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欧培拉

1386浏览    27参与
:D我是笙歌
发发约的稿子 这位劳斯真的好会...

发发约的稿子 这位劳斯真的好会画呜呜呜呜(打个小广告 这位劳斯还在接稿的!价格也超白菜的!)


发发约的稿子 这位劳斯真的好会画呜呜呜呜(打个小广告 这位劳斯还在接稿的!价格也超白菜的!)


墨小爷今天咕了吗

没时间码字啦~直接截屏上传⬆️

以前写的纯🔪文,还有人和我一起磕梳欧吗嘤嘤嘤(小小声)我想磕意蚝意蚝呜呜呜呜呜暴风哭泣巨巨们产粮嘛我不想自割腿肉啊QAQ

很刀,备好纸巾小阔爱们💕

没时间码字啦~直接截屏上传⬆️

以前写的纯🔪文,还有人和我一起磕梳欧吗嘤嘤嘤(小小声)我想磕意蚝意蚝呜呜呜呜呜暴风哭泣巨巨们产粮嘛我不想自割腿肉啊QAQ

很刀,备好纸巾小阔爱们💕

辰修†明月

【食之契约】食契狐(4)

#我突然发现这篇文好久没更新了,临着开学前更新一下吧。(其实就是忘了)#

#看了一眼原先的站位后我懵逼了一下……我当时怎么搞的?#

取得了工作室的钥匙后,众人小心翼翼地前往了工作室。

“哎?这个……需要密码?”奶酪蹲下去,发现存钥匙的盒子是一个密码箱,“唔,密码错误……”

“寿喜锅先生没说过这事啊。”蟹黄小笼包有些苦恼地叹了一口气,他歪头撇了一眼在隔间里的狐狸,沉默了一下,“……先出去找找相关线索吧,在这里待久了也不安全。”

“嗯……”


“能不能把这家伙引开……”

“你是还想损失人吗?”

在奥利奥米饭的房间门口,一群人趴着门缝上小心翼翼地往屋里看去,奥利奥米饭屋内挂着的一副...

#我突然发现这篇文好久没更新了,临着开学前更新一下吧。(其实就是忘了)#

#看了一眼原先的站位后我懵逼了一下……我当时怎么搞的?#

取得了工作室的钥匙后,众人小心翼翼地前往了工作室。

“哎?这个……需要密码?”奶酪蹲下去,发现存钥匙的盒子是一个密码箱,“唔,密码错误……”

“寿喜锅先生没说过这事啊。”蟹黄小笼包有些苦恼地叹了一口气,他歪头撇了一眼在隔间里的狐狸,沉默了一下,“……先出去找找相关线索吧,在这里待久了也不安全。”

“嗯……”


“能不能把这家伙引开……”

“你是还想损失人吗?”

在奥利奥米饭的房间门口,一群人趴着门缝上小心翼翼地往屋里看去,奥利奥米饭屋内挂着的一副画后面明显有一张的纸片。

“那个……让奥利奥去试试?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奥利奥米饭往自己房间里打量了一会儿,看口说道,“这毕竟是奥利奥的房间,我也会比较熟悉,而且之前梳芙厘先生也说过了,只要不贴到它脸上就行。”

“那个……奥利奥先生,小心一些。”玛格丽特有一些担忧,现在失踪的二人还没有找回来,目前生死不明,她真的不希望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安心吧!奥利奥可是最厉害的魔术师!”奥利奥米饭自信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闪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先把灯拉开……好了,视野宽广了很多。

啧~那个家伙在那里啊,希望别给我添堵。

卸下了平时如图女孩子一样可爱的伪装,奥利奥米饭的表情更多的是那一份从来不会表现出来的漠然。

“你最好给我老实地在那一块活动……”

口中低声发出的,是和往常可爱甜腻小女生的声音不同的,清冷的少年音。

“要不是能力莫名受限制还怕把其它家伙引来我真的想就地处理了你……”

轻巧地绕过了那只令人感到反感的狐狸,奥利奥米饭迅速地取下了画框后面的那种纸片。

“如果哥哥没事…………我不会再让他出事了。”

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后,奥利奥米饭脸上又挂上了那副天真可爱的笑脸,他一脸得意地挥了挥手中的纸片。

“你们看!奥利奥就说没问题的吧!”

“上面写了什么?”

“欧培拉哥哥不要这么急啦……奥利奥看看……”奥利奥米饭说着展开了手中的纸片,“唔……「9200」,会是那个密码吗?”

“不管怎样还是回去看看吧。”自从那两人失踪后话就很少的龙舌兰缓缓开口说道,“之后不管怎么样,那两个人还是要想办法找到的……不论如何。”

“哎?!怎么会……没有钥匙?!”按照纸片上的数字打开密码箱后,箱子中并没有出现钥匙,奶酪有些诧异地站起了起来,“这……怎么办?”

“哎哎?!”一旁的奥利奥米饭凑了过去,然后一脸茫然地后退了几步,“这……难不成……”

“被藏起来了。”欧培拉淡淡开口道,“估计又是那些狐狸的手笔。”

“连后路也被堵死了吗……”蟹黄小笼包看了一眼隔间,又往门外看了一眼,“原本还期待着,可以不用和那群家伙战队了呢。”

“窗户也是……打不开,又破坏不了。”玛格丽特用力拽了一下这个房间的窗户,得出了和之前一样的结论,“这可是连恶魔蛋糕先生的三股叉都破坏不了的啊。”

“这样的话,那么目前……还是彻底调查一下好了,除此之外,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了。”欧培拉整理了一下思绪,发现目前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只有这么一件了,该说……这也是那些家伙算好的吗?

“唉~真的是没办法啊……”小笼包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反正都到这里了,再顺便去一趟食品仓库吧。”

“嗯……确定一下食品的储备是有必要的。”梳芙厘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符合道,“目前出不去,现在有必要确定一下食物……足够我们撑几天的。”

“啊……这把钥匙,说不定能派上什么用场。”抛开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箱子后奶酪开始在这个小隔间里四处张望,终于在一个箱子后面发现了一小串钥匙。

“嗯……这是音乐厅的钥匙吗?”玛格丽特上前看了一眼,想起了到现在为止还封锁的音乐厅,“的确,那里到目前还是被锁上的。”

“啊……有没有书架的钥匙啊?奥利奥记得那里也是锁着的。”

“我再找找附近哦……”奶酪说着又往几个箱子后面看了看,都一无所获,她只能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好像没有呢……”

“这样呢……好可惜。”奥利奥米饭卷了卷自己耳边的头发,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那么,去食物仓库吧,然后去音乐厅看看。”

“哎~日程还真的是相当紧凑呢。”在欧培拉下达完指令后,蟹黄小笼包开玩笑似的说道,“那也不能太着急了哦,尽量还是不要和那些家伙有正面冲突。”


“食品仓库……虽说是到了……”奶酪看着一片黑暗中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有狐狸在啊……”

“但是没有食物的话……”梳芙厘说着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欧培拉,“欧培拉……还有我们大家都会死的吧?”

“………我们一堆人进去很容易暴露的。”欧培拉沉默着打量了这里一会儿,扭头望了眼梳芙厘,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如果感到危险,立刻撤退,安全为首。”

“嗯……我知道了。”梳芙厘点了点头,小心地往仓库深处接近。

只有一只……不要慌……不可以给大家添麻烦……

目前它在右边的角落……先去左边……

调味料,饮品,还有一些面粉和米……这些带一部分就好。

看一下狐狸……在向这边走……冷静,现在向中间移动。

蔬菜和水果……好了,然后看看右边……

面条还有别的东西……上面的柜子……莉莉娅,薇薇安,缇娜,能麻烦你们吗?

……谢谢,辛苦了,回去吧。

“大丰收啊,辛苦了。”看着梳芙厘和他身边那几个小人偶抱着一堆食材出来后,蟹黄小笼包立刻上前接过了一些帮他分担一部分重量,奥利奥米饭也迅速帮忙接下了那几个小人偶手中的那几个盒子。

“没事……能帮上忙我很开心的。接下来……是去音乐厅对吧,还是不要耽误太多时间了。”


〖这样的世界……消失了多好!!!〗

“……哎?”

“奶酪小姐?要走了哦。”看着正在走神的奶酪,玛格丽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可不能走散哦。”

“玛格丽特小姐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啊?我……什么也没说啊。”

“糟了……怎么办……”

“那个……怎么了,奶酪小姐?”看着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在说些奇怪话语的奶酪,玛格丽特有一些担心,“没事吧?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没什么。”奶酪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大概是幻听了吧,走吧。”

“嗯……嗯。”

“二位!怎么了吗?”

“啊,蟹黄小笼包先生。没什么,我们马上就跟上!”听到蟹黄小笼包催促的声音,奶酪急匆匆地回应了,看了一眼依旧一脸担忧的玛格丽特,她勉强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相信我,我没事的,快走吧,大家还在等呢。”

“哥哥!炸鱼薯条先生!”来到音乐厅后面的休息室后,奥利奥米饭惊讶地发现了失踪的恶魔蛋糕和炸鱼薯条就在这里,“大家!快来!找到他们了!”

“你们这些家伙可算找到这里来了啊……辛苦了啊,你们这些笨蛋。”坐在休息室窗前都恶魔蛋糕听到声音看了过来,语气还是和往常一样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本来打算等这憨憨家伙身体状况好一点再去找你们呢,结果你们就来了……”

(……身体状况?【蟹黄小笼包】)

“那……那个……我问一下……”犹豫了一会儿,蟹黄小笼包才有些迟疑开口问道,“莫非……你们打倒了狐狸?”

“……?不,我们只是赶走了它们而已哦?”恶魔蛋糕有些疑惑地歪了一下头,“以我们现在的体力,也只能做到那样而已。”

“是吗……太好了。”

“但是……还是受了点伤呢。”炸鱼薯条打算用手撑梳妆台站起来,结果立刻就被恶魔蛋糕摁了回去,他有些困扰地笑了笑“虽说止血了,不过因为贫血,现在稍微有点行动困难。”

“那……可不能继续待在这种地方啊,回谈话室吧。”小笼包想起休息室外面游荡的狐狸随时都有可能在敲门,之前战斗的场面说实话已经没有人想再遇到第二次了。

“谈话室……?那里安……”

“什么嘛!有安全的房间啊,那就安心了!”还没等炸鱼薯条说完,恶魔蛋糕就打断了对方的话,“嘛嘛~还不错啊你们。”

“嗯,我带你们去。”小笼包轻轻笑了笑,“奶酪小姐,你也一起来,帮忙治疗。啊……玛格丽特小姐你还没恢复吧?就不麻烦你了,我们可以的。”

“明白。”

“……嗯。”

“那么……剩下的人继续探索吧。”看在那边正在进行治疗的几个人,欧培拉看着剩下的人,决定继续去探索这所洋宅,“奶酪小姐,小笼包先生,治疗结束后就在原地待机,如果又走散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嗯,知道了。”

“放心交给我们吧。”

【恶魔蛋糕 炸鱼薯条 归队

【奶酪 小笼包 恶魔蛋糕 炸鱼薯条 暂时离队行动

『房间里挂的一张纸』

[恶魔的低语]

〖上是锁,关闭通道〗

〖中是丑,妖魔的时间〗

〖下是解,显现答案〗

(……?【欧培拉】)

“上是锁?嗯……奥利奥试试看!”奥利奥米饭打量了一下这张纸上的内容,随后立刻伸手将那个开关向上拉。

“等一下……”

“吧嗒” 不知道从哪里掉出了一把钥匙。

“哇!这是哪里的?让奥利奥看看!”奥利奥米饭俯下身捡起了地上的钥匙,“是金库的钥匙!不愧是奥利奥!”

“咔啦~”

本着既然钥匙都出来了那应该没什么事了的原则奥利奥米饭又把开关拉到了中间。

一声巨响,不知道是哪里发出的。

“奥利奥先生你还是别动了。”看着被那声巨响吓了一跳的玛格丽特,龙舌兰立刻摁住了奥利奥米饭那还想继续尝试的手,“去金库之前,要不要先去之前出事的房间看看?应该只有你和梳芙厘先生、奶酪小姐去过那里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漏下的线索。”


恶魔蛋糕与炸鱼薯条开始失联的房间

〖坏孩子哟在这里〗

〖魔物们呐在这里〗

〖不抓紧时间的话〗

骗子就要逃掉了

〖没有下一次了哟〗

〖今天就是最后哟〗

(这是……什么意思?我记得之前我和奥利奥先生他们来这里的时候还……【梳芙厘】)


调查完澡堂出来的时候,蟹黄小笼包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一脸惊讶地“哎”了一声。

“嗯?怎么了?”欧培拉立刻戒备地停下了脚步,“又有狐狸出现了吗?”

蟹黄小笼包没有回答他,只是伸手指了指他看向的那个方向。

“……嗯?”欧培拉顺着蟹黄小笼包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几阶楼梯,“这里原来,有楼梯吗?”

“我记得是没有的。”在开会前就来踩点过一次都蟹黄小笼包坚定地摇了摇头,“我想刚刚的巨响和摇晃就是它引起的吧。”

“好危险的样子……”

“一股奇怪的气息……”

一旁的玛格丽特和龙舌兰不约而同发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楼梯的看法,而且意思基本都是差不多的。

“那也不能放着不管……”欧培拉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楼梯,深吸了一口气,“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线索,去看看。”

“嗯。”

“明白。”

:D我是笙歌
《这个歌剧蛋糕的衣服意料之中的...

《这个歌剧蛋糕的衣服意料之中的难画》 他真的穿的好多 光上身就四件 上课摸鱼的我只能凭印象简单糊两笔 回家细化(躺) 但是他真的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 我永远喜欢欧培拉(落泪

《这个歌剧蛋糕的衣服意料之中的难画》 他真的穿的好多 光上身就四件 上课摸鱼的我只能凭印象简单糊两笔 回家细化(躺) 但是他真的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 我永远喜欢欧培拉(落泪

朷琡∮鹗宵

人柱爱丽丝

[歌词来自《人柱爱丽丝》,有改动]

在某个地方,有一个很小的梦

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那真是个非常小的梦

这个小小的梦如此想着

就这样消失的话我不要,该怎么做,才能让大家一直看着我呢

小小的梦想啊想啊,,然后终于想到了

只要让大家迷失在梦里,让他们创造出一个世界就行了


最初的爱丽丝 意大利杂蔬汤一个人来到了不可思议之国。

他收到了一封印有黑桃图案的信。

信上的内容指示他把那把枪拿起来。

那把枪,引领他走上了一条鲜艳的小路。

那条路上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类呢。

于是他疯狂的射杀这条路上的所有生物,最后进入森林深处。

大概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吧,仿佛他是...

[歌词来自《人柱爱丽丝》,有改动]

在某个地方,有一个很小的梦

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那真是个非常小的梦

这个小小的梦如此想着

就这样消失的话我不要,该怎么做,才能让大家一直看着我呢

小小的梦想啊想啊,,然后终于想到了

只要让大家迷失在梦里,让他们创造出一个世界就行了


最初的爱丽丝 意大利杂蔬汤一个人来到了不可思议之国。

他收到了一封印有黑桃图案的信。

信上的内容指示他把那把枪拿起来。

那把枪,引领他走上了一条鲜艳的小路。

那条路上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类呢。

于是他疯狂的射杀这条路上的所有生物,最后进入森林深处。

大概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吧,仿佛他是罪人一般,被关在森林里。除了铺在森林中的小路外,没有人知道他的生死。


第一个爱丽丝非常英勇

单手持枪进入神秘之国

斩杀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铺成了一条鲜红的道路

那样的爱丽丝

在森林的深处

像罪人一样的被关押

除了一条鲜红的道路之外

无人知道他的生死


第二个爱丽丝欧培拉唱着歌来到不可思议之国。

有一个人邀请他加入一个歌剧团

他接受了。

于是不可思议之国变成了充满了歌剧的疯狂世界。

这样的爱丽丝

被狂热的粉丝所杀害,

“啊啊~欧培拉你就像人偶一样美丽呢。”

他的身上开出了一朵艳丽的蓝色蔷薇花

而他呢

也在人们的深爱和敬意中死去了~♡


第二个爱丽丝温顺的唱著歌

来到神秘之国

他让各种各样的旋律满溢而出

产生出了疯狂的世界

这样的爱丽丝

是蔷薇的花朵

被狂热的粉丝所杀害

他盛开了一朵鲜红的蔷薇

在众人深爱中枯萎而去


第三个爱丽丝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名叫塞壬。

她带著美丽的容貌来到不可思议之国。

她有着宛如天籁的歌声,

她诱惑了各种各样的人,

建立了可笑的国家。

美丽的塞壬是王国的女王,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一直都穿着拖地的长裙,

也没人知道她一直都在等待着属于她的王,

她惧怕着逐渐被鳞片覆盖的双腿,

就这样一直站在权利的顶峰。


第三个爱丽丝是个美丽的少女

带着曼妙的歌声

来到神秘之国

她迷惑了各式各样的人

建立了可笑的国家

那样的爱丽丝

是国家的女王

被扭曲的诅咒所纠缠烦扰

她恐惧着逐渐被鳞片所覆盖的双腿

就这样君临于国家的顶点


沿著森林的小路,在蔷薇树下开茶会,城堡,也就是塞壬女王寄来的邀请函是一个红心扑克牌。


在森间小路上摸索前进

在蔷薇花丛下开茶会

城里捎来的招待状

是红心的扑克牌


第四个爱丽丝是顺著好奇心而来的双子。

香草与草莓走过各式各样的门。

他们经过了红色的门时拿到了一把枪,

经过蓝色的门时用枪射下了蓝蔷薇的花

在途中看见了一面镜子,

他们手上的桃心由红变黄。

经过绿色的门时把塞壬女王脸上的梅花扑克牌拿掉了。

他们是最接近传说中的爱丽丝的,

但是,

却在梦中迷失了。

受到蛊惑的草莓,

杀死了自己的哥哥香草。

至此以後,

两个人的梦都不曾醒来,

从此彷徨在梦之世界。


第四个爱丽丝是一对双胞胎

因为好奇心而来到神秘之国

他们钻过了各式各样的门

才刚来到这里不久

性格活泼的哥哥

以及沉稳的弟弟

他们是最接近爱丽丝的

不过......

两人的梦再也没有醒来

就这样持续彷徨于神秘之国中

岳五
让我看看是哪个不幸小朋友没有这...

让我看看是哪个不幸小朋友没有这位帅哥,哦,是我自己()

让我看看是哪个不幸小朋友没有这位帅哥,哦,是我自己()

中二病少年仲穎
感觉画的还可以……我太菜了

感觉画的还可以……我太菜了

感觉画的还可以……我太菜了

鸫羽yiry
▓【“御侍大人……您觉得缇娜和...

▓【“御侍大人……您觉得缇娜和欧培拉很像吗?…嗯,是啊,欧培拉…他就像人偶一样美丽呢…”】
【“我和梳芙厘?你觉得是朋友吗?不……我和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美好的关系,应该说……他只是个无法摆脱的“麻烦”吧…”】▓

上完色了,官方语音我真的可以,梳欧梳太美好了!!

▓【“御侍大人……您觉得缇娜和欧培拉很像吗?…嗯,是啊,欧培拉…他就像人偶一样美丽呢…”】
【“我和梳芙厘?你觉得是朋友吗?不……我和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美好的关系,应该说……他只是个无法摆脱的“麻烦”吧…”】▓

上完色了,官方语音我真的可以,梳欧梳太美好了!!

呵呵哒

双倍cp双倍快乐!!!
塔萨和梳欧的狂欢啊啊啊!
奶酪:不瞒你说我觉得我不是白玫瑰我是红线仙🌚

双倍cp双倍快乐!!!
塔萨和梳欧的狂欢啊啊啊!
奶酪:不瞒你说我觉得我不是白玫瑰我是红线仙🌚

_冰凌蔷薇_

【食之契约同人】应援是一门学问【欧梳】

前情提要/?:梳芙厘去逛庆典的时候被里人格带到了果冻的演唱会前,醒来后遇见了蛋包饭,蛋包饭兴致勃勃地给他科普了“应援”一词,梳芙厘觉得很有用于是拜他为师。

*看了庆典活动的彩蛋心血来潮x

*非腐向

*沙雕向算是甜的?

*极其短小

*ooc注意

*完全是随便写写的烂文

*正文如下↓

-

自从拜蛋包饭先生为师已经一个星期了,他所教导的内容,我都有好好复习。

梳芙厘紧张地站在歌剧院的后台,忐忑不安地回忆着蛋包饭的“教诲”。但尽管如此,第一次的实习对他来说也是如此的困难。他所应援的“偶像”,欧培拉,就站在他的身前,他已经紧张地涨红了脸,被汗水浸湿的双手紧握着按照师傅的吩咐已经买好的...

前情提要/?:梳芙厘去逛庆典的时候被里人格带到了果冻的演唱会前,醒来后遇见了蛋包饭,蛋包饭兴致勃勃地给他科普了“应援”一词,梳芙厘觉得很有用于是拜他为师。

*看了庆典活动的彩蛋心血来潮x

*非腐向

*沙雕向算是甜的?

*极其短小

*ooc注意

*完全是随便写写的烂文

*正文如下↓

-

自从拜蛋包饭先生为师已经一个星期了,他所教导的内容,我都有好好复习。

梳芙厘紧张地站在歌剧院的后台,忐忑不安地回忆着蛋包饭的“教诲”。但尽管如此,第一次的实习对他来说也是如此的困难。他所应援的“偶像”,欧培拉,就站在他的身前,他已经紧张地涨红了脸,被汗水浸湿的双手紧握着按照师傅的吩咐已经买好的金褐色应援棒。

欧培拉看着眼前的人紧张的模样,虽然他平常的举动就有些拘泥,但今天他却颤抖得异常。

是做了自认为很满意的人偶吗?他下意识地这么想着。他早已经习惯梳芙厘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来到后台送他自己亲手制作的人偶,他也不讨厌这样,倒不如说,有这么一个忠实的粉丝应该开心才是,只要那个麻烦的家伙不突然出来。不过…

他手上那两根奇怪的棍子是怎么回事?

梳芙厘深吸了一口气。在冥想中,他记起了,与蛋包饭初次见面时他对自己说的话。

「你的应援会成为你偶像最强大的力量!」

是……这样吗,就是这样不起眼的我,也能成为欧培拉君的力量吗……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能不能传达到,但至少,想要成为欧培拉君微不足道的力量!

欧培拉看了眼逐渐迫近开场时间的,皱了皱眉头。这时,梳芙厘突然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带子,绑在了自己头上,带子上写着“欧培拉”三个大字。

他有些颤抖地举起应援棒,但是眼神却较先前多了几分坚定。

“欧、欧歌入人心,天涯永相培!”

“……?”

此时的欧培拉,不知应当做出什么表示,也不知应当做出什么表情,只是愣愣地看着不知道哪根筋错位的人,举起来看手表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呜哇哇,好像被吓到了的样子,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尽全力喊出了一声,得到的却是一片沉默,不免让梳芙厘觉得耳根发热。但是按现在的形式,也就只能继续了,加油啊,不要再这种时候退缩啊!

梳芙厘给自己鼓着气,又将音量提高了一些,喊到:

“欧迷永不毕业!!”

他说的话,还有这异常高亢的语调,使得欧培拉更加困惑了。到底是想表达什么?蓝纹奶酪与别人打交道的次数更多,他说不定能听懂是什么意思,也说不定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可是他偏偏今天有个人巡演……已经宕机的大脑令周围的空气更加尴尬,两人就这样,再一次陷入了几秒钟的沉寂。

羞耻感开始向梳芙厘涌来,一股自己体内有个人在疯狂憋笑的奇妙感觉也令他浑身不适。怎么办,怎么办,我明明都按照蛋包饭先生所说的步骤练习过了。而此时他体内的“另一个人”,只是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这是他第一次感到,想放任他在这里继续下去。

噗,没想到那个笨蛋还真的就这么做啊,那家伙蠢的程度和懦夫的程度差不多啊,这次看来不用我出手了,就这样也挺有趣的~噗…

不行,必须得说点什么……还有什么台词……梳芙厘努力地回忆着,锁定在了一句万能的话上。他缓缓地睁开了自己因为紧张而紧闭的双眼,开口道:

“欧、欧培拉君……不,欧培拉亲,”

鼓足了勇气后,他高高举起了手上的应援棒,像练习的那样往前挥去。

“FIGHT!!!”

欧培拉的手缓缓垂了下来,虽然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内心的不解却是在不断放大中,这一定是他最难读懂的人物心理解析。被风吹落的台本,不知道是不是想为这一刻的尴尬,缓解一下气氛。主持人嘹亮的声音在沉默中突然响起。

“……开场了。”

欧培拉率先开了口,他静静地从梳芙厘身边相对走过,只是无言地,静静地走过,留下了还僵持在刚才那个姿势的梳芙厘。欧培拉就这样,带着满心的疑问上了舞台。

总觉得今天的梳芙厘有点不太一样啊……难不成是他体内出现了第三种人格吗?还白白浪费了我背台词的时间……算了,还是别去想这些的好,在舞台上好好发挥,才是我的本职。

而梳芙厘的姿势,也缓缓松弛下来,望向了欧培拉离去的身影。我刚才做的那些,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拼尽全力过后,他有些痴痴地喘了喘气。是我哪里又做的不好了吗,我怎么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回去再去请教一下蛋包饭先生吧……

不那种东西还是算了。

另一股声音则是这样反驳着,笑意逐渐平复了下来。还真是得感谢你们给我看了一场好戏啊,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会被欧培拉讨厌的吧?那个笨蛋还真的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回忆起刚才的“表演”,他又禁不住捂了捂嘴。

回去还是找个机会帮他把那种奇怪的“课程”给辞了吧。

-FIN-

呵呵哒

我!搞到真的了!
梳欧真的妙的一批我的天呐!

我!搞到真的了!
梳欧真的妙的一批我的天呐!

_冰凌蔷薇_

【食之契约同人】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那就变成我的人偶吧【欧梳/梳欧】

不知道有没有人吃这对啊……感觉超级好吃的啊啊qaq

*ooc注意

*是玻璃渣

*病娇有 死亡有 注意

*微血腥请注意……

*攻受请自便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不能接受的自行出门左拐,正文如下

-

「敬启,尊敬的欧培拉君。

虽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欧培拉君的歌声,就像天使一样,拯救了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每当听到这份歌声的时候,我心中的旋律,也会随之加快。

啊,如果觉得我很烦的话,丢掉也没关系的……毕竟,我的话语对您来说毫无份量对吧,哈哈……但如果我的话语能够稍微,稍微传达到的话,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洁白的纸张,因为紧张被纤细的手指揉皱的痕迹,以及文字之间无数...

不知道有没有人吃这对啊……感觉超级好吃的啊啊qaq

*ooc注意

*是玻璃渣

*病娇有 死亡有 注意

*微血腥请注意……

*攻受请自便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不能接受的自行出门左拐,正文如下

-

「敬启,尊敬的欧培拉君。

虽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欧培拉君的歌声,就像天使一样,拯救了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每当听到这份歌声的时候,我心中的旋律,也会随之加快。

啊,如果觉得我很烦的话,丢掉也没关系的……毕竟,我的话语对您来说毫无份量对吧,哈哈……但如果我的话语能够稍微,稍微传达到的话,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洁白的纸张,因为紧张被纤细的手指揉皱的痕迹,以及文字之间无数修改的痕迹,都与堂皇的建筑一同,在火中烧为灰烬。在那座时之馆之中。就连未完成的人偶,都失去了拯救的机会。

是情书。本并不打算重新书写这封信,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契机,梳芙厘再次摊开了纸张。一样皎洁的纸张,尖锐的圆珠笔,昏暗的灯光,以及一样礼貌的开头,此时,他却不知该从何下手。他忽然像在跟谁说话一样,苦笑了几声。

“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呢,你说对吧,莉莉娅?”

他伸出冰凉,细长,但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不敢伸直的手,摸了摸“莉莉娅”秀丽的金发。这柔顺的质感,令人不敢相信是手工制成。他起身,微俯,在莉莉娅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只有对人偶,他才敢这么亲昵。

“晚安,我亲爱的莉莉娅,明天再见吧。”

放下手中的笔,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他的事。因为越去想,他内心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声音就会越强烈。

这双如他歌声一般美丽的眼睛,能一直注视着我一个人该多好。

实际上,他隐瞒了一件事。欧培拉最令他喜欢的一点,是他那如人偶一般永远不会变动的表情,以及他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双眼,正如他的歌声一般,深邃,幽远。只有在演唱歌剧的时候,才能目睹他为数不多的高亢的眼神。

欧培拉,你要是能成为我的人偶该多好。

那个未曾谋面的人如此说道。

一如既往的时间,一如既往地来到了他预期来表演的歌剧厅。没有任何优惠,梳芙厘自己以高价买下了门票。对于欧培拉来说,自己不过是他一个随处可见的歌迷。

他的歌声,还是那么的触动人心。如此能够拯救无数生命的一个人,却不会为任何事物有所动容。蓝纹奶酪站在他的身旁,深情温和优雅,像是配合他的歌声一般地演奏着。他也十分投入于这场歌剧当中。

短暂的欢乐。

不知何时,像换脸谱一般已经换上了邪魅的微笑的梳芙厘,坐在最后一排,抱着手臂。他是自愿坐在最后一排的。像是早已做好了长远的规划,仿佛这一切都不过是茫茫人生中可有可无的一个小插曲。当然,歌剧留给人的震撼是永恒的,但这短暂的欢乐,可满足不了梳芙厘。

他还是这么美丽。只是这份美丽,暂时没法变成永恒呢。

歌声戛然而止,全场观众却仿佛还没从他歌声带来的震撼中缓过神来。没有兴趣再听完剩下的提琴声,梳芙厘悄然离场。在演奏与演唱过程中,他已经完成了上午“自己”书写了一半的书信。结尾与之前的一模一样,是充满了狂气和束缚的语句。但对于梳芙厘来说,只要能得到他,束缚,又有何不可?

「如果你能像莉莉娅和缇娜一样,永远和我在一起该多好啊……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吧……」

是的,永远。

第二天,那个对于信封的变动毫不知情毫不知情的“自己”,甚至之前还试图放弃的“自己”,这次竟鼓起了勇气,主动将欧培拉约了出来。不得不说,这次他干的不错。但是啊,最终也仍是离不开我,不是么?/笑。

人烟稀少的小巷,这是他们初见的地方。梳芙厘望着眼前走来的人,他的步伐还是那么的风度翩翩,尽管已经乔装过,却仍是如此的引人注目。梳芙厘低着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明明自己比他高一些,但因为无自信地垂着头,倒显得对方比较高。不知该以什么作为开场白,他红着脸慌乱地将手里被精致包装的信件交给了他。梳芙厘已经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也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是因为他触人心弦的歌声?因为他人偶般不带任何表情的眼神?因为他秀丽的长发?但这些,此时都不重要了。他不奢求对方能看自己一眼,只希望他能粗略过望一眼自己亲笔写下的书信。然后,继续站在最远的位置,仰望着众星追捧的他。可是,他犹豫了很久,却迟迟没有收下这封信。

“我已经说过了,梳芙厘。”

他说道。不同于他演唱的歌剧,这语气,仿佛是令人进入了寒冷的冰川,甚至也丝毫没有要把话题进行下去的意思。

“对、对不起!但,哪怕只占用一点时间也好,能稍微读一下吗?”

梳芙厘的手里,仍然紧握着这封信,任由汗水自发梢间流下。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执着。虽然没有勇气望着他的脸,但梳芙厘仿佛听到了对方轻声叹气的声音。

欧培拉从他手中接过了信件,但并没有开封,只是无情地将它塞进了口袋里。

“知道了。我接下来还有下场歌剧的排练呢。”

梳芙厘并不知道他会不会读,也不知道送给他的人偶,至今还在不在。也是呢,在他眼里,最重要的就只有歌剧。比起斟酌信中的语言,他还不如想想下首曲子的歌词。比起望着自己,他还不如再加练习使发声更自然的方法。为此,他避免与任何人过多的语言交流。

如果早点想到这一点的话,就好了。

蓝纹奶酪?不不不,欧培拉君没有精力将心脏交给任何人。蓝纹奶酪先生也一样,他时刻都在保养着自己充满了皇家贵族气质的蓝色提琴。

像是突然停电了一秒一般,他沉默了一会,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喜欢人偶吗?欧 培 拉 君。”

突然间的转变,以及刻意拉长的音调,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但欧培拉对此,毫无动容,就像习以为常了一般。只是,他更加清楚自己不能再跟这个人多说一句。

“……”

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只是转过身,打算就这么无言离去。

“歌剧?比起这个,不如永远只为我而歌唱如何?”

梳芙厘将他按在了墙上,阻止了他打算逃跑的念头,俯视着他。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已经开始感到不适。事实上,这里也并没有歌剧院一般众多的观众,倒不如说,一位也没有——这是在无人的小巷。

“…玩够了?玩够了我就该回去练习了。”

欧培拉毫无惧色地望着他,但也不失对他的警惕和戒备。现在的他,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然而,梳芙厘也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他抬起欧培拉的下巴,使他琥珀色的瞳孔与自己的血瞳对上,使得危险感很快蔓延了他的全身。

“欧培拉,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偶么?”

“……”

这样奇怪的话语,换作是谁都不会答应的吧。

“我啊,一直觉得你就像人偶一样美丽。只是,如此美丽的嗓子,毁了的话就有点可惜呢。”

他的指尖不知何时已经划到了欧培拉的脖间,温柔地,而又肆意地在他喉结上划来划去。刚要说些什么,但下一秒,梳芙厘就如凶狠的猛兽一般,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挂在了墙上。梳芙厘笑着,像是在玩游戏一般,不停地笑着。

绷带脱落,他顿时也像被触碰到了什么伤口一样,止不住的疼痛感向他袭来,向他全身袭来。嗓子,是他最为致命的地方。他发不出声音,摁在他脖子上的手不允许他发声,尽管受过专业的训练,想要在这种时候发声,也是很困难的。

“……让开。”

他艰难地说出这一句话。然而眼前的人,却好像没听见一样。梳芙厘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低沉的嗓音。

“我再问一遍,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

他明知对方无法给出解答,他的嗓子还被压着。但就算他没被掐着,他大概也永远无法给出解答。只不过,对于梳芙厘来说,永远没有解答,才是最好的解答。

就算,他还有气息。

当年于此将他救下,如今而又将他在这里终结。梳芙厘看着无力瘫倒在地上的欧培拉,“啧”了一声,摇了摇头。但是,这样,他就永远是我的了。梳芙厘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抱住了地上的人。

“你愿意陪在我身边的对吧?”

每次我这样问缇娜和莉莉娅,她们都会答“是”。

“那就变成我的人偶吧,我亲爱的欧培拉。”

变成我的人偶,永远只为我而歌吧。

因为这是我们的,Happy End。

是这场歌剧的,Happy End。

没过几天,“欧培拉”仍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静静地坐在梳芙厘的桌子上,只是静静地。他的头发,是由原本欧培拉的头发所制成,虽然和那个叫菱饼的小家伙,完全不是同一个意味。他的皮肤,比其他人偶的质感要奇妙许多,因为,那是欧培拉的皮肤。眼珠,嘴唇,就连脖子上的绷带,都被还原了。

“一开始就这么乖该多好。”

梳芙厘笑着,轻轻提起“欧培拉”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欧培拉”唱了起来,他的歌声,依旧是那么的美丽,迷人。其实,梳芙厘还在他的身体里装了一个小小的八音盒,放入了欧培拉的歌唱音频,而开关,则放在手内。这是他第一个会唱歌的人偶,并且,永远只为自己而歌。

是的,永远。

最近,梳芙厘忘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就连自己的桌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欧培拉的人偶,也回忆不起。

最近都没有见到过欧培拉君了呢……搬走了吗?但是,也没有再听到过他的消息。梳芙厘趴在桌子上,静静地望着桌子上的“欧培拉”。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人偶,总有一种别样的感情。他按下了手上的开关——这是他前几天偶然发现的。“欧培拉”歌唱着,嘹亮的歌声响彻了整个房间,美丽得令人想哭。这一刻,他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偶,就是欧培拉本人。

“抱歉啊,缇娜,明明说好了今晚跟你一起的。”

他对着另一个与它容貌相似的人偶,轻声说着,把“欧培拉”抱到了床上。

真正的欧培拉依旧不知所踪,但是,对我来说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今晚就让‘欧培拉君’,陪我一次吧。”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