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橡心

367浏览    16参与
千茶茶_

【橡蓝】连标题都没有的短打

橡心大踏步走上斜坡,刚才聚集在湖边的猫也逐渐散开,走向四处。

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嘶鸣声:“橡心,你一定要总是这样反驳我的每一句话吗?”

橡心回过头,蓝星站在他的身后,蓬松着毛让自己显出随时准备好攻击他的样子,不过她的眼睛里倒没有一丝怒意,反而还闪着笑意。

橡心咕噜着笑了一声,随后也装作很生气地说:“你不是也总是在反驳我。”

“自大的河族毛球!”蓝星低吼一声,向他扑来。

橡心赶紧向前方跑去,企图躲避蓝星的“攻击”。

他没跑多久就听到蓝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蓝星猛扑过来把他按倒在地上,一只脚踩着他的背。“像你这么胖的猫是跑不过我的。”蓝星的声音里充满胜利的喜悦。

橡心吼了一声,挣...

橡心大踏步走上斜坡,刚才聚集在湖边的猫也逐渐散开,走向四处。

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嘶鸣声:“橡心,你一定要总是这样反驳我的每一句话吗?”

橡心回过头,蓝星站在他的身后,蓬松着毛让自己显出随时准备好攻击他的样子,不过她的眼睛里倒没有一丝怒意,反而还闪着笑意。

橡心咕噜着笑了一声,随后也装作很生气地说:“你不是也总是在反驳我。”

“自大的河族毛球!”蓝星低吼一声,向他扑来。

橡心赶紧向前方跑去,企图躲避蓝星的“攻击”。

他没跑多久就听到蓝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蓝星猛扑过来把他按倒在地上,一只脚踩着他的背。“像你这么胖的猫是跑不过我的。”蓝星的声音里充满胜利的喜悦。

橡心吼了一声,挣脱开蓝星,用小心翼翼缩起利爪的脚掌击打对方。“但是我可比你强壮。”他得意洋洋地喵到。

“你们一定要表现得像两只幼崽一样吗?”他们身后的树丛里传来黄牙抱怨声,“认谁看了都不会觉得你们曾经是森林里最优秀的武士。”

蓝星和橡心放开对方,对视一眼。“对不起,黄牙。”蓝星喵到。

“看来我还是去找别的地方睡觉吧。”黄牙抽动了一下胡须,站起身离开了她本来占领的灌木丛。

看着老巫医离开后,蓝星舒展了一下身子,舒服地趴到地上。橡心也紧挨着她趴在柔软的土地上。

“族群猫们一定会很快适应新的领地的,不是吗?”蓝星轻声说。

“当然,他们都经历了最艰难的时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橡心说。

蓝星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

“你在想黄牙的预言,是吗?”橡心问。

蓝星点点头。“大家都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巫医也还没找到药草,现在不适合发生任何战争,特别是一些对于边界的无用的斗争。”

“他们会没事的。”橡心舔了舔蓝星的耳朵,安慰到,“况且我们也无法做出任何干预,我们应该相信他们。”

蓝星又往橡心身边靠近了一点,感受着伴侣温暖的皮毛和结实的肌肉,慢慢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会好的。她安慰着自己,至少族群猫们已经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新家。

————————————————————

看《星光指路》引子时脑子里突然出现的画面,顺手写了下来。

蓝星和橡心在星族同时出现的几次情节基本上都在互怼,说到底分明就是明撕暗秀嘛x(你看星光指路里蓝星一说话橡心就“温顺地低下了头”)。他们一定会在星族弥补曾经不能一起生活的遗憾的。

千茶茶_

【猫武士/蓝星一家】原谅

蓝星一家(橡心/蓝星/石毛/雾脚/小苔藓),主雾脚视角


森林大会上。

雾脚坐在河族猫之间,看着石毛——她的手足狠狠地瞪着巨岩上的蓝星。

她没有看巨岩上的族长们,自从那场战争过后,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蓝星。

她相信火心不会说谎,况且跨族恋爱本身就是不被允许的事,不会有任何一个忠诚的武士会编造族长与外族猫生了孩子的谎言——即使是要拯救危在旦夕的族长。但是她仍旧无法接受,自己是一只混血猫的事情。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认为灰池是他们的妈妈,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只土生土长的河族猫。

她知道石毛也并非完全不信火心的话,从那场战争过后,石毛更加努力地捕猎和巡逻,仿佛要证明自己完全是一只忠于族群的河族...

蓝星一家(橡心/蓝星/石毛/雾脚/小苔藓),主雾脚视角



森林大会上。

雾脚坐在河族猫之间,看着石毛——她的手足狠狠地瞪着巨岩上的蓝星。

她没有看巨岩上的族长们,自从那场战争过后,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蓝星。

她相信火心不会说谎,况且跨族恋爱本身就是不被允许的事,不会有任何一个忠诚的武士会编造族长与外族猫生了孩子的谎言——即使是要拯救危在旦夕的族长。但是她仍旧无法接受,自己是一只混血猫的事情。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认为灰池是他们的妈妈,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只土生土长的河族猫。

她知道石毛也并非完全不信火心的话,从那场战争过后,石毛更加努力地捕猎和巡逻,仿佛要证明自己完全是一只忠于族群的河族猫。

藓毛走到她旁边坐下了,雾脚转过头瞥了一眼这位同族猫。她知道藓毛刚才去找灰条了。

雾脚想到在营地的羽爪和风爪,两只小学徒每天都问她和石毛什么时候可以见爸爸。她有些吃惊豹星会选她和石毛当这两只小猫的老师,但她很欣慰石毛并没有因为火心说的话迁怒两只混血的小猫——她的兄弟是一位尽职的老师。雾脚更是心疼这两只失去了母亲又与父亲分开的小猫,竭尽所能保护着他们。

“灰条也是挺可怜的。”藓毛小声对雾脚耳语道,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同情,“和孩子分别是多么痛苦啊。”

雾脚动了动耳朵,如果蓝星真的是她的妈妈,蓝星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吗?她为什么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雾脚终于抬头看了看巨岩上的雷族族长。她这才突然意识到这位族长与她是多么相像。她们有一样的灰色的皮毛和蓝色的眼睛,雾脚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可能就像年轻的蓝星,

雾脚不自在地舔了舔胸前的毛,想要甩开自己的想法。


最后森林大会在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豹星跳下巨岩,一挥尾巴,招呼河族猫迅速离开。

雾脚跟着河族猫的队伍离开了四棵树。她感受到有只猫用尾巴碰了碰她的身体,她转过头,是石毛。

石毛的眼神十分阴沉,他低声说:“虎星暗有所指,不是吗?”

雾脚点点头。她不知道虎星具体知道了什么,但她知道虎星绝对不止在说羽爪和风爪。

“你真的相信那只雷族猫的话吗,橡心怎么可能会背叛武士守则。”石毛低声说,他们已经慢慢退到了河族猫的最后。

“我知道这难以接受,”雾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但是我敢说你也并非完全不相信。”

石毛哼了一声:“我是一个忠诚的河族武士,我属于河族,”

“我知道,大家都知道。”雾脚安慰地舔了舔石毛的耳朵。


等到雾脚回到巢穴时,月亮已经爬过了天的一半。

她躺在巢穴中,很快进入了梦乡。

她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陌生的森林。

“雾脚?”石毛的声音传来,她的兄弟从一棵树后面走过来,眼里充满疑惑,“这是梦,是吗?”

“我想是的。”雾脚点点头,“不过为什么我们会做同一个梦呢?”

紧接着,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只猫的身影,那只强壮的褐色公猫身上闪着星光,坐在他们面前的空地上。

是橡心!“橡心!”雾脚呼噜着,高兴地向她的父亲跑去。自从太阳石一役橡心死在雷族猫爪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石毛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走向橡心。“好久不见。”

“是啊。”橡心点点头,温柔地看着两个孩子。

“怎么今天突然要托梦给我们,河族要发生什么事了吗?”雾脚问道。不过就算河族出事了,也应该是豹星或者泥毛最先知道啊。雾脚心里疑惑道。

“不,和河族无关。”橡心喵到,“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内心十分迷茫。”

“火心说的不是真的,是吗?”石毛嘶声说,“你不会做那样的事。”

橡心低下头,脚不自在地移动着。雾脚知道已经不能逃避事情的真相了,她轻声问:“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父亲会挑战武士守则?为什么他们会被生下来?为什么从来没有猫告诉他们他们的身世?

“我……”橡心犹豫着,这位强悍的武士在孩子面前第一次如此尴尬,“一切都是因为我。”他叹了口气,“是我三番五次地找蓝星——当时她还叫蓝毛,是我提出的约会,我无法忘记她。蓝毛坚持生下了幼崽,但她的族群需要她成为新的族长拯救雷族,所以她只能把孩子送来河族。”

雾脚和石毛沉默着。他们知道之前可以以火心误会了什么逃避一切,但现在不能了。

“你们或许忘了,你们还有个妹妹。”橡心挥了挥尾巴,一只浅灰色的幼崽出现在空地上。

“我是小苔藓!”小母猫喵道,“我很高兴看到小雾和小石头都长成了强壮的武士。”她抬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足。

雾脚歪了歪头看着小母猫,艰难地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她的回忆。

“你们可能早就忘了我了,毕竟我们只一起过了一个多月的生活。”小苔藓说,“不过或许你们还能稍微回忆起在雷族的最后一个清晨。妈妈说要玩一个‘秘密大逃亡’的游戏,于是我们悄悄从厕所通道溜出了营地。外面的雪很厚,我还记得第一次出营地的我被森林之大惊呆了。”

雾脚和石毛对视一眼,坐下来安静地听小苔藓讲故事。

“小石头说红爪已经教过他捕猎蹲伏的动作了,妈妈的眼里闪着自豪的光,她叫我和小雾也试试,可是雪地太冷了,我也没有学会。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怎么蹲伏了!”小苔藓愉快地说,好像为了证明她的话,她压低后腿伏在地面上,过了一会她又坐了起来,害羞地舔了舔自己胸前的毛,继续说道,“我们已经走不动了,可是游戏还没有结束。妈妈在雪地里挖了一个洞,然后把我们放在洞里,接着我们通过一个又一个的洞慢慢地向太阳石前进着。快到太阳石的时候,我好累好累,我靠着小雾睡着了,我想睡一觉之后肯定又能回到温暖的巢穴里。”小苔藓低下头,“后来有只和蓝毛很像的猫轻轻地把我推醒,她告诉我她是蓝毛的姐姐雪毛,她会照顾好我的。我看到我的身体还在那个洞穴里,我知道我已经在星族了。小雾和小石头顺利到达了对岸,被交给一只河族猫后抚养,我很高兴我的手足们可以有一个温暖的窝。”

在小苔藓的讲述中,雾脚脑海中形成了一些模糊的画面——白茫茫的雪地里,三只灰色的幼崽挤在一团,他们的旁边有一只蓝灰色的母猫。

“你们的母亲并非不爱你们。”橡心轻声说,“蓝星绝对是一位很好的母亲。但她有她的使命。她把你们交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中的痛苦和不舍。自从把你们送来河族,她也从未停止过关注你们。”

雾脚突然想起来,她和石毛作为武士参加的第一次森林大会结束后,那为雷族族长对他们说恭喜他们成为武士时,声音是多么温柔。还有火心把她的幼崽从洪水中拯救出来之后的那个森林大会,蓝星突然靠近询问她孩子的情况时雾脚一度摸不着头脑,现在一切似乎都说通了。

“可是你现在告诉我们这些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石毛的尾巴拍打在地上,这位灰毛武士看上去有些心烦意乱。

“很抱歉瞒了你们这么久,之前,我也不想让你们困扰。”橡心喵道,“但是如今虎星已经有了线索,秘密的暴露只是迟早的事。我想,作为你们的父亲,我更适合先告诉你们一切。”

石毛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猛地站了起来:“我想自己独处一下。”说罢,他转过身走进了树林。

橡心担忧地看着远去的儿子,一时间不确定自己的决定正不正确。

“他会没事的,只是他需要更多时间去接受。”雾脚呼噜道,“石毛一直都是河族最忠诚的武士,我们很幸运有他这样忠诚而勇敢的副族长。”

“我知道。”橡心温柔地说,“你们是我和蓝星的骄傲,一直都是。”


雾脚和石毛在树林里寻找猎物。距离上次梦见橡心已经过了一段时间,雾脚感受到她的兄弟已经没有那么焦躁。

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东西都能慢慢被接受。雾脚想。毕竟,无论是橡心还是蓝星,都是四大族群公认的伟大的武士。

就在这时,橡心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树林里。

雾脚一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她注意到石毛也看向橡心所在的位置。

他们的父亲看上去有些着急,他甩了甩尾巴示意两个孩子跟上他,雾脚和石毛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他们越走越快,最后开始疾跑起来。橡心突然消失了。“去雷族边界,快!”雾脚听到了父亲焦急的叫喊。

靠近雷族边界,雾脚听见几声狗吠,她警觉地竖起耳朵。狗吠声越来越大,还伴随着猫儿们凄厉的尖叫,雾脚瞥了一眼石毛,注意到他的毛已经竖了起来。

雷族和河族边界上的那条河气势汹汹地嚎叫着,几只狗哀号着顺着河水被冲向下游。“看那里。”石毛低声说,雾脚顺着它的目光看过去——在河水白色的浪花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两只猫在水中扑腾。

“是火心和蓝星。”雾脚低呼道,她认出了雷族副组长那身火红的皮毛。她和石毛对视一眼,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河流。

两只河族猫迅速向河中央游去,从筋疲力尽的火心爪下接过蓝星。

他们托着蓝星向河岸游去,将蓝星轻轻放在河岸的石滩上。

“蓝星?”雾脚紧紧盯着雷族族长,试探地喊道。

那边传来灰条的叫喊,警告他们虎星正在靠近。但是雾脚和石毛没有理会那位充满威胁的影族族长。雾脚不知道面前这位雷族族长还会不会醒来,也没有想好如果蓝星醒来了她该怎么面对她的这位妈妈。

突然,蓝星呛了几声,吐出来一口水。

雾脚急忙喊到:“火心!她没死!”

正在火心跑回来在蓝星身边趴下的同时,蓝星艰难地睁开了眼睛。雾脚看到,在蓝星认出她和石毛的时候,眼睛瞬间睁大了,她的目光顿时变得很柔和:“是你们救了我。”

“嘘,别说话。”雾脚轻声说,她知道此时说话只会更快地消耗虚弱的蓝星的体力。

“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们——求你们原谅我当初把你们送走,橡心向我保证灰池会照顾好你们的。”蓝星无视了雾脚的提醒,继续说下去。

石毛点点头:“她是一位好母亲。”

“她对我有大恩,橡心也是,他把你们教导得如此出色。我看着你们长大,看着你们为河族出力,”蓝星又咳了几声,“如果不是我一念之差,你们都已是雷族武士了,原谅我。”

雾脚看向石毛,她的兄弟也在回望着她,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已经为过去的选择忍受了太多的痛苦,请原谅她吧。”火心轻声说道。

雾脚看到石毛轻轻点了点头,她也猛然舒了口气。心中那块疙瘩解开了,她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有一位勇敢而又智慧的母亲。于是她低下头,舔了一下她的母亲:“我们原谅你。”

石毛也趴下来,轻轻为蓝星梳洗着。

雾脚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这位雷族族长,她的皮毛因为时间的折磨已经不在那么光鲜亮丽,身子因为战斗和溺水蜷成小小的一团。她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没有昔日骄傲的神采,只剩下留给她的孩子的无尽温柔。

雾脚眼睛突然也有些湿润。她想,或许在无数个安静的深夜,蓝星独自趴在巢穴里,想念着河岸另一畔的伴侣和孩子。或许这位表面看上去坚强骄傲的族长也曾为自己死在雪地里的孩子流泪。她独自承受着看着孩子在另一个族群长大、跟自己的孩子在战场上针锋相对却不能表现出丝毫异常情绪的痛苦。

听到两个孩子的话,蓝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渐渐闭上了眼睛。

雾脚心里一紧,她意识到蓝星已经踏入星族了。


石毛和雾脚把蓝星放进她的族长巢穴里,为她进行最后的梳舔。

雾脚看到石毛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

他们从来没有时间真正了解这位母亲,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如果他们早点知道真相,如果他们早点接受,或许一切又会不一样。

族长巢穴被一片哀痛的沉默笼罩着。雾脚默默地舔着蓝星的皮毛,突然想着,在他们还是雷族幼崽的那一个月,蓝星是否也曾温柔地为他们梳洗皮毛。

石毛用尾巴拍了拍她的肩,雾脚听到她的兄弟轻声说:“看。”

雾脚抬起头。蓝星和橡心坐在他们面前。蓝星靠在橡心身上,尾巴和他的缠在一起。他们温柔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

谢谢你们,你们永远是我们的骄傲。

蓝星和橡心的声音在巢穴中回荡。


End.

———————————————————————————

后记:家里新买的书看完了,顺手就从书架上拿其蓝星的预言又翻了一次。然后脑一抽突然想写点东西。

我非常非常喜欢蓝星一家,蓝星、橡心、雾脚(或许我该叫她雾星了)、石毛都是优秀的武士,如果小苔藓能够长大我想她也是非常优秀的猫。蓝星和橡心对彼此非常忠诚,即使在那场大雪后他们无法再接近,他们也从未停止过爱着对方。雾脚和石毛无疑很好地遗传到了父母优秀的品质。雾脚像蓝星一样刚毅而充满智慧,石毛像橡心一样勇敢而忠诚。(这一家真的好强,两个族长两个差点成为族长的副族长)

当然他们四个当中我最喜欢的是雾脚。雾脚聪慧勇敢,也善良友好。所以我选择了以雾脚为主要描写的对象。然后还有关于文里的一些安排,我个人觉得是雾脚会比石毛先接受,一是因为性格,二是我觉得石毛会比雾脚更加在意族于族之间的区别(毕竟雾脚对火心他们都很友好)。

因为其实有一段时间没看猫武士了,希望没有写得太OOC。

沈鹤浔梦游中💤
-“我爱的每一只猫都死了,我又...

-“我爱的每一只猫都死了,我又怎么敢爱她?”

-“可我还在这。”

-“你只是暂时在这。”

——

-“你的勇气去哪里了,钩星?”

-“我爱的每一只猫都死了,我又怎么敢爱她?”

-“可我还在这。”

-“你只是暂时在这。”

——

-“你的勇气去哪里了,钩星?”

Wanderlust

其实蓝星对橡心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至少蓝星在回忆起往事时是这么说的,伴随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恶狠狠的不满。


活了十九年的蓝星对谈情说爱没有半分兴趣,情感经历丰富得好似一张白纸,连绯闻都没传出去一个。雪毛对此十分纳闷。扪心自问,自家妹妹哪点不优秀了,凭什么从幼儿园到大学真正敢追她的只有画眉翅这一个人。蓝星过十九岁生日的那天雪毛喝了点酒,然后搂着妹妹的脖子失声痛哭,说蓝星啊你说你这么优秀怎么却没多少人追呢。蓝星只觉得姐姐是谈恋爱谈坏了脑子,于是她一边扶着酒后失态的雪毛一边腾出只手打电话给在隔壁城市上学的蓟掌,在酒吧嘈杂摇滚乐中对着手机大声吼道”我姐喝醉了你现在赶紧滚过来!”。蓟掌火...

其实蓝星对橡心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至少蓝星在回忆起往事时是这么说的,伴随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恶狠狠的不满。

 

活了十九年的蓝星对谈情说爱没有半分兴趣,情感经历丰富得好似一张白纸,连绯闻都没传出去一个。雪毛对此十分纳闷。扪心自问,自家妹妹哪点不优秀了,凭什么从幼儿园到大学真正敢追她的只有画眉翅这一个人。蓝星过十九岁生日的那天雪毛喝了点酒,然后搂着妹妹的脖子失声痛哭,说蓝星啊你说你这么优秀怎么却没多少人追呢。蓝星只觉得姐姐是谈恋爱谈坏了脑子,于是她一边扶着酒后失态的雪毛一边腾出只手打电话给在隔壁城市上学的蓟掌,在酒吧嘈杂摇滚乐中对着手机大声吼道”我姐喝醉了你现在赶紧滚过来!”。蓟掌火急火燎地超速开车赶过来查看情况,听完蓝星的长话短说概括版描述后翻了个白眼,等到第二天雪毛清醒后告诉她,没多少男人会喜欢蓝星这种全面优秀极度强势性格上基本没有女人味的女人。一周后姐妹俩坐在奶茶店里喝饮料,雪毛看了看自己的莓莓果茶再看了看蓝星的不加糖不放奶的苦咖啡,斟酌言辞后将蓟掌给出的理由完完整整地复述了一遍。蓝星闻言翻了个白眼,说蓟掌那是带有明显性别歧视的一派胡言,以及我对恋爱不感兴趣,数字才是我最忠实的伴侣。

 

 

总而言之,十九岁的蓝星只爱经济,对恋爱这种事儿没半分兴趣。这也难怪别的同龄单身女孩儿看到橡心那张帅脸时都会不自觉心跳加速将自己装成一弱女子,而只有蓝星会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内心暗骂哪儿来的憨批居然敢和老子抢书。

薛邶宸。
结语,猫武士屠屏上皮评论。

结语,猫武士屠屏上皮评论。

结语,猫武士屠屏上皮评论。

觉时
“我不会忘记你的,不论你有没有...

“我不会忘记你的,不论你有没有伤疤。”

蓝星:你来接我了……

*情人节快乐!!!!
祝福天下有情人!!!99不88
贺图当然是猫历中最棒的一对模范夫妻啦~嘻嘻~难得也要有少女情怀的背景——

“我不会忘记你的,不论你有没有伤疤。”

蓝星:你来接我了……

*情人节快乐!!!!
祝福天下有情人!!!99不88
贺图当然是猫历中最棒的一对模范夫妻啦~嘻嘻~难得也要有少女情怀的背景——

益清轩

蓝星跳下树,脚掌接触到坚实的土地。月光如水穿过层层拥挤的四族猫,夜幕深沉,四野寂静。钩星正跃下最后一截树干,他的副族长迎了上来。钩星定了定脚步,低声地与兄弟交谈着什么。


风声不定,时而带着猫头鹰的鸣叫,也并没有把他们的话语吹向耳朵。蓝星收回目光,漫步走向集聚在中央的猫儿们。


红尾正在向两位新晋的武士祝贺。石毛挺立胸膛,精壮的肌肉下蕴藏力量,他的眸光微微闪烁,更多的时候只是倾听逊谢,却掩饰不住神采飞扬。


“我相信你是尽忠勇敢的武士,甚至害怕下一次见面在战场上……”


蓝星没有再听老朋友的话,她注视着雾脚,年轻的武士刚转过身,清澈的月光落在她身上,蓬松的毛发好似落了一层霜,她...

蓝星跳下树,脚掌接触到坚实的土地。月光如水穿过层层拥挤的四族猫,夜幕深沉,四野寂静。钩星正跃下最后一截树干,他的副族长迎了上来。钩星定了定脚步,低声地与兄弟交谈着什么。


风声不定,时而带着猫头鹰的鸣叫,也并没有把他们的话语吹向耳朵。蓝星收回目光,漫步走向集聚在中央的猫儿们。


红尾正在向两位新晋的武士祝贺。石毛挺立胸膛,精壮的肌肉下蕴藏力量,他的眸光微微闪烁,更多的时候只是倾听逊谢,却掩饰不住神采飞扬。


“我相信你是尽忠勇敢的武士,甚至害怕下一次见面在战场上……”


蓝星没有再听老朋友的话,她注视着雾脚,年轻的武士刚转过身,清澈的月光落在她身上,蓬松的毛发好似落了一层霜,她体态优雅,抬头环顾四周,那样子别为熟悉。蓝星一瞬停了心跳。再看时,雾脚已经望向场边,澄蓝的眼睛亮起来,动作轻盈地穿过猫群,向父亲跑去。


橡心低下头摩挲女儿的额头,雾脚扬起脸,喉咙里发出高兴的笑声,她向后跳了一步,然后推着他往空地走。


橡心低语了什么,父女俩并肩而行。这时,他忽然抬起头,隔着喧闹的猫群,向这里看了一眼。蓝星静静地站着,四爪如同冻在原地。橡心的面庞遥远模糊,他眼中闪烁着什么亦无从得知。她却能捕捉到旧日的痕迹,那些转瞬而逝的喜悦的往事。



她终于忘记了那一日,又终于又回到了那一日。


小苔藓温热柔软的身体贴在嘴边,冷风凛冽,漫天漫野的冰雪耗去了她的温暖。她全身僵硬,徒劳地揉搓着她湿漉漉的毛发,爪下好像垫了一块冰,无论怎样只能摸到寒冷,她的小女儿就这样一点点变得冰凉。


她恍惚,看着雾脚银灿灿的毛发和明净的双眸,想到,如果小苔藓还活着,是不是也会这样漂亮。她的活泼美丽的女儿。


橡心哀哀地望着她,那目光平静而沉恸。他们都想起了什么,思绪在沉如水的月色飘到那个冷夜。但他顿了一下,随机被女儿拽回神思,雾脚轻快地伸展四肢,用鼻头贴上橡心的脸颊。


“恭喜你,橡心。”高星温和地注视着他们,礼貌地开口。“你的孩子们真优秀,他们会是河族的骄傲。”


橡心眼中流露出难以名状的喜悦,或是欣慰,他用尾巴环绕住雾脚,轻触石毛的脑袋。“谢谢。他们也是我的骄傲。”


他的目光一瞬间遥远,再一次低头向风族族长致意,然后跟上等候他们的钩星,踏上回家的路。



你选择了什么样的路,那就要走什么样的路。


蓝星沉默很久,转身向她的族群走去。夜半的风声过耳,瑟瑟的树叶缘枝擦下,掉落在泥土上。森林黯淡静谧,她踩着枯叶而去。







本来是摸鱼段子,好像也打了挺长……

橡蓝,本来是被温柔的小日子吸引,但写了拟人尴尬得自己没法看,被停电自动清除了╮(╯_╰)╭ 

我也不知道ooc不ooc真的,手机戳完直接发……想给自己一个差评

雾星/老妖全程卖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