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欧风

47751浏览    8434参与
TaoAn暗

第六章 不洁

再次睁开眼,是熟悉的红色天花板[1],屋顶上发霉的痕迹和灰尘四起,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际中,招摇的乌云。我逐渐清醒的意识一时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仿佛那火光满天不过是我的一场梦。火光冲天?眼前的场景模糊不清,再次清晰,我身处赤焰之中,飞扬的火星、倒下的房梁、人们的尖叫都那么深刻,我抬起我的双臂拨开逃窜的人群,倒在了走廊里,另一个「我」逐渐靠近,我看见我手臂上代表Omega的符号逐渐显现,我惊恐地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Omega……Omega!不行!我才是真正的Alpha!我是正统的继承人!假的!都是假的!假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次睁开眼,是熟悉的红色天花板[1],屋顶上发霉的痕迹和灰尘四起,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际中,招摇的乌云。我逐渐清醒的意识一时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仿佛那火光满天不过是我的一场梦。火光冲天?眼前的场景模糊不清,再次清晰,我身处赤焰之中,飞扬的火星、倒下的房梁、人们的尖叫都那么深刻,我抬起我的双臂拨开逃窜的人群,倒在了走廊里,另一个「我」逐渐靠近,我看见我手臂上代表Omega的符号逐渐显现,我惊恐地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Omega……Omega!不行!我才是真正的Alpha!我是正统的继承人!假的!都是假的!假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意识回笼,我躺在冰凉的石床上,恐惧散去后,我环顾四周,带着面具的人企图使用传音术报告我精神力的情况——


       「轰——」


       血雾和肉末飞舞着,溅在我的脸上,平生第一次,我感受到了——也许是传说中的快乐。


———————分割线———————


[1]为什么是红色的呢?就是突然想起《简•爱》中简•爱因为打了表哥们而被关禁闭的屋子有一个红色屋顶~(之后会出现的腾蛇家主嫡子「罗切斯特」也是出于《简•爱》中男主的名字~)

阿墨

恶女姐姐太帅了!!!!今天也是超酷的一天~

恶女姐姐太帅了!!!!今天也是超酷的一天~

琅嬛·箪笥

凯·尼尔森 也有简中的画集

凯·尼尔森 也有简中的画集

TaoAn暗

关于幻境的小脑洞~

[这篇与正文无关,只是一时兴起的脑洞~]

      曼诺罗家族迎来了两个新生儿,他们是双胞胎,可是不幸,双胞胎中的长子夭折了,公爵夫人非常悲痛,终日以泪洗面,月子里哭坏了身子,终身无法再育。为了防止睹物思人,夫人总是疏远幼子。久而久之,府中的下人也不甚重视这个幼子,孤单寂寞的小曼诺罗只能和自己玩,整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有一天,依旧独自玩耍的小曼诺罗突然有了玩伴。他的玩伴看不见摸不着,但他知道他一直都在,无论洗......

[这篇与正文无关,只是一时兴起的脑洞~]

      曼诺罗家族迎来了两个新生儿,他们是双胞胎,可是不幸,双胞胎中的长子夭折了,公爵夫人非常悲痛,终日以泪洗面,月子里哭坏了身子,终身无法再育。为了防止睹物思人,夫人总是疏远幼子。久而久之,府中的下人也不甚重视这个幼子,孤单寂寞的小曼诺罗只能和自己玩,整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有一天,依旧独自玩耍的小曼诺罗突然有了玩伴。他的玩伴看不见摸不着,但他知道他一直都在,无论洗澡吃饭还是玩耍,他都在,甚至睡觉时也在。




        小曼诺罗给玩伴起了名字——




「我叫奥斯顿,你,就叫奥德里奇吧。」





                           「好。」

TaoAn暗
吼吼吼٩( 'ω' )و 曼诺...

吼吼吼٩( 'ω' )و 曼诺罗家族的族徽~热乎的,刚出炉~

吼吼吼٩( 'ω' )و 曼诺罗家族的族徽~热乎的,刚出炉~

五句话

家人们,咱们就是说这个女主超级美好不好!!!我太爱了啊啊啊啊!!!咱们就是说真的很想试试女主调的香水啊!看完我只想美女姐姐我可以!!!!!

家人们,咱们就是说这个女主超级美好不好!!!我太爱了啊啊啊啊!!!咱们就是说真的很想试试女主调的香水啊!看完我只想美女姐姐我可以!!!!!

TaoAn暗

第五章 沤珠[1]

        似乎那火光冲天真的只是我的梦,不然这眼前的玉盘珍馐[2]又如何解释呢?不过也不能这么说,自我出生起,我应该是从没吃过这种好东西吧。呵,多讽刺啊,傲慢的曼诺罗的二公子,活得竟还不如一个平民。

       「令人怜爱的洋娃娃啊,快些吃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有更好玩的呢~」

       又是那个男人,他身上总给我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的声音粘腻,好似潜游在......

        似乎那火光冲天真的只是我的梦,不然这眼前的玉盘珍馐[2]又如何解释呢?不过也不能这么说,自我出生起,我应该是从没吃过这种好东西吧。呵,多讽刺啊,傲慢的曼诺罗的二公子,活得竟还不如一个平民。

       「令人怜爱的洋娃娃啊,快些吃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有更好玩的呢~」

       又是那个男人,他身上总给我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的声音粘腻,好似潜游在水中的黑蛇冒出了湿漉漉的头,吐着信子,用金黄的的双眸盯着我,贪婪地窥探着我,不,或许是我们。

       幸好,他只是停留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我抬眸看了看我的哥哥,他亦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慢条斯理地吃着眼前的佳肴,无一不透露着他良好的教养和高贵的气质,相比之下,我就像穿着华贵服饰的野犬,不伦不类。

       吃完饭,佣人领着我们来到了一扇精致地雕刻着花纹的红木门之后就走了。镀金的门把手旋转,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洁白的双人床,床帐上是精美的镂花和刺绣,垂下来的流苏在月光下闪着磷光,床的周围散落着洁白的羽毛。这一切,仿佛是专门为奔波的天使准备的,而此刻,飞累了的「天使」,是我们。

       躺在我从未感受过的柔软上,我们背对着彼此,各怀心事。

此刻,继承者之间的争夺已经拉开了帷幕。我们都清楚,这场变故是除掉对方的最好时机。无论是谁,只要能活着回到曼诺罗,谁就是家主,Alpha还是Omega都无所谓,甚至活着回来的究竟是不是奥德里奇都无所谓,反正没有人能够区分究竟谁是「奥德里奇」谁是「奥斯顿」,只要能活着回去,就一定是「奥德里奇」。[3]

———————分割线———————

[1]出自沤珠槿艳[ōu zhū jǐn yàn],汉语成语,意思是比喻短暂的幻景。出自《唐阙史·韦进士见亡妓》。

出处《唐阙史·韦进士见亡妓》:“任生曰:‘某非猎食者,哀君情切,因来奉救。沤珠槿艳,不必多怀。’”

【近义词】: 沤沫槿艳

沤珠,水泡。(沤,也单指水泡)

槿,木槿花,鲜艳而易凋谢。

[2]出自李白的《行路难•其一》: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羞,通“馐”,美味的食物。(人教版高一上的课文啊,敲黑板敲黑板)

[3]因为一个家族是不能没有家主的,而奥德里奇在世人眼中就是曼诺罗家族最合适的继承者:正统的人鱼族、S级精神力的Alpha、被上任家主昭告天下的合法继承人。即使回来的不是奥德里奇,他也一定得是「奥德里奇」。


TaoAn暗

第四章 意外

       自从我出生之日起,上帝第一次站在了我这一边。

        躲在暗处的猎杀者如满天飞舞的乌鸦羽毛纷涌而至,我们只能像野兔一样四处逃窜,猎杀者如同天罗地网一样将我们重重包围。当我的脸被猎杀者踩在脚下的时候,他手上的毛巾捂住了我的口鼻,一丝甜腻。

        毫不意外地,我们被掳走了。令人沉醉的迷药为我们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梦里火光冲天,烧毁了缠绕......

       自从我出生之日起,上帝第一次站在了我这一边。

        躲在暗处的猎杀者如满天飞舞的乌鸦羽毛纷涌而至,我们只能像野兔一样四处逃窜,猎杀者如同天罗地网一样将我们重重包围。当我的脸被猎杀者踩在脚下的时候,他手上的毛巾捂住了我的口鼻,一丝甜腻。

        毫不意外地,我们被掳走了。令人沉醉的迷药为我们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梦里火光冲天,烧毁了缠绕着我的荆棘和他梦寐以求的宝座。

       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华丽的牢笼里了,聚光灯下一群戴着面具、着装纷繁的人对我们指指点点、杂声讨论。锤音响起,喧哗之中开出了寂静的花——

        「人鱼族中高贵的曼诺罗!尤其美丽的双生嫡系继承者,一A一O!起拍价——」

       「一个亿!金币!」

        满座哗然{天哪,真的是曼诺罗啊!瞧他们粉红的发丝和双眸!真的是比粉钻还要闪耀,玩起来一定很不错~}{我的上帝啊,一个亿!还是金币!不过如果是曼诺罗的话,别说是一个亿,十个亿我都愿意!}{哈哈哈,高傲的曼诺罗竟然在这里卑微地等待着主人的挑选!}

「一亿五千万!」「一亿八千万!」「两亿!」「两亿两千万!」「三亿」「五亿!」「十亿!」

         ……


        「一百亿。」



        又是一片寂静,一个戴着银质鎏金面具的男人举起了牌子,他平淡的语气仿佛这一百亿不过是一张纸,轻飘飘,毫不在意。

       「一百亿一次!一百亿两次!还有没有!一百亿三次!」

        「成交!」

        一锤定音。

        那些还没有缓过神的权贵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拍下了作为压轴的我们,幕布落下,聚光灯暗淡了下来,这场滑稽的拍卖会结束了。

       我们被粗暴地拉出笼子,跪在那个男人面前。

「温柔一点,这是我的玩具,可别弄坏了,纯血人鱼——可是很珍贵的。」

       「是。」

        他离开了,随手丢给那个仆人一个金币。

       我们被清洗干净、换上华丽的服饰,这华丽繁复的服饰啊,那精致的程度从未在我过往的人生中出现过。

TaoAn暗

第一章 回忆

       人到暮年,总爱回忆年轻时的经历,许是我老了,竟也开始回首我那充斥着冷漠和复仇的岁月,又或许我本来就是错的,本不该降生于世间,但那有什么区别呢?死/去的人已经无法追究,那些事情之下,只有我一个人活着,背负着那些罪恶,活着。

———————分割线———————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据说那一天,池塘里的鲤鱼欢快地吐着泡泡,微风拂过榆树的叶子,鸟儿雀跃地歌唱,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却也是我不幸的开端。...


       人到暮年,总爱回忆年轻时的经历,许是我老了,竟也开始回首我那充斥着冷漠和复仇的岁月,又或许我本来就是错的,本不该降生于世间,但那有什么区别呢?死/去的人已经无法追究,那些事情之下,只有我一个人活着,背负着那些罪恶,活着。

———————分割线———————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据说那一天,池塘里的鲤鱼欢快地吐着泡泡,微风拂过榆树的叶子,鸟儿雀跃地歌唱,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却也是我不幸的开端。

      那一天降生的,不仅仅有我,还有我的双胞胎哥哥,奥德里奇。

      我们长的很像,佣人们常说我们仿佛是照镜子一般,就连父母也不能分辨出我们两个,而这也是我不幸的源泉。哪怕我和他有一点细微的差别能够区分我俩,我的人生,也许就会不一样吧。

      等对新生儿的热情逐渐散去,奥德里奇是爵位继承者的事情也逐渐得到重视,而与哥哥长得一般无二的我,成为了哥哥继承爵位的最大障碍[1]。而我存活至今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人鱼族分化为Alpha的概率太低,而帝国宪法规定只有Alpha有继承爵位的权力罢了。从始至终,我都活在名为奥德里奇的阴影里。

      为了培养奥德里奇成为合格的继承者,我和他早早地被分给了不同的人照料,因此宅邸里的流言就如同漫天大火一般弥漫在空中,我成为了平息流言的弃子,父母、佣人对我的态度也从冷漠变成了厌恶,厌恶我是继承人的污点,是继承人的绊脚石,是继承人在继承爵位时最大的阻碍。

       只有奥德里奇没有这么想,他总把他的蛋糕分我一半,总在结束了培养继承人的课程之后磨平我的孤单,奥德里奇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好得令人艳羡,好得令人嫉妒,而我,恨他,我不幸的原因全是因为他,因为他是我的哥哥,因为我比他晚出生几分钟,因为他和我长得一摸一样,我的脖子上永远悬着一把名为奥德里奇的刀,即使这把刀镶着钻石、鎏着黄金,即使这把刀贴着我的脸说会保护我,但依旧无法掩盖这把刀随时都可能夺走我生命的事实。

       我至今仍旧庆幸那天的大火把宅邸烧得精光,我依旧庆幸那些人们将家族灭了门,血洗了那个赠予我冷漠和厌恶的家族——

                   曼诺罗家族。

                                奥斯顿•曼诺罗

                                  1741年10月12日

———————分割线———————

[1]由于古代是没有像虹膜识别或者是指纹识别这种对在生理上无法改造的特征进行识别的技术,所以为了巩固正统继承者的权势,也为了防止有心人加以利用,与正统继承者长相一致的双胞胎会在初生时被处/死。

TaoAn暗

关于奥德里奇这个角色

作为男主的孪生哥哥,其实一开始对弟弟是全心全意的好,只是由于周遭环境对奥斯顿的态度冷淡甚至是厌恶的,他多少有些被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从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丢丢看不起奥斯顿。后来在培养继承者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弟弟对他的威胁和价值,并利用奥斯顿(比如掩盖自己是OMEGA),对奥斯顿即使没有直接羞辱也是导致奥斯顿在府邸活得十分艰难的帮凶。


[可以说在《奥斯顿的复仇》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纯善之人,包括后来的瑞吉儿也是希望攀上曼诺罗的家主来让自己有机会接近权贵,来培养自己的势力(小声BB:其实由于黑执事中伊丽莎白这个角色我真的对贵族的未婚妻这种东西没一点好感😅)]

作为男主的孪生哥哥,其实一开始对弟弟是全心全意的好,只是由于周遭环境对奥斯顿的态度冷淡甚至是厌恶的,他多少有些被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从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丢丢看不起奥斯顿。后来在培养继承者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弟弟对他的威胁和价值,并利用奥斯顿(比如掩盖自己是OMEGA),对奥斯顿即使没有直接羞辱也是导致奥斯顿在府邸活得十分艰难的帮凶。



[可以说在《奥斯顿的复仇》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纯善之人,包括后来的瑞吉儿也是希望攀上曼诺罗的家主来让自己有机会接近权贵,来培养自己的势力(小声BB:其实由于黑执事中伊丽莎白这个角色我真的对贵族的未婚妻这种东西没一点好感😅)]

TaoAn暗

第三章 覆灭

        好奇我为什么在乎哥哥?呵,不过是众目睽睽之下死亡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吧。

        一走神,再抬眼,火光冲天,像极了傍晚的落霞,那么娇艳动人。我带着惊恐的神色冲进宅邸,在滚滚浓烟之中找到了那个灰头土脸的「我」,他倒在走廊上,我背起他,躲开了在宅邸附近游荡的纵火者,拼命地逃离曼诺罗家族的领地。

        当...

        好奇我为什么在乎哥哥?呵,不过是众目睽睽之下死亡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吧。

        一走神,再抬眼,火光冲天,像极了傍晚的落霞,那么娇艳动人。我带着惊恐的神色冲进宅邸,在滚滚浓烟之中找到了那个灰头土脸的「我」,他倒在走廊上,我背起他,躲开了在宅邸附近游荡的纵火者,拼命地逃离曼诺罗家族的领地。

        当我再停下来时,已是两天后的清晨。借着露水洗净脸上的碳灰的我,咳出一片殷红。

        「果然对于刚分化的Alpha来说,这样的运动量还是太大了吧……」

        我的动静唤醒了奥德里奇,一片猩红入目,他有些惊讶,眼神里接着是心疼、惭愧,他抚着我的手说对不起。

        心疼?对不起?我心中不禁冷笑。那些罪恶的源头全部都是你!你怎会不知?眼神纯净如跪乳的羔羊的哥哥啊!我不会杀你的,至少不会亲手杀害你……

        我们一路向着西北方向走着,去往螣蛇族[1]沃尔森家族的领地。

       一路上,没有追杀没有暗算,一切就好像偷偷跑出家门远足一样,充满春天甜腻的美好,就和那天一样,溪流里的鱼苗悄悄地吐了两个泡泡,微风拂过桑树[2]的叶子,乌鸦[3]安静地整理着翎羽。我依旧大摇大摆地赶着路,仿佛不知道暗处虎视眈眈的人们:请务必让我们遇上些意外吧,安然无恙地抵达沃尔森庄园的,只能是我。


———————分割线———————

[1]腾蛇,一名“螣蛇”,也叫飞蛇,是一种会腾云驾雾的蛇。这里呢就是想表达会飞的蛇的意思~

[2]桑树的「桑」谐音「丧」

[3]乌鸦因为其食腐的缘故常徘徊于陵墓上空,无论是在中方还是西方文化中,乌鸦都有不祥的寓意。(不过有意思的是,在《国家宝藏》上有一件文物是辛追墓T形帛画中的太阳上画有乌鸦,据专家考证,古代将在太阳上观测到的太阳黑子称为“金乌”)

TaoAn暗

第二章 调换

       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照料,我艰难地活到了十二岁[1]。这期间遭受的毒打、谩骂、侮辱和污蔑,我无人倾诉,只能独自一人承受。无数个夜晚里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在回忆起那些人对我的看法,恐怕死了才随了他们的意,我怀着这样的信念活着,忍辱负重地活着,也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复仇的机会。

        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屋中弥漫的灰尘上透出丁达尔效应[2]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左手腕上的刺痛感和灼烧感让我睡意全无。...


       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照料,我艰难地活到了十二岁[1]。这期间遭受的毒打、谩骂、侮辱和污蔑,我无人倾诉,只能独自一人承受。无数个夜晚里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在回忆起那些人对我的看法,恐怕死了才随了他们的意,我怀着这样的信念活着,忍辱负重地活着,也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复仇的机会。

        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屋中弥漫的灰尘上透出丁达尔效应[2]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左手腕上的刺痛感和灼烧感让我睡意全无。

        「分化了……么?」

        浑身无力,我抬起手臂——

                  Alpha。

        按照帝国的律法,我作为Alpha是有继承权的……但那又如何?我亲爱的哥哥啊,真希望你是无用的Omega。

       多嘴的女佣永远是最好的合作伙伴,至少在打听消息方面是的。为我检查分化结果的女佣和医生走了,我的奥德里奇,不愧是我的双胞胎哥哥,也在昨晚分化了,不过……是Omega。该说天助我也么?不过还是静观其变吧。

        果不其然,我是「Omega」。我亲爱的奥德里奇啊,恭喜你,是「Alpha」呢。

        家主下令清理了府上的大部分佣人,又换了一批新人来。清理?说得真好,恐怕是连带着灵魂一起清理掉了吧。看来家主也默许了这样的「OA转换」呢,哼,真愚蠢啊。

        庆祝奥德里奇分化为Alfha的宴会自然没有我的份,徘徊在后花园的温室里,我看到了和我一样徘徊的人。不过他们鬼鬼祟祟,缠绕在宅邸的周围。他们要对这个宅邸里的人们做什么我都无所谓,烧杀抢夺,反正都不是我在乎的人,我也没有在乎的人——我只在乎我Omega的哥哥罢了。

———————分割线———————

[1]大家学生物都知道十二岁到十四岁是步入青春期的年纪,所以在这个世界观里ABO分化就是在这段时期里发生的~

[2]问化学老师,我相信ta会很乐意为你解答的~

TaoAn暗

发个脑洞

Alston Manolo  奥斯顿•曼诺罗  伪O实A,S级精神力

(Alston, 奥斯顿 英国, 出身高贵的人。)

曼诺罗家族是纯正的人鱼族,奥斯顿是

曼诺罗公爵的次子,拥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咱也不知道为啥写oc的时候想到了某位少爷)。因为是次子,所以在公爵附上的每一个人都不关心他,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奥斯顿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形成了表面软弱、实则睚眦必报的性格。

同时,自恃为高贵的人鱼族的曼诺罗家族因为对其他家族轻蔑、不屑的态度而树敌无数。曼诺罗家族在众多仇家联手下灭门,在一众佣人的保护下二位少爷免于死......

Alston Manolo  奥斯顿•曼诺罗  伪O实A,S级精神力

(Alston, 奥斯顿 英国, 出身高贵的人。)

曼诺罗家族是纯正的人鱼族,奥斯顿是

曼诺罗公爵的次子,拥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咱也不知道为啥写oc的时候想到了某位少爷)。因为是次子,所以在公爵附上的每一个人都不关心他,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奥斯顿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形成了表面软弱、实则睚眦必报的性格。

同时,自恃为高贵的人鱼族的曼诺罗家族因为对其他家族轻蔑、不屑的态度而树敌无数。曼诺罗家族在众多仇家联手下灭门,在一众佣人的保护下二位少爷免于死难,却在投奔嫁给腾蛇族的姑姑的途中被一些没有在明面上参与灭门的仇家抓获,仇家将OMEGA的哥哥作为玩物而虐~杀,将ALPHA的奥斯顿用于研究(柔弱的人鱼族多数为OMEGA,极少能成为ALPHA,所以为了延续曼诺罗家族,家主必须为ALPHA,而兄弟俩是在逃亡前夕分化的,哥哥的乳母调换了检测结果,曼诺罗家族的家臣知道调换后的结果),奥斯顿用精神力扰乱实验员的注意力并趁研究设备因操作失误故障时出逃,并炸毁实验室。

回到曼诺罗家族后,顶替了哥哥的身份,在姑姑和螣蛇族家主的支持下成为新任家主。而奥斯顿并没有安于现状,用自己一半的寿命作为代价召唤了恶灵帮他查出灭门的始作俑者,并进行复仇。

Aldrich Manolo奥德里奇•曼诺罗 

 伪A实O,B级精神力,奥斯顿的双胞胎哥哥(奥德里奇:英明的统治者)

Rachel Gardner 瑞吉儿•加德纳  OMEGA  A级精神力     奥德里奇的未婚妻,曼诺罗家族的远房亲戚(为保障血统纯正,曼诺罗家族总是从没落的旁系中选择祖上三代都是人鱼族的OMEGA作为家主的未婚妻进行培养);(加德纳是瑞吉儿曾祖父行姓氏。瑞吉儿的曾曾祖母是曼诺罗家族正统的二小姐,因执意与她的一位树妖侍卫结婚而被逐出曼诺罗家族,后因瑞吉儿的祖父有功又重新回归曼诺罗家族,上了曼诺罗家族的家谱,被认可其人鱼血统)由于曾曾祖父的树妖血统,瑞吉儿有操控植物的能力   

瑞吉儿后来在得知奥斯顿并非奥德里奇后以为自己被存心羞辱(讽刺的是,本应该成为奥德里奇最亲近的人的瑞吉儿不仅没有分辨出他俩,而且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奥德里奇的死感到惋惜)与奥斯顿反目成仇并解除婚约,投靠优利卡。在优利卡死后罗切斯特铲除残余势力时杀~死。

    

Ulrica Volsung 优利卡•沃尔森 ALPHA,S级精神力,腾蛇家主,双胞胎兄弟的姑父

volsung(沃尔森)——翻译:匈奴的统治者。

狼王——(优利卡)

在曼诺罗家族灭门之前已经得到消息,但并不确定(即使确定了螣蛇族还是非常乐意渔翁得利的),出于愧疚(至少家主是这么说的)扶持奥斯顿上位,企图借此架空奥斯顿的家主权力,吞并曼诺罗家族,后被算计致死。

Felicia Volsung   菲莉茜雅•沃尔森 OMEGA,双胞胎的姑姑,螣蛇家主的夫人,D级精神力

由于精神力较弱而不受丈夫待见,育有一子叫罗切斯特(Rochester),因不满意丈夫的冷漠和婚内出轨,暗中帮助奥斯顿重建曼诺罗家族,企图通过增强母族势力拉拢丈夫的心,帮助罗切斯特打败优利卡与情妇们所生的四个庶子,取得螣蛇族的继承权(最好在结束之后把优利卡杀害)

幸——Felicia(菲莉茜雅)

Rochester Volsung 罗切斯特•沃尔森 ALPHA ,A级精神力,(后吞噬掉父亲优利卡的灵魂后成为S级)双胞胎的表哥优利卡和菲莉茜雅的儿子

看似单纯实则在夺权之争中扮猪吃老虎,成为最后的赢家,且在知道奥斯顿为ALPHA 之前爱慕奥斯顿,在奥斯顿与瑞吉儿解除婚约后杀~死瑞吉儿。

总结:无恋爱情节,顶多有罗切斯特的一些内心戏;最后活下来的是曼诺罗家族新任公爵奥斯顿、姑姑菲莉茜雅和螣蛇族新任家主罗切斯特

向尔

不过,如果我说,我一点都不后悔的话,大人,会生气吗?

不过,如果我说,我一点都不后悔的话,大人,会生气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