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井翔

182.8万浏览    55598参与
河粉师傅
西装版一出,我真的想写贵族*影...

西装版一出,我真的想写贵族*影山*月蚀

西装版一出,我真的想写贵族*影山*月蚀

渡渔_Dorain
之前做的一套阿拉希表情包终于过...

之前做的一套阿拉希表情包终于过审了

了却一个心愿👌🏻

大家喜欢的可以去下来玩玩w

之前做的一套阿拉希表情包终于过审了

了却一个心愿👌🏻

大家喜欢的可以去下来玩玩w

櫻井のサエコちゃん🌸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润润~ 简...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润润~

简直是太巧了

中午想吃土豆

🥔🥔🥔

结果土豆没找到

倒是找到了几个紫薯

嘻嘻嘻

蒸着吃好香呀

明天准备把剩下的紫薯做点甜点次

啊~

佛系少女现在天天满脑子都是吃滴

不过小肚肚上的肉肉捏起来手感不错

啊哈哈哈哈

好啦

敷面膜去咯

日常期待抽到我家先生ing

🌸🌸🌸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润润~

简直是太巧了

中午想吃土豆

🥔🥔🥔

结果土豆没找到

倒是找到了几个紫薯

嘻嘻嘻

蒸着吃好香呀

明天准备把剩下的紫薯做点甜点次

啊~

佛系少女现在天天满脑子都是吃滴

不过小肚肚上的肉肉捏起来手感不错

啊哈哈哈哈

好啦

敷面膜去咯

日常期待抽到我家先生ing

🌸🌸🌸

櫻井美咲

(翔潤) 共犯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裏接受點文,

因爲這篇先有靈感所以先寫,

是廢柴人生的點文,

翔潤雙警察(?

節奏有點快……

可能有番外(?

希望大家喜歡~


  「我是松本潤,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剛剛正式被安排到關東地區搜查一課的松本對同部門的前輩鞠躬打招呼。「請多多指教。」衆人整齊的聲音往松本的方向説著,但在那一瞬間松本發現了一直沒有把目光投在自己身上、沒有特別回話,依舊喝著手中咖啡的身影。

  松本站在課長辦公桌前聽著對方對工作的簡介,雖然松本對自己的工作已有一定的認識,也知道對方只是依流程簡述一下,但是還是想對方儘快把話題完結,正式開始自己的工作。

  「……因爲松本くん你是新人...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裏接受點文,

因爲這篇先有靈感所以先寫,

是廢柴人生的點文,

翔潤雙警察(?

節奏有點快……

可能有番外(?

希望大家喜歡~


  「我是松本潤,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剛剛正式被安排到關東地區搜查一課的松本對同部門的前輩鞠躬打招呼。「請多多指教。」衆人整齊的聲音往松本的方向説著,但在那一瞬間松本發現了一直沒有把目光投在自己身上、沒有特別回話,依舊喝著手中咖啡的身影。

  松本站在課長辦公桌前聽著對方對工作的簡介,雖然松本對自己的工作已有一定的認識,也知道對方只是依流程簡述一下,但是還是想對方儘快把話題完結,正式開始自己的工作。

  「……因爲松本くん你是新人,還是請一位前輩帶一帶你比較好吧?」松本好不容易熬過對方的「簡述」,接下來看著對方苦惱應該讓哪位前輩帶著自己工作。「隨便一個誰都可以吧?」松本不禁在内心這樣想著。「櫻井——」「是。」厚實、充滿磁性的聲線從松本的背後傳來,松本回過頭看見剛才對自己的打招呼完全沒有反應的前輩,不明顯的嘆了一口氣,從座位站了起來往自己的方向邁步。

  「那櫻井くん,松本くん就拜托了。」「是。」感覺到櫻井看著自己的視線,松本很快的反應過來,說:「請櫻井さん多多指教。」松本向對方伸出禮貌性的右手想要跟對方握手。「嗯。」櫻井只是跟松本說了,不,用一個音來結束跟松本的對話,甚至無視掉松本舉起的右手,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松本内心很是不滿,在内心跟自己發誓。「一個音?就這樣?我要讓他後悔用這種態度對我。」

  「今天什麽都別做,就這樣坐著就好。」櫻井盯著自己的電腦熒幕,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總有點東西我能幫上忙吧?」松本不服輸的説著,只見櫻井搓了搓眉間,說:「閉上你的嘴,乖乖坐著,別礙事,這樣就是幫我最大的忙。」松本覺得對方簡直是不可理喻,忍著快要氣炸的心情走到茶水間,想泡一杯咖啡給自己的時候卻聽到其他人在裏面的對話——

  「你猜那新人在櫻井さん手下工作多久?」「想也不用想,他也跟其他人一樣啦~看他那個樣子也不是特別能熬。」「誰叫他雖然有能力但是不喜歡跟大家打交道呢~」「所以大家才會這樣怕他啊,有能力但又不會知道他在内心是不是在打什麽算盤。」「…剛剛那新人被他說別礙事了。能跟他工作應該只有……」「……咳咳」松本刻意假裝輕咳打斷他們的對話,數人馬上離開茶水間,松本在最後一人離開前抓著他。

  「您知道櫻井前輩平常喝什麽咖啡嗎?」

  松本完全沒有想到對方完全不知道櫻井的習慣,到底是心裏的圍墻有多高?松本越來越好奇對方所封閉的内心,想著要從最日常的東西開始接近對方,松本泡了兩人份的咖啡,輕輕將其中一杯放到櫻井的辦工桌上。櫻井瞥了一眼松本剛放下的咖啡「不需要。別對我獻媚,沒有意義的。」「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見前輩你快喝完手中那杯所順道幫多泡一杯黑咖啡。不喜歡我下次就不再多事。」兩人之間再次陷入沉默,只聽見兩人身邊細碎的笑聲。「謝謝。」松本得到的只有對方聲線沒有起伏的道謝。

  櫻井真的就這樣把松本晾在一旁,松本也沒有再多説什麽只是坐在櫻井鄰座,看著對方輸入著記錄。松本也在期間抓住不少機會跟其他前輩聊天,嘗試混進他們的氛圍之間。松本看著大家都接二連三的離開辦公室,看了看手錶發現已經到了午飯時間,但是看著負責指導自己的前輩依舊埋首在工作之中,於是喊了喊對方。「櫻井さん,已經午飯時間了,如果不好好吃午飯的話對身體不好。」櫻井聽到松本的話才看了看電腦熒幕角落的時間。「已經這個時間了哦。」輕輕説了這句以後站起拿起外套便往辦公室的出入口邁步。

  「那個,櫻井さん,能一起吃午飯嗎?」松本的話讓櫻井的腳步停頓了一下。「…隨便你。」語畢,櫻井便繼續他的腳步,松本馬上拿起他的外套跟上對方。路上兩人並沒有任何的交流,松本也只是跟在對方稍後的位置走著。松本有好幾遍想要跟對方搭話,但是對對方完全沒有認識的他根本無從入手。不知不覺,櫻井在蕎麥麵家門前停下了步伐。「蕎麥麵?」「不喜歡就自己去別的地方。」櫻井説完便拉開了店家的趟門,松本馬上跟上對方進入店家。

  「啊啦櫻井くん,還想著你怎麽還沒有來呢~今天也是一位嗎?」「兩位。」「好的。」松本聽著兩人的對話,知道櫻井但是這家店的熟客,只見櫻井向自己伸出的手,不解的看著對方。「外套。脫下來。」松本被對方一説馬上將外套脫下交到櫻井手上,心裏想著不是都放在椅背就好了。看著櫻井將兩人的外套交到服務生手上。「麻煩你了。」「是的。」

  櫻井跟松本兩人面對面的坐著,櫻井將菜單遞給松本,松本在翻閲菜單的時候不時偷看櫻井。「好好看菜單,別看我。」櫻井的一句話讓松本瞬間臉變得通紅,繼續埋頭在菜單之中。「如果選不了吃一樣的可以嗎?」「好。」櫻井很快的替兩人都點好菜,兩人之間依舊的沉默,傳入松本耳中的只有身邊的談話聲,視線掃過身邊的所有人都把西裝外套放在椅背,只有他們兩人只是穿著白襯衣坐在店内。

  「對了,櫻井さん,能問您一件事嗎?」「嗯。」依舊冷漠的回應,松本也不知不覺習慣了。「爲什麽要把外套交給員工?」「我們是警察,衣服必須保持整齊,至少我是這樣認爲的。不過説到底這只不過是我的習慣,如果下午要出外調查,但因為午飯弄髒了的話我會覺得我在影響我們警隊的聲譽,有點誇張吧?」櫻井説完以後不禁自己也輕笑了,輕輕勾起的嘴角所展現的溫度讓松本著迷。「我不覺得這樣誇張,這只不過是對人而言,第一印象都是從穿著跟觀感得到,所以衣著真的很重要的一環。」櫻井看著眼前的松本,帶著微笑說:「説不定我跟你會比我想象中更投契。」松本只是側了側頭。

  「雖然現在這個時間說有點奇怪,但是……請你多多指教。」櫻井往松本的方向伸出右手,松本輕輕握上,突然感到對方握緊了。「雖然你在學院的成績真的很優秀,但如果你輕視這工作我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哦?」松本從櫻井的話裏感覺到自己早上的想法被對方看穿了,只能乖巧的點頭。

  兩人享用過午餐,櫻井偷偷提早結賬,兩人的午飯時間就這樣結束了。

  在那以後,櫻井對松本的態度軟化,讓身旁的同僚百思不得其解。如此同時,不知道是不是松本的關係,櫻井跟同僚的關係也有緩和。櫻井很清楚,這都是松本讓他有所改變。

  沒有多久,有好幾宗案件接連發生,整個搜查一課忙得雞飛狗走。松本不得不佩服櫻井的工作效率,跟櫻井分到一組的同僚基本上都讓櫻井當上類似組長的存在,櫻井也很了解各個成員擅長的方面,也做好一定的計劃。雖然計劃會比現實的時間還要緊,但這樣更是激發了大家的能力。這段時間,松本一直跟在櫻井的後面,他除了學會工作要用到的知識和培養了多角度出發的推理外,還學了不少時間的規劃和認識不同成員的特點。這樣讓松本越來越敬佩櫻井。

  「這樣基本上就可以確定凶手就是死者的未婚妻了……是這樣吧?」「我也是這樣想。」兩人走在路上邊討論手上在處理的案件,松本説著自己的推算,沒想到得到的是櫻井直接的認同。只見櫻井抬起頭,看著上空。「怎麽了嗎?」松本順著櫻井的視線望向遠方。「不,只是在想松潤這麽優秀,總有一天獨立,在警局展翅的時候吧……」「?什麽意思?」松本將視線放回櫻井身上。「你根本沒有必要一直留在我身邊……」

  松本拉起櫻井的雙手「咔、咔」的兩聲用手拷銬上。「你在幹嘛?」櫻井驚慌的問著松本。「櫻井翔,我在此以你涉嫌誘拐松本潤的心而將你逮捕。」松本認真的説著,櫻井沒有太大的反應,松本看進櫻井的眼珠子都沒法讀出對方的心情,心想著是不是這種告白讓對方以爲是在開玩笑,還是對方對自己完全沒有意思。櫻井在這時候用被手銬銬著的雙手環上松本的後頸,說:「那我是不是要將你交到三課那邊了呢?」櫻井看到松本沒有反應,自己補上一句。「因爲你把我的心給偷走了。」

  松本解開了櫻井手腕上的手銬「那我還是不要把你帶回去好了,這樣我一定會被你拖下水吧?」松本笑笑的説著。「對,我一定會拖你下水的,所以讓我們成爲共犯吧?」語畢,櫻井輕輕吻上松本。

天文涂鸦
涂个Xgg~ (写实风练习

涂个Xgg~

(写实风练习

涂个Xgg~

(写实风练习

咪啾

【樱相】【SA】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05

【5】这世上无数的巧合凑在一起,便构成了命运。


代官山区是东京出名的中产阶级小区,高档的楼盘和优美的绿化环境,还有装潢精良闲适的小店错落其间,在寸土寸金的东京,这样隐于市的悠闲社区,无疑是富贵之家坐落的地方。跟着前面拎着便利店塑料袋,披着棉服外套的青年,相叶再一次产生疑惑?


做老板助理,待遇这么好的吗?


在东京的街头流浪的第三个小时,拖着行李的相叶遇到了出门买菜的生田斗真,他的同事,老板的助理,二宫和也的主要负责编辑。


“好冷~~这种日子租不到房子的啦,现在可是放年假的时间,而且就算要租房,也得多看几家。相叶室长就别客气了,圣诞节多些人也热闹啊,反正我也不回老家,就当陪...

【5】这世上无数的巧合凑在一起,便构成了命运。


代官山区是东京出名的中产阶级小区,高档的楼盘和优美的绿化环境,还有装潢精良闲适的小店错落其间,在寸土寸金的东京,这样隐于市的悠闲社区,无疑是富贵之家坐落的地方。跟着前面拎着便利店塑料袋,披着棉服外套的青年,相叶再一次产生疑惑?


做老板助理,待遇这么好的吗?


在东京的街头流浪的第三个小时,拖着行李的相叶遇到了出门买菜的生田斗真,他的同事,老板的助理,二宫和也的主要负责编辑。


“好冷~~这种日子租不到房子的啦,现在可是放年假的时间,而且就算要租房,也得多看几家。相叶室长就别客气了,圣诞节多些人也热闹啊,反正我也不回老家,就当陪陪我啦。”生田斗真一边嗦着冰棒一边哆哆嗦嗦。


虽然是老板的助理,但生田算是公司里比较好说话的那一类人,作为了沟通上下之间润滑一般的人物,他上能稳住暴君一样的克己老板,下能安抚被毒舌和挑剔伤害的员工,就这份交际能力已经令人望尘莫及了,更何况他还有古道热肠,尊老爱幼(多管闲事)好人卡累积起来简直要超越身高。


所以,当迷茫的相叶雅纪看到他的时候,硬是生出了安心感,稀里糊涂的就答应跟着人走了。


“阿诺……生田桑”相叶越走心里越没底,“生田桑住在这个小区吗?”倒不是相叶没有住过好地方,只是他们穿过那片死贵的小区,来到了大隐隐于市的别墅区,而且这个位置,好像离boss的家……


“叫你去买个菜,你是回老家菜地里挖去了吗?”


熟悉的声线好像晴日里的一道惊雷,相叶停下了脚步,原本浑浑噩噩的脑袋瞬间清醒,在逃走or钻进地底两个念头之间游移不定。


松本·大名鼎鼎的NI集团创始人,名利场杂志表纸连霸12期的主人公,21世纪初半最想嫁的企业家排行榜第一名,抖S克己魔鬼CEO·润!此刻正穿着真丝睡袍斜靠在自家别墅门口的栏杆处,一边冻的吸吸溜溜,一边嫌弃的看着顶着鸡窝头的生田斗真以及恨不得立刻消失的相叶雅纪。


“相叶室长,你怎么会在这。”


倒不是松本润长的狰狞可怕让人难以正视,相反的他多金又帅气,一张俊脸秒杀男模,难搞的是他喜怒无常晴雨不定的个性,还有克己到龟毛,严格到令人发疯的行事作风。上班迟到两次开除、开会手机响开除、不能按时交稿开除、连续两次出现同一个bug开除、不参加团建开除、着装不符合NI形象开除……诸如此类严格到令人窒息的规定,让NI几乎成了职场地狱,身为人事科的室长,相叶已经为老板的奇葩规定背锅无数次,夜以继日的奔波在处理投诉和招人录新的道路上,不用说见到松本大佬本人,只是听到他的名字都让相叶室长肝儿颤。


“社长……圣诞快乐!”相叶无奈的回应道,摆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


相叶雅纪,34岁,NI集团人事科室长,失恋第一天,此时正面临着有生以来的最大考验,穿着boss的围裙,拿着刀,在boss家一尘不染的厨房,剖鱼……


开放式厨房各类高端厨具设施一应俱全,挂在墙上各类尺寸的刀具,摆在橱柜里玉白昂贵的骨瓷餐具,高科技无火灶台,大马力无噪音吸油烟机,格调高级的配色和顶级的设计,老板家的厨房简直像随时可以拉去展览的样板房,教科书一般的显贵。


更不用说别墅的其他房间了……


“我就让你出去买个菜,你怎么还捡了个人回来?”松本大老板精心修剪之后依然浓郁的两条眉毛拧成麻花节儿。


“你不是想吃中华料理吗?相叶室长老家可是开中华料理的,50年老店呢!”生田斗真嗦完最后一口冰棒,“而且你看他那个失魂落魄的样子,八成遇到什么事儿了,你不心疼自己的开国老臣吗?”


我只是让你去街口那家中华料理打包一份炒饭而已,没让你找个厨师来啊,松本润郁闷的想……不过话倒是说的没错了,像相叶雅纪这样任劳任怨不惹事不八卦的员工,可是松本大爷的爱将。


当麻婆豆腐、水煮鱼、丸子汤、蛋炒饭、青椒肉丝这四菜一汤和大白米饭端上桌的时候,松本润和生田斗真陷入了沉默……


“住下吧!反正客房空着也是空着”松本老板淡定的端起碗喝了一口鲜香的丸子汤,又尝了一口青椒肉丝。


“这不太合适吧。”相叶尴尬看了一眼吃相优雅、面色淡然的老板,不知他是客气还是真心。


生田斗真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大快朵颐的啖起了鱼片,“哇,好吃!这是不是最近流行的川菜水煮鱼,在家里也可以做吗?好辣!好吃!”


“诶,在网上可以找教程,蛮简单的……”相叶端着碗温和的解释着。


“住下来,相叶室长!”生田斗真已经添了第二碗饭,辣的嘴唇都微肿了,一边喝着冰可乐一边狂吃。


“住下来吧,大过节了上哪去找房子,不好好休息是准备过几天耽误工作吗?”松本老板还是一如往常的淡定,只是筷子一时也没停过。


三人可乐足饭饱之后,生田被打发去收拾残局,松本房东带着新租客走进了别墅的客房,“暂时住在这里吧,横竖也不差你一个人,这几天的伙食都靠你了。”


相叶一时间也不知该害羞还是该害怕,只得接受暴君的好意,从善如流的,“好的社长,知道了社长。”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如高位截瘫患者坐过山车一样魔幻,直到洗漱完躺在老板别墅矜贵又柔软的大床上,感受着中央空调送来的习习暖风,相叶还是觉得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透过巨大落地窗,室外飘起了点点雪花,对面的街道依稀装扮着点点红绿的圣诞灯光……


“樱井翔,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我有点想你了……”


……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以及爱的评论是人家前进的动力!爱你们啊!

桜雪

其實是拔拔的臉小,所以才覺得那顆很大顆啦((迷妹濾鏡
翔君的腿喔喔喔喔喔喔
尼尼你說你課金多少😆
弟弟的側臉最高!

其實是拔拔的臉小,所以才覺得那顆很大顆啦((迷妹濾鏡
翔君的腿喔喔喔喔喔喔
尼尼你說你課金多少😆
弟弟的側臉最高!

櫻井のサエコちゃん🌸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ninom...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ninomi

今天的网上办公把我整得没脾气了

开个会开了一上午没说几句有用的

下午做事情的时候又问东问西的

不想说啥了

现在特殊时期

大家的情绪都不好 很敏感

互相体谅叭

佛系少女先去找吃的了

脑力劳动也消耗体力啊喂

日常期待抽到我家先生ing

🌸🌸🌸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ninomi

今天的网上办公把我整得没脾气了

开个会开了一上午没说几句有用的

下午做事情的时候又问东问西的

不想说啥了

现在特殊时期

大家的情绪都不好 很敏感

互相体谅叭

佛系少女先去找吃的了

脑力劳动也消耗体力啊喂

日常期待抽到我家先生ing

🌸🌸🌸

火光倾慕

【翔润】Agravity 7

我终于也逃不过的开始线上办公了QAQ

更新速度肯定和之前没法比,但不会坑哈

这篇也快完结了


10.

东京某高级酒店的宴会厅里觥筹交错,松本润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站在人群中,和身边人寒喧完之后,松本润发现右边有个男人一直含笑看着他。扫了几眼确认自己并不认识对方,松本润以为那个男人是认错人了,端起酒杯就要走。

没成想那个人突然朝自己贴过来,抓着他的胳膊就往外面露台上拽,松本润刚想开口斥责对方的无礼,就见那人飞速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项链,在自己眼前晃了一下。

那是樱井翔的项链。

松本润不再挣扎,快步走着跟对方去了露台,一到了没人处,松本润立马开口问:“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链?”...

我终于也逃不过的开始线上办公了QAQ

更新速度肯定和之前没法比,但不会坑哈

这篇也快完结了



10.

东京某高级酒店的宴会厅里觥筹交错,松本润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站在人群中,和身边人寒喧完之后,松本润发现右边有个男人一直含笑看着他。扫了几眼确认自己并不认识对方,松本润以为那个男人是认错人了,端起酒杯就要走。

没成想那个人突然朝自己贴过来,抓着他的胳膊就往外面露台上拽,松本润刚想开口斥责对方的无礼,就见那人飞速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项链,在自己眼前晃了一下。

那是樱井翔的项链。

松本润不再挣扎,快步走着跟对方去了露台,一到了没人处,松本润立马开口问:“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链?”

二宫和也看着面前这人焦急地样子,笑了笑,把项链再次掏出来放到松本润手中,说:“我是翔君的朋友。翔君让我转告你件事,最近随便找个理由办场酒会,但一定要把和松本家世交的白石家家主叫来。”

“白石家家主?白石彦さん?”

看着二宫和也点了点头,松本润叹了口气,说:“白石さん是我的长辈,并不是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请来的人啊。”

二宫和也狡黠地笑了笑,“可是白石さん不来,翔君也就不会来了。”

“什么意思?”

“翔君现在在白石さん手下做事哦。”

两年来第一次听到樱井翔下落的松本润满脸惊讶,“什么?可是……可是我这两年去白石家,一次都没有碰到过他。”

二宫和也笑出了声,觉得面前的人真的和樱井翔描述的一样可爱,二宫和也笑完有些无奈地说:“松本さん,翔君不是去给白石家当保镖和佣人的,你当然不会遇见他。白石さん雇他是杀人的。”

“所以让我办的酒会上……”

“是的,那个酒会上也是要杀人的。我觉得办酒会的地点就选这里就好,我回去就可以告诉他线路,省得翔君还得重新踩一遍点。”

“酒会上要杀的人是谁?”

二宫和也似笑非笑地看着松本润,问:“你觉得是谁?”


“……我不知道。樱井翔这两年在哪里、在干什么我全都不知道,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他要替谁杀什么人。”松本润口气生硬,面色冷峻却又带着隐隐的悲伤。

二宫和也叹了口气,“他要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难过的哦。不管他这两年在哪里、在干什么,想得可全都是你。”

“那他这两年为什么一次都不和我联系?他明明说过稳定下来就会联系我的!”

二宫和也看着松本润难掩悲愤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少爷,你还真是和翔君猜得一模一样呢。我今天来之前翔君和我说提到他你可能会生气,我问为什么,他说你会气他一去就是杳无音讯这么久。”

“他……他明知我会生气,为什么还不和我联系?两年里哪怕只有一次!”

二宫和也摇了摇头并不准备回答,低头看了眼手表,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越说越远了,加快语速道:“你的这些问题都等着当面问翔君吧。酒会上要杀的人是冢本会会长和若头,不过你只要给冢本会长一个人发帖就好了。你也不用担心他不来,只要白石さん来,冢本会长就一定会来。”

“可是……”

“没有可是,这场酒会你一定得想办法办成。如果刺杀成功,当天晚上翔君就可以回到你身边了。如果不成……翔君这两年的心血就全部白费了。而且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着离开。”

二宫和也看着松本润越来越严肃的表情,又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用太担心,翔君计划了很久,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就好了。”

二宫和也走了之后,松本润才发现自己的掌心已经被项链压出了深深的红痕,刚才攥得太紧了。可如果不是有这样一个小物件在,松本润几乎要觉得这是一场梦了,因为他的爱人,终于要回来。


11.

当半个月后樱井翔从白石家看到松本润发出的请帖后脸都黑了,二宫和也究竟跟他的小少爷说了什么啊?为什么松本润发的是订婚宴的请帖啊?

樱井翔愤怒地翻开请帖,赫然发现女方的名字是“翔子小姐”——

樱井翔:“……”


订婚宴的前一天晚上,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在白石家敲定完最后的细节一起坐上车,二宫和也似笑非笑地看着樱井翔,然后突然叫了声:“翔子小姐。”

樱井翔笑着给了二宫和也一拳,说:“我还没问你,你和我家小少爷说什么了能让他把酒会办成订婚宴啊?”

“我没说什么啊,是他说白石さん是他的长辈、冢本会没交情可能办普通酒会叫不来,我说叫不来你可能会死,他这不立马找到个合理理由都叫来了?”

“……算了,事情能办成就行。”

二宫和也“ふふ”笑着,然后听到樱井翔犹豫地说:“nino,其实……明天你不去也可以的,你已经帮了我太多,我……”

“打住啊,”二宫和也拍了一下樱井翔的肩膀,说:“你就当我是为了自己以后的退路吧,如果哪天我也不想干这行了,全指望着你和你松本家那位小少爷庇护我呢。你们记着点我的好就行了。”

“这自不必说。但是nino……”

“小翔,你是害怕了吗?”


樱井翔开口想反驳,却说不出违心的话,怎么会不害怕呢?这两年里无数次游走在生死的边缘,挣扎着活下来,付出大量心血去谋划这样一个局,而一切成败都只看明天。

两年前二宫告诉自己白石家和冢本会长一直有仇,这次白石家找到了冢本会的内应,于是想找个枪法好的人里应外合杀冢本会长,本来找的是二宫,二宫把机会给了自己。

等到去和白石家的人碰面的时候,一拉开门却看到丰川义坐在里面。

彼此的脸色一瞬间都很难看,樱井翔没想到和白石家联手要杀会长的人是丰川义,丰川义没想到樱井翔竟然早就逃脱了松本家的追杀独自在外面接私活儿,甚至这私活儿还是杀冢本会长。

要不是白石家的家主坐在那里,樱井翔毫不怀疑丰川义会暴起杀了自己。但最终还是两个人各怀鬼胎地坐在了一起,听白石家家主说安排。

那天樱井翔才知道丰川义和会长之间积怨已久,冢本会内部也四分五裂,他这些年一直在松本家,反而对自己组织的内部情况一无所知。丰川义也第一次知道樱井翔下定了决心要离开冢本会,所以才愿意杀会长来宣示自己再也不从属于冢本会。

虽然这些年丰川义和樱井翔的相处并算不上和睦,但现在发现两个人的最终目的并不冲突,更何况现在相当于彼此都有把柄捏在对方手里,于是不情不愿地握手言了和。

表面是合作了,但樱井翔知道丰川义并不会相信自己,因为丰川义害怕樱井翔会向冢本会长泄密。从那之后樱井翔明里暗里遇到了好几次刺杀,虽然都侥幸躲过,但樱井翔知道了丰川义应该一直在派人找自己,于是他又开始了东躲西藏的日子,根本不敢和松本润联系。

直到听说松本润的父亲去世了,樱井翔放心不下想去见松本润一面,结果葬礼的前夜樱井翔被丰川义的人找到了住处,一番打斗后被当胸捅了一刀,还好二宫和也及时赶到樱井翔才没丢了性命,但也在医院住了很久,完全错过了联系松本润的时机。

白石家虽然雇佣了樱井翔,但对他遭人刺杀的事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樱井翔偶然帮白石彦抓出了丰川义派进白石家的奸细,白石家才看清了丰川义的真面目,感激之余终于向樱井翔承诺会保护他的安全。樱井翔又反过来说服了白石彦,和他一起设下双杀冢本会长和丰川义的局。

如此种种,皆看明日。

看着樱井翔突然闭口不言的样子,二宫和也叹了口气,安慰他说:“我知道明天的事对你来说意义非凡,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但你要对自己、对我、对白石家有信心,我们的计划已经是万无一失了,明天会成功的,不要怕。”

“你一定可以回到松本润身边的。”


翻剋
sakurai sakurai...

sakurai sakurai 会いたいよ。


sakurai sakurai 会いたいよ。


🐟お山の猫🌸

我終於對校長下手了((##

我終於對校長下手了((##

桥南

【人生是一方通行——樱井翔】

2020.2.18

想为自己换一个新的手机壳,用心画一个我家先生😘

如有喜欢的gn欢迎自取呀~🌸

【人生是一方通行——樱井翔】

2020.2.18

想为自己换一个新的手机壳,用心画一个我家先生😘

如有喜欢的gn欢迎自取呀~🌸

彼岸纤草

无声

「1」

“以上,我们是ARASHI。”

摄像师在确认收录完成后,随即比了个ok的手势。

二宫还是笑着和对方鞠了一躬,道了一声谢谢,顺便用胳膊有意戳了戳身边有些站不稳的大野。

习惯几几并排走的五人,这次却按照刚刚的顺序一个挨着一个前后走着。

休息室隔他们近,但这条熟悉又陌生的路好像怎么都走不完一般漫长,五人默契地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即便总是活跃气氛开口大笑的相叶也没了兴致。

松本这么想着,回头望了一眼。

拐角处背着光,他没看清楚相叶的表情,只能隐约看见一大颗一大颗的泪从相叶的脸上掉到地上,然后又被他一脚接着一脚地踩碎。

松本咬了咬下唇,还是沉默着把头转了回去。


「2」

休息...

「1」

“以上,我们是ARASHI。”

摄像师在确认收录完成后,随即比了个ok的手势。

二宫还是笑着和对方鞠了一躬,道了一声谢谢,顺便用胳膊有意戳了戳身边有些站不稳的大野。

习惯几几并排走的五人,这次却按照刚刚的顺序一个挨着一个前后走着。

休息室隔他们近,但这条熟悉又陌生的路好像怎么都走不完一般漫长,五人默契地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即便总是活跃气氛开口大笑的相叶也没了兴致。

松本这么想着,回头望了一眼。

拐角处背着光,他没看清楚相叶的表情,只能隐约看见一大颗一大颗的泪从相叶的脸上掉到地上,然后又被他一脚接着一脚地踩碎。

松本咬了咬下唇,还是沉默着把头转了回去。


「2」

休息室里明晃晃地闪着各式各样的暖光,松本在踏进休息室时就顺手把所有的照明设备一应开启,连平时不常用的特级亮色灯也一并摁了on。

樱井心领神会地在末尾的二宫踏进来后搪塞了些理由把工作人员都支了出去,一时间偌大的屋子里静得只听得见大野有些鼻塞的呼吸声,和相叶的眼泪掉在皮鞋上的声音。

二宫走到相叶旁边坐了下来,一手攥着解下的领带,另一只手胡乱地捏了捏对方的脸。

相叶终于浮现了一点笑意,抬手抽了两张桌上的抽纸,出了出沉积已久的鼻涕,随即用手飞快地抹了一把酸涩的眼角,摆出一个自认为开心的表情抬高了几个分贝对着远处的三人和旁边的二宫说了句:“辛苦啦。”

如果他的声音没有被掉在声门的泪搞得粗糙又沙哑的话,几人或许也不会看了他的笑容又更加难过了。

大野看着笑得开怀的相叶,实在于心不忍,走过去给了相叶一个浅浅的拥抱,随即放开又窝到一旁的小沙发上闭上眼睛,看不出是不是睡着的样子。

二十一年,他们早就跳过了问理由和劝说宽慰的麻烦过程,成员一抬手其余的四人就已经知道他下一秒是要接梗还是要装傻。

就像现在,樱井抬眼看见松本望着会议桌的方向,赶在松本抬脚前挪步过去,一张张缓慢地整理着摊在桌上七零八落的纸张。

松本盯着樱井手上仔细的动作好一会儿,直到他的眼睛也开始发酸起来才用力地眨了眨,把头转了回去。

“那个视频明天就能传到微博上了吧。”樱井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还看了松本的背影一眼。

“最快下午,应该不超过六点。”二宫把杯子里已经冷透的水一股脑灌了下去,看着杯子头也没抬地接了一句。

不知过了多久,樱井终于按照右上角不起眼的编号整理好了所有纸张,休息室又回到无人般的寂静中。

樱井把最上面的纸张翻到正面的时候,心还是被揪地生疼了一下。

[北京鸟巢演唱会方案]

上面这么写着,周围是五色喜笑颜开的小人头。


「3」

“一如既往地出色呢。”樱井一边说着,一边把整理好的方案仔细地放进文件袋里。

方案只是个雏形,却也难掩设计者精巧的奇思妙想,樱井一看到松本连粉底都遮不住都黑眼圈就明白,这是对方又熬了多少个日夜想出来的成果。

“反正都没了。”

樱井的手一停。

沙发上的大野忽然睁开了眼睛。

二宫抬头刚好对上相叶看向他的双眼。

意识到气氛被自己搞得有点僵硬的松本,急忙勉强挤了个笑容出来,把手心的汗在裤缝上搓了搓,有些无措地咳了一声。

“这不是谁的错,谁都没有错。”

二宫叹了口气,对着不远处的樱井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要顺着松本的话题说下去。

松本抿了抿嘴,终于转过身去对一时没话说的樱井道,“倒是你,晚上直播的时候别忍不住哭出来。”

樱井听了这话轻笑出一声,点了点头。

“我们再想想能为中国的粉丝做些什么吧。”相叶拉着二宫站了起来,顺便带动了沙发上的大野。

“我们也会尽全力帮忙的。”“对对,我们都在。”“是啊是啊各位都辛苦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在门口的工作人员们把门半拉开,一个接一个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谢谢各位,我们没事的。”松本笑着。

至少不会再让你亲手毁掉你最爱的东西的。樱井看着展露笑意的松本的侧颜,这么想着,把文件袋在手里又握得紧了些。


「4」

“对于这次未能举办之事,我们深表遗憾。”

樱井听着屏幕里粉丝的话,只觉得胸闷难忍,却还是在下一秒切换到主演播厅时瞬间接上了播报。

“我们成员和工作人员都在想尽办法地为大家再多做些事补偿。”

樱井说到这,又想起那个时候被自己紧紧握在手里的策划方案,左手没来由地抖了起来。

下一秒,他迅速覆以右手,想要止住剧烈的抖动,却只是平息了些许,谁想连带着声音也稍微抖了起来。

“最重要的还是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樱井本来憋着一肚子的话要新闻化表达出来,却在发觉声音发抖之后迅速结束了话题。

每提及一次断念的决定,他的心就要被多捅一刀。

他知道这是真正的结局,但他谁也怪不了。

久违地刮起了风,吹得街旁的树在夜幕下看起来诡异万分。松本起身把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回到沙发的地方把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小。

他没忽略镜头一闪而过的樱井发抖的左手,也把他压抑颤抖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松本从包里翻出了那个被仔细装在文件袋里的方案,盯着它看了许久,也没拿出来,最终只是无奈地起身走到书架前,把手上的文件袋勉强塞进了某个角落里。

愈演愈烈的风把半开的一扇窗户打得作响,二宫没去管它,只是关掉了电视,把手上的半罐啤酒一饮而尽。

冰冷的液体瞬间沿着喉咙流向胃部,和他脸上滚烫的泪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相叶难得失眠,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妥协地拿起手机刷着社交网络。

又刷到讨论新闻的声音,他在三小时以前已经看到过,讨论度还是久久地下不去。

他大概知道樱井在播报的时候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大野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来,本想就这这姿势再度入睡,却被窗外的风刮得一个机灵,最终只好无奈地去关窗户。

他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指向五的时钟,拿起手机在五人的群聊里发了一句话,便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5」

第二天,四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同时打开群聊,只看见了一句话——

“粉丝再难过也没有你难过。”

没有指向性,没有特意发给谁。


END.

P.s.粉丝再难过也不会比他们任何一个人更难过的。

一只废柴小白兔

20200217 补两张小窗和美手 (4/4)

20200217 补两张小窗和美手 (4/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