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欢都落兰

12886浏览    180参与
茗鹤爱特妹✨

49个粉丝啦!!

发一些自己截的珍藏的狐妖里的CP美图

第五十个粉丝我等你哟

49个粉丝啦!!

发一些自己截的珍藏的狐妖里的CP美图

第五十个粉丝我等你哟

欢都落兰

“我回来了,久等了”

“别再笑了,很累吧”


画手微博id:Tuanz_ZZZZZ

祝各位平兰粉狐妖粉元旦快乐🎆 ​​​

“我回来了,久等了”

“别再笑了,很累吧”


画手微博id:Tuanz_ZZZZZ

祝各位平兰粉狐妖粉元旦快乐🎆 ​​​

欢都落兰
🎄关于小落兰圣诞节带走小平丘...

🎄关于小落兰圣诞节带走小平丘的if🎄


如何偷走一只小平丘?只需要五步。

第一步:万里寻他翻窗来

第二步:打开空包做准备

第三步:请君入袋霸王行

第四步:扛起就跑莫迟疑

第五步:同游星空乐无穷

小落兰依照上述五步,轻而易举地拐走了一只小平丘。

至于我们的小平丘,全程的心理活动是:她是谁?在干嘛?劲好大!要去哪?真好玩! ୧( "̮ )୨✧ᐦ̤

祝各位落兰粉圣诞节快乐


画手微博id:X北_ 

文案:心水浅夏 

🎄关于小落兰圣诞节带走小平丘的if🎄


如何偷走一只小平丘?只需要五步。

第一步:万里寻他翻窗来

第二步:打开空包做准备

第三步:请君入袋霸王行

第四步:扛起就跑莫迟疑

第五步:同游星空乐无穷

小落兰依照上述五步,轻而易举地拐走了一只小平丘。

至于我们的小平丘,全程的心理活动是:她是谁?在干嘛?劲好大!要去哪?真好玩! ୧( "̮ )୨✧ᐦ̤

祝各位落兰粉圣诞节快乐


画手微博id:X北_ 

文案:心水浅夏 

雪花
早晨起床给公主梳头发!

早晨起床给公主梳头发!

早晨起床给公主梳头发!

雪花
很粗糙,可能会有后续不过那也是...

很粗糙,可能会有后续不过那也是寒假时候的事了……

很粗糙,可能会有后续不过那也是寒假时候的事了……

雪花
南国公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可是...

南国公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可是没时间了随便画画——!

南国公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可是没时间了随便画画——!

popicu
孩子真的好爱公主啊但孩子真的不...

孩子真的好爱公主啊
但孩子真的不会画画(´;ω;`)

孩子真的好爱公主啊
但孩子真的不会画画(´;ω;`)

99

【南国篇】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 突发小论文,全是个人感想,非常主观。

  • 一点千颜篇提及。


南国篇动画的节奏不太行,为了良好补番体验我在1.25倍和1.5倍之间反复横跳。

太慢了,24分钟的故事量和以前的10分钟没什么区别。

剧情刻画也称不上好,细节和冲击感都不够,与漫画相较难免会有失望。

但我还是很偏爱它。


千颜篇是我改观的开始,在它之前,我因为“今世”的人物单薄感已经有点厌倦了(当然按照现在的进度,今世的线也在展开了)。当时的环境也是这么反馈的,总有人说比起白月初更喜欢东方,王富贵跟王权一点不像——妖漫长的世世荡气回肠,人遥远的曾经传奇隽永,匆匆登场不过半生的被指引向续缘的今世,地位就...

  • 突发小论文,全是个人感想,非常主观。

  • 一点千颜篇提及。




南国篇动画的节奏不太行,为了良好补番体验我在1.25倍和1.5倍之间反复横跳。

太慢了,24分钟的故事量和以前的10分钟没什么区别。

剧情刻画也称不上好,细节和冲击感都不够,与漫画相较难免会有失望。

但我还是很偏爱它。


千颜篇是我改观的开始,在它之前,我因为“今世”的人物单薄感已经有点厌倦了(当然按照现在的进度,今世的线也在展开了)。当时的环境也是这么反馈的,总有人说比起白月初更喜欢东方,王富贵跟王权一点不像——妖漫长的世世荡气回肠,人遥远的曾经传奇隽永,匆匆登场不过半生的被指引向续缘的今世,地位就显得尤为尴尬。

眼中只看着你的过去,那么你的转世哪还有身为另一个人的意义?


千颜篇的不一样在于,第一次直面了颜如玉守着看着律笺文的转世,嫁给他人,幸福地过完了一生的事实。

第一次详细展示给观众曾存在于台词里的,那么多失败的可能的其中之一。

第一次告诉观众续缘不代表命中注定,爱是自由的,本可能爱你的也本可以爱他人,因他人而欢喜安乐。


因为原型,因为罪行,千颜篇刚更新的时候反对的声音也不算少。但我却是在这里才正视了狐妖。

不能强求一个人的转世背负前世的约定,不能强求一个人的转世把自己活成前世的下一生。生生世世被誓言捆缚,被生人倾诉,撇开前世只令人觉得恐怖:“我不记得,我没做过,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要为另一段人生负责?”


南国篇正是这一基础上的深化:续缘的转世,拒绝和反抗了。

拒绝的人一定不止平丘,开篇就有妖怪被拒绝。反抗的人应当还有,但他们的路都没有平丘走得远。

平丘不仅要拒绝还要反抗,是因为东方的续缘偏偏太重要,涂山的势力偏偏做得到,所以他的拒绝无效,他只好去反抗,去逃。

而这样拼上性命,他真正作为自己也只活了不到十天半月。之于妖的等待,不过是转世中漏网的蜉蝣。


他的时间太少太紧,所以他很快爱上他遇见的对他【平丘月初】最好的人。属于他的人生这样短,所以他毫不犹豫拼尽所有底牌赌他爱的女孩那一刻显得渺茫的未来。

夏夜的烟火瞬息,于是它盛开得光华绚烂。

平丘的存在微弱,于是他离去得惨烈干净。

平丘月初和欢都落兰相知相识不过几日,真能爱到为彼此付出一切,包括性命,包括从今往后吗?

能啊,因为注定的死来得太早了,拼尽所有的爱意,才炽热到让他伸手拥抱死亡。

能啊,因为他一刹的光芒太亮了,点燃了她的往后,才温暖到让她回报一场痴狂。


他是一次续缘中的意外:从前只有成与不成,没有人像他,被苦情巨树承认,真正变成另一个人。

她是这次意外中的意外:不要任何前世或今生,只能是平丘,只能是世间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爱人。

到最后,她所求的甚至不是他回来相守了。她所求的,是真实的,有温度的一个拥抱。

为了这个拥抱,付出我的命都可以。为了证明你的存在,我就此死去你自由人生都可以。

让白月初和平丘月初在此世共存——这个念头上,她不是在争取自己的爱情啊。

她是为自己的爱情献祭,视他的执念为自己的执念,不惜一切要实现他的愿望啊。


在他死去之前,她一直是公主。在他死去之后,她活成工具,穿成女奴,好像怎么看都不再是公主。

但她仍然是。她对爱情的想象从来那么纯净:要是世界第一的英雄,你就是我唯一的英雄。

她对爱情的态度从来那么执着:不坚持的话,就只能是零了呀。

她一人跋涉,用尽手段,没有一丝软弱,还是那样孤注一掷的,属于公主的高傲:要我为你的阴谋助力,我偏要向世间宣告皇室的灭亡;你们都遗忘平丘的人生,我偏要所有人看见他不再是东方月初的某一世。

平丘月初为了救她,什么都抛下了:用上最厌恶的力量,放弃全部的抗争,求助想抹杀他自我的人,不要自由也不要性命。

她为了平丘月初,也什么都抛下了。


怎么能这样认真地爱一个人?怎么能这样卑微地希冀着万一,又毫不动摇地争取零以外的可能?

唯一看到【平丘月初】的人是欢都落兰,实在太幸运了。

旁人议论你的力量是续缘的恩泽,你的存在是转世的背叛,她却看你是无可替代:你不是传奇的后续,你是她唯一的神,你是她的忠诚,她的勇往直前,她的奋不顾身。


南国篇是高度理想化的爱情。

明明是空中楼阁,却永不坠落。


平丘月初的亲缘友谊早在七岁断绝,涂山看不见他做的努力只要他成为东方,知晓真相后他每时每刻都活在自我被抹杀的恐惧里。他别无选择,他必须去爱一个人,去付出一切,才能在某一个人的生命里,留下独属于平丘月初的痕迹。

但条件又太苛刻,这个人必须穿透东方月初伟大的虚影,走出涂山一脉强大的阴影,去爱一个躲在好色的外壳下,脆弱而不安定的平丘月初。

欢都落兰不但全都做到了,她还比他最大胆的想象更好。

他习惯了任何人都选择东方月初。他看自己,没有任何法力,不会任何法术,好色还一无是处。他看他讨厌的东方,他令人景仰招人喜爱,人人都想透过他对东方好,他的一生都受着他的恩惠,反而显得要他用命来偿理所应当。连他自己都不觉得会有人选他了,于是当落兰选了他的命,他震惊得不敢置信,再也藏不住那份摇摇欲坠的脆弱。

而落兰不仅选了,还选了不止一次。每一次,选的都是他。

怎么会有这样明艳似火的公主,只有和她一起,他才感觉自己轰轰烈烈地活过。

平丘月初一直都明白,他不是东方那样完美的神。但他也不知道他能成为什么,他只知道他不要成为东方,所以他逃了。他不要那婚约,所以他让自己变得好色。他遇见她以前,所有生长出的与东方不同的棱角,都源于抗争。

他遇见她以后,他终于决定了。

欢都落兰是一团明火。

那么平丘月初,就成为扑火飞蛾。

她照亮了【平丘月初】的存在,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源和温度,他懵懂的情爱的萌芽来不及长大了,没关系,只要她长长久久地燃烧下去就好了。

他把全部的自己投进去,能再让她多明亮一刻也值得。

平丘月初爱不爱欢都落兰?当然爱。他没有无私的大义,因为他的人生被涂山锁住了,他连自己都看不到,更看不到世间。比起世上一切,比起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他会先选欢都落兰。

也许遇到的是别的对他好的人,他也会有回报。但平丘月初之所以燃尽而亡,是因为他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欢都落兰,他是想着她为着她才会决定成为此刻的模样。


欢都落兰爱不爱平丘月初?没有任何人能否定她的爱,没有任何人能漠视这份爱的存在。平丘月初想做飞蛾,助势壮大她的生命之火;她的爱却是琥珀,将他凝结在刚刚死去的那一刻,永不消失,永不褪色。

她太坚强太勇敢了。以为只要不是订婚的女孩子就谁都可以的时候,以为他是对自己无情才不愿吻下来的时候,她依然一次次护着他,一次次想自己留下,放他真正得到追逐着的自由。

她爱得果决又炽烈,被她爱着的人是绝没有察觉不到的可能的——她把心捧给你,你不要就不要,只要没有扔掉,她就固执地站在那里,不会收回去。

爱的人就要死了,也不会收回去。

她举国之力救不了他,可她不肯眼睁睁看他的存在消失——只有她知道,他曾经多么努力要活成自己啊。只有她知道,他作为自己其实只活了短短几天啊。

她为她爱的人不甘心。

因为他,她敌视涂山,因为他,她也知道她要做的很可能是没有希望的事,可是为了留住【平丘月初】而不是让他作为续缘失败的某一世消逝,她还是要去争取她和他的续缘转世。

她那么慷慨,她甚至不敢肯定他爱她,就为她的所爱上刀山下火海。

她爱一个人,从不索求。她只祈求。

祈求万一他睁开眼睛,万一他开口说话,万一他爱她。每个万一都那么艰难,每个万一都那么卑微,不像最初那个任性果敢的欢都落兰。

世上再不会有这样的爱人了。

她贵为公主,爱情来临却毫无手段只有真心。她得到守护,从此沉默而忠贞地为他而活。在他死后,她几乎没有一件事不是为了他,可她想的不是复活他之后厮守一生,而是让他与东方月初再无瓜葛,继续活着,作为【平丘月初】继续活着。

她的爱不是第一位,她爱的人想要却没有被允许得到的,才是第一位。

她做了那么多,疯狂的,不被理解的,明明该有许多委屈和怨怼可说。可她再见到他,伸手向他要的也只有一个拥抱。

世上再不会有这样,以爱为生的爱人了。


幸好她爱的人知道。

他知道他的落兰为他拼尽全力,他知道他的落兰为他受了好多苦。

他那仓促的人生没有未来,他活着的时候绝不敢坦白地回应——他是奔着死出生的人,他爱她只能做,不能说。说出来的,一定都会变成空口承诺。

他死去了也没有更明确的表达——在他的认知里,东方月初已经预支了自己的生生世世,所以来世,来世的来世,都没有他的位置。

直到被告知他的一切已经和东方月初分开, 平丘月初从此在东方月初的转世之外,他才有勇气说:

来世如果我能记起,我会让你幸福的……


他的时间太短了。他明明想和她厮守,自己却尽不到分毫的力,还是只能温柔地诱哄她,在那艰辛无望的路上,走得更远一点,在这他只余棺木的世上,等得更久一点。

她不必说话。她的眼泪是答案:再走一走也没关系,再等一等也没关系。你是我的人渣,我是你的公主。我是你点亮的明火,爱燃烧在我的骨子里。

我不会变,我永远是你忠贞不渝的爱人。


平丘月初是白色的。没有东方月初的颜色,也没有自己的颜色。

欢都落兰是红色的。她的颜色太过鲜明,把他的心也染成红色。

他对她动心,只是认真而安静地看着她:他没时间诉情,没资格承诺,他只能让她在他乏味可陈的记忆里,烙印最深刻的一格。

她对他动心,却要天下都看到他:她把自己活成深情,活成承诺,谁都觉得死亡是尘埃落定,她却要用命推翻他人生的休止符。


南国篇的尾声里,平丘月初苍白的魂魄消散了。剩下欢都落兰,承受再一次的告别。

她流着泪,无声地放他入棺。

她看着棺木里爱人的视线,那么温柔。她落在爱人脸颊上的手指,那么留恋。

她不需要再对谁说了。谁都读得懂她的心。




四海列国,

千秋万载,

郎艳独绝,

世无其二。




 

 

曦殇

平兰感【ky勿进】

还记得当南国开播的时候,的确受到了很多非议。相对于其他cp,我却觉得平兰这对是最悲惨的。

.

所有人都不想让他们在一起。

在世人的眼里,平丘就相当于东方月初的一个载体罢了,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东方月初回来,然后消失……

只有南国公主,她认为平丘是独立的个体,他就是平丘月初,而不是东方月初。

为了复活平丘,不惜与黑狐为伍,落兰可能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再见一面,和自己心爱的人真正拥抱一次。

.

当时南国内乱的时候,面对只能带走一个人的情况下,她把机会让给了平丘,把生的机会给了他,自己选择留下来。因为她是南国的公主,守护南国是她的使命,更重要的是,她爱他……

.

经东方月初的建议,她背起来...

还记得当南国开播的时候,的确受到了很多非议。相对于其他cp,我却觉得平兰这对是最悲惨的。

.

所有人都不想让他们在一起。

在世人的眼里,平丘就相当于东方月初的一个载体罢了,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东方月初回来,然后消失……

只有南国公主,她认为平丘是独立的个体,他就是平丘月初,而不是东方月初。

为了复活平丘,不惜与黑狐为伍,落兰可能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再见一面,和自己心爱的人真正拥抱一次。

.

当时南国内乱的时候,面对只能带走一个人的情况下,她把机会让给了平丘,把生的机会给了他,自己选择留下来。因为她是南国的公主,守护南国是她的使命,更重要的是,她爱他……

.

经东方月初的建议,她背起来已经油尽灯枯的平丘月初,义无反顾的挑战涂山,只为了和心上人在来世也能够相见。

.

她难道不知道,平丘是涂山找的人,所以涂上绝不可能让她轻易去许愿吗?不,她知道,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想要放弃。

.

红红出现了--“涂山一脉,重情重义,此景如此,此情不渝,让他们来许愿吧。”看到这一幕,就有很多人不禁感慨月红的伟大,的确,为了别人,牺牲了自己的机会。

.

跪在树下几天几夜,也许本就知道没有什么机会,但她没有放弃,因为知道--“如果不坚持下去,就是零呀”

.

我曾听别人说过--“月红的爱是无私的,而平兰的爱却是卑微的”

很多人都否认了这份凄美的爱,没有人知道,这份爱,到底包含了多少泪水,又是何其的凄苦……

.

很多人都希望平丘能够消失,而落兰,为此不惜牺牲自己,也想向世人证明,平丘是一个脱离东方月初的,独立的存在。


三每三木一木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的曲绘第4-6p

第2p长条~_(:3」∠)_

1—3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的曲绘第4-6p

第2p长条~_(:3」∠)_

1—3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三每三木一木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的曲绘第1-3p
第2p是长条_(:3」∠)_~

4—6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的曲绘第1-3p
第2p是长条_(:3」∠)_~

4—6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咸鱼一朝蹦哒

狐妖小红娘,南国【短篇】

        “不好!”

        “万毒惊天掌!”

        巨大的毒气因为山洞的空间原因不断外涌,足以见得国王用了多少的功力。

        “呵,”

        一声轻笑传来。

     ...

        “不好!”

        “万毒惊天掌!”

        巨大的毒气因为山洞的空间原因不断外涌,足以见得国王用了多少的功力。

        “呵,”

        一声轻笑传来。

        “跟我斗,还是要拿出点,实打实的妖力才行呀。”

        毫发无损的站在那,加上这种语气,站在那里的,已经不是涂山苏苏了。

        “你是⋯⋯”

        “涂山红红⋯⋯”欢都落兰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面对这人的一天。

        “不对啊,”王富贵皱着眉,“我曾经见过涂山红红,眼前这个⋯⋯说不出的感觉,相似又不似⋯⋯”

        “喂!你到底是谁!”

        涂山红红微微低头笑道:“我?我既不是从前的那个妖盟之主,也不是现在这个小蠢货,我就是我,涂山红红。”

        “喂!你倒是,快弄我出来啊!”白月初叫道。

        “啰嗦。”

        “不会让你得逞的。”欢都落兰向前冲去,“返雏毒针!”

       她没有和这个传说中的涂山第一强者对过,但是如果不战而逃的话,她自己都觉得根本配不上平丘月初了,那就试试!

        “当一一”

        返雏毒针轻易被绝缘之爪弹落,而绝缘之爪就在离她不到几厘米处停下。

         “我好像⋯⋯见过你。”

        欢都落兰仔细回忆了一下也没有见过她。

        切,装什么好人。

         “我不记得!”欢都落兰突然想起,“啊,是你。”

        【“此景如此,此情不渝,让他们来许愿吧。”】

        “苦情树下,你不是答应了我们许愿怎么又⋯⋯”

        “你错了,”涂山红红低着头,看不透她的表情,“你看到的不是我,是从前的妖盟之主,涂山之王,那个不得不活的如此伟岸的涂山红红,伟岸到⋯⋯在你面前又一次把自己的希望,亲手放走。”

        “我不是她,所以⋯⋯”涂山红红扬手扇过去,“现在这样感觉好!”

        “啊”

        轻轻的一掌让欢都落兰跌出去几米。

        “雁过拔毛,兽走留皮,我的规矩。”涂山红红抬起头,勾了勾唇角,“所以更别说,从我手中抢走一整只鸡!”

       


塔索。
我。。。画的时候没注意像素。。...

我。。。画的时候没注意像素。。。越到后面越明显。。下次补回来,今天就先万圣节🎃快乐。

我。。。画的时候没注意像素。。。越到后面越明显。。下次补回来,今天就先万圣节🎃快乐。

狮狮子
“你愿意……娶我吗?”

“你愿意……娶我吗?”

“你愿意……娶我吗?”

塔索。
我又难得的画完了。🤓

我又难得的画完了。🤓

我又难得的画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