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止水bg

445浏览    5参与
黑,不是白。

神不渡我,我只能自渡了啊。

  ooc警告⚠

  水哥性格好难拿捏啊。

  友情,啊不,爱情,啊不…到底是什么向…?算了。

  如果可以接受,请食用。 


  1

 “大人。”

  “啊呀呀,说了多少次鹤川不必叫我大人了啊。”

  眼前少年逆光站立,扬起一丝好看却又疏离的淡淡微笑。

  阳光从他的指缝间钻过,就连他的睫毛上都好似打着一层光。

  “这是规矩,大人。”

  明明你比...

  ooc警告⚠

  水哥性格好难拿捏啊。

  友情,啊不,爱情,啊不…到底是什么向…?算了。

  如果可以接受,请食用。 



  1

 “大人。”

  “啊呀呀,说了多少次鹤川不必叫我大人了啊。”

  眼前少年逆光站立,扬起一丝好看却又疏离的淡淡微笑。

  阳光从他的指缝间钻过,就连他的睫毛上都好似打着一层光。

  “这是规矩,大人。”

  明明你比我还大好吗…

  止水无奈的挠挠脖子,无奈地在心里吐槽。

  “先从地上起来吧鹤川。”

  “在下领命。”

  实不相瞒,自从宇智波鹤川被派到他身边,言说保护,实则监护后他的生活就变成了以下情况:

  “啊,鼬想吃丸子啊,我带——”

  “在下买好了丸子,请二位慢用。”

  鼬&止水:……


  “族长大人今天早上好啊。”

  未等富岳回复,就听一旁黑发姑娘也俯身行礼照猫画虎低声说一句

  “族长好。”

  富岳:…你又不姓宇智波,你叫我族长做啥。

  止水:……

   2

  “呀,是鹤川前辈啊,怎么今天没有跟着我呢?”止水说着带了几分调侃和怨气。

  酒馆里人来人往,吵吵嚷嚷,鹤川唯显然没大听清,浑身上下都清晰地透露出迷茫。

  呀,幸好没听见呢。

  止水一边微笑,一边摇摇头示意刚才说的话不重要。

  对方盯着他嘴角扯起的弧度皱皱眉头随后开口:

  “今天并不是在下当班。”

  止水:我裂开了。

  这都能听清?!

  刚才小组长说要请客那一瞬间的欢呼声把他耳朵差点震聋,她居然听清他说了啥?

  哦,失算了。

  “在下耳力甚佳。”

  鹤川唯打包两杯烈酒,在即将走出酒馆大门时,眼角轻轻瞥了止水一眼。

  “大人似乎未到饮酒年龄。”

  “啊,嗯…”

   3 

  “敢问大人何为信仰?

  “前辈怎么突然问这个?嘛,信仰不就是方向吗。

  “呐,大人,和平又为何物?

  “…和平就是契约

  “大人,这是为何?

  “前辈,一个有信仰的人,才能有明确的前进方向,才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而和平,它能保证信仰的决策更理想地行动。”

  “大人…哪怕它残缺,疯狂,毫无人性,可能会牺牲很多很多人,怎么——?”

  “没错,哪怕它残缺,疯狂,毫无人性,可能——”

  “嘶——”

  他蹲下身子正视鹤川惊恐的眸子。

  “牺牲很多很多人。”

  鹤川唯第一次面对一个人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哪怕牺牲我自己。”

  闻言,鹤川唯不自觉地盯着止水往后退,颤颤巍巍。而止水步步紧逼。

  “不,你别过来。”她声音发颤,手中胁差如万斤重。

  “不,求你别过来,我求你了…”

  “前辈…怎么了?”

  “你是神?”

  “不,我只是宇智波止水。”

  “不,你就是!”

  “行吧,我是。”

  “你能渡我吗?”

  场面一度僵持。

  门“咔”的一声被推起。

  鼬终于来救场了。

  “止水桑,要去——”

  “大人,在下先行告退。”

  鼬皱着眉头用眼神询问止水,止水轻不可见的摇摇头。

  “真是个怪人。”鼬盯着鹤川唯的身影忍不住的评价到。

  止水一愣。

   

  “嗯。怪人。”

   4

  “他刚才说的是‘如果你还把我当做朋友的话,鼬’”

  鼬猛然惊醒,血红写轮眼开启,六勾玉缓缓转动。

  “别紧张,我只是怕你没听清重复一遍。”

  鹤川唯笑眯眯地举手以示清白。

  “去吧鼬,和你那该死的——哦,不,已经死了的止水桑一样,维护那该死的和平。哪怕它残缺,疯狂,毫无人性,哪怕会牺牲很多人。”

  “哪怕牺牲…”

  鹤川唯愣了愣,轻声说道

  “哪怕牺牲我自己。”

  5

  几个月后,宇智波鼬灭族,族里仅剩宇智波佐助一人。

  同伙,拥有强大血继的暗部——鹤川唯。

  两人现已全是S级叛忍。请注意各村各国注意。


  宇智波鼬灭族前问鹤川唯原因。

  她轻笑几声。

  “神不渡我,我自渡。”

    6

  “对了,鹤川前辈是怎么知道止水桑对我说了什么?”

  “啊,这个问题止水也问过我,好像是在酒馆,我记得我对他说”

  “我耳力甚佳。”

  “啊,我还提醒他未到饮酒年龄。”

  “…可惜,他永远…也到不了合法的饮酒年龄了啊。”






  

黑,不是白。

错过与轮回。(刀)

2 %

  嘶,我的头怎么这么晕?我到南贺川来干啥说实话?

  身边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似乎是想拉我起来。

  唔,木叶什么时候有这么标志的“美人”了?是我离开木叶时间太长了吗?

  暖暖的阳光打在对方白皙的脸庞上,硬生生在他脸上打出一层玫瑰红的质感。

  对方赢着我质疑有些花痴的怀疑目光明显愣了愣。

  啊,好丢人啊!看着黑发黑眸,这是一个宇智波吧?宇智波都是多高傲自大的人啊,我居然对着他花痴了?会不会被火遁烧死啊…

  10%...

2 %

  嘶,我的头怎么这么晕?我到南贺川来干啥说实话?

  身边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似乎是想拉我起来。

  唔,木叶什么时候有这么标志的“美人”了?是我离开木叶时间太长了吗?

  暖暖的阳光打在对方白皙的脸庞上,硬生生在他脸上打出一层玫瑰红的质感。

  对方赢着我质疑有些花痴的怀疑目光明显愣了愣。

  啊,好丢人啊!看着黑发黑眸,这是一个宇智波吧?宇智波都是多高傲自大的人啊,我居然对着他花痴了?会不会被火遁烧死啊…

  10%

  就在想要捂脸逃走时,对方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如沐春风,就像我最喜欢的向日葵冲着太阳冲着我灿烂的开放。

  跑还是不要脸的留下来?

  当然是搭讪了!颜值即正义!

  “啊——你好。”

  “早上好,前辈。我是宇智波止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宇智波止水…

  “不,没有,只是看你独自一人有些好奇罢了。”

  宇智波…嘶,有点难搞。和那件事情一样难搞,算了,理他远些吧。

  18%

  我死也没料到还会再次见到那个叫止水的小鬼啊!

  尤其是在同一个甜品店,同一个柜台,同样的也是最后一种甜品面前。

  啊,真不想让出去…

  算了,我可是前辈…

  随手把向日葵往腋下一夹,整理好胁差就准备潇洒地走人。

  “唉,前辈不要嘛?”少年惊异地问。

  “哈…你不也是很想要么。我是前辈,让你啦。”

  身后没了声音。

  肩膀似乎被人拍了拍。

  “怎么了?”

  “虽说是前辈,但您是个女生啊,嗯,就当我送您好了。”

  呦,挑挑眉,不错,是个绅士。

  “不——”

  “更何况,您几乎每个月都来买一次吧?”

  …我才回木叶几个月啊,你真的没有窥视我的生活…?

  他似乎看出我的惊悚,害羞地挠了挠头。

  “我也是碰巧喜欢甜品罢了。前辈别误会。”

  宇智波家都是有名的甜党,嗯,没说谎。

  走出甜品店,他在背后喊到:

  前辈叫什么呀,我总不能一直叫您前辈吧?

  “在下鹤川十三。”

  事情有些难办了。他怎么会主动搭讪,难道察觉爷爷和三代…?

  50%

  “啊?没有小雏菊了啊…”

  没想到过了几天又见到止水少年了,反正对方正为难地站在花店门口。

  等等,小雏菊。

  我是不是拿着几朵小雏菊?

  “没想到山中前辈花店小雏菊买的这么好。”正了正色,开玩笑道。

  “我家花店什么花都很畅销好吗小十三!你的小雏菊要不是你特意托我留几朵,又看在你好不容易会木叶一趟才给你留的。”

  “嗨嗨,我的荣幸。”一边说着,一边把包好的小雏菊塞进止水怀里。

  “呐,当回礼了。”

  “谢谢鹤川前辈。”倒也没推脱,爽快地接受了。

  “怎么,去看战友?”发现同路后问到。

  “鹤川前辈难道不也是吗?”

  哼,倒也是。

  “前辈似乎有些难过。”

  哦,讨厌的肯定句。

  我已经丧到连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鬼都来关心我,都来打探我的内心吗?!

  烦。

  加快脚步,想甩开这个相貌英俊却笑着打探人内心的男孩。

  “前辈,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但如果一直憋在心里一言不发,可是会生病的。”

  “会生心病的。”

  本来也没太生气,看着对方带了几分严肃,心中突然想逗逗他。

  用尽量凄凉地语气开口:

  “可,可以吗?”

  对方似乎被语气吓到,看着我泪眼婆娑多了几分手忙脚乱。

  “嗨,嗨!”

  “我其实,其实——”

  “前辈尽管说出来吧。”

  “我其实只是在苦恼怎样让小止水喜欢上我。”

  在对方呆滞的注视下没把持住一下笑出声。

  真·流出·快乐·泪水。

  “喜欢上前辈?啊,至少要等到我成年后才能和前辈做那样的事吧。”

  等等,这下呆滞的人忽然对换了。

  “哈,哈?小小年纪就想上人嘞?”把手放在对方肩上强迫对方抬头仰望。

  啧,个高就是好,高跟鞋万岁。

  对方明显被这么明显的狼虎之词吓到了,说话都有些结巴,耳根爆红。

  “开,开,开个玩笑前辈。”

  “没关系,水,如果是你,我可以考虑考虑。”

  我可以笑着调戏你。

  “但注意喜欢我可是一件容易被榨干的。”

  “无论是精神,还是——”

  附身附在他耳旁

  “还是肉体。”

  也可以笑着挑衅你。

  “如果是前辈,止水愿以身犯险。”

  敲,告诉我他不是一个纯正的宇智波,快,宇智波不可能这么撩人!不,这家伙就是个僚机啊!

  我居然被比我小两岁的小孩撩了…

  对方看我沉默不语,露出招牌的笑容,轻轻把我的手从肩上拿下,放在嘴边。

  等等,放在嘴边?他要干嘛?

  在呆滞的注视下,笑着烙下一吻。

  “就当前辈同意了?”

  敲,快告诉我这不是宇智波!宇智波不可能这么撩,宇智波止水分明就是僚机啊!

  本不想答应,却又看着对方日益英俊潇洒地身姿,动了歪心思。

  我下贱,我就是馋他身子。

  “好啊。”

  再说三代和爷爷的吩咐也不能忘。我倒也想看看他是多虚情假意。

  80%

  我正在火影头上为非作歹。

  对,我正躺在火影岩上。

  头上罩着个纸袋,阳光和小雏菊遗留的花香完美结合。

 啊,止水身上的味道。

  我才没想他。

  这时候,无论是阻止政变的一方还是拥护政变的一方,都会需要他。

  再说我以什么立场想他?女朋友还是三代派来监视他的人的身份?

  无论他站在哪一边。

  压力像山一般。他却只能扯开微笑。

  其实终有一天我们会分开的吧。

  说曹操曹操到。

  我任由止水把我带到南贺川。

  “十三。”

  “嗯。”

  他注意到我微微战栗的身体,脱下外套在

  我身上。

  哼,还不错。不过团扇在身的感觉很奇妙。

  “我们…分开吧。”

  我就知道。早知道不答应三代和爷爷了。

  这种互相利用的感请谁都不稀罕吧。

  “嗯。”我恍惚中替自己做了回答。

  100%

  我错了。

  错在哪?

  错在——

  错过他初见时羞红的脸颊,错过他小心翼翼地搭讪,错过他真挚的关心,错过他发自内心的表白,错过与他交往时他温柔的种种。

  把他还给错过了。

  本以为只有我一人陷入爱河,没想到对方早就在河中等待时机拉我下水。

  我现在在南贺川。

  一切开始和结束的地方,无论是指那种结束。

  如果可以再次相见,我一定一定一定离宇智波止水远远的。

  嘶,头有些晕。

  2%

嘶,我的头怎么这么晕?我到南贺川来干啥说实话?

  身边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似乎是想拉我起来。

——————完——————

感谢食用。

ooc警告,好吧,有些晚了。


Lancer

止水bg私设慎入
原女x止水 依然是糖
草图细化了一下
除了p3卑微的护额之外并看不出是火影世界观了1551
ps、谁不想被止水抱着睡觉呢(飙泪)

止水bg私设慎入
原女x止水 依然是糖
草图细化了一下
除了p3卑微的护额之外并看不出是火影世界观了1551
ps、谁不想被止水抱着睡觉呢(飙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