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欺诈

73769浏览    1502参与
?
唔,就是第五群,一起进来玩呀

唔,就是第五群,一起进来玩呀

唔,就是第五群,一起进来玩呀

雨过天晴后的彩虹

我今天就发一下我吃的CP表吧。

wy出角色的速度太快了淦,根本找不到合适图啊。

在下便是传说中的杂食党,吃的CP好乱啊……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甚至打不下tag

P2原图,想要自取。

我可以接受互攻,但是主要的攻受关系就看图中的箭头方向。箭头指向的那方是受。

我在此立下flag,这篇文章的热度过50的话,我就在手里这篇反玛丽苏文结束后挑三个tag里的CP写文!(我希望评论里有人可以点梗,我真的莫得脑洞了)

正文已经在写了。

我今天就发一下我吃的CP表吧。

wy出角色的速度太快了淦,根本找不到合适图啊。

在下便是传说中的杂食党,吃的CP好乱啊……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甚至打不下tag

P2原图,想要自取。

我可以接受互攻,但是主要的攻受关系就看图中的箭头方向。箭头指向的那方是受。

我在此立下flag,这篇文章的热度过50的话,我就在手里这篇反玛丽苏文结束后挑三个tag里的CP写文!(我希望评论里有人可以点梗,我真的莫得脑洞了)

正文已经在写了。

白鸠是只鸠

带着我家的cp们拜年~

主题:勤深深、博君一肖、园医、蝶盲、欺诈。

大伙看着办呀,可以都看也可以只看自己嗑的呢~


1⃣️勤深深

“老师。”周深坐在沙发上,靠在李克勤的肩上玩着手机。

“嗯,怎么了?”

“没怎么。”周深伸了个懒腰,揽住李克勤的腰。他转过头,亲了下李克勤的脸颊。“就是想亲亲老师。”

“我其实一直想问,为什么你老是叫我老师呢?hacken不好嘛?”

“嗯...老师凸显您的身份嘛。”周深半讨好半撒娇的看着李克勤。

李克勤下压,将周深摁在了沙发上。

“你净系嘴甜,别以为我不几道你在想什么?”

周深将手机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然后勾住了李克勤的脖颈。“你不尝尝怎么知道我嘴甜?”周深满脸坏笑。...

主题:勤深深、博君一肖、园医、蝶盲、欺诈。

大伙看着办呀,可以都看也可以只看自己嗑的呢~


1⃣️勤深深

“老师。”周深坐在沙发上,靠在李克勤的肩上玩着手机。

“嗯,怎么了?”

“没怎么。”周深伸了个懒腰,揽住李克勤的腰。他转过头,亲了下李克勤的脸颊。“就是想亲亲老师。”

“我其实一直想问,为什么你老是叫我老师呢?hacken不好嘛?”

“嗯...老师凸显您的身份嘛。”周深半讨好半撒娇的看着李克勤。

李克勤下压,将周深摁在了沙发上。

“你净系嘴甜,别以为我不几道你在想什么?”

周深将手机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然后勾住了李克勤的脖颈。“你不尝尝怎么知道我嘴甜?”周深满脸坏笑。

“我不是天天都在尝的嘛。”李克勤轻啄了下周深的嘴角。

周深仔细地想了想,有道理。他也凑上前亲了下上面人的唇。

再不够,他拉了拉李克勤,好让他放心地吻自己。

耳鬓厮磨,辗转反侧,左右缠绵,衣服凌乱。

固是恋恋不舍,但片刻,两人分开了一隙,暧昧的气息盈满空中。

“老师,新年快乐。”

“是蛮快乐。”


2⃣️博君一肖

新年了,海宽大哥通知了弟弟们一起吃个饭。

现在饭桌正是焦灼之时,王一博被为难要求起来挨个敬酒,挨个拜年,要么就自罚五杯。

王一博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既不想拜年,也不想喝酒。大伙本来挺开心的,都喝了不少,哪知道闹这一出。一旁的肖战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海宽哥,要不...我替他喝两杯,他自己喝三杯吧。”

“这可不行,小赞你可不能当外援哦。”刘海宽露出了看似温柔地笑。

“没关系,我可以来,我选自罚。”

一杯、两杯、五杯,王一博喝完了。他的面颊红红的,两眼紧闭。

肖战看情形不对,这饭肯定吃不下去了。

“我...我先带老王回去啦,各位慢吃哈。”肖战一脸陪笑地拉走了王一博。

他打开家门,将半醉半醒的一博拎了进去。

刚关上门肖战就感到了一股力量将自己拉向地面。一转头,王一博躺在了地上。

“别别别,地上脏啊。”

王一博不听,又拉了拉肖战。一个踉跄,肖战的手撑在了沙发后背上。

“战...哥......”

“老王...放下手,我撑不住了!”一下子,王一博感到了身上那熟悉的体重。

他狠狠地箍住了肖战,一边咬住了他的脖子。“疼啊,别...别咬了狗崽崽。”

肖战趁着一个空隙,站了起来。但是他的脚却挪不动步伐了。往下一看,王一博牢牢实实地抱住了他的大腿。

肖战无奈的蹲了下来,他揉了揉狗崽崽的头,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

王一博细细地吻着哥哥的手,然后放在了心口。

【半夜】

“哥哥,新年快乐。”

“嗯。”


3⃣️园医

“艾米丽,今天是除夕哦。”艾玛躺在艾米丽身边,在她耳畔缓缓说道。

“艾玛再让我睡会儿好不好?”

“嗯~不要嘛天使,陪我聊天吧。”

“艾玛你自己说给自己听吧。”艾米丽一个翻身,卷走了艾玛的被子,把自己蜷成了婴儿状,头整个的埋了进去。

艾玛堵了堵嘴,眉皱了一皱。她走下床,去到了厨房。

我干脆给天使做点早餐吧。

【一刻钟后】

“碰!”

艾米丽从床上惊醒,一股焦糊气味传到了她的鼻腔内,家里烟雾缭绕。待她看清了方向来源,才知道是艾玛在厨房搞的鬼。

“艾玛,你在干什么?”

“我...”艾玛立马放下了手里的锅,迅速转身背着手,一脸乖巧的看着艾米丽。“我在给天使做早餐啊。”艾玛撒起了娇。

这无辜的眼神似乎打动了艾米丽。“哎...艾玛,你下次能不能等我起来再做早餐?你只会做黑暗料理哇。”

“不不不。”艾玛疯狂摇头。

“不是吗?”艾米丽一脸质问的看着艾玛。

“我是连黑暗料理都不会做!”

有一刹那艾米丽差点就笑出来了。她又想生气又想笑。

“算...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艾玛走上前去抱住了艾米丽。她低头,埋进了艾米丽某个丰满的地方。往里钻了一钻,突然抬起头。“天使我错了,我去收拾,你做。”

艾米丽“轰”地红了脸。“收...收拾你的去。”


4⃣️蝶盲

“海伦娜酱,今天是除夕哦,我们一起包饺子吧。”

“我帮不上什么忙吧......亲爱的我们出去吃好吗?”

“自己包的饺子,吃起来才好吃哦,生活要有仪式感嘛。”

“那...我尽量帮你好吗?”

“好的呢。”

美智子和着馅,她让海伦娜凭手感擀面。

“这样,面粉在这里,要把切好的小块涂好面粉哦。”

“谢谢亲爱的。”

美智子放下了手上的筷子,微微起身,吻了吻海伦娜的额头。

“诶诶诶?怎么了?”

“海伦娜酱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美智子笑着看着海伦娜,海伦娜的颊泛着淡淡的粉红。

她最喜欢的就是海伦娜害羞的样子了,因为实在可爱到让她不禁把心给了她。


5⃣️欺诈

“老家伙,今天除夕。”克利切慵懒的摊在椅子上。

“哦?有什么事吗?”

“我们出去吃顿好的。”

“贵,不去。”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这么大的日子怎么可以随便过了呢?”

瑟维放下了报纸,看着对面那个无赖。“给我拜个年,我就带你去。”

“想peach!不可能。”

“哦?”瑟维起身,放下报纸,走向克利切。

“真的...不考虑拜个年?”他的气息缓缓凑向克利切。

“哥,弟弟错了。”克利切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红色。

“喊爸爸。”

克利切抬手。“我打你哦!”

瑟维抬起了克利切的下巴。“这位先生,可是要我主动撬你的嘴?”

克利切拉住了瑟维的手。“老家伙你想啥...别!唔。”

瑟维的舌伸进了克利切的嘴里,里面充溢着酒味儿。“又背着我偷偷喝酒。”

“调酒师给的!”

“我再试试。”他再次探进了舌,在里面掠夺着。“果然是多夫林,肯定又是你去赊账喝的。我知道,人家很早就跟我说过了,你欠的钱我都付了,满意了吧?”

“爸...爸爸。瑟维你怎么这么有钱!”克利切的笑容飞了满脸。他唑了一口瑟维的脸。

“哼,没尊严。”

“在你面前需要什么尊严?你可是我男朋友啊。”

“咳...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嘿嘿。”

“你今天特别开心嘛。”

“毕竟你可帮我大忙了。”

“那你怎么补偿我呢?”

克利切的笑容凝固了。


诶好,我写不动了,放了我~(QAQ)

反正我更了,我不算鸽好吧~( ´▽`)



泠渊

我要疯了

中午排位时间

       逃生,四人逃出,又是胜利的一局。奈布不经有些无聊,最近的监管有点佛系啊。 

      “奈布,你不走吗?”

       刚结束一局游戏的奈布突然听到这句话有些愣,看向了一旁的伊莱。

      “什么?”

      “去玩啊,...

中午排位时间

       逃生,四人逃出,又是胜利的一局。奈布不经有些无聊,最近的监管有点佛系啊。 

      “奈布,你不走吗?”

       刚结束一局游戏的奈布突然听到这句话有些愣,看向了一旁的伊莱。

      “什么?”

      “去玩啊,谢必安先生和范无救先生他们和庄园主谈了一下他们那边的节日,并申请了休假,现在他们都在准备晚会呢。”伊莱说完就拉着奈布走了“我们还要去叫卡尔,之前约瑟夫先生叫过了,但是卡尔没理他,所以就拜托我们了,毕竟,卡尔只能和几个人正常的交流。”

       两人一边唠一边走,来到了卡尔的门前,“咚咚咚”。

      “谁?!”门里面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是我们,节日快开始,就差你和诺顿了。”

      “等一下,我先给你们开门。”

      “嘎吱——”门开了,卡尔露出了他的脑袋,谨慎地看看四周,等奈布他们进来之后,又谨慎地把门关上。

      “卡尔,怎么了吗,为什么要这样。”依莱问道。

      “没有,只是最近老有种有人在盯我的感觉,虽然在房间里也有,但是会比较安心。” 

      “这个啊,我知道,之前杰克和我讲了,他说约瑟夫拍了一张卡尔的照片,然后从游戏里带出来了,所以……”奈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卡尔打断了。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卡尔红着脸应了一声,“我们走吧,晚会不是要开始了吗。”

      “啊,哦,走吧,去找诺顿吧。”

      “嗯。”

————————分割线————————

      “ 为什么诺顿的房间会这么黑啊,他不是最怕黑了吗?”

      “应该是出问题了”奈布眯了眯眼睛,看清了房间内的东西“在哪。”

       “谁,不要过来”奈布抓住了诺顿,却听到他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奈布感觉到诺顿的肌肉已经紧绷起来了,就在这是卡尔打开了灯。一瞬间诺顿就放松了下来。

       “你还好吧,没事吧,要不你躺着吧,我们去说一下。”

       “不用,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

       “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房间的灯怎么会灭了,谁干的。”

       “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见,灯就突然没了,然后你们就来了。”

       “啊,我们快走,宴会要开始了。”

————————分割线—————————

      “抱歉,我们来晚了……唉,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凝重啊?”

      “依莱,早上新春和我们说,有不属于庄园的东西进来了,现在只有你才能找到他,就靠你了。”哈斯塔回答道,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别问我怎么看的)

        “所以是要我占卜吗,可是,以我现在的能力,只能看到晚上的事。”

    “没事,即使是晚上也可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消息。”哈斯塔回答道。

     “可是靠我真的可以吗,还是让新春来吧,他的能力现在是最强的”

      “吾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

      “我试试。”

      “唔,我看到了,一只猫和一个红衣女人,还有”依莱指着哈斯塔,“您。”

       “吾吗?吾大概知道了,又是他的恶趣味吧,吾就说他怎么可能轻松放过我们。”

       “怎么了吗,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问题,辛苦你了。”

————————直接到晚上———————

       “你说会有什么东西吗,约瑟夫。”

       “不知道呢,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卡尔。”

       “我想和你谈谈你拍照的事情,约瑟夫。”卡尔的语气渐渐有些危险起来。

        约瑟夫有些僵硬地说:“卡尔你是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是谣言,谣言。”

      “我不这么觉得,最近我可是被你搞得很烦啊,一直被人盯着,你要试试吗?”

      “不用了,卡尔,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不对,我拍的照片要放到相机里才有效果,我还没放呢!”

      “那会是谁?等下,你说你还没放,意识是你打算干什么吗!”

      “不不不,卡尔我怎么敢,你知道我最听你的话了,我们狼对伴侣可是很忠诚的,那种事情我才不会干呢,别说这个了,我们去帮忙吧,你看他们都在忙呢,我们这样不太好吧,所以就这样吧。”

     【如果你的尾巴不晃得那么快的话,我就信你了】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卡尔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走吧。”

        两人朝正在挂灯笼的依莱走去。

      “依莱要帮忙吗。”

      “啊,刚好,能帮我递一下灯笼吗,我够不到了。”

      “可以啊”正要去拿灯笼递给依莱,就见一根触手已经十分殷勤地把灯笼卷完了。

      “啊,不用那么多的,还有一些是奈布他们要挂的。”触手很乖巧的把灯笼还回去一些,又把剩下的灯笼都挂好,又把依莱卷住,带到了哈斯塔的面前。

      “啊,吾主,有什么事吗。”依莱一脸懵逼地被带走,却看到了哈斯塔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用吾说,你应该知道吾想说什么。”

       “是晚上的东西吗,我想您应该也知道了,是‘新人’们,只是不知道他这样安排有什么意义,明明已经让他们出现不止一次了,为什么不直接公布呢,卡尔也很烦恼呢,奈布应该还不知道,那位空军小姐应该是有察觉到什么的,毕竟梅的香味太浓了,不好掩藏,而我作为先知,我已经预见了,但是您身上的哪位,到现在还没出现,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时间的限制吗,还是因为害怕,我不太相信在您身上的东西会这么弱小。”

        依莱低下了头,有些不能接受,这是他在这个庄园内重新找到的信仰,他把他想象的很完美,不能接受他会被破坏。突然脸上多了一双手,“吾主……”

     “依莱,你要知道,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即使是以前再为强大的我,也不是完美的,我需要信仰,如果没有信仰我可能会直接消失,这是所以的神都无法避免的,所以,我会来到这里,即使能力也被抑制了,因为我们想要活下去。”

       “可是,我不想……”

       “月相,你要明白,当时知道晦月会毁灭一切,你也坚持下来了,为什么,不能接受呢,只有这一晚而已。”

      “我明白了。”

        另一边,奈布和杰克看着哈斯塔的触手把他们本应干的工作做完了。

      “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奈布。”

      “我怎么知道,别看我啊,你自己去想,你不会会做饭吗,去啊!”

       “我只会做那些甜点啊,别这样啊,我以后一定节制,而且我们已经分房谁快一周了啊,奈布你不能这样啊!”

      “闭嘴!你想让他们都知道吗!”奈布的脸有些微地变红,在下一秒却突然笑了起来。

      “奈布,你怎么了?”

      “什么,你刚才说的我没听见,你再说一边。”

      “没事,只是看你心不在焉的,有点担心,你没事我们就走吧。”

     “哦,应该是旧伤复发的原因吧,我每天起来都怪累的,找艾米丽看看就好了。”

     “那就好,我先走了。”

   

     “哈斯塔,你知道什么的吧,快说。”

     “抱歉,不可以说,这是‘他’说的,你可以去问问‘他’试试。”

       “希望‘他’不要玩拖了。”

        “奈布,我最近有点难受……”

        “怎么了,玛尔塔,你又被金身制裁了吗,明天我们一起吧。”

        “……不是这个,我每天早上都会闻到梅花香,但是据我所知,庄园内除了美智子和薇拉没人会用带梅香的东西。但是美智子是监管者,薇拉这几天一直在她自己房间里研究香水,所以,我房间里的梅香 ,根本不应该出现。”

       “听你这么说,我的房间里东西会乱,我觉得是我忘了,但现在一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在我房间里了。”

      “啧,庄园主他也不管管吗,算了,这个庄园就没一天正常的,我们走吧,晚上了,会要开始了。”

      “啊,好,走吧。”

————————————————————

      “啊,大家都到了吗,我们是不是来迟了。”玛尔塔看见基本上人都来起了,有些担心。

      “不会,我和艾米丽也刚来呐。”

      “嗯,先坐吧,还有一小时才正式开始,我们刚刚好。”

      “伍、伍兹小姐,你今天真美。”

      “谢谢你,皮尔森先生。”

      “真、真的吗?伍……瑟维,你干什么,克利切要和伍兹小姐一起!”

      “走了,别烦她们了。”

      “哦。”

      “瑟维,威廉找你。”

      “那个前锋吗,好的,我一会儿过去。你给我乖一点。”

      “克利切知道,不用你说。”然后在瑟维转身的时候比了个鬼脸,“克利切才不管你呢,去玩了!”

      “瑟维,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就说,不要背地里骂我,我都听到了,你上次骂我野蛮人,今年的帐今年一定要算完。”

      “你说那个啊,不是说你,是说那个野人,你不要自己对号入座,真是粗鲁。”

        “啊,对不起,那我走了。”

        “裘克,我是不是太笨了啊。”

        “不会的,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好的,亲爱的,不管是之前想玩橄榄球被拒的你,还是现在保护队友的你,一直都很棒。”

       “谢谢你,裘克!”

————————————————————

      “午夜的铃声响起,除夕到来,让我们一起享受着最后的狂欢吧!”

       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角落,有什么突然发生了。

      “奈布,你怎么……”

      “吾主,还是来了吗。”     

      “玛尔塔,你……”

      “伊莱,记住这一切都是无可避免的,你需要接受他,而不是反抗他,他们都是你的一部分。”

      “啊,终于能出来了喵,太无聊了这几天,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柴郡猫,请多指教喵。”总人看到奈布突然变成了另一辐样子,有些惊呆了。

     “哎呀,爱丽丝,真巧啊。”突然奈布消失了,又出现在库特的身边。

     “闭嘴,柴郡,你太吵了,不能安静一下吗!”

     “啊,好烦啊,梅一点都不好,还是蛋糕好啊。”奈布烦躁地追起了自己的尾巴。

       另一边  ,“吾主,你没事吧!”

     “没事,我可以转化他了”接着就见哈斯塔又变成了酋柏的模样,“那就好。”依莱松了一口气,也从新春的样子变了回去。

    “那我们走吧,那边两个可能不太好过了。”

       “啊,对,奈布和贝坦菲尔小姐他们应该还没发应过来吧。”

      “原来是你啊,这几天奈布那么反常就是因为你吧。”

     “对啊,你应该看到我好多次了喵,顺带一提,卡尔我看你好久了喵,不过只能在晚上出现啊,但是和寒香舞一比,我可好很多了喵,她只能在早上出来看一下风景,喵呜~”

      “不要占着她比较宠你就这样子。”

      “知道了喵,啊,他好像醒了,那我先走了,杰克是吧,你可要对他好一点哦喵。”

      “唉,真是的,还像个孩子一样。”寒香舞打开扇子遮住了脸。

     “那么,我们继续吧,剩下的时间就由我来了。”寒香舞走到桌子旁,拿起酒杯。

     “除夕快乐,各位。”

影爷

是今天和太太们的茶绘【不敢贴太太们的就涂了xd】啊啊啊啊和太太们互动好开心!

今天最大感触是太太们瑟维太香了!——瑟维!和我去花园啊!我是你颜狗!

是今天和太太们的茶绘【不敢贴太太们的就涂了xd】啊啊啊啊和太太们互动好开心!

今天最大感触是太太们瑟维太香了!——瑟维!和我去花园啊!我是你颜狗!

御剑你帅到飞天。

呜呜呜gg来玩a。

扫描二维码即可获得激情卖场入场卷一份。

是新群。进群当元老a

呜呜呜gg来玩a。

扫描二维码即可获得激情卖场入场卷一份。

是新群。进群当元老a

兔叄葉丶伞玖
这里群宣,就聊聊日常什么的 可...

这里群宣,就聊聊日常什么的

可能会发车之类的还有一些脑洞,还有梗

欢迎大家来玩。

群号:1002783144


占tag致歉。


这里群宣,就聊聊日常什么的

可能会发车之类的还有一些脑洞,还有梗

欢迎大家来玩。

群号:1002783144


占tag致歉。


暴躁澜心在线写文

《412警局》第三章

《412警局》第三章 

我们微笑面对看似吵架,实则打情骂俏的夫夫杰佣

可下载快点看

《412警局》第三章 

我们微笑面对看似吵架,实则打情骂俏的夫夫杰佣

可下载快点看

影爷

和灰鸭之前的茶绘


白社: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一碗如果我爽了给你打折~

黑社:是我不够吗?还是你不行啊?真是贪心,有我不够吗?还看别的克利切,你有种同意试试。

瑟维【不了,今晚吃素】

Q版社:你这是怂还是吃饱了?

天使切:因为瑟维很善良,你是好人,无论怎么样克利切都喜欢你的(那个无论怎么样没写出来)

恶魔:所以你是单身别的瑟维都有自己的克利切了!

小黑:一幕我是不是什么画本看过?

小白:你说的应该是西游记!

——————————————————————————

灰鸭出来挨打 出来挨亲。@灰鸭

你管管你家瑟维,连克利切身子都不馋你让他出家吧!

鸭鸭说我家克利切a...

和灰鸭之前的茶绘


白社: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一碗如果我爽了给你打折~

黑社:是我不够吗?还是你不行啊?真是贪心,有我不够吗?还看别的克利切,你有种同意试试。

瑟维【不了,今晚吃素】

Q版社:你这是怂还是吃饱了?

天使切:因为瑟维很善良,你是好人,无论怎么样克利切都喜欢你的(那个无论怎么样没写出来)

恶魔:所以你是单身别的瑟维都有自己的克利切了!

小黑:一幕我是不是什么画本看过?

小白:你说的应该是西游记!

——————————————————————————

灰鸭出来挨打 出来挨亲。@灰鸭

你管管你家瑟维,连克利切身子都不馋你让他出家吧!

鸭鸭说我家克利切a我只隔着屏幕感觉我家克利切的骚?😂

影爷
是灰鸭的au的一个脑洞。 就很...

是灰鸭的au的一个脑洞。

就很想看克利切嘲讽瑟维瑟维还说不出话。

抓着一切机会嘲讽瑟维。主要是赌气,然后是真的生气。自己被瑟维弄死了,但是瑟维愧疚自己自杀是他没有想到的。又作为老友觉得他太浪费自己生命了,就很纠结【其实克利切很善良的】

妈的老子死都死了,结果你说愧疚就他娘自杀,要么当初别杀我要么你别自杀你当过家家呢?所以就是克利切其实有时候本意是想要安慰瑟维的,但是然后又生气又别扭看见瑟维那个不成器样子【恨铁不成钢jpg】就变成损瑟维,而且克利切还是典型嘴巴不留情脏话骚话满天飞那种,于是就变成了那种冷嘲暗讽,特别特别扎心那种。【其实本意没有那么恶劣2333】

克利切:放心吧你也不是一无...

是灰鸭的au的一个脑洞。

就很想看克利切嘲讽瑟维瑟维还说不出话。

抓着一切机会嘲讽瑟维。主要是赌气,然后是真的生气。自己被瑟维弄死了,但是瑟维愧疚自己自杀是他没有想到的。又作为老友觉得他太浪费自己生命了,就很纠结【其实克利切很善良的】

妈的老子死都死了,结果你说愧疚就他娘自杀,要么当初别杀我要么你别自杀你当过家家呢?所以就是克利切其实有时候本意是想要安慰瑟维的,但是然后又生气又别扭看见瑟维那个不成器样子【恨铁不成钢jpg】就变成损瑟维,而且克利切还是典型嘴巴不留情脏话骚话满天飞那种,于是就变成了那种冷嘲暗讽,特别特别扎心那种。【其实本意没有那么恶劣2333】

克利切:放心吧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你在害死克利切这件事上做的很不错我的老伙计

瑟维:哽咽

卑微写手HaLi先生

注意

第五人格欺诈组同人文停更

需要改动一段时间

所以改为发布别的小说

十分抱歉

还去大家海量啊

也希望能够多多支持一下写作

第五人格欺诈组同人文停更

需要改动一段时间

所以改为发布别的小说

十分抱歉

还去大家海量啊

也希望能够多多支持一下写作


skeleton白呀

关于我(占tag预警)

   今天有人问我的雷区是啥,我已经写在简介啦!希望那个朋友自己可以康见嗷。如果有兴趣大家也可以康一下嗷!以免踩雷(qwq)

   今天有人问我的雷区是啥,我已经写在简介啦!希望那个朋友自己可以康见嗷。如果有兴趣大家也可以康一下嗷!以免踩雷(qwq)

(潜水)(残障)

。初二写的文,就纪念一下:D(有调整)ooc会有的,沙雕会有的,没有逻辑√字丑,就不拍了(安详)想看也可以的(不你醒醒

设定貌似是在这俩b在一起?

可bb,反正被bb的是初二的我(不你

然后,当时写的标题叫:早已真实(甚至还有辣鸡英语翻译hhhhc)


克利切•皮尔森,一个奇怪的人——他说话结巴,但那股阴狠的劲儿却并没有因此消散,反倒是变得更加卑劣。

这也导致他眼睛瞎了一只。

但不知从何时起,他身边时常跟着一个穿着打扮与他完全不搭的男人。如果说克利切•皮尔森是贫民区的地痞流氓,那么,这位先生——瑟维•勒•罗伊,便是来自上流社会的绅士。

他谈吐幽默风趣,举止优雅,整个人透着一股温...

。初二写的文,就纪念一下:D(有调整)ooc会有的,沙雕会有的,没有逻辑√字丑,就不拍了(安详)想看也可以的(不你醒醒

设定貌似是在这俩b在一起?

可bb,反正被bb的是初二的我(不你

然后,当时写的标题叫:早已真实(甚至还有辣鸡英语翻译hhhhc)


克利切•皮尔森,一个奇怪的人——他说话结巴,但那股阴狠的劲儿却并没有因此消散,反倒是变得更加卑劣。

这也导致他眼睛瞎了一只。

但不知从何时起,他身边时常跟着一个穿着打扮与他完全不搭的男人。如果说克利切•皮尔森是贫民区的地痞流氓,那么,这位先生——瑟维•勒•罗伊,便是来自上流社会的绅士。

他谈吐幽默风趣,举止优雅,整个人透着一股温和气质。

但熟悉他的皮尔森明白,这只是一场常见的伪装魔术,只为了更容易混入那所谓的“上流社会”。

“真、真该说你跟克利切是一类人吗?”坐在孤儿院花园台阶上的男人目光瞥向一边站着的男人,言语间透露着嘲讽。

“您真的这么认为吗?皮尔森先生?”男人俯下身看着他的眼睛,面上的笑容丝毫未减,“我们确实一样,但有一点,克利切说错了。”他直起身理了理衣服,待对方开口前笑道:“我们的地位不同。我在上,你在下。”男人的尾音染上些许暧昧,这令台阶上的男人不适地将帽子往下拉了拉,遮住眼睛。

这一切就像是场梦一般,充斥着魔幻与不真实的气息。

他们地位与气质迥然不同,但却于最后走到了对方身边,许下誓言——是的,他们,甚至在教堂宣誓了。

“喂,老神棍。”男人起身看向对方,未被帽檐遮住的眼反射着点点细碎的光。

“嗯?”男人看向他,等待下文。

“我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梦一样——”很不真实。皮尔森感慨着。这一切就像是云雾一般,朦胧而又美好。

“不信也要信。克利切,”罗伊忽然握住对方的手,抚上自己的心口——“它在为你而跳动。”

皮尔森看着对方充满笑意的脸,心里不住腹诽:“啧,多大的人,还说情话。”

不过,这情话似乎正好撩动了他的心弦。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热。

而手下的心跳也在不断加快着。

他不由得眼神瞥向一边,不去看他。

罗伊将对方神态看在眼里,嘴角弧度更甚。

而后忽然有些孩子气地用自己另一只手按在对方心口。

跳的热烈。就像是东方国度的鼓一般,伴着主人的心情改变节奏。

“。。。?”皮尔森愣了愣,没有拒绝。

“克利切,”罗伊忽然按住他的双肩,与他对视。

罗伊的眸子如阳光下的宝石般,透出点点光芒。

“我爱你。”他用力将对方抱住,似是要嵌入自己身体,永不分离。

皮尔森感受着对方灼热的体温,笑了。

“我也是。”他轻声在对方耳边说着,带着温度的气息撩着男人的心。

“我爱你。”男人又重复了一遍。但皮尔森显然有些不太适应,他装作不耐烦的样子道:“你、你烦不烦?”

“不烦,只要是克利切,是克利切•皮尔森,我就永远,永远也不会厌烦。”像是魔术表演的结束般,男人的笑容少了几分虚伪,多了几分真诚。

就像卸下伪装一般展露出最真实的自己。

在这一刻,他们明白,这如梦般的不真实也早已成为真实,无法否认的现实——

他们是恋人。

曦某人

我自己在干什么,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自己在干什么,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林梓没有一

『欺诈』罗伊先生失恋的第九十九天(1)

“我爱你。”


“可望不可及。”


——————


大家好我是阿梓!是的没错又是我!

欺诈魔慈,不逆不拆

结局雷打不动BE,

复健一下,好久没写欺诈啦hhh

先放一部分,熬夜熬到头秃肝不动辽

【个人归档—阿梓的梦之森】


DAY 1


罗伊先生今天醒的很早。


阳光从窗帘外温柔地透过,屋子里飘着早餐的香气,罗伊先生坐在桌前看着报纸,上面黑体字的标题并没有引起他过多的注意,草草扫了一遍后他漫不经心地放下,眼镜无意识地看向窗外早晨的阳光。


最近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啊 ...

“我爱你。”

 

“可望不可及。”


——————

 

大家好我是阿梓!是的没错又是我!

欺诈魔慈,不逆不拆

结局雷打不动BE,

复健一下,好久没写欺诈啦hhh

先放一部分,熬夜熬到头秃肝不动辽

【个人归档—阿梓的梦之森】

 

DAY 1

 

罗伊先生今天醒的很早。

 

阳光从窗帘外温柔地透过,屋子里飘着早餐的香气,罗伊先生坐在桌前看着报纸,上面黑体字的标题并没有引起他过多的注意,草草扫了一遍后他漫不经心地放下,眼镜无意识地看向窗外早晨的阳光。

 

最近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啊 。罗伊先生想。

 

他起身离开椅子。今天没有魔术表演,他想,或许我可以由着自己的心思出去随意转转。

 

罗伊先生披上自己的棕色呢子大衣。天气很好,他走出门。

 

若是在以前,他基本上没有这种出来乱转的闲情逸致。魔术,练习,表演……这是他生命的全部,或者说,他生命的很大一部分,剩下的那一小部分可没有给自己留出来放松的时间。

 

罗伊先生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低下头想些事情。他根本没注意到双脚把他带到了什么地方,抬头的时候才看到那扇熟悉的大门——

 

白沙街孤儿院。

 

——但是现在,那门是锁着的。

 

罗伊先生走近几步细看,一根粗大的铁链把铁门锁的得结结实实。

 

关着门?

 

难道克利切不在?

 

那也不应该。即使克利切出去干那些能填饱整个孤儿院肚子的肮脏勾当了,孩子们总也还会在屋子里边待着的。

 

罗伊先生沿着铁栅栏走了几步,找到了一个铁栅栏上的缺口。它几乎被杂草全覆盖住,罗伊先生记着自己之前提醒那人好好修理修理这栅栏,却总被他满不在乎地无视。他说自己的孤儿院本来就全是坏掉的东西,不在乎这点了,再说孤儿院里又不会遭贼,孩子们也乖乖巧巧不往外跑,堵它干吗,费时又费力。

 

罗伊先生记着自己那时好像回了他一句“你就是这一片最大的贼,自然不会有人来偷你的东西”之类的话,他也依然满不在乎。

 

——说起来,克利切.皮尔森他似乎总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想继续回忆下去了,罗伊先生从那个缺口处费力地爬进去,走上几级台阶,深吸一口气,叩响孤儿院的门。

 

可是里边既没有拖拖踏踏来开门的脚步声,也没有孩子们玩耍时的欢声笑语。

 

安静的诡异。

 

他不死心,接着敲了几下,一次比一次敲得重。

 

毫无反应。

 

没有人来开门。

 

罗伊先生在台阶上坐下,努力说服自己克利切可能只是出去了,孩子们可能也不在家。

 

他不想让自己想到哪怕一点点最坏的可能。

 

他突然想起来,几天前,他和克利切吵了一架。

 

吵架的内容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自己质问过他“你养这些孩子有什么用”,而克利切不气也不恼,平静地开口:“你们这种上等人是不是觉得吃饱的撑了想来嘲笑嘲笑我们下等人?你和我克利切有什么关系啊现在轮到你来说教克利切了?”

 

上等人。罗伊先生从未想到过克利切会用这个词在他们之间划上一道深深的鸿沟。罗伊先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支吾着开口:“呃,我是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的是……你完全可以用这些钱让自己过的更好,而且你也真的很不容易……你那只左眼……“罗伊先生知道此时他的话语听起来很苍白和笨重,所以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克利切空洞无神的左眼,但克利切躲开了,”那你为什么要来养活这一群孩子们?”

 

而他只是倨傲地站在那儿,道:“和你没关系,瑟维。你滚吧,上等人。”

 

于是瑟维就走了。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宁帮助一群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哪怕自己疼痛、受伤、乃至于残疾。罗伊先生是不明白的,因为在他看来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充满自私的,包括那个给了他吃穿,教会他魔术的约翰.亨利.安德森老师。

 

 



而现在罗伊先生坐在这里,白沙孤儿院的台阶上,从早晨一直到正午,再到晚霞漫天。

 

他始终没有等到克利切。

 

罗伊先生站起身,腿坐得有些麻,他酿酿跄跄走了几步,回头望着浸在满天夕阳下的孤儿院,苦笑着离开了。

 

 

这是罗伊先生失恋的第一天。

 

 

 

DAY 7

 

 

克利切失踪了。

 

他找不到他了。

 

一周过去后,罗伊先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这一周里他至少去了白沙街孤儿院二十多次,每一次都是大门紧锁,他每一次都坐在台阶上,看院子里肆意生长着的杂草,等自己所等待的人。

 

一周过去了,终是没有等到。

 

今天是个阴天,浓雾笼罩的伦敦看起来毫无生机。

 

“瑟维,今天我在剧院有一个表演——你要做我的助手,明白了么?”安德森对他说,那时他正在练习魔术,闻言看向他老师的方向。瑟维本来可以直接点点头,但在他还没经过脑子,一句话脱口而出:“可我……今天还有事情。”

 

安德森一边埋头整理着魔术道具,一边说:“这是一个表现你自己的机会,去吧瑟维,鲜花和掌声终是属于你的——”

 

罗伊先生将扑克牌理顺,静默着不发一言。

 

“你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瑟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

 

既然我天生就要在舞台上闪耀,那为什么还要作为你的助手登上这舞台?

 

 

罗伊先生叹口气,没有接着拒绝,权当默认了。

 

 

 

 

那天晚上,表演很成功,无数的鲜花、灯光、掌声、观众的热情向他们涌来,罗伊先生也是表演了几个学徒的小魔术的,所以这掌声里自然也还是有他的一份的。

 

但罗伊先生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安德森抢了他所有的荣誉与风光,自己被他一映衬简直成了马戏团里的小丑,碌碌无为又十分可笑。

 

罗伊先生找借口躲了出去,他靠在剧院露天阳台的栏杆上点起一根烟,看着深蓝色的天幕,悠悠吐出一个烟圈。

 

 

他突然想到,如果是克利切他面对这种事时,他会怎么做呢?

 

罗伊先生笑着摇摇头,怎么又突然想起那个人了呢。

 

或许克利切和他一样,都是靠欺骗为生的人,一个是荣誉满身的“魔术师”,一个是冠勉堂皇的“慈善家”。

 

但脱去那身看起来体面的外壳,“魔术师”不过还是个学徒,“慈善家”不过只是个小偷。

 

如此可笑。

 

 

 

 

 

 

这是罗伊先生失恋的第七天。

 

 

 

DAY 30

 

一个月过去了。


 

三十天啊。罗伊先生总是在想,克利切去哪里了?

 

带着他的孩子们去哪里了?

 

每当这时,瑟维总是赶忙收住自己的思绪,像召回一只放飞的鸽子。

 

为什么我总是想到他?

 

克利切那顶脏脏的贝雷帽斜戴在头上,右眼是璀璨的蓝,里边有着罗伊先生的白鸽们所有洁白的羽毛。

 

他和克利切可以说是认识的很早,但在各自的交友圈里也总是若有若无的那一个,交情始终不深。

 

但后来他也不知道是如何熟络起来的,慢慢地自己开始厚着脸皮去他的孤儿院里主动要求变魔术。孩子们也很喜欢他,偶尔去也可以更厚一点脸皮甚至留下来吃完饭。

 

吃饭的时候克利切始终是不看他的,克利切看着窗外,云层不知何时裂开了一条缝,漏下来的金光比不上他眼睛里的星光璀璨。

 

 

 


 

 

生活由你和回忆组成,你走后,便只剩下回忆。

 

 

 

这是罗伊先生失恋的第一个月。

 

 【未完待续】

精致的猪猪

一块钱四个的梗(超级沙雕)

【一】

  探:烧火钳!一块钱四个!嘿嘿!

  蜥:……

  当天晚上,诺顿的腰没了


【二】

  奈:美甲!一块钱四个!嘿嘿!

  杰:……

  当天晚上,奈布的腰没了


【三】

  幸:鹿茸!一块钱四个!嗨嗨!(娃子你怎么能糟蹋这么珍贵的草药?)

  班:……

  当天晚上,幸运儿的腰没了


【四】

  依:鱿鱼小丸子!一块钱四个!嘿嘿!...


【一】

  探:烧火钳!一块钱四个!嘿嘿!

  蜥:……

  当天晚上,诺顿的腰没了


【二】

  奈:美甲!一块钱四个!嘿嘿!

  杰:……

  当天晚上,奈布的腰没了


【三】

  幸:鹿茸!一块钱四个!嗨嗨!(娃子你怎么能糟蹋这么珍贵的草药?)

  班:……

  当天晚上,幸运儿的腰没了


【四】

  依:鱿鱼小丸子!一块钱四个!嘿嘿!

  哈:……

  当天晚上,依莱的腰没了


【五】

  威:小竹笋!一块钱四个!嘿嘿!

  裘:……

  当天晚上,威廉的腰没了


【六】

  索:遗照!一块钱四个!嘿嘿!

  约:……

  当天晚上,依索的腰没了


【七】

  麦:信封!一块钱四个!嘿嘿!

  邮:……

  当天晚上,麦克的腰没了


【八】

  克:魔术棒!一块钱四个!嘿嘿!

  维:……

  当天晚上,克利切的腰没了



佛某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春节

中国的节日,跟日了狗一样。

每个人不是常常这么说的吗?

克利切是个孤儿,没有了母亲,父亲,唯独和瑟维待在一起。

但是春节,瑟维表示要回家,看看父亲与母亲,克利切无可奈何,只能同意。

在瑟维走的前一天,心中有点不爽,一直在生气。

“又不是不回来,生什么气呢?”瑟维问着,双手已经提好了,行李。

“就是不想自己一个人过,孤儿院的孩子春节都被大富人家接走了。”克利切嘟着嘴,生气的说。

“没事,就几天,我就回来了。”

“好吧”

“我走了”。

“再见。”

瑟维回了头,抱着克利切一起走。

“干嘛?不是要回去吗?”

“没什么啊,带你回去见爸妈。”

中国的节日,跟日了狗一样。

每个人不是常常这么说的吗?

克利切是个孤儿,没有了母亲,父亲,唯独和瑟维待在一起。

但是春节,瑟维表示要回家,看看父亲与母亲,克利切无可奈何,只能同意。

在瑟维走的前一天,心中有点不爽,一直在生气。

“又不是不回来,生什么气呢?”瑟维问着,双手已经提好了,行李。

“就是不想自己一个人过,孤儿院的孩子春节都被大富人家接走了。”克利切嘟着嘴,生气的说。

“没事,就几天,我就回来了。”

“好吧”

“我走了”。

“再见。”

瑟维回了头,抱着克利切一起走。

“干嘛?不是要回去吗?”

“没什么啊,带你回去见爸妈。”

公子。

卑微少金又双叒叕来群宣

群里人不帮忙怎么办、打一顿就好了(划掉)

少金能怎么办少金也很绝望急需要新鲜血液!!!已经寒假了啊!!!

学院干啥都成——

虽然戏啥啥不成吃饭第一名(咳咳、划掉)

但是!佬多啊好玩啊——(疯狂使眼色)

不拒小白也欢迎大佬——

来啊、快来啊。一起潇洒一起快活——☆☆☆

占tag致歉

卑微少金又双叒叕来群宣

群里人不帮忙怎么办、打一顿就好了(划掉)

少金能怎么办少金也很绝望急需要新鲜血液!!!已经寒假了啊!!!

学院干啥都成——

虽然戏啥啥不成吃饭第一名(咳咳、划掉)

但是!佬多啊好玩啊——(疯狂使眼色)

不拒小白也欢迎大佬——

来啊、快来啊。一起潇洒一起快活——☆☆☆

占tag致歉

馨染爱死阿切啦

大晚上的 开车吧

克利切:?????

其实也没啥。

大晚上的 开车吧

克利切:?????

其实也没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