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歌剧

15478浏览    919参与
EvolLove812

上週,一聽看到新聞就馬上去訂票了

看到這消息真的很傷心,這部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之一,看了不下十次以上,在Broadway 看過, London 看過, Sydney 看過,從小看到大,滿滿的回憶。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部會在Broadway 停演了

Majestic theatre 也是充滿了時代的回憶,真的很不捨~

公演到二月份,如果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去看,一生一定要看一次的歌劇~🥲🥲

上週,一聽看到新聞就馬上去訂票了

看到這消息真的很傷心,這部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之一,看了不下十次以上,在Broadway 看過, London 看過, Sydney 看過,從小看到大,滿滿的回憶。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部會在Broadway 停演了

Majestic theatre 也是充滿了時代的回憶,真的很不捨~

公演到二月份,如果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去看,一生一定要看一次的歌劇~🥲🥲

NorthernNitre
近期上头: 参孙与达利拉 (画...

近期上头: 参孙与达利拉

(画的是18版

近期上头: 参孙与达利拉

(画的是18版

冥冥流火
灵感来源《卡门》歌剧剧目,裙子...

灵感来源《卡门》歌剧剧目,裙子设计成玫瑰花的样子,喻示卡门像红玫瑰般热烈、奔放、桀骜不驯的女子

灵感来源《卡门》歌剧剧目,裙子设计成玫瑰花的样子,喻示卡门像红玫瑰般热烈、奔放、桀骜不驯的女子

国家大剧院文创馆

  《阿依达》是威尔第创作于1870年的一部歌剧作品(四幕歌剧)。作为歌剧大师威尔第最为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讲述原本相爱的恋爱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因彼此身份与立场不同,无法携手一生。最终两人选择以爱殉情,一起埋葬在漫天的黄沙之下。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阿依达》,于2015年1月24日首演。指挥大师祖宾·梅塔执棒、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及男高音歌唱家豪尔格·德·莱昂领衔出演。在收获无数掌声的同时,也带给了观众们对爱情、生命、人性善良的终极思考。非常值得一看!

  《阿依达》是威尔第创作于1870年的一部歌剧作品(四幕歌剧)。作为歌剧大师威尔第最为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讲述原本相爱的恋爱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因彼此身份与立场不同,无法携手一生。最终两人选择以爱殉情,一起埋葬在漫天的黄沙之下。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阿依达》,于2015年1月24日首演。指挥大师祖宾·梅塔执棒、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及男高音歌唱家豪尔格·德·莱昂领衔出演。在收获无数掌声的同时,也带给了观众们对爱情、生命、人性善良的终极思考。非常值得一看!

Fantasiestücke

      06年萨尔茨堡音乐节这版莫扎特《假扮女园丁》的舞台设计笑死我算了。开头伯爵夫妇打架还在同时期场景中,序曲结束马上穿越到一个现代园艺用品店仓库里。后面市长说决斗那儿拿出的枪和剑是园艺浇水枪和砍树枝电锯,真的笑疯。

      唱女主的女高音Alexandra Reinprecht相当漂亮,还有舞蹈底子,真是为什么有的人能歌舞双修还神仙颜值神仙身材。部分场景和暗示比较sorry children,尺度还蛮大的!整体的设计概念相当有趣。......


      06年萨尔茨堡音乐节这版莫扎特《假扮女园丁》的舞台设计笑死我算了。开头伯爵夫妇打架还在同时期场景中,序曲结束马上穿越到一个现代园艺用品店仓库里。后面市长说决斗那儿拿出的枪和剑是园艺浇水枪和砍树枝电锯,真的笑疯。

      唱女主的女高音Alexandra Reinprecht相当漂亮,还有舞蹈底子,真是为什么有的人能歌舞双修还神仙颜值神仙身材。部分场景和暗示比较sorry children,尺度还蛮大的!整体的设计概念相当有趣。

      这部歌剧算莫扎特比较早的作品了,感觉他就是很擅长对付这类贵圈真乱的氛围hhhhhhhh

啵孩

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

Tod und Verzweiflung

Tod und Verzweiflung flammet um mich hier

  

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

Tod und Verzweiflung

Tod und Verzweiflung flammet um mich hier

  

画师_馒头MOMO

  

  玛格丽特:她美丽、聪明而又善良,虽然沦落风尘,但依旧保持着一颗纯洁、高尚的心灵。

  文字来源于百度百科~

  

  玛格丽特:她美丽、聪明而又善良,虽然沦落风尘,但依旧保持着一颗纯洁、高尚的心灵。

  文字来源于百度百科~

Argene

Cantata:Andreo e Garancia

由维瓦尔第和亨德尔的歌剧选段集成的巴洛克康塔塔

剧本改编自大禹治水的神话故事,人物与历史无关


  • Andreo(治水总首领)——女高音

  • Garancia(涂山氏首领)——女中音

  • Clistene(华夏联盟统治者)——女低音

  • Coro(治水队员、涂山氏部落众人)


Sinfonia(from Ottone in Villa)


       四千多年前,中原地区洪水泛滥,华夏联盟的统治者Clistene派志向远大,一心为天下的年轻人Andreo去治水。Andreo...

由维瓦尔第和亨德尔的歌剧选段集成的巴洛克康塔塔

剧本改编自大禹治水的神话故事,人物与历史无关


  • Andreo(治水总首领)——女高音

  • Garancia(涂山氏首领)——女中音

  • Clistene(华夏联盟统治者)——女低音

  • Coro(治水队员、涂山氏部落众人)


Sinfonia(from Ottone in Villa)


       四千多年前,中原地区洪水泛滥,华夏联盟的统治者Clistene派志向远大,一心为天下的年轻人Andreo去治水。Andreo采用了疏浚河道的方式,而不是单纯的淹堵之法,水患因此有了明显的改善。

Recitativo:

       在布满淤泥的河道旁,Andreo拿着治水用的铲子,望着这番景象,感慨治水的工程已经有了进展和起色,大家都干劲十足,他很是欣慰。

Aria:“Un raggio di speme” from Orlando Furioso(Andreo)

        Andreo想象着治水成功后的景象,充满期待,又希望此工程能顺利完成。


Coro:“D'Imeneo la bella face” from Arsilda, regina di Ponto 

       治水的队员们集结起来,感慨治水的不容易,一刻不能松懈。


Recotativo:

       Andreo看见大家因治水而疲惫不堪,心酸不已。此时人力尚不足,治水的工程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后勤保障的不足使效率难以达到预期。

Aria:“Due tiranni ho nel mio core” from Ottone in Villa(Andreo)

       Andreo急于看见治水的成功,心潮澎湃,但想到现实的不易而有些失望,同时希望得到更多人的帮助。他徘徊在布满杂草和石块的山坡上,陷入焦虑之中,因而顾不上看路,结果一不小心一脚踩空,滚了下去,昏迷不醒。


Recitativo:

       治水地点附近有一个涂山氏部落,这是一个信息相对闭塞,远离都城的小型部落。现任首领Garancia是一名年轻女子,她有时会化作一只九尾狐,到远一点的地方视察部落外的情况。

       变成九尾狐的Garancia看见了昏迷的Andreo,后者看起来显然不是本地人。Garancia记得这段时间有联盟统治者派来治理水患的队伍,现在他们好像就在这附近,而这个年轻人的装扮,很可能就是其中一员。Garancia知道,治水于天下有利,因此她一定要把这个人救活。

       Garancia走到对方面前,仔细观察,发现他并无大碍,只是太过疲惫、困乏和焦虑。这时,Andreo渐渐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他一眼望见了直勾勾盯着自己的九尾狐,不免被吓了一跳。但九尾狐先他一步发话了:“你是治水队伍里的人吧?”“是啊,而且我是总首领,本来在此思考一些问题,没想到竟跌下了山坡……”“我听说,治水是一项了不起的工程,你们能不辞辛劳造福天下,我很是敬佩。只是,你为何如此这般疲惫、忧郁?”Andreo苦笑一下,想诉说什么,却忽然回过神来,努力撑起身子试图站起来。Andreo向对方致谢,但表示队伍里的人找不到他,恐怕会群龙无首,他还有任务,必须争分夺秒、刻不容缓。然而,他一站起来,便一阵天旋地转,两眼发黑。Garancia便让他跟着自己慢慢走到治水之处。

Aria:“Tù mi togli alle ritorte” from Armida al campo d'Egitto(Garancia)

       见Andreo忧心忡忡,Garancia安慰他,告诉他他一定会平安无事,也相信治水一定会成功,同时又在心中默默为治水工程祈祷。

       最终,Garancia将Andreo送到治水点附近,便偷偷溜走不见了。


Recitativo:

       尽管有些为之前见到的那只九尾狐感到纳闷,Andreo还是没有多想,继续治水。但此时物质短缺,过度劳累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当Andreo为此郁闷之时,一群他们素不相识的人造访了这个治水的队伍,领头的是一名女子——打扮简朴,气质却显得精明干练。她向Andreo称,自己是涂山氏部落的首领,一旁都是部落里身强力壮的人,他们自愿来为治水队伍提供帮助,增加人力。Andreo询问其名字,对方说自己叫Garancia。Andreo表示感谢,但有些犹豫不决,不敢接受他们的帮助。

Aria:“Lasciar d'amar non so” from Armida al campo d'Egitto(Garancia)

       Garancia有些不满,随即向Andreo强调,自己的部落虽然不大,但人人都有实力,他们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为治水提供帮助。同时,她早就看出了治水的重要性,因此,她也渴望能在造福天下这一大工程中尽一份力。

  Recitativo:     

       于是,Andreo还是接收了对方的帮助,让涂山氏部落的人也加入到治水的行列中

Coro:“Amoretti vezzosetti” from Arsilda, regina di Ponto

       两队人马一起合作,治水效率明显提高了很多。


Recitativo:

       合作治水进行了一段时间,大家都相处得十分融洽。Garancia十分享受与Andreo相处、合作的时光,渐渐地,她发觉自己的心中泛起了爱的涟漪。

Aria:“Se a me rivolge il ciglio” from Amor,hai vinto(Garancia)

       Garancia发自内心感慨,对方看向她的目光,令她感到着迷,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吗?但是天下尚未太平,这样的感情是否显得不合时宜?


Recitativo:

       Garancia不知道,与之同时,Andreo心中也在想着那位主动帮忙治水的女首领。Garancia生长在闭塞的部落里,长期远离都城,却心胸开阔,不但成为首领将部落里所有男女老少的生活安排妥当,还一直都在想方设法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努力把部落建设得更加强大。若不是有她相助,治水的工程可就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她的形象深深印在了Andreo的心中。

Aria:“Che bel contento” from Ottone in Villa(Andreo)

       Andreo也发现,自己渐渐爱上了Garancia,但他不知如何表达出来,更是担忧,这样的爱情是否能成为现实。


Coro:“Viva Orizia, viva, viva” from Ercole sul Termodonte

       很快,这块地区的水系已经治理完毕,Andreo的队伍将转移到另一片区域,他们终将治理完天下之水。


Recitativo:

       Andreo和Garancia心中都很清楚,他们即将要分道扬镳,各自完成不同的任务了。Andreo试探般得询问Garancia,是否愿意跟随他们一起治水。显然,Garancia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意,但她却婉拒了,因为她还有一整个部落要守护,那里的男女老少无法跟随Andreo一起上路治水,并且,她还要继续学习很多东西,努力提高部落的生活质量,她的使命远远没达到完成的境地。

        Andreo心中充满不舍,即使是一心向天下,可以牺牲自己利益的治水总首领,此时也面临着公与私的选择,他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离开Garancia,但治水乃天下大事,关乎到每一个子民的生存,他作为统治者看好的治水总首领,就必须做到身先士卒。

Aria:“Agitata da due venti” from Griselda (Andreo)

风雨飘摇,巨浪在海面上咆哮,惊恐的舵手在等待着船只的沉没。

我的心被爱和责任撕裂,将要屈服,已经无法坚持,绝望来临了。

(引用原词)


Coro:“Di dolci nettare” from Armida

       但无论如何,两人必须分开,投身于各自的工作中。治水队伍开始催促Andreo启程,他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涂山氏部落。


Recitativo:

       不知不觉间,Andreo离开这里已经有数月了。Garancia逼迫自己拼命工作,好不让她整天记挂着Andreo。但每当夜深人静时,她仍免不了坐在那条治理完毕的河道旁,望着远山,回忆着与Andreo相处的时光,等待他治理完全天下的水系的那一天。

Aria:“Fingi d'avere un cor” from Arsilda, regina di Ponto(Garancia)

“候人兮猗”

(选自《吕氏春秋·音初篇》中的《候人歌》)

Garancia对Andreo思念不已,她发誓自己一定要建设好自己的部落,不让对方失望。


Aria:“Tu vedrai” from Ottone in villa(Andreo)

       Andreo只有在歇息时才允许自己思念对方,他感慨自己肩负重任,不得不以天下为先。但忽然,他想到,自己尚未真正向对方倾诉自己的爱意,这份深藏心底的感情,恐怕永远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Recitativo:

       Andreo强打精神,不让自己沉缅于儿女情长,他走向队伍,准备继续开工。可当他一站起来,Andreo就看见大家惊恐万分的神情,他到水边一看,差点晕厥过去:这位治水总首领竟变成了一头体型壮硕的棕熊!

       努力使自己恢复理智,Andreo对大家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化作棕熊,但我发誓,我绝不会伤害你们。现在,治水才是当务之急,我变为熊,身强力壮,反而可以提高治水的效率,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Aria:“Sia con Pace” from Tito Manlio(Andreo)

       Andreo鼓动大家为了天下太平,一定要更加卖力地治水,那洪水比饿熊更加可怕,但我们绝不能退缩,要相信,人定会胜天。同时,他在心中想着,一定要努力工作,早日见到Garancia。


Coro:“Sù à la Caccia si gridi” from Arsilda, regina di Ponto

       就这样,过了整整十三年,Andreo带领着队伍,治理完所有该治理的水系。大家兴高采烈,准备去见至高无上的统治者Clistene。


Recitativo:

       Garancia得知此事,激动不已,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她也没有闲着,她将部落治理得井井有条,更加壮大,人们不仅安居乐业,还与外界有了更多联系,联姻也时常发生。

Aria:“Nasce da tuoi diletti” from Armida(Garancia)

       Garancia无法控制心中的激动,她感慨自己的等待是值得的。她要向Andreo坦白心意,更要让他看看这些年部落的发展,让他知道自己也有很多实力。


Recitativo:

       Andreo正要迈进涂山氏部落时,忽然停下脚步,他发觉自己依然没有恢复人形,在不知原委的情况下,他这副野兽的模样会将全部落的人都吓晕过去的。

       他不知如何是好,而此时祸不单行,Garancia听见了动静,没来得及通知其他人便飞奔出去,迫不及待地想见Andreo。但是,映入眼帘的不是那位治水总首领,而是一头直立行走的大棕熊。她倒吸一口凉气,各种可怕的猜想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没有对付棕熊的经验,此时只能跑回部落,召集身强力壮者合力击退棕熊。

       Andreo见状,一时想不出任何办法,他追向Garancia,试图向她解释前因后果。Garancia发觉棕熊奔向她,几乎失去了理智,她此时能做的,只有逃命。

Aria:“No, per te non ho più amor” from Ottone in Villa(Andreo)

Andreo徒劳地向对方解释,请求她停下来,焦急和绝望充满了他的心。

       但由于他一心追赶,忘记自己还是棕熊的模样,Garancia根本听不见他的言语,只顾奔逃。最终,Garancia精疲力尽,瘫倒在地上化作了一块岩石。


Recitativo:

       Andreo见状,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他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岩石却纹丝不动。

Aria:“Ombre vane, ingiusti orrori” from Griselda (Andreo)

       本想着终于可以见到心爱之人,却迎来了Andreo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悲伤和绝望化作阴影,萦绕在心头。他悲愤交加,为何他努力治理天下水系,从来没有停歇,最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最终,Andreo静静地起身,拥抱了那块岩石。


Recitativo:

       这时,Andreo发觉那块岩石开始晃动。他在一旁死死盯着,几乎不敢呼吸。岩石的晃动愈发强烈,逐渐开始崩裂,最终,整块岩石都碎裂开来,散落在地上,映入眼帘的是Garancia,带着微笑看着Andreo。

       Andreo如大梦初醒一般,几乎不敢相信此前这一大起大落。Garancia发话了,她让Andreo对着河面照照,Andreo照做,竟看见了一个不再是棕熊,已经恢复人形的自己。他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奔向Garancia,两人紧紧相拥,享受着失而复得的快乐。

Duetto:“sei mia fiamma, e sei mio bene” from Orlando Furioso(Andreo、Garancia)

       两人倾诉着对对方的爱意,表示漫长的等待终于换来了幸福与美好。


Recitativo:

       这时,华夏联盟的统治者Clistene带着大臣们出现了,他称赞Andreo在十三年间为天下而牺牲自己的清闲,一心治水,一心为公。而Garancia尽管生活在闭塞的部落中,却对Andreo的治水队伍慷慨相助,并且她为了自己的部落,一直努力建设,让涂山氏部落与外界得到更多往来,从来没有停下脚步。两人都有美好的品格,这正是统治者需要的。现在,他郑重宣布,将统治华夏联盟的权力,交给Andreo和Garancia。

Aria:“V'accendano le tede” from Agrippina(Clistene)

       Clistene号召大家点燃胜利的火把,欢庆这个伟大而美好的开始,迎接光明的未来,并对两人寄予厚望。


Coro:“Tutto il regno in lieta gara” from Arsilda, regina di Ponto

       大家载歌载舞,欢庆新统治者的上任。


蕊子兵法
谢谢这篇介绍让我失去了宝贵的二...

谢谢这篇介绍让我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分钟补作业时间()

但是为了我的血压我还是要写🌚


二编:谢谢评论区两位大佬!!!💖💖💖

谢谢这篇介绍让我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分钟补作业时间()

但是为了我的血压我还是要写🌚


二编:谢谢评论区两位大佬!!!💖💖💖

Argene

巴洛克集成剧:The triumph of Statirata

剧本取材于2009年的电影《Coco Chanel and Igor Stravinsky》

唱段选自亨德尔的歌剧Alcina(HWV 34)、Partenope(HWV 27)、Rinaldo(HWV 7)、Agrippina(HWV 6)、Giustino(HWV 37);维瓦尔第的歌剧Giustino(RV 717)、L'incoronazione di Dario(RV 719)、Griselda(RV 718)、Rosmira(RV ...

剧本取材于2009年的电影《Coco Chanel and Igor Stravinsky》

唱段选自亨德尔的歌剧Alcina(HWV 34)、Partenope(HWV 27)、Rinaldo(HWV 7)、Agrippina(HWV 6)、Giustino(HWV 37);维瓦尔第的歌剧Giustino(RV 717)、L'incoronazione di Dario(RV 719)、Griselda(RV 718)、Rosmira(RV 731)、Orlando(RV 819)


角色:

Stravio(音乐家):mezzo- soprano 

Statirata(异国女王):soprano 

Ivano(国王):tenor 

Giladio(芭蕾舞团领导):mezzo- soprano 

Nicene(舞蹈家):mezzo- soprano 

Odiline(音乐家、Stravio的竞争对手): castrato 



  • Sinfonia:from Alcina by Handel



  • Act1:


  • Recitativo:

  •       在一个政权分裂,纷争不断的时期,文学与艺术也得到了很多发展。一位音乐家Stravio创作了一部舞剧,然而,其中过于前卫、不和谐的旋律及舞者们不甚优美的动作,一时间让大家都难以接受。剧院里,以往高贵矜持的贵族们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修养,口哨声、喝倒彩、谩骂、打闹……人们彻底乱作一团。最终,还是护卫们强制镇压了这场暴乱。

  •       演出结束后,Stravio一个人垂头丧气地走进休息室,他费尽心思的创作,却不被人认可,他们只能接受那些千篇一律的陈旧之物。除此之外,Stravio还将面临事业与生存上的重重压力。

  • Aria:“Leone sdegnoso” from Rosmira Fedele(RV 731)(Stravio)

  •     【Stravio感慨观众不懂欣赏,知音难觅,失意与落魄让他士气低落,前途迷惘。】


  • Recitativo:

  •       一位仍旧保持传统创作风格的音乐家Odiline,与Stravio是竞争对手,这次,看着对方遭受失败,他幸灾乐祸。

  • Aria:“Alle minacce di fiera belva” from Griselda by Vivaldi(Odiline)

  •       【Odiline为自己战胜了一局而高兴不已,又嘲讽Stravio的创作不堪入目,是礼崩乐坏的呈现,有谋反之意。】


  • Recitativo:

  •       这时,芭蕾舞团的领导Giladio和Nicene——这部舞剧的编舞,走了进来。由于过度烦恼而难以保持礼尚往来,Stravio一见到他们俩便态度恶劣地宣称,是舞者没有跟着节拍跳,他们表现糟糕,毁了自己的心血之作。Giladio理解Stravio的心情,没有跟他计较,但Nicene则无法理解Stravio的迁怒于人。

  • Trio:“Un core infedele” from Rosmira Fedele(RV 731)(Nicene、Stravio、Giladio)

  •       【Nicene责怪Stravio不合时宜的创作毁了所有人的努力,Stravio认为错在观众不懂欣赏,Giladio奉劝大家不应该无谓纠纷,这样无济于事。】


  • Recitativo:

  •       这时,鼓号齐鸣,大家停止了争论——是异国的女王Statirata来了。这位女王是个特立独行的统治者。

  •       Statirata也观摩了这场舞剧,但不同于众多观众,她发自内心欣赏Stravio的创作,也认可他敢于挑战陈规的勇气。

  • Aria: "L'amor ed il destin" from Partenope by Handel(Statirata)

  •       【Statirata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她决定想办法帮助这位被埋没的人才。尽管他们有国界的隔阂,却不能阻止一个真正的知音,就好比只要有千里马,伯乐总是不会在意路途遥远。】


  • Recitativo:

  •       Statirata决定会见这位音乐家,Stravio得知后目瞪口呆,他立刻起身去见女王。

  •       Statirata对Stravio的处境表示惋惜,并称自己十分欣赏他的才华,诚恳地邀请他去自己国家的宫殿里居住,并担任音乐总监。

  •       Stravio惊喜交加,但还是犹豫不决。

  • Aria:“Cinto il crin” from L'incoronazione di Dario by Vivaldi (Stravio)

  •     【Stravio不敢相信在这个乱世中居然有人欣赏他的创作,令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但突如其来的荣耀显得有些夸张,他不知是否该离开自己生长的地方,享受异国的荣华富贵。】


  • Recitativo:

  •       Statirata看出了对方的犹豫,但她表示,尽管身在异国,她不会让Stravio参政,只要尽情享受音乐,创作出独属于他的作品,这就足够了。最终,Stravio接受了女王的邀请,并表示感谢。作为Stravio的支持者,Nicene也随他一同前往。


  • Recitativo:

  •       与此同时,Stravio所在国度的国王Ivano得知Statirata的到来,心中激动不已。实际上,即使作为有交战可能的敌对国家,Ivano仍然为Statirata的魅力所折服,他早已爱上了这位女王。他写信表示,如果女王能接受他的爱,两国之间便不会再有任何纠纷。

  • Aria:"La gloria in nobil alma" from Partenope by Handel (Ivano)

  •     【Ivano感慨,能获得Statirata的爱,将会是他的荣耀,但对方若拒绝,他便不再会有任何仁慈和宽容,他将毫不留情地发动战争。】


  • Recitativo:

  •       Stravio已在Statirata的宫殿内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的音乐获得了女王的青睐,也因此拥有了足够的条件去研究、创作。

  • Aria:“Sento in seno ch'in pioggia di lagrime” from Giustino by Vivaldi (Stravio)

  •     【Stravio认为自己终于遇到了他的知音,心中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但是,他不知道这样的美景能否永远持续下去。】


  • Recitativo:

  •       Statirata偷偷望见了正在作曲的Stravio,看到他如此享受自己赐予他的这些机会,她的心中泛起一阵喜悦。

  • Aria:“Ogni vento ch'al porto lo spinga” from Agrippina by Handel (Statirata)

  •     【Statirata感慨,幸好有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否则Stravio创作的宝贵财富便将被埋没,那是多么严重的损失啊!同时,她渐渐发觉自己有些倾慕于Stravio,只不过,这份感情将永远埋藏在她的心底。】



  • Act 2:


  • Recitativo:

  •         Ivano得知,Statirata写信拒绝了他的爱意,令他大失所望,感到无比难堪。

  • Aria:“Ritrosa bellezza” from Giustino by Vivaldi (Ivano)

  •     【Ivano立下誓言,由于自己的爱被忽视,他将向Statirata宣战,不再犹豫。】


  • Recitativo:

  •       Statirata没有一丝畏惧,立即接受了对方的宣战。Nicene得知自己的国家要被攻打,大惊失色,他恳求Statirata看在Stravio的份上,不要发动战争。

  • Aria:“No, no, che quest'alma scontenti non da” from Rinaldo by Handel(Nicene)

  •     【Nicene焦急地恳求Statirata发发慈悲,给予Stravio的故国一条生路,用和平方式解决。】


  • Recitativo:

  •       Statirata只是冷冷地笑了笑,她表示,对Stravio的创作的欣赏不妨碍她向对方的国家宣战。

  • Aria:“Tornami a vagheggiar” from Alcina by Handel(Statirata)

  •     【Statirata称自己永远有着自己明确的决定,不会随意为他人所干扰,并且,她一向不以仁慈待人,而音乐则与此无关。】


  • Recitativo:

  •       无论Nicene如何请求,Statirata一再强调自己必定要进攻对方之国。

  • Duetto:“Con valorosa mano” from Partenope by Handel(Ivano,Statirata)

  •       到了开战的那一天,Ivano仍不死心,他想用武力来征服对方的心。Statirata高傲地对Ivano说,她不会接受对方那不平等的爱情,而牺牲自己的统治。

  • Sinfonia:from Partenope Act 2 by Handel

  •       于是,两军交战,Statirata的军队步步紧逼。由于低估了对方的能力,Ivano很快败下阵来,只差一步便将惨败到底。


  • Recitativo:

  •       看见自己打了败仗,Ivano恼羞成怒,尤其是在自己曾经向这个把他击败的人示爱过的情况下。现在,这一切都让他怒火中烧。

  •       这时,Odiline告知Ivano,Stravio此时还在Statirata的王国奏乐谱曲,衣食无忧,倍受女王宠信。这番话简直是火上浇油,Ivano气不打一处来,他认为,对方不但将自己的军队打得遍体鳞伤,还夺走了那位音乐家,那个令他丢脸的存在,这分明就是一种挑衅啊!

  • Aria:“E' un folle, è un vil affetto” from Alcina by Handel(Ivano)

  •     【Ivano顿时觉得自己此前爱上Statirata的行为,真是疯狂而愚蠢,现在他不仅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他想复仇,但这却是不现实的。】


  • Recitativo:

  •       Odiline离开宫殿,他觉得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他决定在都城内大肆散播Stravio的事,并将其包装成丑闻。这样,当它传入Statirata耳中时,他们俩融洽的关系会破裂,而天下之人也会鄙视Stravio,这样,他曾经的竞争对手,此后便根本不堪一击了。

  • Aria:“La rondinella amante” from Griselda by Vivaldi (Odiline)

  •     【Odiline宣称,Stravio抛下自己的故国,抛下曾经支持他的人,去敌国享受荣华富贵,为获得宠信而放弃了自己的尊严。看见人们似乎很相信他说的这些话,Odiline兴高采烈,觉得自己成功了,而曾经的对手已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 Recitativo:

  •       流言蜚语很快传入了Statirata和Stravio的耳中,两人为此都懊恼不已。但Statirata并没有那么在意,毕竟这种言语上的攻击不过是小人之计。

  •       可Stravio觉得自己遭到了冒犯,他想不到自己只是得到了一个更好的创作环境,却引来了这样的诋毁。一直以来的热情开始冷却,他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了。

  •       他找到了Statirata,后者一如既往地谦和。Stravio质问她,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他的故国,他生长的地方,并劝她不要再进攻了。Statirata冷冷地否决了,她表示,Stravio不应该背叛自己的诺言,去干涉她的政治,他在这里该做的就是创作,发挥他的才能。“在这方面,我和你一样是艺术家。”她如是说道。

  •       Stravio听到这样的回答,恼羞成怒,他说:“你根本不懂艺术,你不过是个政治家。”

  • Aria:“La fè, l’amor che ho in sen” from Orlando by Vivaldi(Stravio)

  •     【Stravio全然不顾自己在面前的是尊贵的女王,他几乎失去理智,大声控诉对方野蛮的行为,表示政治家们总是野心勃勃而毫无人性可言,而曾经“知音”的美好情景已荡然无存。】

  •       言罢,Stravio带着烦恼的心情头也不回地走了。


  • Recitativo:

  •       曾经是她最看好的艺术家,是她可以为此而不顾政治上的纠纷,在失意中将他解救出来,给予他最好的创作环境的知音,Stravio现在却说出了这种话。失望与愤怒交织在Statirata的心中。

  • Aria:“Ah! mio cor! schemito sei!” from Alcina by Handel(Statirata)

  •     【Statirata感慨自己的心意被辜负,被背叛。她不可理解对方竟敢如此回报她给予的支持——她可是至高无上的女王,无人能违抗她的旨意!】



  • Act 3:


  • Recitativo:

  •       待怒火渐渐平息,Statirata带着理智慎重考虑:Stravio才华横溢,却容易出言不逊,他不可能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但是,她不能就这样任凭对方在艺术上的造诣得不到赏识、发展,最终被世人遗忘。于是,Statirata想到了一个人——Giladio。她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请求对方资助Stravio将那部舞剧再次上演。

  •       Statirata乔装打扮,直到无人能看出其女王的身份,便前往Giladio的住所。Giladio见到她,自然是一头雾水。Statirata没有透露任何信息,只是问他是否欣赏Stravio的作品。对方表示,若不是为了考虑经济问题,他一定会让那部舞剧再度上演。说到这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         这时,Statirata扫去了紧张不安,她一拍手道:“不用担心,我将资助这次演出!”Giladio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有些不好意思。Statirata笑了笑,将所有的费用交给对方,说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Giladio看着这个认不出身份的人,感激不已。

  •       “还有一件事。”——“什么?”——“请告诉Stravio大师,让他继续担任指挥。”

  • Aria:“Lo spietato crudo amore” from L'incoronazione di Dario by Vivaldi(Giladio)

  •     【Giladio欣喜不已,他感叹那被深深埋藏的金子总有一天会迎接它的光芒,孤独的千里马终会获得奔跑的机会。他发誓,自己一定不会辜负对方的好心,想方设法也要让这部舞剧成功上演。】


  • Recitativo:

  •       在宫殿深处,Stravio渐渐恢复理智,他开始深深后悔自己当时说的那些话。

  • Aria:“Se all’amor, ch’io porto al trono” from Giustino by Vivaldi (Stravio)

  •     【Stravio的心中充满了悔恨带来的痛苦,他痛恨自己的恩将仇报,可是现在为时已晚,他也不知如何面对这一切。他又想到自己摇摇欲坠的故国,意识到自己迟早将离开这个地方。】


  • Recitativo:

  •       这时,Nicene来了,他穿戴整齐,手上提着自己所有的行李。他浅浅笑了笑,告诉Stravio,他不能在这个摧毁他的故国的地方终老。

  • Aria:“Arma il cor di bel coraggio” from L'incoronazione di Dario by Vivaldi (Nicene)

  •     【Nicene无奈地感叹那些艺术家,才华横溢却总是不以大局为重。他最后一次诚恳劝告对方,一定要考虑现实,考虑更长远的生活,不要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误了大好前程。】


  • Recitativo:

  •       Nicene说完之后便离开了,留下Stravio一个人神情恍惚,心情复杂。他自然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带给他展现自己才华和灵感的机会的地方,更不愿离开那个能抛开政治因素,放下身份,在他最落魄之时给予他肯定,欣赏他的作品的知音。但是,他依旧难以为了自己一人的事业而不顾大局,不顾那些曾经也支持过他的人的生死,不顾那个已经摇摇欲坠的故国。反正,他的出言不逊,恐怕已经让女王不愿再收留他了,他也没有资格继续留在这里。

  •       于是,Stravio鼓起勇气,决定见Statirata最后一面,做一个告别。

  •       当Statirata看见对方的脸时,她也明白了这次谈话的意图。她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责怪的意思。Stravio叹了口气道:“陛下,我万分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让我得以在最落魄潦倒的时候坚持下来。我敬佩您的慷慨与大度,敬佩您独立的作风,但有一件事,让我难以启齿……您给予我帮助,却对我的故国发起进攻,让它变得战火纷飞,民不聊生。它是我曾经生长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此种情形。不得不说,您的做法很伤我的心。这一点,我真的无法视而不见。”Stravio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又开口道:“不过,说实话,比起我的故国,我还是更爱我的音乐,您给予我的一切,我将永远不会忘却。现在,我唯一的请求就是离开这里,回到故地,此后我的心,将永远献给音乐了。”

  • Aria:“Verdi lauri, cingetemi il crine” from Giustino by Vivaldi(Stravio)

  •     【尽管万般不舍,Stravio还是下定决心离开这里,离开对方,他向Statirata做了最后的告别。】


  • Recitativo:

  •       Statirata见状,自然是惋惜不已,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在临别前,Statirata嘱咐Stravio,回去之后请一定不要放弃自己独特的创作,一定要让那部舞剧再次上演。

  •       既然先前的留恋已经离开,Statirata也不再犹豫,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此时告一段落,她将一心向战,向Ivano发动最后的进攻,结束他的统治。

  • Aria:“Ma quando tornerai” from Alcina by Handel(Statirata)

  •     【Statirata发誓将不保留一点仁慈,直至将她的敌人彻底击败。但在内心深处,她依旧有些舍不得Stravio的离开,她只愿对方能平安,此外便只有进攻之意了。】


  • Recitativo:

  •       Ivano和他的军队此时几乎已经山穷水尽了,面对Statirata的再度进攻,他深知自己没有任何胜算,但他拒绝投降,坚持迎战。

  • Aria:“All'armi, o Guerrieri” from Giustino by Handel(Ivano)

  •     【Ivano不愿退缩,他号召将士们为了他们的荣耀和尊严而战,即使死,也要光荣地战死沙场。】


  • Sinfonia:from Partenope(Act 3)by Handel

  • 【两国军队进场】

  • Sinfonia:from Partenope(Act 2)by Handel

  • 【两军交战,Statirata轻而易举地击败了对方,Ivano被俘虏。】


  • Recitativo:

  •       看见曾经是一国之主的自己将面临屈辱的惩罚,Ivano别无所求,只愿速死。但是,Statirata看在Stravio的份上,决定以宽恕代替杀戮,赦免Ivano的死罪。此后,Ivano被流放,他此前统治的土地也归并至Statirata的统治版图中。

  •       Giladio参见Statirata,他告知女王,多亏了一位不知名的女子的资助,Stravio的舞剧得以再度上演,并且他没有辜负这一切的帮助,舞剧获得了成功。他发誓一定要想办法找到那位女子,向她致谢。女王笑了笑,没有说出真相。

  • Coro:“D'Imeneo le belle tede” from Partenope by Handel(all)

  • 【于是,在大家的颂赞中,Statirata成为了最终的胜利者。分裂的政权发生了变化,但离真正的大一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全剧终


(原曲可在qq音乐上搜索歌单The triumph of Statirata)




世子大柿子🍭
两人站在海边,望着黄昏的晚霞...

      两人站在海边,望着黄昏的晚霞,静静地感受着海风吹在脸上的感觉,海鸥声和海浪声在耳边响起,让人感到无比的惬意。

  “你果然在这啊。”上官酉鬼望着远方淡淡地开口道,古浩仓微微点了点头,“天天穿成这样来这,别着凉了。”

  “谢谢。”古浩仓也淡淡地回答道,然后把手中提着的外套披在了肩膀上。

  “听说你前天去看演出了?”上官酉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

  “是啊…记得叫…西德姐妹帮?还是什么?”古浩仓感受海风拍打在面庞,任凭肩上的西装外套和凌乱的头发在风中起舞。

  “你听得懂歌剧吗?”酉鬼有些不解的开口问道......

      两人站在海边,望着黄昏的晚霞,静静地感受着海风吹在脸上的感觉,海鸥声和海浪声在耳边响起,让人感到无比的惬意。

  “你果然在这啊。”上官酉鬼望着远方淡淡地开口道,古浩仓微微点了点头,“天天穿成这样来这,别着凉了。”

  “谢谢。”古浩仓也淡淡地回答道,然后把手中提着的外套披在了肩膀上。

  “听说你前天去看演出了?”上官酉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

  “是啊…记得叫…西德姐妹帮?还是什么?”古浩仓感受海风拍打在面庞,任凭肩上的西装外套和凌乱的头发在风中起舞。

  “你听得懂歌剧吗?”酉鬼有些不解的开口问道,“听不懂啊。”古浩仓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花这钱干什么?”酉鬼摆弄着自己的皮外套,“干嘛非要看看不懂的东西,你没必要拿别人口中的优雅来要求自己。”

  “不是非要要求自己,是因为她喜欢。”古浩仓顿了顿,然后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她以前经常来这看演出…”

  酉鬼沉默了许久,他知道她已经走了很久了,但大仓一直没能从这件事里走出来,一时间气氛很尴尬,酉鬼不知道说什么能够安慰他。

  “我不是什么怀旧的人。”古浩仓叹了口气,“我只是忘不了她而已…”

  两人都沉默了,只能听见海浪拍打在岸边发出的声音还有海风呼呼的声音,就连嘈杂的海鸥都安静了下来。

  “一起去夜市整点烧烤如何?”

  “……走吧…”

Bluebird is Dead

【歌剧海报一赏】

图兰朵这张是最好的图兰朵海报,甚至是最好的歌剧海报,bar none。 这个角度,这个眼神,真是refreshingly cold。

【歌剧海报一赏】

图兰朵这张是最好的图兰朵海报,甚至是最好的歌剧海报,bar none。 这个角度,这个眼神,真是refreshingly cold。

森雅溯

【推】歌剧 堕天使之泪

找有路西法出场的剧不难,找路西法出场当主角的剧尤其难——但是我这边还真找到一部

2006年的宝冢剧《堕天使之泪》(朝海光主演),路西法到浪漫主义时期的巴黎当舞蹈演员试探人心。防止剧透剧情就不多说了,可以概括为一个寻找人性与救赎的故事,结局比较美好可以放心食用。另外整部剧在歌曲编舞道具等等各种方面我都吹爆,看了绝对不亏不亏

=============================

一些个人觉得很有意思的片段:

P2:路西法在化装舞会上自己cos自己(看到这一段我自动脑补内心小剧场:这么多人路大你得花多长时间去诱惑啊   ...

【推】歌剧 堕天使之泪

找有路西法出场的剧不难,找路西法出场当主角的剧尤其难——但是我这边还真找到一部

2006年的宝冢剧《堕天使之泪》(朝海光主演),路西法到浪漫主义时期的巴黎当舞蹈演员试探人心。防止剧透剧情就不多说了,可以概括为一个寻找人性与救赎的故事,结局比较美好可以放心食用。另外整部剧在歌曲编舞道具等等各种方面我都吹爆,看了绝对不亏不亏

=============================

一些个人觉得很有意思的片段:

P2:路西法在化装舞会上自己cos自己(看到这一段我自动脑补内心小剧场:这么多人路大你得花多长时间去诱惑啊    路:给我一支舞的时间)

P3 P4:恭喜路大在Reficul和路易•塞法(这俩名字要是有人感兴趣我之后会讲)之后喜提新的化名密海路•西法诺夫。喂话说不是名字后面加个诺夫就是俄罗斯名字了啊

P5:沙利叶作为路西法的随从陪同他到巴黎旅行。这里饰演沙利叶的凰稀要在之后的新人主演里也出演了一版路西法,但是个人觉得本役朝海光在气质上更符合一些

P6:路西法在教堂里看到加百列的画像,吐槽不像本人,被怼“难道你见过加百列本人?”

P7:路西法独唱的部分个人认为是全剧最精彩之一,整场剧的前半部分给人感觉路西法是恨着神的,中间部分有一句台词“爱与恨总是以相同的面貌出现”,再到后面路西法说“这就是我所爱的神创造出来的人类吗”,可以发现路西法对神的感情是很复杂的,而且他真的爱着神

完整版且带翻译字幕的录像在b站上就有,真的很好找,这么优秀的剧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看过😭😭😭

Argene

Pasticcio:The Emperor's Shadow

算是一部原创的巴洛克三幕集成剧


剧本改编自电影《秦颂》,但原本的悲剧结尾改编成了大团圆结局,并且人物与历史原型无关

音乐选自Vivaldi的两部歌剧Farnace(RV 711)和Armida al campo d'Egitto(RV 699),可以在音乐软件里找到


角色:

Cantora(皇帝)——女低音

Gianco(音乐家)——男中音

Miriana(公主)——女高音

Virgilio(将军)——女中音


Sinfonia(序曲)(from Farnace)


Act 1:

Recitativo...

算是一部原创的巴洛克三幕集成剧


剧本改编自电影《秦颂》,但原本的悲剧结尾改编成了大团圆结局,并且人物与历史原型无关

音乐选自Vivaldi的两部歌剧Farnace(RV 711)和Armida al campo d'Egitto(RV 699),可以在音乐软件里找到



角色:

Cantora(皇帝)——女低音

Gianco(音乐家)——男中音

Miriana(公主)——女高音

Virgilio(将军)——女中音


Sinfonia(序曲)(from Farnace)


Act 1:

Recitativo(宣叙调):

      野心勃勃的秦国统治者Cantora一心想统一天下,灭掉与之竞争的其余六个诸侯国。现在,他已灭掉其中三国,准备向燕国进军,将军Virgilio愿意效劳。

Aria(咏叹调): “Combattono quest'alma” from Farnace(Cantora)

      Cantora望着自己的军队,愿他们能继续获得胜利,尽管战火纷飞的场景很是残忍,但只有统一天下才能迎来更长远的幸福。同时,Cantora回想到曾经在燕国的一个回忆,像影子一样环绕着他的灵魂,他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影子。

Coro:“Dell'Eusino con aura seconda” from Farnace

      在战士们的整齐的步伐中,燕国正式宣布灭亡。


Ricitativo:

      燕国陷阵,一位名叫Gianco的音乐家被俘,跟其他战俘一起被Virgilio带到Cantora那里。Gianco愤怒、绝望,大声控诉Cantora的残暴,并宣传Cantora为何忍心伤害曾经的朋友。这句话被Cantora听见,他意识到这个人就是曾经的“影子”,便将对方带到自己面前。没想到Gianco抢过侍卫的剑,趁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时,狠狠刺向Cantora。Cantora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闪开了。但他并没有暴怒,只是说:“Gianco,你的手应当鼓琴,而不是舞剑。”Gianco带着必死的决心,冷冷说道:“而你的手则应当杀人,对吧?”

Aria:“Ricordati che sei” from Farnace(Gianco)

      “残暴的侵略者,即使是死亡,也无法使我降服于你。每一滴无辜的鲜血,每一声痛苦的哀嚎,全部来自你那双草菅人命的手。而你则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不为所动。我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但现在的她却战火纷飞。我的家园被摧毁,我的母亲生死未卜,而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此时则比恶魔更加残忍。”

Ricitativo:

      Cantora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也不想杀害生灵,但若不这么做,诸侯纷争的混乱局面便会持续下去,伤害更多人。他告诉Gianco,自己年少时身不由己,几次都徘徊在死亡边缘,是当时还是孩子的Gianco鼓琴奏乐,用永远美好的音乐治愈了他的心灵,消除了对死亡的恐惧。

Aria:“Leon feroce” from Farnace(Cantora)

      Cantora难得地放下了统治者的尊严,他带着忧伤恳请Gianco原谅他的行为,重新成为他的朋友。他又感慨,Gianco就是他的影子,是他难以割舍的情感,但无情的战争却狠狠将他们分开,令他进退两难。

Recitativo:

      Gianco无法就此释怀,燕国的灭亡对他造成的打击,是难以言表的。他只求Cantora能赐他一死。Cantora无奈地摇了摇头:“既然我是这里的统治者,那我将有权拒绝你的死。”他让人为音乐家安排了一个房间,先去休整。


Recitativo:

      此后,音乐家便不再进食饮水,也不与人交流,整天神情恍惚,任凭仆人们在一旁干着急。正当Cantora束手无策时,早已得知此事的公主Miriana了出来,恳请亲自开导他,劝说他活下去创作,但条件是:若成功了,就要让他教自己音乐,Cantora恩准。


Recitativo:

      Miriana看着面前这个被父王称为其“影子”的人,心中感慨其信念的强大,有些被打动到。但是,既然他是Cantora看好的音乐家,那便不能随意让他放弃宝贵的生命。Miriana用平和亲切的语气试着与Gianco交流,她说,自己小时候有一次骑马,不慎摔伤了腿,此后她一直都不能自如地行走,她也曾消沉过,但是是生命独有的魅力,生活中不愿割舍的美好令她打消了死亡的念头,再次拥抱生活。Gianco看重面前这位公主,她为何如此友善?但Gianco还是说:“一名壮士的意念,是不会轻易被动摇的。”

Aria:“Quel tuo ciglio languidetto” from Farnace(Miriana)

      Miriana看着对方忧郁的眼神,心中充满了惋惜,她感慨政治的残酷无情,几乎要毁了这样一个音乐家。她也劝导Gianco必要轻易放弃只有一次的生命,他的音乐是无价之宝,若留存下来,便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音乐是最高尚的宝物,它可以跨越时空,跨越国籍,跨越种族,它不应该被利用,成为政治的傀儡。

Recitativo:

      “Gianco,如果你活得比我还痛苦,你大可以去死。但在你临死前,你有必要看看这个。”公主说罢,拿出了一把琴,这正是音乐家爱不释手的。“总之,我还是希望你能活下来,用这把琴,创作出更多美好的音乐。”Gianco不敢相信,说出这番话的,居然是秦国最受宠爱的公主。他被Miriana的气魄与胸襟打动了,他也不愿就此放弃他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音乐。于是,Gianco握住了公主的手,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他决定活下去。


Recitativo:

这一次,Cantora派军队进攻楚国,同时提出:“为了统一人心,必须有足以稳固帝国根基的颂歌。这颂歌的谱曲,将由燕国的音乐家Gianco完成。”他允诺Virgilio,在天下全部统一后,将把Miriana许配给他。这对于Cantora而言不过是稳固军心的政治手段,但Virgilio早已爱上了这位公主,为此,他斗志昂扬,满怀憧憬。


Aria:“Roma invitta, ma clemente” from Farnace(Virgilio)

      Virgilio发誓,自己将奋战到底,踏平敌国千军万马,迎来伟大的胜利,他心中的爱也会带着至高无上的荣耀,向他走来。

Coro(合唱):“Su campioni” from Farnace

      勇猛善战的秦国军队灭掉了楚国,唱起了凯歌。


Recitativo:

      在Miriana的琴房里,她领略了Giano刻在灵魂中的音乐才华,“真是一场盛宴啊!”她感叹道,“我一直以来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你的音乐才是我见过最美好的事物。”尽管Giano一直无法从自己祖国被灭的伤痛中释怀,但在这位率真且与他志趣相投的公主面前,他能感受到快乐,甚至露出笑容。

Aria:“Scherza l'aura lusinghiera”(Miriana)

      Miriana沉醉在迷人的音乐之中,感慨自己找到了知音,同时,她的心中泛起了一丝爱的悸动。但是,她想到自己公主的身份,她终将被政治所支配,只有音乐可以让她暂时忘记这些现实的苦恼。

Recitativo:

      “自从来到这里,我便不再对自己的生命抱有期望,但您,公主殿下,是您让音乐再次出现在我心中。可是,您作为公主,恐怕……恐怕得关心政治多于音乐了吧。”看着神情严肃却有点语无伦次的音乐家,Miriana笑了:“我想,既然机会有限,就好好珍惜它吧。有一件事倒是让我很遗憾:我的双腿无法让我随着音乐舞动起来。但是,不行……不行!我想我得试试!”Miriana将手伸向对方,Gianco绅士地将她搀扶起来。公主深吸一口气,努力回忆着音乐的韵律和曾经走路的姿势,一步、两步……她逐渐发现,自己慢慢地又可以正常地行走、踏步了!尽管还有些笨拙,但她感觉自己顿时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天呐…你可以行走了!”音乐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Miriana,这是个奇迹!”

Aria:“So, che combatte ancor” from Armida(Gianco)

      Gianco感慨音乐带来奇迹,是多么美妙,多么动人。但他又意识到音乐终究敌不过无情的政治,拥抱音乐只能是一个幻想。


Recitativo:

      在音乐的力量的驱使下,Miriana与Gianco忍不住互相坦白了爱意。这一幕被Virgilio偶然间瞥见,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愤怒与失落渐渐涌上心头,认为自己被背叛了的将军将此事告知了Cantora。


Recitativo:

      Cantora原本将Miriam嫁给将军,是一个用于巩固统治的契约,然而这个计划被打破了,为此他很是愤怒,但出于对Giano的欣赏与对女儿的宠爱,并且Gianco的音乐让Miriana得以再次行走,为此他犹豫不决。

Aria:“Amorosa e men irata” from Farnace(Cantora)

      面对这件伤风败俗的事,愤怒与私心,还有发自内心对女儿的政治联姻的无奈、不舍交织在一起,这是爱与怒的抗衡。

Recitativo:

      Cantora最终没能惩罚Gianco,只是安排他跟其他俘虏们去当劳工。


Recitativo:

      Cantora严肃地提醒Miriana,说她肩负国家重任,是其巩固军心的政治筹码。公主无法赞同,Cantora无奈,只能狠狠心说“王命不可违”。作为从小被宠爱的公主,Miriana对父王一番话感到心寒。

Aria:“Langue misero quel valore” from Farnace(Miriam)

      Miriana委婉地表达自己内心的委屈,她想要父亲的关怀,也清楚自己热爱的是什么,她不想失去自由,变成政治的工具。

Recitativo:

      Cantora其实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变成政治工具,但从小就缺少安全感的他极度需要稳定的统治,为此他别无他法,只能表面上强硬,提醒Miriana要有公主的样子,让她去忏悔。


Recitativo:

       Virgilio认为自己在外勇敢征战,Gianco却用音乐夺取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公主,他愤怒不已,想让Gianco受到惩罚。

Aria:“Sorge l'irato nembo” from Farnace(Virgilio)

       将军坚信:Gianco的音乐扰乱了国家的秩序,一国的统治不需要音乐参与。




Act 2: 

Recitativo:

   

       Gianco正和俘虏们修筑长城,歇息的片刻,他看着这壮观又劳累的景象,忍不住感慨这大一统是由多少汗水血肉换来的。

  Aria:“Quel torrente che s'innalza” from Farnace(Gianco)

       “运石南山,千斤在肩;万人垂颈,一人上天”,长城看起来多么雄伟,却要有多少人挥洒汗水才能修筑完成;大一统的帝国看起来多么光荣,却要有多少人做出牺牲才能建立起来。


Aria:“Arsa da rai cocenti” from Farnace(Cantora)

       Cantora望见这一幕,发自内心感慨“只有你的音乐没有流漫虚浮,能唱出血性与坚韧,使我脱离对死亡的恐惧,感受到生命的力量。没错,你就是我的影子!”

Recitativo:

       Cantora告诉Gianco,不但要让他谱写颂歌,还要担任音乐总监。然而,Gianco一再强调:“作曲只是我自身的喜好,并非……”“不,你必须要答应父王的话”,一旁的Miriana打断对方道:“百万大军即将出征,等齐国被灭后,我就必须得嫁给将军,而你便再也见不到我了。此后,只有你的音乐得以留存下去。”Gianco呆住了,想起这件事,他的眼神中显露出了忧伤与无奈,至少为了公主,他必须答应。


Recitativo:

       统一天下只差灭掉齐国,从今开始,天下将统一使用秦国的文字,当统一文字后,第一道诏命便是:让Gianco出任音乐总监。众臣不满:秦国的音乐总监,名列高位,掌管国家宗庙大典,怎能让一个疯疯癫癫,曾是囚犯的人来担任?Cantora沉默片刻,抬起头严肃地说道:“既然你们认为Gianco是这样的人,那想必你们都是品德高尚,踏实工作的人了?”Cantora毫不掩饰,一一指出他们所做的各种玩忽职守之事,将他们批评了一顿。


Recitativo:

       在修筑祭台的燕国俘虏们的队伍中,人们发现了一块陨石,上面刻着“嬴政死而地分”,引起了骚乱。听到此事的Cantora不再想多说什么了,他只是唉声叹气道:“这回是上天让我死了吗?把这些人拉去行刑,直到有人说出谁是肇事者。”

Recitativo:

       Gianco得知后连忙赶来,朝Cantora抗议道:“您为何非要杀人才能治国?”他希望对方能停止杀戮,宣称这样的屠杀违背了天道,违背了治国的初衷,上天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会寒心的。“好吧,我让你看看天道为何物!”Cantora冷冷答道。

Aria:“Tra l'oscuro di nembi e procelle” from Armida(Cantora)

       你认为我这样的做法残忍,违背了天道,但想想我统一天下之前局面,那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的景象,这就是天道吗?无论是战争还是律法,一切都如一盘棋局,我只能按棋规走步,靠意志与牺牲取胜,除此别无生路。

Recitativo:

       Gianco被对方的一番话震撼得无言以对,他沉默片刻,而后重重跪在地上:“我愿意为您谱写颂歌,愿意出任音乐总监,愿意让公主与将军成婚。我会服从您,做您忠实的影子——只愿您停止屠杀!”Cantora笑了笑,答应了。


Recitativo:

       Cantora和Virgilio带领军队来到齐国城门之下,还没动一兵一卒,齐国便降下降旗——六国全部被灭,天下正式统一。

Coro:“Ite felici” from Armida


Recitativo:

       Cantora得胜回朝时,Gianco正在作曲室内谱曲,丝毫没有理会。这时,Miriana来了:“身为秦国的音乐总监,你竟敢不去迎接国王陛下,果然当了音乐总监,官气十足了!听着,我也是奉父王之命,出嫁前去宗庙向祖先谢恩,恰巧路过,为你升官贺喜。而你也应该向我道喜,我将请你在我的婚礼中操琴奏乐。唉,Virgilio没有在燕国杀了你,而我,则把你救活了……音乐总监的滋味如何?比我好吧!”

Aria:“Lascero d'esser spietata” from Farnace(Miriana)

       Miriana带着悲愤、无奈与讽刺的心情为Gianco贺喜,为将再也见不到对方而悲伤,同时为对方似乎对此无所谓而失望透顶。(其实Gianco同样悲伤无奈,但是他只能狠狠心,试图与公主断绝关系,不让悲伤持续下去。)

Recitativo:

公主离开,只剩下Gianco不知所措,渐渐地,他的脸上浮现出愤怒与痛苦。


Coro:“Al solo folgore” from Armida

       Cantora完成了统一,众臣庆贺。


Recitativo:

       音乐家找到Virgilio,“为英勇无畏的勇士贺喜!”他的举动让将军有些摸不着头脑。

Aria:“Chi alla colpa fa tragitto” from Armida(Gianco)

Gianco颂赞将军的勇猛善战,“从此,与一国公主喜结连理,不再受到音乐之乱耳!为你的荣耀喝彩!”又感慨“为何自古有情人难以终成眷属,为何音乐终究逃不过被政治所束缚呢?”最后,Gianco朝对方讽刺地行了一礼。

Recitativo:

殊不知,Gianco的身边已站满了侍卫,Virgilio恼羞成怒地瞪着他。Cantora也来了,他冷冷地说道:“Gianco,现在你还提不提天道了?”说完拔剑就往他身上砍去。刹那间,一个身影如闪电般飞过来,夺走了他的剑——是Miriana!

Quartetto(四重唱):“Lo crudel?”(Miriana、Virgilio、Cantora、Gianco)

“你真残忍啊!”Miriana悲愤交加;“快让这混乱的音乐消失吧!”Virgilio几乎忍无可忍;“这一切何时才能结束?!”Cantora束手无策;“反正我迟早要死”Gianco无奈地笑了。最终大家不欢而散。




Act 3:

Recitativo:

夜晚,Cantora把自己锁在卧室里,渐渐入眠。恍惚间,他看见了Miriana,这是她婚礼的前夜。公主穿着婚服,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幸福,她支走了侍女们,独自一人坐在桌旁,看着一叠乐谱,上面写着Gianco为她创作的歌曲。

Aria:“Da quel ferro che ha svenato” from Farnace(Miriana)

       Miriana感慨,是强权政治的刀剑无情地杀死了音乐,杀死了Gianco与她的爱情,杀死了Cantora与她的亲情。身为公主,Miriana却觉得自己像一个俘虏,找不到温暖

Recitativo:

公主抚摩着一张张尚有余温的乐谱,苦涩地笑了笑:“再见了,我的知音与挚爱;再见了,我的父亲和祖国。不知你们是否会忘记,这宏伟的帝国曾经拥有过一个不称职的公主。”说罢,她向门外走去,消失不见,没有理会Cantora的呼唤。


Recitativo:

Cantora还没回过神来,Gianco又出现了,拿着一把琴,带着有些诡异的笑容说道:“这盘棋局终究是您赢了,我的陛下。我不会食言,不会耽误您的颂歌,直到您登上祭台,成为伟大的帝国统治者。

Aria:“Spogli pur l'ingiusta Roma” from Farnace(Gianco)

       Gianco嘲讽Cantora灭掉六国,统一天下,却永远不知道如何统治音乐。殊不知,音乐是属于全人类的,是这个热爱权力的人永远统治不了的。他又诅咒道,在这位统治者登基时,将会有一个人袭击他。说罢,他便拿起手中的琴狠狠砸在地上。


Recitativo:

       Cantora顿时被惊醒了,他喘着粗气,不寒而栗。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吗?不,这很可能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天呐,为什么我这个统一天下的人,却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音乐,没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Aria:“Forse, o caro, in questi accenti” from Farnace(Cantora)

Cantora发现,纵使统一天下,拥有无尽的荣耀,他却愈发失落而空虚。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如此怨恨、恐惧他,哪怕是他最在意的人。他不知何时才能让这些混乱平息。


Recitativo:

       Cantora沉浸在悲伤与不安中,他第一次感到那样的无助。这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默,Miriana走了进来。像是看见了黑暗中唯一一点光亮,Cantora扑了上去,紧紧拥抱住自己的女儿,之前的梦境对他的打击太大了,而现在,一切都不如自己最爱的亲人重要!可是,Miriam苦笑了一下,轻轻推开了父王,背过身来。她向父王忏悔自己先前的过失尊仪,不守规矩,耽误了父王的统治,败坏了国家的名誉。她发誓,以后自己将循规蹈矩,听从父王的命令,嫁给将军Virgilio,永远做一个公主该做的事。说完,她向父王郑重地行了一礼,退出门外,留下Cantora一人陷入沉思。


Recitativo:

       将军独自一人来到军帐中,心情烦闷不快。“为什么,为什么?这位本是燕国俘虏的乐师,会不要命地过来羞辱我,这是连陛下都要忍无可忍的啊!”他看着自己的战甲与武器,感慨道:“灭六国的时候,陛下一直都把精力集中在战斗与征服之中,他日夜操劳着国事,每天都废寝忘食地工作。灭亡六国之后,统一人心又成了当务之急,这时候就不是仅靠武力就能解决的了……”

       忽然,Virgilio握紧了拳头:“所以说,还是因为这个烦人的家伙!就是他,夺我所爱,还危害到了这个刚刚统一的帝国,是他让陛下的努力几乎毁于一旦,临近崩溃!为什么?哦,天呐,这是为什么?!”他一拳锤在桌上,愤恨地叹了一口气。


Recitativo:

       这时,Virgilio听见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仔细一听,是公主与Giano。两人知道,他们注定无法正大光明地在一起,免去政治的掌控。而现在,在公主举行婚礼之前,这或许就是最后一次以爱的名义的会面了吧。他们感慨命运的不公,知音就算相遇了也要被迫分开。

Aria:“Nell'intimo del petto” from Farnace(Miriana)

       尽管Miriana十分伤心,她还是向Gianco提议,恳请他看在更长远的和平的份上,为陛下谱完颂歌,在音乐的陪伴下好好活着。“相信我,你的音乐才华可遇不可求,是人类辉煌文明的一种体现。即使没有我,你也要在人世间留下属于自己的作品,它会被每一个喜欢的人所传唱下去,给世界添一抹属于你的色彩。”

Ricitativo:

Gianco被面前这位公主震撼了,他一时说不出什么东西来,颤抖着双手拥住了她。良久,他凝视着Miriana的双眼,发誓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Recitativo:

       “这是我在做梦吗?为何看见他们的情形,我也如此的悲伤?”将军不敢相信这一切,明明他即将胜利了,明明烦人的音乐终于不会干扰他了,可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陷入深深的思索。

Aria:“Al vezzeggiar d'un volto” from Farnace(Virgilio)

       “去追寻自己的理想吧,我永远的挚爱,我只愿看见你灿烂的笑容,你若幸福,我便心甘情愿。”纵使心中有万般不舍,Virgilio依旧不忍见到自己最爱之人的生活失去光彩。“我的职责是守护这个帝国,也将永远默默守护着你。”

Recitativo: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天!”Virgilio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但这次,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他悄悄离开了这里,向Cantora工作的地方走去。


Recitativo:

       Gianco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望着桌上的乐谱和那把琴,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痛苦。

Aria:“Gelido in ogni vena” from Farnace(Gianco)

       悲痛欲绝的Gianco仿佛处在冰天雪地之中,无助地颤抖。自从到了这个令他心碎的对方,Miriana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他心中感到温暖的人,她没有一丝敌意,反而让他找到了生命的价值。可是现在,就连她都将离他而去了……

Coro:“Dell'Eusino con aura seconda” from Farnace

       这时,音乐家发觉身后的门被打开了。转身一看,是Cantora、将军和大臣们容光焕发,带着自信的笑容看着他。公主——穿着一身洁白的宫纱,也站在这里。“伟大的皇帝陛下万岁!大秦帝国万岁!”音乐家有些不知所措,但依旧和他们一起如是说道。

Recitativo:

       Cantora郑重地宣告:“从现在开始,大秦帝国成立了,加冕典礼将于明天举行,而我,就是帝国的第一任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乃至万世,传之无穷!”同时,作为皇帝,我将宣布:在我们忠诚勇猛的将军Virgilio的建议下,我的女儿——公主Miriana从此将与音乐总监Gianco一起让音乐响彻整个帝国,乃至整个世界!

       “什么?”音乐家与公主都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相信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个年轻人,Cantora和Virgilio笑了笑道:“去追随音乐吧!”

       “音乐再次响彻我的灵魂!”Gianco和Miriana热泪盈眶,如同重获新生般紧紧拥抱住对方。Miriana又走到Cantora跟前,后者带着父亲的爱,温和地看着她,他的心中从未感到如此的温暖,“还有你,Gianco,无论如何,你将永远是帝国统治者Cantora的影子!”音乐家自然不想当这个毁掉他的故国的统治者的影子,但这次,至少看在Miriana的份上,他不想再拒绝了。


Coro:“Coronata di gigli e di rose” from Farnace

       时间来到Cantora的登基典礼,音乐家与公主带着久违的笑容,伴随着Gianco创作的颂歌,和各位文臣武将们一起庆祝新帝国的诞生。走在祭台上,迎着初升的太阳,Cantora将冠冕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香荚蒾影视
拜托了!姐姐:女子跟好友看歌剧却碰到前男友,真是冤家路窄
拜托了!姐姐:女子跟好友看歌剧却碰到前男友,真是冤家路窄
睿含
闻名于世的歌剧艺术节,其舞美设计独一无二
闻名于世的歌剧艺术节,其舞美设计独一无二
赫淮斯托斯

求助!萨列里喜歌剧《颠倒世界》(Il Mondo alla Rovescia)的剧本

请问有没有大佬能提供萨列里喜歌剧《颠倒世界》(Il Mondo alla Rovescia)的完整剧本啊?如能提供,感激不尽。


PS:看过这个剧的剧情简介,感觉有点意思。也找到了完整的音频,但是听不懂啊。。。

我可以拿音频资料作为交换

请问有没有大佬能提供萨列里喜歌剧《颠倒世界》(Il Mondo alla Rovescia)的完整剧本啊?如能提供,感激不尽。


PS:看过这个剧的剧情简介,感觉有点意思。也找到了完整的音频,但是听不懂啊。。。

我可以拿音频资料作为交换

hair

同样出国学习 同样翻高 最致命都是湖南老乡 …………咋差距那么大


同样出国学习 同样翻高 最致命都是湖南老乡 …………咋差距那么大

Faultier

22.07.03 周日 慕尼黑 La Traviata

一个巨潦草的发疯记录,一句话:这场的last min也!太!值!了!

(毕竟作为歌剧节的剧目之一,茶花女在五六月根本抢不到==没想到因为临时换剧加场了,更没想到演出前一天的票版竟还如此美好,最没想到我们居然冲到了10欧的第五六排……总之,大大大鸣谢群里提醒的好心人!!!你是我的神!)

近景看表演细节和表情真是纤毫毕现,比如女主被迫分手又怕又痛又恨,但因为孤苦身世和饱尝人情冷暖(我的想法),还是忍不住依恋男主父亲的时候,握紧又缩回的纤细十指……
(另一个很小的点:开头男女主隔着门板互相试探走到一起,后来女主靠着门板给男主写下“绝情信”,男主也不过一门之隔,命运弄人呐)

(另——一个很小的点:...

一个巨潦草的发疯记录,一句话:这场的last min也!太!值!了!

(毕竟作为歌剧节的剧目之一,茶花女在五六月根本抢不到==没想到因为临时换剧加场了,更没想到演出前一天的票版竟还如此美好,最没想到我们居然冲到了10欧的第五六排……总之,大大大鸣谢群里提醒的好心人!!!你是我的神!)

近景看表演细节和表情真是纤毫毕现,比如女主被迫分手又怕又痛又恨,但因为孤苦身世和饱尝人情冷暖(我的想法),还是忍不住依恋男主父亲的时候,握紧又缩回的纤细十指……
(另一个很小的点:开头男女主隔着门板互相试探走到一起,后来女主靠着门板给男主写下“绝情信”,男主也不过一门之隔,命运弄人呐)

(另——一个很小的点:被替换的剧好像是因为演员感染新冠,这次茶花女的群演里也有戴口罩的,同伴说他们可能真的……但我觉得人戴口罩唱歌也不容易,而且当下的新冠和当时的肺痨也算遥相呼应了(。)不过你们不如干脆戴个鸟嘴?演员:你礼貌吗

大家的唱功就更不用说了,把本木耳朵都唱得想哭QAQ 女主那个十几拍渐强的哭号、病榻独唱最后气若游丝的“啊”,最后赤脚谢幕也可可爱爱!相较于前期的艳光四射,我还是对她后期“命若琴弦”的细腻处理更加印象深刻。话说女主唱“这是诱惑!我要趴体!不要恋爱!”的时候,想给她点一首隔壁的纸玫瑰开导一下(???)

另外有一个关注点是男主的妹妹,出现在父亲劝女主分手时搬出的理由(不能耽误妹妹的好亲事),还有男主与父亲僵持时的幸福回忆和气氛缓冲。从她的打扮(市民中产小洋装)、态度(服从长辈安排、维持家庭秩序)到父亲眼中她的“不容破坏”的婚姻,都更加符合传统的“理想”女性形象/男女关系,反衬男女主结合的离经叛道(“你们的结合不为上天所祝福”)。她那美貌而纤细的沉默,在秋千上无忧无虑地摇荡时,也像是大多数女性飞扬而终被禁锢的青春——即使是茶花女这样热烈而叛逆的生命,也免不了被装进为“更高的幸福”牺牲的相框,徒留一张完美的照片。

个人的两个小遗憾:一个是三小时的剧居然有五十分钟的幕间(三幕剧),我觉得剧情的大线条快节奏跟时长是有关系的……虽然歌剧本来也可能唱大于演吧(?)另一个是布景,高情商:现代简约,低情商:是不是没钱了(倒也没有),感觉对门的运用还可以更丰富,包括隔开茶花女与众人的帘幕,如果结合光影效果应该也有看头 全场最吸睛的大概是那——么大的水晶吊灯,但也就最后光芒暗淡倾颓在地,而女主扑向另一个方向的“窄门”,倒在天堂门前的一束光里,那会儿我才对这个灯有印象(对不起)前期真的是好朴素的舞会,同伴当中有人之前看过同为威尔第作品的《假面舞会》,反差就比较大了哈哈哈

另,好久没看原作了,可以借机重刷?老文盲了,不看剧都不记得名著的人呐。

发疯完了!爽!牛嚼牡丹的爽!最后随便放两张官图敷衍一下(。)


(不是你们官网上为啥都是自家剧团的照片……男女主的好少啊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