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歌仔戏

2355浏览    58参与
方寸万一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只是社恐不是空号

人体出大问题

可以打poto的tap嘛(*颤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

人体出大问题

可以打poto的tap嘛(*颤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

巧克力吐司切邊

谁抵挡的了战损美人啦😭😭😭

谁抵挡的了战损美人啦😭😭😭

🐠魚🌸

高糊画质也挡不住的孙翠凤的娇俏美丽


这造型真滴太好看了,美死我了

高糊画质也挡不住的孙翠凤的娇俏美丽


这造型真滴太好看了,美死我了

蓝璃

送君别

作者@三十二

离开京城时明明是秋季,如今怎么这么冷?


赵宜在跑的过程中短暂地出了下神,看见自己呼出的白雾在鼻端几乎要凝结成冰,伸出手拢了一下,忽然停下脚步:“我们要去哪?”


白玉堂看着她,回道:“找个能过夜的地方。”


赵宜身上是精致纹绣的大氅,白玉堂依旧是一身秋装,现在还不算特别冷的时候,再晚一些脚下的泥沙会冻起来,那时候不说狼群等一系列不确定因素,光是气温就能让人们横尸荒野。


他站在原地等待,不准备为自己的话解释。因为赵宜其实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很多事情在观望中就能明白其中规律。


过了一会儿赵宜“嗯”了一声。


白玉堂抱着剑转到她左侧,挡了大部分狂躁的夜风...

作者@三十二

离开京城时明明是秋季,如今怎么这么冷?


赵宜在跑的过程中短暂地出了下神,看见自己呼出的白雾在鼻端几乎要凝结成冰,伸出手拢了一下,忽然停下脚步:“我们要去哪?”


白玉堂看着她,回道:“找个能过夜的地方。”


赵宜身上是精致纹绣的大氅,白玉堂依旧是一身秋装,现在还不算特别冷的时候,再晚一些脚下的泥沙会冻起来,那时候不说狼群等一系列不确定因素,光是气温就能让人们横尸荒野。


他站在原地等待,不准备为自己的话解释。因为赵宜其实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很多事情在观望中就能明白其中规律。


过了一会儿赵宜“嗯”了一声。


白玉堂抱着剑转到她左侧,挡了大部分狂躁的夜风,静默地向前走。


月光空明,均匀地铺在戈壁滩的每一处角落,像是镀了层银光。


“我们不能走得太远。”赵宜裹着大氅,把脸埋在毛茸茸的动物皮毛里,“和亲不能耽搁时辰。”


静默。


风呜咽地从石林里跑过,大概是距离有些远了,她只能听见悠悠的回响。

片刻后白玉堂的声音响起,平静到显得生硬奇怪:“和亲有多重要?”


“很重要。”赵宜转过脸去看他,却发现戈壁滩里太冷,月光也太冷,以至于看起来疏离到几乎是陌生人。


她心里默默地叹气,轻声说:“你应该知道,没有姻亲就势必会有战争,而战争的结果会成为下次战争的开端。”

“没有人喜欢尸横遍野。”


小公主不是长在锦衣玉食里的贵人,她本身就带着割裂的矛盾感,举止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天真,有时候甚至显得稚嫩,但又对疾苦格外了解。

了解到甚至不该是一位公主该拥有的知识,也不是任何一本圣贤书里能讲到的东西。


白玉堂停下脚步面对着她。


他比赵宜要高些,某些时候其实可以看见小公主的发旋,只是现在她的头顶满是饰品,什么也找不见。

只有这时候他会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是当朝公主,然而并不为此高兴。

白玉堂:“天下有数不清的人,数不尽的苦。”


说完又接了一句:“我能带你走。”


不做公主就看不见这些,整个天下的百姓只要关注市井里的左邻右舍谁家鸡下了蛋,谁家儿子娶了亲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好。


赵宜敏锐地感到他未出口的话:“但这是我的职责。”

顿了良久,又说:“你有很多地方可去。”

白玉堂要做最潇洒的白玉堂。


白玉堂点头表示知道了,挪转脚步继续往前走。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附近几乎没有绿色,它的所有颜色都是灰暗混杂的,霜雪落在这里也不能逃脱脏污的命运,两串脚印踩过冻土蜿蜒至地平线尽头,随后拐到一处伸长的风蚀岩下。


白玉堂独自坐在外面挡着夜风,连日的奔波和暗中策划已经挤掉太多休息时间,靠着石壁就已经疲惫不堪,反倒是赵宜连日坐在马车里,如今出了那方天地倒是精神奕奕。


沙棘被点燃,火舌伸长几乎要够到岩石,明灭闪烁间得以窥见西移的空澈月亮,一半的冷光罩着白玉堂脸侧和他怀里的剑鞘,阴影自鼻梁处落下铺散开,又被融融火光模糊。

这有点像白玉堂给人的感觉。


说得上侠肝义胆但又冷静疏离,一半接着天一半接着人间,是起于草莽间的骄子。其间界限模糊又泾渭分明,他很明白自己在哪里,做什么,所有的决定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但不一定都正确。


赵宜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抱着大氅披到他身上,自己侧坐在旁边盯着火堆发愣。


与西夏相对的东方是她的家乡。

那里有她向往的江湖,有活得认真的百姓,有她从小长到大的京城和总是很努力的皇兄。

这样的人间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风空荡荡地跑到地平线尽头呜咽着拽下星空一角,刹那间云层猛然变了色,宛如被丢下熊熊燃烧的火把,瞬间燎着半边天地。

赵宜绕到岩石伸出来的地方,慢慢走到最高点——夜晚火舌舔舐的岩石另一侧。


刚坐下就听见鞋靴踩过沙地的声音,重重的大氅重新搭回肩头,一身新白在身侧默立一会儿,学着她的样子盘腿坐下。


白玉堂刚坐下就被刺了一下眼睛,下意识眯起眼偏过头,就看见身侧同样沉默的赵宜。

明明光色已经刺眼,她却略微垂着眼帘,不躲不闪,神色淡淡,全身都漫在日光里,就像献祭,平静地进入一场大火。


白玉堂一愣,忽然明白之前总是想不起来的形容词是什么了——神。

悲悯众生,平等地对待一切苦厄。


他突然伸手遮住她的目光,保持着君子之礼隔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却恶劣自私地把神明拖回凡世,随后又问:“跟我走。”


赵宜什么也不说,甚至没有转头,直直对着东方。


他又说:“跟我走。”


道理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只是还妄图祈求一些余地——无论是多久,真心是否,只要跟我走就好了。

他才不想给选择。


太阳淋漓地挣扎出来,将滚烫的鲜血抛洒到世间,所有都是热烈的,滚烫的。只有这里,永远平淡。


白玉堂只好放下手,看天色大亮。




展昭他们找公主找得发疯,紧接着又发现白玉堂也不见了,顿时头胀得一个比两个大,一边派人四处搜寻一边期望白玉堂能和公主顺利汇合,同时又遣人给京中请罪。

派出来送亲的人本来就不多,正当护卫队忙得乱成一锅粥的时候,两人的身影一同出现在地平线上。


“展爷!公主他们!”有人得了令刚准备走,回头看见前面沙丘一袭白衣,身边跟着个矮了半个头的身影立即反应过来,伸手拉了一下正翻身上马的展昭。


“你去追刚刚出去的兄弟,白兄带着公主回来,请罪也不用请了。”展昭一扬鞭,枣红色大马跑起来。

“兄弟们,回营!”


没有人问那一晚他们在哪里,又做了什么,也许是不在意,也许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保持着不说的默契,如今已到玉门关前,再往前十几里就是最前的一座边城,此时说什么都毫无意义。


十几里地的距离,他们又行了两天。白玉堂不再守在马车旁边,整日拍马在附近打猎,或者先行给城里递消息,有人说这才是真正在江湖浪迹的白玉堂,不是拘在京城的锦毛鼠。


“朝廷……”

旁边人赶紧捂住他嘴,眼神瞥向马车,压低声音道:“你想死吗在这里说这些。”


被捂的那人不服气,咕哝道:“嫁出去的公主哪还有机会回朝。”

白玉堂提着沙兔从他面前路过,似乎什么也没听见。


两日后抵达边城,站在城墙上往外望能看见终年高远的天和不远处扎营的西夏军。

城中女眷替公主穿好嫁衣,又替她蒙上盖头,临离开的那晚展昭来白玉堂的院子里找他,转了一圈没看见人,正准备离开忽然听见屋顶传来响动。


白玉堂靠坐在屋脊上,手里提着坛酒晃荡,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

“明天送公主出城,你去还是我去?”展昭瞥了一眼酒坛,问他。


白玉堂不知道听到还是没听到,拎着酒坛灌了口,眼神飘乎地看向地面,又像是单纯地看花草树木,过了一会儿又偏过头脑袋对着另一边。


边城这边常有人从这里出嫁,偏东边有一幢高楼,每次出嫁的女儿都会在这停留一晚,第二天再从西边的城门出去。这间小院处于正西方,偏头看过去就是大漠。

远处公主在的高楼里还在做明日的安排,火光映着红布透出来,朦胧得像新婚夜里的红烛。


展昭等了片刻,忽然发现他可能是在躲那座楼,或者说是在躲那红光。

他翻上屋顶去看历代和亲公主出嫁时停留的高楼,又不敢面对点着的烛光。




第二日正午,玉门关就像提前入冬,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地铺满地,正午时分赵宜在缓缓打开的城门里走出去。

嫁衣就像是天地里唯一的颜色,迤逦地拖拽着,一直蜿蜒到天界尽头。


嫁出去的公主不会再回来了。


白玉堂背靠着女墙灌了口酒,冰渣混着烈酒涌进肺腑向四肢扩散,一时间麻木了四肢。

长久未进食的胃对蛮横的酒发出抗议,鲜血涌上喉口,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


初雪立马被染红,腐烂荼蘼地渐渐洇开。


白玉堂麻木地抹了一下唇角,手背擦出一大块血迹,像公主出嫁时的嫁衣。

他有点烦,从怀里拿出手帕想再擦一下,却听见“当啷”一声。


什么?

白玉堂皱眉低头,就看见一只样式老旧的金锁。


脑袋被酒和雪冻了大半天,再转起来已经不太容易。他愣了一下才想起,可能是在戈壁那一晚公主把金锁塞进了他衣襟。



送亲的队伍停了两天就回京复命,没有马车,一群男人驾起马在沙漠里狂奔,个别的都能称得上一句浪里白条。

白玉堂溜溜达达地坠在队伍最后,第二天落日时分途经那晚暂住的地方,翻身下马,用剑插出一个狭小的洞,取下玉佩和金锁一起放了进去。


有人来叫他吃饭,眼尖地看见了玉佩,惊讶道:“怎么把这些埋了?”

白玉堂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扫了眼来人:“拿得起就该放得下。”



巧克力吐司切邊

雖然很糊 但李靖真的帥得我當場跳黃河和他do

雖然很糊 但李靖真的帥得我當場跳黃河和他do

巧克力吐司切邊

姐姐请立刻和我do

在船上我也可以的

姐姐请立刻和我do

在船上我也可以的

嘎哈捏
摸了一页韩湘子里有点坏坏的蓝采...

摸了一页韩湘子里有点坏坏的蓝采和。。。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摸了一页韩湘子里有点坏坏的蓝采和。。。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侠盗猎MA人

跟麦可老师@麦可兽 约的稿子

是一些摸了女孩子的小手都幸福的不行的纯情阿桂😏

不知道能不能算歌剧魅影tag里的总之先打了()

跟麦可老师@麦可兽 约的稿子

是一些摸了女孩子的小手都幸福的不行的纯情阿桂😏

不知道能不能算歌剧魅影tag里的总之先打了()

江卿卿

№.9歌仔戏中令人有感的台词

窦仙童:

世子麾下十八将

年轻勇猛似蛟龙

薛金莲:

十八战将空有勇

招为夫婿欠书香


↓这部分是对白

窦仙童:金莲,依你的理想,什么样的人你才嫁呢?是不是可以告诉嫂子?

金莲:大嫂,你不是外人,我当然可以把心目中理想的夫婿告诉你也不要紧。

窦仙童:既然这样,你快说呀)

↑这部分是对白


薛金莲:

一要品貌比兄俊

二要才如子健文

三要山伯痴情分

生伴佳人死伴魂

四要忠心如苏武

五比良相蔺相如

六比公正齐太史

如此堪为金莲夫


年姨灵动的表情和过程中仙童的神情变化真的观感很棒。

这个版本的我没有看完,只挑了些唱段,虽然画质有点年代,但还是能感受到演...

窦仙童:

世子麾下十八将

年轻勇猛似蛟龙

薛金莲:

十八战将空有勇

招为夫婿欠书香


↓这部分是对白

窦仙童:金莲,依你的理想,什么样的人你才嫁呢?是不是可以告诉嫂子?

金莲:大嫂,你不是外人,我当然可以把心目中理想的夫婿告诉你也不要紧。

窦仙童:既然这样,你快说呀)

↑这部分是对白


薛金莲:

一要品貌比兄俊

二要才如子健文

三要山伯痴情分

生伴佳人死伴魂

四要忠心如苏武

五比良相蔺相如

六比公正齐太史

如此堪为金莲夫


年姨灵动的表情和过程中仙童的神情变化真的观感很棒。

这个版本的我没有看完,只挑了些唱段,虽然画质有点年代,但还是能感受到演员和制作人员们的用心。




Angelica韵年
(很快的二刷了,找不到饭所以自...

(很快的二刷了,找不到饭所以自割腿肉)

桂郎君……嘿嘿……🤤🔥(*吸溜吸溜*)

(出自歌仔戏《梨园天神桂郎君》)(←改编自《歌剧魅影》)

悄悄的蹭个poto的tag🙏🏻💦

(很快的二刷了,找不到饭所以自割腿肉)

桂郎君……嘿嘿……🤤🔥(*吸溜吸溜*)

(出自歌仔戏《梨园天神桂郎君》)(←改编自《歌剧魅影》)

悄悄的蹭个poto的tag🙏🏻💦

江卿卿

№8.歌仔戏中令人有感的台词

雲七郎:

万事由命听天断,

死而何惧生而何欢。

何况有你在身畔,

纵死无憾心胸宽

夏儿:

和你同死难清净,

做鬼琴声吵不停。

雲七郎:

总是故友好友情,

免得地府孤单行。


不开窍的夏儿还想着要结拜兄弟,雲七郎面对直女想表白被打断hhh


雲七郎:

万事由命听天断,

死而何惧生而何欢。

何况有你在身畔,

纵死无憾心胸宽

夏儿:

和你同死难清净,

做鬼琴声吵不停。

雲七郎:

总是故友好友情,

免得地府孤单行。


不开窍的夏儿还想着要结拜兄弟,雲七郎面对直女想表白被打断hhh


潘诺尼亚

歌仔戏!神奇的既能联想到宝冢又能联想到布袋戏的剧种和妆造!!还有明清小说!!!

歌仔戏!神奇的既能联想到宝冢又能联想到布袋戏的剧种和妆造!!还有明清小说!!!

NBS

《陈三五娘》:一出俊男美女终成眷属,丑男丑女凑成一对的颜狗戏

这两天刚过年,一边赶针线活一边刷剧。电视剧一部部出,但我翻来覆去的也总是那几部。

《爱情公寓》台词都会背了,《破产姐妹》也差不多了,《生活大爆炸》十二季全部剧情都记得看个开头就知道结尾了;《月光变奏曲》偶尔刷刷,《延禧攻略》坚决不看前40集因为容音真的会让我哭死。于是抱着不让外公外婆被无脑抗日神剧玷污洗脑的原则我拉着他们看完了《山海情》,还有《开端》。

大半夜了做针线活累啊,我家小猫都困得瘫在旁边任我摆布了,我就想着打开b站看看有没有叶青的歌仔戏。

如果要说歌仔戏,在我心里《陈三五娘》一定是排第一名的。小时候就觉得五娘和陈三真的好看,林大鼻和六娘是真的丑,导致后来这两个演员演别的戏我也总...

这两天刚过年,一边赶针线活一边刷剧。电视剧一部部出,但我翻来覆去的也总是那几部。

《爱情公寓》台词都会背了,《破产姐妹》也差不多了,《生活大爆炸》十二季全部剧情都记得看个开头就知道结尾了;《月光变奏曲》偶尔刷刷,《延禧攻略》坚决不看前40集因为容音真的会让我哭死。于是抱着不让外公外婆被无脑抗日神剧玷污洗脑的原则我拉着他们看完了《山海情》,还有《开端》。

大半夜了做针线活累啊,我家小猫都困得瘫在旁边任我摆布了,我就想着打开b站看看有没有叶青的歌仔戏。

如果要说歌仔戏,在我心里《陈三五娘》一定是排第一名的。小时候就觉得五娘和陈三真的好看,林大鼻和六娘是真的丑,导致后来这两个演员演别的戏我也总是会代入。

五娘和陈三的定情荔枝一度让我把“荔枝”和“爱情”挂钩,觉得如果有小男生愿意给我荔枝,我就嫁给他。(加上小时候老妈怕我上火很少买荔枝,就更想了。)可惜我到现在还没等到我的荔枝郎。

叶青的其他戏除了《三国演义》拍得和改编得属实疯魔,甚至专门出了一出戏叫《三气周瑜》,里面周瑜病危的时候小乔对他说的话我至今记得;“面子能值几个钱”,导致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周瑜就是被诸葛亮气死的。更鬼畜的是后来诸葛亮还和大乔爱而不能再一起,我从孩童时期看着就是“地铁老人手机”。其他戏我还是常看常听的。

这些年歌仔戏一直在演,我也就听吕实力剧团演得好一些,有些旦角演员的唱腔真的是我听着都难受……老旦唱得都比你好,身段都比你好……我宁可重播修复叶青和杨怀民的歌仔戏。

话说回《陈三五娘》。

小孩子嘛,就喜欢这种一见钟情的追妻戏码,长大后偶尔觉得像《唐伯虎点秋香》,但其实不然。

陈三和唐伯虎的性格差不了太多但也不是看见美娇娘就想娶的,(虽然他最后和雅春搞上了只有小七受伤的世界达成了)而是接受了欧洲中世纪的“开放”思想,说实话他第一集抱着那个断臂的维纳斯的确有把我震惊到,毕竟《陈三五娘》的时代背景是宋代,裸替的女雕塑和油画属实过于“开放”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想却也是正常的,因为陈三家在泉州,按古代的说法宋代船运发达,东南沿海出海贸易的人家不少,他又是将军府的,自是有些门路,在贸易交界口能看见不少西方来的玩意儿,受受西方的思想,诡异地有些合理。

后来的那些“扮猪吃老虎”在那个时代乃至今日都是“霸道总裁文”题材的不二人选。“昔日家丁竟是将军府三公子”!某j或者某点分分钟上首页。

五娘呢……可怜小姐也算不上,毕竟父亲是个员外。六娘丧父她丧母,偏偏后妈是个向着自己亲女儿的,父亲又惧内,六娘被父母疼着,小时候就觉得五娘可怜。但又觉得她还有她的贴身婢女雅春都好好看,比六娘那边的好看多了,编也不由自主地偏心打抱不平。是个才女,贤良淑德,应该早是婚配市场的抢手货,偏员外压着,总觉得有更好的(也属实是缺心眼了),还不如王宝钏他爹干脆,抛绣球被陈三捡到了他翻脸不认人,也不如王宝钏他爹干脆让他住窑洞⊙_⊙

五娘……我也没太多印象了,更多就是她这个奇妙的会被“丑晕过去”的设定。

再说来他们的爱情。

现在长大了细想就觉得好笑,这是四个颜狗的爱情纠纷,只不过恰巧有一对长得丑还喜欢长得好看的。

小时候自动代入好看的那一对,只觉得林大鼻和六娘讨厌。人家都不喜欢你你干嘛还去拆散人家相互喜欢的感情。

长大后发现呢……其实林大鼻和六娘才是正常人遇到的情况。反倒觉得五娘和陈三好笑。五娘看到林大鼻的鼻子就被丑晕了,陈三看见六娘要和他贴贴满脸写着“拒绝”,颜狗得太彻底了。但是再细想……也不能用我们现代人的理解方式去看待这样的戏,古代哪有人会在意内在啊……一看身世二看相貌(更多时候是才华和品行),八字一对抬进洞房。就像我看了好多年还是不懂《烈女庙》这出戏到底是前卫的思想还是封建的糟粕,但至少我外婆看出了“这是被封建礼教残害的可怜人”。陈三五娘他们四个人只是以古代最简单的方式(包括现在)选中了自己喜欢的人。林大鼻和六娘也不过是两个努力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正常人罢了。

不过也不能说正常人吧,毕竟林大鼻有家财万贯,六娘有母亲疼和撑腰。他们两个在这儿给男女主的真挚爱情做衬托,一部长四十集的戏到最后就他俩成长了。

为啥?因为他俩懂了“强扭的瓜不甜”。看到这儿我就有点伤心。丑男丑女甚至不配拥有恋爱过程,生米煮成熟饭了就合家欢了。林大鼻甚至前面三十九集没有一集说过“六娘其实也不错”,六娘也是。两个人只不过在不停地喊“我不嫁林大鼻”“我不娶大嘴婆”。要非牵扯什么“欢喜冤家”我就觉得扯淡。

五娘和陈三都想找“能和自己对话的”,如果换这个理由,就合理了很多啊?因为六娘不喜欢女工不喜欢读书,只会犯花痴,陈三不喜欢可以理解吧?五娘喜欢吟诗举止得体希望能找个能和自己吟诗作对的不喜欢林大鼻可以理解吧?但非要按个这个设定。

因为外貌丑,所以拒绝???

还有雅春和小七……意难平,但也挺气愤的。氦……雅春做了姨娘梦,失败了便嫁了陈三的书童。小时候觉得合理长大了觉得扯淡,这不就是经典的“小姐的丫鬟”配“少爷的书童”,小姐配书童,男二配女二,这鸳鸯谱点的,真工整。怎么(゚o゚;是我们扫地家丁不配吗?

我们小七那么可爱的。

就到这儿吧,听老戏带脑子我外婆说我闲的。(´;︵;`)

咔咔我不可爱

歌仔戏新洛神同人文第一章穿越的甄宓

陆悦兮最近在家闲着无聊拿出一本书看,上面有一篇洛神赋,里面的那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写的真美,不得不说曹植的确是一位才子。

没想到她看着看着人便晕了过去。

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间古色古香,问了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到了三国时代,这里是袁绍的家,她照了照镜子,她想甄宓是个绝世美女,但好像也跟现代美女化化妆没什么区别。

没想到她舒服日子没过两天,曹操打了过来。她依着袁老太太的话蓬头垢面让自己不被发现,等到机会在逃走。

大殿上,曹操的将士对袁老太太大言语不敬,我不敢讲话,躲在最后面。

有将士想杀袁老太太,可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公子及时制止,“切不可乱杀无辜”

“是,大公子。”

悦兮明白了...

陆悦兮最近在家闲着无聊拿出一本书看,上面有一篇洛神赋,里面的那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写的真美,不得不说曹植的确是一位才子。

没想到她看着看着人便晕了过去。

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间古色古香,问了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到了三国时代,这里是袁绍的家,她照了照镜子,她想甄宓是个绝世美女,但好像也跟现代美女化化妆没什么区别。

没想到她舒服日子没过两天,曹操打了过来。她依着袁老太太的话蓬头垢面让自己不被发现,等到机会在逃走。

大殿上,曹操的将士对袁老太太大言语不敬,我不敢讲话,躲在最后面。

有将士想杀袁老太太,可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公子及时制止,“切不可乱杀无辜”

“是,大公子。”

悦兮明白了,他是曹丕。

后来又有将士问我们,“甄宓在哪里。”见我们都不说话,便一个一个找。

最后把我拉了出来。

曹丕把我的脸擦了擦,愣了好一会儿神。

“她就是名动天下的甄美人。”

我不言不语装哑巴。

这时曹三公子来了,见了我,也愣了好一会神。

之后他们又把我带去一个房间,我和我的侍女紫嫣乖乖就范。

晚上他们又让我献舞,我不言不语地穿着舞衣前去,丝带在我手中轻轻飞舞,好歹小时候练过艺术体操。

我一个旋转,轻轻跳跃,整个舞蹈我跳的不悲不喜。

后面曹操请我入座,我施礼谢恩。

“甄姑娘舞跳得真美。”

“子建,你觉得如何。”

“美则美矣,但缺乏生气。”子建认为甄姑娘真可怜。

子桓心中烦闷,怕今夜父帅会对甄姑娘。。。而自己对甄姑娘一见钟情实在。。。

回去途中,我看到有池塘,扑通一声便跳了进去,假装自己不会水。

众人以为我寻死,立刻就下水来救我,我吐了好几口水,晕了过去。

因为落了水,便病了几天,曹植天天来看我安慰我。

我想这鬼地方是人呆的吗?我只想赶紧逃走。然后便晚上悄悄和紫嫣爬树准备跳墙走了,没想到引来一群人。我咬咬牙准备跳下去,“甄姑娘,小心。”底下传来大公子的话。

“子桓,还不快上去把人接下来”

“是,父帅”

随后我便被人带下来了。

三公子说道,“甄姑娘,你病还没好,不要再做些危险的事情让我们担心。”

我从未与他们说过一句话。

“你们若欺侮我,我便立刻咬舌自尽。”

众人皆惊。

因为我先前投湖自尽,他们相信我是干得出来的。

就这样,暂时没人敢动我。

陈琳叔父来了,叫我学西施迷惑曹操让袁家复立,我不肯,我又不是甄宓,这又不关我的事,我还得想办法回现代。

可是一日醉酒,曹操醉酒闯入我房间,意图对我不轨,我赶紧示意紫嫣去找大公子帮忙,没想成,大公子竟然为了我把他父帅给打了。大殿上,子桓被曹操打的皮开肉绽伤痕累累。

我听说后,于情于理去看望他。他一见到我,便开心地握着我的手,我任他拉了好一会儿。

“甄宓多谢大公子”说着,心想这曹丕对甄宓也是真爱了,竟然为她不惜命。

他让我陪他,不知不觉便过了好几个时辰。他痴痴地对我说道,“希望甄姑娘等我好了之后陪我去踏青。”我点点头。也好,出去可以透透气了。

子建也陪我们一同游玩,我感叹现在手足情深。半路上遇到袁熙,幸亏曹丕在,我们才平安无事。我想曹植手无缚鸡之力,还是曹丕有用点会保护人。

曹丕单独拉我出来谈话,对我又是一番深情表白。

我想反正甄宓会嫁给他,于是说道,“大公子对甄宓的情意,甄宓愿以身相许来报答。”

反正是甄宓的身体报答,不是我的身体。

听了这话,他喜上眉梢,当即拥我入怀。

“甄姑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

入夜,我来到曹丕的房间,准备解腰带,可他却制止我。

“甄姑娘,你这是何意?”

“你不想要我吗?”

他直言道“想,做梦都想,但不是现在,我要等明媒正娶你的那一天。”

我心想,曹丕还挺纯情的。

于是我准备离开,刚想走,却被他拦下。

“甄姑娘,这个送你。”

我收下了,顺便把脖子上的玉佩送给他。

他拿在手上爱不释手。

江卿卿

№7.歌仔戏中令人有感的台词

允禵:

满怀感激不尽言

赦书在身保安然

今天分手何时见

这份恩义薄云天

年羹尧:

羹尧对你愧疚多

只望从此息风波

此去青海平战祸

重逢且待奏凯歌

允禵:

非是骨肉不相亲

一言奉劝知己人

兵权在握莫轻放

允祯计谋要提防


——from《年羹尧新传》


🏁纯手打,禁直接转载

允禵:

满怀感激不尽言

赦书在身保安然

今天分手何时见

这份恩义薄云天

年羹尧:

羹尧对你愧疚多

只望从此息风波

此去青海平战祸

重逢且待奏凯歌

允禵:

非是骨肉不相亲

一言奉劝知己人

兵权在握莫轻放

允祯计谋要提防


——from《年羹尧新传》


🏁纯手打,禁直接转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