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正巫

89.7万浏览    3568参与
love翔哥

关于

书虫是正太的姐姐,巫师和书虫是青梅竹马(为什么他俩没成呢?巫师得搞事业)

这篇文是年下!不是骨科!干弟弟嘛。虽然别看现在正太很受(bushi),那是时机未到麻,到了之后就会把哥哥吃干抹净的😏。


私设:

六个地图分别是六个国家,隐藏图、季节图等等可以算是城市?

正太圣岛是继承人,emm他姐夫阿樱的身份应该是挺神秘的(马甲,和巫师差不多)

书虫是圣岛的使者,精通乐器。

雨妈名字叫做雨,跟樱花、书虫都认识。

 光之子有职业


现在人物就这么多,后续如果增加的话会补充的。


(我先在这里画一个饼,把光遇里所有我磕的Cp的故事都写完)


最后,感谢大家的观看,么...

书虫是正太的姐姐,巫师和书虫是青梅竹马(为什么他俩没成呢?巫师得搞事业)

这篇文是年下!不是骨科!干弟弟嘛。虽然别看现在正太很受(bushi),那是时机未到麻,到了之后就会把哥哥吃干抹净的😏。


私设:

六个地图分别是六个国家,隐藏图、季节图等等可以算是城市?

正太圣岛是继承人,emm他姐夫阿樱的身份应该是挺神秘的(马甲,和巫师差不多)

书虫是圣岛的使者,精通乐器。

雨妈名字叫做雨,跟樱花、书虫都认识。

 光之子有职业


现在人物就这么多,后续如果增加的话会补充的。


(我先在这里画一个饼,把光遇里所有我磕的Cp的故事都写完)


最后,感谢大家的观看,么么啾😘



药迷

浅浅发一下我家CP

画了一堆,但是没几张能看的🌚

P6有女装

浅浅发一下我家CP

画了一堆,但是没几张能看的🌚

P6有女装

哎呀随便啦:D
小巫师刷到网上声控灯的梗 所以...

小巫师刷到网上声控灯的梗

所以觉得自家正太也是个木头

然后晚上小巫师就被迫……

小巫师刷到网上声控灯的梗

所以觉得自家正太也是个木头

然后晚上小巫师就被迫……

翎羽.

本来想着520更几篇车的,然后老师让我画手抄报🌚💔

周六之前交🌚分不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画🌚💦💦

保证这几天写完,已经在写了🌚[图片]

[图片]

竟然说我疯🌚💢刚和cp断了,容我去emo会儿🌚💔💔💔

本来想着520更几篇车的,然后老师让我画手抄报🌚💔

周六之前交🌚分不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画🌚💦💦

保证这几天写完,已经在写了🌚

竟然说我疯🌚💢刚和cp断了,容我去emo会儿🌚💔💔💔

望.

勿忘我2

感谢大家的喜欢,我尽量多写点呐

本章出现人物

龙骨——赫塞尔

巫师——巫淮

巫师的妈妈——巫溪

平菇——斯兰

正太——封略


                          正文            ...

感谢大家的喜欢,我尽量多写点呐

本章出现人物

龙骨——赫塞尔

巫师——巫淮

巫师的妈妈——巫溪

平菇——斯兰

正太——封略


                          正文                           

赫塞尔擦了擦脸上的鲜血,朝着仅剩的几只冥龙吼道“如果想死,那就上吧”


那些冥龙听着这吼声全部立起身体,但没有一只上前,它们仿佛有组织一样,慢慢的退回了原来的地方。


赫塞尔又在原地站了十分钟,才缓慢的挪动身体,他已经筋疲力尽了,手臂上伤痕累累,不过幸好威慑住了冥龙。


“将军!您这一次应该给了它们不小的打击,它们短时间应该不会再来了,您赶紧去休息养伤吧!”一名士兵担心的看着赫塞尔的伤势。


“嗯,吩咐下去,所有巡查队伍最低有两名霞谷战士,并且一天最多有五支队伍巡查,巡查过程中寻找冥龙突然进攻的原因”赫塞尔更担心的是冥龙的行为,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一个充满黑暗的裂缝中,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里面充满红光,那是所有冥龙的栖息地…


“啊啊啊!冥龙又来了!快跑!大家快跑!”一个带着帽子的光之子朝着在这裂缝中仅有的稀薄的光源处喊道。


“冥龙发狂了!快把孩子们带走!一队所有有战斗力的全部保护女人孩子离开,二队三队跟随!”


“啊!爸爸!我要爸爸!呜呜啊!”


“啊啊啊!爷爷!我不要走!呜呜!”


“小淮,快过来!”巫溪朝着巫淮喊道。


“妈妈!”


巫淮看着和他同龄的孩子们无助呐喊嚎哭,看着从小看他长大,就算自顾不暇,也关心爱护着他们的长老伯伯与叔叔们离他远去,然后数道红光接踵而至的停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巫淮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看,他还记得他五岁的时候长老伯伯给他做了一顶巫族的巫师帽子,交给他第一个法术,是会让能量快速回复的魔法,那顶巫师帽子他一直戴着舍不得摘,已经五年了,过年的时候长老伯伯就会给帽子施法,会让它戴的舒服,变得和开始时一样新,叔叔们总会在他吃不饱的时候给他吃食物,虽然已经凉掉了,但那是他们舍不得吃的…


“呜呜呜啊!”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把他们夺走呢!巫淮突然发现,他真的好弱,如果他很强,是不是那些爱他的人都不会死了…


“小淮,不哭,妈妈在,别看,妈妈会永远陪着你的”巫溪流着泪抱着巫淮往前跑,真的有希望吗,五年了,这里没有出口,冥龙可以直接穿透空间离开这里,根本没有办法,但是如果连我们都不相信存在光,孩子们会怎么样,一直跑吧,一直往前走,可能真的有光…


一名士兵急忙忙的走入霞谷大殿“殿下!霞谷外围的光之子,受到一种未知影响,心火灭了!并且…无法重生!”


“全部光之子后撤到二线,在心火不灭的情况下寻找原因”斯兰皱眉道。


“是!”


“长老!圣岛外的怪花已经向圣岛蔓延了!”圣岛巡查士兵慌张道。


“快通知战士们阻止它们蔓延!”


“是!”


“圣者,禁阁所有楼层的机关全部报废了!连接通道也报废了,我们无法与其他楼层的光之子取得联系了!”禁阁顶层士兵匆忙说道。


“这…怎么会这样,先别告诉顶层的光之子,避免恐慌,把顶层的长老全叫来!”圣者思考后说道。


圣岛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看着长老准备上前线,着急的说“爷爷,爷爷,我也要去,我已经会很多技巧了,我可以去前线了!”


“封略!战场不是开玩笑,一旦被那些花缠上,以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逃脱!”


“奥,我知道了”


“等我回来,教你新的战技”


“好”


                 两年后                        


“妈妈,我背你吧”巫淮说道,他现在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是巫族孩子里最厉害的存在,是让长老都称赞的天才。


“长老!前面…有魔法的痕迹了!好像是传送阵!”


如今的巫族从几百族人,到如今的几十人,他们不能在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了,哪怕是海市蜃楼…


“快带我去!小淮,你也来吧。”长老看着巫淮,这个孩子的天赋极好,加上这几年的引导,只希望别出什么意外…


“是”


“这好像是古老的传送阵,不过修补一下,是可以使用的!”长老仔细的围着那印记观察


“小淮,你看好了。”长老手中慢慢凝结出一缕魔法,顺着魔法阵的边缘慢慢走过,被这一魔法经过的地方展现出原本的样子,散发着强烈的波动


长老微微皱眉,这波动很可能吸引到冥龙,没想到这传送阵能量这么大“一些人出去保护外面的族人进来”


“吼吼!”法师们还没答应,外面就传出一道道龙吼声!


所有法师立刻往外走,巫淮也跟着一起去,外面尘土飞扬,冥龙还没有降下攻击,可是当他看到外面的景象时


“妈妈!”巫溪跌倒在红光中,她的旁边是两个孩子,她叫那些孩子快跑,自己却没动,孩子们一直在哭,怕的走不动路,巫溪听到了巫淮的呼唤,看着他快步跑到这边,然后在冥龙攻击的一刻,把两个孩子往快要拉住她的巫淮怀里推,把把他们全送出了红光,然后光翼闪烁…










九sky

正巫 记忆

     和宝子们说一下,520准备开个小che~(●'◡'●),是he是be我就不知道辽。

     正文


     又是一个夜晚,迷迷蒙蒙的梦中,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还是那双异瞳。

     正太听不清他说着什么,那双眼睛半垂下来,像是叹了口气,无形的力量使他与正太分开。头钝痛一下,再起身,已是冷汗满身。...


     和宝子们说一下,520准备开个小che~(●'◡'●),是he是be我就不知道辽。

     正文


     又是一个夜晚,迷迷蒙蒙的梦中,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还是那双异瞳。

     正太听不清他说着什么,那双眼睛半垂下来,像是叹了口气,无形的力量使他与正太分开。头钝痛一下,再起身,已是冷汗满身。

     “斯……我忘了什么,是晨岛的过去吗?”他紧闭上眼,想着脑海中的东西——只有金黄的土地,和飞舞的蝴蝶。他睁开眼,又闭上。

     好累,到底是什么?

   

     “还能活着回来,不错。”巫族长老摇了摇手里的茶,脸上浮现坏笑,“怎么,没受伤?”

     “不用你担心。”巫师转头就走,没跨出一步,就不能动了,“你干什么?”自己一向不被人待见,今天可真是“受宠若惊”。他心里笑了一声。

     他并不需要。

     “要不是我,你没有本事咱在这里跟我说话。”巫族长老踱步到他面前,端详他一番,“要不是你天赋挺好,你们一家三口早就被逐出去了!”

     “如今找到圣岛管理者,有人给你撑腰,硬气起来了是吧!”

     “啪”巫族长老狠狠敲了下案,案把摇摇晃晃,像是要塌了。他解开巫师的定身术,唤出一条鞭子,他很喜欢这种快感,在鞭子声中说:“你私自去了圣岛,还与那正太做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吗?”

     “没有。”巫师撑住案,咬着牙,鞭子在他身后炸开了花,火辣辣地疼。他扯出一个笑,挑衅巫族长老:“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想的那样。”

     “你就是和你爹一个性子,我怎么会不知道,昂?”

     “变种,畜生,呸。”

     巫师愣了愣,眼中又暗了几分。他还是咧着嘴道:“你说的不算,不是吗?”

     他开始发抖,腿开始站不住。但他还是不说什么,打死也好,死了痛快。

     我是违反族规的人生下来的,本来就是个错误。

     他慢慢地往下滑,以至最后已经是半跪着。等到巫族长老打的没力气了,他才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遗忘方舟已经没有药水了,只能去雨林找找药材来敷他的伤。

     而且他也想去见见正太,看看圣岛的夕阳和阳光。

     他摇头,他可不想去见不小心被标记上的契印。

     半夜了,雨林的雨滴滴答答,真是个伤感的好去处。淋着雨,心情好点,伤也不怎么疼了。巫师看着泛着光的水母,坐了上去,哼起了歌。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从水母上滑下来,往前走着。


     这章有点水啦,看到点赞还是蛮开心的,但是能不能给点评论( 。ớ ₃ờ)ھ,悄咪咪说半夜准时发che,有点水。


Lawfy

“谁是猎物还不一定 我的 大人”

“谁是猎物还不一定 我的 大人”

季阳·玥凌
正巫✨️ -和侄子的合作繪

正巫✨️

-和侄子的合作繪

正巫✨️

-和侄子的合作繪

正太prprprpr
先祖:就你俩清高 你俩拍照我当...

先祖:就你俩清高 你俩拍照我当背景板

xql的乐趣罢了

先祖:就你俩清高 你俩拍照我当背景板

xql的乐趣罢了

hachi
發完這張小狐狸精就暫時不會更新...

發完這張小狐狸精就暫時不會更新啦

發完這張小狐狸精就暫時不會更新啦

sky-冥

正巫(救赎)

是有点偏现代文,不完全是,我不废话了,看吧。


在巫师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被一场火灾带走,他忘不了那场景,他的母亲是“自私”的,留下了他一人....


“小巫,你快和消防员叔叔走!我去找你爸爸,听话,好吗?”巫师的母亲焦急的把巫师给窗外的消防员,说了几句,转头冲进火海里…


巫师看着母亲消失的那里,他在等…她出来了,吃力的背着一个人“妈妈!”他激动的喊了出来,想挣扎从消防员那进去帮自己的母亲,但这样母亲就会觉得他不听话了…


但…天不如意,一块木板掉了下来,砸在了他们身上,巫师看见急了,想挣扎的过去。但消防员却死死地抓着他,他们好似冷血的动物,没有一个消防员冲进去救他们,“4号...

是有点偏现代文,不完全是,我不废话了,看吧。


在巫师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被一场火灾带走,他忘不了那场景,他的母亲是“自私”的,留下了他一人....


“小巫,你快和消防员叔叔走!我去找你爸爸,听话,好吗?”巫师的母亲焦急的把巫师给窗外的消防员,说了几句,转头冲进火海里…


巫师看着母亲消失的那里,他在等…她出来了,吃力的背着一个人“妈妈!”他激动的喊了出来,想挣扎从消防员那进去帮自己的母亲,但这样母亲就会觉得他不听话了…


但…天不如意,一块木板掉了下来,砸在了他们身上,巫师看见急了,想挣扎的过去。但消防员却死死地抓着他,他们好似冷血的动物,没有一个消防员冲进去救他们,“4号消防员,请马上带着小孩子远离那里,房屋快倒塌了!收到,请回复!”


“是!收下云梯!”抱着巫师的消防员,对着对讲机说话,通知开着消防车的队员。云梯在慢慢远离…


巫师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压在木板下面,只到没有了任何动静…他之前除了生下来哭了一次,他就再也没哭过...这是他第二次的落泪...是失去父母的落泪


车开离了那,房屋瞬间轰的一声倒塌,水扑灭了大火,成了堆废墟,他跑到那,想找到他的父母,也许已经被埋在哪,火烧没了吧…他找到个怀表,是他父亲的…


外面焦黑了,像粘了什么,他才七岁就明白了,他父亲一直攥着这个怀表,外面一层的焦黑东西是…人皮!巫师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这个怀表上,外面一层吸收着他的泪水…“为什么…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出去玩…吗?”声音颤抖的,小声的…


之后,他的外婆照顾着他,巫师应失去双亲,变得自卑孤独,不靠近生人,在自己房间里会自言自语…【我是不是做错了…?父母才不要我的?我难道不听话了吗?我可以改啊…我希望可以在见你们一面…】


每天早上,巫师的眼眶都会是红红的,枕头上也总会湿一点地方(不准说口水啊!(╬◣ω◢)),他的外婆每天看他这样都心疼,想着改变他…


巫师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就一直到初中啦,幼儿园小学他不需要,谁叫巫崽聪明)第一天,他的装束令人疑惑,也招来了祸害…一顶巫师帽戴在头上,戴着黑色的口罩,老师介绍他说他怕光不能晒着…一个奇怪的理由,巫师安置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那个地方可以正好看到窗外,阳光也找不到他。



在班级里,他尽量保持低调,不与别人交往,每次都是“你好,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走之前都会鞠个一躬,成绩也不差…这天他正走在放学的路上,一群人把他围住逼在角落里


“你就是巫师?哈哈,戴了个巫师帽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了?识相的,就把钱给交出来!”领头的恶霸盯着巫师,巫师没见过这场面,自然就有点怕了…


“我...我没有钱”


“没钱?”领头的恶霸打了个响指,他的小弟们,就去抢巫师的书包,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里面都只是学习用品,没有任何值钱的…他们无情的把书撕了,笔都给弄断了,巫师见状冲上去想阻止,但换来的是,满是青紫的伤痕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针对自己,有时他真的认为自己就是个祸害,每次都是外婆来疏导他。他躺在地上看着那些恶霸讽刺,嚣张的嘴脸,他们明明做尽坏事,都没有人来整治他们…他恨自己的无能,却又只能承受...


他们走后,他看见了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帮他拾捡地上破碎的书页,寻找还可以用的笔,“巫师?你没事吧?”眼前的人推着他,巫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南瓜?(为什么这里不是正太?正太他是别的城市的,他是要在巫师完全绝望上才出现的,所以这里就改南瓜了)


南瓜把巫师扶起来,“他们把你打的那么重?!”南瓜看着巫师的手臂,和腿上...巫师强撑起来,说自己没事,南瓜的人缘挺好的,附近有一家店铺,是他哥哥开的,那里应该有药,书应该也有。


到了店铺里,南瓜的哥哥仔细的给他轻轻擦拭一点伤口,南瓜担心的看着他....处理完后南瓜的哥哥送了他新的书,南瓜的学习也不算太差,笔记也记得挺全的...


到“家”他的外婆紧紧的抱住他“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外婆哭了...他不告诉外婆自己学校里受到的伤害,只是强笑着说着自己学校多么好的违心话...这很难受


在自己房间里,他想过无数种死法,但他放不下外婆,他也畏惧死亡...他多希望有人可以帮他...但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怪人...一个被利用的坏人。


之后,那些恶霸越发嚣张直接在教室里欺负他,有的人害怕恶霸,就也加入其中,来躲避自己受到迫害...都是一群胆小鬼啊,都不敢说不


有的女生,看巫师好心,善良,还有...特别珍惜朋友,就打着朋友的理由来抄他作业,来指挥他干什么...他却还自作多情认为只是帮忙而已。


一次抽奖,老师在一个帽子里放一堆纸条里面有十个上面画了五角星,他抽中了...一个坐的离他近的女生,用威胁他不和他作朋友,让他把星星给他...他让了...在快离校时,他正好走在那女生后面,那次家长都会来接,她高兴的对这她爷爷炫耀自己的奖品,说是自己抽的...那个女生过分的说自己周围一个男生想要,她没过,让她爷爷夸自己...真是邪恶的人心啊


巫师明白了,她们从没把她当朋友,只是一个工具人罢了...在第二天,他拒绝帮她们做事,她们就诋毁他...乱散布谣言,巫师受不了了...他退学了...被逼的...老师也曾请求他回来,但他真的忍受不了,白天被别人肆意散布谣言,放学时还要被别人殴打,嘲笑...


他每天把自己锁在房里,墙壁上都刻着字...那是他用刀割出来的,有时不小心割到手,流出鲜血....他也好似不痛...不久他的外婆过世了...他唯一的爱消失了...南瓜?估计都不知道他家在哪吧,也许都忘了他了。


在一天,他听到外面传出来惨叫,他拉开厚厚的窗帘,眼前是一片混乱,有些房子烧着了,有人在楼房中穿梭...巫师被吓呆了


他躲到了角落里,一个人破窗进来了,巫师偷偷的观察着他,年龄感觉与自己差不了多少,但挺高的,长着一张娃娃脸。


那个人朝巫师那看了一眼,马上就发现他,朝自己走来...巫师看自己也没多久活着了,直接了解了算了,他自己走了出来,拿着那个人手上的沾满血迹的刀,指着自己。


眼前的人有点呆住了,看来他杀人时,第一次见自己来送死的吧?他观察了周围,墙上满是刻迹,有的还染上鲜血,那个想送死的人,身上也有各种伤痕,巫师在家没戴口罩,只有正太看见了自己的脸,很好看是那种女美人的样子...伤痕让他看起来更加可怜


令人心疼,正太没有下去手,而是把他带走了....


五正一巫看样子崩了啊!我想不出来了....写这个文呢,就是睡前有回忆到过往的事,就是巫师把星星让给那个女生嘛?那个其实是我的经历改编的原主角是一对姐弟来说我,他们说我作弊...我当时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软弱无能...不会反抗,说实话自揭伤疤真的很难受,心塞,但又轻松了不少,毕竟讲出来了,我又把这件事向我母亲倾诉,我多希望她可以给我点安慰,但她却说我太软弱,一句句都让我更失落...也许也是她为了激励我不再软弱吧...所以说没有倾诉的人,喜欢把事憋在心里...应该没人会想了解过往吧?就这一次吧,让我心里好受点,谢谢了#^_^#












橙子不甜!

自拍❎

嗑cp✅

(确认是正巫)

自拍❎

嗑cp✅

(确认是正巫)

言

“亲爱的,别乱动❤️”

“亲爱的,别乱动❤️”

青雲暮临月

正巫小合集

          自设很多,正太是圣岛之主,巫师是巫族后裔,年上

       雷者勿入


         正太是圣岛的新任领袖,其实刚开始并没有人看好他,甚至长老一行人想谋权篡位,将他控制成傀儡,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表面上温柔清冷的少年,其实就是个狼崽子......


          自设很多,正太是圣岛之主,巫师是巫族后裔,年上

       雷者勿入






         正太是圣岛的新任领袖,其实刚开始并没有人看好他,甚至长老一行人想谋权篡位,将他控制成傀儡,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表面上温柔清冷的少年,其实就是个狼崽子


    他以雷霆手段镇压了长老一行人的野心,让他们乖乖诚服与自己

 

    但是呢说实话正太这个人挺惨的,没什么人疼,从小到大一直为了变强而变强,脸上的面具套了一层又一层,可谓是年纪轻轻,孤家寡人,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人会喜欢,正太也不例外

  

    与平菇谈判好生意的正太缓缓往外走

    

    “我这两日新进了一批货,那可都是好料子啊,不知道圣岛之主有没有兴趣想要看看呢?”隔壁的霞谷平菇大人笑眯眯的问道

    

     “不用了,我没有那个兴趣”

      正太冷冷的拒绝了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平菇状似可惜摊开手摇了摇头

   

     “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别碰我”一道软软的声音音从远处传来

     

     “见笑了,鄙人管理不周,这是新进来的一批,是已经消失几百年的巫族后裔,听说天赋异禀,肤白貌美,养大了可是个极品”

      一道矮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向这里跑来

     

      “把他压下去”


  平菇冷声说道,全然不见刚才的温和之色

    

      小人使劲向前一蹦,抓住了正太的斗篷边却是怎样都不愿意松手

     “求您,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巫师可怜巴巴的向正太说道


      “这个人,我要了”正太看向平菇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圣岛之主一个面子,这个人您带走,但是,可不是白拿的”平菇笑着说道,温柔的眼神里却是一片冰冷

       “嗯,我懂,我会吩咐下人给您送过来的,这个孩子我就先带走了”


         


              分割线


   “谢谢您救了我,在下一定报答你”巫师稚嫩的脸上一片严肃

      “你这么小的孩子能做什么?”

    正太有些好笑,他救这个孩子也只不过是无聊想找个人打发时间,至于那些条件,反正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既然平菇想要那就给他,顺便可以做个人情

      

      经过洗漱的小巫师煞是好看,瓷白的脸蛋,带点婴儿肥,一双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正太,明明是小孩子,每天却端着一个小大人的样子,又严肃,又好笑


     “以后呢,你的主要职责就是好好陪我,听我的话,不准忤逆我,什么事都要跟我说,懂了吗?”正太冷冷的看着巫师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还有吗?巫师小心的问道


     正太想了想


    “还有就是,要叫我哥哥,不准想着离开”


  


      😡😡👊👊👊点赞,关注,评论我都要

叶玖

  分享一下我的光遇正巫oc之正太oc,初尧。

  由于钱包有限,暂时只约到一张正太的,巫师的后面会慢慢补上,巫师名为亦宸。

  约的稿和约的字,不可用不可存,抱歉啦。

  我写的文正式命名《初亦》。我一直在写初尧和亦宸的故事,细水长流慢慢来不急不急。

  至于什么时候更新,悄咪咪私心一下,赞数过百开始动笔写新章。

  (ps,蝙蝠型斗篷系扣是巫师亦宸送的哦)

  分享一下我的光遇正巫oc之正太oc,初尧。

  由于钱包有限,暂时只约到一张正太的,巫师的后面会慢慢补上,巫师名为亦宸。

  约的稿和约的字,不可用不可存,抱歉啦。

  我写的文正式命名《初亦》。我一直在写初尧和亦宸的故事,细水长流慢慢来不急不急。

  至于什么时候更新,悄咪咪私心一下,赞数过百开始动笔写新章。

  (ps,蝙蝠型斗篷系扣是巫师亦宸送的哦)

❀

君臣关系1

臣子正x帝王巫


巫视角


0

朕,是一国之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自朕的祖先带领国民开荒南野,建立起这光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国。


传到朕这一代已经过了五百春秋。


1


今天是朕登基后第九十八天上朝堂,按照既定计划,朕大手一挥,将即年的计划安排的妥妥当当,望着排排正襟危立的大臣,朕稳稳朕的帽子,慢慢走下了象征朕的权利的宝座。


这宝座,朕也不是特别稀罕。朕生来性格浪荡爱自由,本是不屑于坐在那死板的位置上。可惜朕家那老头随手一个诏书,把朕硬生生从美丽的云野郡拉回了皇城,并且死死把朕摁在了这皇位上。


哼,臭老头。


正是因为这......

臣子正x帝王巫








巫视角


0

朕,是一国之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自朕的祖先带领国民开荒南野,建立起这光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国。


传到朕这一代已经过了五百春秋。


1


今天是朕登基后第九十八天上朝堂,按照既定计划,朕大手一挥,将即年的计划安排的妥妥当当,望着排排正襟危立的大臣,朕稳稳朕的帽子,慢慢走下了象征朕的权利的宝座。


这宝座,朕也不是特别稀罕。朕生来性格浪荡爱自由,本是不屑于坐在那死板的位置上。可惜朕家那老头随手一个诏书,把朕硬生生从美丽的云野郡拉回了皇城,并且死死把朕摁在了这皇位上。


哼,臭老头。


正是因为这样,朕才头疼得要死。新皇上班,那些从前臭老头的老头属下对朕指手画脚。


哼,臭老头,丢烂摊子给朕。


总之,这地儿朕是呆不住了。


这天趁着早朝刚下,朕将事情给南瓜交代了一下,戴了一个狐狸面具,换了身简单的衣服,掂量了一点钱财,混着浩荡的人群悄悄去城里玩了。


啊,不是,微服私访。


多久没到宫门外了,朕呼吸着外边自由的空气,不由得觉得很自在。


在以前常去的鸿福楼里小用一餐后,朕突然甚是想念花雨楼的小花离轻拢慢捻下的潺潺流水般的琴声。


朕正想的美,大步踱去花雨楼。


好巧不巧,朕刚一坐下,老鸨刚给朕叫来小花离和几个艺妓,她们几个的纤纤玉手刚抹出点音,哗地朕边上一坐,一个也戴着面具的男人。


“这位公子,是不是您坐错了?”


“没有,在下正是来找这位公子的,在下是他的好友。”


“哦~好友啊~”老鸨轻掩小嘴妩媚地笑了两声,“既是好友,二位公子慢聊~”说着笑盈盈地离开了。


朕正难过地扶了扶朕的额头,再看那不速之客,正是圣岛左宰相家的嫡子,长相比朕差一点,但是是很有才干的将军,朕还没做皇帝之前就很欣赏他。百姓里他也很受崇敬,都说他家两代宰相,文武双全的他从战场上下来必定是家中的第三宰相。


顺带一提,朕和阿正从小就是好兄弟,他比我长几岁,再加上朕自小就不老实,自然他在长辈眼里是比朕的风评好上那么亿些,但由于朕是皇子,最后挨罚的也都会带上他。至于轻重———那还是朕挨得重点。


记得有一次,朕也是拉着他悄悄翻出宫门顺着人潮在市井上晃着,那天实在是玩疯了,直到天色阴沉,小摊都收了摊,说书的也都卷起书卷走了,佩囊里的银子都花光了,都没回去。宫中的人急急来寻找,走街串巷地一坊一道地找,最后在离左宰相府不远的巷子里找到了正斗买来的蛐蛐的我俩。


后果自然是很严重,朕被老头子丢进院里禁足了整整一月,罚抄了整整几大本的词经,还被罚了三个月的月例。关键是,朕的蛐蛐,也一并送给了阿正,说是,带朕辛苦了。


拜托,臭老头,一路上吃喝花销全是朕在承担。


财,人,蛐蛐,三没。


某人倒好,无事安好就算了,还趁着左宰相入宫站在朕门外给朕讲前几日有是去庙会啦又是去看城南又有什么小贩小商带来的新奇玩物啦。听得朕心痒痒的,手上却捏紧了罚抄的笔。


不过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朕和他渐渐形同陌路。到最后竟然甚至有点对立的味道了。


想起前几日朝堂上,阿正公然向朕叫板,朕就生气。


哼,这小子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朕这回出来有精心乔装过,他理应是认不出的。


“这位公子,我们素未谋面,您找在下有什么事吗?”朕摆了摆手,让停滞的乐声重新绕柱袅袅。


“公子和在下是至交好友啊。”他一面坐下,一面靠过来,在朕的耳边,用极其无奈地声音轻叫了一声“陛下。”


朕全当没听见,端起酒杯小酌一口。


厅里的乐声渐昂,女子的指尖快速划过琴弦之间。


“陛下……该回去了。前朝不能没有您。”阿正很无奈,顺着眼。花灯灯火摇曳下,他的眼里泛着火光。


太后和阿正是本家,太后在本家一众子孙里,一向最喜爱阿正。时常请他和他父亲一并到宫里,往往阿正就会留下来小住几日。


他自小学武,在他留下的日子,每天晚上,他便会悄悄翻墙来到朕房前,敲敲只有我们俩会的暗号。这个时候,等待已久的朕就会打开门,两个少年在床上翻来滚去,悄悄说夜话。


老头子和左宰相的关系不坏,年轻时也是至交,也是默许了太后的决定,朕与阿正的缘分也是从头次他进宫开始的。


记得他那时相当腼腆地躲在他父亲背后,他父亲将他介绍于朕后,又装作个小大人似的伸出手叫朕牵着,于是,他便一直牵朕牵到长大。


后来,阿正凭着和太后的美丽关系,经常给朕通风报信。


乐音中气势渐佳,一声重弹后陷入一段寂静。


好一个无声胜有声。


朕沉默了一会,想必此时在阿正面前推卸也是没有任何用的了。朕从囊中掏出几块银子一一赏给了技女们,又拿出一整袋来交给小花离,叫她跟老鸨交代交代,她自会明白。


朕摘下面具,丟在一边,狠狠地白了阿正一眼。


“还生气呢?陛下——?”他顺从地贴过来。


阿正一用这种语调朕就打心里地受不了,一瞬间,有股热气从脑门上穿过。


朕一把拉住他,嘴唇一下就贴上了他紧闭的嘴唇,用着门齿轻轻摩挲着他的下嘴唇。


朕盯着他的眼睛,他眼睛里只有朕和满屋子的温光。


不可质疑,朕爱眼前的这个男人,爱在骨子里。或许是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肩并肩走过十几余载的春秋中,他的身形,他的眼神深深撞进朕的心里,看见他就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欣喜,是朕无法欺骗自己的爱。


他是朝中重臣的心头嫡子,是外敌闻风丧胆的死神,是百姓心中伟勇的战神,是王朝的功臣将军,更是朕心里坎里的心上人。


而朕呢,朕是他的君王。


一个君王爱上了他的臣子,更扯得的是他的臣子同样爱着他的君王,他的一切都属于他的君王。

朕疯狂地陷入,无法自拔。


阿正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压上来,正像他在战场上爱用的那一招一样,防御转进攻,把朕压倒在桌前。


随后他一把抱起朕,轻放在幔纱下。


“小巫,明天我们恐怕是要被罚了。”


—————

待续


感谢大家的喜欢!更新比较慢orm,希望来点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