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正定

877浏览    120参与
OrangeMoon

摄于:2019年10月 石家庄正定

相机:Sony α7m2

镜头:24-240

M档

原图无修

@LOFTER摄影 

摄于:2019年10月 石家庄正定

相机:Sony α7m2

镜头:24-240

M档

原图无修

@LOFTER摄影 

知秋。

有天赋是幸运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是勇气。💙

有天赋是幸运的,生活中最重要的是勇气。💙

川紫绘

Day8:荣国府拍的海棠花素材。很喜欢第三张的场景,但是临近正午,拍的有点儿曝光过度,也修不出感觉来……(先存个图,以后可能用作画画素材???)  只是想说荣国府的海棠花开了XD

Day8:荣国府拍的海棠花素材。很喜欢第三张的场景,但是临近正午,拍的有点儿曝光过度,也修不出感觉来……(先存个图,以后可能用作画画素材???)  只是想说荣国府的海棠花开了XD

韩舒黎

图梗

民国二十五年,冬。

晚饭已闭天色入夜,时辰还早着,就是冬日的太阳经不住狂风躁动赶紧躲下去休息了。正定姐姐没有像往常一样锁门,给我套上棉衣拎着我出门。

我抬头小声问:“姐姐,我们去哪。”

“墨香阁。” 她看上去心情很好,声音都轻快了很多。心里恍然怪不得晚上吃饭觉得比平时咸了一点,原来是她一高兴手一抖多撒了一些盐。

墨香阁是开在正定的一个书店,白天开门卖书还有些政府允许卖的残缺文物和碎拓片,晚上闭门也做生意,接下一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不过一晚上也就接四五个客人而已,不问宝物来去何处,只问价。在这买卖的文物北朝的东西居多,有一部分是正定姐姐自己喜欢,还有一部分是冀哥托她买的。我隐约听...

民国二十五年,冬。

晚饭已闭天色入夜,时辰还早着,就是冬日的太阳经不住狂风躁动赶紧躲下去休息了。正定姐姐没有像往常一样锁门,给我套上棉衣拎着我出门。

我抬头小声问:“姐姐,我们去哪。”

“墨香阁。” 她看上去心情很好,声音都轻快了很多。心里恍然怪不得晚上吃饭觉得比平时咸了一点,原来是她一高兴手一抖多撒了一些盐。

墨香阁是开在正定的一个书店,白天开门卖书还有些政府允许卖的残缺文物和碎拓片,晚上闭门也做生意,接下一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不过一晚上也就接四五个客人而已,不问宝物来去何处,只问价。在这买卖的文物北朝的东西居多,有一部分是正定姐姐自己喜欢,还有一部分是冀哥托她买的。我隐约听人说过,冀哥有一个无缘的兄弟,因为少年人心高气傲两个人自一次吵架之后再也无话可说,后来邺城哥哥意外去世,真是烟消云散,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冀哥一直悔恨在心,到处收集着一些从邺城留下来的东西。

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开盘,桌子上的人大家差不多都认识,能参加墨香阁晚市的人都是熟客,其中有一个叫朱羡的商人我很不喜欢,不过客气着还是叫他朱老板。朱老板下手颇为黑心,有人传他的东西都是从乡下那些偶然挖到宝贝又不识货的农民手里坑蒙拐骗来的,拿到墨香阁抬价出售,他不懂这些铭文碑刻源远流长的传承和文化,只知道钱是好东西,可以让他花天酒地。

老板见我和正定姐姐来,连忙备好茶上去接下我们的大衣。屋子里被火炉烤的暖烘烘,还点了些提神的香,老板解释说刚刚已经有两件东西出手了,不过今天最好的还没到,那位卖家迟到了。

买卖到了尾声,忽然有人敲门,在座各位都一惊,正定姐姐和老板出去看,而后从前厅传来笑声,回来时是三个人,这最迟的卖家叫吴钧,是一个盗墓贼,夜场所有的客人,只有他最喜欢走前门。墨香阁就在隆兴寺后方,更加凑巧的是,隆兴寺有一座倒挂菩萨像,坐南朝北,按照道理这菩萨眼底下就是我们墨香阁,其他盗墓贼都怕在隆兴寺面前走惹怒了佛祖,虽然盗墓本来就是扰人后世清净的行当,但是他们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忌讳吧。吴钧每次都大摇大摆从寺前而过,入墨香阁正门,他是在隆兴寺所有菩萨的眼下绕过一圈后才进来,身上带的是他刚从别人墓里挖来的东西。有人觉得他这是哗众取宠,有人佩服他盗亦有道,正定姐姐不太喜欢他对于佛祖挑衅似的态度。他说自己挖坟从不祸害主人尸首,重要的信物一概不动,只是想个什么法子活下去罢了,佛祖悲悯,可怜过世之人,那活着的人还在受苦他怎么不见?

看来老板说的,值得正定姐姐亲自走一趟的东西就是吴钧哪来的。吴钧拿出几张照片,他说:“这是这次带来的两个货,但是有些大,拿过来不方便,给各位看看照片,有一个是刚好从邺城出土,辗转到了我的手里,受人之托卖一个好价钱,价高者得。第二件是老规矩,谁喜欢拿走。”

“价高者得”这句话从吴钧嘴里说出来还是头一次,吴钧卖东西向来看缘分,觉得谁合适差不多的价格就卖了,这也是他说的老规矩。虽然他与正定姐姐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奈何正定姐姐确实是这里最配得上那些石刻的人,吴钧的许多货都归正定姐姐。

几番讨价还价,姐姐之买下来一项货物,那个出土于邺城的东西被朱老板带走,在座的明眼人都觉得可惜,但是也无可奈何。

买卖结束大家准备告辞,朱老板一边笑一边和大家讲承让,目光几次落在正定姐姐身上,他知道姐姐一定会想办法得到来自邺城的东西,想趁机再大赚一笔。吴钧也颇为遗憾,觉得糟蹋了这件东西,可惜他也并非物主。我们回去之后姐姐叫我休息不要多想,明天还要去打工。

最近我辞了在酒楼打杂的伙计,为墨香阁免费劳动,姐姐说这是出卖我的劳力为老板卖个人情,我总觉得自己被她卖了,可是自家阿姐,我又没办法抗议,况且在墨香阁确实好玩得多,偶尔还能在白天看见吴钧过去,也就欣然应下。近几日总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穿着一身朴素的大褂,每天花上几文钱买一壶茶,便赖在这向老板借书,我一开始觉得这样很不好,他来看又不买这怎么像书店,反而像不给钱的嫖娼。有一次向正定姐姐提及,姐姐十分生气,她把筷子撂在碗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后面从老板那里打听到,原来这个文人叫姓梁,家境贫寒,满腹诗书苦于没有出路,沧海遗珠只能借墨香阁文物做一些研究。

姐姐心疼梁老师,又欣赏他的赤诚和坚持,让我写一封信给在保定的冀哥,让他周旋,给梁老师谋个出路。信发出去很久没回,不过半个月后冀哥亲自来了。冀哥和正定姐姐小谈一阵,我才知道冀哥来为两件事,一是梁老师,二是为了那个被朱老板买走的邺城石刻。冀哥用了一下午去找朱老板,又出了一大笔钱才把石刻买回来。对此冀哥也无奈,半骂半夸说朱老板真是经商奇才,可惜心性差了一点。冀哥小歇几日便赶回保定,还带走了梁老师。梁老师没有对不起他的努力,借着冀哥找好的人脉成功在燕京大学任教,偶尔与我们还有书信来往。



不过半年,日本人自导自演一场事故迅速开战,正定姐姐忙给北平、天津、保定连忙拍了三封电报,可惜再也没有什么音信从北平天津传出来。届时平津已经失守。那段时间墨香阁顾客已经不多,老板再喜文物也有一家子人要顾及,每天心不在焉,最后和正定姐姐商量先关了门,这也是对于文物的保护。正定姐姐连忙允下,毕竟她也只是墨香阁的客人,不过是老板知晓我们的秘密客气着把姐姐当成墨香阁半个主人。

正在姐姐急于通讯无果,这时吴钧忽然来访临近停业的墨香阁,把家里剩下的东西悉数送来,说,你们捐也好卖也好自己留着也好,让这些东西发挥点价值,卖了钱可以拿去八成捐献给军队,剩下两成留下当老板的劳苦费。吴钧只说了两三句就回家了,后面几天我还能看到他,直到石家庄也被日本人占领,他竟然神秘地消失,没人看见他去火车站逃亡,不过也没人知道他去哪里,好像人间再也没有这个人一样。

抗战爆发后,梁老师随全校师生一起迁到西南联大继续教学,一群知识分子浩浩汤汤地迁移,带走了中国文脉的延续。不过也并没有像什么大团圆的话本小说那么顺利,梁老师一生清贫刻苦,最后在文革的时候被自己的学术批斗受辱不堪自杀而亡。死的时候写了最后一封信寄到墨香阁。那时候墨香阁已经紧闭大门,不敢再开,信是几经辗转流落到我的手上。我想,梁老师一生熬过了穷苦熬过了战火,在花甲之年死于自己学生之手,这算什么天命呢。这时候我想起来吴钧一直嫌弃的一句话“佛祖悲悯,可怜过世之人,那活着的人还在受苦他怎么不见?”对于梁老师的遭遇不知道怎么说,不过此时佛祖也被列为封建主义自顾不暇。一直笃信佛教的正定姐姐在那段时间也一度沉默,我曾经瞥见过她偷偷流泪后红肿的眼睛,可是又不知如何安慰,正定姐姐可是堂堂的“北方三雄镇”,即使在战败之际也不曾折腰,如今却因为自己的国民迷茫痛苦,这又是什么世道呢。

至于那个朱老板,没有什么好说的,死相很惨,便宜他了,也是用自己的命还了。卢沟桥事变后,朱老板收拾了自己的钱财匆匆赶往火车站,不过当时车站早就人满为患,人心惶惶谁都想逃走再潇洒一段时间,很多人生生爬上火车顶,但是这些人连第一个隧道都没有通过就被撞死,朱老板就是这样死的,他本来紧紧抓着车沿幸免于难,可惜伸手去抓装着自己钱的箱子,掉下去被轧了个血肉模糊,连他那些票子也卷在里面,人为钱死,天意弄人。

卢沟桥事变前我最后一次看冀哥,是去给他送邺城的一尊佛石刻,他把石刻从盒子里拿出来,石刻垂眼好像在睥睨众生,仁慈庄重。冀哥看了一眼冷笑出来,把我抱在腿上许久才开口:“邺城以前最讨厌神佛,现在呢,只有这些神佛石刻还记得他。多讽刺。” 我不做事,只在心里问,冀哥你这么挂念那个过世的兄弟他又不知道,担心为什么以前不当着人面说出来呢。


霍听婷
【行吟寄梦·己亥...

【行吟寄梦·己亥·戊辰】清明时节

【行吟寄梦·己亥·戊辰】清明时节

霍听婷

【沉醉东风】第十四章 软红尘外水云乡(引诱)

当打听到台上的歌姬是额布思由家中带来为大家助兴,张德辉也是一怔。正在思忖如何回复赵东洲荐枕一事难行的时候,反倒是女子亲自找上门来。

席上歌舞开演,额布思心想着自己的宝贝拿出来,好令大家艳羡一番。不经意却见考官赵东洲心思被女子吸引,目不转睛,且对真定府经历官张德辉交头接耳,以至询问至自己府上。

想着赵东洲看似铁面之下,却是另一番花花肠子,额布思鄙夷的同时又不由得心中窃喜。

得知赵东洲丧妻两年有余后,额布思认为自己似乎找到了攻破赵东洲借以收拾这些考官的最好时机。

他装作忍痛割爱,主动催促自己的爱妾前往赵东洲的住所吹枕边风探听消息以收买人心。

酒过三巡,众人皆散场离去,赵东洲也想尽快回到自...

当打听到台上的歌姬是额布思由家中带来为大家助兴,张德辉也是一怔。正在思忖如何回复赵东洲荐枕一事难行的时候,反倒是女子亲自找上门来。

席上歌舞开演,额布思心想着自己的宝贝拿出来,好令大家艳羡一番。不经意却见考官赵东洲心思被女子吸引,目不转睛,且对真定府经历官张德辉交头接耳,以至询问至自己府上。

想着赵东洲看似铁面之下,却是另一番花花肠子,额布思鄙夷的同时又不由得心中窃喜。

得知赵东洲丧妻两年有余后,额布思认为自己似乎找到了攻破赵东洲借以收拾这些考官的最好时机。

他装作忍痛割爱,主动催促自己的爱妾前往赵东洲的住所吹枕边风探听消息以收买人心。

酒过三巡,众人皆散场离去,赵东洲也想尽快回到自己的住处,去一去一身的酒气。

正推开房门,只见房内一口大箱子分外惹眼靠在桌旁。

“这是什么?”赵东洲询问府衙的公人。

公人俯首答道:“额布思万户说此番特使南下,他忙于军务,难免招待不周,为尽地主之谊,差人送上一箱土产,不成敬意。”

土产?虽然赵东洲半生谍海,但官场规矩还是有不少耳闻。半信半疑,他轻轻提起箱子一角,只见一道耀眼的光芒从箱内透出。手一抖,又将箱子合上。

额布思官阶比自己高,又是当今合罕弟媳唆鲁禾帖尼王妃的人,真定路元帅史天泽都要奉承他,藁城的万户董家更是欠了他不少的羊羔利,以至于自己微服之时,撞见他家变卖家产。

所有的讯息都在告诉他,额布思的心思不简单。如此讨好自己,看来是因为席上数语相问,字字惊心,想花钱消灾了。

赵东洲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拯救那些儒生,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暂时顶着“钦差”头衔的四品京官,不如这二品的“监军”来的举足轻重。

收下,便是给人落了把柄,不收,额布思定要给自己点颜色看,两难抉择。

“万户如此美意,岂敢辜负。”赵东洲招呼公人道,“将箱子抬去史天泽万户府上。就说额布思万户将其赠与此次真定选试,若选试之后,折算还有余数,则尽用于真定路羊羔利清贷之用。”

“是!”大家将房内的箱子,抬出了赵东洲的厢房。

赵东洲掩门,长吁一口气,倚在椅子上倒茶便来饮,他能想象出额布思得知自己将贿赂转手送人后,吹胡子瞪眼的可笑之态。

今夜的佳酿,着实醉人,每人敬一杯,就已承受不住,连走路都飘了起来。

“砰砰!”

屋外的敲门声,温柔无比,便如今晚的月色。

赵东洲似乎没有听见,三两下将官服解下,挂在黄花梨木做的雕花衣架上。

换上湖蓝色直裰常服,去冠系珠玉发带,衣袂飘飘。他坐在窗边的桌子前,聚精会神地翻看《永徽律疏》(即后《唐律疏议》)。

“砰砰……”

直至这时,赵东洲方才闻得屋外一丝响动。

“门外何人?”他声如洪钟。

“奴家丰娘。”

袅袅之音,透过门缝,亦能将人酥去半边身子。

“所为何事?”赵东洲好奇这个丰娘是谁。推杯助盏之后,一件重要的事深埋于心底,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为化解先生心事而来。”女子话语不快不慢。

忽的记起张德辉为自己寻歌姬荐枕一事,赵东洲立马醒了半身酒。

“在下今日饮酒过度,恐无法应承,怕怠慢了姑娘,还请姑娘回吧!”

自己丧妻不过两年,眼下会试要务为重,怎能与教坊歌姬厮混?

只听门外回道:“若是奴家未曾进屋,回去定遭责罚,还请先生行个方便,便是弹几支曲子为先生解闷,也是好的。”

这倒是有意思。想着门外之人,话语有几分道理。自己信口之言引出的误会,此刻又怎么能三言两语就打发,置之不理?

赵东洲道:“门未上栓。”

木门轻轻敞开,随着女子裙边的环佩叮当作响。

只见这女子较之前,显然沐浴更衣过。只着一件妃色袖衫,曲线若隐若现,翡翠眀珰,发丝缭绕于耳畔。怀抱一把紫檀琵琶,素净幽雅,亭亭玉立,文气非常。

赵东洲继续翻书,随意道:“姑娘请自便。”

丰娘直视赵东洲一会,便将怀抱里的琵琶放下,为赵东洲斟茶,捧至他嘴边。

赵东洲指了指桌子,示意将茶放在桌上,自己会饮。

女子懂事的将茶放在他所指的位置。

“姑娘何地人氏?”赵东洲漫不经心,却是切入正题。

丰娘软软回道:“奴家东平路人。”

“姑娘听说过宣德路桓州么?”赵东洲一瞥,想从她的表情上察觉些什么。

丰娘眼光一闪,镇定道:“宣德路听说过,桓州却是不知呢。奴家粗鄙之人,哪有先生见多识广。”

“赵东洲追问道,“不知姑娘隶属哪座教坊?”

“奴家非教坊中人,乃是万户额布思的妾室。”

此言一出,惊得赵东洲掉了书卷。这额布思先是送金银珠宝,如今又遣爱妾侍寝,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嗅到一股不安气息的他,推辞道:“方才唐突了。万户如此高看东洲,府上美妾岂敢相辱!还请娘子代东洲向万户谢过美意,早些离开此地,以免辱没娘子清誉。”

丰娘碎步上前,将惊诧中的赵东洲按回座上,威胁道:“先生难道想落个不识好歹的下场?”

晚风吹拂,一只萤火虫从窗外飞了进来,落在窗边花架的绿叶上。

丰娘抱起自弹琵琶,淡定弹唱道——

“太平佳音杳,乱世风雨飚。狠断金枝叶,痛杀玉树苗。王谢堂前燕,巷陌弄妖娇。人生谁能料?须臾奈何桥。”

一曲唱罢,赵东洲不再多言送客。而是请丰娘再为吟奏,在他眼里,她什么也没有说,却又什么都说了。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丈夫非无泪,耻为燕雀欺。鸿鹄身展翼,岂困芦柴里。立志四海上,命悬一线机。”

若说第一首曲子唱出了一个富贵人家女子乱世中身不由己沦落市井,那这第二首说的又是谁?

“谁人命悬一线?”赵东洲机敏道。

丰娘“哇”的一声痛哭出来,跪在赵东洲面前,求救道:“额布思府上现关押五十余名读书人为驱口,听闻先生四处搜捕不交出儒生的抗旨之人,额布思准备戕害无辜,以躲避汗廷责罚。还望先生快想办法,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五十余人?!”赵东洲难以置信,“都被关押在何处?”

“皆困于他家的柴房之中,已数日不进水米,不杀死,也将饿死了。”女子心急如焚,“先生十年前肯为燕京百姓伸张正义,威武不屈,今日请也千万不要厚此薄彼,对藁城五十多学子见死不救!”

赵东洲咬牙不语,脑子却在闪过种种对策。

“你快起来,将前因后果详细说与我听。”赵东洲想从丰娘的身上探听更多的证据。

丰娘正欲起身,却从门外冲进来几个彪形大汉,将二人捆绑起来,动弹不得。

“赵参议,我还以为你退了我的土产,是个光明磊落的坦荡君子。不想转而就成了勾搭同僚妾室的猥琐小人!我额布思今晚,真是开眼了呢。”额布思一鞭子抽在赵东洲脑后,又一拳将他打晕了过去。

“赵参议!”丰娘在身后声嘶力竭的呼喊道。

额布思扬鞭一指自己的爱妾,阴邪笑道:“你这个婊子居然敢背叛我?”

丰娘脖子一伸,干脆利落道:“你杀了我吧!”

“哈哈!我怎么会这么快杀了你呢?杀了你,谁来为我指证赵东洲非礼官员眷属呢?”额布思一脚将她踹到墙角,“你要是敢自杀,府中那个与你有私情的下人也活不了。我劝你还是想清楚的好。”

“带走!”额布思一个大步迈出屋外,往府衙外走去。

真定府衙外,一阵急促的擂鼓,震碎了今夜所有真定人的美梦。

Morinomiya
正定文庙大成殿。 国保第四批。

正定文庙大成殿。


国保第四批。

正定文庙大成殿。


国保第四批。

Morinomiya

正定开元寺。


国保第三批。

正定开元寺。


国保第三批。

Morinomiya
正定凌霄塔。 国保第三批。

正定凌霄塔。


国保第三批。

正定凌霄塔。


国保第三批。

Morinomiya

广惠寺华塔。


国保第一批。

广惠寺华塔。


国保第一批。

炒饼

和刘哥一起画正定南门,大冬天能约户外写生的都是真爱😄

和刘哥一起画正定南门,大冬天能约户外写生的都是真爱😄

云朵镇

古城,正定,夜。

古城,正定,夜。

oneday-write
门,始建于唐,保存至今,伫立千...

门,始建于唐,保存至今,伫立千年。

门,始建于唐,保存至今,伫立千年。

萧雪之博

百名巾帼聚正定 翰墨芬芳耀古城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百名巾帼聚正定 翰墨芬芳耀古城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媒体联盟讯(郝小学)日前,由河北龙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组织举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翰墨芬芳耀古城”大型书画晚会在河北(正定)园博园震撼举办。晚会现场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知名女书画家,她们统一身着汉服展示了中国女书画家们的别样风采。


“百名巾帼聚正定 翰墨芬芳耀古城 七十华诞庆复兴 同声齐唱祖国好”,本场晚会既是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到来,也是为了进一步弘扬中国的书画文化魅力。整台晚会以园博园音乐喷泉广场为背景,以星空朗月为幕,营造出缤纷、梦幻、盛大的艺术视觉效果。...


百名巾帼聚正定 翰墨芬芳耀古城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媒体联盟讯(郝小学)日前,由河北龙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组织举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翰墨芬芳耀古城”大型书画晚会在河北(正定)园博园震撼举办。晚会现场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知名女书画家,她们统一身着汉服展示了中国女书画家们的别样风采。

“百名巾帼聚正定 翰墨芬芳耀古城 七十华诞庆复兴 同声齐唱祖国好”,本场晚会既是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到来,也是为了进一步弘扬中国的书画文化魅力。整台晚会以园博园音乐喷泉广场为背景,以星空朗月为幕,营造出缤纷、梦幻、盛大的艺术视觉效果。

侯振山先生现场赠送主办方陈梅华女士作品《龙腾盛世光耀中华》

参加晚会的有:河北省工商联副巡视员兼秘书长刘庆丰、机关党委书记吴淑见,原航空航天部保定向阳厂高级工程师、东北军后裔常征,中国驻老挝人民共和国原军事外交官侯振山、原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著名表演艺术家、陈毅特型演员崔根栓。

舞蹈《龙凤呈祥》

河北省工商联副巡视员兼秘书长刘庆丰

河北省工商联机关党委书记吴淑见

原航空航天部保定向阳厂高级工程师、东北军后裔常征

书法艺术国际文化交流传播者、中国驻老挝人民共和国原军事外交官侯振山

原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著名表演艺术家、陈毅特型演员崔根栓

 主办者及总策划人陈梅华女士,是中国世纪大采风书画院副院长、河北省榜书协会副主席,她在感谢词中介绍了举办此次书画晚会的目的和意义“不仅是为了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也是为给全国各地的女书画家们提供一个展示女性书画风采的新平台和一次机会,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女性的知性风采和魅力”。

武官侯振山先生在致辞中对晚会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他说“书法兵法溶为一体,书法与“绘画”今日汇聚一堂。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书画活动,不仅是一场文化视觉盛宴,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活动”。

著名表演艺术家陈毅特型演员崔根栓先生对举办本次活动表示热烈祝贺并送上了美好的祝愿。

全国各地百名女书画家现场创作的百米长卷

舞蹈《龙凤呈祥》拉开了整台晚会的帷幕,童声引领现场集体合唱《我和我的祖国》、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表演嘉宾韩风老师锯琴表演了《友谊地久天长》、新疆歌手•唐《红歌联唱》、中国音乐奇人南卫东演唱《军民情》、中国口哨女皇秋鸣演绎《金口哨》、国家一级演员张兰霞演唱了河北梆子《大登殿》、国家一级演员马越演唱《我是中国人》轮番登场……伴随着振奋豪迈的歌声,热切真挚的爱国情怀,感染了在座的每一位观众,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全国公安部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杨艾路为主办方赠送《龙威虎气》

晚会现场最亮眼的莫过于百名女书画家现场书画作品创作这一环节,此举将晚会现场气氛推向高潮,南玺、河南省商丘女子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张燕凌、赤峰市女子书法家协会主席高智慧、安徽省妇女书法家协会理事王维、呼和浩特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顾景云、南京市颜正卿书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罗凤英、石家庄市高新区书画院院长孙淑稳,原航空航天部保定向阳厂高级工程师、东北军后裔女书画家常征等全国各地百名女书画家们,用她们手中的笔抒写出对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喜悦之情,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