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欣浅

94浏览    3参与
写小说的王伟应

危险关系(下)

#双性转预警,雷者绕路

#上升蒸煮的都是傻批

4
王欣:浅浅在吗?
周浅:在,您说。
王欣:帮我定个蛋糕,孩子他爸今天过生日。
周浅:好的。
王欣:他芒果过敏,你订蛋糕的时候留意一下。
王欣:钱的事情回头你报个数就行,不用给我看账单。
周浅:好的王总。
周浅敲下回车键后就合上笔记本拿起手机从工位上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径直进了卫生间。
碰巧王欣也在,周浅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王总。”
王欣朝她点点头,从西装口袋里翻出了一支口红:“要我等你一下吗?”
周浅摇头:“不了,我可能要蹲个大号。”
“好吧。”王欣把口红从壳子里转出来对着镜子开始补妆:“那我就先走了。”
周浅朝她笑了笑就拉开隔间的门走了进去。
门一关上,她上一秒还笑...

#双性转预警,雷者绕路

#上升蒸煮的都是傻批

4
王欣:浅浅在吗?
周浅:在,您说。
王欣:帮我定个蛋糕,孩子他爸今天过生日。
周浅:好的。
王欣:他芒果过敏,你订蛋糕的时候留意一下。
王欣:钱的事情回头你报个数就行,不用给我看账单。
周浅:好的王总。
周浅敲下回车键后就合上笔记本拿起手机从工位上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径直进了卫生间。
碰巧王欣也在,周浅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王总。”
王欣朝她点点头,从西装口袋里翻出了一支口红:“要我等你一下吗?”
周浅摇头:“不了,我可能要蹲个大号。”
“好吧。”王欣把口红从壳子里转出来对着镜子开始补妆:“那我就先走了。”
周浅朝她笑了笑就拉开隔间的门走了进去。
门一关上,她上一秒还笑着的脸瞬间阴沉下来。
坐在马桶上的周浅满脑子都是王欣之前跟她说过的话。她说她不是没有动过离婚的想法,只是孩子现在还太小,就算他们两个感情已经不好了,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
周浅忍不住冷笑。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王欣那么聪明一个人连这点小事都拎不清,她居然天真的以为她不和她丈夫离婚就可以给孩子一个所谓的“完整的家”。怎么可能呢,生活在父母无休止争吵中的小孩是不会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的,这会给孩子留下永远的阴影的。
她想王欣可真是太可怜了,感情都破裂成这样了居然还在想办法挽回,还给那个男人定蛋糕,定就定吧,偏偏还把这件事交给自己来办。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的就是,王欣居然还在提醒她那男人芒果过敏的事情。
她决不能让那男人好过。
周浅咬着后槽牙想干脆就给那男人订个芒果蛋糕,吃死他算了。可转念一想,她在王欣那儿的人设一贯都是无论如何不会出错,她怎么能为了一时出气搞出这么大的纰漏让自己在王欣那儿的好感度一落千丈呢?那不是太傻了吗。
于是周浅决定先把蛋糕定了,然后再想别的办法。就在她准备从马桶上站起来时,突然看到了内裤上的一抹红痕。
周浅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畅快笑容。
周浅刚回去就被王欣叫到了办公室让她准备一下晚上的视频会议,并且明天中午之前提交本次视频会议的会议纪要。周浅像往常一样点头答应然后离开,王欣在她推门出去之前喊住她问她脸色为什么那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周浅摇头说只是亲戚来了,没什么大问题之后就开门出去了。
晚上视频会议开到一半时,周浅起来给王欣续茶水,眼看她拿着茶壶就快要走到王欣身边时,突然身子一歪,整个人摔倒在地。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倒在自己面前,任谁都会吓一大跳。饶是王欣这样见过世面的铁娘子也被吓得面色发青,她匆匆中断了视频会议,东西都顾不上收,慌忙把瘦弱的周浅背到自己身上,连闯两个红灯把人带到了距离公司最近的医院。
送到医院时,周浅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意志。经过简单的询问后,医生判断周浅晕倒是因为生理期贫血,血糖过低导致休克。挂糖水之后好好休息就能好转。
处置室的温度略微有些低,王欣害怕周浅感冒,就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本就娇小的周浅这一下显得整个人更加风扶病柳我见犹怜了,她倚靠在王欣身上噼里啪啦地掉眼泪。
“还疼吗浅浅?”王欣伸手搂住她。
周浅好像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嘶哑的嗓音里带着哭腔:“对不起欣姐,都是我不好,”
“胡说什么呢,”王欣打断她的话:“你都难受成这样了还跟我道什么歉啊?”
“视频会议被我给搅和了,”周浅吸了吸鼻子:“还有,今天是姐夫的生日嘛,”
“傻孩子,,”王欣心疼得好半天才说出话来:“视频会议我可以明天重新开啊,再说那么大人了自己又不是过不了生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赶快好起来。还有你记住,太懂事了不是什么好事儿。”
吊针拔掉之后周浅用一只手压着手背上的输液贴从王欣怀里出来:“欣姐你放心,医药费我待会儿回去就转你。”
王欣被她这句话气笑了:“你都这样了还跟我这么见外是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周浅把外套还给王欣:“谢谢你照顾我,我先回家了。”说着就翻出手机准备叫车回家。
王欣直接抢走了她的手机:“走我送你回家。”
5
从电梯里一出来王欣就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为了补上昨天因故中止的视频会议,她和周浅特意提前了十多分钟到公司,哪知尹客松竟然站在公司的自动门前,看样子也是恭候多时了。
王欣没忍住在心里骂了句娘,然后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开口说话:“找我有什么事?”
尹客松面色不善:“王欣,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不会不知道昨天是我生日吧?”
“我当然知道,”王欣反问他:“蛋糕没收到吗?”
“蛋糕是收到了,”尹客松阴阳怪气道:“就是不知道送我蛋糕的人昨晚上去哪儿逍遥快活了。”
王欣成功被他激怒了:“怎么说话呢你?”
“我说什么了?”尹客松冷笑:“我什么都没说啊,你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心虚成这样?”
周浅听不下去了:“姐夫,你别这样说欣姐,昨晚是我身体不舒服,欣姐忙着照顾我才没有回去陪你庆祝生日,这个误会是我引起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这儿没你的事儿!”气头上的尹客松咄咄逼人:“少在这儿给我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别他妈拿我当傻子,看不出来你俩狼狈为奸!”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欣急了:“咱俩的事儿你骂人浅浅干什么?这又不关浅浅的事儿,再说了,她说的都是实话,昨天晚上视频会议开到一半她晕倒了,我把她送到医院陪她挂水的。”
“编,接着编,”尹客松不依不饶:“王欣你还记得你自己是个四岁男孩的妈吗?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呢!”
“我怎么就不记得了?”王欣提高了嗓门:“孩子我又不是一手没伸过,我工作忙走不开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一天天在外头累死累活的打拼,不就是为了多赚点儿钱让孩子过得更好吗?”
“对,你打拼,你赚钱,等你赚够了钱好把我踹了跟野男人远走高飞!”
吵架的声音引来了好多看热闹的人,王欣在整栋写字楼里都算的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尹客松这么一闹让她觉得颜面尽失,平日里骄傲的她此刻只想一头撞死在玻璃门上。
眼见着局面越来越失控,周浅上前抓住尹客松的袖子乞求道:“姐夫,我求求你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在这里看你们两个的笑话了。你也消消气,冷静冷静之后我们再找机会好好谈谈好不好?”
围观群众里也有人发话了:“就是啊,大老爷们儿的有话好好说呗,何必把人家小姑娘逼成这样呢。”“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能让一步就让一步吧。”“再这么吵下去还让不让人工作了?”
尹客松终于挂不住面了,他一把甩开周浅的手,气鼓鼓地推开人群走了出去。
尹客松一走,周浅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瞬间荡然无存,她俏脸一黑,横眉竖目地朝围观的人吼道:“你们很闲是吧?站在这儿看热闹就有人发你们工钱是吧?还不赶紧走开!”
看热闹的人群被这个小个子姑娘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大气场吓住了,纷纷四散离开。
王欣挂在眼眶里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周浅没说话,直接拉着人去了卫生间。
门一关王欣就抱住了周浅,整个身子都弯下来压在了她身上。
周浅伸出手像安抚一只不好对付的动物一样轻轻抚摸着王欣,从头顶缓缓滑到发梢:“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我觉得我真的没办法继续和他生活下去了,”王欣的眼泪打湿了周浅的外套,她的声音听起来痛苦极了:“我努力工作有错吗?”
“你没错,”周浅搂着她:“这根本就不怪你,可是姐夫也是为了你们的家好啊,他只是处理方法不太合适而已。你自己不是也说,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吗,万一你真的和姐夫离婚了,给木瓜找了个对他不好的后爸,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呀。”
“那我就一个人带着他,”王欣直起身子,被她哭花的睫毛膏掉在眼睑上:“我自己也能把木瓜养的很好。”
“可是那样你就太辛苦了呀。”周浅从包里翻出纸巾轻轻帮王欣揩掉眼睑上的睫毛膏残渣:“两个人养小孩再怎么说都会容易一些。”
王欣重重地叹了口气没再说话,好久才冒出一句:“走吧,我们先把视频会议的事情搞定。”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欣接到了妈妈打来的视频电话。
“欣欣,吃饭了没?”
王欣举起筷子:“正吃着呢,妈您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看看你干嘛呢。”屏幕另一端远远地传来小木瓜的声音:“妈妈!妈妈!”
“木瓜?”王欣吃了一惊:“今天怎么没去幼儿园?”
小木瓜自己凑过来坐在外婆腿上:“幼儿园今天刷房子,所以给我们放假啦!”
原来是这样。王欣放下筷子开始跟木瓜聊天:“那你在家有没有听姥姥话呀?”
“有!”小木瓜点头如捣蒜:“我可听姥姥姥爷话了,不捣乱不淘气,早早睡早早起,少吃零食少看动画片,每天还喝那么那么大一杯牛奶,不信你问姥姥。”
这一段明明就是王欣在把孩子送到妈妈家之前叮嘱孩子的话,被这小屁孩记了个一清二楚,像背歌谣一样一字不落地说给她听。
“怎么这么乖呀,那木瓜想要什么奖励呀,跟妈妈说说。”
小木瓜歪着头想了想:“我不要奖励,我想爸爸妈妈,我想听妈妈讲故事,还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王欣脸上笑容一滞,但她很快管理好表情:“好啊,可是妈妈今天晚上要出席一个活动,晚一点去姥姥家接你,然后我们再一起回家好不好?”
一旁的周浅看着王欣眯起了眼。
果然当一个人一心想要完成一件事时,就连老天都会帮她。
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如就趁机再点把火好了。
6
“浅浅,今天要辛苦你了,我得提前离开一会儿去接木瓜回家,”王欣熄火后解开了安全带:“你帮我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
副驾上的周浅认真看过之后指了指王欣的头发:“王总,您头发稍微有点乱。”
“是吗?”王欣拿过包翻了好一阵:“奇怪了我明明记得我包里有把木梳的。”
“我包里好像有一把,”周浅也开始翻自己的包:“要不你先用我的?”
“也行。”王欣同意。
周浅拿出一把速八酒店的一次性木梳:“其实也没有多乱,我就帮您简单弄一弄吧。”
王欣毫无防备地侧过身乖乖让周浅帮她梳头发。
“这样就好多了,”周浅简单打量了一下王欣的发型:“等一下您就早点儿离开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说着将塑料梳子随手丢进了王欣包里。
王欣转过身子开门下车,周浅看了一眼王欣那把这会儿正躺在自己包里的梳子,动作优雅地带上了车门。进电梯之前王欣还跟周浅开了句玩笑:“知道吗浅浅,我有时候觉得你就像我的小媳妇儿一样,要是哪天没了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周浅莞尔:“王总您太会开玩笑了。”
活动进行完大半时,王欣借故去洗手间,直接进电梯下楼开溜。关上车门后王欣启了车,用车载蓝牙放了一首唐麦克林的《Vincent》,那是她很喜欢的一首英文歌。只是她现在还没意识到,一场毁灭性的暴风骤雨即将向她袭来。
“妈妈,待会儿睡觉的时候我想听你给我讲新的故事。”
“好。”王欣揉了一把儿子软乎乎的头毛:“待会儿回去你先拼个乐高,妈妈去洗个澡,等你拼完乐高,妈妈也差不多就洗完澡了,然后妈妈就可以给你讲新故事了。”
“那我们比赛好不好,”小木瓜扬起小脸:“看是我先拼完还是妈妈先洗完!”
“没问题啊,”王欣点头应下:“那先说好,你可不许耍赖皮哦。”
“妈妈不赖皮我就不赖皮!”小木瓜笑嘻嘻地蹦跶到家门口敲门:“爸爸开门!”
门一开小木瓜就被尹客松抱起来转了一圈:“哎哟宝贝儿,想不想爸爸?”
“想!”小木瓜搂着他的脖子“咯咯”笑,转头看王欣:“妈妈快去洗澡,我要开始拼乐高啦!”
“好嘞。”王欣把包往玄关的鞋架上一放,外套一脱就踩着拖鞋进了浴室。
尹客松也把小木瓜放在了爬行垫上,转身走向了玄关。
王欣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坐进了热气氤氲的浴缸里。她在浴缸里曲起腿抱着膝盖,脑海里浮现出周浅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她好像永远可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现,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交给她就完全不用担心。她不仅温柔而且贤惠,虽然生了一副小身板,但又好像能在自己脆弱不堪的时候在自己身边顶天立地。如果用一种植物来形容她的话,那一定是能在疾风中顽强存活的小草。看来当初自己在那么多求职者中留下她真是最明智的选择。
王欣拿起架子上的沐浴露瓶子,挤一点在掌心上揉出泡沫来,还没等她把泡沫涂到皮肤上,浴室的门就被一脚踢开。
进来的是她暴跳如雷的丈夫。
尹客松手里拿着那把周浅给她整理头发的梳子大声质问她:“你别洗了!你现在就给我解释一下这把梳子是哪儿来的!”
王欣皱眉:“那是入场之前浅浅帮我整理头发用的,你可真是少见多怪。”
“啪”地一声脆响,尹客松将梳子掰成了两截摔在了地上。
“你神经病啊?”王欣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
“我神经病?”尹客松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叫,失控的样子看上去略微有些恐怖:“周浅周浅,又是周浅!所有不正常的行为都能把周浅扯出来给你挡枪是吧?你他妈别告诉我你出轨的那个就是周浅!”
王欣气得直接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尹客松你还有完没完了?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人是吧?你就这么喜欢给自己扣绿帽子是吧?你不把屎盆子扣我头上你就难受是吧?!你是不是觉得咱俩现在稍微攒到点儿钱了,生活也比以前好了,你不把这个家作散了就不罢休是吧?!”
“我作?”尹客松冷笑:“王欣你可真有本事,那天咱俩刚吵完架你就把儿子送到你妈那儿去了,然后你人就不知去向了;昨天我生日你一晚上没回家,又不知道去哪儿了;今天又给我弄出来个酒店的梳子,明明就是你自己出轨在先,还找这么多理由狡辩,我看咱俩真没什么必要过下去了!”
“你以为我想跟你过下去吗?”王欣彻底失态了,她的声音提高了一整个八度:“你在家里跟我吵架也就算了,居然还闹到公司去了!我王欣好歹是个副总,你白天像个泼妇一样在我公司门前大吵大闹,要不是怕影响不好,我都想跟你动手了你知不知道!”
“你还想跟我动手?!”尹客松指着自己的脑袋朝王欣瞪眼睛:“来啊!朝这儿打!有本事就把警察招来!今天打不死我你他妈就跟我姓!”
王欣气结,她随手抄起架子上最重的护发素瓶子准备朝尹客松砸去,就听门外响起了儿子的哭声,王欣顾不上擦身子,匆匆围了条浴巾推开尹客松就往外跑。
小木瓜站在浴室门口,手里拿着拼了一半的乐高,这会儿正咧着嘴大哭:“哇!爸爸妈妈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好不好!”
王欣心疼地把儿子搂进怀里:“木瓜不哭,是妈妈不好,妈妈不和爸爸吵架了,不吵了不吵了。”
7
王欣和尹客松离婚了。
两个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的人在签离婚协议时竟意外地十分平静。
也许是已经吵累了,也或许是觉得事已至此,离婚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解脱。
小木瓜的抚养权归了王欣,两个人最终决定把他俩共同奋斗买下的房子卖掉,卖房子的钱平分。尹客松作为孩子的生父,需每月向王欣支付孩子的抚养费,除此之外每个月可以有两次见小木瓜的机会。
那一天小木瓜哭的特别厉害,王欣使尽浑身解数,怎么哄也哄不好。
就在她濒临崩溃时,小木瓜突然止住了哭声破涕为笑。
王欣回头就看到头戴猫耳发卡身穿lo裙手拿氢气球的周浅出现在她面前。
周浅蹲下身子朝小木瓜张开了双手:“让我看看,是谁家的小朋友哭的像个小花猫呀~”
“浅浅姐姐!”小木瓜吸了吸鼻子,欢天喜地地冲进了周浅怀里。
周浅把小木瓜抱起来,在他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对着王欣笑了。

写小说的王伟应

危险关系(上)

#双性转文学预警,三观不正预警,上升蒸煮的都是瓜皮

1
“木瓜,今天带你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穿白裙子的年轻女子手里牵着的小男孩一听“肯德基”三个字立马高兴得直拍巴掌:“好!”
一辆白色的车缓缓停在了他俩身边。
小木瓜看到熟悉的车牌,立马松开了女子的手,摇摇晃晃地朝车子跑去。
驾驶位的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位留着长卷发脚蹬恨天高的年轻女人。
小木瓜张开小手扑进女人怀里:“妈妈!”
女人弯下身子把小木瓜抱起来:“妈妈不在有没有听浅浅姐姐的话呀?”
“有!”小木瓜响亮地答道。
“真的吗?”
“我证明是真的。”年轻女子走上前:“木瓜真的很乖很乖的,只是他很想你。”
小木瓜点点头,奶声奶气道:“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双性转文学预警,三观不正预警,上升蒸煮的都是瓜皮

1
“木瓜,今天带你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穿白裙子的年轻女子手里牵着的小男孩一听“肯德基”三个字立马高兴得直拍巴掌:“好!”
一辆白色的车缓缓停在了他俩身边。
小木瓜看到熟悉的车牌,立马松开了女子的手,摇摇晃晃地朝车子跑去。
驾驶位的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位留着长卷发脚蹬恨天高的年轻女人。
小木瓜张开小手扑进女人怀里:“妈妈!”
女人弯下身子把小木瓜抱起来:“妈妈不在有没有听浅浅姐姐的话呀?”
“有!”小木瓜响亮地答道。
“真的吗?”
“我证明是真的。”年轻女子走上前:“木瓜真的很乖很乖的,只是他很想你。”
小木瓜点点头,奶声奶气道:“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女人脸上的笑容明显一滞,但很快恢复了表情管理:“木瓜是不是想爸爸了呀?”
小木瓜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女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女人还是心软了:“好吧,那我们今晚就回家吧。”
女人把小木瓜放到地上,和白裙女子一人牵着小木瓜一只手走进了KFC。
“木瓜想吃什么?”白裙女子指着收银台上方灯牌里展示的新品:“鸡翅还是新出的汉堡?或者甜筒怎么样?”
“浅浅,”女人轻声道:“不能让他吃太多甜的,他都有一颗虫牙了。”
“好吧欣姐。”周浅蹲下身搂着小木瓜的肩膀:“那我们吃儿童餐怎么样,除了你喜欢的玉米棒和土豆泥之外还可以得到一个小玩具哦。”
眼看着儿子和周浅相处融洽,王欣欣慰地笑了笑,看来自己把儿子临时交给她照顾是对的。周浅这姑娘生了张讨人喜欢的娃娃脸,性格温柔,做事不急不躁,既细心又有耐心,虽说身子瘦瘦小小,但她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永远随叫随到,不管自己交给她什么任务都能完成的非常好。
“欣姐,欣姐?”周浅伸手在王欣眼前比划了一下:“餐点好了,我们去找个位置坐一下吧。”
“哦,抱歉,”王欣回过神来:“我刚刚在想事情。”
“是在担心公司的新项目吗?”
周浅话音刚落,小木瓜就揪住王欣的衣角拉来扯去:“妈妈,我想去那边玩儿。”
王欣顺着小木瓜短短胖胖的小手指看过去,那是KFC的儿童游乐区。往常小木瓜闹着要去的时候她都不放心地寸步不离,但今天她却松了口:“去吧,小心一点儿,等你的餐来了我去找你。”
小木瓜乐颠颠跑远后,王欣和端着餐盘的周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我们家小木瓜一直特闹人,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还得带着他,真的辛苦你了。”
周浅用指甲抵住番茄酱包上的锯齿轻轻撕开,殷红的番茄酱被她挤在打开的汉堡盒盖里:“没有啊,小木瓜可乖了,他特别听我的话的。”她把挤空的番茄酱包丢到一边:“说说你吧,你跟姐夫怎么又吵架了啊?”
王欣一听“姐夫”二字就忍不住皱起了眉:“他这个人太爱小题大做了,我原来真没发现他这样。他现在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只要我一回家,他不是看我手机就是翻我包,不让看就翻脸,我真是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哦对了,”王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差点儿忘了,”她抓过包从里面翻出一个浅蓝色盒子递给周浅:“这个是送你的。”
周浅赶紧把盒子推回去:“欣姐这是干嘛呀,我是你的助理,帮你做事情都是应该的啊,真的不用这样。”
“话是这么说,可你是我工作上的助理,下了班出了公司大楼你就是你自己的,私人时间你帮我忙我感谢你是应该的,赶快拿着吧。”
周浅不好再推辞,只能接过盒子。细一端详她才看清楚王欣送她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桃丝熊?!”周浅惊呼:“天呐!”
王欣本就狭长的眼笑得弯弯的:“我知道你喜欢这种少女心的可爱物件,就买来送你了。”她的视线落在周浅兴奋得微红的苹果肌上:“而且我觉得这个香型很衬你。”
“0409!”
“这儿!”周浅把桃丝熊放在桌上,抄起小票从高脚凳上下来:“应该是小木瓜的餐好了,我去取一下。”
2
“故事的最后,王子打败了森林深处会喷火的巨龙,带着公主回到了皇宫中,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王欣低头给小木瓜掖好了被子:“好啦,故事讲完啦,快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幼儿园呢。”
听完一个故事的小木瓜似乎并无倦意:“妈妈,我有个问题。”
“好,你说吧。”
“为什么童话故事里的结局都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啊?”小木瓜眨巴眨巴眼睛:“不可以是两个美丽可爱的公主吗?”
王欣被问住了,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答案回答儿子。小木瓜看出了她的尴尬,于是不动声色地换了个话题:“妈妈,我觉得浅浅姐姐特别好。”
王欣松了口气,她顺杆爬道:“为什么这么说呀?”
小木瓜从被子里伸出两只胖胖的小手开始掰手指:“浅浅姐姐长得白白的瘦瘦的,而且很漂亮,说话的声音可好听了,她会烤好吃的小饼干给我吃,还会唱好听的歌~”
“是吗?”王欣忍不住好奇:“她都给你唱什么歌呀?”
小木瓜使劲儿想了想:“嗯,好多好多歌,不过我最喜欢听她唱小星星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那个吗?”王欣逗他:“妈妈不是也会唱那个嘛。”
小木瓜摇头:“不不不,妈妈嗓子太粗了,没有浅浅姐姐唱的好听。”
嚯,瞧瞧这小屁孩,才跟周浅待了没多久就叛变了。
王欣假装生气地挠他痒痒:“好你个小叛徒!”
小木瓜被她挠的咯咯直笑,边笑边躲:“坏妈妈,坏妈妈!”
“好了好了不闹了,”王欣又给小木瓜掖好了被子:“把眼睛闭上,妈妈要看着你睡着之后才去睡。”
小木瓜乖乖地闭好眼睛:“妈妈晚安。”
“晚安宝贝。”王欣伸手关掉了儿子床头上的小夜灯,独自坐在黑暗里一言不发。
周浅并不是王欣见过的能力最强的员工,但和她之前的助理比起来,周浅年纪轻轻就已经非常优秀了。时至今日周浅来面试那天的场景她还历历在目。
王欣清楚地记得,那天雨下的不小,来应聘助理的求职者基本上都狼狈不堪。周浅也不例外,虽然她身上也湿了大半,但却是唯一一个走进会议室时脚上穿着鞋套雨伞也用塑料袋包好的人。
于是王欣就因为这个细节力排众议在一群能力拔群的求职者中留下了看上去并不是很起眼的周浅。而周浅也确实没有让她失望,入职后虽说没有立下过什么丰功伟绩,但所有分内工作全都完成得挑不出毛病。
也许是白天在周浅那儿玩儿累了的缘故,小木瓜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甚至还发出了细小的鼾声。王欣放心地缓缓起身,打算简单洗漱一下就去休息,不料突然出现的丈夫打乱了她的计划。
“王欣你出来,我有事儿跟你说。”
王欣朝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回头确认小木瓜没有被吵醒才走了出去。
丈夫往沙发上一坐就开始喋喋不休:“我之前跟你说的事儿你仔细考虑过没有?你就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儿,我也不想跟你吵架,我希望咱俩能以最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想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王欣一早猜到他要提那件事:“我觉得我不用考虑,我之前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我不想换工作。我在这一行干的好好的,公司需要我,我和同事们也早都已经磨合的非常好了,我现在换个陌生的领域,且不说我擅不擅长做不做的好,我之前的那些心血就全都付诸东流了,我还要花时间去接受去适应新鲜事物。老尹,我都三十多了,我早已经不是个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了,况且我还要照顾孩子,我真的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了。”
丈夫一听就不高兴了:“这就是我最不喜欢你的一点。你太倔太犟了,什么事情都只认死理。你根本都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自己做不来呢?是金子在哪儿都发光,能力强的人不管在什么领域做什么行业都一定是佼佼者,你在你现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发展的不错,没准换个地方能发展的更好呢。”
王欣压根不想听他这套歪理邪说:“我不想跟你理论这些,我这几天事情都很多,我得赶快洗把脸上床睡觉,你也早点儿休息吧。”说着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看你又是这个态度,”丈夫急了:“我为什么一直劝你让你换个工作你心里没点儿数吗?你一个月三十天恨不得有二十五天都加班,陪客户,好不容易咱俩能在一块儿说说话,好家伙那都是些个什么玩意儿啊,三更半夜给你打电话,我就问问你合适吗?”
“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啊,”王欣反唇相讥:“不把客户哄好了谁给你钱?没钱拿什么吃拿什么喝拿什么养孩子?”
“行,”丈夫被彻底激怒了:“你就哄你的客户去吧,明儿我就跟你离婚,你跟那帮糟老头子过一辈子去吧!”说完就快步离开客厅,钻进书房里“砰”地一声甩上了门。
王欣气得大叫:“尹客松!你把儿子吓醒了我跟你没完!”
周浅把面膜从脸上摘下来丢进床边的垃圾桶里,洗过脸后在昏黄的夜灯下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王欣送她的桃丝熊。磨砂的瓶体摸上去微微有些凉,瓶口上套着的浅蓝色小帽子给这只小熊平添了一丝温暖。她打开香水瓶,轻轻喷了一点在手腕上,柔软可爱的甜香很快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扩散开来。
周浅想起了王欣对着自己笑弯了的眼,忍不住也跟着扬起了唇角。她把桃丝熊放在床头灯旁边拍了张照片分享到朋友圈,配字:晚安,愿你好梦。
3
“没什么事情的话,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王欣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周浅留一下。”
于是刚打算和其他同事一样站起来从蓝屏的投影面前迅速掠过的周浅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王欣拧开手边的保温杯,一口茶喝完之后,会议室里的闲杂人等也就走的差不多了。最后一位离开会议室的同事非常识趣地带上了门。
“王总您找我什么事?”
王欣放下保温杯清了清嗓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近期你跟进的进度都在正常进行,需要对接的工作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我不是要和你聊工作上的事情。”
周浅懵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常态:“那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完成呢?”
王欣叹了口气:“我就不瞒你了,昨晚上我带木瓜回家之后又和老尹吵架了,他那个人太固执,非要我换工作他才能罢休。再这么下去我俩可能真的好好考虑考虑了。”
周浅短暂沉默过后开口道:“如果需要我帮忙照顾木瓜的话,我没问题的。”
“不不不,”王欣摇头:“小孩子事情很多的,我真的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所以我把他送到我妈那儿去了,但是,”她顿了顿:“最近事情本来就很多,我在公司这边忙东忙西,回家之后还得对付老尹,我真的害怕我会崩溃。所以,我能去你那儿住几天吗?”
周浅眼里短暂地掠过一丝欣喜,但她面色平静地点头应下:“没问题。”
下班之后周浅就带着王欣去了超市,两个人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回了家。
王欣从前并不是没有来过周浅家,但也仅限于在客厅小坐,像厨房这种地方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领域。
周浅家不太大,狭小而精致的厨房里最多只能容下两个人。灶台上整齐有序地摆放着各种家用电器,墙面粘钩上挂着各种烹饪用具,水槽也一尘不染,主人的个性显而易见。
王欣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你这儿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周浅不好意思地笑笑:“害,你别见怪,我这人没什么追求也没什么爱好,就是爱吃,也喜欢自己研究吃的。”
“那不是挺好的,”王欣把目光从厨房里收回来:“我本来就不怎么会做家务,加上每天都忙得跟陀螺一样,回家恨不得倒头就睡。我们家平时都是老尹做饭,他要是也不想动手我们俩就出去吃或者去我妈那儿。”
从王欣那儿听到她对她丈夫的称呼,周浅多少有些不快,她开始转移话题:“欣姐,你看到客厅茶几上的小篮子了吗?”
“小篮子?”王欣回过头:“这我还真没注意。”
周浅绕过她走到茶几旁拿起小篮子,掀起上面猫爪印花的布,里面分了四个格子,格子里盛放着雪花酥、牛轧糖和巧克力曲奇。
“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要不要尝尝看?”周浅把篮子举到王欣手边:“你来的不巧,马琳糖都吃完了,要是你想吃的话,我还可以做一点给你。”
王欣随手拈起一块牛轧糖放进嘴里,随后就被甜而不腻,既不硬也不粘牙的奇妙口感惊到了:“这真的是你自己做的?”
“对啊。”周浅直接把篮子递给她:“这几样小点心都是我自己做的,你可以都尝一尝。”说着走到厨房门口从门背后摘下一条粉色的小围裙系在自己身上:“不过记得不要吃太多哦,等下还有比这更好吃的东西呢。”
王欣匆匆尝过了曲奇和雪花酥后就跟着周浅进了厨房:“浅浅,我觉得你这水平都能去当厨师了。”
周浅把土豆放进沥水篮里拧开了水龙头:“烹饪是我的爱好,但要是让我把爱好变成职业的话,那我就没办法从中得到乐趣了。”她回头望向王欣:“我只想做给我喜欢的人吃。”
王欣由衷感叹道:“要是谁将来把你娶回家,那他上辈子一定是个济世救人的活菩萨。”
周浅手起刀落,土豆皮掉进她身旁的垃圾桶里:“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啊。”
“是没遇到喜欢的人吗?”
周浅削皮的手停了停:“也不是,我喜欢她,但她应该还不知道吧。”
王欣乐了:“你这么招人喜欢,追你的应该能从前门排到外滩吧。喜欢一个人就让他知道啊,你这样的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着。”
周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恐怕现在还不是时候。”
王欣就这样倚在冰箱旁边和周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看着她把一道又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从锅里盛出来放到盘子里。
周浅做了几道比较简单但又很好吃的美食,主食是两人份的茄汁意面,她还特意在上面撒上了马苏里拉芝士条推进微波炉里叮了一会儿,除此之外还用空气炸锅炸了一小盘薯角,切了一些牛油果和三文鱼做了一道简单的沙拉,最后用榨汁机完成了柠檬芦荟茶,担心味道没那么好还特意加了一点蜂蜜进去。
“辛苦了浅浅,”王欣伸手给周浅揉肩膀:“在公司累了一天回来还要给我做饭吃。”
“才不辛苦,”周浅笑盈盈地把餐叉递给王欣:“给你做饭我特开心。你快尝尝,小心烫。”
王欣用餐叉卷起意面,烤化了的芝士被抻得老长,连着酱汁一口下去,巨大的幸福感牢牢地裹住了她。
“好吃吗?”周浅满脸期待地望着她,小鹿般清澈的眼睛楚楚动人。
王欣使劲儿点了点头:“好吃。”
晚餐过后王欣跟周浅一块儿打扫了战场,刷了盘子洗了碗,抹了桌子扫了地,最后关上厨房里的灯,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周浅拉开电视下面的柜子,从里面翻出一只装满碟片的盒子:“我们看电影好不好欣姐?”
窝在沙发上的王欣点头:“你喜欢看什么片子啊?”
周浅抬起头:“你是客人呀,所以应该你来选。”
王欣笑笑:“只要不是恐怖片,我就都可以。”
周浅狡黠一笑:“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里都是惊悚恐怖类的。”
王欣面色一白,眼睛瞪得老大。
周浅被她这副样子逗得乐不可支:“好啦,逗你的,我们不如就看这个吧。”说着从盒子里翻出了一张碟片。
周浅选的是一部很老的片子,这部片子讲的大概就是男女主角相识于大学校园,但毕业之后才在一起,婚后才发现感情不和,他们勇敢面对早已不爱对方的现实,和平分手去找寻真爱的故事。
当电影里的女主角对丈夫说出“激情和爱消褪后仅仅依靠责任和亲情维系的婚姻就是对两个人最大的伤害”时,王欣的眼泪终于决堤。
听到了抽泣声的周浅连忙按下暂停键递了纸巾给王欣。
“对不起啊欣姐,我不应该选这部片子的,我这就把碟片拿出来。”周浅说着就要起身,却被王欣一把拉住:“别去浅浅,陪我安静地待一会儿就好。”
周浅乖乖坐回王欣身边,任由这个平日里雷厉风行的女强人红着眼睛把半个身子倚在自己身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