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欢都落兰

13353浏览    180参与
欢都落兰
【欠一个婚礼,欠一句爱你】 春...

【欠一个婚礼,欠一句爱你】

春风十里,桃花朵朵,百年相思终成正果。只见她,轻纱弥漫,裙袂飘飘,红发白衣相映成趣。

情侣佳节,一捧玫瑰,三千烦恼云散烟消。只见她,朱颜窈窕,半抹红晕,一生一世心心相印。

“人渣,我好看吗?”身着锦绣的少女蓦然转身,巧笑嫣然。

“真美…”​少年看呆了,怔怔然吐出两个字。

“傻瓜,今天是情人节,我嫁给你,明天我们就是……”​少女娇俏的脸庞染上几某晕红,小巧的耳垂上也渐渐粉红。

“落兰,我知道,我真得很开心,我会好好待你的,我发过誓,只要我醒过来,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我……我,我爱你。”​少年有些语无伦次。

“我相信你,人渣。我也爱你”​少女笑道。这明媚的笑...

【欠一个婚礼,欠一句爱你】

春风十里,桃花朵朵,百年相思终成正果。只见她,轻纱弥漫,裙袂飘飘,红发白衣相映成趣。

情侣佳节,一捧玫瑰,三千烦恼云散烟消。只见她,朱颜窈窕,半抹红晕,一生一世心心相印。

“人渣,我好看吗?”身着锦绣的少女蓦然转身,巧笑嫣然。

“真美…”​少年看呆了,怔怔然吐出两个字。

“傻瓜,今天是情人节,我嫁给你,明天我们就是……”​少女娇俏的脸庞染上几某晕红,小巧的耳垂上也渐渐粉红。

“落兰,我知道,我真得很开心,我会好好待你的,我发过誓,只要我醒过来,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我……我,我爱你。”​少年有些语无伦次。

“我相信你,人渣。我也爱你”​少女笑道。这明媚的笑意使她鎏金色的眼眸更加光彩绚烂,百年孤独三千烦恼也在此刻烟消云散,比翼双飞的眷侣,他们的未来会更好。

————————

感谢画手:萧诺-shuno 

感谢文案:心水浅夏 

冰雪消融

【王富贵&欢都落兰】读懂



其实这篇之前发过一遍,但是因为当时没解禁的缘故又删掉了,现在解禁了就再发一遍ww


本文是王富贵和欢都落兰友谊向,也算是圆了我写富贵儿的梦ww


以下正文:


1

欢都落兰对王富贵的第一印象并不好,那时她还受黑狐控制,处心积虑机关算尽,满腹捣毁涂山的疯狂筹谋。然而即使她极端成那样,却还是被约会楼里从容倚靠着沙发背,优雅摇晃着红酒杯,在膝下一众美女中笑的风骚的王大少爷闪瞎了眼。


面对花里胡哨的开屏花孔雀,落兰表面笑的恬静柔和,乖巧的将放入厄喙兽的红酒杯递到王富贵身前,实则将某浪荡少爷的种种荒诞行径吐槽了个遍:

他真的是天地一剑王权富贵的转世吗,怎么生出了这么个白痴?这是她短暂一段时...



其实这篇之前发过一遍,但是因为当时没解禁的缘故又删掉了,现在解禁了就再发一遍ww


本文是王富贵和欢都落兰友谊向,也算是圆了我写富贵儿的梦ww


以下正文:




1

欢都落兰对王富贵的第一印象并不好,那时她还受黑狐控制,处心积虑机关算尽,满腹捣毁涂山的疯狂筹谋。然而即使她极端成那样,却还是被约会楼里从容倚靠着沙发背,优雅摇晃着红酒杯,在膝下一众美女中笑的风骚的王大少爷闪瞎了眼。


面对花里胡哨的开屏花孔雀,落兰表面笑的恬静柔和,乖巧的将放入厄喙兽的红酒杯递到王富贵身前,实则将某浪荡少爷的种种荒诞行径吐槽了个遍:

他真的是天地一剑王权富贵的转世吗,怎么生出了这么个白痴?这是她短暂一段时间里吐槽最多的话。


唯一的插曲的是听到落兰为了任务“曲意奉承”的劝酒声后,王富贵淡淡暼了她一眼,为了演绎效果逼真,她下意识对上他的眼,然而似是被之前的几杯酒迷了心,他保养得当的白皙脸庞上飘红,蒙着朦胧雾气的眸子散去平日里驻足的骄傲自得,眼神瞬间放空,仿佛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被其容纳在其中,空洞的可怕。


不过这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下一秒他眼里有了光,来自上流贵族家庭的矜贵与傲慢自然流露出来,本人则连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的动作都优雅得体,一气呵成,一派贵士豪饮的风流姿态。


保不齐他是天天泡妞,沉迷酒色,脑子被香槟香水泡过了,现在连精神都错乱了吧。


见他将厄喙兽吞进肚子后,落兰安心的随便找了个理由,将莫名其妙吸引她注意力的眼神抛在脑后,就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




2

在此之后欢都落兰便没怎么关注他了,虽说南国白切鸡案里她跟王富贵打过照面,也对战了不少次,不过先不说她的注意力被那耍宝搞怪的一人一妖吸引了,就看他拿着冒着金光的燃命之剑到处划拉,嬉皮笑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愚蠢样子,他也不配入她的眼。连东方月初和王权富贵一起出现阻止她,她也要人挡杀人,更何况王权富贵还转世成了这么一个二货,她还能放在眼里?


改变这种蔑视态度还是在墙边被天骄意外狙击后的事,那次她轻敌,被那该死的天骄吸了魂,但意识仍在,隐约间她还能听到外界的打斗声和激烈的争吵声,而随着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低沉男声从呼啸狂风中缓缓降落,她眼前白光一现,神识挣脱束缚飘飘乎回归身体,然后她的世界再次落入黑暗。


等她服了药再次醒来后,她向白月初和涂山苏苏询问了当时的战况,这才知道和天骄大战三百回合,从困境中拯救她的人的是平日里最瞧不上的,总爱忽视的王家大少爷。


“怎么可能是他?”


饶是已经和他们混熟了,她还是难以置信这受家族和前世光环庇荫的贵族少爷居然成了救世英雄。而王富贵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他当场就大笑着仰首挺胸掐着腰,牛逼哄哄的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怎么不可能是我,公主你未免也太小看本少爷了!”


落兰听罢嗤笑一声,刚想嘴炮几句,帮他回忆一下南国山洞的逗乐表现,只听一个轻灵欢脱的少女声音突然出现,凭空插进他们的话题里,语气里没有一丝尴尬:


“是啊,王权少爷可是当年的天地一剑呢,最厉害了!”


骄傲的高卢鸡听后笑的更嘚瑟了,他洋洋得意的仰天大笑,右手握紧王权剑意,向她显摆似的舞了段漂亮的剑花。


“哈哈没错,在下就是特别强的王权富贵,王权富贵当然是最厉害的!”


他似乎还在为“王权富贵”这满身荣光的荣誉称呼自豪,眼里冒着兴奋过头的金光,像完成任务般不停在重复这个镀了金的招牌姓名,执着的令人厌烦。而他莫名激动的语气过于高亢,自吹自擂中放射的剧烈音波把分贝都提了上去,竟震得她耳膜微痛。


可是你不是王权富贵啊,做王富贵不也挺好的吗……


不知为何,在耳边天花乱坠的夸赞声中,这句话像烟花般凭空从落兰脑海中炸开,只短暂升腾了一会儿就在半空中消散了。


落兰微微抬手,下意识的想打断王富贵看似顺理成章的炫耀,可是面对眼前这番其乐融融,和谐至极,外人根本插不进嘴的单方面吹嘘,落兰下一秒竟忘了自己因何起意。毕竟连当事人自己都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代入到“王权富贵”的角色里,她又有什么阻止他成为英雄的资格呢?


于是在准备启唇发声的下一秒,落兰及时闭上嘴,静静离开了王富贵和他小师妹身边。就这样,一旁女孩清脆的娇笑声和男孩故意高亢的自夸声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分明。




3


在此之后王富贵的表现更是令欢都落兰惊讶,没成想以她那仅次于四大妖王的实力居然这么轻易的被金晨曦迷了心窍,甚至心智坚定如白月初也在金晨曦的诱导下近乎崩溃,反倒是王富贵和他的小师妹力挽狂澜,配合着白苏二人打了个漂亮的反击战,最后成功击溃看似毫无破绽,坚不可摧的金晨曦。


她应该再去感谢他的,毕竟欢都一族可是懂得知恩图报的家族呀……


这个念头一从脑海里闪过,落兰便果断行动。在金晨曦被彻底消灭,王富贵和清瞳团聚吵闹后的空闲时间里,她找到了王富贵,二话不说直接闷头抛出一句道歉:


“谢谢你救了我。”


听落兰莫名其妙来了句谢谢,王富贵在原地愣了一下,接着他像往常一样骄傲的高昂起尊贵的头颅,掐着腰自信回应道:


“没什么,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王权富贵的转世,这都是我应该做……”


“无关王权富贵,我感谢的是王富贵。”


还没等他说完,落兰下意识的回了这么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奇怪回答。不仅她自己心里一惊,连王富贵也呆在原地,一时间连身体的动作都僵直了,顿时流动的空气凝固起来,落兰突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等会儿,明明王富贵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王权富贵,她还在这纠结啥呢……


为了缓解尴尬,落兰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扬起一个礼貌又甜美的微笑,空出的另一只手则拼命挥舞着,努力解释来挽回着刚才融洽的气氛:


“啊……那个……毕竟我知道你就算和王权富贵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还是会救我的,毕竟我们算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呀!”


那一刻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向一个以前她一直瞧不起的男孩解释她话里的意思,明明澄清问题根本不是她一贯的风格,怕不是等会儿又给了他吹捧自己前世的机会……


然而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的王富贵并没有她意料中那样刻意重复那时刻挂在嘴边的名字,也没有哈哈大笑转移话题来缓解尴尬气氛。他微微张嘴,喉咙间发出一两声无意义的“啊”的声音,然后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词汇贫乏,他“啧”了一声,咬着牙闭上嘴。


紧接着他抬起手,慢慢摘掉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露出了一张意外青涩又难掩俊秀气的俊秀脸庞。他眼尾下垂,耸起的肩也自然放下,双手自然搭在两侧,就像一个上紧发条的永动机终于得以停下,暂时休息一般。


“没什么,都是同伴嘛,当然要救了。”


王富贵没有故作得意,也没有演员般的“搔首弄姿”,只有一抹浅笑挂在他的嘴角,眼里则是风过后泛起涟漪的静湖,只有柔波在随风荡漾。


“不过也谢谢公主了,感谢你还记得找我……”他笑着补充了一句,平淡如水的声音隐含着一丝卸下重担的释然。


而看到在阳光沐浴下微笑的王富贵的那一刻,落兰的脑海里依稀浮现出那梦里纠缠过无数遍的银发男子,油尽灯枯的他无力躺在她怀里,笑着向她诉说他曾在南国活过。


而现在的王富贵又何尝不是那时的他呢,你们都被困在前世身份铸造的周围布满荆棘的铁笼里,还要被无休无止的冠上本不属于自己的姓名,即便那名字金光闪闪又如何,他们终究不是五百年前的他们了……


落兰几乎在一瞬间明白了王富贵未尽的话语,她也理解自己之前下意识的冲动了,她无权撕扯他人执意带上的面具,但并没有被禁止说出真心话的权利,她不想再错过任何肯定他人的机会了,这无关任何人,只是她想这么说罢了,仅此而已。


面对着王富贵难得纯粹的笑意和谢意,落兰也捂着嘴弯了眉眼,两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END


七七一打七
画的稿子解禁啦 是南国公主欢都...

画的稿子解禁啦

是南国公主欢都落兰

画的稿子解禁啦

是南国公主欢都落兰

雪花

新年快乐!

最近病毒很严重,注意保护好自己呀!!

新年快乐!

最近病毒很严重,注意保护好自己呀!!

欢都落兰
“人渣,下雪了!我们出去堆雪...

        “人渣,下雪了!我们出去堆雪人呀!”

        “好的,我们现在就出去。”

        “终于堆好了,可惜还差个眼睛。”

        “我的公主殿下,你忘了你的铃铛了~”...


        “人渣,下雪了!我们出去堆雪人呀!”

        “好的,我们现在就出去。”

        “终于堆好了,可惜还差个眼睛。”

        “我的公主殿下,你忘了你的铃铛了~”

        “好主意,不愧是你!”

         紫欢金铃:emmmm???

文案:心水浅夏

画师:明月照大江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欢都落兰

“我回来了,久等了”

“别再笑了,很累吧”


画手微博id:Tuanz_ZZZZZ

祝各位平兰粉狐妖粉元旦快乐🎆 ​​​

“我回来了,久等了”

“别再笑了,很累吧”


画手微博id:Tuanz_ZZZZZ

祝各位平兰粉狐妖粉元旦快乐🎆 ​​​

欢都落兰
🎄关于小落兰圣诞节带走小平丘...

🎄关于小落兰圣诞节带走小平丘的if🎄


如何偷走一只小平丘?只需要五步。

第一步:万里寻他翻窗来

第二步:打开空包做准备

第三步:请君入袋霸王行

第四步:扛起就跑莫迟疑

第五步:同游星空乐无穷

小落兰依照上述五步,轻而易举地拐走了一只小平丘。

至于我们的小平丘,全程的心理活动是:她是谁?在干嘛?劲好大!要去哪?真好玩! ୧( "̮ )୨✧ᐦ̤

祝各位落兰粉圣诞节快乐


画手微博id:X北_ 

文案:心水浅夏 

🎄关于小落兰圣诞节带走小平丘的if🎄


如何偷走一只小平丘?只需要五步。

第一步:万里寻他翻窗来

第二步:打开空包做准备

第三步:请君入袋霸王行

第四步:扛起就跑莫迟疑

第五步:同游星空乐无穷

小落兰依照上述五步,轻而易举地拐走了一只小平丘。

至于我们的小平丘,全程的心理活动是:她是谁?在干嘛?劲好大!要去哪?真好玩! ୧( "̮ )୨✧ᐦ̤

祝各位落兰粉圣诞节快乐


画手微博id:X北_ 

文案:心水浅夏 

雪花
早晨起床给公主梳头发!

早晨起床给公主梳头发!

早晨起床给公主梳头发!

雪花
很粗糙,可能会有后续不过那也是...

很粗糙,可能会有后续不过那也是寒假时候的事了……

很粗糙,可能会有后续不过那也是寒假时候的事了……

雪花
南国公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可是...

南国公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可是没时间了随便画画——!

南国公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可是没时间了随便画画——!

popicu
孩子真的好爱公主啊但孩子真的不...

孩子真的好爱公主啊
但孩子真的不会画画(´;ω;`)

孩子真的好爱公主啊
但孩子真的不会画画(´;ω;`)

99

【南国篇】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 突发小论文,全是个人感想,非常主观。

  • 一点千颜篇提及。


南国篇动画的节奏不太行,为了良好补番体验我在1.25倍和1.5倍之间反复横跳。

太慢了,24分钟的故事量和以前的10分钟没什么区别。

剧情刻画也称不上好,细节和冲击感都不够,与漫画相较难免会有失望。

但我还是很偏爱它。


千颜篇是我改观的开始,在它之前,我因为“今世”的人物单薄感已经有点厌倦了(当然按照现在的进度,今世的线也在展开了)。当时的环境也是这么反馈的,总有人说比起白月初更喜欢东方,王富贵跟王权一点不像——妖漫长的世世荡气回肠,人遥远的曾经传奇隽永,匆匆登场不过半生的被指引向续缘的今世,地位就...

  • 突发小论文,全是个人感想,非常主观。

  • 一点千颜篇提及。




南国篇动画的节奏不太行,为了良好补番体验我在1.25倍和1.5倍之间反复横跳。

太慢了,24分钟的故事量和以前的10分钟没什么区别。

剧情刻画也称不上好,细节和冲击感都不够,与漫画相较难免会有失望。

但我还是很偏爱它。


千颜篇是我改观的开始,在它之前,我因为“今世”的人物单薄感已经有点厌倦了(当然按照现在的进度,今世的线也在展开了)。当时的环境也是这么反馈的,总有人说比起白月初更喜欢东方,王富贵跟王权一点不像——妖漫长的世世荡气回肠,人遥远的曾经传奇隽永,匆匆登场不过半生的被指引向续缘的今世,地位就显得尤为尴尬。

眼中只看着你的过去,那么你的转世哪还有身为另一个人的意义?


千颜篇的不一样在于,第一次直面了颜如玉守着看着律笺文的转世,嫁给他人,幸福地过完了一生的事实。

第一次详细展示给观众曾存在于台词里的,那么多失败的可能的其中之一。

第一次告诉观众续缘不代表命中注定,爱是自由的,本可能爱你的也本可以爱他人,因他人而欢喜安乐。


因为原型,因为罪行,千颜篇刚更新的时候反对的声音也不算少。但我却是在这里才正视了狐妖。

不能强求一个人的转世背负前世的约定,不能强求一个人的转世把自己活成前世的下一生。生生世世被誓言捆缚,被生人倾诉,撇开前世只令人觉得恐怖:“我不记得,我没做过,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要为另一段人生负责?”


南国篇正是这一基础上的深化:续缘的转世,拒绝和反抗了。

拒绝的人一定不止平丘,开篇就有妖怪被拒绝。反抗的人应当还有,但他们的路都没有平丘走得远。

平丘不仅要拒绝还要反抗,是因为东方的续缘偏偏太重要,涂山的势力偏偏做得到,所以他的拒绝无效,他只好去反抗,去逃。

而这样拼上性命,他真正作为自己也只活了不到十天半月。之于妖的等待,不过是转世中漏网的蜉蝣。


他的时间太少太紧,所以他很快爱上他遇见的对他【平丘月初】最好的人。属于他的人生这样短,所以他毫不犹豫拼尽所有底牌赌他爱的女孩那一刻显得渺茫的未来。

夏夜的烟火瞬息,于是它盛开得光华绚烂。

平丘的存在微弱,于是他离去得惨烈干净。

平丘月初和欢都落兰相知相识不过几日,真能爱到为彼此付出一切,包括性命,包括从今往后吗?

能啊,因为注定的死来得太早了,拼尽所有的爱意,才炽热到让他伸手拥抱死亡。

能啊,因为他一刹的光芒太亮了,点燃了她的往后,才温暖到让她回报一场痴狂。


他是一次续缘中的意外:从前只有成与不成,没有人像他,被苦情巨树承认,真正变成另一个人。

她是这次意外中的意外:不要任何前世或今生,只能是平丘,只能是世间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爱人。

到最后,她所求的甚至不是他回来相守了。她所求的,是真实的,有温度的一个拥抱。

为了这个拥抱,付出我的命都可以。为了证明你的存在,我就此死去你自由人生都可以。

让白月初和平丘月初在此世共存——这个念头上,她不是在争取自己的爱情啊。

她是为自己的爱情献祭,视他的执念为自己的执念,不惜一切要实现他的愿望啊。


在他死去之前,她一直是公主。在他死去之后,她活成工具,穿成女奴,好像怎么看都不再是公主。

但她仍然是。她对爱情的想象从来那么纯净:要是世界第一的英雄,你就是我唯一的英雄。

她对爱情的态度从来那么执着:不坚持的话,就只能是零了呀。

她一人跋涉,用尽手段,没有一丝软弱,还是那样孤注一掷的,属于公主的高傲:要我为你的阴谋助力,我偏要向世间宣告皇室的灭亡;你们都遗忘平丘的人生,我偏要所有人看见他不再是东方月初的某一世。

平丘月初为了救她,什么都抛下了:用上最厌恶的力量,放弃全部的抗争,求助想抹杀他自我的人,不要自由也不要性命。

她为了平丘月初,也什么都抛下了。


怎么能这样认真地爱一个人?怎么能这样卑微地希冀着万一,又毫不动摇地争取零以外的可能?

唯一看到【平丘月初】的人是欢都落兰,实在太幸运了。

旁人议论你的力量是续缘的恩泽,你的存在是转世的背叛,她却看你是无可替代:你不是传奇的后续,你是她唯一的神,你是她的忠诚,她的勇往直前,她的奋不顾身。


南国篇是高度理想化的爱情。

明明是空中楼阁,却永不坠落。


平丘月初的亲缘友谊早在七岁断绝,涂山看不见他做的努力只要他成为东方,知晓真相后他每时每刻都活在自我被抹杀的恐惧里。他别无选择,他必须去爱一个人,去付出一切,才能在某一个人的生命里,留下独属于平丘月初的痕迹。

但条件又太苛刻,这个人必须穿透东方月初伟大的虚影,走出涂山一脉强大的阴影,去爱一个躲在好色的外壳下,脆弱而不安定的平丘月初。

欢都落兰不但全都做到了,她还比他最大胆的想象更好。

他习惯了任何人都选择东方月初。他看自己,没有任何法力,不会任何法术,好色还一无是处。他看他讨厌的东方,他令人景仰招人喜爱,人人都想透过他对东方好,他的一生都受着他的恩惠,反而显得要他用命来偿理所应当。连他自己都不觉得会有人选他了,于是当落兰选了他的命,他震惊得不敢置信,再也藏不住那份摇摇欲坠的脆弱。

而落兰不仅选了,还选了不止一次。每一次,选的都是他。

怎么会有这样明艳似火的公主,只有和她一起,他才感觉自己轰轰烈烈地活过。

平丘月初一直都明白,他不是东方那样完美的神。但他也不知道他能成为什么,他只知道他不要成为东方,所以他逃了。他不要那婚约,所以他让自己变得好色。他遇见她以前,所有生长出的与东方不同的棱角,都源于抗争。

他遇见她以后,他终于决定了。

欢都落兰是一团明火。

那么平丘月初,就成为扑火飞蛾。

她照亮了【平丘月初】的存在,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源和温度,他懵懂的情爱的萌芽来不及长大了,没关系,只要她长长久久地燃烧下去就好了。

他把全部的自己投进去,能再让她多明亮一刻也值得。

平丘月初爱不爱欢都落兰?当然爱。他没有无私的大义,因为他的人生被涂山锁住了,他连自己都看不到,更看不到世间。比起世上一切,比起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他会先选欢都落兰。

也许遇到的是别的对他好的人,他也会有回报。但平丘月初之所以燃尽而亡,是因为他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欢都落兰,他是想着她为着她才会决定成为此刻的模样。


欢都落兰爱不爱平丘月初?没有任何人能否定她的爱,没有任何人能漠视这份爱的存在。平丘月初想做飞蛾,助势壮大她的生命之火;她的爱却是琥珀,将他凝结在刚刚死去的那一刻,永不消失,永不褪色。

她太坚强太勇敢了。以为只要不是订婚的女孩子就谁都可以的时候,以为他是对自己无情才不愿吻下来的时候,她依然一次次护着他,一次次想自己留下,放他真正得到追逐着的自由。

她爱得果决又炽烈,被她爱着的人是绝没有察觉不到的可能的——她把心捧给你,你不要就不要,只要没有扔掉,她就固执地站在那里,不会收回去。

爱的人就要死了,也不会收回去。

她举国之力救不了他,可她不肯眼睁睁看他的存在消失——只有她知道,他曾经多么努力要活成自己啊。只有她知道,他作为自己其实只活了短短几天啊。

她为她爱的人不甘心。

因为他,她敌视涂山,因为他,她也知道她要做的很可能是没有希望的事,可是为了留住【平丘月初】而不是让他作为续缘失败的某一世消逝,她还是要去争取她和他的续缘转世。

她那么慷慨,她甚至不敢肯定他爱她,就为她的所爱上刀山下火海。

她爱一个人,从不索求。她只祈求。

祈求万一他睁开眼睛,万一他开口说话,万一他爱她。每个万一都那么艰难,每个万一都那么卑微,不像最初那个任性果敢的欢都落兰。

世上再不会有这样的爱人了。

她贵为公主,爱情来临却毫无手段只有真心。她得到守护,从此沉默而忠贞地为他而活。在他死后,她几乎没有一件事不是为了他,可她想的不是复活他之后厮守一生,而是让他与东方月初再无瓜葛,继续活着,作为【平丘月初】继续活着。

她的爱不是第一位,她爱的人想要却没有被允许得到的,才是第一位。

她做了那么多,疯狂的,不被理解的,明明该有许多委屈和怨怼可说。可她再见到他,伸手向他要的也只有一个拥抱。

世上再不会有这样,以爱为生的爱人了。


幸好她爱的人知道。

他知道他的落兰为他拼尽全力,他知道他的落兰为他受了好多苦。

他那仓促的人生没有未来,他活着的时候绝不敢坦白地回应——他是奔着死出生的人,他爱她只能做,不能说。说出来的,一定都会变成空口承诺。

他死去了也没有更明确的表达——在他的认知里,东方月初已经预支了自己的生生世世,所以来世,来世的来世,都没有他的位置。

直到被告知他的一切已经和东方月初分开, 平丘月初从此在东方月初的转世之外,他才有勇气说:

来世如果我能记起,我会让你幸福的……


他的时间太短了。他明明想和她厮守,自己却尽不到分毫的力,还是只能温柔地诱哄她,在那艰辛无望的路上,走得更远一点,在这他只余棺木的世上,等得更久一点。

她不必说话。她的眼泪是答案:再走一走也没关系,再等一等也没关系。你是我的人渣,我是你的公主。我是你点亮的明火,爱燃烧在我的骨子里。

我不会变,我永远是你忠贞不渝的爱人。


平丘月初是白色的。没有东方月初的颜色,也没有自己的颜色。

欢都落兰是红色的。她的颜色太过鲜明,把他的心也染成红色。

他对她动心,只是认真而安静地看着她:他没时间诉情,没资格承诺,他只能让她在他乏味可陈的记忆里,烙印最深刻的一格。

她对他动心,却要天下都看到他:她把自己活成深情,活成承诺,谁都觉得死亡是尘埃落定,她却要用命推翻他人生的休止符。


南国篇的尾声里,平丘月初苍白的魂魄消散了。剩下欢都落兰,承受再一次的告别。

她流着泪,无声地放他入棺。

她看着棺木里爱人的视线,那么温柔。她落在爱人脸颊上的手指,那么留恋。

她不需要再对谁说了。谁都读得懂她的心。




四海列国,

千秋万载,

郎艳独绝,

世无其二。




 

 

曦殇

平兰感【ky勿进】

还记得当南国开播的时候,的确受到了很多非议。相对于其他cp,我却觉得平兰这对是最悲惨的。

.

所有人都不想让他们在一起。

在世人的眼里,平丘就相当于东方月初的一个载体罢了,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东方月初回来,然后消失……

只有南国公主,她认为平丘是独立的个体,他就是平丘月初,而不是东方月初。

为了复活平丘,不惜与黑狐为伍,落兰可能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再见一面,和自己心爱的人真正拥抱一次。

.

当时南国内乱的时候,面对只能带走一个人的情况下,她把机会让给了平丘,把生的机会给了他,自己选择留下来。因为她是南国的公主,守护南国是她的使命,更重要的是,她爱他……

.

经东方月初的建议,她背起来...

还记得当南国开播的时候,的确受到了很多非议。相对于其他cp,我却觉得平兰这对是最悲惨的。

.

所有人都不想让他们在一起。

在世人的眼里,平丘就相当于东方月初的一个载体罢了,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东方月初回来,然后消失……

只有南国公主,她认为平丘是独立的个体,他就是平丘月初,而不是东方月初。

为了复活平丘,不惜与黑狐为伍,落兰可能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再见一面,和自己心爱的人真正拥抱一次。

.

当时南国内乱的时候,面对只能带走一个人的情况下,她把机会让给了平丘,把生的机会给了他,自己选择留下来。因为她是南国的公主,守护南国是她的使命,更重要的是,她爱他……

.

经东方月初的建议,她背起来已经油尽灯枯的平丘月初,义无反顾的挑战涂山,只为了和心上人在来世也能够相见。

.

她难道不知道,平丘是涂山找的人,所以涂上绝不可能让她轻易去许愿吗?不,她知道,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想要放弃。

.

红红出现了--“涂山一脉,重情重义,此景如此,此情不渝,让他们来许愿吧。”看到这一幕,就有很多人不禁感慨月红的伟大,的确,为了别人,牺牲了自己的机会。

.

跪在树下几天几夜,也许本就知道没有什么机会,但她没有放弃,因为知道--“如果不坚持下去,就是零呀”

.

我曾听别人说过--“月红的爱是无私的,而平兰的爱却是卑微的”

很多人都否认了这份凄美的爱,没有人知道,这份爱,到底包含了多少泪水,又是何其的凄苦……

.

很多人都希望平丘能够消失,而落兰,为此不惜牺牲自己,也想向世人证明,平丘是一个脱离东方月初的,独立的存在。


海森未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萍寄兰舟》的曲绘第7-9p

1—3p曲绘

4—6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萍寄兰舟》的曲绘第7-9p

1—3p曲绘

4—6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海森未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萍寄兰舟》的曲绘第4-6p

第2p长条~_(:3」∠)_

1—3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萍寄兰舟》的曲绘第4-6p

第2p长条~_(:3」∠)_

1—3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海森未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萍寄兰舟》的曲绘第1-3p
第2p是长条_(:3」∠)_~

4—6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是落兰填翻同人曲《萍寄兰舟》的曲绘第1-3p
第2p是长条_(:3」∠)_~

4—6p曲绘

7—9p曲绘

填翻同人曲b站地址→https://b23.tv/av76832025

咸鱼一朝蹦哒

狐妖小红娘,南国【短篇】

        “不好!”

        “万毒惊天掌!”

        巨大的毒气因为山洞的空间原因不断外涌,足以见得国王用了多少的功力。

        “呵,”

        一声轻笑传来。

     ...

        “不好!”

        “万毒惊天掌!”

        巨大的毒气因为山洞的空间原因不断外涌,足以见得国王用了多少的功力。

        “呵,”

        一声轻笑传来。

        “跟我斗,还是要拿出点,实打实的妖力才行呀。”

        毫发无损的站在那,加上这种语气,站在那里的,已经不是涂山苏苏了。

        “你是⋯⋯”

        “涂山红红⋯⋯”欢都落兰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面对这人的一天。

        “不对啊,”王富贵皱着眉,“我曾经见过涂山红红,眼前这个⋯⋯说不出的感觉,相似又不似⋯⋯”

        “喂!你到底是谁!”

        涂山红红微微低头笑道:“我?我既不是从前的那个妖盟之主,也不是现在这个小蠢货,我就是我,涂山红红。”

        “喂!你倒是,快弄我出来啊!”白月初叫道。

        “啰嗦。”

        “不会让你得逞的。”欢都落兰向前冲去,“返雏毒针!”

       她没有和这个传说中的涂山第一强者对过,但是如果不战而逃的话,她自己都觉得根本配不上平丘月初了,那就试试!

        “当一一”

        返雏毒针轻易被绝缘之爪弹落,而绝缘之爪就在离她不到几厘米处停下。

         “我好像⋯⋯见过你。”

        欢都落兰仔细回忆了一下也没有见过她。

        切,装什么好人。

         “我不记得!”欢都落兰突然想起,“啊,是你。”

        【“此景如此,此情不渝,让他们来许愿吧。”】

        “苦情树下,你不是答应了我们许愿怎么又⋯⋯”

        “你错了,”涂山红红低着头,看不透她的表情,“你看到的不是我,是从前的妖盟之主,涂山之王,那个不得不活的如此伟岸的涂山红红,伟岸到⋯⋯在你面前又一次把自己的希望,亲手放走。”

        “我不是她,所以⋯⋯”涂山红红扬手扇过去,“现在这样感觉好!”

        “啊”

        轻轻的一掌让欢都落兰跌出去几米。

        “雁过拔毛,兽走留皮,我的规矩。”涂山红红抬起头,勾了勾唇角,“所以更别说,从我手中抢走一整只鸡!”

       


塔索。
我。。。画的时候没注意像素。。...

我。。。画的时候没注意像素。。。越到后面越明显。。下次补回来,今天就先万圣节🎃快乐。

我。。。画的时候没注意像素。。。越到后面越明显。。下次补回来,今天就先万圣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