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歌德席勒文学书简

8浏览    1参与
布鲁姆莱特

致席勒的信(歌德)

致席勒

1797年4月19日,魏玛



现在我正在匆匆研究《旧约》和荷马,同时在读艾希霍恩(Johann Gottfried Eichhorn)撰写的前者的引言和沃尔夫(Friedrich August Wolf)撰写的后者的序。研读时我恍然大悟,明白了许多奇妙的道理,有些问题我们将来还得好好谈谈。

请您尽快将您的《华伦斯坦》(Wallenstein)大纲写好并告诉我。在从事现在这样的研究的时候,这种思考对我将极其有趣,对您也会有所裨益。

关于这部史诗的一个想法我想马上告诉您。由于这部史诗是应该怀着极其平静和愉悦的心情来阅读的,所以理性也许对它比对别的文...

致席勒

1797年4月19日,魏玛



现在我正在匆匆研究《旧约》和荷马,同时在读艾希霍恩(Johann Gottfried Eichhorn)撰写的前者的引言和沃尔夫(Friedrich August Wolf)撰写的后者的序。研读时我恍然大悟,明白了许多奇妙的道理,有些问题我们将来还得好好谈谈。

请您尽快将您的《华伦斯坦》(Wallenstein)大纲写好并告诉我。在从事现在这样的研究的时候,这种思考对我将极其有趣,对您也会有所裨益。

关于这部史诗的一个想法我想马上告诉您。由于这部史诗是应该怀着极其平静和愉悦的心情来阅读的,所以理性也许对它比对别的文学样式有更多的要求,而这一次通读《奥德赛》时我惊奇地看到恰恰是这些理性的要求充分得到了满足。仔细研究一下,对老语法学家和批评家所做的努力,以及对他们的天才和性格人们都在说些什么,我们就会清楚地看到,是那些理智的人不肯罢休,一定要让那些伟大的描写和他们的思维方式一致起来。

……

还有一条特殊的意见,《荷马史诗》里的几首诗,人们误以为完全是伪造的,是后人增补的,其实我的叙事诗1里也有几首这样的诗。全诗写完后,我自己又补写了几首进去,以便使全诗显得更明白晓畅,为以后的事件及时埋下伏笔。现在我很想知道,在我做完现在的研究后,我该对我的诗进行增补还是删减;在这期间,第一篇评论文章可能就会面世。

这部史诗的一个主要特色就是,它总是前进中有后退,所以全部延缓性情节都是叙事性的。不过,本来的戏剧情节不可以成为真正的阻碍。

如果说在这两部《荷马史诗》中得到极大满足的、在我的叙事诗的写作提纲中也存在的这种延缓性的需要确实至关重要、不容免除的话,那么,所有平铺直叙、一泻到底式的写法就应完全予以摒弃,或被视作一种次要的、历史的文学样式。

我的第二首诗的提纲2就有这个错误,如果说这是一个错误的话。我要留神,在我们把这方面的情况完全弄清之前,决不轻易动笔写诗。我觉得这个想法极其富有成效。如果这个想法正确,它就会推动我们大踏步前进,我就愿意为它贡献出我的一切。

我觉得剧本的情况与此相反,这方面的问题下次再谈吧。顺祝安好。


歌德

译注:
1、即《赫尔曼与窦绿苔》Hermann and Dorothea,1782
2、自1797年3月起,歌德便酝酿按《赫尔曼与窦绿苔》的风格写一首题为《追求》的新的叙事诗。这一写作计划后来扩展成为一部中篇小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