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横山裕

44.8万浏览    8848参与
Natsuki

【自扫自裁】怎么那么帅啊打成这样!!!

【自扫自裁】怎么那么帅啊打成这样!!!

Natsuki

【自扫自裁】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亲友说这套好像玫瑰花的葬礼哈哈哈

【自扫自裁】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亲友说这套好像玫瑰花的葬礼哈哈哈

梵高也许看过海

十九 波折的暑假

1.

 放假前,几个人聚在一起商量假期的安排。


 村上信五终于能和丸山隆平去东京旅游了,一起去的还有大仓忠义和安田章大。大仓忠义已经做好了和家里断绝关系的准备,所以压根没打算回去,安田章大则是被其他几个人极力邀请,他们都不想让他再回到那种孤零零的生活里了。


 一开始,安田章大并没有答应,他打算和横山裕一样,在暑假里找一份简单的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因为就算这一次可以不回去,下一年,再下一年,他不可能每个假期都和他们待在一起。他认为老奶奶留下的那间屋子是一个非常稳定的住所,在自己有收入之前,住在那里是最好的选择。


 但村上信五生气地拍了他的头。


 “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1.

 放假前,几个人聚在一起商量假期的安排。


 村上信五终于能和丸山隆平去东京旅游了,一起去的还有大仓忠义和安田章大。大仓忠义已经做好了和家里断绝关系的准备,所以压根没打算回去,安田章大则是被其他几个人极力邀请,他们都不想让他再回到那种孤零零的生活里了。


 一开始,安田章大并没有答应,他打算和横山裕一样,在暑假里找一份简单的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因为就算这一次可以不回去,下一年,再下一年,他不可能每个假期都和他们待在一起。他认为老奶奶留下的那间屋子是一个非常稳定的住所,在自己有收入之前,住在那里是最好的选择。


 但村上信五生气地拍了他的头。


 “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他这样说着,“你当然要跟我回家住啊,在你长大到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之前,我是不会放你一个人生活的。”


 此外他们还邀请了横山裕和涉谷昴一起去旅游,但都被拒绝了——横山裕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弃他那该死的打工,涉谷昴则有任务在身,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


 “爱来不来!”村上信五美滋滋地畅想着几天后的情景,一点儿也不在意。


2.

 丸山隆平在出发前就列好了清单,把他心目中所有值得去的地方都写了上去。村上信五把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他,他可得负起责任!为此他特地跟爸爸写了封信,说自己要和朋友出去玩,可能不会回家了(事实上他压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家在哪儿,也没兴趣知道)。而丸山先生很快就回了信,用一种异样的情绪为他加油,还让他早点带漂亮姑娘回去。


 丸山隆平熟练地无视了那段话,一边真情实感地唾弃自己的父亲,一边想象了一下自己和某位穿着婚纱看不清面孔的姑娘结婚的场景,尽管下一秒那位姑娘就变成了暴怒的涉谷昴,台下的宾客也变成了笑得滚倒在地上的大仓忠义和慌慌张张地向别人道歉的安田章大。村上信五庄重地站在一旁,准备宣读誓言,横山裕躲在礼堂另一头,偷偷地抹着眼泪。

  

 他害怕地哆嗦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副比世界末日还要糟糕的景象从脑海里赶了出去。

  

 另一边,村上信五倒不是很在意旅途的具体行程,只要不是随时随地都和一群保镖一起行动,他觉得做什么都是有趣的。他知道他用听话换来的不是完全的自由,家里一定安排了保镖暗中跟着他,但至少这两个月,他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

  

 和其他人相比,大仓忠义反而是最兴奋的那一个,理由很简单:这可是他第一次去日本!

  

 他黏着丸山隆平提要求,让他在旅行计划里加上每天一顿的美食,还要去掉太费体力的项目,换成可以在室内进行的活动。

  

 对此,丸山隆平的回答是:“什么?你想让我们挤在市民泳池里想象去海边的感觉吗?”


3.

 不得不说,讨厌的道理总是格外灵验——当一个计划看上去十分完美时,往往会有意外发生——这一次也是。

  

 旅行的第四天,大仓忠义收到了家里的猫头鹰带来的信,是他妈妈寄来的。读完上面的内容之后,他发现自己必须要回家一趟了。


 “那个......yasu,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大仓忠义有点愧疚,“我之前跟他们讲了你的事,我妈妈说她有能帮到你的办法,但是这样你就不能继续参加旅行了。”


 安田章大正在认真对付手里的蛋筒冰激凌,完全没想到跟自己还有关系,他疑惑了几秒,手里的冰激凌融化了一块,掉在了他的衣服上。


 村上信五赶紧掏出手帕帮他清理(未/成年巫师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然后迅速吃掉了他手上剩下的冰激凌。


 “啊!”安田章大看着空荡荡的蛋筒愣了愣,还没想好要不要心疼,又想起自己还没回复大仓忠义,赶忙转了回去:“当然可以呀,但我不知道需要做什么。”


 “我妈妈说你只要过去就行,但我怀疑她在骗我......她可能只是想让我回家。”大仓忠义慢慢地说着,显得有些犹豫。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先回去比较好哦。”安田章大也跟着想了想,然后真诚地说。


 翻来覆去地思考过后,大仓忠义决定接受这个建议。安田章大提醒了他,他突然意识到,妈妈好像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生气,因为她本来可以不用和他交换条件的,或许......她想和他们谈谈?

  

 吃过晚饭后,他们和另两个人告别,向着伦敦出发了。


3.

 丸山隆平发现村上信五不太开心。


 他能感受到村上信五对于能够出来玩这件事的开心和满足,但在变成只有两个人之后,一些原本在计划中的地方就不再适合去了。随着日程的进行,怕寂寞的小獾不可避免地变得消沉起来,再加上长途旅行积累的疲惫,原本在丸山隆平眼里最可靠的人(没有之一,因为横山裕是一个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怪人)好像突然变成了小孩子,开始时不时地做一些足以称得上蛮不讲理和无理取闹的事。


 他当然知道这是对方的情绪冲突造成的,村上信五心里装着委屈,又不愿意让消极的心情影响到两人之间的相处,所以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向他发泄,或者说是撒娇。

  

 意识到这一点后,丸山隆平开始无条件地对村上信五百依百顺起来,并且变着法子地哄他开心(就像前两年那样),然而还没等他的努力出现显著的成效,最大的坏消息就先一步出现了。

  

 原本定在七月中旬的烟花大会因为连日高温已经推迟了两周,本来这周六终于要举办了,却又受到了提前登陆的台风的影响,再次被无期限地推迟了。


 谁都知道这是不可抗力,可这已经足够击垮他们最后的好心情。村上信五必须要在开学前回家待几天,在那之后,他们还要去对角巷买新学期的用品,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赶上烟花大会。丸山隆平提出和他一起回去,有他在,他们至少能够一起做点什么,但村上信五好像存心要和自己过不去,不由分说地拒绝了他的提议。


 这还是丸山隆平第一次直接面对闹别扭的村上信五,他以前从来没发现村上信五是这么棘手的一个人,更糟的是,他发现自己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因此在两个人分开之后,他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找到了一家巫师开的邮局,在那里迅速写好了三封信,然后分别寄给了给横山裕、涉谷昴和大仓忠义,请求他们的帮助。


 之后的几天里,几个人陆陆续续给他回了信,他们开始讨论一个足够可行,并且能够让村上信五彻底高兴起来的计划。

  

液态土壤

🥺🥺这次cpsp第二天的摊子过了!

这两套图会印无料! 请和我玩!

回答问题就能拿!!无料交换也莫多莫多

🖤💜🧡💙💚

🥺🥺这次cpsp第二天的摊子过了!

这两套图会印无料! 请和我玩!

回答问题就能拿!!无料交换也莫多莫多

🖤💜🧡💙💚

麻吉

橫雛祝大家新年快樂~!🧧🧨✨

p27是立牌跟徽章😍💖

橫雛祝大家新年快樂~!🧧🧨✨

p27是立牌跟徽章😍💖

章鱼烧超人
  好爱乱涂乱画(被揍

  好爱乱涂乱画(被揍

  好爱乱涂乱画(被揍

梵高也许看过海

十四 触手可及的距离

1.

 丸山隆平跪在涉谷昴的床边,把整个脸死死地埋在床单里,耳朵红得要命。村上信五站在一旁,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们昨晚做得太过火了,如果庞弗雷夫人过来检查,很难不发现端倪——涉谷昴胳膊上和背后的伤口全都崩开了,他们还在他身上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发现了淤青,此外还有大腿根上深深浅浅的牙印——这是最糟的。

  

 谁也没法解释一个刚苏醒没多久的病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额......或许可以说他去禁林和狼人搏斗了一整晚?


 最终他们放弃了给庞弗雷夫人施一个混淆咒的冒险行为,丸山隆平赶在上课前找来了村上信五。

  

 “你们......你是说......”村上信五盯着那几...

1.

 丸山隆平跪在涉谷昴的床边,把整个脸死死地埋在床单里,耳朵红得要命。村上信五站在一旁,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们昨晚做得太过火了,如果庞弗雷夫人过来检查,很难不发现端倪——涉谷昴胳膊上和背后的伤口全都崩开了,他们还在他身上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发现了淤青,此外还有大腿根上深深浅浅的牙印——这是最糟的。

  

 谁也没法解释一个刚苏醒没多久的病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额......或许可以说他去禁林和狼人搏斗了一整晚?


 最终他们放弃了给庞弗雷夫人施一个混淆咒的冒险行为,丸山隆平赶在上课前找来了村上信五。

  

 “你们......你是说......”村上信五盯着那几个已经变成深红色的牙印,艰难地消化着事实。涉谷昴大方地赤裸着身体靠坐在床上,向他展示每一处痕迹——他们需要村上信五帮忙遮盖掉它们。


 “信酱,拜托了!”丸山隆平努力跨越了最害羞的阶段,战胜了自己。他站了起来,恳求地看着对方。


 村上信五眼尖地在他脖子上发现了新的牙印,他深吸一口气,转过了身:“我去叫yoko。”


 “不行!我会被杀掉的!”丸山隆平慌张地一把拽住他。


 “放心吧,就算他不忍心下手,我也会把你杀掉的。”村上信五看了他一眼,不带感情地说。

  

2.

 两位尖子生用上了各自的知识储备,总算是想办法瞒过了庞弗雷夫人(大仓忠义之前提供的恢复魔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那之后,涉谷昴累得睡了过去,丸山隆平则遭受了两个人整整一个上午的数落。


 午饭时间过后,病房里热闹了起来。


 “小忠!那是给subaru的东西,不可以吃!”


 “诶,可yasu拿来的全部都是零食啊,他就算醒了也不能吃,一直放在这里会坏的,我帮他解决掉好了!”  


 “不行!”


 “毕竟okura除了吃就没有别的追求了嘛。”


 “maru酱也想一起吃的吧,从小就在流浪了,这些零食,你都没见过吧。”


 “什么?okura你在胡说什么呢!我当然见过,还都吃过!”


 涉谷昴被吵醒了,感觉自己的头隐隐作痛。


 横山裕和村上信五一直没走,看到他醒了,再次确认没有问题,才放心地赶去上课了。


 一年级的两个人和丸山隆平叽叽喳喳地聊着天,村上信五走之前,用魔杖的末端给了他们三个一人一下。  


 “确实是maru的错呀,想做的事没有错,把小涉弄成这样可不行。”


 “maru真是人渣呢,说到底,竟然真的做了这种事。”


 “喂!你说这话我们可就真的完了!”丸山隆平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起来。


 “你们几个,吵死了。”涉谷昴皱着眉头看着围坐在床边的三个人,感觉头疼得越来越厉害了。


 “那是因为小涉醒了大家都很高兴呀,”安田章大温柔地笑着,“你走的那段时间,maru急得都不怎么跟我们说话了呢。”


 “咦,不是因为讨厌我们两个吗?”大仓忠义吃完了桌上的零食,又意犹未尽地拿起一盘蓝莓(他不知道那是横山裕带来的),正儿八经地疑惑道。

  

 “okura!这个不能说!”安田章大凑到大仓忠义耳边,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


 涉谷昴默默地重新闭上眼睛,思考着其他的事,假装自己听不到新一轮的争吵。


3.

 上午的时候,他向横山裕和村上信五讲了自己一直对他们隐瞒的东西。


 他和丸山隆平逃回来的那天晚上,被各自的院长带去见了邓布利多,他不得不向邓布利多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且坦白了自己是阿尼马格斯的事。


 邓布利多没有指责他,只是问他打算做什么。他还记得自己说,想用自己的手复仇。他没想到邓布利多会同意他的要求,答应帮他保守秘密,甚至允许他在一定程度上违反校规自由活动。


 “但我有几个条件。”邓布利多向后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搭在扶手上,轻轻地敲着。

  

 “第一,在这件事完成后,我会有一些任务需要你帮我完成,这也许会花费很多时间,也许会很危险。当然,你可以拒绝。”


 “不,我接受,这是交换。”


 “谢谢你,涉谷先生,你的勇气让我敬佩。”邓布利多向他轻轻颔首,用平稳的语气说道。


 “第二,自始至终,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涉谷昴张嘴想要反驳,他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但邓布利多没给他机会:“如果没有把握,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会提供最大的帮助。请放心,这不会对你的计划造成任何干扰。”


 涉谷昴沉默地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


 银发老人用那双睿智的天蓝色眼睛静静地注视了他一会儿。


 “最后一个条件,我要求你向我保证,不会在黑魔法里迷失自我。”


4.

 “也就是说,你还会离开,对吗?”聪明的拉文克劳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问题的关键。

  

 涉谷昴点点头:“对,要帮邓布利多做事。”

  

 他隐瞒了邓布利多的最后一个条件,因为他不知道怎样才能不让面前的两个人担心。


 “这件事,你跟maru说了吗?”村上信五紧接着问。


 “......还没有。”他有时候真的很讨厌聪明的人。


 “那......”


 “我会找到机会告诉他的。”他有点烦躁地说。


 ……

  

 一年级们离开了,他们以为他睡着了。


 涉谷昴静悄悄地睁开眼,看向一旁独自发呆的丸山隆平,在心里叹了口气。

章鱼烧超人

  有人又在照片上偷偷亂塗

  有人又在照片上偷偷亂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