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欲望号街车

410浏览    7参与
Scarlett

迷茫的姑娘,

自以为失去了世间挚爱,

而后一世浮沉。


着急寻找救生筏,

自以为能够一劳永逸,

永远躲在温暖避风港。


但是你能确保,

你能丢弃你的骄傲吗?

迷茫的姑娘,

自以为失去了世间挚爱,

而后一世浮沉。


着急寻找救生筏,

自以为能够一劳永逸,

永远躲在温暖避风港。


但是你能确保,

你能丢弃你的骄傲吗?

雲绯

【影评】《欲望号街车》的布兰奇:悲剧版的“斯佳丽·奥哈拉”

《欲望号街车》是好莱坞著名影星费雯·丽除了经典巨片《乱世佳人》外另一部让她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精彩电影。与此同时,《欲望号街车》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最佳男配角奖、最佳艺术指导奖。

《欲望号街车》的巨大成功,很大的程度归功于女主角布兰奇的扮演者费雯·丽。在此之前,美丽的费雯·丽给公众挥之不去的印象就是《乱世佳人》中那个坚强不屈、美丽动人的经典形象斯佳丽·奥哈拉。那个时候的费雯·丽正值风华正茂的妙龄,美丽处于人生的巅峰。而《欲望号街车》的女主角布兰奇却是一个芳华不再、神经兮兮的迟暮美人。费雯·丽这时候美...

《欲望号街车》是好莱坞著名影星费雯·丽除了经典巨片《乱世佳人》外另一部让她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精彩电影。与此同时,《欲望号街车》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最佳男配角奖、最佳艺术指导奖。

《欲望号街车》的巨大成功,很大的程度归功于女主角布兰奇的扮演者费雯·丽。在此之前,美丽的费雯·丽给公众挥之不去的印象就是《乱世佳人》中那个坚强不屈、美丽动人的经典形象斯佳丽·奥哈拉。那个时候的费雯·丽正值风华正茂的妙龄,美丽处于人生的巅峰。而《欲望号街车》的女主角布兰奇却是一个芳华不再、神经兮兮的迟暮美人。费雯·丽这时候美貌正在消减,年龄也在增长,事业和婚姻都在走下坡路,精神也出现问题。因此她所扮演的斯佳丽和布兰奇某种角度上可以说都是不同状态下的费雯·丽自己。这两个经典角色前后的反差给予观众极深的印象,因此都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乱世佳人》的斯佳丽与《欲望号街车》的布兰奇 

布兰奇和斯佳丽一样,出身于富裕的种植园主家庭。但她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斯佳丽在战火毁掉自己的家业和亲人后能够昂首面对,不像其他人那样每日怀念过去的美好生活,而是把精力都投入到对新生活的追求中。

但是布兰奇在经历失去田产、丈夫自杀等悲剧之后,她却没能站起来。布兰奇自始至终都沉浸在文艺女青年对过去有教养、有财产的上等生活习惯中。布兰奇年纪大了,能看出她曾经很美丽,但是年华已经飞快流逝,她的精神状态让她的青春溜得比时间还快。


布兰奇与斯黛拉 

失去田产又因行为不端被从教的学校开除后,一无所有的布兰奇来投奔妹妹斯黛拉。布兰奇的衣着看上去很做作,过于娇柔女性化以及廉价。她与妹妹所在的社会下层街区的环境格格不入,在这里没人欣赏她的“优雅”,反而觉得她是个想入非非的疯女人。

寄人篱下的日子永远是不好过,在妹妹妹夫所租住的狭窄公寓里,布兰奇与她眼里一无是处的妹夫斯坦利·科尔瓦斯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日子对文艺女青年布兰奇以及粗犷痞气的斯坦利来说都是可怕的折磨。


布兰奇刚到妹妹家,她的箱子就被妹夫斯坦利翻了个底朝天。布兰奇有很多衣服首饰,但基本上都是花里胡哨的廉价货。斯坦利对这位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有喜欢打小报告的姨姐十分厌恶,更何况他认为布兰奇失掉了自己妻子在娘家的财产已经给自己造成了损失。

这样的穷亲戚寄人篱下,双方彼此都不了解也不想了解,矛盾与冲突必然加剧。

面对困境的时候,斯佳丽从没想过求人。她宁愿自己去给瑞特·巴特勒——她眼里的这个流氓做情妇骗钱也不愿意求人养活。但是布兰奇除了妹妹家根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即使她和妹夫处得很不痛快也别无他法,甚至斯坦利亲自买了返程车票赶布兰奇走她也只有哭的份。

可怜的女人,尤其是在费雯·丽这样身世多舛的传奇女星来饰演更具入木三分的感染力。



布兰奇花里胡哨的衣服和装饰品越多,打扮得越像个女王,反而她越显得廉价,尤其是黑白电影中金发女郎更容易显老的情况下。她内心知道自己一无所有,只能尽力抓住已经老去的年华,躲在朦胧的灯影下过着自欺欺人、以为自己还美丽的虚假生活。她仍想做自己幻想中的淑女,于是把自己打扮成贞洁圣女。但是每次她沉醉在这种幻想中时,妹夫斯坦利总要跳出来揭穿她,揭露她想刻意遗忘的过去的不检点丑事,提醒她那些所谓的情书、求爱电报、旅行邀请、绅士的情夫都是布兰奇神经错乱的大脑中幻想出来的。


斯佳丽·奥哈拉是脚踏实地、年轻而坚强的女人。而半老徐娘的布兰奇正是一个一贫如洗、软弱无能的“斯佳丽”。如果斯佳丽·奥哈拉在遭遇不幸后没有勇敢对抗命运,那么《欲望号街车》的布兰奇就是未来的斯佳丽。


斯佳丽在男人面前卖弄风情的时候流露出的是强大与自信,哪怕在老谋深算的瑞特·巴特勒面前也是一样。


而布兰奇·杜波依斯在年轻凶悍的妹夫面前故伎重演却不好用,她骨子里的懦弱、胆怯与自卑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


扮演两个身世如此相似,结局却大相径庭的角色,十分考验费雯·丽的美貌与演技,她的表演十分成功且给人印象深刻。奥斯卡小金人当之无愧。

扮演布兰奇妹夫斯坦利的马龙·白兰度也因此片一举成名,他的年轻性感以及凶悍痞相都展现得淋漓尽致。甚至连马龙·白兰度自己都对所扮演的斯坦利厌恶至极,因为“斯坦利”在费雯·丽面前简直就是一头野兽。




马龙·白兰度与费雯·丽的这次合作十分成功,饰演斯黛拉和米奇的演员也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和男配角奖。

《欲望号街车》是好莱坞黑白电影中的经典巨片,是每个费雯·丽和马龙·白兰度粉丝必看的电影杰作。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死便埋我

弱者的挽歌

昨天把本福的话剧《欲望号街车》刷了一遍,觉得不写个长评睡不着……这个剧本实在太丰富太经典了,所以我得开个重开一篇来专门写个评。会很长,没有兴趣的话可以不用看。

首先声明,我没有看过话剧版之外的其他版本,对剧情也一无所知,基本上是在一张白纸的状态下观剧的……想必既无知又直观,不过在此略微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剧情大致是这样的:原本是美国南方贵族的女主Blanche某天突然来到妹妹Stella的住处寻求庇护,因为她家原本有个大庄园,但在世事变迁中逐渐失去了,家里人也死的死散的散,Blanche除了精致的外表小资的情调之外一贫如洗,基本上怀着钓金龟婿的想法投奔妹妹,却陷入了底层人民的生活中无法自...

昨天把本福的话剧《欲望号街车》刷了一遍,觉得不写个长评睡不着……这个剧本实在太丰富太经典了,所以我得开个重开一篇来专门写个评。会很长,没有兴趣的话可以不用看。

首先声明,我没有看过话剧版之外的其他版本,对剧情也一无所知,基本上是在一张白纸的状态下观剧的……想必既无知又直观,不过在此略微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剧情大致是这样的:原本是美国南方贵族的女主Blanche某天突然来到妹妹Stella的住处寻求庇护,因为她家原本有个大庄园,但在世事变迁中逐渐失去了,家里人也死的死散的散,Blanche除了精致的外表小资的情调之外一贫如洗,基本上怀着钓金龟婿的想法投奔妹妹,却陷入了底层人民的生活中无法自救。在寄住的过程中Blanche与妹夫Stanley因为全方位的不合产生了诸多矛盾,同时又与Stanley的朋友Mitchell谈起了恋爱,她本来以为Mitchell会是来之不易的归宿,谁知她过去的丑闻和谎言被人戳穿,破灭了婚姻的希望。最终本剧在Blanche与Stanley的对峙中赢来高潮,Blanche在身心的重重压力之下彻底崩溃,疯掉了。

我看这个剧的角度比较女性主义,最先注意到就是Blanche与Stella两姐妹截然不同的性格和生活方式。她们都出身良好,曾有过物质与精神皆富足的童年时代,但Blanche无法摆脱美好的过往,在家族衰落与爱人死亡之后完全承受不了打击,精神从那时开始就有些问题。由于经济拮据她不得不自降身份,与社会阶层远不如她的人群交往,又因为心灵的空虚而不断投入不同男人的怀抱,但可想而知她没有遇到什么好人,于是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一再被伤害……性格纠结成了两个极端:一方面极度恐惧青春流逝,花很多精力掩饰自己的年龄和逐渐衰老的面孔,用浮华的东西装饰自己,另一方面她又清楚地知道外表不过是虚荣,知道自己的心灵本该比外表美得多,知道那颗细腻纤细又善感的心是无价之宝,知道自己本是有价值的人。

可是那都没有用,因为她的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是掌握在男人的手里。在现实生活中,她的所有美好品质都成了弱点,她对美与艺术的追求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是如此巨大,形成了她习惯于说谎的虚伪人格。

Blanche是家道中落的贵族小姐,但Stella却已经完全融入了另一种生活,完全看不出来旧日的痕迹。她嫁了波兰人Stanley,说是喜欢Stanley骨子里那种狂暴感,觉得很刺激,这俩人好的时候可以整天腻在一起,糟糕的时候又会因为小事大打出手。Stella很自觉地当起家庭主妇,在夫妻生活中各种妥协,甚至乐在其中。

但是Blanche看到亲爱的妹妹生活在一堆野兽般的臭男人中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跟Stanley那种类人猿在一起简直是自甘堕落嘛!但Stella却不这么想,她很爱Stanley而且觉得那样的生活也并非不能忍受(即便被家暴也只是哭了一会后就马上回心转意了)……反而Blanche没有婚姻作为经济来源,精神也很不稳定,比起她这种甘于过小日子的其实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两姐妹各自处在不同的悲惨境遇中,却又奇妙地同情着(看不起)对方。虽然也深知自己的痛苦,可是似乎对他人的痛苦更加敏感。Blanche的悲剧命运其实早已注定,但她从未放弃挣扎,总想着找到一个好男人当长期饭票,看到Stella被打之后也很真诚地劝妹妹脱离这种生活……

然而脱离之后能去哪里呢?

Stella知道除了安于现状之外别无未来,所以也就不做无谓的梦想,甚至可以说她用无知与爱情麻痹着自己,所以才能一直快乐,即使家乡的产业丢光了也乐不思蜀。

Blanche相反,她是哀莫大于心不死,结果越是挣扎陷得越深。

然后来说说Stanley,这是Blanche现实中的死敌,戏剧上的绝配,他俩一旦独处一室,那能量场都要爆掉了,撇开舞台和表演不谈光是台本就有这样的能量。Stanley的个性与经历基本上与Blanche全方位相反,他是出身低微的退役军人,举止粗鲁毫无品味,还有暴力倾向,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只诚实于欲望的残忍野兽。他对Blanche细致的讲究和过去坎坷的经历不屑一顾,对她的伪装也是一眼看穿,于是这两人注定了会互相讨厌,再加上财产纠纷和Stella夹在中间,慢慢就变成了不共戴天。

Blanche对Stanley也看得很清楚,她对妹妹评价道“跟Stanley好好相处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跟他上床,但那是你做的事不是我做的事。”有句话也说没有什么矛盾是啪啪啪不能解决的,虽然我不认同“解决”二字,但啪啪啪真的是把B/S矛盾推向高潮的最好方式。

可是就在这个地方处理有点奇怪,我本以为会是狂风暴雨的节奏,是Blanche将疯未疯濒临崩溃,是Stanley逾越底线彻底放飞……可是结果好安静,大家都知道是强奸结果弄得好像是迷奸。(我的意思不是我喜欢看强奸,而是我觉得这种方式才符合戏剧逻辑)

我不太明白为啥这么重要的一场戏连个脸部近镜头都木有,是我理解有问题吗?

之后的事情就没啥好说了,Blanche精神失常被医生接走了,其余的人继续那可怕又无望又毫无自觉的生活,女人继续哭喊,男人继续打牌,欲望号街车又隆隆开过。

之所以标题叫弱者的挽歌,是因为我看这出戏时最大的感受不是“欲望”的表现,而是:弱者奋力挣扎却死活无法摆脱命运圈套的悲剧,把弱者二字换成女性也可。Blanche是个弱者,是个loser,经济不独立心灵不强大,只有一身快迟暮的美貌和少许没用的文艺知识。故事说的就是,一个弱者如果没有运气遇到强大的好人,会遭遇怎样的悲惨。

有很多文艺作品,都在表现弱者的挣扎,因为弱者是世间大部分人的常态,实在太有表现的价值了。


剧情讲完于是来说说表演,我只是围观人士,除了个人观点之外别无其他。Gillian Anderson很厉害,肢体动作和语言非常有塑造力,出场的第一个特写镜头就让人感觉这女人一定有哪里不正常,口音和口癖也都很特殊,既有装娇弱的婊气,也有真神经质的喘气,虽然有人评价说用力过度,我以为这不是问题,Blanche不就是个活得用力过度的人吗?演员给人一种“演得很累”的感觉,是因为Blanche本来就很累且一直在演啊。

然后是本福……我觉得他既适合又不太适合Stanley这个角色,贴的地方在于他那种爆发力和狂暴感,而不贴的地方是,他还不够兽性。本福给人的感觉很边缘,意思类似于“我抽烟喝酒纹身但是个好女孩”,狂暴中良心未泯,总有一丝少年般的敏感脆弱在里面(就算剧情不给机会也还是会流露),虽然暴力起来是很像野兽,但并不是真的野兽。好在他演得很自然无所拘束,即使跟预想有点偏差其实也无所谓。

也有很多人吐槽这个Stanley不够帅。跟马龙·白兰度比起来那是当然的了,Gillian也没有费雯丽漂亮不是?本福的确不帅,我看到他第一眼起就觉得脸有硬伤,没错我的糟糕习惯就是看到银幕/舞台上的人会自动分析他/她的脸部结构,长得没硬伤的人寥寥可数。

所以我也就不要求个个都好看到那个地步,本来就是很难得的事情嘛。

不过,既然这么多版本都仿佛无法超越1951的黑白电影,我觉得也很有必要去学习一下,毕竟颜值是不会骗人的啊~


wiku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http://www.douban.com/location/drama/20277602/#version-6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http://www.douban.com/location/drama/20277602/#version-6

Ghost_LC

马龙·白兰《欲望号街车》(Marlon Brando --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1951) 剧照

马龙·白兰《欲望号街车》(Marlon Brando --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1951) 剧照

苍声物语

背德者之死——论布兰奇·杜布娃的堕落与死亡

《欲望号街车》剧照

    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从1950年开始就可以称得上是美国最棒的演员。他自然、完美而独特的演戏风格使他成为影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在电影业上的贡献和成就将永远被记载在电影史上,谁也不能否为,他是最出色的影员之一,是好莱坞的一个神话。



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

    费雯·丽(Vivien Leigh)(1913年11月5日-1967年7月7日)。原名费雯·玛丽·哈特利(Vivien Mary Hartley...

   

背德者之死鈥斺斅鄄祭计媛范挪纪薜亩槁溆胨劳

《欲望号街车》剧照
背德者之死鈥斺斅鄄祭计媛范挪纪薜亩槁溆胨劳

    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从1950年开始就可以称得上是美国最棒的演员。他自然、完美而独特的演戏风格使他成为影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在电影业上的贡献和成就将永远被记载在电影史上,谁也不能否为,他是最出色的影员之一,是好莱坞的一个神话。


背德者之死鈥斺斅鄄祭计媛范挪纪薜亩槁溆胨劳
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
背德者之死鈥斺斅鄄祭计媛范挪纪薜亩槁溆胨劳

    费雯·丽(Vivien Leigh)(1913年11月5日-1967年7月7日)。原名费雯·玛丽·哈特利(Vivien Mary Hartley),英国电影演员。她成功地饰演《乱世佳人》的斯佳丽·奥哈拉和《欲望号街车》的布兰奇·杜波依斯,两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1999年,她被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演员第16名。


背德者之死鈥斺斅鄄祭计媛范挪纪薜亩槁溆胨劳
费雯·丽(Vivien Ligh)

    《欲望号街车》影评

    歌德在其名作《浮士德》中借助浮士德之口说过这样一段话:在我的胸中,唉!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想从另一个挣脱掉;一个在粗鄙的爱欲中,以固执的官能紧附于世界;另一个则努力超尘脱俗,一心攀登列祖列宗的崇高灵境。哦,如果冥冥中确有精灵,在天地间活动着从事统治,那么,请从金色的氛围中降临,把我引向那彩色的生活。

    这便是西方文学中有名的“浮士德难题”:怎样使个人欲望的自由发展同社会和个人道德所必须的控制和约束协调一致起来——怎样谋取个人幸福的同时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康德就此说过,我有两样东西——天上的星星,以及内心的道德律令。这似乎便是说作为欲望的集合体的人类如何才能挣脱灵与肉的冲突走向“先人的灵境”,从而体验“新的彩色的生活。”

    歌德的这段话,让我不由得想起了美国著名剧作家田纳西.威廉姆斯的代表作之一的《欲望号街车》里面的那个可怜可惜可叹的女人布兰奇.杜布娃——一个有着深沉浪漫气质的中学女教师。

    《欲望号街车》讲述了中年女教师布兰奇·杜布娃走向毁灭的最后旅程。

    在《欲望号街车》开场时,布兰奇来到新奥尔良,准备投奔妹妹斯苔拉。斯苔拉的丈夫斯坦利·卡瓦尔斯基是个年轻英俊但又粗俗野蛮的波兰裔蓝领工人。他与布兰奇相遇的第一刻起,两人就因性格、教养和志趣的不同而陷入持续的矛盾与对抗。布兰奇藐视斯坦利的卑微出身和粗俗举止,甚至怂恿妹妹离家出走,“不要再和那些粗人混在一起”。斯坦利对布兰奇的搔首弄姿无动于衷,更无心摆出丝毫绅士风度或骑士风范来迎合她的虚荣心。单身汉邻居米契对布兰奇产生了好感,使布兰奇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但斯坦利故意对外抖露了她以往的风流韵事,使米契心灰意懒。失去米契的布兰奇失魂落魄。斯坦利雪上加霜,当确信布兰奇已经一文不名时,他买了张单程车票,要将她赶回恐怖的洛雷尔。布兰奇终于走向了全面的精神崩溃。在全剧结束时,布兰奇因声称斯坦利对她曾经施暴而被送入了疯人院。

    从田纳西.威廉姆斯的后来出版的《回忆录》里面,我们似乎可以在布兰奇的身上看见作家真实生活的一些影子,那是有关曾经给过他精神慰藉的姐姐的。他的姐姐和布兰奇有着同样的命运结局——最终都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并声称自己遭到了强奸(威廉姆斯的姐姐罗斯声称自己遭到了父亲的强暴)。由此我似乎不难理解剧作家子文学生涯初期宣称的那样——“我的作品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社会如何迫使那些心智敏感而又不想循规蹈矩的人走向毁灭。”——这句话似乎就是威廉姆斯心情沉重的宣泄,而《欲望号街车》中的女主角布兰奇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威廉姆斯内心情感欲的承载体的角色。

    那么威廉姆斯借助笔下人物布兰奇到底要承载自己什么情感呢?这似乎是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也是破译布兰奇作为一个美丽而堕落的女性的心灵密码的必经之路。因为作品是作家心灵泉水流淌的产物,必然可以从中窥探洞悉作家内心最隐蔽的东西。

    《欲望号街车》1947年在纽约戏院公演,一夜沸腾。导演伊立亚·卡赞(EliaKazan)因此写道:"威廉斯和我之间有一种默契,那种属于同性恋世界的默契——一种幽闭的默契——把他放在我特异身份同病相怜的处境。我们两个都活在正常社会以外的世界,美国的生活使我们俩变得特别反叛。"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作为美国20世界最伟大的剧作家之一的田纳西.威廉姆斯却是一个十足的同性恋者,后来更是作为美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人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留名史册。这就不难看出导演伊立亚·卡赞述说上面一段话的原因。

    在《欲望号街车》中布兰奇·杜布娃曾说:“我喜欢黑暗,黑暗令我感到安慰……我从来不说出真相,我只说那些人们想听的所谓真相。”这席话是布兰奇沉沦人生的心声,同时也是同性恋者心情的确切写照。几十年来,一些同性恋观众声称威廉斯塑造的布兰奇其实是一个穿着女装的男同性恋者,威廉斯虽然不同意这种看法,但他于1977年接受同性恋杂志《声音》的采访时,却道出了自己创作时的心理状况:“每个人内心都有着男女两种性别。作家可以从一个性别出发,塑造一名男人,或者从另外一个性别出发,塑造一个女人。对我来说,由于我来自南方,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用南方女人富有诗意的表达方式,更令我得心应手。”

    从威廉姆斯的创作心理谈中,我们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东西。细心的我们可以发现在《欲望号街车》里其实已经晃动着同性恋的影子。只不过那是在同性恋倍受压抑与禁忌的年代写就的剧本,同性恋的描述不过如惊鸿一瞥那样轻那样淡罢了。我之所以喋喋不休的述说着威廉姆斯和同性恋的关系,并不是非得要把《欲望号街车》打上“同性恋”印记才肯罢手。只是觉得既然作者本人是同性恋者,而他的作品中屡屡涉及于此,那么我就不能对之视而不见。至少在《欲望号街车》中我无法做到。因为我们不能因为要急着责备布兰奇的堕落而忘了布兰奇是为了什么才开始踏上堕落苦海的不归之路的——

    布兰奇出身于小城洛雷尔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喜爱诗歌与艺术。纯情年代的她爱上了美少年阿兰·格雷。新婚的格雷总是显得心事重重,郁郁不乐。有一次当两人即将去参加舞会时,布兰奇无意中发现格雷与一名年长男子偷欢。当两人共舞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布兰奇终于开口:“我都看到了,我也知道你在做什么。我真为你感到羞耻。”无地自容的格雷在绝望中饮弹自尽。格雷的死使布兰奇陷入深深的自责,她开始自甘沉沦。

由此我们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布兰奇的“真”。其实她也是一个有真性情的女人。她不是因为天生水性杨花而堕落,而是恰恰相反,她是因为深情而堕落,就像是一只失去配偶的雕因为太痛苦太伤心,所以才会明知前面是一面僵硬冰冷的岩石还要一头撞将过去。

    布兰奇说,“自从阿兰死后,只有与陌生人会面才能填补我内心的空虚。恐慌把我从一个陌生人推向另一个陌生人┄┄甚至到那些人所不齿的地方┄┄试图找到某种保护,最后连那位十七岁的男孩也没能放过。有人写信给校长说:‘那个女人道德败坏,不适合当教师。’”这只是一段波澜不惊的自述,可是我却在这其中读出深深的自伤和自省,我甚至为其中流露出来的那种隐形的绝望而感伤。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难道仅仅是世人眼中的漂亮的放荡女吗?不是,绝对不是。一个人如果没有性情中的“真”,就不会有“深情”。“深情”是源于人类灵魂深处最高贵的所在。如果没有“深情”,布兰奇就不是为了格雷的“偷情”而深感痛心,也就不会为了格雷的自戕而有“深深的自责”,更不会为了失去了格雷而感到空虚。如果就此打住,布兰奇或许不至于堕落,可是不幸的是布兰奇不是一个自感寂寞的人,她恰好是一个具有深沉浪漫气质的女人。这一点可以从一个细节看出来:在这天堂福地站,布兰奇还是听到了自已如意的波尔卡舞曲《瓦索维尔纳》,欣赏到了自已中情的名歌《太太晚安》,还在浴室随着洗澡浪花哼唱着一如童心的歌子《纸月亮》……她曾经年轻,曾经拥有许多美丽的梦,可是年轻的美少年格雷死了,她的一些梦便随之破灭。鲁迅说过,人生最痛苦的事儿,莫过于梦醒后却发现无路可走。那么对于具有浪漫气质的布兰奇来说,格雷的死无疑是导致她从美梦中惊醒并发现无路可走继而堕落的开端。

    有开端就会有结束。原本纯情的布兰奇因为在洛雷尔失去了一份纯真的爱情而渐渐堕落并随后到了新奥尔良,在《欲望号街车》中威廉姆斯又为布兰奇在新奥尔良安排了一出无果的爱情并最终导致了她的死亡。

    应能看到,布兰奇在新奥尔良的存在,一直是不愿跟脏烂社会同流合污的高洁形象。为了不当花瓶,为了自我清高,也为了神圣爱情,布兰奇潜藏了个人累累前锴,避开了个人重重旧恶,换然面貌,来至所谓天堂福地,渴求新的生活,欲望新的活身。其实她的需要并不欲满难填。她只想有一个衷心的男人,爱她护她,就已知足。当她和妹妹的邻居米契擦除爱情火花之后,虽然彼此始终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中,但是我们还是看见了爱情复生的希望。可是布兰奇面前的一切,都是那么冷酷严惨。不依不饶。布兰奇渴求隐身过世生活的私秘,可是用心险恶的无情妹夫斯坦利还是公开了布兰奇不堪回首的过去:她过去是一名中学老师,曾经利用教书益利个人,勾引过一名在校男生被校方除名。布兰奇早与荡妇一词齐名。至此,布兰奇渴望新生的梦想遭遇全面失败。

    难道我们从布兰奇在新奥尔良的表现中还能看出她是一个放荡堕落的女人吗?不能,至少我不能。我看见的只是一个有点儿神经质有点儿羸弱的红颜已老的平凡女子。她是那样的渴望新生,渴望得到一个衷心男子的呵护,可是残酷的命运还是向她亮出了黄牌,将她罚下命运的中场。

    当米契知晓了布兰奇的过去之后,两人之间曾有过一段对话——

    布兰奇:直?什么是直?线或者街道可能是直的,但人心也是如此吗?噢,不,它象山路一样弯曲。

    米契: 你对我撒了谎,布兰奇!

    布兰奇:不要这么说。

   米契: 谎言!里外都是谎言!一切都是谎言!

    布兰奇:里面不是!我的心从不说谎!

                                        ┄┄选自田纳西·威廉斯《欲望号街车》

    好一个“我的心从不说谎!”我敢断定这绝对是一句真话,可惜的是斯时的布兰奇已经没有人再相信她,即便是曾经那样热烈的追求过她的米契。被米契拒绝的当晚,布兰奇神思恍惚,幻想着有一绅士来邀她上油轮度假,却被史丹利强暴了。她终于被别人当成疯子送进了疯人院。

    布兰奇为什么会幻想有人邀请她上游轮度假呢?在我看来这便是她身上固有的深沉的浪漫气质所致。浪漫的一个特征就是耽于梦幻。就像是一个高烧的人在梦中胡乱的说着话。或许布兰奇之所以会在遭到米契的拒绝的当晚会幻想有一位绅士邀请她恰是因为她那时已经为爱情复生之梦的破碎绝望了以至于到了高度发烧的地步吧!

    《欲望号街车》最后一幕时份,错乱的布兰奇挣扎中,被白衣大夫强行塞进一辆黑色汽车里,带到精神病院。接下来布兰奇缓慢平静了。她面对着心理医生迟迟伸出双手,渐渐绽开笑颜。布兰奇迟滞又希冀的喃喃说道:陌生人总是善良的,我相信你们 ……

    一个正常的人却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这是不是有点儿荒诞。可是这样的事儿却真实的发生在命运多舛的布兰奇身上。更令人吃惊的是布兰奇最后说的那句话。那似乎是一句谶语,一句诅咒,或者说是一种无奈之下的微薄希冀。布兰奇为什么说陌生人是善良的,而不是熟悉的人是善良的?这似乎值得深思,因为布兰奇所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是与熟悉的人甚至亲人有关。

    回到本文开头,歌德提出了著名的“浮士德难题”。康德也探究了自然欲求与道德律令之间的矛盾。那么这一切和布兰奇有什么关联呢?我不愿意将布兰奇视为一个堕落的丢失了灵魂的女人,但是她毕竟曾经堕落过,只是不容忽视不容逃避的现实。从布兰奇的遭遇中我们可以毫不迟疑的说,她曾经也陷入了“浮士德式的困境”,遭遇了自然欲求与内心道德律令之间的冲突。从布兰奇在新奥尔良的表现来看,布兰奇是一个懂得自我拯救也能被拯救的女人,只是不幸的是她的自我拯救终于为残酷的现实所不容,并彻底宣告失败。这是人性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纵观威廉姆斯的诸多作品里面都有一个“背德者”的形象,诸如《玻璃动物园》、《玫瑰纹身》、《热铁皮屋顶上的猫》、《夏天的突变》、《甜蜜的青春鸟》,等等都是如此。所谓“背德者”就是违背了传统世俗的道德律令的人。在威廉姆斯的作品中,“背德者”多为同性恋者。威廉斯的敏锐笔触伸入至“背德者”的心灵深处,道出了他们在抗争强大的社会压迫时所感受到的无助与辛酸。这些作品迫使人们扯下道德主义的伪善面罩,检讨主流人群所奉行的伦理和道德信条如何摧残包括同性恋者在内的弱势成员。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曾经说过:“如果灵魂被赶往了黑暗,罪恶就会滋生。然而,有罪的并不是犯恶的人,而是制造黑暗的人。”正是在这方面,威廉斯的作品启发着人们的深刻思考。

    而在《欲望号街车》中,威廉姆斯就是借助所谓的堕落的女人布兰奇的遭遇来抒发他内心对“背德者”的同情和包容对世俗成见的漠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