尬的情绪,一切都没有变除了在一起的时间,但是这点很重要吗?不重要啊。他有女朋友,有了归宿,我们应该祝福啊,你说对吗?”


丁程鑫听了,好像脑内没那么混乱了,继续又问:“所以,不会影响你们之间的友情吗?”

“只要是真实的感情,是不会被这种事情影响的。”


说完,丁佑瑾敲了敲丁程鑫的脑袋,继续向前走着,:“害,太晚了,赶紧上楼吧。”


听了丁佑瑾的话,丁程鑫心里突然轻松了不少,可是还是有些奇怪的东西,那是什么呢,丁程鑫也没空理会了,心里想着,随他去吧。


丁程鑫和丁佑瑾到家大概是11点28分,日本已经提前进入新的一年的,中国的人们还在等着跨年。丁程鑫的父母在外和同事聚餐,丁佑瑾来和丁程鑫住,一到家丁佑瑾就跑去霸占的浴室,丁程鑫就打算回房间打游戏,一推门便看见了坐在床上的道枝骏佑。


“你回来地好晚,我们这边跨年都结束了,烟花表演也结束了,本来我家很容易看到烟花表演的,我先离开了他们,一个人回来想和你一起看,你偏偏没回来…..”道枝骏佑抱怨道。说这话时,道枝骏佑似乎有点失落。


丁程鑫看着这样的道枝骏佑,心里是彻底不纠结了,“这家伙,果然我很重要嘛。”丁程鑫想着,然后跑过去,开心地道歉,道枝骏佑表示不解。道完歉,丁程鑫对道枝骏佑说:“你那边结束,结束我这边还没开始呢。我们这边也会放烟花,虽然可能没你们那的好看,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再跨一次年,看一次烟花。”


道枝骏佑答应了。


很快,到了11:59分,现在是北京时间12月31日晚上11:59:59秒,1秒后,新年钟声敲响,

“咻——啪——”


烟花在夜幕中绽放,丁程鑫和道枝骏佑站在丁程鑫房间的窗子,面前,转头看着对方,从对方眼睛里,都找到了绽放的烟花。


“Happy new year.”


两个人一起说道。


“小鑫新年快乐——啊……咧……”


----------------------------------------

半夜更新真快落


踏过银河

东京下雨东京下雨淋湿重庆 #8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所以交流一般用英文。


————————————————


冬天来得急匆匆的,初雪来了以后,天气越来越冷,丁程鑫在自己的房间都可以感受到从东京传来的寒冷。


丁程鑫一个人在温...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所以交流一般用英文。


————————————————


冬天来得急匆匆的,初雪来了以后,天气越来越冷,丁程鑫在自己的房间都可以感受到从东京传来的寒冷。


丁程鑫一个人在温暖的灯光下写作业,换上了奶白色的偏大款毛衣,刚洗完澡,头发没有完全干,乖乖踏在额头上。


 道枝骏佑刚刚洗完澡上楼,现在东京已经10点了,路灯的光洒在从天空飘下来的雪上,隐约闪着光,灵动地像一只只萤火虫,路上人很少,安安静静。


道枝骏佑轻轻走到丁程鑫旁边,丁程鑫正在做题,没有注意到道枝骏佑的接近。道枝骏佑没有叫他,只是站在丁程鑫面前,看着丁程鑫——眉形好看,垂眸时眼睛很好看,睫毛粒粒分明,鼻梁高挺,认真地看着题目,有种迷人的气质。


 这一刻,道枝骏佑似乎觉得,这个男孩子,真的很好看。 过了一会儿,丁程鑫似乎发觉了一旁的人,抬头对上了道枝骏佑的视线。刚洗完澡的缘故,道枝骏佑的皮肤有些泛红,头发湿哒哒地躺在他额头上。 


丁程鑫一时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是看地入了迷,道枝骏佑见丁程鑫抬头,微笑着说:“你挺厉的啊。”


丁程鑫从走神中跳出来,回应:“哈哈哈谢谢,我只是刚好对这个感兴趣而已。” 道枝骏佑已经做完了作业,就静静地坐在丁程鑫书桌旁自己的书桌前,趁着丁程鑫那边的灯光看书,世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两个人谁也不打扰谁,仿佛相处很久的人一样自然,不会有尴尬也不会有吵闹,只是安安静静。 


冬天来得很快,走得也快,已经到元旦节了。道枝骏佑那边早已放假。他们新年有七天假期,可以在家里舒舒服服地,和中国春节类似。丁程鑫放假那天晚上,熬夜写了很久的作业,道枝骏佑早早上床睡觉。放假第一天,丁程鑫终于把作业写完了。


本来约了马嘉祺他们一起去跨年,但是马嘉祺没办法得和家人聚会,其他同学也有家庭聚会之类的事情,也就放弃了。于是熬了一晚上写完作业的丁程鑫傻了,十分无聊地在房间里打游戏。 


道枝骏佑到不同,约他新年一起去新年会的人很多,尤其是女孩子,道枝骏佑觉得和她们不熟,干脆拒绝了,可她们不知道哪找的办法,让松下虎太来邀请道枝骏佑,再叫上了几位平时和道枝骏佑玩得好的男孩子,虽然不能两个人单独待在一起,却也有了理由一起去玩。 


道枝骏佑换好了衣服,看了看打了三小时游戏,望着窗外发呆的丁程鑫,觉得他一个人在家太过无聊,刚想问他要不要自己留在家陪他,电话就响起来了,是松下虎太。可能是在催自己快走了,现在拒绝似乎不是很礼貌,道枝骏佑只得和丁程鑫说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门。 


今天道枝骏佑似乎精心打扮过——丁程鑫这样想着,走向了道枝骏佑的窗前。道枝骏佑家门外站着几个少年少女,其中松下虎太最好认,人群中叽叽喳喳那个就是他。另外还有几个让丁程鑫眼熟的少年,有几个是来过道枝骏佑的房间打游戏——道枝骏佑和丁程鑫都会叫朋友来家里玩,不会影响到对方,如果对方在做事,就会十分默契地把朋友带到客厅不打扰对方。 


然后旁边站着的就是几个少女,日本少女似乎都不怕冷,零下气温可以穿着裙子在街上行走。丁程鑫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个女孩子似乎是白人血统,可是穿着和服也毫不违和,似乎有点像画中的人,和服外穿着可可爱爱的外套,头发扎地精致,看起来很乖。和朋友们交谈时笑得也很漂亮,唇红齿白形容是完全合适的。 


没一会儿道枝骏佑出现在了少年堆里,和少女少年们说了些丁程鑫不懂的日语,大概是寒暄或者开玩笑的话,随后一个人说了什么,他们打算出发。道枝骏佑好像知道丁程鑫在看一般,转头看向了自己窗户,两个人看到了对方。道枝骏佑颔首向丁程鑫打招呼,丁程鑫挥了挥手,轻轻说了句:“Have a good time.”随后道枝骏佑笑了笑,转头和朋友们走了。 


本来丁程鑫的视线移到了道枝骏佑身上,可是那个好看的少女却又生生闯入他的视线。少女走到道枝骏佑看着道枝骏佑,眼睛里充满了爱慕之情。丁程鑫知道那种眼神,他很了解那是什么意思,从小到大,向自己表白的女孩子看他几乎都是这种眼神。 


一行人渐渐越走越远,丁程鑫看着他们,确切说,是看着道枝骏佑和少女,心中有些说不清的别扭,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有点像胸口闷得慌。 

——————以上是正片—————

 接下来是我当时说的圣诞特别放送!(今天才放假还要返校我好难,拖了那么久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是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后的事。


 有一年圣诞节,丁程鑫和道枝骏佑到了芬兰,听说芬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两个人在申请休假后就直接到了芬兰。12月的芬兰像童话世界,彩色屋顶的房子,铺地特别厚的雪,积满雪的松树。 


丁程鑫一睁眼就看到了一旁的道枝骏佑,睡得很香。他穿好衣服,来到厨房,准备早餐。 也学是丁程鑫的动静有些大,道枝骏佑醒了,他看见在厨房的丁程鑫,突然笑了,笑得很满足。


他穿好衣服,来开窗帘,外面已经一片雪白,阳光很暖却似乎不能融化一片片雪白。 道枝骏佑看着不远处被雪覆盖的森林,开窗吸了口气,空气很冷也让人能够快速清醒。这时丁程鑫端着做好的早餐来到道枝骏佑面前。


“おはよう(早上好)” 道枝骏佑看见来人,又笑了:“おはよう(早上好)” 


两个人面对而坐。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丁程鑫突然开口:“这是我们第三次一起过的圣诞节吧?” 道枝骏佑顿了顿,回答:“是啊。”随后喝了口牛奶,继续说:“我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过圣诞节时,你没有说什么,连圣诞快乐都没有说,就一直在写作业,直到12点都过了,你还在写作业,那次真的很遗憾呢。” 


“害,那天作业真的很多,可能就是学校不想让我们过圣诞节吧。不过,那年我本来想给你送礼物来着,可惜到了最后也没有送出去”丁程鑫说着,有些遗憾。 说到这,道枝骏佑起了兴趣,问道:“嗯?是什么礼物?” 


丁程鑫思考了一下,笑着说:“忘记了。”道枝骏佑听了,拍了拍丁程鑫的头,故意说道:“也是,我那时对你不重要。” 


“瞎说什么呢,你很重要的。”丁程鑫似乎是着急了,急着说。 道枝骏佑看着丁程鑫,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晚上,两个人决定去当地可以看到极光的地方碰碰运气,万一就遇到了呢。两个人走着,圣诞节每家每户门口都有圣诞树,挂着彩灯,大人们坐在一起聊天,孩子们吵吵闹闹,很热闹。他们俩走在路上,拉着手,旁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对幸福的情侣。他们一步一步走着,在圣诞节夜晚。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极光出现了。道枝骏佑抬头看着天空,丁程鑫在一旁,并没有抬头,而是踌躇了良久。最后缓缓开口,对道枝骏佑说道:“你……” 道枝骏佑听见丁程鑫的声音,转头看向丁程鑫:“嗯?” 


极光应在道枝骏佑的眼睛里,丁程鑫感觉自己马上要沉溺进去了,道枝骏佑见他不继续说了,轻轻叫了声:“小鑫?”丁程鑫被拉了回来,才咳嗽了一阵,然后突然严肃了下来。


他突然的严肃也有些吓到了道枝骏佑,都是接着丁程鑫说的话,似乎让道枝骏佑更为惊讶。 丁程鑫从包里翻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普通的男戒,细小的钻石一颗颗排列在指环上,切工很精致,戒指内侧刻着他们名字的罗马音。 


丁程鑫清了清嗓子,随后对道枝骏佑说到:“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道枝骏佑来不及回答,被惊讶冲昏了头脑,丁程鑫也不急,接着说:“你早上问我,第一次圣诞节我想送你什么,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有想把自己送给的想法了,只是一直没有正视到,知道后来,我发现我是真的想那么做。所以,现在我想把第一次圣诞节的圣诞礼物补给你,把我,一个完完整整的丁程鑫全部给你,期限为一生,你愿意接受吗?” 


道枝骏佑愣了很久,说完这些话的丁程鑫现在也十分羞耻,特别想找个地方钻起来,气氛越来越尴尬,他俩谁都不说话,为了缓解尴尬,丁程鑫先开口“那个……你不愿……” 


“我愿意。”道枝骏佑的回答响起。 


灯火通明,极光灿烂,他们在雪花纷飞的夜晚许下诺言。

踏过银河

【东京下雨淋湿重庆】丁程鑫×道枝骏佑 #7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所以交流一般用英文。

——————————————————

冬天到了,城市褪去秋天的安静和温暖,换上了冬季的平静和寒冷。

丁程鑫看向窗外,重庆的冬天雾蒙蒙的,远处的灯光变得模模糊糊。屋里开着空调,可是被湿气影响仍然有些不适。...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所以交流一般用英文。

——————————————————

冬天到了,城市褪去秋天的安静和温暖,换上了冬季的平静和寒冷。

丁程鑫看向窗外,重庆的冬天雾蒙蒙的,远处的灯光变得模模糊糊。屋里开着空调,可是被湿气影响仍然有些不适。

道枝骏佑还没有回家,听说最近有校园祭,要和同学准备,回家也很晚。丁程鑫的学校考虑到冬天夜晚的寒冷和危险,中午提前半小时上课,晚上提前一个半小时放学。也就是下午五点十五下课吃饭,有些学生也会晚点回家吃,于是草草吃点东西然后在教室里自习,六点十五上课到七点。

丁程鑫回家已经半个小时了,北京时间是八点,东京那边是九点。可是道枝骏佑还是没有回家,丁程鑫不免有些担心。但是又联系不上他,说来,他们认识快三个月了,依然没有对方电话号码,只有邮箱。毕竟两个国家,只有空间连接这一道线,其他的交集还真没有,再说国际长途话费也不知道怎么样,所以丁程鑫一直没有去要电话。

丁程鑫写了会儿作业,突然不太适应安静下来的房间,便起身到了道枝骏佑的房间。他们俩现在几乎是没有什么秘密了(指房间方面),所以对方不在也可以随意去到对方的房间。少年的信任总是建立地很快。

东京的冬天和重庆非常不同,没有雾气,只是会干燥一点。窗外很安静,只是偶尔会有几声狗吠,居民区也看不见远处大楼的灯光。

突然丁程鑫好像听见窗外不远处有道枝骏佑和几个少年的声音,还有个似乎是青年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听起来有些像喝醉了。丁程鑫立马把头探出窗外,看见了不远处拐角的道枝骏佑,他扶着一个男人,被那个男人搂着,另外旁边还有三个少年也扶着那个男人,跌跌撞撞地走着。

(日语)

“道枝啊,嗝——我跟你说啊——”

男人摇摇晃晃,搂着道枝骏佑的手还抬起来甩了甩。

“你小子长得那么帅气!以后找女朋友可要——嗝——”被男人搂着的另外一个少年有些嫌弃地撇过头,吐槽道:“一声酒气……”但还是兢兢业业地扶着那个男人。

“可要小心!”男人又继续对道枝骏佑说道。

道枝骏佑走得很艰辛,困难地回答:“是、是……”

“不要像我一样……明子……嘤嘤嘤……你……嗝……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嘤嘤嘤……”说着,男人哭了起来,四个少年们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拍拍男人的背,安慰:“好了好了别哭了,快点回家休息吧……别哭了别哭了……”

“你们几个小鬼,怎么能懂我的感受?我那么大一把年纪了,突然发现一起喝酒的人都没有了……嗝……我怎么那么悲哀……嘤嘤嘤嘤嘤嘤……”说着男人又哭了起来。

丁程鑫一直看着他们,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还是看着他们消失在了远处的转角。

又过了很长时间,道枝骏佑回到了家,到了房间。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自从开启空间连接,道枝骏佑就养成回房间也说“我回来了”的习惯。丁程鑫在的时候,也是能配合就配合一句“おかえり(欢迎回家)”这两个房间也想他们俩共同的家一样。有时候也会一起打扫,当然是在一起搞得乱七八糟的时候。

丁程鑫同往常一样回应他。

(英语)

“你今天回来很晚啊。”丁程鑫抬眼看着道枝骏佑。道枝骏佑干脆整个人躺在了床上,喘着气,顿了一下才对丁程鑫说:“我们最近准备校园祭,有点忙。”

丁程鑫点了点头,继续说:“刚刚我看到你了,从你的窗外。”

“嗯?怎么了吗?”道枝骏佑问。

“那个男人?”其实道枝骏佑和丁程鑫通过空间连接建立起了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不一定要全部都告诉对方,如果什么都问,可能会被嫌弃麻烦也说不定。所有丁程鑫顿了顿,但是还是问出口了。

道枝骏佑起身解释道:“那个只是我的老师啦,他发现自己的女朋友给他戴绿帽子,一个人在酒馆喝酒被我们发现,我们担心他就把他带了回来,正好他家离这不远。刚刚一直在告诫我们找女朋友要小心什么的,竟然还想让我们喝酒,还好被酒馆店员拦下来了。唉……我们老师也挺惨的,这次喝地太过了,竟然教唆他的学生喝酒诶?现在浑身酒气,待会就去洗掉。”

道枝骏佑闻了闻身上的衣服,嫌弃地摇摇头,丁程鑫静静地听着,好像刚刚悬着的心落下来了。

时间真的很快,快到12月了。

一天周末,丁程鑫坐在房间发呆,马嘉祺有事不能来陪他打游戏,天气太冷了也不想出去,望着窗外雾蒙蒙的重庆,丁程鑫打了个哈欠,可以说是十分无聊了。快到吃饭时间了,丁程鑫的爸妈今天不在家。突然,他萌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自己做火锅。

说干就干,但是一个人吃火锅还是不太行,于是他就蹲起了道枝骏佑。

道枝骏佑周末和松下虎太以及他的同学朋友什么的出门玩了,大概就是到游戏厅商场什么的地方。刚刚回来对上丁程鑫奸笑的视线,突然就后悔回来那么早了。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おかえり(欢迎回来)!”

丁程鑫兴奋地上前。

道枝骏佑有种不祥的预感,往后退了退。

“道枝啊,我问你件事?”

道枝骏佑的预感跟强烈了。

“你喜欢吃火锅不?我想做火锅,让你感受一下正宗的重庆火锅哦?”

……似乎,听起来,不错?

“可以试试?”道枝骏佑说。

丁程鑫听到了回答,突然兴奋了起来,拿起了钱和手机就去买材料了。顺便拐上了道枝骏佑。道枝骏佑刚刚回家就又被拐出门了。一出门,道枝骏佑就感受到了重庆的湿冷。如果说东京的冷是物理攻击,只是让人表皮受到伤害,那么重庆的冷就是魔法攻击,带穿透的那种,简直连骨头都是冷的。刚刚在零下2度的东京街头都不冷的道枝骏佑,败给了零上2度的重庆。

一阵阵寒风吹来,丁程鑫和道枝骏佑都被冻得鼻子通红。到了超市门口那是立马就往里面钻,获得了温暖。

丁程鑫要做火锅其实蛮简单,只需要一些食材和火锅底料什么的就好了。丁程鑫带着道枝骏佑在超市溜达了一圈,买了些香菜,金针菇,肥牛,速冻食品和一些蔬菜之类的,就回家了。

到家以后丁程鑫安排道枝骏佑坐下,说等着自己的手艺(其实就是火锅底料),弄汤底之前还特地问了问道枝骏佑是不是不太能吃辣。为了照顾道枝骏佑,丁程鑫调了自己觉得一点也不辣的汤底。

然后把火锅和电磁炉搬到了餐桌,倒了两杯可乐,然后把菜下锅。在吃之前还特意调了自己的秘制碟。

“你一定要尝尝我调的油碟,巨好吃!相信我!”说着,将油碟放在道枝骏佑前面。道枝骏佑看着这一锅红红的东西,有些担心。迟迟下不了筷子。

“唉我已经调了我们这最淡的汤底啦,虽然看着辣但是一点也不哦,你快快快尝尝!来,这块肥牛熟了!你尝尝!”丁程鑫兴奋地用漏勺捞了一块肥牛给道枝骏佑。

道枝骏佑深呼吸了一下,夹起来那块肥牛,吃了下去。

……

三秒后,道枝骏佑明白了什么叫做舌头着火。这简直就是特辣!为什么丁程鑫会说不辣?!他觉得他的舌头已经给辣没了,仿佛着火了一样。

道枝骏佑连忙拿起可乐,一饮而尽,好嘛,不喝还好,喝了以后,碳酸饮料特殊的感觉流经舌头,他感觉他的舌头更烫了。

道枝骏佑被辣地满头是汗,实在受不了了冲去接了一大杯水,灌下去以后还是不行,疯狂给舌头扇风,丁程鑫一脸疑惑,但还是帮道枝骏佑拿来了醋,并告诉道枝骏佑醋能止辣,道枝骏佑把醋倒进了杯子里直接喝了下去。

看着道枝骏佑的样子,丁程鑫表示疑惑:真的有那么辣吗?

然后,他便吃了一块肥牛,嗯……不辣啊,不对,不够辣,还得蘸上油碟。道枝骏佑看着丁程鑫一脸淡定地吃下那一口,完了还不满意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又夹了一块蘸上油碟,也疑惑了。他没有味蕾吗?

最终,道枝骏佑挑战失败了。

“奇怪了,我觉得不辣啊。”丁程鑫说。

你们重庆人吃辣能力你心理没点数吗?

道枝骏佑心情十分复杂。

“我换个锅搞鸳鸯的吧,反正刚刚下的菜不多,家里好像还有清汤火锅料,你等等啊。”丁程鑫起身对道枝骏佑说道。

经过这一次,在吃之前还特地用筷子蘸了一点点汤,确认真的不辣以后才吃。

吃饱喝足以后,道枝骏佑帮忙收拾一片狼藉的厨厨房和餐厅,之后两个人回到房间打算一起打打电脑游戏什么的。

突然,东京下起了雪。

丁程鑫看见道枝骏佑窗外的雪,突然变得很激动。“啊啊啊!下雪了?!”

“怎么了?你没有见过吗?”道枝骏佑问。

“对啊,我们这不怎么下雪,只会结冰……”丁程鑫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眼里发着光。

“嗯……想出去玩吗?”道枝骏佑问。

“真的吗?!!可是你爸妈?”丁程鑫兴奋地转过头,嘴角分明已经上扬了好多。

“我爸妈今天出去啦,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能去陪你吃火锅?”道枝骏佑点头说道。

丁程鑫接收到这个消息以后,立马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仿佛要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欢快地踏出了道枝骏佑的家门。

这是丁程鑫第一次到日本,也是丁程鑫第一次到道枝骏佑家的客厅,小院,再通过道枝骏佑家来到东京。

因为雪大的缘故,路边很快堆起了积雪,丁程鑫在雪中奔跑,转圈。道枝骏佑就这么看着他,觉得也挺好。突然丁程鑫转身,问;“打雪仗吗?”

道枝骏佑当然愉快地接受了挑战。两个人就在寂静的雪夜中你追我赶地玩了起来。玩累了,两个人都十分狼狈,但是也很开心。

“对了,这场好像是东京的初雪哦。”道枝骏佑说。

“初雪啊,很棒呢 。”

是啊,初雪,很棒,很浪漫呢。

——————————————————

悲惨高中生学业繁忙咕好久了我对不起大家!

我这次很长吧?!!

本来这章要写圣诞节了后来发现还要过几天,过几天可以来个圣诞节特别放送吧?哈哈哈哈哈

燕华澜

追光者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你真的好好,好到让我自惭形愧。

我是浪花的泡沫

         为什么我是这样的,拥有美丽的外表,却拥有着难以弥补的缺陷呢?

某一刻
      

         这一刻,爱上你,但不能说明,我没...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你真的好好,好到让我自惭形愧。

我是浪花的泡沫

         为什么我是这样的,拥有美丽的外表,却拥有着难以弥补的缺陷呢?

某一刻
      

         这一刻,爱上你,但不能说明,我没有爱人的勇气了。

你的光照 亮了我

        那么温柔的你,那么美好的你,将阴霾驱散,照亮了我的世界,可我该怎么爱你,不想让你不快乐,不想……你被我的爱压得喘不过气。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眼睛充满星河的你,是不是也像星河一样,那么近,但又那么远,无法琢磨,无法靠近呢?

耀眼得让人想哭

        喜欢运动的你,喜欢笑的你,在哪里都是焦点,我要怎么才能靠近你?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我将永远的追逐你,看着你。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我想着你,抬头看着夜空,那些星星就像你眼里的光,璀璨夺目,看着星星就能想起你呢,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在看着夜空?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我可以一遍遍的想你,爱你,可我们抵不过时间,你的身边有了颜末,我也没有了爱你的资格。我只能跟在你身后,看着你爱上别人,与他人白头偕老。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你是我的光,可你也是别人的光,我不是唯一,可你是我的唯一。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我会一直等你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直到老去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太阳,你是我的太阳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眼泪夺眶而出,挥洒在空中。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你的爱,像阳光

边拥有边失去着

         散落在天边,可——不属于我。


————————————————————————


如果说你是夏夜的萤火

        绽放着光芒的你,真的很美。

孩子们为你唱歌

        今天我又听到有人在唱着你的歌,唱的还不赖。

那么我是想要画你的手

        我又画了一个你,你依旧那么美。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

        你拥有千千万万的粉丝,我在你看来,是不是微不足道呢?

因为你有梦可做

        你的梦想那么大

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

        又怎么会爱上我呢,为我停留呢。

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背后

        我是立通的经理了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我可以看着你,不再通过电子屏幕了。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是条射线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感情无法收回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我会看着你,直到老去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你的光芒真耀眼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我是不是要找一块纸巾,不能让你笑话啊。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你的爱厚重无比

却依然相信彩虹

        我甘之如饮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我将是你一辈子的歌迷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看着你成功,慢慢地走向人生的圆满。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我会等你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一辈子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看着你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真的幸福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你的爱

却依然相信彩虹

        真希望,是属于我的。

花与莉莉周

【陆之昂x程七七】我的可乐分你一半

剧版同人,冷CP圈地自萌。
不喜点X,不接受人身攻击。

本文时间线与告白信、食堂梗无关。纯粹小甜饼。
虽然存稿不见了,还是忙里偷闲在酒店码了一篇。听说剧里开始虐了,所以先发糖给你们甜一下^o^
————————————————————————

     盛夏的午后,空气里弥漫着闷热、潮湿的气息。一向活力满满的校园此时也沉寂下来,知了却依然不知疲惫地叫个不停。
    空荡荡的篮球场丝毫看不出一个小时前这里曾进行过一场激烈的篮球赛。
    陆之昂和程七七并肩坐在篮球场的一角。
    陆之昂解下已经被汗水浸湿的...

剧版同人,冷CP圈地自萌。
不喜点X,不接受人身攻击。

本文时间线与告白信、食堂梗无关。纯粹小甜饼。
虽然存稿不见了,还是忙里偷闲在酒店码了一篇。听说剧里开始虐了,所以先发糖给你们甜一下^o^
————————————————————————

     盛夏的午后,空气里弥漫着闷热、潮湿的气息。一向活力满满的校园此时也沉寂下来,知了却依然不知疲惫地叫个不停。
    空荡荡的篮球场丝毫看不出一个小时前这里曾进行过一场激烈的篮球赛。
    陆之昂和程七七并肩坐在篮球场的一角。
    陆之昂解下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发带,随手放到一边。随即就转过头来,冲着程七七得意地炫耀起来。
    “七七,你有没有看见我刚刚的英勇表现!”
    程七七喜欢看陆之昂意气风发的样子,仿佛全世界都在他手中。却也喜欢随时在他志得意满的时候煞煞他的威风。
    于是程七七晃着脑袋,略作遗憾地回答:“有吗?我怎么没有看见。”
    

    程七七看着满头大汗却依然神采飞扬的陆之昂,眉飞色舞地向她讲述自己之前的光辉表现。他们离得这么近。程七七能看清陆之昂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甚至是额前的碎发、爱笑的眼睛、眼角的泪痣、上扬的嘴角。他怎么这么好看啊!程七七又一次在心里感叹道。
     “只见我一个假动作连过两人,手腕一挑,远射得手!球进了!你知道吗?大家都傻眼了!一定是被我高超的技术震住了。……”
     “喂!程七七,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程七七回过神来,眼前突然探出陆之昂放大的脸,又联想到上一秒自己还在心底偷偷描绘这个人的样子,不由有点害羞,惊慌失措起来。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羞涩,程七七强作镇定,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
     “说了这么久,你累不累啊。一定口渴了吧。来,喝可乐。”说着,程七七连忙抓起摆在两人中间的可乐递了过去。
     看着程七七有点手忙脚乱的一连串动作,陆之昂心底暗暗发笑。虽然不知道程七七为什么如此慌张,却还是觉得她的一举一动都如此可爱。
     陆之昂假装怀疑似的看向程七七,没有伸手接过那罐可乐。程七七继续面带自己的招牌笑容看着陆之昂,但是程七七不知道,那一刻连她的眉间都满含笑意,如三月春花一般明媚。
     陆之昂心里的小人儿哀叹着“完了、完了”,一边受蛊惑一般伸手接过了这罐可乐。
    程七七见陆之昂乖乖拿过可乐,有些懵懂地拉开拉环,于是心底的小恶魔开始蠢蠢欲动。
    “陆之昂,我也想喝可乐。”
    “不是吧?大小姐!您来看我比赛不仅迟到了十分钟,连加油饮料都不给我带!好不容易我自己有一瓶可乐都不让我喝。”
    听着陆之昂的抱怨,程七七暗暗偷笑。笨蛋陆之昂。临出门前被我爸那个法西斯发现,我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出一个完美的理由。还给你买可乐,能来就不错了!
     陆之昂还在声讨程七七。
     程七七像在哄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柔声说道:“好啦好啦。下次一定给你带可乐好不好。”
     陆之昂撇了撇嘴,似乎接受了这个回答。



     刚平息完这场风波,程七七却又按耐不住。应该说是程七七永远热衷于捉弄陆之昂这件事。
    “陆之昂,我渴了。出门到现在,我还没喝过一滴水呢。”程七七故作可怜地说道。
     完了完了!程七七只要露出这种委屈的楚楚可怜的神情,陆之昂就毫无办法,只能举手投降。
      “那你喝吧。”陆之昂递过刚打开还未喝过的可乐。
      “真的?你太好了,陆之昂!”程七七欢呼一声。
      一边接过可乐,程七七一边问道,“那你怎么办啊?”
      陆之昂挑眉一笑,“又没说全给你。”他刻意顿了一下,“让你喝一口。”
      程七七有点不可置信。
      陆之昂见状笑得更加开心, “没事,我不嫌弃你。”
     “可、可是……”程七七结结巴巴地说。
     “可是什么啊?”陆之昂环着双臂,好整以暇地欣赏程七七窘迫的表情。“莫非、你在嫌弃我?”
     “不、不是。”程七七难得一见的为难起来。陆之昂,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知道两个人喝一杯可乐是什么意思吗?这、这可是,间接接吻啊!程七七在心里大喊着。
     程七七头一次明白了“骑虎难下”这个词的含义。看着陆之昂悠然自得、得意洋洋的样子,程七七忿忿地想:果然是个笨蛋!
     喝就喝!程七七压下心里的羞涩,举起易拉罐喝了起来。
     陆之昂看见女孩难得安静下来,平日里会跳舞的长发乖乖垂在身后,长长的睫毛盖住了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还有被娇羞染红的脸颊,陆之昂不由心神摇曳。
     待陆之昂回过神来,程七七已经喝下了半罐可乐。他笑了笑,开口打趣。
    “七七大小姐,我说的可是一口,您都喝了一半了。”
    “我不管!是你让我喝的!”
    “是是是,您悠着点啊,回头又胃疼。”说着陆之昂抢过了程七七手里的半罐可乐。
    “嗯,还挺好喝。”
    “陆之昂!”
 
————————————————————    
    小剧场

    作者:不就一罐可乐吗?你们再买一罐就好了。
    陆之昂、程七七:你懂什么!这叫情趣!
    作者:是是是,我不懂。谈恋爱真是太讨厌啦!
  
    其实就是两个人互相逗的秀恩爱(烧烧烧)日常(¬_¬)以及,陆之昂其实是个心机boy。

花与莉莉周

【陆之昂x程七七】命运拐了个弯

【命运拐了个弯】

剧版同人,冷CP圈地自萌。
不喜点X,不接受人身攻击。

程七七喜欢那个叫“陆之昂”的男孩。
陆之昂呢?
陆之昂心底也悄悄藏了一个女孩。

当当当当当~~
被我骗到了吧!

这不是文,想讲一下我写这对cp的初衷和相关想法。

私心里真的很喜欢这对。程七七是落落大方、娇俏可人的小可爱,陆之昂是阳光开朗、仗义洒脱的大可爱。剧里两个人的互动太甜了,简直是小情侣日常。一个男生为了哄女生开心鬼鬼祟祟地去买卫生巾,背着胃痛的女生给她买药、送她回家,陪女生逛街、吃饭、看星星、当她的人肉垫子。而女生借排练室陪男生练琴,一有时间就去找男生吃饭、聊天,给他买可乐,半夜约男生去看星星。讲真,编剧你告诉...

【命运拐了个弯】

剧版同人,冷CP圈地自萌。
不喜点X,不接受人身攻击。

程七七喜欢那个叫“陆之昂”的男孩。
陆之昂呢?
陆之昂心底也悄悄藏了一个女孩。


当当当当当~~
被我骗到了吧!

这不是文,想讲一下我写这对cp的初衷和相关想法。

私心里真的很喜欢这对。程七七是落落大方、娇俏可人的小可爱,陆之昂是阳光开朗、仗义洒脱的大可爱。剧里两个人的互动太甜了,简直是小情侣日常。一个男生为了哄女生开心鬼鬼祟祟地去买卫生巾,背着胃痛的女生给她买药、送她回家,陪女生逛街、吃饭、看星星、当她的人肉垫子。而女生借排练室陪男生练琴,一有时间就去找男生吃饭、聊天,给他买可乐,半夜约男生去看星星。讲真,编剧你告诉我这是纯洁的友谊,我是不信的。

(陆之昂买完卫生巾在栏杆旁和程七七说笑,看她的眼神,既宠溺又无奈,真是让我一秒入坑。)可能还有柴碧云小姐姐和白敬亭小哥哥的演技加成吧。只要是这两个人的画面就特别和谐,互动也特别自然。

然后一想到之后程七七会黑化,陆之昂入狱就很痛心啊。这两个人眼光都不太好。结局也都不太好。这两个人这么可爱、般配,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不否认程七七后期的性格里是有偏执、自私的部分。但很多时候也跟环境有关。一步错、步步错。其实很可能一个小小的改变,一个不同的选择,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希望有一个人能伸出手拉她一把。希望有一个人能坚定不移地爱着他。希望这两个人都可以幸福。

如果当初一开始程七七喜欢的就是陆之昂,如果命运拐了一个弯,一切会不会不一样呢?不仅仅是程七七喜欢陆之昂这个弯,任何一个小小的节点拐了个弯,大概都会有无数种可能。我想写的就是这些无数种可能,有关程七七与陆之昂的无数种可能。(其实只是方便我瞎改剧里的各种情节)

以后只要是“命运拐了个弯”系列的同人,基本上都是根据剧里的两人互动拓展改写的。其他标题的就更是我脑洞大开的产物。之后就不再特意说明啦。但是还会在每篇文的开头或结尾交待本文的时间线和私设的。

本来以为陆之昂X程七七这个CP会很冷的,没想到还有不少小伙伴在萌。谢谢大家的支持。

小伙伴们要是有什么想法、感受或者脑洞,欢迎一起交流,壮大我们的邪教。毕竟站邪教冷cp真是寂寞如雪啊。且爱且珍惜。

PS:cp名到底是路程、橙汁还是别的什么?以后标tag好统一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