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欧拉亲子

28万浏览    956参与
sharp_锋锐
请听我说, 无意义的爱的原则...

请听我说,


无意义的爱的原则,


究竟该会是何种颜色?


诸多抉择,脑内渐次叠加重合,


以无垢声音悄然尽诉说。


拥紧束裹,


满沾爱意后被覆没,


未敢说不过是虚幻光泽。


保持静默,于滚滚洪流中独自坐;


“至高极乐”?又或是,“盛世寂寞”!


刻意消磨,


听凭身后千人复刻,


所谓“庸碌之辈”恰是最平淡的我;


往复重播,


毕生只听独一首歌,


紧捂双耳来假扮堵塞。


交由你来,


将这爱的定义言说,


那么心中谜底又该是若何?


双眸紧阖,


竭力与身外两相隔,


丧钟为你高奏敲响就在此刻—...


请听我说,


无意义的爱的原则,


究竟该会是何种颜色?


诸多抉择,脑内渐次叠加重合,


以无垢声音悄然尽诉说。


拥紧束裹,


满沾爱意后被覆没,


未敢说不过是虚幻光泽。


保持静默,于滚滚洪流中独自坐;


“至高极乐”?又或是,“盛世寂寞”!


刻意消磨,


听凭身后千人复刻,


所谓“庸碌之辈”恰是最平淡的我;


往复重播,


毕生只听独一首歌,


紧捂双耳来假扮堵塞。


交由你来,


将这爱的定义言说,


那么心中谜底又该是若何?


双眸紧阖,


竭力与身外两相隔,


丧钟为你高奏敲响就在此刻——!


遗弃的童话,在思绪的沟壑,


仍反复地响彻;


即将离析崩塌,还要嘶声高歌,


任舞步乱交错。


请你放任我繁杂的情感在心底自相缠扯,


还听由泪水将这副残破不堪的身躯肆意吞没;


那空壳深处最歇斯底里透彻骨骼的叫嚣声,


怎教我沉默!


这 份 爱,


也曾怀拥过虚无的隔阂;


可却仍在,


某段岁月尽头永久响彻。


倾 听 我,


这首溢满不尽思念的歌;


重蹈覆辙,


甘为你演这场华丽落魄。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我听见身后风声,


打我未战即败的面容前席卷过。


就在此刻,求求你对我说爱我!


就在此刻,求求你愿意说爱我!


求你,别让我离去背影都显得太脆弱——



Woo~woo~woo~



现在,我们探讨起爱的命题,


几度辗转迂回却难将谁拎清?


剔除冗余,个中机理得逢天地,


却在阳光倾泻时紧蜷在角落里。


滑稽至极,爱的颜色无从界定,


只知,眼底写满的名字都是你。


烙满孤独,却也难将这道褶皱抚平。


若无这颗心,何来存活意义?


心间塞满寂寞,又或不管不顾一切逃脱,是否也算得好过?


(愚人 自 欺)


撕心裂肺若演不够,不如就此残喘苟活——,掌心温柔早已萎缩。


(天经 地 义)


纵是你也无从摆脱,囿于此间举手无措;任凭泪水浸透心窝。


(歇斯 底 里)


若你也曾匆匆行过,便镌刻在每株花朵,


这天地眉目间载满的分明是不舍!


这份疼痛感,渐安顿于平淡,趋近习惯必然;


可那繁杂情感,仍在往复循环,脑内不住紊乱。


若是跌宕起伏的欣喜终将落入无味的黯淡,


若是悲哀与叹惋辗转千回仍是不肯放弃纠缠,


若是故事终将以这等无趣的命题作为开端,


我该怎么办?


告 诉 我,该如何与这世界陷入爱河?


早已跨过,世间每一处颠簸与沉疴。


听 见 我,这首写满不尽爱意的歌,


勿要退缩,来看见这个最是坦诚的我。


就在此刻,你的祈愿该是如何?


就在此刻,你的期盼该是如何?


这支离破碎的心,在看到你的时候也绽放出鲜活;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只因,那是唯一能点亮我的一盏灯火——



Woo~woo~woo~



现在,我也不会再次逃避;


坚定伫立将我心意传递。


堆满心底,是我满载爱的话语;


谈何畏惧?梦将就此延续。


请听我说,无意义的爱的原则,


尽数都被这首歌一一诸托;


恍然间不觉已是沦为传说,


直至故事终末再度落回缄默。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Unknown Mother-Goose

填词来自初繁言

踏云社V4C翻填:AV20530574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歌词没有截选,个人觉得无论是哪一段都很适合父女俩

这里表达能力太菜了请大家去听歌


结拜鸭翅

承太郎先生教子有方w

承太郎先生教子有方w

亚希多多
【咸鱼预警】 不务正业系列 偶...

【咸鱼预警】

不务正业系列

偶尔嗑一嗑承承,最近沉迷JOJO


【咸鱼预警】

不务正业系列

偶尔嗑一嗑承承,最近沉迷JOJO


结拜鸭翅
就算画风再憨只要女儿开心也要陪...

就算画风再憨只要女儿开心也要陪着的承太郎先生 

就算画风再憨只要女儿开心也要陪着的承太郎先生 

YIHE陳

JOJO的奇妙圣杯游戏 5

fate梗,同前,康需求更。


5

“康一 ——————!!!!!”

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划破天际。

失去魔力供给的Assassin片刻间便在点点碎片中散灭,留下Lancer与赶回现场的Saber联手对抗,才最终消耗完残存在Caster身上的魔力。

从后方阵地闻讯赶来的漫画家目睹挚友趴在地上被鲜血染红的躯体,他顾不上身高差,一个箭步拽过飞机头青年的衣领怒吼道:“东方仗助你是吃了屎吗?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康一君死在你面前??”

另一人沉默,英俊的脸庞垂落在阴影中。这不是第一次东方仗助没能救起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人。但面对如此迅猛而又强悍的敌袭,纵然有疯钻修复能力的他亦毫无办法。...

fate梗,同前,康需求更。


5

“康一 ——————!!!!!”

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划破天际。

失去魔力供给的Assassin片刻间便在点点碎片中散灭,留下Lancer与赶回现场的Saber联手对抗,才最终消耗完残存在Caster身上的魔力。

从后方阵地闻讯赶来的漫画家目睹挚友趴在地上被鲜血染红的躯体,他顾不上身高差,一个箭步拽过飞机头青年的衣领怒吼道:“东方仗助你是吃了屎吗?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康一君死在你面前??”

另一人沉默,英俊的脸庞垂落在阴影中。这不是第一次东方仗助没能救起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人。但面对如此迅猛而又强悍的敌袭,纵然有疯钻修复能力的他亦毫无办法。

边上的乔鲁诺选择了理性克制地旁观。他跟广濑康一的交情虽不如另外两人深厚,但对方的人品他很欣赏。失去这样一位善良的同伴,他亦感到十分惋惜。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让黄金体验将同伴的遗体暂时掩埋在洁白的花丛下了。

就在众人为这不幸的意外一同陷入深深默哀时,夜幕下有三个人影追寻着方才战斗的动静朝这边移动过来。

“…Berserker?”金发青年定睛眺望认出来人。绅士从者立刻反射性地拔剑,将自己的御主护在身后。

“原来是你们啊。”扎着圆形双发髻的少女走到近处,看清对方的身份后松了口气,停下脚步。“这位是Saber和他的Master,”她回头朝她的向导介绍道,“我们之前已经打过照面了。”

事实上,乔鲁诺是徐伦来到这里后遇到的第一位玩家。这位操意大利语的年轻人似乎认识自己的父亲,还告知Saber是她家族一位先祖的英灵。但因无法控制狂暴化的Berserker,双方在短暂交手后便分开。此刻重逢,粗犷的白金之星对上小巧的黄金体验,似乎还有点蠢蠢欲动的架势。

“看来你找到了一位优秀的向导。”乔鲁诺瞄了眼她身后的男高中生,示意乔纳森撤除防备。

“Well,还算不错吧。“少女做了个鬼脸,嘴角微微一笑。”另外,虽然花了点代价,但总算顺利解决了Rider和他的Master。“

说着她拉起右手的袖口。乔鲁诺注意到她手背上只剩下一道令咒的符文。

“我们解决了Caster,不过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他缓缓开口。

徐伦跟着他的视线落在地上被鲜花覆盖的一座小土堆,再移动到盘坐在一旁神情低落的两位年轻男子,大概明白了这里发生的状况。

“虽然不是清楚这圣杯究竟有多大能耐,不过我有听Rider说,可以许愿复活死去的同伴。”少女转了转眼珠对他们说。

听到这话,两位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哦的明白,就像龙珠那样!”他们异口同声地喊道,黯淡的眼眸中重新燃起了光芒。

“哎我说露伴,我们是朋友来着吧?你应该愿意帮我寻找圣杯的吧?”仗助首先发出了邀请。

“你也配跟我谈友情?”漫画家嗤声反问,“康一确实是我的大亲友,你只会把我当工具人!”

我有那么过分嘛……?仗助委屈状苦瓜脸。

一旁的乔鲁诺适时地打起圆场。“难得几位目标一致,但只有通过通力合作,我们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他像过来人一样语重心长地说,“目前Caster和Rider已经退场,我的建议是,我们下一步把Archer也找出来。“

“你有线索吗?“露伴疑惑地看向他。

“算是有一点吧。“金发青年不知可否地耸了耸肩。

至此,Lacer、Berserker、Saber阵营结成同盟,朝着共同的目的地进发。

夜色中的城镇里依然有许多店铺开着门。经过之前的探路,仗助越发确定,这个S市就是一个杜王町的模板。另外,乔鲁诺似乎跟自己一样熟悉这里的环境,连哪边的甜品店更美味好吃都一清二楚。想起来,他还没问过对方究竟已在这里呆了多久。虽说有Archer踪迹的线索,不过乔鲁诺并没有具体说要带他们去哪里。唯一的怪事是,一路上不断有人走到他们跟前,弯腰俯首,恭敬地问候“初流乃少爷”,然后一个个像沙包一样被Berserker抓起殴打到一边。

“乔鲁诺,他们好像是在叫你耶,你认识这些家伙么?”看着这些人前赴后继浑然不吸取教训的样子,仗助禁不住好奇地问。

“我并不认识他们。”金发青年摇头道。虽然坐拥那不勒斯“热情”组织最高领袖的宝座,但他的身份是一直保密的,就连乔鲁诺这个名字也只有他的直属手下才知道,更不用提他原先使用过的那个日本名字了。

“需要我查查看么?”漫画家罕见地主动提议道。

在征得队友的一致同意后,他随便捆了几个人,然后命天堂之门搜查对方的身份。

注意到档案中频频出现的“效忠于DIO”字样,露伴不解地开口:“这个‘DIO’是谁?”

“……DIO是我生父的名字。”乔鲁诺迟疑了片刻,轻声作答。

“你是迪奥的儿子?”乔纳森讶然。

迦陵karin
“daddy!”EOH结局真美...

“daddy!”
EOH结局真美好啊(泪 空条承太郎生日快乐

“daddy!”
EOH结局真美好啊(泪 空条承太郎生日快乐

Carol初六

·ooc草稿风,阅读顺序从左往右

·小女孩的快乐

·ooc草稿风,阅读顺序从左往右

·小女孩的快乐

氢三氯水
这对亲子…唉Ծ‸Ծ

这对亲子…唉Ծ‸Ծ

这对亲子…唉Ծ‸Ծ

江吞
过年会有(来自女儿的)红包雨和...

过年会有(来自女儿的)红包雨和小玩具

过年会有(来自女儿的)红包雨和小玩具

岸边傻蹲的翟葵

带孝子们的总裁夫人梗

之前和JO厨聊天想起来的梗哈哈哈哈哈你们细品总裁夫人梗真的万用!

孩子们小时候感受到父爱如同山体滑坡,然后孩子长大了父亲们才知道什么是绝望。

   非常OOC注意

   沙雕满分,口吐芬芳注意。


1.木大父子

恩雅婆婆:迪奥大人,茸少爷已经被您送到那不勒斯反省一个月了。

DIO:他肯认错了没?

恩雅婆婆:少爷刚去一个星期就成为黑帮教父,而且和同组一个头顶sheng(第一声)zhi(第二声)qi(第四声)形状帽子的小混混在一起了,叫您没事别来烦他。

少爷还说“认错你🐴呢?傻*”并竖了个中指。


2.粉红...

之前和JO厨聊天想起来的梗哈哈哈哈哈你们细品总裁夫人梗真的万用!

孩子们小时候感受到父爱如同山体滑坡,然后孩子长大了父亲们才知道什么是绝望。

   非常OOC注意

   沙雕满分,口吐芬芳注意。



1.木大父子

恩雅婆婆:迪奥大人,茸少爷已经被您送到那不勒斯反省一个月了。

DIO:他肯认错了没?

恩雅婆婆:少爷刚去一个星期就成为黑帮教父,而且和同组一个头顶sheng(第一声)zhi(第二声)qi(第四声)形状帽子的小混混在一起了,叫您没事别来烦他。

少爷还说“认错你🐴呢?傻*”并竖了个中指。



2.粉红亲子

“嘟噜噜噜噜噜噜噜!”

“卡切里,哔———”

多比欧:喂?是BOSS吗?小姐已经被您送到威尼斯反省一个月了。

章鱼:她肯认错了吗?

多比欧:那个。。。BOSS。。实在不知道怎么跟您说。小姐在威尼斯疯狂购物,刷爆好几张卡了,并且和那个把您拉下马的甜甜圈头臭小子约了下个月一起搓麻将做美甲。我担心的是现在我们失去经济来源,过不了多久钱就要被小姐花完了。。。喂BOSS?您在听吗???

(迪亚波罗社会性死亡)



3.老千父子

斯摩奇:乔斯达先生,仗助少爷已经被您送到杜王町反省一个月了。。

老东西:他终于肯认错啦?niiiiice!我就说学生不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头型。

斯摩奇:。。不是,少爷说,下次您要是再说他的头发他就先用嘟啦啦啦拳锤爆您唯一剩下的一只手,再把您女装的照片寄给报社赚点外快,正好他看上一款新的AJ。

少爷还说:“女装死变态婚后出轨的屑不准再靠近我老妈!”



4.欧拉父女

荒木老师:承太郎你女儿已经被你送到监狱一个月了。

无敌男人:你打算什么时候安排她认错。

荒木老师:认错是不可能认错的。。。要不我把你写死,让她心生愧疚?

无敌男人:你看着你以前画的欧拉欧拉拳再说一遍?

荒木老师:。。。徐伦说让我给你带话“管生不管养的废物!屑老爸谁管你啊,让我认错你想屁吃!我和安娜苏是真爱!你懂个*%#!”

无敌男人:“。。。你还是把我写死算了。”

(无敌阿强死亡的真相)



Donten

空条亲子

按照空条承太郎生前的指示,东方仗助作为他世上唯一拥有亲近血缘关系的亲属,第一时间得知了外甥的死讯,同时告知对方留下来的遗产需要由他作为代理人进行手续办理。东方仗助一夜未合眼,一半出于哀思一半出于忧虑。总部的人连客套话都免了,直截了当地带他去私人金库,这么一来也免了寒暄。经过十几道门几十道检验,员工在他和律师的见证下取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大小的手提箱——这便是空条承太郎的全部遗产:一个移动硬盘,一份以防万一早已写好的遗嘱,以及几盒录音带。空条承太郎这一生从事着两份职业,做大学教授和为spw财团服务。纵观他的一生大部分人都总结成有钱和有知识,实际上他留下来的也不外乎这两样。硬盘里存储了空条这一生经手...

按照空条承太郎生前的指示,东方仗助作为他世上唯一拥有亲近血缘关系的亲属,第一时间得知了外甥的死讯,同时告知对方留下来的遗产需要由他作为代理人进行手续办理。东方仗助一夜未合眼,一半出于哀思一半出于忧虑。总部的人连客套话都免了,直截了当地带他去私人金库,这么一来也免了寒暄。经过十几道门几十道检验,员工在他和律师的见证下取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大小的手提箱——这便是空条承太郎的全部遗产:一个移动硬盘,一份以防万一早已写好的遗嘱,以及几盒录音带。空条承太郎这一生从事着两份职业,做大学教授和为spw财团服务。纵观他的一生大部分人都总结成有钱和有知识,实际上他留下来的也不外乎这两样。硬盘里存储了空条这一生经手过的资料,可以是学术论文,也可以是案件详情,他很早之前就养成了备份的习惯,目的便是防止丢失和方便安排后事。至于财产,从他数年前就起草好的遗嘱中写得很明确,只抽取其中的10%留给唯一的女儿,如有不测便全数变现捐给spw财团做慈善事业,一切交由律师判断,并在代理人(东方仗助)和spw财团的员工的监督下执行。
如此一来,事情比东方仗助所想的远要行进地快得多。资料已经安全地录进了spw系统并加以保护,所有遗产也根据现实情况全数捐给了spw财团。空条徐伦也因那次事故离世,却并非不幸,据幸存者描述,她只是坦然而勇敢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但是东方仗助对着那几盒录音带犯了难,它表面没有贴任何标识,从没被空条提起过,也没有人知晓这些究竟是作何存在,更加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内容。经过与律师、财团员工的再三协商,这几盘录音带的内容最终被决定由东方仗助独自一人记录,途中不能有第三方在场,以免其中机密泄露。
就这样,东方仗助带着录音带录音机走进了守备森严的机密室,他前前后后把这些录音带听了好几遍,甚至烂熟于心了,发现这不过是他对爱女留下的一些想说的话而已。为了履行代理人的义务,东方仗助甚至把这些内容用一些加密法进行逆向推理,结果什么都没有推出来,这几盘录音带的内容十分直白,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表达着一位父亲对女儿的爱,以及不能陪伴她的遗憾。东方仗助惊讶于他柔情的一面,印象中曾与自己共事的外甥是一个果断的角色,有时为了达成目的甚至能称得上不计代价,认为他不近人情的家伙也不在少数。除却这些,真正弄不明白的只有最后一盘录音带,空条承太郎在最后这么说:“希望有一天你可以把那些热情洋溢的信交给我看,而不是藏在书桌的抽屉里,向你想象中的爸爸祈求关心。很抱歉贸然翻动你的抽屉,很抱歉不能做一个如你所愿的父亲。 空条承太郎 于2011年 年末”
东方仗助带着全部整理好的资料走出房间,并向财团员工提交了遗留的问题。会议上的人一致认为这是空条留下的最后遗言,只有东方仗助一个人坚持这是空条家内事,他人不该做过多干涉。多方交涉无果,最终还是把事情推到代理人身上,由东方仗助去拜访徐伦生前住所,即空条承太郎前妻的家,并调查徐伦的抽屉。为了保持人道主义,以防万一第三方的人不会跟他一同前往,但是会在不远的地方待机。东方仗助懒得跟这帮人辩论,他也不太擅长这个,乔斯达家的人更适合用拳头说话,只得同意他们的提案,挑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敲响了徐伦家大门。
他编了个很蹩脚的理由,徐伦说给自己留了东西,就藏在抽屉里。实际上东方仗助只见过几次这位不知道如何称呼的外甥爱女,就在杜王町。他们性格很合得来,但还没亲密到他编的那样,但是当下直觉告诉他他必须避开提到空条承太郎。所幸徐伦的母亲并没有说什么,面对这个长相酷似前夫的亲戚,也只是淡淡地提了一下还没有人调查过徐伦的抽屉,为了保护徐伦和他之间的“秘密”,带着东方仗助来到房间门口之后便回避了。稍稍环视,这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少女的房间,墙上贴着徐伦和朋友、和男朋友的照片,还挂着一个巨大的蝴蝶标本。东方仗助告诉自己凝视少女房间是一件不礼貌的事,一边来到桌子旁拉开抽屉,甚至不需要他翻找,几封没有密封的信大喇喇地塞在那里,没写收件人。空条承太郎遗留下来的录音带也没有写送给谁。
这些信当中的一些有撕开的痕迹,不灭钻石不动声色地修好了。东方仗助祈祷着不会读到少女青春期的秘密,拉开椅子坐下,小心翼翼地翻看那些信件。虽然详细日期不明,根据字体和行文的变化能判断出这些信来自不同年份,时间战线大约从徐伦上小学拉到接近十四五岁的时候。最开始可能是学校布置的命题作文,比如《我的父亲》一类的,徐伦写得很长很认真,还写了对父亲的期许。到后面只是因为她自己想写,内容也越来越短越精炼。最后一封甚至只有两行字,因为信纸叠起来的缘故,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句:你为什么不来。展开信的下半部分,中间赫然写着:我恨你。力透纸背,旁边还有被水滴到晕开的痕迹。
这便是全部了,没有多余的信件了。按理来说事情到这就解决了,可是东方仗助却觉得非常遗憾,也许是源于空条承太郎和女儿给对方遗留下来的信息末尾的不对等,一个在表达着无法挽回的歉意,得到的回应是无从发泄的悲愤。他关上抽屉,将这些信件整理好,最后一封信从手中脱出飘到了地上。他蹲下去捡,却看到了纸的另一面差点遗漏的信息。
徐伦的母亲端着热饮打算给楼上的客人,却看到东方仗助冒冒失失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还没能开口他就急着问:“请问这栋房子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可以,无论好的坏的”
家中唯一的太太想了一下,告诉东方仗助这栋屋子最近出现了他人入侵的痕迹,奇怪的是,除了女儿的房间,警察没有在任何地方发现脚印。不仅如此,有几次起床的时候她听到了女儿房间传来的声音,就像过去徐伦住在家里那样,她甚至听到了呼唤妈妈的声音。可是心理治疗师说那不过是她的幻听,于是就再也没有往心上去。
“我想那大概不是你的幻听,太太。”
东方仗助举起手中的证据。他所整理的最后一封信的背面这样写着:“我爱你,你是最好的父亲。”落款人:爱伦,日期是2012年3月21日以后。

Maze

所有的地下室里都有一个幽灵


*1999

 

所有的小孩儿与生俱来地知道这个事实:每个地下室里都寄宿着幽灵。上个星期日,我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与一只抱脸虫迎面撞上。她的前桌转过头,瞪大眼睛说。但你的胸口没有大洞。她说。因为我用扫帚将它捅穿啦,哎呀,徐伦,你没有看到过吗……同学言之凿凿,而她开始揉搓橡皮,直到脏污的部分被削去,变得比没使用过的地方还要干净。她点点头,不是为了表达赞同,而是告别。半秒后,铃声响起,她拎起书包朝外跑去。在校门口外的蒲葵阴影下,母亲正在车里等着她。

我们家地下室里有什么?她系好安全带,问道。地下室?母亲含混地重复一遍。没有什么呀,我不怎么去那里……嗯,你爸爸可能放了些标本什么的吧。噢。...


*1999

 

所有的小孩儿与生俱来地知道这个事实:每个地下室里都寄宿着幽灵。上个星期日,我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与一只抱脸虫迎面撞上。她的前桌转过头,瞪大眼睛说。但你的胸口没有大洞。她说。因为我用扫帚将它捅穿啦,哎呀,徐伦,你没有看到过吗……同学言之凿凿,而她开始揉搓橡皮,直到脏污的部分被削去,变得比没使用过的地方还要干净。她点点头,不是为了表达赞同,而是告别。半秒后,铃声响起,她拎起书包朝外跑去。在校门口外的蒲葵阴影下,母亲正在车里等着她。

我们家地下室里有什么?她系好安全带,问道。地下室?母亲含混地重复一遍。没有什么呀,我不怎么去那里……嗯,你爸爸可能放了些标本什么的吧。噢。她应道。这个话题最好到此为止。她开始询问今天晚上、明天早晨,以及明天中午要吃些什么。母亲叫她不要想太远。也不要吃太快。她补充道。她下定决心,进家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手。

但她还是站在门口了,手里拿着一把有些锈迹的黄铜钥匙。那看起来简直像是一百年前的产物,散发着森森鬼气。钥匙插进锁孔,她瑟缩一下,门开了。预想之中的“吱咔”一声没有出现,仿佛所有的动静都被阶梯之下的某个东西吸走了。要小心谨慎。她捂住嘴巴向下走去。恶魔能以言语伤人,因此不能回答任何一个由祂提出的问题。要保持沉默。

她没有开灯。今天阳光很好,靠近阶梯尽头的物体还拥有较为分明的轮廓。她小心翼翼地将皮鞋脱下,放在台阶上。她企盼幽灵最好不看动画片,不会想到要在自己的秘密基地设下图钉陷阱。

她很仔细地去感受,但暂时没有幽灵的踪迹。她更深入黑暗一点,小心翼翼地猜测地下室里都有些什么。她的手突然摸索到一片滑溜溜的东西,她吓得后退一步(没有发出声音)。那东西摸起来像冷冰冰的鱼皮。

待在地下的时间久了,她便能看得更仔细。她大胆地将那鱼皮般的东西扯了一下,发现那是很大一片的……布。防水布。黄色的防水布。雨衣。皱巴巴的。

她将那件雨衣提起来,和她的身形基本相符。幽灵也会穿小孩儿的黄雨衣吗,像一只小鸭子?无法控制地,她开始幻想一大坨黑乎乎的幽灵为了钻进雨衣里,只能极力把自己压缩成很小的一点点,只剩两只大脚,啪嗒啪嗒地走在积水的道路上……

水。她突然想起来了,这的确是她的雨衣,就在不久前的生日。一年之前,全家人(三个)去圣胡安岛看鲸鱼。她看到巨大的鲸鱼骨架陈列在博物馆里。爸爸想和她讲讲这种鲸鱼的故事,然而妈妈却抢着讲完了。爸爸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他说他们两人曾经来过这里。她做个鬼脸。船长先生,下次请准备新的故事吧!

他们坐船出海,水手告诉他们,如果其他渔船发现鲸,就会给所有观鲸船打信号,因此今天一定可以看到。不看到也没关系呀,妈妈说,这海多漂亮!一定可以的。爸爸说。海很宽广,总能看到的。——她至今觉得这句话说的有点毛病。

鲸鱼——它们很大,虽然不如在博物馆里看到的那头大。但大到可以在平稳的海面上砸出一个坑,扑通一声,白色的水珠铺天盖地浇下来,她兴奋地尖叫起来。然而水并没有打湿她们的衣服。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她们前面,水从她身边滑过,洒在甲板上。

哎呀,我有给徐伦带雨衣,倒是你……她听见妈妈说,看看你呀。她笑起来。下意识就挡了一下。爸爸说。然后他蹲下来,徐伦,把帽子带上吧,不要被淋到头了。我才不要,她尖叫,这件雨衣穿上我就像一个笨笨蛋黄色小鸭!然后她又咯咯笑起来,你的——你的帽子都湿透啦。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是那种“我是个海洋学博士这种场面我经历得多了”的神情。然后他蹲下来给她戴上帽子,调好大小。水珠从他的帽檐上滚下来。她闻到他身上的海水味儿。

然而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她有时会怀疑自己。那所有的一切真的只过去了一年吗?到了今天,海水的味道她已经很难确切地回忆起,仅存的只有她手中的东西。她做了一个自然的举动:把头埋进雨衣中,然后深吸一口。她做得比较努力,发出很响的一声鼻音。什么都没有。只有木头和灰尘的味道。她将雨衣放下来,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不知道自己本来究竟是想要看到什么。

这时角落突然传来翻动的声音,像是有东西想从层层叠叠的箱子里顶出来。糟糕,她想,她刚刚竟然打破了不能出声的禁令。现在幽灵发现她了。她就要看到祂了。她没想过逃跑。

然后幽灵缓慢地、疲惫地在午后的阳光和其中的灰尘中浮现出来。一个白色的影子。她睁大眼睛。怎么会是这样呢,你不应该成为我的幽灵啊。不应该是现在啊。她低下头,捏紧衣角。然后她再一次呼吸。再一次地,空气中没有盐水的咸味。大海——它太宽广了,正是因为这样,有人试图要去看鲸鱼的时候就不得不走进大海,就一定会被淹没在这无边无际的海里,然后其他人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她勇敢地用模糊的视线注视着那个幽灵——她笃定那只是一个属于过去的幻影,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

 

徐伦?那个幽灵呼唤她。祂试图挽留她。徐伦?

但她已经转过身,走上楼梯。走到第六级台阶时,她把自己的皮鞋拎起来,朝着新鲜的风,种着蒲葵的街道和有花开放的花园,头也不回地跑去了。

 

Fin.

绒
“Mommy!Can I bo...

“Mommy!Can I borrow your ring?”


然后顺理成章地去找了爸爸。

“Mommy!Can I borrow your ring?”


然后顺理成章地去找了爸爸。

🇧🇷奶酪丝🧀️

JOJO的奇妙红包 ,长辈们给小辈们发红包的画面,给大家拜个早年🙏

JOJO的奇妙红包 ,长辈们给小辈们发红包的画面,给大家拜个早年🙏

🍺✨A✨n✨g✨i✨e✨🍺
小奶牛 是欧拉亲子哒 不小心把...

小奶牛

是欧拉亲子哒

不小心把牛奶洒到爸爸身上了

小奶牛

是欧拉亲子哒

不小心把牛奶洒到爸爸身上了

非魚不想动怎么办
…关于子世代的口癖?仗助表示我...

…关于子世代的口癖?
仗助表示我不是我真的没有

…关于子世代的口癖?
仗助表示我不是我真的没有

结拜鸭翅
承太郎先生: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

承太郎先生: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

承太郎先生: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