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欧美

125.2万浏览    86934参与
shay

泥泞之下第二章2

  我和丹纽约决定先去礼堂看看,虽然他说病人们肯定会被转移,但我还是要去看一看打消疑虑。我们跑向礼堂,一路提防保安。果不其然,礼堂的门是锁了的,我们爬到天窗上,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我们得赶紧下去,到下午四点半才能吃到东西,得保存体力。”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钻进去看看呢?”

  “笨蛋,”丹纽约把我拽了下去,“那里面刚爆发过霍乱你就进去是吧?”

  我们只好再去别的地方找,可是找了很久很久,连一点儿人影都没有。我们又累又饿,中午时我感觉肚皮要贴在脊梁上了。我躺在操场上,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我的身体,感觉要昏厥过去了。“起来,”丹纽约说,他也晃晃荡荡的,“容易被发现。”我慢慢地爬......

  我和丹纽约决定先去礼堂看看,虽然他说病人们肯定会被转移,但我还是要去看一看打消疑虑。我们跑向礼堂,一路提防保安。果不其然,礼堂的门是锁了的,我们爬到天窗上,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我们得赶紧下去,到下午四点半才能吃到东西,得保存体力。”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钻进去看看呢?”

  “笨蛋,”丹纽约把我拽了下去,“那里面刚爆发过霍乱你就进去是吧?”

  我们只好再去别的地方找,可是找了很久很久,连一点儿人影都没有。我们又累又饿,中午时我感觉肚皮要贴在脊梁上了。我躺在操场上,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我的身体,感觉要昏厥过去了。“起来,”丹纽约说,他也晃晃荡荡的,“容易被发现。”我慢慢地爬起来,使劲儿掏了掏兜。“你,还有吃的吗?”丹纽约问。我掏出仅剩的一瓶果酱。

  “谢谢谢谢。”他说,但是我把手缩了回来,“分而食之!”就这样我们以此时可以有的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小森林,分食了那瓶果酱。“妈的,齁甜。”我对这瓶果酱实在是嫌弃,但为了维持体力我只好吃掉了一半。“话说,我们现在还一无所获呢。”丹纽约说。

  “别提醒我这个,我知道。”我仰面躺在毛乎乎的草地上,我真的希望这是梦,我甚至开始想爸爸了。

  下午我们什么也没干,丹纽约也变得很好说服了,我们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

  “丹,你醒着吗?”

  “...你问过我7遍了,我不会这么快挂掉。”

  “那你在想什么呢?”

  “饭。”

  我转过脸看了看他,他的脸色变得黄了一些,嘴唇干裂了,我知道我一定也是这样。要是他们回不来了呢,我想问,但终究没有开口。不料丹纽约自顾自的说:“他俩要是敢不回来...哼,他们肯定会回来的,不回来我把他俩皮剥了...”

  这时远方传来了欢呼声,“呀呵!我们回来啦!”两个身影欢快的蹦哒着过来,我和丹纽约激动的立马跳起来,跑去迎接我们的美餐。“我们去了学校的仓库,居然没有人,我们就偷了一点儿回来。”朗勃特美滋滋地说,打开了一个大麻袋,马上我就闻到了一股腥味儿;在凑近一看,差点儿呕出来:麻袋里是大块儿的肉,不过是半生不熟的肉,不仅挂着血丝儿还提溜着白膘;干乳酪上亮晶晶的浮着一层油。

  “就没点儿别的了吗?等了半天你就让我吃这个?”丹有点儿不可置信,脸上的表情既可以解读为老子想刀了你,也可以用委屈来形容。

  “只有这个了,学校仓库里的都是半成品,不饿死你就不错了。”乔治冲他瘪瘪嘴,“对了,我们都找来吃的了,你们任务完成得怎么样,美国人?”

  “害,别提了,连半个人影儿都没有,”他顿了顿,“不过你们这也不算圆满完成吧?”

  至少比你好,乔治说,于是这俩家伙又开始了唇枪舌战。我和朗勃特懒得劝架,就抓起肉吃了起来。这肉的味道,我这辈子是不想再吃第二遍的。由于实在没忍住我跑到树下吐了起来,乔治和丹纽约呆呆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丹纽约用食指和大拇指提溜起一块儿滑滑腻腻的肉,“你看看他那熊样儿,这是给人吃的吗?”他将肉凑近鼻子闻了闻,随机像鼻孔被捅了一样把肉甩出老远,“呕,操!”丹纽约也跑到了树下。

  “你们还吃不吃了?”朗勃特问,他自己好像没什么过激的反应。丹摆了摆手,“闻都闻饱了。”但是我拉住他,“你多少吃一点儿吧,不然你半路晕倒了我们可拖不动你这大块儿头。”

  “你他妈说谁是大块儿头...”

  “说的就是你,娇滴滴的美利坚大少爷,”我身先士卒,狠命地咽下一块儿肉,“不跟你闹了,快吃吧。”胃里翻腾抗拒的感觉让我说不出来话,我抱着臂坐在地上;丹和乔治也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大家都说不出话来了,全坐在一团静默。我们忍住吐意,开始讲故事以打发时间。

  “我小时候家里有一条狗,我喜欢追着它打。有一次我打狗的时候,狗突然暴走了,扑腾的老高,直接窜我脸上,”丹纽约说,撩开额前的碎发,“就这个疤,它啃的。”

  “哈,怪不得你是个疤拉脸。”我不说你也知道是我们中哪位说的。接着我们各自讲了自己的童年趣事儿,然后在林子里玩儿了一会儿,大家就准备睡觉了。

  依照朗勃特的提议,我们把四个人的外套袖子打结,连成一长条躺在上面,以防再次出现衬衣被湿透的现象。我躺在朗勃特的制服上,第一次感觉到我们四个人的命运开始连在了一起,但是最后谁能活下来,谁又会永远的离开呢?我不愿再想了,只想早点睡着。上学期期末我和弗洛也是这样一起躺在草地上,透过树冠的阴影还能看见微微闪动的几颗星星;可这时我什么也看不见,难道说,弗洛伦丝她...

  我坐了起来,走到了一棵树下,我用指甲在树干上划着,亲爱的弗洛伦丝,今天是1970年8月22日,我离开你的第一天,你还活着吗,我真的很想你...啪,指甲批断了,我将头靠在树上,愿上帝保佑弗洛伦丝,我喃喃地念着。忽然,我发现远处的另一棵树下有一个黑羧羧的人影,我吓得头上直冒冷汗,从旁边拎起一根木棍,慢慢地靠近那人,绕到他身后慢慢举起了木棍,可是我又放下了木棍。

  “丹纽约你在这儿搞什么鬼,吓死我了!”但丹纽约没有吭声,他蹲在树下。

  “你在拉屎吗...”我尴尬地说,丹纽约伸出一只手把我拽过来,幽幽地说,

  “你见过不脱裤子拉屎的吗。还有,”

  “今天吃的肉,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啊。”我不解地摇了摇头,除了难吃点儿能有什么问题。“怎么,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丹纽约摇了摇头,味道怪罢了。

裂变瞳
  雅克·路易&...

  雅克·路易·大卫,安托万·洛朗·拉瓦锡(1743-1794)和玛丽·安妮·拉瓦锡(玛丽·安妮·皮耶丽特·保尔兹,1758-1836),1788年。

  雅克·路易·大卫,安托万·洛朗·拉瓦锡(1743-1794)和玛丽·安妮·拉瓦锡(玛丽·安妮·皮耶丽特·保尔兹,1758-1836),1788年。

Elaine Lily Keynes

为了躲避战争,和哥哥姐姐去老教授的家。难过…

为了躲避战争,和哥哥姐姐去老教授的家。难过…

Annie

也许比起“花瓶”玛丽莲·梦露,她更希望自己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酷爱读书的诺玛·简


“人们愿意花1000美元买下我的一个吻,却不愿意用五美分倾听我的灵魂。”  

── 玛丽莲·梦露

也许比起“花瓶”玛丽莲·梦露,她更希望自己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酷爱读书的诺玛·简


“人们愿意花1000美元买下我的一个吻,却不愿意用五美分倾听我的灵魂。”  

── 玛丽莲·梦露

Vinper

寻找图片过程中发现的一些拼图

第一张图我愿称之为德拉科和他的cp们🤣


寻找图片过程中发现的一些拼图

第一张图我愿称之为德拉科和他的cp们🤣


Shawna.

虽然不想相信但是还是不得不承认我的白月光他有女朋友😭

虽然不想相信但是还是不得不承认我的白月光他有女朋友😭

Shawna.

埃利奥特妈妈年轻时候也是美人啊

埃利奥特妈妈年轻时候也是美人啊

番茄

这张脸也太年轻犹太资本家了。

  

图源来自网络,侵删。

这张脸也太年轻犹太资本家了。

  

图源来自网络,侵删。

糖九九🍬

【德哈】或许你可以走近一点

又是一个大晴天,霍格沃茨诺大的草坪上只有一个人在享受阳光的沐浴,宽大的巫师袍被垫在身下,用来保护眼睛的牛皮纸歪斜在脸上,仅露出凌乱的黑发彰显了少年的身份。


难得下午没课,哈利果断选择不参与好友的约会,自己跑出来晒太阳,虽说温度近日温度逐渐升高,但躺着不动也还算舒适。


一声满意的谓叹从喉咙中挤出,不知是不是错觉,哈利竟然觉得周围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盯着他。


如果换做平时他应该已经做好战斗姿态了,奈何今天的日光浴格外温暖,身体里那一点懒劲在此时被无限扩大。


“唔…马尔福?”,哈利思索片刻发出试探性的疑问,结果是,并没有人回应。他等了很久,久到思绪开始模糊......



又是一个大晴天,霍格沃茨诺大的草坪上只有一个人在享受阳光的沐浴,宽大的巫师袍被垫在身下,用来保护眼睛的牛皮纸歪斜在脸上,仅露出凌乱的黑发彰显了少年的身份。



难得下午没课,哈利果断选择不参与好友的约会,自己跑出来晒太阳,虽说温度近日温度逐渐升高,但躺着不动也还算舒适。



一声满意的谓叹从喉咙中挤出,不知是不是错觉,哈利竟然觉得周围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盯着他。



如果换做平时他应该已经做好战斗姿态了,奈何今天的日光浴格外温暖,身体里那一点懒劲在此时被无限扩大。



“唔…马尔福?”,哈利思索片刻发出试探性的疑问,结果是,并没有人回应。他等了很久,久到思绪开始模糊,眼皮渐渐沉重,一句小声的咒骂才从不远处传来,“圣人破特”。



事实证明,做美梦也是有坏处的,哈利挣扎着醒来,入眼还是一片黑暗。



他心有不甘地甩了甩手腕,锁链碰撞的响声随之而起,像是在嘲笑他的愚蠢,这是哈利被关在地下室的第七天。大战后哈利顺应心意,成为了一名傲罗,如今已然两年有余。



说实话,到现在哈利都没想通自己到底是怎么被绑的,只记得那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晚上,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一整天的体力消耗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几乎是脱了衣服沾床就睡,再睁开眼便在这个阴冷漆黑的地下室了。



经验丰富的救世主并没有过于慌张,他只是仔细观察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便又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因为哈利在发现自己被绑住的那一刻,就下意识使用了无杖施咒,结果锁链并没有任何变化。



“吱——”,陈旧的木门被一寸寸推开,就在哈利做好心理准备,要面临非人般的拷问时,一位身形高挑的男人端着糖浆馅饼来到了他的床前。



宽大的兜帽几乎遮住了整张脸,饶是哈利这样好的视力,在昏暗光线的干扰下也无法认出那人究竟是谁。



“嘿!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绑我,但你没伤害我,就代表我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什么事都可以商量,我们换个场合谈,你看怎么样”,哈利跪坐在床上仔细打量着男人的背影,一个个可疑的名字在脑海里冒出又被挨个划去。



几乎是放下盘子就要转身离开的男人停顿了一刹那,随即一只手死死拉着兜帽,加快步伐朝门口走去,木门被甩上的瞬间,哈利泄力般瘫坐在床上。



德拉科的左手手背上有一颗痣,平日里也没什么人在意,唯独作为死对头的他记忆深刻。



哈利还记得每次他打架占了下风时,德拉科总会拽着衣领威胁他说一些丧权辱国的话,可倔强倨傲的救世主又怎么可能认栽。



故事的结局总是哈利脑袋一偏,朝着那颗欠揍的小痣张开狮口,紧接着就会收获一只气急败坏,指着他鼻子骂的小少爷,那时的哈利很喜欢这颗小痣。



“…咳”,一声似是压抑不住的咳嗽,将哈利的思绪拉回现实。



他依旧保持着刚醒的姿势,绿眸半睁不闭,“马尔福,你准备要关我多久”,哈利原本并不想揭穿这个要面子的小少爷,奈何这人似乎没有想要结束这场把戏的打算。



男人身影一滞手中的南瓜汁撒了大半,“你早就知道了”,沙哑不堪的嗓音让听者揪心。



失去耐心的哈利掀开被子向他走去,却在离人两步远的地方被锁链拖住脚步,“或许你可以走近一点”,要不是行动不便,哈利真想使劲晃晃他的脑袋,看里面有几斤水。



只见德拉科缓缓脱下斗篷,通红的眼角和眼下的乌青,一时间叫人分不清谁是被囚禁的那个。



“伟大的救世主发现了罪人是谁,现在可以动手了”,战后蓄起的长发随着他开锁的动作拖在地上,发尾不可避免地染上了脏污。



哈利以前总觉得,德拉科的发色是所有人中最显眼的那个,现在才知道,比白金色更显眼的是其中的那一点点黑。



“我还是更想知道,马尔福少爷到底为什么,要把两年没见的死对头关起来,不至于是以前在学校没打够,现在跑来报复我吧”,不知为什么,哈利很讨厌德拉科现在这幅死气沉沉的样子,比当年天天打架的时候还讨厌。



很可惜,绑架犯并不想和救世主开玩笑,“我是食死徒啊,你忘记了吗?把你关起来当然是为了报复,你们傲罗小分队天天抓残党余孽,早该想到有这一天了吧”,德拉科的语气和面容一般冷峻,他从来都很擅长往人心上扎刀子。



哈利闻言沉默良久,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地下室如此憋闷,“不,你不是。我两年前就做过证明,魔法部宣布了你和你的父母都不是食死徒”,被威胁的人一本正经地为犯人开脱,仿佛只要他不承认,那些过往就真的可以被抹去。



“闭嘴!圣人破特!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从进入这间地下室就平静如水的人突然暴起,修长苍白的左手掐住了哈利的喉咙,如同当年打架时那样。



后续在彩蛋~be预警哦


海风の清香

Taylor Swift生涯所有专辑总排行(包含重录,不包含圣诞专)〖AOTY评选〗

no.12 Taylor Swift 

  评论机构:64

  用户:61

  总分:125

  

no.11 Reputation 

  评论机构:68

  用户:62

  总分:130

  

no.10 Fearless 

  评论机构:69

  用户:70

  总分:139

  

no.9 Lover 

  评论机构:74

  用户:68

  总分:142

  

no.8 Midnights 

  评论机构:81

  用户:64

  ......

no.12 Taylor Swift 

  评论机构:64

  用户:61

  总分:125

  

no.11 Reputation 

  评论机构:68

  用户:62

  总分:130

  

no.10 Fearless 

  评论机构:69

  用户:70

  总分:139

  

no.9 Lover 

  评论机构:74

  用户:68

  总分:142

  

no.8 Midnights 

  评论机构:81

  用户:64

  总分:145

💙必听专辑

  

no.7 Speak Now 

  评论机构:73

  用户:77

  总分:150

  

no.6 Red 

  评论机构:74

  用户:78

  总分:152

  

no.5 1989

  评论机构:76

  用户:77

  总分:153

  

no.4 Fearless (Taylor's Version)

  评论机构:80

  用户:76

  总分:156

💙必听专辑

  

no.3 Evermore 

  评论机构:84

  用户:80

  总分:164

💜必听专辑

  

no.2 Folklore 

  评论机构:87

  用户:81

  总分:168

💜必听专辑

  

no.1 Red(Taylor's Version)

  评论机构:88

  用户:81

  总分:169

💜必听专辑

  

  

U-ICK🪐

【四亿】《午夜巴黎Minuit à Paris 中下》

😈双杀手AU

(前文提及其他身份)


⚠️:

可能涉及OOC

有打斗

涉及前和现队友

不用关心为什么他们会说英语,杀手基本操作


Summary

The final game

then one of us two must die.

(终局,不是你,便是我活。)


   深夜,塞纳河两岸寂静如平日,浪漫之都短暂陷入了沉睡。而河水之下暗流涌动,暗鸦嘶哑短促的叫声,...



😈双杀手AU

(前文提及其他身份)


⚠️:

可能涉及OOC

有打斗

涉及前和现队友

不用关心为什么他们会说英语,杀手基本操作




Summary

The final game

then one of us two must die.

(终局,不是你,便是我活。)






  



 



   深夜,塞纳河两岸寂静如平日,浪漫之都短暂陷入了沉睡。而河水之下暗流涌动,暗鸦嘶哑短促的叫声,突兀地冲散了原有的宁静----



  





  “轰-----”帕加尼Zonda的排气声听起来沉闷迟缓,漆黑的涂装在巴黎黑夜的笼罩下更显得滞重。也仿佛预兆着驾驶座上那位面色略显阴沉的男人,内心想法,是一言难尽。





  


    Kylian从总部开出这辆心心念念的豪车,(tips:和赛车手CR7的爱车同一型号,CR7是KM7的偶像)来到凡尔赛大街外四个街口的小巷边准备蹲点Neymar。忽然,通讯耳机里穿出了轻微的电流声,紧接着队友有些急迫的声音传入耳中:







“zizizi----KM7,KM7,got a copy?This is SR4.”

(“滋滋---KM7,KM7,收到请回复?我是SR4”)







“copy。Ramos?what's wrong? ”Kylian冷静快速回复了对方。

(收到。拉莫斯?怎么了吗?)






“zizizi------uhh,I want you to listen to me carefully,the mission was------totally a fraud. Hakimi was here with me ,but we were both inju-----.(injured)i can't find kimpembe now. ---------it was RMA and FCB's senior leaders. F**** ,they just want to kill all of us to get a higher profit. -----”


(“滋滋滋---额啊,我希望你仔细听我说,这个任务是----完完全全是个骗局,哈基米和我都----(受伤了)我现在找不到金彭贝----是皇马和巴萨高层的主意。艹!他们只是想把我们都杀了获取更高的利益。”)






   


  Kylian心中一沉,可当他还没继续了解清楚队友的情况,一击子弹极速划过他的脸颊,精准打烂了耳机。







“嘶---”Kylian的耳朵同时受到微弱电流和擦伤的攻击,但顾不上这么多,他一转身躲在车身左侧掏出了内侧枪套里的克林特M2000。极佳的视力与高度集中的神经让他随时紧盯着左后视镜中的倒影。风吹草动尽收眼底。




  他敢肯定的是,对方是个射术极佳的狙击手,但凡刚刚那颗子弹有一丝偏差,现在自己就已经躺在地上和*  肯尼迪一样“脑洞大开”了。甚至没人收尸,灵魂和巴黎臭水沟里的老鼠一同腐朽,忘了提巴黎圣母院被火烧之后还在重建呢*  那更没机会去天堂了。哦!还便宜了FE的烂人记者们,“天才时尚界宠儿英年早逝暴尸街头”,一定能成为明日头条,并且迅速登顶爆火。

  



  自嘲调侃不过短短几秒,致命的枪法又一次打断了他的思路。








“与其在这坐以待毙,近战说不定我更有优势。这人肯定在哪个高地等待时机,否则不应该不急着杀我。”



“不过......现在少了队友,他的位置只能靠自己判断,有点棘手啊。等狙击镜反光,或许...”短暂思索中,忽然被裤袋里轻微振动拉回思绪。Kylian想起kimpembe给他留的90年代通讯器,起初他还很嫌弃这老掉牙的设备,吐槽kimpembe说CIA走投无路都不会用这个破东西。嘴上不饶人,但每次出任务都随身携带。







“呵,没想到......”Kylian快速阅读泛黄的电子屏上的讯息:





“KM7,this is PK3(Presnel Kimpembe金彭贝全名)I've joined up with the team. I'm reporting sniper positions now.  He's on the top floor of the building at 10:00. BE QUICK.”

(KM7,我是金彭贝,我已经和小队汇合,现在报告狙击手位置,在你10点方向高楼顶层,速战速决。)








  Kylian快速调整一下状态,转身冲出了车身阴影冲向对角大楼----“砰砰砰!”一连串子弹如雨下击中偏楼红色的砖墙上,留下冒烟的弹孔。Kylian撬开楼道门直冲顶层,“就这几枪,作为顶尖杀手不可能失手,不想杀我...? 这么快就见面了吗ney......”









   来到顶层楼道门前,Kylian一手紧紧握住冰凉的门把,单手换弹又上膛了克林特M2000。屏气凝神后迅速撞开铁门------










-----回到15分钟前

 



  Neymar接到Piqué远程指示来到这座大楼提前架好了枪,以便守株待兔。听到汽车轰鸣的声音后,他已经全副武装透过狙击镜观察目标----“果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什么错,每天晚上出门以为我不知道?😡骗子!”







Neymar身着一袭黑衣,戴着黑色针织帽,悄然融入巴黎夜色之中的同时,当然不会忘记戴上闪亮的耳钉。是的,他根本不在乎耳钉反光可能带来的危险性,毕竟杀手保持仪态也是头等大事。哦!还要顾及早上总监秘书的身份,一季度的美容不能白做,不是吗?








“haaaa,so cold isn't it?”

(哈啊啊,真冷,不是吗?)



“be concentrated,it's Kylian, he is one of the best killers on the world list.”

(集中注意力,是基里安,他可是在世界最佳杀手榜单上的一员)






苏亚雷斯说到,同时伴随还有子弹出膛的声音。他忙着应付RMA的喽啰们,没时间和平时出任务一样跟ney打趣儿。





“all right, all right.”

“We've been married all this time, and he didn't tell me about it”

(好吧好吧,我们结婚这么久,他都没告诉我这件事)






Neymar有些生气地撇撇嘴,望向狙击镜,

Kylian下车了,似乎在盘算什么。Neymar抓住时机调整了一下呼吸-----






“咻------!”一击子弹直接打废的对方的通讯设备。Neymar总算有心情勾起了嘴角,满是黑色纹身的手离开枪托,捏了捏耳钉,“今天手感还不错,留着玩玩。”








   迅速恢复战斗状态,见Kylian躲在暗处迟迟不动手,Neymar有点急躁,又朝着那辆Zonda的右后视镜开了一枪。






  “别躲了kyky~让我们速战速决呗,回家或许还能在床上好好聊聊不是吗?”Neymar自顾自嘟囔着,完全不考虑全线通讯中的单身队友们。







  5分钟后两人继续僵持,Kylian突然冲出车身后向Neymar所在的大楼跑过来。Neymar趁乱放了几发空枪,又赶紧撤下狙击枪换了把克洛格,换弹同时他发现了对过RMA的无人机。





  “哈!FCB我说过多少次!就是不搞点高科技,光靠人有屁用。(内涵皮克是个废物)”当机立断朝无人机开了两枪,可怜的新科技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坠毁了。



  


  听到楼道里逐渐接近的脚步声,Neymar明白来不及躲了。他翻过隔离栏,跑向楼道门左侧,尝试开门瞬间把人拿下。



-------





很好,现在两位再次见面只在一门之隔。








随着铁门咣当撞在墙壁上,两把手枪同时朝对方打出致命伤害。刀光剑影之间,Kylian疾速进入近战状态,冲向Neymar反手打在对方手腕上把克洛格击飞数几米远;Neymar清楚自己体力完全不能和面前的疯子相较量,快速从大腿束带上抽出一把长匕首,银色刀刃闪过两人眼前,激烈的缠斗依旧在上演。






“唰!刺啦------”刀锋无情没入对方棕色的皮肤,快速涌出鲜红的血液攀上了上衣。



“真狼狈啊,Kylian”






Kylian被Neymar划伤,他后撤两步,满不在乎掀开上衣查看腹肌上的伤势:只不过是一道10cm长的划痕,要是对方再下手重一点可能就要开肠破肚了。





“没事,小伤,ney下手很轻啊,你真爱我不是吗?”




“你骗我。”




Neymar明显不是很满意Kylian的反应,并且对于隐瞒身份这件事他还没消化完,棕绿色的明眸此刻显得咄咄逼人。


“babe,你也没问,你也没说。”


Kylian像是在安抚伴侣,但挑衅的成分更高。






“你的幼稚迟早会害死你。by the way,宝贝大腿上的束带显得你很辣。







“......”Neymar似乎被这句话彻底惹火了,他一言不发,反手转了个花刀,像蓄势待发的美洲豹一般,对着Kylian再次进攻。







Kylian这次也没再给他机会,他以格斗防守的姿势对冲,飞身转向对方身后想来一个扫堂,但是Neymar及时转身让他错失了这个机会。没关系,顶级杀手会在混乱中找到出路---Kylian擒住对方握着匕首的手腕,顺势打飞,又把另一条手臂反钳在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紧紧贴在一起,这么看来姿势有点暧昧。地面银色的光刃反射在Neymar漂亮的脸上,Kylian不顾Neymar在他怀里挣扎,腾出手掰过他的脸,侧头兀自吻上了Neymar饱满的双唇






“唔呜!哈---jerk!(混蛋)放开我!”Neymar不甘示弱,(即使很想说他很享受,但是生气这件事要先解决)尖锐的犬齿直直咬在Kylian的嘴唇上。



“嘶!ney!”Kylian吃痛,离开亲亲老婆的嘴有些不舍,不过看起来老婆还是先要个解释。“听我说!好了好了,我错了!先听我说!”Neymar还想招呼他几个巴掌,无奈手被反钳在对方手中没有施展的空间。





“好吧,你赢了。说说看幼稚的我,哦,或者成熟的Kylian Mbappé先生,怎么才能补偿我们这段关系?”



Neymar泄气一般停下了手,他明白杀手这行有了家庭肩上的担子更重。






Kylian心中一软,“是我失言了,我当然会无限包容你的一切,Je t' aime(我爱你)”感觉到Neymar不再挣扎,Kylian轻轻放开了手把人转过来面向自己,“ney,抱歉我没有挑明我的身份,我只想保护你。没想到我们俩干的是同一行,还好巧不巧在死对头手底下工作。但是现在不是审判时间,我们回家好好聊。目前我接到的消息,是FCB和RMA高层故意搞这一出闹剧想杀死一些高佣金的杀手以获取更高的利益。我们都被骗了,现在才是身处漩涡之中,亲爱的我们能线联手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吗?”



Neymar总算明白皮克反叛加入小组为什么这么迅速了,原来他也是FCB安插在他身边的一枚定时炸弹!也难怪他变成了时尚总监,天天监视他和kyky!那天皮克匆匆忙忙赶回座位上取走的文件就是Kylian的档案!



“F***!Kylian我明白了,还有的问题等下给你解释。我也向你道歉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你先记住,皮克也是杀手,平时只干黑客,至于格斗我还没见过。他和我搭档,而且----他是个叛徒。如果我们离开中途遇到他,给我干掉他。”Kylian看着眼前冷静又热辣的爱人,(貌似自动忽略了皮克,其实已经记上一笔)是他从来没见过过的样子,一时想入非非。Neymar疑惑Kylian为什么不说话,抬头看到对方一脸痴迷地对着自己,心下了然:他主动踮起脚尖向Kylian讨要了一个法式深吻,两个人紧紧地抱住对方似乎要将其揉碎融入在身体里。年下者首先回神,因为自己快擦🔫走火了,再不济也能回家解决需求。年长者也回神,浅浅拍了拍对方的脸做了个表示,就在这时,Neymar听到耳机里传来一个声音:




“NJ9,你完成任务了吗?”原来是皮克。




“嗯哼,来找你啦~”

Neymar握住Kylian的手,晦暗不明地回答了皮克。




两抹黑色的身影又悄然没入夜色之中。而就在不远处的大厦里,皮克站在FCB和RMA众多高层之中望向脚下这座沉睡的城市,思索片刻,任命了一组小队继续执行他的“秘密任务”。





距离巴黎的清晨还有3个小时,看来,这是一场拉锯战。





TBC




*地狱笑话:

1巴黎圣母院曾经被烧🔥

2🇺🇸zongtong 肯尼迪被🔫杀



附赠两位杀手装扮:




海风の清香

  这是果最美的一场了吧😢😢😢

  这是果最美的一场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