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欧拉父女

19.2万浏览    931参与
苦味豆浆
真的好想看三酱和徐徐的互动啊

真的好想看三酱和徐徐的互动啊

真的好想看三酱和徐徐的互动啊

妖匣子
演员au-后台试妆 爸给崽扎个...

演员au-后台试妆

爸给崽扎个头发


(我恨美术jpg)

演员au-后台试妆

爸给崽扎个头发


(我恨美术jpg)

意

Dating Anytime

爱在黎明破晓前paro,原著向,记父女维也纳半日游。

因为彼此爱着,所以离别很容易,重逢也很容易。


从踏上这一列火车起空条徐伦就一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好像在。这种感觉难以言说,非要描述的话大概是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时,那一瞬间迎面而来的空气带给她的熟悉感,让她明白自己所面对的是属于自己的房间,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与空条承太郎之间的感应远没有自己房间的气味亲切,而更近似于她在初入小学时偶然获得的快感,突如其来又感觉强烈,即使没有接受过足够的说明,她也迷迷糊糊明白了大致是怎么一回事。

她像个追踪犯人的刑警走过一节一节的车厢,从隔门透明的窗上去看里面的座位。车上的人并不特别多,更何况空条...

爱在黎明破晓前paro,原著向,记父女维也纳半日游。

因为彼此爱着,所以离别很容易,重逢也很容易。



从踏上这一列火车起空条徐伦就一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好像在。这种感觉难以言说,非要描述的话大概是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时,那一瞬间迎面而来的空气带给她的熟悉感,让她明白自己所面对的是属于自己的房间,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与空条承太郎之间的感应远没有自己房间的气味亲切,而更近似于她在初入小学时偶然获得的快感,突如其来又感觉强烈,即使没有接受过足够的说明,她也迷迷糊糊明白了大致是怎么一回事。

她像个追踪犯人的刑警走过一节一节的车厢,从隔门透明的窗上去看里面的座位。车上的人并不特别多,更何况空条承太郎足够出挑。徐伦刻意放轻了脚步,从走廊那头缓缓接近他,她有预感在她袭击他之前父亲一定会发现自己,仿佛为了印证她所想一般,空条也十分适时地转头看她。受了伤之后他冷峻的面庞就更加僵硬,此刻同女儿久别重逢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嘴唇动了动,喊她的名字,语气中透露出一点犹豫,好像不很确定站在他面前美国丽人正是女儿一样,因此低沉的声音显示出湿漉漉的海砂一样的柔软来。

徐伦将自己的背包扔到行李架上去,在父亲旁边的空位上坐下,空条则合上了手里的书,将目光放在她身上。“你看的什么书?”有一瞬间徐伦觉得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却像同一个陌生人搭讪一样开始找话题。空条就将封面翻过来给她看,一本日语标题的书,他向她解释:“是侦探小说。”

“我还以为你会在火车上处理工作,或者读点专业书什么的。”她笑起来,拿过空条的书随意翻了两下,又还给他,那样做并不是为了了解书本身,而只是满足作为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物品的好奇心。“看那些东西容易坐过站。”空条摇摇头,将书收回到他的背包里。工作狂。徐伦在心里为父亲下一个定义,继而开口:“所以你为什么在这?我上个月在邮件里说去墨西哥了,搞得我以为你还在南美。”

“我来维也纳开会。”

“在火车上写封邮件也不难吧,你都有时间看侦探小说。”说这话时她踢一下父亲,匡威的球鞋底将灰蹭在空条的皮鞋上,用力碾了碾,昂贵光滑的皮面就被留下了一块污渍。

“我想安顿下来再联系你。”

“哼……我来布达佩斯读书,后天就开学。本来打算去南美的,但是那边没有交换生项目可选。”

“你修了匈牙利语?”

“德语啦,我听妈妈说你读书时修了四年德语。”

“她那时候学得比我好。”

“下次和我用德语发邮件吧。”

火车的速度逐渐减缓了,刹车时车轮与铁轨摩擦发出细微刺耳的杂音,徐伦抬起低垂的眼睛看向窗外,红房顶的屋子和夏日开在铁轨旁边不知名的花朵慢慢地滑出视线范围,周围有人在收拾东西,车厢里一时间弥漫起一种行将出发的热闹和焦虑。“维也纳到了。”徐伦用手肘推一推空条,他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沉思的面庞转过来对着她,点点头,才拿起自己的背包,单肩背好。

徐伦向后靠在座位的软靠背上,在空条从走廊离开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父亲的终点站到了,而她的目的地还很远,此时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关于这场与父亲在异国他乡的偶遇,徐伦仍旧没有实感,她后知后觉地挪到窗边去,想看看父亲背着背包出站的样子,除此之外她还没来得及想更多,无论是愤怒还是不舍都没有,只是胸腔里鼓胀着难受,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在心中发酵、沉淀,随着时间的推移才会显出苦涩的余味。

“徐伦,你要不要在这里和我一起下车?”父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确实将她吓了一跳。“什么?为什么?”徐伦下意识反问,父亲认真的脸只使她更加慌张,“我还有事要做……和你下车后我们该去干什么?”

“做个决定,徐伦。如果你反悔了,我会为你买下一趟车的车票。”空条的双手插在风衣口袋中,上半身微倾,靠在前排座位的椅背上,低头看着她,在旁人看来或许风度无限。而徐伦心里想:像个绑架犯一样。

他们之间所有最疯狂的提议总是由空条承太郎提出,从一开始无视法律强行越狱的主张到后来照着她的脸来一拳好帮助他们脱离困境的行为,甚至在几秒珍贵的静止中,他放着一个活靶子神父和即将被扭曲的整个世界不管,而转身将她拉到身后护着,右颊触目惊心的疤痕便是他冒险举动的后果。

“那可不够,如果我反悔了,你还要和我一起上车,送我到布达佩斯。”徐伦要为他的承诺加码,空条则笑一下,未置可否。徐伦从那含蓄而柔软弧度中看不透父亲的意图,他对自己笑时总带着一种神秘莫测和独属于大人的狡猾,就好像伸来两只握紧的拳头问她硬币在哪边的游戏,所有选项都在父亲的掌控之内。她不介意陪空条承太郎玩个游戏,甚至十分愿意享受他为自己来带的乐趣,只是对父亲的盘算一无所知令人不安。


那可不够 

蘑菇呀蘑菇

“不要再离开我了”


520快乐!!!❤️❤️❤️


“不要再离开我了”


520快乐!!!❤️❤️❤️


鹿无虞K

【承徐meme】1 父女骑车

前排感谢颓哥提供的表情包原图2333

[图片]


前排感谢颓哥提供的表情包原图2333


蘑菇呀蘑菇
是找金刚老公@Hanger 约...

是找金刚老公@Hanger 约的稿!!🤤🤤🤤好米米啊啊啊啊啊啊酷酷帅帅的爸比和徐徐嘿嘿嘿…🤤🤤😍😍😍😍😍

是找金刚老公@Hanger 约的稿!!🤤🤤🤤好米米啊啊啊啊啊啊酷酷帅帅的爸比和徐徐嘿嘿嘿…🤤🤤😍😍😍😍😍

L.Y.H.

不愧是承太郎先生,轻易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

我也想让徐伦露出那种娇羞的表情啊喂🤤

不愧是承太郎先生,轻易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

我也想让徐伦露出那种娇羞的表情啊喂🤤

柳鸣壑

来一份jojo猫——

会做一些金属徽章亚克力挂件贴纸一类的制品

是约的稿,群号放在评论

来一份jojo猫——

会做一些金属徽章亚克力挂件贴纸一类的制品

是约的稿,群号放在评论

KLIAЯ

小徐伦来到杜王町if

(一个突发脑梗

(我还是喜欢p2的线稿多一些

小徐伦来到杜王町if

(一个突发脑梗

(我还是喜欢p2的线稿多一些

双斧伐孤树


你躺在大海里

满身都盖着红色的涟漪。


你看她跚蹒奔向你

已经死去的自己。


你的泪水顺着脸颊淌下

绿色的双眼变得灰暗无光,


你喃喃自语

不得不离她而去。


“蝴蝶飞走了,

承太郎。”


你躺在大海里

满身都盖着红色的涟漪。


你看她跚蹒奔向你

已经死去的自己。


你的泪水顺着脸颊淌下

绿色的双眼变得灰暗无光,


你喃喃自语

不得不离她而去。


“蝴蝶飞走了,

承太郎。”

承太郎超蓝我的笔

做了欧拉父女主题美甲!这个亮片色也太像阿强海一样的眼睛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做了欧拉父女主题美甲!这个亮片色也太像阿强海一样的眼睛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LettaLetta

脑袋里偶尔会闪过一些很智障的东西,前五张失智画是今天画的,我画不动这些东西了。后三张之前删了又发了。

P1是,我大概知道第六部是怎么样的了,普奇神父这么做应该有自己说不出来的理由吧,但是我仍然很希望他被戳瞎双眼

我都画了什么缺德又失智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


脑袋里偶尔会闪过一些很智障的东西,前五张失智画是今天画的,我画不动这些东西了。后三张之前删了又发了。

P1是,我大概知道第六部是怎么样的了,普奇神父这么做应该有自己说不出来的理由吧,但是我仍然很希望他被戳瞎双眼

我都画了什么缺德又失智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



Мечтай

临摹了jojomagazine

赶着去学校,非常潦草。。

临摹了jojomagazine

赶着去学校,非常潦草。。

Y-永动机

收到的礼物!! 😇😇😇🥰🥰🥰


收到的礼物!! 😇😇😇🥰🥰🥰


咕叽咕叽

[欧拉父女]白金之星竟成了最大赢家?

空条太太分享了一些屑阿强与徐徐的小趣事~


01

徐伦刚生下来的时候,只有承太郎的一节小臂那么大,似乎是知道爸爸听到小孩哭就觉得烦,小徐伦意外的很乖很安静。


02

承太郎第一次抱徐伦的时候很慌张,195的大个子,以半蹲的姿态,对着我怀里的徐伦虚虚打了一套军体拳,最后白金之星看不下去,从我怀里轻柔地接过了徐伦。


03

白金之星:承太郎你行不行?


04

徐伦断奶期间,经常因为不喜欢喝奶粉而哭闹,承太郎心疼坏了,请他花京院先生熬了婴儿粥,徐伦喝了哭的更厉害了。


乔瑟夫:病急乱投医❌


05

徐徐学走路的时候,总喜欢缠着承太郎教,被承太郎无情拒绝。...

空条太太分享了一些屑阿强与徐徐的小趣事~


01

徐伦刚生下来的时候,只有承太郎的一节小臂那么大,似乎是知道爸爸听到小孩哭就觉得烦,小徐伦意外的很乖很安静。



02

承太郎第一次抱徐伦的时候很慌张,195的大个子,以半蹲的姿态,对着我怀里的徐伦虚虚打了一套军体拳,最后白金之星看不下去,从我怀里轻柔地接过了徐伦。



03

白金之星:承太郎你行不行?



04

徐伦断奶期间,经常因为不喜欢喝奶粉而哭闹,承太郎心疼坏了,请他花京院先生熬了婴儿粥,徐伦喝了哭的更厉害了。


乔瑟夫:病急乱投医❌


05

徐徐学走路的时候,总喜欢缠着承太郎教,被承太郎无情拒绝。

我悄悄问过他原因。

他一手插兜,一手压了压帽檐。


“呀嘞呀嘞,弯腰牵小孩,一点也不酷。”


06

白金之星业务+1


07

徐伦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欧多桑”也不是“欧卡桑”,是“欧拉欧拉”。

白金之星很欣慰,他摸摸徐伦的头发,表扬道:“欧拉欧拉!”


08

徐徐一周岁啦!

肉嘟嘟的小姑娘穿着漂亮的小裙子,被满满的礼物包围。

花京院叔叔送了粉色樱桃公主裙。

阿布嘟嘟叔叔送了一盒限量版卡罗牌。

波鲁那雷夫叔叔送了小乌龟图书。

乔瑟夫太爷爷送了祖传龙舌兰套装。

贺莉奶奶送了送了一整套芭比公主。


徐伦最喜欢的还是爸爸送的海豚玩偶,整天抱着它睡觉。


09

后来每一年,承太郎都送海豚玩偶,我们家不得不单独腾出一个空房间,用来盛放海豚玩偶。


10

关于徐徐的发型,我和承太郎发生了意见分歧。

我很中意花京院先生的旋转刘海,而且我们徐徐的刘海是绿色的,旋转起来一定很酷。

可承太郎说什么也不同意。

他觉得他女儿和他友人同样的发型,会让人误会的。



“呀嘞呀嘞,还是戴帽子好。”



贺莉奶奶火速响应,于是第二天万能的spw就从日本把承太郎小时候的学生帽寄了过来。


11

徐伦说什么也不愿意带那顶黑乎乎的丑帽子,为了表明自己的抗拒,她撺掇白金之星,给她扎起了米奇头。


12

有一次我出门,将徐伦交给承太郎照顾,等我回来的时候,小徐伦抱着她的小海豚抱枕,被关在门外,鼻子都哭红了。


“承太郎我让你带孩子呢?”



“她太吵了。”


“那你不会让白金之星出来带吗?”


“白金之星要写论文。”



“白金之星写论文,那你呢?”



“观察鱼类。”


于是当晚,某海洋学博士抱着他的大海豚抱枕被我关在了门外。


13

徐徐要去上幼儿园了,才三岁大的小孩子,就要一个人在幼儿园里解决午饭,我实在放心不下,唠唠叨叨叮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


“呀卡吗洗!”


我的宝贝徐徐变成这样,承太郎这个臭男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个细胞是无辜的。



14

自从徐伦上了幼儿园,承太郎就松了口气。

至少整个白天,都不会有人在他旁边哭着吵着要爸爸陪了。

当然徐伦偶尔放学后,也会缠着他辅导作业。


“爸爸,这道题我不会做…”

“爸爸,老师要我们做手工…”

“爸爸,你能教我画画吗?”

“爸爸,…”



承太郎自然是一万个不乐意。

于是,白金之星业务+1+1+1+1…


15

后来,老师又布置了一个任务:请用一幅画来形容我的爸爸。



“妈妈,你能去帮我再买一支紫色的油画棒吗?”



“你画的什么,把紫色的全用完了?”



徐伦将画展示给我,干净的白纸上,是一个勉强看出人形的轮廓,紫色的皮肤、飘逸的秀发…以及旁边歪歪扭扭的字母:my father.






to be continued?



压路机来了(乔西激推人)

承徐cb向

cp是承花

石之海战后存活六承和存活徐

徐伦觉得他的父亲空条承太郎总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换句话说,徐伦觉得她的父亲什么都瞒着她,明明是父女,但承太郎似乎从来没有在徐伦面前表现出真正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他甚至没有在徐伦面前笑过

徐伦至今忘不掉父亲第一次看到她的替身可以变成线型时的表情,惊讶,震惊,甚至她感觉承太郎快哭出来了,承太郎看她的眼神,似乎透过她和她的替身,仿佛看的不是她,而是是另一个人

承太郎并没有管控徐伦的想法,徐伦甚至可以随意出入他的房间,但是有一个前提,那个白绿配色的盒子绝对不能动,徐伦之前尝试过,但承太郎冲着她发火了,很可怕,徐伦从未见过如此激动的父亲,此后徐...

承徐cb向

cp是承花

石之海战后存活六承和存活徐

徐伦觉得他的父亲空条承太郎总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换句话说,徐伦觉得她的父亲什么都瞒着她,明明是父女,但承太郎似乎从来没有在徐伦面前表现出真正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他甚至没有在徐伦面前笑过

徐伦至今忘不掉父亲第一次看到她的替身可以变成线型时的表情,惊讶,震惊,甚至她感觉承太郎快哭出来了,承太郎看她的眼神,似乎透过她和她的替身,仿佛看的不是她,而是是另一个人

承太郎并没有管控徐伦的想法,徐伦甚至可以随意出入他的房间,但是有一个前提,那个白绿配色的盒子绝对不能动,徐伦之前尝试过,但承太郎冲着她发火了,很可怕,徐伦从未见过如此激动的父亲,此后徐伦再也没打过盒子的主意,不过徐伦也能猜到,那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不能让她知道的东西,说不定特别值钱呢

徐伦有一天半夜起来上厕所,发现因为过度疲惫而睡在沙发上的承太郎,承太郎的眉头紧皱,神情复杂,徐伦因好奇凑近了承太郎的脸,她在父亲的眼角处发现了她从未在父亲脸上见过的东西——眼泪,承太郎也少见的说了梦话,徐伦没有听清,但在承太郎的喃喃声中,徐伦听到了一个她没听过的名字,花京院

“花京院,是谁”徐伦思索着,走回了房间,她从未听父亲提起这个名字,她自然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梦到这个人时会哭,她印象中,她的父亲空条承太郎是一个极其冷静,坚强的人,遇到多大的事他都不会掉眼泪,今天却因为在梦里看见的人,哭了,徐伦这才发现她漏掉了好多和父亲相关的细节,她没有注意到她的父亲已经42岁了,他已经不再年轻了,她虽然不了解父亲,但根据乔瑟夫的描述,她的父亲年轻时经历过很可怕的战斗,那场战斗让他失去了唯一的挚友

第二天一早,徐伦趁着承太郎去研究所,来到了承太郎的卧室,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并没有徐伦想的什么值钱的东西,反而在徐伦眼里一文不值,里面装的全都是些老旧的照片,一对樱桃形状的耳坠,和一套绿色的有一个大破洞的学兰

“为什么那个老头要把这些东西当宝贝一样,真是不理解”

徐伦一边吐槽着一边开始翻看照片,照片被承太郎整理得很整齐,没有一丝褶皱,只是保护的再好也经不住岁月的打磨,有的已经微微泛黄甚至褪色

所有的照片上都有同一个人,一个红色头发,绿色衣服的人,还有一对樱桃耳坠,根据承太郎其他的藏品以及昨晚发生的事情,徐伦认为这个红头发的就是那个叫花京院的人

徐伦无意间翻到几张合照,大部分是承太郎和花京院的合照,红发的少年笑得张扬,而他一旁的高大少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微笑,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徐伦认出了那个黑衣的人就是她的父亲空条承太郎

“原来他也能笑得这么开心,这么自然吗,他从来没对我这么笑过……”

翻到最后,是一张多人的合照,上面有承太郎,花京院,阿布德尔,波鲁那雷夫,乔瑟夫和伊奇,这张照片徐伦在乔瑟夫那里也看见过,与承太郎不同的是,乔瑟夫大大方方地将其摆了出来,旁边还放着另一张照片,极具年代感的老照片,上面是一个系着三角纹路头带的男人,照片的相框是橙色的,旁边还摆着一束向日葵

徐伦看的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承太郎回家的开门声,即使承太郎进门她都没有听见

承太郎看到了徐伦,看到了摆出的照片,愣了神,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徐伦听到声响才知道承太郎已经回来了

“爸……爸”

“你都,看见了”

“嗯”

承太郎有些不知所措,他第一次在女儿面前哭,的眼泪滴落到地板上,发出“啪嗒”的声音,承太郎的身体都在颤抖,这个成熟的男人当年也是个青涩的少年,承太郎内心深处的伤疤从未被抚平,反而随着时光流逝日渐加深

拿场战斗承太郎赢了迪奥但输了一切,他输了花京院,他没有保护好花京院,后来他看到了徐伦的替身,石之自由,那是和花京院的法皇一样,能够变成线型的替身,承太郎的脑子里全都是花京院的身影,包括他在海里濒死的时候

他看见花京院了,他想要跟着他一起走,但被红发的少年退了回去

“承太郎,你现在还不能来,回去吧,我们迟早会见面的”

徐伦并不能理解承太郎现在的心情,毕竟,她没有体会过失去挚友挚爱的感觉

承太郎也经常能够梦到花京院,但每次都被惊醒,他总是在梦境中看到花京院死亡的片段,每一次都是带着眼泪惊醒,无一例外,但这对于承太郎来说,也算是一种幸运吧,至少梦到的是他

自那以后,承太郎不在对徐伦隐藏,他将一切都告诉了徐伦,只是徐伦在听的时候,发现她的父亲身后似乎有个模糊的人影,顶着一头红发,正在冲着承太郎笑,就如同照片里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