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歌舞伎町夏洛克

35709浏览    207参与
成触之路
#歌舞伎町夏洛克×...

#歌舞伎町夏洛克×fgo福尔摩斯

大家都是新宿的,认识一下?

(过年了,养点儿水仙。

#歌舞伎町夏洛克×fgo福尔摩斯

大家都是新宿的,认识一下?

(过年了,养点儿水仙。

仅仅是一人

【漫评】评论《歌舞伎町夏洛克》:浮夸中有真性情,辣眼睛也暖人心

在虚构的日本新宿区中间横着一堵墙,墙身将新宿区分为东西两侧:西侧整齐划一、安宁稳定;东区混乱无序、鱼龙混浊。西区最乱之地名为“歌舞伎町”,歌舞伎町女王哈德森太太经营的名为“烟斗猫”的酒吧就在此处营业。“烟斗猫”提供侦探服务,只要委托人付相应报酬,常驻酒吧的六位侦探就会根据各自的需求接案,最快破案的侦探能独得所有赏金。这里这六位侦探分别是:梦想事业有成的洁癖处男京极冬人,讲义气的前不良小林寅太郎、有男人味的妹控的卢西·摩斯坦、小恶魔系少女玛丽·摩斯坦、原刑警爱赌博的米歇尔·贝尔蒙,当然还有我们的主角,喜欢落语的怪人夏洛克・福尔摩斯。

2019年10月番...

在虚构的日本新宿区中间横着一堵墙,墙身将新宿区分为东西两侧:西侧整齐划一、安宁稳定;东区混乱无序、鱼龙混浊。西区最乱之地名为“歌舞伎町”,歌舞伎町女王哈德森太太经营的名为“烟斗猫”的酒吧就在此处营业。“烟斗猫”提供侦探服务,只要委托人付相应报酬,常驻酒吧的六位侦探就会根据各自的需求接案,最快破案的侦探能独得所有赏金。这里这六位侦探分别是:梦想事业有成的洁癖处男京极冬人,讲义气的前不良小林寅太郎、有男人味的妹控的卢西·摩斯坦、小恶魔系少女玛丽·摩斯坦、原刑警爱赌博的米歇尔·贝尔蒙,当然还有我们的主角,喜欢落语的怪人夏洛克・福尔摩斯。

2019年10月番《歌舞伎町夏洛克》讲述的正是这群的怪人侦探的推理故事和日常生活。

作为改编自福尔摩斯这系列的衍生作品,《歌舞伎町夏洛克》包含了很多原作粉丝熟悉的元素,比方说改编自原作的案件和致敬原作的细节梗,但《歌舞伎町夏洛克》也确实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不像大部分福尔摩斯衍生作品,《歌舞伎町夏洛克》虽然也推理剧情,但其中注入了大量日常戏。在所占时长发面,推理剧情和日常剧情相比虽然还有优势,但优势并非压倒性的优势。推理办案的内容又和侦探们的日常紧密连,大案小案都是案件。破案对侦探们来说有只是谋生之技,争取最快破案也只是同行较劲,是和吃饭和打牌一样的日常,可能还算不上一种兴趣。连福尔摩斯也不是沉迷推理的主儿,破案也只是在为自己的艺术寻找感觉。

《歌舞伎町夏洛克》也并未完全以福尔摩斯为中心角色,它更像群像剧。主角夏洛克·福尔摩斯无疑是同行里无人能比的天才侦探和绝世怪人,但他却并非时刻在线。配角确实没夏洛克的智力水平,但他们在歌舞伎町里却和夏洛克一样拥有着当怪人的权利,他们各自的怪异,也自然各有各的故事。

从整体来说,《歌舞伎町夏洛克》大胆地对各类元素进行了颠覆和混合。故事舞台从英国伦敦换歌舞伎町,是工业城气息变成了“娱乐之城+犯罪之城”的气息。剧情上是日常和推理并重,喜剧和严肃结合。角色塑造方面看点很足:夏洛克从侦探变成落语爱好者,还爱炒饭配桃子、辣油配白酒;哈德森太太是雌雄同体的猛男美女,在歌舞伎町有相当的发言权;更妙是莫里亚蒂从反派摇身一变成了能自出自入夏洛克家门的16岁少年,还和夏洛克有一段超越年龄的交情(虽然夏洛克不承认)。

日常戏的加入和角色的新设定都很有新鲜感,《歌舞伎町夏洛克》明明制作也不错,为什么那么冷呢?

原因可能是在经典推理题材的加持下,观众期待的更多是推理为主故事的作品,但因为有日常戏的加入,稍微冲散了推理戏,元素过多,观众会感觉主题难以捉摸,剧情东扯西扯,观众会觉得进度不行。

当主线重新上线后,观众会发现故事让他们慢慢上头了,那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描述侦探日常的《歌舞伎町夏洛克》一直和观众平淡生活保持了某种近似但略快一点点的节奏,平淡但非寡淡,很容易让观众跟上,所以在这种叙事下久确实感觉到温水一般的舒服。后期故事也已完成了一众角色的塑造,观众对角色产生感情,特别是对入狱的莫里亚蒂,观众更开始担心他未来,开始好奇他的过去,此时哪怕是一点点的主线出现都足以勾起观众的神经线。

另外,聚集在“烟斗猫”的那群人或许能在动画观众的潜意识里引起某种共鸣。因为前者和后者实际上都是少数派,某个程度上都社会的非主流人群,有着他人不是很理解和认同的兴趣。在东区里,人人都怪,于是怪被包容了,在包容的环境下怪人呈现出真诚而富有人情味的一面:京极平日也抠门,不愿意接没钱赚的案子,但他也当过一会小孩子的正义伙伴的梦想。小林没什么梦想,但也为了协助有梦想的漫画家逃债背叛了组织。卢西总是借钱借没完,做大量兼职都还不完,是工具人,但也是女侠。玛丽花钱如流水,从未没想过为姐姐节省用钱,但会想为姐姐找回父亲。内在可能有残杀性格的莫里亚蒂被众人担心。房东太太满身肌肉还会被认为是最美丽的人。福尔摩斯也有自己做不好的事情。

你说东区混乱吗?是,但它又分明比规范成熟的东区更真诚、有趣和让人羡慕。

《歌舞伎町夏洛克》可贵的地方正是浮夸中带真性情,辣眼睛但也暖人心。

愿不入成熟世界的怪人们有自己的一方净土。




碎碎念:写完质壁分离,前后推倒重来6次,最后的成稿也不满意,剪是不可能剪辑的了,我直接真人录就是了。


塵封。

【福华】所以说猫化这件事(4-6)

*猫化夏洛克

*福华


0-3

4.

  将小块煮熟的鱼肉放在已经炒好的蛋炒饭上。打开一罐新的黄桃罐头将其均匀地铺在蛋炒饭周围并将汁液洒在饭中,注意鱼肉上也要浇上黄桃汁——一盘鱼肉黄桃蛋炒饭就完成了。

  

  “做好了喔。”

  

  华生将盘子摆在桌子上,将围裙解开放在一边。夏洛克瞥了一眼便拿起餐具开始埋头吃了起来,一副饿了许久的模样。华生叹了口气,看向夏洛克。

  

  那两只灰色的耳朵不时来回转,将所有的声音尽收耳朵。同样是深灰色的尾巴在后面静静地躺着,仿佛从来就不是属于夏洛克一样。

  

  唔,这样的夏洛克…看起来竟然莫名的可爱。看着看着,华生脑海中突然蹦...

*猫化夏洛克

*福华


0-3

4.

  将小块煮熟的鱼肉放在已经炒好的蛋炒饭上。打开一罐新的黄桃罐头将其均匀地铺在蛋炒饭周围并将汁液洒在饭中,注意鱼肉上也要浇上黄桃汁——一盘鱼肉黄桃蛋炒饭就完成了。

  

  “做好了喔。”

  

  华生将盘子摆在桌子上,将围裙解开放在一边。夏洛克瞥了一眼便拿起餐具开始埋头吃了起来,一副饿了许久的模样。华生叹了口气,看向夏洛克。

  

  那两只灰色的耳朵不时来回转,将所有的声音尽收耳朵。同样是深灰色的尾巴在后面静静地躺着,仿佛从来就不是属于夏洛克一样。

  

  唔,这样的夏洛克…看起来竟然莫名的可爱。看着看着,华生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一句。而肢体更快于思想一步,不知不觉,华生的手已经放在了夏洛克的脑袋上揉了揉他的头发。

  

  华生明显感觉到夏洛克一顿。这下好了。华生心里默默念叨着,手尴尬地放在夏洛克脑袋上,两人周围的空气凝固得仿佛要成为一整块固体空气。——继续放着夏洛克肯定会不愿意,拿下去更显得不对劲…这下好了,没办法了。

  

  出乎意料地,华生还在等待马上就要降临的爪子,夏洛克却只是抬头用那双紫眸盯了华生几秒,又重新低下头去,似乎是无所谓华生的动作。正在惊诧着,夏洛克又补了一句。

  

  “…再过一秒如果还不把你的手拿掉,就别想要了。”

  

  华生连忙把手拿下来,劫后余生似的叹口气,又转而正专心低着头吃饭的夏洛克。

  

  等等…他刚刚是不是发出了呼噜声。

  

5.(感谢供梗!!!)

  华生现在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事实上,是非常不知所措。

  

  事情起源于玛丽小姐一大早的拜访——主要的起源是她带来的逗猫棒和一根激光笔。“——说不定夏洛克会喜欢呢。嘛嘛-不用感谢我喔。”虽然的确很感谢,但华生依旧相信玛丽的笑容暗藏着其他什么别的东西。

  

  然后,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华生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夏洛克刚开始对他带回来的这些东西嗤之以鼻,认为自己是绝对不会被这些东西逗得像没有脑子似的。甚至在经过那个逗猫棒旁边都像没有看到一样。但是在华生拿起来的一瞬间——在那铃铛响起来的一瞬间,夏洛克的瞳孔瞬间变大,以华生见过的夏洛克最快的速度窜到他身边,伸手就要抓走华生手中的逗猫棒。华生被吓了一跳,本能促使他的身子一下子往后仰,结果人仰马翻——导致的结果就是夏洛克顺势半跪坐在他身上,用着手来回摆弄逗猫棒顶端的假老鼠。

  

  华生本以为这是个很好的开端。结果他忽略了猫的破坏力——特别是夏洛克本身还有一定的破坏能力。

  

  他只是出门去给夏洛克买晚上要吃的罐头,前后不到二十分钟。但是就是这二十分钟内,夏洛克的家算是翻了个新——华生站在门口,看着满地的碎屑和垃圾,感觉心中有什么要崩塌了。而夏洛克正叼着老鼠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专心玩着。

  

  “——夏洛克!!!”

  “小点声、很吵啊。”

  “——所以说虽然我会打扫家里但是你真的没有必要弄成这样吧?!”

  “哈啊-?这就是你的工作吧?…喔对了,换下来的衣服在床上,别忘了洗。”

  

  说真的、他有在听我说话吗?!

  

  华生的心要碎了。而夏洛克依旧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为了方便华生收拾,便拿着逗猫棒和激光笔进了自己的房间。在不知道第几次的短暂的自我怀疑之后,华生又含着辛酸的泪水收拾了屋子。

  

  直到,第二天,第三天。华生回到家后都是同样的场景。

  

  …啊没事,都习惯了————个鬼啊?!!就算是猫的本性也不可以这样吧!

  

  华生终于狠下心将逗猫棒和激光笔都藏了起来。而他忘了猫化的夏洛克本质依旧是夏洛克,不管他藏在哪里夏洛克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出来。就在华生已经快放弃了的时候,上天终于给了他一个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一次无聊时的自娱自乐中,夏洛克的尾巴不小心将新完成的手作扫倒。凭借着敏捷的反应和身体的协调性,夏洛克在其落地前稳稳地接住了。这次之后,带着后怕,夏洛克终于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干着自己最开始一直看不起的事。于是直接将逗猫棒和激光笔全抛给了华生,让他给赫德森夫人。

  

  而华生的养猫经验值也跟着上升了:以后绝对把玩具交给夏洛克。不然最后遭殃的——绝对是自己。

  

  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会再碰了吧。

  

  

6.

  自从猫化后,耳朵和鼻子的灵敏度也上升了许多。本来鼻子就比较灵的夏洛克这下算是技能免费升级了。

  

  不过比较烦恼的是,不知是不是猫化的缘故。一些原本夏洛克觉得无所谓的事情现在反倒是成了他烦恼的来源——而且罪魁祸首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的鼻子。而他目前的烦恼,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综合为一种,那就是同居者身上的味道。

  

  比如最近他身上总是弥漫着的特殊气味。

  

  夏洛克辨认出来了那是只猫的味道,但不是烟斗,也不是之前他们一起所见过的猫。华生膝盖位置的布料上沾有少量泥土附着过的痕迹,还有泥土的味道,而他的手上也有一些鱼腥味。所以综上所述,很简单就能判断出来——这家伙绝对是去喂那些楼底下的流浪猫了。

  

  也不是说在意,但夏洛克真的是莫名其妙地感觉不爽。夏洛克将这种感觉看作是猫化后领地及物品意识的增强。毕竟那家伙也是住在自己家里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他有其他猫的味道。

  

  当然,他有时候会非常不爽——比方说,现在他看着华生背对着他围着围裙打扫,完全没招惹到他的时候,他都不爽到想扑过去打搅他。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华生有些诧异,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看了看钟表,随后微转过头对着在身后两手忽然抓住自己腰的夏洛克抱歉地笑了笑。

  

  “啊、抱歉夏洛克——我都没有意识到。稍微等一下我把这里打扫完就去做饭!”

  

  而夏洛克完全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他只觉得不爽感越来越强。鼻间的猫味越来越重,导致夏洛克莫名的急躁。——接着他就朝着华生的后颈处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干、干什么突然?!”

  “你今天出去是去喂流浪猫了吗?”

  “喔!你说楼下的那几只小猫吗?我是前几天才看见它们的…躲在角落里很可怜。正好赫德森夫人因为我将玩具给她而送了我几小袋零猫食,反正你也不吃的啦…我就喂给它们了,它们还蹭了蹭我——真的超可爱!话说夏洛克你有时间也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说不定它们会很喜欢你呢。”

  

  华生完全忘记了刚刚带来疼痛的一口,反而满脸高兴的表情向夏洛克表述着。并且压根没有意识到夏洛克的脸越听越黑,还在开心地说着那几只小猫有多么可爱。

  

  “真的很可——呜哇-好、好痛!!为什么又——?!”

  

  疼痛再次传来,华生再次痛呼出声,他下意识向前挣扎试图甩开夏洛克。而夏洛克再一次以他那不符合外表的力气抓住了华生的两只手腕,将手按在了沙发的后背最上方。虽说沙发靠背不矮,但也强迫华生弯了腰。

  

  本来夏洛克平时是比华生矮一小截的。而现在矮下来的却是华生。夏洛克上半身压在华生微倾的上半身上,靠得之近以至夏洛克呼出的气息都弄得华生脖颈后面有点凉又有点痒。华生惊讶着愣在原地几秒,随即回想起了之前被又啃又咬的记忆。

  

  -不、不会吧…?!又来?

  

  虽说后来了解到那可能也算是猫独特的撒娇方式但这样的撒娇方式华生真的是一点也不想体验。夏洛克此时却没了动静。华生尝试着转过头看向夏洛克,但却被夏洛克阻止。

  

  “把头转回去。”

  “…诶?”

  

  下一秒华生感觉到了后背增加的重量以及夏洛克毛茸茸的耳朵的触感——他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夏洛克的后颈。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悠悠传来。

  

  “…夏洛克?怎么了吗?”

  

  华生有些担心地问道。夏洛克这样的行为并不多见,可以说是几乎没有过。这样的夏洛克让他有些担心,甚至是不知所措。

  

  夏洛克依旧只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没有做声。

  

  短短的几秒钟,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直到华生的药酸痛得他再次想挣扎时夏洛克才离开。而华生直到他进屋都没能问出来他到底怎么了。回答的只有一句比一句更不耐烦的——

  

  “好吵、都说了没什么了。”

  “如果你再问下去就滚出去吧。”

  ……

  诸如此类。

  

  “夏洛克他究竟怎么了……会不会是最近有什么不高兴的事?”

  

  华生更加担心了。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夏洛克这么做只是单纯为了将自己的气味快速铺满华生全身而已。他才不想学那些普通的猫把自己身上的气味蹭到想标记的人身上——那样又费时又费力还不是他的行为作风。这样的方法,既能够掩盖华生身上那些其他的气味又能将自己的气味铺盖在他的身上。

  

  不过这些,华生是不可能有机会知道了。

     ——————————TBC——————————

完全没想到会被这么多人喜欢!!本来是鸽子身的我在喜爱下肝出了4—6…!这次因为一些特别原因写得有些急。…等到空闲会再检查一遍!总之感谢喜欢!!(本来只是兴趣写作)

荆棘子初的小号

狂草预警!大号@老家没网络的荆棘子初 发不上去只好发小号上了,这个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呔!即使是没网络也不能阻止我画沙雕漫画!不就是流量吗!不差钱!口亨!【这个人疯了拖走吧没救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吖~【希望不算太迟】自己记得保护好自己呦~

第二页的出处写在tag里了,有些写不下了,大家可以直接向我提问,毕竟我知道就我这狂草就算是真爱粉也不一定认得出来【看看这个人多么有自知之明啊】

狂草预警!大号@老家没网络的荆棘子初 发不上去只好发小号上了,这个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呔!即使是没网络也不能阻止我画沙雕漫画!不就是流量吗!不差钱!口亨!【这个人疯了拖走吧没救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吖~【希望不算太迟】自己记得保护好自己呦~

第二页的出处写在tag里了,有些写不下了,大家可以直接向我提问,毕竟我知道就我这狂草就算是真爱粉也不一定认得出来【看看这个人多么有自知之明啊】

无限安定论

【福华】他的森林

福华的纯爱==

*歌舞伎町的设定

*捏造

*


*

“他就像是一片森林。”

“森林的感情可是非常——复有节奏的规律性,博大的,同时非常细腻。有的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却又是……如此得不为所动。”我扬了扬手。

华生不失腼腆地笑了笑:“是的。那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

那是我在大学出版社工作的第七年,为原创小说做编辑工作。小说家邀请我作序,我当然答应了。我很快写了一篇六百字的评论,始终觉得太肤浅。比起他新锐的叙事手段,我其实更想谈谈文本内涵,但是不要太学究气。他说我只要把我friendly的气质保留下来就好。我开篇写,共同工作的两个月把我们变成...

福华的纯爱==

*歌舞伎町的设定

*捏造

*


*

“他就像是一片森林。”

“森林的感情可是非常——复有节奏的规律性,博大的,同时非常细腻。有的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却又是……如此得不为所动。”我扬了扬手。

华生不失腼腆地笑了笑:“是的。那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

那是我在大学出版社工作的第七年,为原创小说做编辑工作。小说家邀请我作序,我当然答应了。我很快写了一篇六百字的评论,始终觉得太肤浅。比起他新锐的叙事手段,我其实更想谈谈文本内涵,但是不要太学究气。他说我只要把我friendly的气质保留下来就好。我开篇写,共同工作的两个月把我们变成了朋友,我出于朋友的身份大于编辑来写序言。说真的,之后的内容我都不喜欢。我们是朋友吧?大概因为季节又在变换,我情绪变得古怪起来,坐在光标寂寞闪烁的电脑前恨得直想摔东西。这时候来了一通陌生来电。这是我第一次和约翰·华生通话。三十七分钟后,我们在写字楼附近的咖啡店见面了。

我们握手,他是一个强壮而和气的中年男人,长着一双美式的棕绿色眼睛,手掌很温暖,对我格外殷勤。他请了我一杯咖啡,实际上我刚喝过一杯,但当时无心提这些计划外的话题。

“你说我是莫兰教授向你介绍的。”我们坐在吸烟席,他不介意我抽烟,但自己似乎没有这坏习惯。

“实际上,他甚至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

“推荐信!”这还是我今天第一次衷心发笑,“那么我可得好好读一遍。”

他从挎包里取出信封。

亲爱的_______:

  我们有一阵子没见面了。你还记得六月份的毕业晚会上我们聊到侦探小说的时候吗?我向你介绍了在旬刊《城市》上连载的福尔摩斯侦探故事。你说你很感兴趣,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客套话,毕竟你是一个喜欢复古一些东西的人,连着两部小说在我看来都是继承高蹈派遗志。不管怎么说,如果你真得看了几篇,在你面前的这个老实人就是他的作者,同时也是小说里的约翰·华生本人。我很希望你能帮忙指导华生,他对结成总集出版的事格外上心,可怜!他的文采如此,不过和他聊天一定能让你开心。他性格中那种忠诚时常能启发到别人。我向你保证,他甚至不会抢在你前面先读一遍这封信。

p.s:假如他看上去有些好奇,给他看我写了什么。他是我的朋友   。

  祝你别的方面工作也顺利。

                                                  爱你的 J.M.

大概是飞速顺着思路直接写下的,字迹偏斜的很厉害,不过漂亮的意大利字体和标志性的署名我绝不会认错。我心情爽朗不少,轻轻掐灭了香烟。服务生端来了我们的饮料。我把信还给了华生,示意他也看一遍。然后我们两个会心一笑。

“你的探案故事,我看过,呃……啊,是的,三四篇。我不想显得无礼,所以我尽量少引用,因为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我清了清嗓子,“你说都是根据你和你的朋友詹姆斯·福尔摩斯的实际经历改编?”

“夏洛克。”我耸了耸肩,他善意地向我微笑,“夏洛克·福尔摩斯。是的。”

“我很难相信,它们都很离奇,曲折过了头,说真的。这么说你住在东边?”他又颔首。我喝了一口咖啡,“有能给我看的原稿吗?”

他眨了眨眼睛:“我今天来拜访家人,没想过立刻就能与你面谈。”急切安排立刻见面的人是我,“我们可以商量一个时间,我总能找到办法把那一摞东西交给你。”

我的手摸了摸锁骨,当我开始工作时我便忍不住这动作:“不打紧。我们有很多可谈的。你有想过如果要结成书的话,标题用什么吗?”

他用手比出一本书的形状,下意识做这种手势的天真打动了我:“我认为就应该叫《福尔摩斯侦探故事》,很大方,够明白。”

“这确实很像传记作品,对吧,你给它安了这么一个总标题之后就更像了。当然,你写的都是,单元化的,一个一个案件,但是你对福尔摩斯的刻画,还挺连贯入微。你们的同居生活给你提供的材料,那是任何一个传记作家都很难采集出来的。”

华生被这话取悦了,尽管自己未必意识到这一点,他微眯的双眼中射出含蓄的光芒,格外温柔。

“然而处在容易写的位置并不等于会写。人干嘛涛涛不绝谈别人而不是自己呢?第一篇也许只是日记的改编,但你坚持写了下去,而且确定主角是福尔摩斯,夏——夏洛克·福尔摩斯。”

”一开始我只是想把那个案子写下来。而破案的人恰巧是福尔摩斯,我恰巧目睹了那一切。现在我想,如果最聪明的人不是主角,读者会觉得无聊。”

我指了指他:“这么说一点都不对。不过我不是来给你授课的。哈!福尔摩斯,福尔摩斯…我觉得我在别的地方听到过这个姓氏。你是怎么说他的…锐利的直觉,活跃的思维,渊博得让人掉下巴。这些品质都太不寻常了,如果你只是这么平白得告诉我我可什么都想象不出来,可是在你的故事里,它们是确实可信的。我尽力回忆了一下,华生,尽管那些谋杀,阴谋都很让人震惊,但最吸引人的确实是福尔摩斯本人,这是现在的推理小说罕见的气象。如果我们开始为你修改那些文章,传记,随便我们怎么叫它,我一定会把精力放在进一步完善其人身上。我不会冒犯你,假装我比你能挖掘出更多的东西,大可不必担心。”

我看了一眼手表,还太早:“你想和我现在就试试吗?”

他的咖啡也还剩一半多:“当然。”  

 

*

我提到比喻,浪漫主义的,莎士比亚式的,他很快说:“他就像一片森林。”

我对那些连载的记忆已经不够支撑自己把男人和森林联系起来了,但这个比喻让我微笑。于是我认真考虑了一会。我说:

“森林的感情可是非常——复有节奏的规律性,博大的,同时非常细腻。有的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却又是……如此得不为所动。”

“是的,那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你呢?”

他思索了很久:“我大概是猎人。我拥有一小座木屋。”他又像刚才一样,比出屋顶的形状。

“你就地取材。”

“那是寒带的森林,每一棵树都很高。我伐木的时候,偶尔会牵连一只小松鼠。”

“松鼠。那么我猜还有猫头鹰。”

“每晚上我都被它们吵醒。”

“生态完备的森林。”

“一片森林,就像你说的那样。每一样东西都是密切相关的。这片森林的植被非常茂密,大型动物因此生养得格外灵巧。它们穿过树与树的间隙,快得像是弩。”

“那是它们奔跑的时候,你也见到过它们散步。它们并不是非常怕你,虽然你是猎人。就像熊吞噬了溪流里的大马哈鱼一样,你捕猎是为了生存所需,你只在必要的范围内出手。”

他回答我:“森林是有天空与大地的。有时候他是森林,有时候他住在森林里,如果我们偶遇……”

我们同时陷入了沉默。我知道我们突然把话题推到了太抽象的地方,这种狂舞的步伐,他还没有能力掌控,而我太疲劳,知道得太少,不可能做好引导。我看似与他合拍了一刻,实际我心灵中胡乱描摹的画面恐怕与他的大相径庭。

“你告诉过他吗?你觉得他像是一片森林。”

“没有……绝大多数时间我觉得他是个混蛋。”

我笑了笑,这才发现自己又点了一支烟在抽。

“你平时看书吗?”

“没那么频繁,报纸,他把城市里能订阅的主流刊物全订了一遍,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

我摘下眼镜用布片擦拭着。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认为是时候结束这场谈话了。我向服务生打了一个手势。栗色束发的女孩来收拾杯具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封推荐信。我把它收到了自己的手包里。

 

*

给华生:

  ___________@____

 我的电邮地址,十七号之前把原稿发过来。

 我在网络博客里找到了《血字的研究》和《四签名》还有《红发会》,大概读了一遍。我希望它们没问题,以防万一我把链接贴在下面。如果它们不是你原作的,立刻告诉我,好吗?

 最重要的事我居然忘记当面问你了:为什么不和你在《城市》的固定编辑合作?我没有恶意,不过这是关乎我职业道德的事。

 我又想了想关于森林的事,很遗憾的是估计用不上了,虽然在交谈的时候你很真诚,付梓以后恐怕只会显得矫情。但是森林是一个很有趣的说法。约翰,你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会因为意识到夏洛克的存在而感到自己置身林间吗?(我知道这是很暧昧的说法。

 我们到底是在创造一本侦探故事还是一本传记?这种区分对于你这个作家而言是最重要的。我不想在你的写作习惯快要成型的时候才问你,但我还是需要确认:现在你是为了记录案件而写作,还是为了记录福尔摩斯?你想让你的读者爱上福尔摩斯吗?你想让他们像你爱他一样爱他吗?

 我提了好多问题。天呐。     

                                            【SIGNATURE】



——————

连我自己读完都觉得完成度太低了!

大概说一些构思来缓解大家读完一篇不明所以的文章的压力吧。

“我”是一个名字被隐去的女编辑。尽管隐去了名字,但我尽量创造了个性。我想当华生dedicated去讲福尔摩斯的故事的时候,有一个人开始dedicated去讲华生的故事。出发点很好懂吧。

华生那种忠诚感是可以启发人的。真心这么想。可惜歌舞伎町自从艾琳出场之后华生的型准越走越低,与渐入佳境的福和莫相比真是让人寒心。

森林本来应该是一个很好理解,很清新的比喻。既为森林,又为森林的主人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画面是华生独居在他(夏洛克)的森林里,被他包围着,期待着和他(夏洛克)相遇。辨认出人群中的森林是很容易的事,谁愿意和福尔摩斯恋爱呢?那就只有华生了。

写到3rd part我也检讨了,思考时真诚的诗性发散,打出来格外矫情,眼高手低的典型 ><虽然自称是文豪了,不过我还是会反省的。

又及:契机是华生跳脱衣舞的点梗。这么ooc的东西想要合理化乃至写出来是很艰难的。原本打算写一些美式脱口秀一样的drunk stories敷衍过去,转念觉得这样更无聊。咬了很久笔杆子我才想到这么迂回的战略。“不如写一点新意的。”这么想着。


不写莫里亚蒂我就快死了。所以我还是让他帮了我一些小忙。原谅我吧。



🤐🤔😉
感谢po主制表......ww...

感谢po主制表......ww

我至少也是原著粉/英版粉(

感谢po主制表......ww

我至少也是原著粉/英版粉(

柳

从老福抱的表,填一下

p2原图

手机填字好累(✘_✘)

这个圈好冷……

原主@仅仅是一人

从老福抱的表,填一下

p2原图

手机填字好累(✘_✘)

这个圈好冷……

原主@仅仅是一人

Origina.
嗯,一色确实是个坏人(从小喂...

  嗯,一色确实是个坏人(从小喂家人朋友药物的变态),是挺明显的,至于艾伯特好歹只是物理伤害,一色就…emm

  嗯,一色确实是个坏人(从小喂家人朋友药物的变态),是挺明显的,至于艾伯特好歹只是物理伤害,一色就…emm

喜欢莫里亚蒂bot

15话repo


此一色就是13话被我指控变态的一色(声优居然是鸟海浩辅啊真假。。)包括履历上也写了服刑的事。


之前说这个一色被揍得半死,第十五话活蹦乱跳的,要不然就是时间轴大跨了两三个月(你就说打算关莫里亚蒂几年吧==)日期我是真得懒得扒了,太太救我><


显而易见的事就不想赘述了。爱怎么猜怎么猜吧。看得出来第二季和第一季选择了相同的编排,先单元刑侦+铺垫伏笔然后最后几集大爆破。鱼太也说了,本片元素如此杂乱,一失手就变成一团乱麻,很容易劝退观众。确实。况且各个分集的脚本家水平互相持平而且都和头头岸本老师比起来大有差距。15话的脚本木户雄一郎之前负责过第六第七第八话(啊这么说另一...

15话repo


此一色就是13话被我指控变态的一色(声优居然是鸟海浩辅啊真假。。)包括履历上也写了服刑的事。


之前说这个一色被揍得半死,第十五话活蹦乱跳的,要不然就是时间轴大跨了两三个月(你就说打算关莫里亚蒂几年吧==)日期我是真得懒得扒了,太太救我><


显而易见的事就不想赘述了。爱怎么猜怎么猜吧。看得出来第二季和第一季选择了相同的编排,先单元刑侦+铺垫伏笔然后最后几集大爆破。鱼太也说了,本片元素如此杂乱,一失手就变成一团乱麻,很容易劝退观众。确实。况且各个分集的脚本家水平互相持平而且都和头头岸本老师比起来大有差距。15话的脚本木户雄一郎之前负责过第六第七第八话(啊这么说另一对bg福艾也有他),也都不能算第一季里观感能打的回数。这一集也是的,节奏卡得不尴不尬,反转啊啥的。。也不怎样。十分里给个四分吧。岸本第一第二第三话三个小案子别看轻巧节奏都很舒服,不烧脑子但是就是拍得很有趣,致敬的方面更是浑然天成,不夸张地说就是这三话留住了我。小关配的那个rockstar我怎么说也看了七八遍吧,是真得被笑得够呛。


福尔摩斯越来越帅气了呃呃。虽然本话算是华摩糖,不过福华同框时还是处处闪瞎。


四月份a-1的富豪刑事(是叫这个名儿吗)脚本也是岸本卓,人设和七大罪是一个人做的,pv里飒得不得了。一看这双男主我两眼一热悲呼“岸本卓你还说你不是基佬”。


年初一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极寒草垛

新年快乐!

画了12话的片段!

福华简直!🔒死!!!


新年快乐!

画了12话的片段!

福华简直!🔒死!!!


今天青山咕咕了吗

【2020福华春节(11/24h)】

上一棒:@夏弈 Holmes 

下一棒:@微生物桑 


几公分的差距从来都不是阻碍什么的借口,更何况对于一个福尔摩斯。


“抬起头来。”


他听见一个声音这样说。


是个人很喜欢的三版福华。身高差我真的能好一辈子👍

辛苦各位老师这次的积极创作,祝各位新的一年快快乐乐平平安安,2020,我还是要说johnlock szd👍

【2020福华春节(11/24h)】

上一棒:@夏弈 Holmes 

下一棒:@微生物桑 



几公分的差距从来都不是阻碍什么的借口,更何况对于一个福尔摩斯。


“抬起头来。”


他听见一个声音这样说。




是个人很喜欢的三版福华。身高差我真的能好一辈子👍

辛苦各位老师这次的积极创作,祝各位新的一年快快乐乐平平安安,2020,我还是要说johnlock szd👍

无光之火
他太可爱了忍不住想欺负他。。(...

他太可爱了忍不住想欺负他。。(无手党瑟瑟发抖

他太可爱了忍不住想欺负他。。(无手党瑟瑟发抖

是元陌哦
壮着胆子发出来,是莫里亚蒂,但...

壮着胆子发出来,是莫里亚蒂,但没画出他万分之一的美丽可爱

新年快乐啊

壮着胆子发出来,是莫里亚蒂,但没画出他万分之一的美丽可爱

新年快乐啊

喜欢莫里亚蒂bot

明明是决心舍弃了的东西。

明明是决心舍弃了的东西。

仅仅是一人

莫里亚蒂不安的时候会转四叶草,莫里亚蒂“偶遇”华生那段以及手下的小孩被抓走那段,莫里亚蒂都在转四叶草。莫里亚蒂真的非常了解夏洛克,第5话邀请老福和华生去泡澡,还有给老福剃须刀,真的很绝。忘年交啊。

莫里亚蒂不安的时候会转四叶草,莫里亚蒂“偶遇”华生那段以及手下的小孩被抓走那段,莫里亚蒂都在转四叶草。莫里亚蒂真的非常了解夏洛克,第5话邀请老福和华生去泡澡,还有给老福剃须刀,真的很绝。忘年交啊。

仅仅是一人

自制了一个问卷填了一下。

P2可以自取,如果可以,取了就在留言区留个地址让我去围观一下吧(太冷了这番,我想找点同好都难。

自制了一个问卷填了一下。

P2可以自取,如果可以,取了就在留言区留个地址让我去围观一下吧(太冷了这番,我想找点同好都难。

亚铁
“我又找到了。” “詹姆斯,谢...

“我又找到了。”

“詹姆斯,谢谢你!”

画渣落泪,画不出心中场景的十万分之一。

我永远喜欢詹姆斯和亚历!

“我又找到了。”

“詹姆斯,谢谢你!”

画渣落泪,画不出心中场景的十万分之一。

我永远喜欢詹姆斯和亚历!

仅仅是一人

小莫一直在为妹妹寻找四叶草,四叶草有“幸福”的意思,但对于小莫来说,这些小草不是祝福,而是对妹妹的缅怀和长久的自责。在老福送小莫四叶草之前,看到四叶草,小莫大概只能想到妹妹死了;在老福送小莫四叶草之后,小莫看到四叶草就可以想到除了妹妹的死亡之外的事情——“夏洛克依然在关心我”。

随便说一下自我治愈的内容:想要抹除心理阴影,要在你感受到阴影的地方增加别的积极含义。

小莫一直在为妹妹寻找四叶草,四叶草有“幸福”的意思,但对于小莫来说,这些小草不是祝福,而是对妹妹的缅怀和长久的自责。在老福送小莫四叶草之前,看到四叶草,小莫大概只能想到妹妹死了;在老福送小莫四叶草之后,小莫看到四叶草就可以想到除了妹妹的死亡之外的事情——“夏洛克依然在关心我”。

随便说一下自我治愈的内容:想要抹除心理阴影,要在你感受到阴影的地方增加别的积极含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