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歌仙兼定

20.8万浏览    4843参与
天不白

【刀剑All婶】理想是成为新世纪好神明(10)【上】

(10)上


 《禅与新世纪好神明修炼艺术》传授经验:

-出门在外,诸事小心

-山外观此山,才识此山貌

-一米一粟皆历寒暑,一粥一饭当思耕作苦。餐餐光盘,是成为新世纪好神明的第一步!


 众目睽睽之下吃点心,意外的不容易,尤其是在被今剑和乱藤四郎一边一个地挤在中间的情况下。


 廊下秋日骄阳将盏托上的洋点心切成两半,一半浸在蜜似的阳光里,一半在半收卷起的竹帘投下的阴影里,审神者奋力抽出被今剑纤细却意外有力的双臂绞缠得紧紧的右手、在身后一屋子人期待的目光中颤巍巍小心翼翼地用叉子...


(10)上

 

 

 《禅与新世纪好神明修炼艺术》传授经验:

-出门在外,诸事小心

-山外观此山,才识此山貌

-一米一粟皆历寒暑,一粥一饭当思耕作苦。餐餐光盘,是成为新世纪好神明的第一步!

 

 

 众目睽睽之下吃点心,意外的不容易,尤其是在被今剑和乱藤四郎一边一个地挤在中间的情况下。

 

 廊下秋日骄阳将盏托上的洋点心切成两半,一半浸在蜜似的阳光里,一半在半收卷起的竹帘投下的阴影里,审神者奋力抽出被今剑纤细却意外有力的双臂绞缠得紧紧的右手、在身后一屋子人期待的目光中颤巍巍小心翼翼地用叉子切下一块:“唔……滋味甚佳。”食毕正要抽出困在乱藤四郎掌心的左手去取襟内怀纸,身旁就马上有人角度精准地递上来:“主上请用。“

 

 ——啊,是巴形啊。

 

 她还尚未来得及感慨今日似乎被人侍奉过头了,乱藤四郎就嬉笑着擅自接过沾染了她常用熏香味道的怀纸去拭她唇角。

 

 咳,被按得死死的,完全动、不、了!审神者挣脱不开,笑容僵硬,怀纸在她嘴边拂过,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到方才品尝了一口的美味点心上。

 

 ——洋点心是用时令食材做的栗子蛋糕,蛋糕是身后直到她说了好吃才微微松了口气的堀川国广试验了三次做出来的,所用的栗子是面前的土佐打刀昨日去后山捡的,整整一大筐,剩下的还用次郎太刀和不动行光一时兴起买下但终究还是喝不惯的白兰地做了糖渍栗子,现下一罐罐泛着浓小豆色光泽的美味甜食安静坐在厨房背光处的食品架上,满满当当,是令人安心秋收气氛——陆奥守吉行顶有发现生活小确幸的特殊能力,同样的,他对目前审神者的窘境也只一笑置之,大大咧咧地取下嘴里叼着的叉子:“哈哈哈咱就知道当时淘下那本二手洋食谱不错吧?是吧歌仙?”

 

 紫发打刀今日不知为何对于僭越主从之别的短刀不置一词,反之正矜持地伸出叉子准备不失他“和食最高”原则地品尝下一口,此刻仿佛被人抓包,赶紧喝茶补救:“洋食终究是洋食,滋味浓厚,缺少和食雾里看花之趣味,要说有什么好的,大概只这蛋糕与时令相和,令人一尝便感念……”

 

 “果然歌仙也同意是吧!哈哈……我改天再去研究研究其他洋点心!”土佐刀一拍大腿爽朗结语,话被打断的歌仙不方便在主上面前发作,咽下茶水愤愤送了一块蛋糕入口。被按着擦完嘴的审神者唯一能动的只有脖颈,她于是转了转头看着陆奥守:“陆奥守的活力真是不容小觑,昨晚军议上新到的投影机器真是帮大忙了,亏你昨天一天就研究出来怎么组装了呢。”

 

 被表扬了的打刀不好意思地揉揉自己卷翘起来的发:“……小事小事,咱毕竟对那个东西感兴趣嘛……呀没想到第一次用居然是为了军议,真是令人感慨!”

 

他说此话时,今日担当近侍的薙刀此次谈话第二次膝行两步上前,这次是为主公倒茶,另一位也在喝茶赏秋的见此毫不客气地将杯子往此薙刀面前一放:“有劳你了,巴形。“ 

 

 巴形薙刀安静地抬眼,面前这位眯着笑眼的古备前派太刀似乎一天到晚除了死死黏在这个秋日里日照时间最长的回廊上喝茶之外没干过别的事。经过他深思,大概这是人家传说逸话的一部分——这样的话,“一天到晚都在主上身旁“若是能成为他的逸话就再好不过了。

 

 他的冥思被大广间内两振打刀打断:

 

 “堀川,这个蛋糕真的不错呢……清光你不吃的话我帮你解决?”

 

 “喂喂喂安定你叉子别伸这么快啊啊啊啊——!”

 

 “哈哈哈,陆奥守莫不是在想何时能开展原定的晚间娱乐活动?虽说本丸映画鉴赏协会第一次活动时间还没定下,这个放映机日后大概也要成为大家工作不可或缺的工具了,就长期摆在大广间吧……实际上……”审神者对身后关系很好的两振打刀的打打闹闹习以为常,她已经放弃挣扎了——今剑心满意足地重新抱住她的手臂, “……不如我出阵回来之后就组织大家看部电影怎样?” 

 

 话音未落,廊内廊外安静数秒,秋虫之声可闻矣,审神者此话没有引起想象中的欢呼雀跃,她眨眨眼,此时她背后未发一言却已经效率极高地解决了他那份栗子蛋糕的蜻蛉切在身旁马尾蓬松的蓝眼睛打刀鼓励的目光下硬着头皮道:“主公大人……”

 

 “嗯?”审神者注意到今剑的手有些凉,于是在乱藤四郎不注意时抽出手将短刀小而白嫩的手合在掌心搓了搓,暖融融的一捧灵力自她掌心漫开,明明是温柔的触感,却让小短刀更失落了似的垂下眼帘。

 

 “……若是不介意的话……”蜻蛉切继续硬着头皮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他身旁的打刀——大和守安定几乎要去摇他肩膀,摇不摇得动不究,至少要摇出来他肚子里的话才行。

 

 “你说。”审神者头也不抬。

 

 “就是……”为人忠厚律己的枪这是第一次尝试与主上的决定唱反调,比上阵杀敌还紧张。

 

 “主上!”果然,他被高昂一声打断——压切长谷部一身出阵服冲过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了与巴形薙刀的数次无声的眼神交锋(其中内容包括:“距离主上三尺以上是近侍的基本礼仪吧菜鸟!”、“番犬一般狂奔过来的你可没有立场指责我,打刀。”、“哈?你这个见识比刀茎短的家伙才没有资格说我这振主上最器用的刀吧!”、“啧,今日的近侍是我,你乱吠什么。“……许多许多,此处按下不表),“出阵部队已经整编妥当,请您示下!”

 

 “哦,大家动作很快嘛。”乱藤四郎与今剑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上的触感仿佛是有清泉流过,审神者再现身时已经是在庭院中央,身后跟着几乎跟她同时起身的近侍,蜻蛉切接收了大和守安定的一记眼刀,很抱歉地低下头。加州清光用气声问:“喂……阻止不了主上出阵,现在怎么办啊?”

 

 “这种时候也只能顺其自然了吧!”陆奥守抄起手,“话说你们新选组的刀怎么总是这么拐弯抹角磨磨唧唧的啊……”他很多动地又换了个姿势——这次是摊手——一脸“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嘛“。

 

 “陆奥守你不明白的……哎呀这种关键时刻为什么长谷部一点用都没有啊!巴形也是!”大和守安定扶额,“要是主公跟冲田君一样……”他悱恻起来,秋日骄阳灰暗。

 

 加州清光还没开口安慰,几步外大广间竹帘间阴影下安静坐着的、制做栗子蛋糕获得大成功的胁差这时候急了:“那……会不会像土方先生一样……死在……”他握紧了拳。

 

 “堀川……”


 

 庭院中人不知道回廊内气氛已变。

 

 “主上,大家都在三鸟居待命……”长谷部挺直了背,舒展了肩膀,努力让自己在主上面前看起来更加健壮可靠一些,竞争对手就跟在主上身后,令他不得不努力自我表现一番,审神者点点头,突然感到肩上的发被人束起——乱站在她身后,扯下自己的发带将她的头发扎起,今剑拉她的袖子:“主公大人一定要去吗?……可是我想跟主公大人一起玩呢……“

 

 审神者俯下身:“等我回来再一起玩如何?啊对了,可以让陆奥守放电影……“她揉揉他的头发,乱粘过来抱住她的腰爱娇道:”那主上一定要早点回来啊,晚了我可不等您!”他蹭了蹭审神者刚刚被他扎好的头发,嗅着她衣上发间的香气,巴形薙刀安静地睨了他一眼。

 

 “好的好的,”审神者摸完了这个的头又要去拍另一个的肩膀,余光还看见急急走过来的人,“歌仙?”

 

 紫发打刀盯着她的腰间,朱绯唐衣下、浓色的捻裆袴与梅色长襦袢交接的纤细部分并无不妥,乱警惕地挪了一小步挡住他的视线,长谷部重咳一声,这时他才倍觉失礼地很抱歉地挪开视线:“咳,主上……不带兵刃吗?”

 

 闻言审神者近乎是爽朗地笑了:“哈哈,原来还担心你要让我出阵前作歌一首,看来是多虑了,”她微微侧身,能见身后坐在廊中晒太阳的众人,“大家也多虑了。”

 

 回廊中树影下低头喝茶 的莺丸似有所感,遥遥看来。

 

 今剑将自己埋进主公怀里,歌仙盯住她:“但是恕臣直言,狐之助在昨夜的军议上提醒……”

 

 “你一来,我突然很有雅兴想要出阵前吟歌一首。”审神者打断他,齐整额发下眉如柳黛,唐衣披在襦袢外的怪异打扮令她看上去如第一次拿起薙刀的武家贵女,她清清嗓子:

 

 “吾身无利刃,却斩浮屠世间万重晦。将军百战,不敌草木一春。”

 

 她吟此句时,巴形薙刀分明看到她垂下的右手握着一柄薙刀。

 

 是刀光如雪,柄若春木的一振好刀。

 

 明明刚才还没有的……

 

 

 ——“心中有剑吗……”古备前派的喝茶闲人终于放下茶杯,审神者已经离开,廊间众人垂头丧气地围着她只动了一口的洋点心,喝茶闲人见无人有意解决此栗子蛋糕,于是大大方方:“那我就不客气了。”

 

 秋阳似水,流淌在回廊下,树影也被其染黄,畑当番耕作的笑面青江和石切丸一前一后路过,跟大家打招呼的时候也无人理会。正午将至,万物的影子长而复短,如一年寒暑两易。

 

 自从审神者离开后就回到回廊陷入冥思的歌仙是在莺丸慢悠悠地将蛋糕吃了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的:“等等!莺丸殿您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哦,他说的什么心中有剑……不过的确以前随主上出阵,都没见过她使用武器啊……”加州清光拨弄着自己肩上的黑发,古备前太刀细嚼慢咽,蛋糕伴着茶水下肚,堀川国广面色苍白地走出来收了盏托。乱踢着小腿:“但是这次出阵有一期哥和药研、厚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但是昨晚的军议上……”

 

 

 “昨晚的军议”是一个被两次提及的事件节点,这里有必要进行适当解释说明。

 

 军议的发生时间是在战事剧变的第二夜,本丸的狐之助终于带来了较为完整详细的情报,彼时秋虫啾啾,沉云低垂,暮影蔽日,庭院四野黯淡无光,廊间红灯笼只亮了数盏,大广间唯一亮起的是一块幕布,太郎太刀按照陆奥守的要求伸手按了一下吊在梁上的投影仪的开关,大家惊叹地“喔——”了一声,挡在了投影仪前的陆奥守脸上蓝一块红一块,兴奋得手舞足蹈地乱叫:“成功了成功了!”

 

 “比起这个,”长曾祢抱着手臂大大翻了个白眼,“你能先让一让吗。”白眼此物有连锁反应——至少此举令旁边坐得远远的蜂须贺形状优美的眼睛不自然抽动:“赝作,举止不雅!”

 

 审神者的柳青重袿在笼在亮蓝冷光里,近侍小狐丸坐在她身后,狐之助蹲在审神者座前:“目前已知的情报中较为突出的有以下几点——”审神者把玩着手上的泥金绘花木桧扇,展开时上面有绀青泛浅葱的潺潺流水,金色绫织其中,垂柳缀作浓云翠烟,细听能辩风声水动。坐得近的秋田被那扇子吸引,反倒忘了听狐之助的战况汇报,一期一振轻轻拍他脑袋让他集中精神。

 

 “——山城国象限伤亡惨重,昨日上报的阵亡数据基本属实…….”

 

 “阵亡数据,仅仅指的是刀折数量么?”审神者喃喃,她的话只有坐得离她极近的几振刀才能听见,审神者手上的扇子被她收起一折,秋田又好奇地看过去:柳叶金枯,河床上怪石裸露,枝上一勾弯月,如纱夜幕下是寂寥秋色。他好稀奇地要跟身旁的药研哥说,却见一向冷静自持的兄长龙胆色的眸子竟然染上些惊惶的情绪,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发觉,小短刀注视着自己的兄长在此之后就紧盯着审神者的脸,他不知道他在找寻着些什么。

 

 昨晚的军议,好像一期哥的样子也有些奇怪啊……秋田又抬头看了看另一位兄长。

 

 “……目前时之政府的战略方针是鼓励各本丸韬光养晦、以退为进,在情报有限的情况下以侦察、搜集有用信息为先。很遗憾的是,眼下我们能预测的战况准确率低,建议大人您以远征所搜集到的情报为准、做出判断。”屏幕上列出了所有远征时空坐标,有几个作了特殊标记。

 

 “也就是,减少出阵的意思?”同田贯皱着眉问了一句,审神者手上的扇子翻了一面,绀鼠的惊涛拥起礁石,白练珠浪镶成排云:“听来是这个意思。”

 

 闻言小狐丸侧目观察他的神主大人的侧颜——她眉目舒展,倒是与坐在她近前几位亲信面上神情形成对比。

 

 “同田贯殿说得不错,上级同时也建议出阵安排更加谨慎……”

 

 “是要,限制出阵刀种?”药研放在膝上的拳握紧了。

 

 “没错,也就是说刀距短的刀剑暂缓出阵……同时也要注意部队成员的实战能力,作战经验不足也尽量不要编入队中,毕竟现在各战线情况不明,敌方数量与质量都有显著提升……”

 

 审神者仍然没有表达个人观点的意思:“我知道了。”她眼帘半垂,令人不知道她心思。

 

 “大将!”药研倏地坐起,刚要上前就顿住了动作——一期一振按住他,并冲他摇了摇头。

 

 审神者不动如山,倒是狐之助被药研突然的动作吓得炸毛,后退一小步平定了呼吸才心有余悸地继续汇报:“……咳药研殿不要激动……实际上也建议审神者不要随军出阵呢……”审神者嘴角微笑未落,然摄人的目光已经投来,狐之助缩成一团,声音声音越来越小:“……当然,这些都是建议,实际计划还是由大人您制定的。”

 

 屏幕的光暗下,陆奥守捏着遥控器将其收起,大广间重新被暖黄灯火照亮,秋田看到审神者的桧扇上的惨白冰湖,苇草间一叶小舟划开霜雪,主上没有说话前没几个人贸然发言——这其中不包括源氏重宝——太刀眯了眯猫儿似的眼:“啊听完情报了,家主的想法是什么呢?”

 

 髭切一说话,他弟弟就很紧张地直起腰背来,审神者“啪”地收了扇子:“说来我想请教诸君……”

 

 “……若要一个时辰内击溃百万之师,诸位可有上策?”

 

 “找到阵中破绽,击而杀之!”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未雨绸缪,知彼之计,围而猎之!”

 

 蜻蜓切英毅的眉头锁起,这时他的目光对上了审神者的——她很鼓励地冲他点点头。

 

 “臣下认为……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他于是在嘈杂议论中沉声道,听力极佳的刀剑都听到了,快要烧开了的沸水般的议论一瞬沉寂,秋田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他的手出了一层冷汗,他听明白了,却还是需要确认一般问坐在他旁边的乱藤四郎:“乱哥……这是什么意思?”

 

 回答他的却是作战经验丰富的厚:“这意味着最前线的山城国,应该有不少审神者阵亡……大将她……”少年声线颤抖,望着主君纤瘦的身影。

 

 与此同时的是粟田口的唯一太刀一期一振膝行向前:“请主上驻守本丸,今后的出阵就交予我等。”

 

 蜻蛉切没有说话,迟疑了好一会儿,但也膝行出列,向审神者深深拜下。

 

 大广间障子门上的影子一个个俯下,像多米诺骨牌被轻轻一推,最后只有审神者的影子与灯影不动,没人看到她蹙着眉望着他们发顶的样子——或许只有这时候正好回头的狐之助吧。

 

 “诸君对我未必也太……”她迟疑着措辞,“……也太没有信心了吧。”

 

 “臣下……是担心您的……”长谷部抬起眼。

 

 “那么,也要听从时之政府的建议,从此禁止短刀与胁差出阵吗?”审神者谆谆善诱,闻言大广间内头抬了一大半。她丝毫没有动怒或者是不服、忧虑、害怕的情绪,令不断揣测她心意的心腹刀剑有些焦躁——小狐丸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那么,神主大人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明日的出阵名单我方才已经拟定好了——”

 

 这下所有人都抬头了。

 

 “——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她一个个向被点名直起身的刀剑点头,含着笑的黑亮杏眸转向难得有些着急的紫色眸子,“……药研藤四郎、厚藤四郎……啊还差一位呢……”她环视大广间,目光锁定了一振气得小脸肉鼓鼓的刀:“……萤丸。”

 

 被点名的新人立即受到所有人的注目礼:“啊……好!萤丸,参上!”小少年差点以为自己再也无法出阵,原本有些气恼,这时听到此话几乎激动得一蹦三尺高。

 

 审神者放下扇子,这次障子门上映出的是主位上的华服少女向她的部下深深一拜:“那么明日出阵大阪城,就请各位多多指教了——”

 

 “——毕竟是我时隔一月的出阵,有什么疏忽请务必指出。”

 

 

 “从昨夜的军议来看……主上并不是从未出阵过,而是无人见过她战斗么?”巴形薙刀问了一个他很关心的问题,回廊中坐着的都是本丸资历老的刀剑,大和守安定回答他:“是这样没错,比起武将,出阵时主上更像是策士吧。”

 

 “我也从未见过主上拿刀的样子。”

 

 “但是主上的命令不能忤逆……这次出阵竟然还带了一振毫无实战经验的刀剑…..主上真是的!”歌仙想捶地板,然良好的教养最后关头拉住了他。巴形本想说他方才似乎看见了主公的刀,看了众人的样子却又将话吞下了肚。

 

 秋风也吹不动长廊内的凝重,直到有人像切羊羹一样破开凝固了的空气并将其就着茶咀嚼吞咽:“其实也不尽然……”蜻蛉切闻言向前探了探,巴形也好奇地去看开口的那振刀。

 

 ——莺丸终于放下茶杯:“说实话,我见过主上战斗的样子……”

 

 “……诸位切勿以貌取人……”

 

 “……她是一位极为强大的存在,大家不要小看她。”本丸资历最老的太刀之一淡淡说道,接着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交换中抢在有人询问详情的前一瞬起身:“茶喝多了,我这就告辞了。”

 

 


小剧场:


 窗外鸦影掠过,此夜无星无月。


 少女于惊梦而醒,直直坐起身来,弹指灯火一豆升起,映出障子门上一个人影。


 嗯?


 夜袭之人知道自己已被发觉,身形一抖,还是大着胆子:“主上……”


 “歌仙。”她看了看时间,“何事?”


 “您出阵前所作之歌,臣下冥思半夜,作了一句相和……”



TBC


-大家新年快乐,利利事事!

-国内的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徐娘

【千叶集·年】(歌仙的记录)

*我打算把之前的剧情都搞一遍!

*对这种有深入探讨的大大们下手轻点!我就写来满足自己的QAQ

*弄了合集,打算放入剧情里

*欢迎指出修改或者加工成和歌

*这段剧情还没发生哦!


榴花ちゃんは本当にかわいい

小榴花真可爱

本丸はちょうど春節の準備をしているところだ

本丸正准备过春节

みんな忙しそうだ

各位都忙上忙下的

彼女は毎日やって来る

她每天都会跑来

みんなに向かって「お疲れさまでした」と声をかけた

对着大家说“辛苦了。”

あのモチモチした声は聞く心がすっかり柔らかくなった

那糯糯的声音听的心都软了

ご主人様がおられるといいのですが……

如果主人还在的...

*我打算把之前的剧情都搞一遍!

*对这种有深入探讨的大大们下手轻点!我就写来满足自己的QAQ

*弄了合集,打算放入剧情里

*欢迎指出修改或者加工成和歌

*这段剧情还没发生哦!


榴花ちゃんは本当にかわいい

小榴花真可爱

本丸はちょうど春節の準備をしているところだ

本丸正准备过春节

みんな忙しそうだ

各位都忙上忙下的

彼女は毎日やって来る

她每天都会跑来

みんなに向かって「お疲れさまでした」と声をかけた

对着大家说“辛苦了。”

あのモチモチした声は聞く心がすっかり柔らかくなった

那糯糯的声音听的心都软了

ご主人様がおられるといいのですが……

如果主人还在的话就好了……

九十加七
福到了! 果然大年初一要带着初...

福到了!

果然大年初一要带着初始刀一起给大家拜年www虽然不是很好的开年,但是希望之后都会变好的!也希望大家都能开心起来www

福到了!

果然大年初一要带着初始刀一起给大家拜年www虽然不是很好的开年,但是希望之后都会变好的!也希望大家都能开心起来www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刀剑乱舞】来自他的礼物6

ooc!ooc!ooc!

我的本丸当然是all我!

本丸二周年贺文。

————————————


  【加州清光·极】

  他的礼物真神奇,不是自己以为的指甲油,而是某个品牌的口红,从日常的豆沙粉、樱花粉到正式场合会用到的正红、朱红,哪怕是那种适合去夜店蹦迪红到发紫的颜色都有!粗略数一数,那个折叠箱里起码有五十支颜色不一的口红。

  这特么是主仆情谊?

  这特么是慰劳两年来的辛苦?

  这特么是感谢这些时间的照顾和宠爱?

  错!这特么是爱情!!

  「恭喜就任二周年。我已经完全被你灵活使用了啊。」

  超!爱!清!光!的!

  回礼是什么?

  当...

ooc!ooc!ooc!

我的本丸当然是all我!

本丸二周年贺文。

————————————


  【加州清光·极】

  他的礼物真神奇,不是自己以为的指甲油,而是某个品牌的口红,从日常的豆沙粉、樱花粉到正式场合会用到的正红、朱红,哪怕是那种适合去夜店蹦迪红到发紫的颜色都有!粗略数一数,那个折叠箱里起码有五十支颜色不一的口红。

  这特么是主仆情谊?

  这特么是慰劳两年来的辛苦?

  这特么是感谢这些时间的照顾和宠爱?

  错!这特么是爱情!!

  「恭喜就任二周年。我已经完全被你灵活使用了啊。」

  超!爱!清!光!的!

  回礼是什么?

  当然是,加倍的爱啊!!

  

  

  【大和守安定·极】

  「恭喜你就任二周年。感觉你不管有多难用的刀都能使用了呢。」

  所以他的礼物,就是一把木刀吗?

  “你是不是特想找个机会抽我一顿。”

  “诶~为什么这么说,你难道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比如我爬墙什么的……”

  “你不是自称克总后裔,八爪鱼成精吗?”

  “咳咳,建国以后不能成精。”

  “嗯哼,所以呢?”

  “你送我木刀是不是想要揍我?”

  “没有哦,我保证。只是为了你时常锻炼而已。”

  “真的?”

  “真的。”

  于是,某天的手合场传来咆哮:“我信你个鬼!你个男刃!坏心得很!”

  “哦啦哦啦哦啦!小猫咪别跑呀!”

  “你的回礼没了!炸了炸了!绝对炸了!炸了!”

  

  

  【歌仙兼定·极】

  「你也散发出就任二周年的气场了呢,很好。」这么说的男人要求自己咏歌一首,才能拿到他赠予的礼物。

  “就任二周年,心情大好不想吟,反正也不会。”

  “……”

  “……”

  歌仙兼定想继续说点什么吧,又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索性叹了一口气,把自己写的和歌集送上。

  “好好学习,争取来年学会作诗。记得远离和泉守,别再跟他学了!”

  其实,不是跟他学的啊,自己是真的不会和歌!

  算了,回礼就认认真真作一首和歌,当作自己努力受教的证明吧!

  

  

  【和泉守兼定·极】

  「这样一来你已经就任二周年了。也就是身经百战的指挥官大人了。值得自豪呢。」说出这话的帅气男人同时还送上了礼物,盒子里装着一对漂亮华丽的耳环。

  可见他对红色的喜爱,染红的羽毛,晶莹的宝石,还有扎成小小蝴蝶结的红纱带。

  实在是太华丽了!

  “喜欢吗?”

  “超喜欢!”

  “那还不戴上吗?”

  “马上!这边,唔,还有这边!怎么样,好看吗?”

  “还行。”

  “不过好像有点重。”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卡内桑。”

  “嗯?”

  “少刷空间,现在不流行了,我来教你刷x音x手x博x站吧?”

  师傅领进门,学好学坏看个人呀w

  

  

  【陆奥守吉行·极】

  「你今天就是就任二周年了。已经成为了支撑我们的有力支柱了啊。」

  他的礼物是新奇的瓶中船。

  窄小的瓶口到底是怎么放进去这么一只造型栩栩如生的轮船的呢?真是好手艺!

  小心翼翼地捧着这只瓶中船,眼中的好奇与喜爱已经无法掩饰,所以他的摸头很乖巧地接受了。

  一声谢谢说得甜甜又大声,决定了,礼物就本丸烤红薯吧!

  

  

  【山姥切国广·极】

  「就任二周年吗。能够正当地评价我……是因为经验吧。」他本能地想去拉一下兜帽,什么都没摸到的他恍然自己已经不需要那张白布。

  作为初始刀,他没有送什么特别的东西,或许彼此之间根本无需太多言语。他牵着自己在本丸游走,看见新开的花朵便折下一枝送给自己;看见美味的蔬果摘下后洗干净再递给自己;看见闯入本丸的野猫会哄过来再让自己抱抱;看见熟悉的战马会领着双方认真介绍认识。

  “如果本丸将来出什么事,第一时间带她走,不要迟疑,记住了吗?”

  “喂喂,被被你在说什么?”

  “你要记住,你是最重要的。”

  “不要把气氛往奇怪的氛围带啊!”忍不住抱他,气呼呼地搂紧。“不要说奇怪的话,我会害怕的。”

  “你好好的,就是最好的礼物。”

  “嗯……我会乖乖的啦,绝不以身犯险。”

  

  

  【山伏国广】

  「主人,是就任二周年!平日的努力让主人迎来了这一刻啊!」

  沉甸甸的礼物第一时间还以为是哑铃,但是打开才发现并不是哑铃,而是……瑜伽带?!

  这玩意……犹豫地发问:没有送错人吗?

  “咔咔咔,贫僧觉得真的很适合主上,毕竟日日皆修行,这个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锻炼到您呢。用久了拿来防身也是极好。”

  “不不不,这个拿来防身会变成过度自卫的啊!”

  “啊,那可不好。”

  “不过,还是谢谢你。有心了!”

  “好的,更改一下计划,主上您明天开始就跟贫僧先绕着本丸跑三圈吧。”

  “……awsl!”这礼物刺激到完全没法回礼啊!

  

  

  【堀川国广·极】

  「恭喜您就任二周年。最近主人比我还擅长察言观色,我也不能输呢。」

  他的礼物是一份特制的烤鱼,还附上解辣解腻的水果沙拉,青红双色椒洒在烤得焦香的鱼肉上,分切好的鱼块可见大刺小刺都被挑干净,新鲜的葱花和香菜作为装饰摆在周边,切片的柠檬围着盘子绕了一圈。

  被色香味俱全的烤鱼勾得忍不住咽口水,怎么办?怎么办?好想下筷但不知道从哪里下啊!咬着筷子纠结,最后是准备这份烤鱼的胁差笑眯眯地夹到自己碗里,受宠若惊地接过,嗷呜一口吃下。

  绝!赞!

  “呜呜呜,我好幸福!”

  “那么,接下来要一起加油哦?”

  “必须的,超爱你!”

  决定了,要准备一个大大的惊喜给他,非常非常大那种!


黄咁咁
2020新年快乐ฅ(♡ơ ₃ơ...

2020新年快乐ฅ(♡ơ ₃ơ)ฅ
明年也继续爱你爱你(((*°▽°*)八(*°▽°*)))♪
穿最可爱的衣服,做最可爱的宝!
(突然发现漏了长谷部!!!(›´ω`‹ ))

2020新年快乐ฅ(♡ơ ₃ơ)ฅ
明年也继续爱你爱你(((*°▽°*)八(*°▽°*)))♪
穿最可爱的衣服,做最可爱的宝!
(突然发现漏了长谷部!!!(›´ω`‹ ))

霜团子_溺死在学习的深渊

「刀剑乱舞」来领压岁钱吧!

#还是那个被一屋子刀男带大的婶婶

#过年当然是要领红包啦!但是我好困,就…意思意思写写段子…?

#婶婶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越来越欧不秃头!(?

  

  

  

如此,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

(01)

  又到了考验我说吉祥话功力的日子了。

  我也不记得是从那一年开始的了,想从歌仙兼定手里讨到红包变得没那么容易了,我常常需要说出十多句不重复且风雅的吉祥话才能拿到他的红包。

  不过今年,我已经做好充分准备,提前背好了一百条新年贺词,不怕不能全身而退——

  然而谁能想到他竟然要和我对俳句!

  半——个——小——时——后——

  最终我是在...

#还是那个被一屋子刀男带大的婶婶

#过年当然是要领红包啦!但是我好困,就…意思意思写写段子…?

#婶婶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越来越欧不秃头!(?

  

  

  

如此,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

(01)

  又到了考验我说吉祥话功力的日子了。

  我也不记得是从那一年开始的了,想从歌仙兼定手里讨到红包变得没那么容易了,我常常需要说出十多句不重复且风雅的吉祥话才能拿到他的红包。

  不过今年,我已经做好充分准备,提前背好了一百条新年贺词,不怕不能全身而退——

  然而谁能想到他竟然要和我对俳句!

  半——个——小——时——后——

  最终我是在歌仙心情复杂的叹气声中得到了这份压岁钱。以十战十输这个局面,我觉着他这是恨铁不成钢,并打算把我今年份的文化课安排上。

  

(02)

  今年就没能欣赏到我们被被拉着帽檐红着脸,磕磕巴巴说着祝贺词,塞了红包就想直接跑的画面了。

  虽然有点可惜,但能看到非常自信帅气的山姥切国广也是稳赚不亏的。

  尽管他可能因为一时紧张而咬到舌,但这并不妨碍他接着帅气!

  

(03)

  说到口误啊,就不得不提和山姥切国广同一派的堀川国广了——

  把“日日精进”错念成“日日激进”且毫不自觉,直到旁人提醒才恍然大悟捂住嘴。

  然后轮到我说贺词的时候顺口也说了句:“我一定会日日精进!”听到这句堀川愣了一下,然后捂脸笑了。

  诶怎么觉得我好像在欺负人?

  

(04)

  今年我给本丸的短刀都准备了压岁钱——毕竟作为一个成年人,接受成年刃的压岁钱还好说,但要接受幼年刃的也太别扭了吧!

  但是还未等我送出人生中的第一份压岁钱,以药研藤四郎为首的粟田口短刀排着队将一个个鼓鼓的红包塞到我怀里,而且每个刃塞完还非常顺手地摸摸我的头捏捏我的脸。

  我早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听到我的抗议之后,药研藤四郎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并平静地反驳道:大将,就算您成年了,您的岁数也只是我们的零头。

  失策了。

  

(05)

  老实说,我小时候的压岁钱经手之后都是上交给长谷部的。

  当然没有“长谷部替您保管,等您长大了就还给您”然后没了下文这种剧情啦!

  不过前半句是真的有的。

  今年数完压岁钱后我又打算上交给长谷部,但他并没有收下,反而拿出了一大——堆过去的压岁钱,以及一摞详细记录哪一年什么刃给了多少的账本。

  在长谷部“若有分毫缺失定当balabala”的话语声中,我还是把钱和账本推给了他。毕竟突然有钱就会膨胀,天知道我几天就能挥霍光呢——我前两天才又看上几条小裙子。

  

  

——————————

  日日精进出自刀舞维传,谢幕致辞的小西发错音反应超可爱!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日日精进”了一下,小西害羞捂脸,真的太——可爱了!

嘿西那么可爱你们不想日么

(短段)过年与扫除

1.压切长谷部


年关将近的时候,不光往万屋采买的东西成倍速增长,连偌大的本丸也要重新打扫一遍。


在你的国家里,扫除是过新年的其中一项重要环节,意在除旧迎新和驱除病疫与灾厄。


“如果能够用灵力把本丸恢复一新就好了。”


你举着鸡毛掸子,眼里是游移的灰蒙蒙日光。


书柜上层摆着的都是往年的记录,因为不常被翻阅所以角落里铺了一层灰,还落着一些蛾虫干枯的尸体。


你捏着鼻子,踮着脚蹦跶着去掸那一层,边瓮声瓮气地和近侍抱怨。


“灵力除了能召唤刀剑,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像那些动漫里一样,能使出华光异彩的招式,顶多就算个奶妈,不,压根就是个充电宝吧。”


“这样...


1.压切长谷部


年关将近的时候,不光往万屋采买的东西成倍速增长,连偌大的本丸也要重新打扫一遍。


在你的国家里,扫除是过新年的其中一项重要环节,意在除旧迎新和驱除病疫与灾厄。


“如果能够用灵力把本丸恢复一新就好了。”


你举着鸡毛掸子,眼里是游移的灰蒙蒙日光。


书柜上层摆着的都是往年的记录,因为不常被翻阅所以角落里铺了一层灰,还落着一些蛾虫干枯的尸体。


你捏着鼻子,踮着脚蹦跶着去掸那一层,边瓮声瓮气地和近侍抱怨。


“灵力除了能召唤刀剑,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像那些动漫里一样,能使出华光异彩的招式,顶多就算个奶妈,不,压根就是个充电宝吧。”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长谷部从身后抱起你,让你稳当当地坐在自己的臂弯处,“能够被主召唤出来,为主战斗,是我如今觉得最幸福的事情。”


“灵力不光是单方向的输出,”他闭着眼在审神者的后颈轻吻,“还是您与我之间维系的绳索,只要您想,就可以产生共振的反应,像这样... ...”


滚烫的吻像蝴蝶一样轻盈地落下,穿梭在若有似无的香气里。


同源的灵力隔着肌肤相互感应,缠绕在一起后化作了微弱的生理电流,传导到渐渐沸腾的血液里,一直冲上了天灵盖,使得你整片头皮像彻夜运作的机械芯片一样发热发麻。


你缩着脖子,边喘息边不住地抖。


“不、不行... ... 不打扫完的话,会被歌仙罚站的。”


“摆出这么可爱的表情,可不像是在拒绝哦~”长谷部埋首在你发间轻蹭,“真是的,无论是工作还是扫除,只要是主在我身边,我便不能专心。”


他仰起头,亲了亲你颤动的唇瓣。


“不过,这样我就能充满电... ...接下来的工作就请交给我吧,长谷部会为您解决一切烦恼。”



2.歌仙兼定


 


午后,明亮却清冷的日光被纯白的窗帘所拥抱,又在风吹起时从纱帘底部钻进了房间。


木质走廊被你跑动时踩得噔噔噔噔响。


“歌仙!”


你推开浆色的障子门,看到垂头用抹布仔细擦着瓷器的紫发青年便甩了鞋子,踩着足袜往里跑,“我来帮你... ...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被用清洁剂洗过的地板像打了蜡一样,光滑得让人收不住脚。


你划着手臂,眼看就要往柜子上撞去,浓厚的阴影从头顶罩下,歌仙兼定张开手,及时地挡在了你面前。


“唔... ...”他抱着你,低低地闷哼出声。


“啊对、对不起... ...我只是想来帮你... ...”你抬眼偷偷地观察,却被打刀凝结成一团的眉头吓得又缩了回去,“这也不全是我的原因,谁让歌仙总是喜欢用那么多清洁剂,所以我才会摔倒嘛。”


“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还喜欢推卸责任... ...”歌仙抿着嘴角,扎在脑后的刘海因为刚刚的动静轻飘飘地垂落,残留怒气的眉眼陷入阴影里,“三年来还是没大长进的样子,看来需要惩罚啊——”


他举着手,要往你的脑壳上弹几下。


你抱着他的腰,紧张地闭眼,最后却只等到了额头上一个柔软的吻。


“想帮我的话,这样便足够了... ... ”



3.药研藤四郎



你不知道为什么扫除时会被分配到和药研一起。


“也许是为了监督您,大将。”药研费力地从书架上层抱了一大叠资料,仰头时镜片划过一条冷白的光,灰尘扑簌簌往下落,“前两天您的效率可不怎么高啊。”


你抱着他的两条腿往上举,肱臂发颤。


“但为什么是我在下面举着你... ...啊,你快一点呀,我要不行了... ...”


“这要问消失的年货了。况且,您不是恐高吗?”


药研藤四郎示意你可以把他放下来了,落脚后把资料全放在了地上。


你捏着手臂上发酸的肌肉,努着嘴,用脚把那堆资料踢到一边,“好吧好吧... ...但有个高个子的话,一切不都解决了吗?”


一个文件夹从中间掉了出来,你看着封皮上写着的《审神者观察日记》,好奇地捡起来翻看。


“身高154cm,体重45kg,胸围... ...呃,还有腰围和臀围,这是什么?!!”


“这是您刚入职时的数据,”药研藤四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你身后,他从白大褂里抽出一卷软尺,“请不要用看变态的眼神看我,我也是出于您的健康考虑。”


“我知道... ...但,尿检报告你是怎么搞到的?!!”


药研藤四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勾起嘴笑出一口白牙,“撒~讳疾忌医可不行,还麻烦您协助我一下。”


你将信将疑地张开手。


药研藤四郎上前两步,伸手环住了你的腰,却并没有拉开卷尺。


“比起那些高个子... ...在这个本丸里,可是我对您的身体最熟悉。”


 他的吻落在你耳后,把耳垂含进湿热的口腔里细细品尝,“比如,您身上的所有敏感点... ...”


徒然曜日
占tag致歉,出些双兼定本 未...

占tag致歉,出些双兼定本

未标注均为日文

走xy,任何问题欢迎评论私信

占tag致歉,出些双兼定本

未标注均为日文

走xy,任何问题欢迎评论私信

洛雅思

本丸唠嗑群


新年快乐米娜桑!


因为不确定我能不能卡点发出来所以提前了😂😂但我祝福的心情是真的!新年大家要健健康康的,远离病毒,无病无灾才是福哦!

本丸唠嗑群


新年快乐米娜桑!



因为不确定我能不能卡点发出来所以提前了😂😂但我祝福的心情是真的!新年大家要健健康康的,远离病毒,无病无灾才是福哦!

储佑
放假前在学校里画的,回来之后填...

放假前在学校里画的,回来之后填了个色。😊

放假前在学校里画的,回来之后填了个色。😊

樱璃

迟到了的某一天

         ·关于起床起晚了的审的一天,all审向(大概)


         ————————

         ⒈

  「啊啊啊啊为什么不叫醒我!」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了,你抓着自己的头发喊着。

  「看您睡的正香,不忍心吵醒您」和泉守手里托着你的闹钟,「这个也给您关了」

  「……」

  算...

         ·关于起床起晚了的审的一天,all审向(大概)


         ————————

         ⒈

  「啊啊啊啊为什么不叫醒我!」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了,你抓着自己的头发喊着。

  「看您睡的正香,不忍心吵醒您」和泉守手里托着你的闹钟,「这个也给您关了」

  「……」

  算了,不生气不生气。

  ⒉

  从壁橱里随意拿出几件衣服,冲进卫生间,洗漱更衣。

  一气呵成,熟练且快速的让人心疼。

  ⒊

  鞋子还没穿好就急匆匆的往房门跑,后面跟着的和泉守拎着审神者的包。

  下楼梯时遇到了来送给早餐的烛台切光忠。

  顺手捞走了最容易抓在手上吃的吐司。

  「主!不要边跑边吃!!」

  跑的匆忙的你哪里会理会这个,敷衍的应和,嘴里还在努力咀嚼着。

  ⒋

  三日月已经和茶友们坐在回廊里沐浴阳光,谈论人生了。

  看到奔跑在廊道里的你,笑着打了声招呼。

  「哈哈哈慢点来,不要着急」

  待说完,已不见你的身影了。

  ⒌

  简直是太糟糕了。

  跑太急没注意地上的积水,跌倒的你惨叫连连,「啊啊太糟糕了……好疼」

  听到你声音的歌仙急忙赶过来,手里还拿着拖把,估计是准备清理了这摊水。

  「没事吧?摔倒哪里了?」歌仙扶起你,关切道。

  摔红了的手被握在歌仙手里,清秀的眉眼皱起。

  你忙说,「没事,不疼」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挣开了他拉着你的手。

  ⒍

  因为摔着了,也确实疼,跑起来也没最开始那么快,甚至腿有点疼。

  恰巧遇到了长谷部,得知情况的他半蹲着,宽厚的脊背对着你

  。

  「上来」他说。

  ⒎

  速度确实快了很多。不亏是长腿部!

  ⒏

  祸不单行,你现在就想把挖这个洞的人吊起来!

  抄了近路走了田地这边,却不小心落到了陷阱里,洞不深,且落下的时候被长谷部护着了,倒没伤着几分。

  你查看了下长谷部的伤势,几处被蹭破了皮。

  两人互相帮持着从洞里爬了出来,你拉着他去了手入室。

  「这是小伤,不碍事的,主你不是赶时间吗?我们还是先去传送阵……」

  话没说完就被你打断了,「你的伤得先治好!」

  到底是拗不过你,还是乖乖随你去了手入室。

  ⒐

  打电话解释了原因,请假了。

  ⒑

  「疼……」

  倒吸了一口气,你皱眉看着药研。

  他上药的力道稍稍减小,嘴里的话却是毫不客气,「现在知道疼了?」

  「摔着的时候怎么没感觉,都说了要慢点了……」

  「啊——知道啦,我下次一定!」打断了药研的说教,你用另一只手置于头顶做敬礼状保证。

  「你啊……」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11.

  说到在田里挖了洞的那一位啊……

  「小贞,快快快放我下来」被绑着挂在树上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衣太刀今天也在请求来送食的刃放自己下来呢。

  



云吞喵喵喵喵
【改图】 就是那个韩国的的【女...

【改图】

就是那个韩国的的【女♂仆】游戏pa


丸子大小姐

有一天继承了5个有大宝贝的女仆~

然后过♂上♂了~

一三 国广家 

二四 兼定家

六日大家一起上的~

xing福生活~~


人物数值:

大宝贝大小排序

咔咔咔>和泉守>歌仙>被被>堀川

技巧排序

堀川>歌仙>被被>和泉守>咔咔咔


对~没错~

我当然是在说健身啦~~~

5个女仆陪着锻炼~

最后结局丸子变成了体脂低于8%

肌肉仙女~~

【改图】

就是那个韩国的的【女♂仆】游戏pa


丸子大小姐

有一天继承了5个有大宝贝的女仆~

然后过♂上♂了~

一三 国广家 

二四 兼定家

六日大家一起上的~

xing福生活~~


人物数值:

大宝贝大小排序

咔咔咔>和泉守>歌仙>被被>堀川

技巧排序

堀川>歌仙>被被>和泉守>咔咔咔


对~没错~

我当然是在说健身啦~~~

5个女仆陪着锻炼~

最后结局丸子变成了体脂低于8%

肌肉仙女~~

Gomo是格沫啦

歌仙好可爱好适合做表情包哦^q^(第三十七人警告.jpg

不行再不画画会被炖鸽子汤的…

歌仙好可爱好适合做表情包哦^q^(第三十七人警告.jpg

不行再不画画会被炖鸽子汤的…

若雅ECILA♡
寢當番!!!!! 我愛歌仙兼定...

寢當番!!!!!

我愛歌仙兼定!!!!!

寢當番!!!!!

我愛歌仙兼定!!!!!

Natsuki滢
←昨晚在電影院哭得斷氣的人謝謝...

←昨晚在電影院哭得斷氣的人
謝謝刀舞爸爸

←昨晚在電影院哭得斷氣的人
謝謝刀舞爸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