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正德

7131浏览    85参与
说史
荒唐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为何会用西夏崇宗曾用过的年号“正德”
荒唐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为何会用西夏崇宗曾用过的年号“正德”
在水一方

我眼中的照和·贰

*这是一个纯分析文

02

        弘治九年,照照大概只有五岁,还没有正式出阁上学。老杨就被任命为左春芳左春允。(明清詹事府所属机构左春坊之职官。与左庶子、左谕德等共掌记注、纂修之事。是个正六品官)那时他还要忙着编修《大明会典》。给讲课的另有其人,什么讲经的,讲史的,朗读的,讲解的,基本和老杨没有关系,甚至期间还因为丧事,回乡守孝三年。

        照照自他5岁起,他看见的是规矩的儒臣,听到的是圣贤的道理。老杨是最早那批...

*这是一个纯分析文

02

        弘治九年,照照大概只有五岁,还没有正式出阁上学。老杨就被任命为左春芳左春允。(明清詹事府所属机构左春坊之职官。与左庶子、左谕德等共掌记注、纂修之事。是个正六品官)那时他还要忙着编修《大明会典》。给讲课的另有其人,什么讲经的,讲史的,朗读的,讲解的,基本和老杨没有关系,甚至期间还因为丧事,回乡守孝三年。

        照照自他5岁起,他看见的是规矩的儒臣,听到的是圣贤的道理。老杨是最早那批教官,也许他会对老杨有所感兴趣而去了解他,(毕竟就20个也不难认,据说照照能记得每一个教官的名字)。弘治十一年,照照正式出阁上学了。在师资力量20人里,杨廷和只能算是后辈。也许照照会在那些老师讲完课后,去送温暖,去了解老杨,但那时老杨还有自己的编修工作要做。所以这时候他最喜欢的讲官也不是老杨。这些师资教官里面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角色,随便一个挑出来都是十分的优秀。而老杨除了顶着个幼年神童的光环,在他们中间简直不起眼。他们真正开始成为亲密师生的反而是当太子的最后三年。

       老杨自弘治十六年做左春坊大学士兼侍读学士(正五品),他们的亲密时光自此开始。而照照也由开始的乖巧善良,逐渐厌倦了枯燥的讲读,对学习失去了热情。他变得开朗活泼,活泼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沉迷骑射游戏,官员还说要找人监督他学习的地步。从老杨的角度来说,他接触到的是最真实与成熟的照照,与以后没有太大区别。而最初那批资格老的讲官也大多迈入权力中枢,他在这个最合适的时候和照照培养好了感情,以后平步青云是没有问题的。这时候的朱厚照听惯了那些四书五经,他长大了,渴望接触外面的事情,求知欲甚强,而老杨刚好可以满足他的一切求知欲,他的性格也可以和让人头疼的顽皮太子相处融洽(风度翩翩,性格安静慎重,所作文章明白畅达,很有法度。他喜欢考究史事、民间疾苦、边防战事及“一切法家言”。史称其“郁然负公辅望”。)摘抄自百度。老杨可以跟他侃侃而谈,谈政治理想,谈时政要闻,谈地理人文。他们在最合适的时候培养好了感情,养成的彼此尊重的良好师生关系。

       这种尊重是不附加财富,权势的。他们就是一个年幼的太子和一个兢兢业业的讲官,多么的美好。在孝宗驾崩后,照照登基了,他开始接受百官的审视与监督,甚至是批判。老杨以后的时间里,多数时间要安抚他受伤的心灵,平缓由百官刺激产生的敏感激烈的情绪。老杨不骄傲,不自持身份,尊重皇帝,不谄媚。批评皇帝,精诚相待,忠言诱导。由此照照在面对老杨后来的批评时,也能虚心诚恳,(当然听不听是一回事儿),即使稍有偏颇也不耿耿于怀。

       照照不像明朝其他年少登基的皇帝,在糟糕的环境中成长,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父子猜忌,由此心胸狭窄,最后成长起来也是讳莫如深。(大家猜猜是谁?)。

        而老杨有一颗坚定的心,兼善天下,包容万物。他可以带给别人快乐,他的魅力,连绵至远,无穷无尽,震撼心灵,净化人心。所以顽石也会被感化,成就了他平和善良,兼善天下,君臣相得,鞠躬尽瘁,百折不挠的美名。



在水一方

我眼中的照和·壹

*这是一个纯分析篇 

01


他们真的很让人感动!谁能知道我最开始粉上的是大才子杨慎,后来才了解到了他的爸爸杨廷和,做为老乡,我对他们有十分的滤镜。然而照和首次正式同框一出来,我就感受到了当中火花。我最喜欢腹黑傲娇,在心中却又留有一丝柔软的反派角色了(照照有各种黑料在《明朝那些事儿》中,这不妨碍我就迷上他们了)那样我会觉得他很特别。

       我笔下的照和一路走来,彼此呢由陌生人,到朋友,到亲人。老杨的包容宠溺,温柔明媚,及时的维护,真心以待,让照照由感谢(带他兜风),到感动(埋骨灰),甚至变得依赖起来...

*这是一个纯分析篇 

01


他们真的很让人感动!谁能知道我最开始粉上的是大才子杨慎,后来才了解到了他的爸爸杨廷和,做为老乡,我对他们有十分的滤镜。然而照和首次正式同框一出来,我就感受到了当中火花。我最喜欢腹黑傲娇,在心中却又留有一丝柔软的反派角色了(照照有各种黑料在《明朝那些事儿》中,这不妨碍我就迷上他们了)那样我会觉得他很特别。

       我笔下的照和一路走来,彼此呢由陌生人,到朋友,到亲人。老杨的包容宠溺,温柔明媚,及时的维护,真心以待,让照照由感谢(带他兜风),到感动(埋骨灰),甚至变得依赖起来(这是以后的事)。青春是部残酷物语,失败了痛过了才会成长,时间会治愈所有 。照和之间的全部互动,都是一道道靓丽风景线,那种恋人间才有的感觉呼之欲出。

       老杨没有拿照照当高高在上的皇帝,而仅仅是个学生。照照生性高傲,连亲情都来不及细细体会,就被告知要当个圣明天子,最后与刘瑾的为伍。大臣还是要劝谏他,指责他,他会觉得飘零无依,越是不甘,心里越是躁动,内在却也更加空虚寂寞,想得到的也就越多,当他依赖的杨老师也开始站在他的对立面,他一气之下就外放了他(老杨去南京)。

       照照的美梦是偶然间萌生的。弘治皇帝驾崩,无边的孤寂、烦躁、笼罩之下,却有人日夜相伴,倾尽所有温暖(照照当了皇帝后,老杨是日讲官)。所谓温暖,人人渴求之物。而生而为人,最害怕的不过,孤独,无助。偏偏,在他最难熬的时候,遇到了承载着他如此美梦和希望骐骥的人。他极其缺爱,极度贪恋那份温暖。他要的不过如此,也是那个人本身。由于个性使然,他要的东西必须到手,所以他就本能地疯狂地想要占有。他只知道不能失去那份久久相伴的温暖,所以当他真的和当初那个温和的老杨有机会靠近时,期间相处几乎毫无快乐可言,(还是老杨去南京的事)说不到几句就没有耐心,当了皇帝就有无数的事,要听无数个人讲话,他们的时间不多。一提及甚至一瞬间想到过去时,眼里就会满是温柔留恋,他的梦,因老杨而起,也只能因他终结。

       而老杨在维持这份良好的君臣关系时,绝对起了很大的作用。其实照照是个很有主见的皇帝,刚一登基,刘健,谢迁两个辅政大臣就被赶走了,别说怪刘瑾,这个时候刘瑾还没有排面呢,绝对是他自己的主意。从老杨的奏疏里可以看见他其实很少说皇帝不该干什么,而是会说陛下你应该做什么。其他大臣的会把难题抛给照照,而老杨会自己处理好,而向皇帝请示。他就是那种踏实安心的人,工作能力强,又细心又温柔。很善解人意,很多时候其他大臣都不能理解照照话里真正的意思,而他能很快反应过来,再去安抚照照。照照自从刘瑾被杀了以后,就已经很少上课了。而老杨也当了首辅,工作繁忙。他自己本身性子也很执拗,不肯去豹房,除了特别重要的事情,大概也只有初一,十五见面。平时也有很多不长眼的官员上书骂皇帝,很多时候都是他在从中调节。即使这样照照该给他的排面一样不落,赏赐特别多,什么送银子啊,送布匹,尊重他的意愿,回家守丧,包括给他儿子定状元。

       比起我磕过的怨种CP万张,区别鲜明,从老张的文集里知道万历有特别多的赏赐,但我们都知道结局,那些赏赐真的好殇。人与人间的交往,靠的不是套路,而是真心。 真正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朋友,要想获得真正的朋友,就要以真心换真心。 你珍惜别人,别人才能珍惜你。你坦诚相待,别人才能不耍心机。世上没有傻瓜,真正的傻瓜往往是把别人当傻瓜的那个。 真正的性任与依恋,不在套路,而在真心;不在数量,而在质量;不在锦上添花,而在雪中送炭。

在我眼里,照照就是个不懂爱的孩子,

笨拙的爱却是落在木枝上的雨滴,

你落一场雨,我就悄悄在心里开一朵花。

魏阙

分享一下清朝的大红袍片段

剧情丰富多彩,读来非常趣味盎然。

——

“陛下(朱厚照)令发缇骑,将他(朱厚熜)锁拿回京。”


……着廷尉发缇骑三十名兵部差官持火票一纸,立即到江西锁拿吉州别驾朱某某到京问话。亲封紫金锁链九条。(还有道具捆绑play)


……(朱厚熜)生得面如冠玉,唇若涂朱,龙眉凤目,两耳垂肩两手过膝,真乃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开一下美颜滤镜,可能还参考了刘备同学)


差官高声道:“钦奉圣旨,锁拿罪官朱某某进京问话,不得稽延!”

说毕,就有缇骑将朱某某衣冠剥下,取出紫金链,将朱某某锁了,不容分说,竟自蜂拥出了署门而去,望着大路进发。(还剥了衣服,作者好会写)


……正德病情加重,召嘉靖至...

剧情丰富多彩,读来非常趣味盎然。

——

“陛下(朱厚照)令发缇骑,将他(朱厚熜)锁拿回京。”


……着廷尉发缇骑三十名兵部差官持火票一纸,立即到江西锁拿吉州别驾朱某某到京问话。亲封紫金锁链九条。(还有道具捆绑play)


……(朱厚熜)生得面如冠玉,唇若涂朱,龙眉凤目,两耳垂肩两手过膝,真乃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开一下美颜滤镜,可能还参考了刘备同学)


差官高声道:“钦奉圣旨,锁拿罪官朱某某进京问话,不得稽延!”

说毕,就有缇骑将朱某某衣冠剥下,取出紫金链,将朱某某锁了,不容分说,竟自蜂拥出了署门而去,望着大路进发。(还剥了衣服,作者好会写)


……正德病情加重,召嘉靖至榻前遗嘱后事。是夜三更,崩于宫中。嘉靖大哭,几次晕去复苏,如丧考妣(强行造谣骨科兄弟情)



元瑭瑭瑭。
我真的会笑死。。

我真的会笑死。。

我真的会笑死。。

溯烁之时

私设,纯纯的私设….。

前面还算正经,哈哈

私设,纯纯的私设….。

前面还算正经,哈哈

垂手

来传一些简笔画!

p1关于有人在写正德的歌里嗑到了皇帝x大将军可是他们其实是一个人这件事

p2是和aph的无端crossover

p3是做文言文阅读得知正德自称大庆法王(不愧是你)

来传一些简笔画!

p1关于有人在写正德的歌里嗑到了皇帝x大将军可是他们其实是一个人这件事

p2是和aph的无端crossover

p3是做文言文阅读得知正德自称大庆法王(不愧是你)

童可•樱柳儿

最近在搞oc,有个角色的设定是皇帝的双生妹妹,本来的皇帝挂了她要上位,但她不想当皇帝,跑了没人当容易引起混乱。于是就精分了两人格,一个是她自己一个是皇帝姐姐。于是她就开始演自己姐姐。我写完一想:哟哟哟,这不是我们照照吗?不想当皇帝要当威武大将军。所以脑洞来了。当年的照照不想当皇帝,但又不得不当。于是就分裂了两人格,一个是做为正德皇帝的朱厚照,一个是做为威武大将军的朱寿。

当然脑洞只是脑洞,照照才没那么靠谱哈哈。

我觉得我可以,有人想写吗?


最近在搞oc,有个角色的设定是皇帝的双生妹妹,本来的皇帝挂了她要上位,但她不想当皇帝,跑了没人当容易引起混乱。于是就精分了两人格,一个是她自己一个是皇帝姐姐。于是她就开始演自己姐姐。我写完一想:哟哟哟,这不是我们照照吗?不想当皇帝要当威武大将军。所以脑洞来了。当年的照照不想当皇帝,但又不得不当。于是就分裂了两人格,一个是做为正德皇帝的朱厚照,一个是做为威武大将军的朱寿。

当然脑洞只是脑洞,照照才没那么靠谱哈哈。

我觉得我可以,有人想写吗?


逸翮

整点烂活(好烂的活

大概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整点烂活(好烂的活

大概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小74
奴才 林正德,没错,就是那个太监小德子今天是公主回门的日子
奴才 林正德,没错,就是那个太监小德子今天是公主回门的日子
流沙奶黄包

《共君此夜》

  朱厚照X杨廷和


  那孩子走了。

  当明月在夜间高悬,向窗外望去,天空仿佛一幅晕染浓重墨色的长卷时,杨廷和总会想起这件事。

  他走得太早了。

  如果那孩子还活着,等今夜过去,等杨廷和一觉醒来,脚下所履不会是故乡,眼前兀立的是帝京的朱墙。

  那样的每一天,年轻帝王的金色的激情都在这片土地上流淌,蔓延攀登着震动万众的指尖,也曾灼烧亲近之人的衣摆。

  他或许正骏驰如风,或许正挽弓似盈。

  像他征讨沙漠的伟大先祖一样,从黎明到日暮注视着远方。

  又或者……

  站立在他的跟前。乌黑的皮靴,比火焰更炽烈的大红曳撒,又添创口的双手和苍白的面容,依稀仍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朱厚照X杨廷和


  那孩子走了。

  当明月在夜间高悬,向窗外望去,天空仿佛一幅晕染浓重墨色的长卷时,杨廷和总会想起这件事。

  他走得太早了。

  如果那孩子还活着,等今夜过去,等杨廷和一觉醒来,脚下所履不会是故乡,眼前兀立的是帝京的朱墙。

  那样的每一天,年轻帝王的金色的激情都在这片土地上流淌,蔓延攀登着震动万众的指尖,也曾灼烧亲近之人的衣摆。

  他或许正骏驰如风,或许正挽弓似盈。

  像他征讨沙漠的伟大先祖一样,从黎明到日暮注视着远方。

  又或者……

  站立在他的跟前。乌黑的皮靴,比火焰更炽烈的大红曳撒,又添创口的双手和苍白的面容,依稀仍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仿佛可见一只幼鹰挥动羽翼,来人英朗眉眼的笑意因风扬起,开口便是一句:“先生,朕可勇武?”

  像看着被霭霭雨水隔离的一团薄雾,杨廷和怔怔地将他凝望,不发一语。

  “先生俊美,不减当年。”朱厚照信步走近,在榻边落座。带着凉意的手指在他眼下轻轻揩拭,继而俯下高大的身来,在他眼角叹息般地掠过一个吻,“这双眼不应用来哭泣。”

  杨廷和这才惊觉自己满脸冰凉的泪水。

  长夜漫漫,朱厚照依然沉静地坐在这里,可以笃定,在这个人过度燃烧的短暂生命中从不曾这样沉静过。眼前的朱厚照有如一块没入海底的巨型礁石,或许在某一瞬间海面曾为此破碎,浪花曾因此猛烈四溅,但终将在下一刻归于永恒的平静。

  面对此情此景,杨廷和不可抑制地颤动抽泣,哽咽不成声:“陛下……臣惧甚,臣怕大梦醒来,原是一场虚幻。”

  “那简单。”朱厚照笑道,“等你醒来,我再吻你一次。”

  ——杨廷和醒了。

  而永夜尚未结束,漆黑的四周触不及生命的搏动,凉风击响木门,月光迅速穿过罅隙,无声地入内造访,形成一面惨白的墓碑横亘在他的身侧,于阒静深夜与他长长地对望,两相凄凄惶惶。

  所以每一次,他都是这样怕梦醒。

  杨廷和伸出那双溃败的、古树枯藤一样的双手,覆盖上同样苍老的面容,他缓慢地摩挲着沟壑纵横的皮肤纹理,犹如阅览一页老旧泛黄的史书。在黑暗里,除了干涸的泪水带来的彻骨冰冷,再无其他所获所得。

  朱墙、紫袍,未能伴以终身;那人、一吻,亦为一场幻梦。

  今夕是何年?他无端地想。

  嘉靖八年,对吗?应该是。是嘉靖八年,且夏日将至。


  注:杨廷和于嘉靖八年六月二十一日病逝。

在水一方

正德朝臣·谢迁

      少傅兼太子太傅·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谢迁陛辞,赐之敕曰:

        卿出逢景运,历事先朝,首擢廷魁,荐登秘阁,诚心直道,博学宏才。昌辞大阐于谋猷,健笔弘敷于制作。清白之操,百炼愈精,刚毅之气,万人必往。荷先皇之末命,寔朕躬之是遗。嗣统之初,茂隆倚任,乃能开心辅德,随事纳忠。定国是于蓍龟,献箴言于药石。时当勤恤,义切臣邻。方一体之是资,遽累章而求退。勉留至再,祈请益坚,特示允俞,用成雅尚。...


      少傅兼太子太傅·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谢迁陛辞,赐之敕曰:

        卿出逢景运,历事先朝,首擢廷魁,荐登秘阁,诚心直道,博学宏才。昌辞大阐于谋猷,健笔弘敷于制作。清白之操,百炼愈精,刚毅之气,万人必往。荷先皇之末命,寔朕躬之是遗。嗣统之初,茂隆倚任,乃能开心辅德,随事纳忠。定国是于蓍龟,献箴言于药石。时当勤恤,义切臣邻。方一体之是资,遽累章而求退。勉留至再,祈请益坚,特示允俞,用成雅尚。

       命有司给驿还乡,月给食米五石,岁拨人夫八名应用,仍赐白金、彩币、袭衣以表眷怀。夫状元执政,自古为难,而全节完名,尤不易得。兼兹众美,式见于今。卿归养德,抱和颐神,益灵化善,良于乡里。贻官业于子孙,续安石之高风,酬王曾之素志。于戏!志力有余,年龄未艾,卿其保慎之哉!

    故谕

血液含沙量

水一个试卷分心,就是说,谁能拒绝堂兄弟呢?

水一个试卷分心,就是说,谁能拒绝堂兄弟呢?

我见青山多妩媚

明武宗御祭黄河文

  灵钟坎德,功配坤元,土地蒙灌溉之庥,物类借润泽之利。故兹渡口,惟尔司寄。朕西巡狩,适经此地,泛泛扬舟,青龙驾翼,招招舟子,元旂导御,往过来续,神功助济,备兹牲礼,阴享朕祭!敢告。

  灵钟坎德,功配坤元,土地蒙灌溉之庥,物类借润泽之利。故兹渡口,惟尔司寄。朕西巡狩,适经此地,泛泛扬舟,青龙驾翼,招招舟子,元旂导御,往过来续,神功助济,备兹牲礼,阴享朕祭!敢告。

我见青山多妩媚

【明人笔记中关于明武宗的记载】2

   武宗皇帝深解音律,亲制杀边乐,南京教坊皆传习。余尝闻之,有笙有笛有鼓,歇落吹打,声极洪爽,颇类吉利乐。

   罩甲之制,比甲稍長,比披衽臧短,正徳因創自武宗,近士夫有服者。

   武宗在南京,仪卫有铜铸人手掌连臂者,或人拳者,皆柄长二尺,马上荷之,后大白旗有「威武」二字。

                 —— 李诩...

   武宗皇帝深解音律,亲制杀边乐,南京教坊皆传习。余尝闻之,有笙有笛有鼓,歇落吹打,声极洪爽,颇类吉利乐。

   罩甲之制,比甲稍長,比披衽臧短,正徳因創自武宗,近士夫有服者。

   武宗在南京,仪卫有铜铸人手掌连臂者,或人拳者,皆柄长二尺,马上荷之,后大白旗有「威武」二字。

                 —— 李诩《戒庵老人漫笔》 

 【武宗托名】武宗南征,托名威武大将军、太师镇国公、后军都督府,带俸。出有敕书之赐,归有旗帐之贺,此人所尽知。至于崇奉佛教,自称大庆法王,而番僧因之奏讨田百顷。为大庆法王下院。时,礼部尚书傅珪佯为不知,疏驳之曰:“法王何人?至与上尊号并列,当大不道,宜诛。“有诏不问,而下院之说亦止。

正德五年,上自号大庆法王、西天觉道圆明自在大定慧佛,给金印玉轴诰命。此弇州已纪之异典者。又宝录云:以大庆法王印为天字第一号,且镇国公爵号,亦命刻牙牌与朝参官无异,尤为奇事。又,宸濠反时檄文,指斥上云:“自佩都太监牙牌“,则似未可信。

【武宗再进爵号】武宗初出,以威武大将军总兵官为衔,提兵以行。其后亲征应州凯旋,则又加官号焉。其敕谕兵部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朱寿,亲统六师,剿除虏寇,汛扫腥膻,安民保众,雄威远播。边境肃清,神功圣武,宜加显爵,以报其劳。今特加威远大将军公爵俸禄,仍谕吏、户二部知之。“盖至是又易威武为威远之号。至本年九月,遂进为镇国公,后府带俸,支禄五千石,造镇国公牙牌,并赐诰券。又,以自称总督,因改天下总督官俱为总制。明年春,又加太师。未几,南讨宁王,复以前衔仍称威武大将军统兵而南,安边伯许泰为前锋,挂威武副将军印。泰因敢对人称上为僚友矣。比十五年十二月班师至京师,提督赞画军务平虏伯朱彬疏称:奉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指授方略,擒获宸濠逆党申宗远等十五人。上优诏答之。前此题奏,虽有称镇国公者,尚无敢称名,至彬乃斥名直奏,遂直为同列云。威武之称,古无其官,虽宋将曲端曾拜威武大将军、泾州防御使,后死狱中。非佳名也。

【人主别号】古来帝王,不闻别号。惟宋高宗署其室曰损斋,想即别号矣。本朝惟武宗自号锦堂老人,但升遐圣寿。甫逾三旬,何以遽称老。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


我见青山多妩媚

【明人笔记中关于明武宗的记载】1

   武宗幸扬州,买民舍自居,仍以契付税课局。批税藏之。

   武宗在宫中,偶见黄葱。实气促之作声为戏。宦官遂以车载进御。葱价陡贵数月。

   武宗在南京,幸朝天宫,诸乐器并集殿上。有一乐工能琴,欲自售其技,乘间触琴作声。帝因闻之,大怒曰:“此圣人雅乐,何物贱工,敢近之耶?”战惧惊迸而去。

   帝南巡过淮安,谓孟都御史凤曰:“汝非一乳二子而并显者耶?”(兄麟官至方伯)以网命之渔。凤举网奋张,僅如一笠。帝曰:“官许久尚不解渔耶?”...


   武宗幸扬州,买民舍自居,仍以契付税课局。批税藏之。

   武宗在宫中,偶见黄葱。实气促之作声为戏。宦官遂以车载进御。葱价陡贵数月。

   武宗在南京,幸朝天宫,诸乐器并集殿上。有一乐工能琴,欲自售其技,乘间触琴作声。帝因闻之,大怒曰:“此圣人雅乐,何物贱工,敢近之耶?”战惧惊迸而去。

   帝南巡过淮安,谓孟都御史凤曰:“汝非一乳二子而并显者耶?”(兄麟官至方伯)以网命之渔。凤举网奋张,僅如一笠。帝曰:“官许久尚不解渔耶?”

                         ——杨仪《明良记》

○冰澌花开

    十三年冬,驾幸扬州,河冰方合,帝问何时当解,江彬对曰:立春。然尚有旬余日也。帝曰:春迎之即至矣。命即迎春于州之东郊,明日百花果盛开,河冰澌,臣民骇异。

○家里

    帝驾幸宣府,大起宫殿,号曰家里。

○取石

    帝自南都还,驾过镇江,幸阁老杨一清第,达夜畅饮,制数诗刻于堂。又爱其假山之胜,取数石而去。

○下箸

    帝幸延安,守臣具膳送行,常规镇守太监送酒,巡抚下箸。是日上来迟,巡抚郑阳将箸收在袖,恐失落也。须臾上至,随从兵卫扰攘,将巡抚挤下,盖是时皆戎服莫可辨。上御席无箸,急呼送箸来,仓卒无处寻,上笑曰:使我若做抚按官,决不如此怠慢。

○时赐

    朝制端阳节赐百官摺扇彩索,寒至,赐百官戴暖耳。帝在位,独以时赐百官穿纱罗贮丝。

○僧头相触

    十二年闰十二月,上迎春于宣府,备诸戏剧,又饬大车数十辆,令僧与妇女数百共载。妇女各执圆球,车既驰,交击,僧头或相触而堕,上视之大笑,以为乐。

○雨果

    帝微行如瓜州,避雨民家,以乡果青橘进,帝曰:此橘可名为雨果。

○水帝

    帝至清江浦,自从小舟,渔于积水池,舟竟覆,帝溺焉。左右掖起,帝曰:我不意水中亦有帝。因自号水帝。

               

                      ——吕毖《明朝小史》




我见青山多妩媚

正德十二年丁丑科殿试策问

   皇帝制曰:朕惟羲农以下之事见于经,秦汉以来之事见于史。见于经者,皆圣贤为治之迹:见于史者,亦当时君臣相与随时而成治者也。然儒先君子之论,则曰帝王以道治天下,后世只以法把持之而已。信斯言也,岂帝王之治一以道而不以法,后世之治一以法而不以道欤?

     自今观之,如画野分州,设官分职,明礼乐,兴学校,正律历,秩祭祀,均田赋,通泉货,公选举,严考课,立兵制,慎刑罚,则帝王之治天下固未尝不以法也。天性明达,宽仁长者,躬修玄默,以德化民,恢廓大度,同符高祖;事从宽厚, 文以礼乐,畏义好贤,力于为善;聪明果...

   皇帝制曰:朕惟羲农以下之事见于经,秦汉以来之事见于史。见于经者,皆圣贤为治之迹:见于史者,亦当时君臣相与随时而成治者也。然儒先君子之论,则曰帝王以道治天下,后世只以法把持之而已。信斯言也,岂帝王之治一以道而不以法,后世之治一以法而不以道欤?

     自今观之,如画野分州,设官分职,明礼乐,兴学校,正律历,秩祭祀,均田赋,通泉货,公选举,严考课,立兵制,慎刑罚,则帝王之治天下固未尝不以法也。天性明达,宽仁长者,躬修玄默,以德化民,恢廓大度,同符高祖;事从宽厚, 文以礼乐,畏义好贤,力于为善;聪明果决,得于天性,宽仁多恕,心无邪曲:恭俭仁恕,忠厚恻怛,则后世贤君之治天下,亦未尝不各有其道也。然则儒先君子之论,殆亦有不足尽信者欤?

   洪惟我太祖高皇帝,创业垂统,治定功成,圣子神孙,万代如见,其治道之高明,治法之弘远,直可以等帝王而上之矣。然而,帝庙祀立于京师,自昔忠良多与配享,虽以胜国之世祖,而亦获秩祀焉。岂非以后世之英君谊辟,其政治亦犹有可取者欤?

   朕膺天眷命,嗣守鸿业,临政愿治,盖十有三年于兹矣。然远师帝王之道,而望道犹有所未见;近守祖宗之法,而行法犹有所未逮。其故安在?

   子大夫积学待问久矣,其为朕据经史,兼本末,详著于篇。朕将采而用之,以资于治焉。

我见青山多妩媚

正德九年甲戌科殿试策问

   皇帝制曰:朕惟《大学》一书有体有用,圣学之渊源,治道之根柢也。宋儒真德秀尝推衍其义,以献于朝。我太祖高皇帝特命左右大书揭之殿壁,朝夕观览,每与侍臣形之论说。列圣相承,罔不崇信。朕初嗣位,经筵儒臣首以进讲。其书大纲有二,先之以帝王为治之序,次之以帝王为学之本。又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之要,分为四目,序列于后,以示学者用力之地。

    夫学,体也;治,用也。由体达用,则先学而后治可也。顾以治先于学,于义何居?其为治之序,盖前圣之规模,后贤之议论,皆在焉。比而论之,无弗同者。而帝王之所为学,则有不同。尧舜、禹、汤...

   皇帝制曰:朕惟《大学》一书有体有用,圣学之渊源,治道之根柢也。宋儒真德秀尝推衍其义,以献于朝。我太祖高皇帝特命左右大书揭之殿壁,朝夕观览,每与侍臣形之论说。列圣相承,罔不崇信。朕初嗣位,经筵儒臣首以进讲。其书大纲有二,先之以帝王为治之序,次之以帝王为学之本。又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之要,分为四目,序列于后,以示学者用力之地。

    夫学,体也;治,用也。由体达用,则先学而后治可也。顾以治先于学,于义何居?其为治之序,盖前圣之规模,后贤之议论,皆在焉。比而论之,无弗同者。而帝王之所为学,则有不同。尧舜、禹、汤、文、武,纯乎无以议为也。高宗、成王,其庶几乎。下此虽汉、唐贤君,亦或不能无少悖矣,又下则其谬愈甚,不过从事于技艺文辞之间耳,无惑乎其治之不古若也。凡此皆后世之鉴,可历举而言之乎?

   抑《衍义》所载不及宋事,不知宋之诸君,为治为学,亦有可进于是者乎?朕万幾之暇,留意此书,盖欲庶几古帝王之学,以增光我祖宗之治。励志虽勤,绩用未著,家国仁让之风,用人理财之效,视古犹歉,岂所以为治者未循其序,为学者未得其本乎?

   夫为人臣而不知《大学》,无以尽正君之法。子诸生讲明是道久矣,行且有为臣之责。其为朕悉心以对,毋泛毋略,朕将亲览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