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步惊云

14663浏览    486参与
乘风又渡三十里
清内存翻到好东西( ̄∀ ̄) 哎...

清内存翻到好东西( ̄∀ ̄)

哎哟这张捕神的动作加上略显微妙的表情总觉得是在揩油师兄~

羡慕了~( ̄▽ ̄~)~

师兄的大胸肯定手感很好(我在说什么(´×ω×`)


清内存翻到好东西( ̄∀ ̄)

哎哟这张捕神的动作加上略显微妙的表情总觉得是在揩油师兄~

羡慕了~( ̄▽ ̄~)~

师兄的大胸肯定手感很好(我在说什么(´×ω×`)


白金滑稽

被嫂子哥哥复杂的四角恋整到怀疑人生的师妹打零工缓解心中压抑 却等来两位当事人顾客

p1宁的二锅头来辣

p2(草稿)霜:师妹你复活辣 好久没看到你辣。云:不要整天给劳资摆张司马脸

p3你再骂!

被嫂子哥哥复杂的四角恋整到怀疑人生的师妹打零工缓解心中压抑 却等来两位当事人顾客

p1宁的二锅头来辣

p2(草稿)霜:师妹你复活辣 好久没看到你辣。云:不要整天给劳资摆张司马脸

p3你再骂!

一襟晚照

剪个云风,还是比较喜欢《天地风云》霹雳布袋戏对步惊云结局塑造,一个“仁者无敌”的觉悟,很升华。师弟还是美强惨,拿到刀出场还以为是白眉大侠,原作还配了个诗。⊙∀⊙!不过看结局步惊云说为什么对他好的人都要死去,大概师弟也挂了。剪视频纯粹是对漫画第三部的发泄了

剪个云风,还是比较喜欢《天地风云》霹雳布袋戏对步惊云结局塑造,一个“仁者无敌”的觉悟,很升华。师弟还是美强惨,拿到刀出场还以为是白眉大侠,原作还配了个诗。⊙∀⊙!不过看结局步惊云说为什么对他好的人都要死去,大概师弟也挂了。剪视频纯粹是对漫画第三部的发泄了

一襟晚照

无论电视剧还是霹雳布袋戏版的《风云雄霸天下》,师弟都是抗伤害师兄憋大招。

无论电视剧还是霹雳布袋戏版的《风云雄霸天下》,师弟都是抗伤害师兄憋大招。

一襟晚照

吐槽风云3,结局其实悲剧吧

花了一个月零零散散看完了风云三,真是太难看,拼着情怀,还是忍了,三更像是一群拆cp的boss,花了好多心思,还是输给风云套路上。也不看看这漫画名是叫《风云》。

其实整部风云三人设都崩了,首先步惊云,马sir塑造的那么努力那么烘托,其实人物个性也失控了。结局走上了雄霸的老路,但是好歹有人格魅力。

我在看根据风云漫画改编的霹雳布袋戏《天地风云》结尾处,雄霸在质问步惊云输在哪里,步惊云回了一句“仁者无敌”,一下子人物升华成长了。第二部的步惊云是塑造最好的,有人情味。但是第三部为了复仇有些杀人如麻。我们在风云的世界也就是些杂兵百姓,反派要杀,主角要杀,太黑暗了。

聂风,真的是难为他能活到大结局,...

花了一个月零零散散看完了风云三,真是太难看,拼着情怀,还是忍了,三更像是一群拆cp的boss,花了好多心思,还是输给风云套路上。也不看看这漫画名是叫《风云》。

其实整部风云三人设都崩了,首先步惊云,马sir塑造的那么努力那么烘托,其实人物个性也失控了。结局走上了雄霸的老路,但是好歹有人格魅力。

我在看根据风云漫画改编的霹雳布袋戏《天地风云》结尾处,雄霸在质问步惊云输在哪里,步惊云回了一句“仁者无敌”,一下子人物升华成长了。第二部的步惊云是塑造最好的,有人情味。但是第三部为了复仇有些杀人如麻。我们在风云的世界也就是些杂兵百姓,反派要杀,主角要杀,太黑暗了。

聂风,真的是难为他能活到大结局,要不是风云这个漫画名,就凭被boss抓的次数,早被献祭了。boss脑子不好么,杀了聂风除一个大害,非得风云一起打你才舒服。

到了第三部,聂风的挂充值到期了,看到一个很普通没有主角光环的师弟。不再飘飘欲仙,很真实也很别扭。别扭在武力值低了,真实在人物之间相处上,虽然战绩和结果上,不尽如人意,但是聂风这个人物无愧于“侠义”二字。

但是还得吐槽,聂风真的是有坑跳坑,有计中计。怎么boss就喜欢坑师弟,喜欢和师兄正面杠呢?明明全篇胜率也就20%啊,师兄胜率80%。哪里用得着费心挖坑啊。聂风应该补补脑。

其实看千年后的结局,风云都绝后了吧,凭疯血,岂不是代代作妖。步惊云走上雄霸的老路,聂风奶个孩子还是终章的boss,几十年后不得不和师兄了结。风云系列最终boss怎么都是和聂风相关的人,第一部他自己,第二部最好的朋友,第三部孙子。麒麟血脉才是真正的boss吧。

但是还是要吐槽,千秋大劫这个烂设定,结局了还没搞懂。总之封建迷信害死人。



西点

求怀风草太太的瓶子里的师兄

太太原网址的车库失效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完整版的,0202入坑真的晚到哭泣,求问哪位小伙伴有完整版的可以分享一下吗,不胜感激

太太原网址的车库失效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完整版的,0202入坑真的晚到哭泣,求问哪位小伙伴有完整版的可以分享一下吗,不胜感激

黎明乌鸦

步惊云和断浪在凌云窟门口吵架笑死我了(?)

风妹:中间

步惊云和断浪在凌云窟门口吵架笑死我了(?)

风妹:中间

乘风又渡三十里
这张师兄帅到我了(⁄ ⁄•⁄ω...

这张师兄帅到我了(⁄ ⁄•⁄ω⁄•⁄ ⁄)

这张师兄帅到我了(⁄ ⁄•⁄ω⁄•⁄ ⁄)

深潭

一些碎碎念:


有时在想,惊云道初期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有不服步惊云的流派听说怀灭是因为败给门主才被挖角,便打起了歪主意想来策反。


某叛徒说道,听说您曾经亲友尽失隐居长成镇,此次败于步惊云才被迫重出江湖,想必意下难平,与吾等联手推翻门主可好。


怀灭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和门主不合?


某叛徒:“门主交予您的都是些脏活累活,他这次邀您复出不是要您的命还是什么?”


怀灭说好啊,趁门派内部乱象丛生,近日动手为好。


过几日,夜里。


怀灭正面上前:“门主,在下怀灭,斗胆前来行刺。”


步惊云:“来找死?”


怀灭笑:“正是。”...



一些碎碎念:






有时在想,惊云道初期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有不服步惊云的流派听说怀灭是因为败给门主才被挖角,便打起了歪主意想来策反。


某叛徒说道,听说您曾经亲友尽失隐居长成镇,此次败于步惊云才被迫重出江湖,想必意下难平,与吾等联手推翻门主可好。


怀灭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和门主不合?


某叛徒:“门主交予您的都是些脏活累活,他这次邀您复出不是要您的命还是什么?”


怀灭说好啊,趁门派内部乱象丛生,近日动手为好。


过几日,夜里。


怀灭正面上前:“门主,在下怀灭,斗胆前来行刺。”


步惊云:“来找死?”


怀灭笑:“正是。”


步惊云暗自运功,突然暴起,反手一掌拍在一率先偷袭的叛徒脑门上。


待两人割韭菜般将叛徒处理干净,怀灭说笑道:


“门主,还剩一个呢。”


步惊云接道:“全权交由副门主。”


走出两步又说:“他哪天累了,再叫我亲自处理罢。”


“怎么会呢。”


大概只要步惊云一天还站在这,怀灭就一天不敢说自己疲倦。

都门帐饮

【风云】有人说风云是场八点档(步惊云X聂风)

存档

参加 @风云阁金鳞会 的活动,发现转发不可以存自己的合集,那就再来一次!

主页粮超多,有图有mv,之后还有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V411Z7x3


郭郑的风云,当然要配邱淑贞的第二梦,古天乐的断浪【????】


存档

参加 @风云阁金鳞会 的活动,发现转发不可以存自己的合集,那就再来一次!

主页粮超多,有图有mv,之后还有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V411Z7x3

 

郭郑的风云,当然要配邱淑贞的第二梦,古天乐的断浪【????】

 

金得胀
新外观真是太可爱了XD 老猎人...

新外观真是太可爱了XD

老猎人云师兄翻车实录……

新外观真是太可爱了XD

老猎人云师兄翻车实录……

玉骢难系

风云雄霸天下之孤星独吟

雨声细细落,雾色重重楼。

愁思千千结,时时上心头。

念,旧日

美眷侣,

携手曾游

遣情伤,故人何在?

烟水茫茫。

月光寒清秋,孤星吟幽情。

高处不胜寒,此身犹梦中。

久,别离

思心苦,

何日休?

叹人间,刀光恩怨,

剑影情仇。

望,明月光

泣,泪两行

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生死两茫茫。

诉衷情,

君埋泉下,我寄人间

野草孤冢,霜鬓雪头……

孤星吟……

雨声细细落,雾色重重楼。

愁思千千结,时时上心头。

念,旧日

美眷侣,

携手曾游

遣情伤,故人何在?

烟水茫茫。

月光寒清秋,孤星吟幽情。

高处不胜寒,此身犹梦中。

久,别离

思心苦,

何日休?

叹人间,刀光恩怨,

剑影情仇。

望,明月光

泣,泪两行

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生死两茫茫。

诉衷情,

君埋泉下,我寄人间

野草孤冢,霜鬓雪头……

孤星吟……

金得胀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二...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二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小神龙三百问

番外日常冷笑话XD


做个梯子

成仙(封面)

成仙(1-4)

成仙(5-10)

 成仙(11-14)

番外一:龙有逆鳞吗?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二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小神龙三百问

番外日常冷笑话XD


做个梯子

成仙(封面)

成仙(1-4)

成仙(5-10)

 成仙(11-14)

番外一:龙有逆鳞吗?


金得胀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一...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一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番外日常,对小神龙的三百问XD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一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番外日常,对小神龙的三百问XD



Avéne

《道友对不起》②⑩(易聂/云风)

②⑩


断壁残垣、草木郁盘之中绝心细探一回,未逢异象,拧眉欲言。师弟沉吟半晌,于矮几之畔摸索一二,寻见一指玉骨。捺之即转。金石之声才罢,廊下现出窄阶一方。赤火教主讶然:“易坊主怎晓得此处机关?”


座旁姑娘宛然又笑,身形甫散。师弟眨眼:“得高人指点。”


地穴之内残火冷峭。照壁烛夜之灯焚以鲛脂、永燃无歇,谓之长明。二人拾级而下,拐三兜四绕柱两回。此处劈山成闾、凿岩为室,又四围皆峻,岩骨棱砺,宛委洞天。连廊徊壁、栈梯歧路、勾缠相错、交交牙牙,皆为石铁,浑似游龙飞渡、直入云岫。


赤火教主抿唇:“现下棘手。这地穴之中岔道甚多,不知赤雪往哪一处行了。”


师弟迟疑一二,抬眼又愣—...

②⑩


断壁残垣、草木郁盘之中绝心细探一回,未逢异象,拧眉欲言。师弟沉吟半晌,于矮几之畔摸索一二,寻见一指玉骨。捺之即转。金石之声才罢,廊下现出窄阶一方。赤火教主讶然:“易坊主怎晓得此处机关?”


座旁姑娘宛然又笑,身形甫散。师弟眨眼:“得高人指点。”


地穴之内残火冷峭。照壁烛夜之灯焚以鲛脂、永燃无歇,谓之长明。二人拾级而下,拐三兜四绕柱两回。此处劈山成闾、凿岩为室,又四围皆峻,岩骨棱砺,宛委洞天。连廊徊壁、栈梯歧路、勾缠相错、交交牙牙,皆为石铁,浑似游龙飞渡、直入云岫。


赤火教主抿唇:“现下棘手。这地穴之中岔道甚多,不知赤雪往哪一处行了。”


师弟迟疑一二,抬眼又愣——烟云灭没、灯烛缭乱之下一刃玉骨小扇凭空乍现,欲开又敛,直往幽微之处疾掠。师弟领会。二人得其指引,循阶而往,又行半时,自岩罅之中累级而下,九曲回叠,横坳一线,迤逦至一渊壑之前。


道旁伫一残碑。金漆甚古,百道迸裂。赤火教主卷袖一拂。碑上尘泥卸落,铁画银钩、撇捺嶙峋现出三字——麒麟冢。二人垂眉视下。崖壁峭削、长峡巍然之间漫天匝地、触目所及,柔丝千丈、仙葩玉草,蓊以棠杏之夭,又杂烟霭之艳冶、流泉之染翠,潋滟熹微,意态扶苏。草木之间恒河沙数、似垂星斗,皆为丹果。剔透之处,犹天香桂子、洒落纷纷。


绝心师弟掠下渊去。赤火教主折一枚丹果,拈之入掌,左右端详,蓦地敛笑正容:“这是血菩提?!”


师弟懵懂。绝心解道:“火麒麟贵为祥瑞之一,蹄过之处,万物逢春,血流入地,即诞菩提。此等奇珍,寻常人食之,延年益寿、百病无侵,修道之人食之,通达五脏、流转元婴,裨益无穷,”赤火教主一顿,又道:“此地仙葩异果,数不胜数。一但传扬出去,当今修士皆会为之疯狂。”


师弟八风不动:“哦。”


绝心轻笑:“易天赌坊奇物甚多。这一壑天材地宝在坊主眼底亦十分寻常。倒是我短视了。”


师弟摇头:“教主说笑,我并非此意,只不过——绝心教主?”一言没尽,师弟猝然要愣。青天白日之下绝心身形一浅忽淡,转瞬散尽。师弟兜转两回,未见赤火教主,无奈扶额:“偌大一方谷坳之中只余你我,道友可以现身了?”


一尾麟兽自谷坳之中颠倒转出,虎目圆瞪,端详师弟良久,骤腾四蹄,绽牙现爪,疾掠过来。步惊云甫至麒麟冢,一望之下乍见恶麟噬面之景,顷刻心襟动破,大骇,潦草提剑一劈。刃风至处凌厉无匹,推搡脊兽向后一跌,摔得四脚朝天,溅半身泥。脊兽颓坐于地,无端垂下清泪两行,惨然一泣。


步惊云护妥师弟,欲叙别后之事。奈何一旁麟兽未解风月,喋喋只道:“风!他欺负我!”


师弟拧眉:“你我乃旧识?”


麟兽一听又嚎:“什么叫旧识?我难道不是你最宠爱的小火麒麟吗?你说中州百麟千兽,弱水三千,你只喜欢我这一瓢!你一走许多年,非但颜容改换,连我也忘了?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他欺负我,风给我做主!”


它贵为六界十方诸般祥瑞之一,生龙头鹿角、麋身蛟爪,又披金鳞、染以丹朱,覆草木皆红。现下四蹄一摊,欲就地打滚、懵然发嗔,涕泣之时亦声息朗然,无一丝破笛之音,杂佛磬莲颂,凛凛含威。师兄耳聩目眩,咬牙憋出两字:“闭嘴。”


麟兽呲牙:“就不!就不闭嘴!就要风来哄我!不哄我,我好不了啦!”


步惊云怫然一撩绝世。麒麟见之蓦地噤声。师弟望其含泣憋怒、无辜瞪眼,怜意顿生,一时叫言语亦高抬轻放地缓下来:“你就是火麒麟?你既仍在世,又怎地把此地唤做麒麟冢?”


麒麟愈发委屈:“当日你说甚,早将情尘洞彻,要往中州求取天道。自你一去之后,我心枯难医,生不如死。所以这地方叫麒麟冢。


师兄面无表情:“油嘴滑舌。”


麒麟撒泼:“不管!风既然来了,就得带我走!带我走!这破地方我不想待了!我,我已将伏麟图衔出渊来——”麟兽蹄子扒拉两回,白齿森森一绽,衔出半卷素绡:“风,这本是你的东西。你收着罢。”


师弟迟疑一二:“那,绝心教主呢?”


麒麟一哼:“此处乃须弥之界,为我以兽丹蕴成。哪里是谁都可以来的。我瞧他不顺眼,便将他推出去了。这人我也想把他弄出去,可是,可是——”火麟一剐师兄:“他太凶了。我害怕。”


师弟讶然:“方才我在断情居前所见,皆为你所幻化?绝心教主叫你推往何处?”


火麟眨眼:“自然是断情居底、麒麟冢内。那里还有两人,与他一样火意遍体、煞气难掩,正好。管他做甚,风,我们马上就走。”


师弟喜道:“那两人想必就是赤雪姑娘一行。赤雪姑娘夺了小风的昆仑扇,我还得取回。”


火麟无奈:“好,好罢。昆仑扇对你来说确实要紧,那是得拿回来的。”


话毕麟兽抬首一吼。顷刻须弥之界千崩百落、光迸重垣。云缭水乱之间师弟二人抬眼。一望又懵。渊底坳前、河床涸泽之处皆为百罹之身。十千白骨伶仃,俱覆面而倒、对拥坐溃。尸丘之下赤野万里、草木无生。虫蟊之鸣、蛇鼠之蛰,全然未见。当真与方才一番花喧泉扰、日旷天高相别云泥。


火麟一甩尾:“万万年之间几多修士来此处挖天材地宝,却不知这方灵域是我须弥之界,自然找不到。实则找不到也罢,若真找到一星半点,难免邪心四起,手足相残。寻常而已。”


话毕又道:“有人声息尚存,我先躲躲。”


说罢自化一缕烟气,婆娑缠入师弟鬓梢。火麟既为百兽之瑞,经天行地、翻云覆雨。草木江川皆为其法身。手段非寻常狐兔可及。师弟听之无话,潦草四顾。岩下一朱裳之人团身于地,浊染尘泥。二人仓惶近前去扶,见绝心五窍皆赤、面色青紫,肋前豁出数痕焚炽之伤,将死生悬于一止一息之间。几丈之遥又一人横斜于地——襟口心脉缺薄,正冠垂鬓散、衣血如嫁,确为赤雪无疑。


师弟敛目低叹,面现涴然之色:“赤雪姑娘之心为人所夺,三魂皆散,七魄已尽,回天乏术了。”


步惊云思忖一二:“神夺与昆仑扇皆不见踪迹。看来黄雀在后。风师弟,为今之计,只得先救醒绝心,再问究竟。”


师弟点头又道:“师兄,小风他人呢?”


聂风——亦或归墟之主、中州巨贾、易姓公子,现下敛袖抚鬓、垂眼挽刀,正懒散立柴篱之畔。一缕青碧之色自暗室之内疾掠在外。易风见之凉声一笑:“赤火元祖,许久未见,这便要走?”


易风摆明车马上门找茬。青影一顿,森然顾望过来。掌底神夺嗡然骤转,顷刻华光一照、澄映四围:“谁是赤火元祖,我唤作连城志。”


鹤氅尊主冷道:“我管你叫甚。连城志也好,元祖赤阳亦罢,今天我拦的便是你了。”


藉此高旷天日、破云黎光,连城志将其端详一二,忽地省及甚事,潦草要愣:“你,你怎地如此眼熟?不对,不可能,你不是!你绝不是他!他,他怎可能还没死!”


易风冷哂:“哦?几万年瞬息一过,你倒还记得他。我自然不是他,怎么?赤雪之心、绝心之血、菩提之果,你都拿到手了?”


话毕澹声又道:“听闻你封仙一战后,转归赤火学宫,伤重难返,终至魄散魂飞。眼下看来,你当初藏了一手,留得一缕残魂,附于神夺之上,是也不是?神夺传与赤雪之后,你授她以神夺七空之时,趁她道心未坚,与其交好,以情惑之,驱她与你找寻重铸肉身之法。”


连城志一笑:“不错。她很喜欢我,为我做了许多。可惜重铸肉身须得以赤火直系后人之心为引,否则我真想留她一命。”


易风挑眉:“赤雪乃赤绝唯一后人,你竟也下得了手。所谓大道无仁,天地爹娘、亲眷血缘皆可举棒来杀,便是如此了?”


青年一番言语挟枪带棒、藏刃含针递至赤火元祖喉头。连城志面皮甚厚,自诩忒高:“吾道孤雄,便是如此。”


易风拧眉:“好好好,好个吾道孤雄。当年你等逼死他时——”


提及故年旧事,尊主九窍之心一瞬又为齑粉,只得咬牙憋痛:“当年你等逼死他时,亦如现今一般大言欺人,忒不要脸?我初入学宫,便知晓你死信,可惜——”易风言语甚凉,衬其寒澹眉目,几可伤人:“可惜我无缘手刃你,憾恨至今。现下倒好,赖你不甘魂灭,天道轮转,偿我夙愿!”


说罢又道:“当然,我本欲毁你气海、碎你金丹、断你四肢,扔你入十丈红尘中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解我心头之恨,”青年本自桃眉杏目、青鬓善唇,现下怒意上脸,铿锵一冷又笑,潦草从素衣赤刃之间匀出一丝邪煞来:“但我行贾多年,十分晓得除恶务尽、免留后患一节。今日定叫你灰飞烟灭、再造不能!”


话毕转撩邪刀。仇雠二字于易风襟底一瞬轰然磬响,叫其为之掀开五内七情劈面一战。罡气火劲驳杂之间素衣尊主疾转金丹、霞劲骤起。一刀斫开千锋万刃,犹龙似鹤、蔽天直下,闻之如夜壑风雷、百麟鸣空,以海立山崩之势劈往连城志面门。


这厢绝心眉目一舒暂缓,捺罢襟口火劲,醒转过来。师兄弟二人提及麒麟冢之事。赤火教主哀声又叹:“我左右未见易坊主,还待去寻。怎料迎面撞见赤雪。一青影猝然现身,自称连城志,手把神夺,伤我至此。他施展神夺七空,分明当年赤火元祖一番风采,与赤雪那三脚猫功夫全然两样,实在厉害。”


师弟拧眉:“神夺之上留存他一缕魂魄,想必这位连城志与你赤火学宫牵扯颇深。”


绝心又道:“连城志劫夺我袖底血菩提。我昏沉之间依稀觑见赤雪欢喜迎前,讲甚重铸肉身,如此得成云云。”


赤火教主一顿,续道:“学宫禁书《善持录》上确有这么一节,讲敛魂入物、重铸肉身。但欲施此法,须以亲缘后人之心为引,赤火之血为媒,又吞天材地宝以全肉身,实在邪异。赤雪到此原来不为甚伏麟图,为的是血菩提,可——”绝心又噎,潦草一觑几步之外赤雪尸首,呆愣当场:“莫,莫非连城志剜了赤雪之心?赤雪与他有亲?!”


步惊云森然开口:“为还阳续命、免堕鬼修,连血亲后人亦可打杀,当真该死。”


师弟怫然一叹:“赤雪姑娘受情所蛊、所托非人,竟至魂销香断、殒命于此。绝心教主宜缓万事,先将她带回赤火学宫,好生下葬罢。左右连城志已得肉身,当已掠出谷去。”


绝心怒道:“他为赤火教中人,或早或迟都会转返学宫,到时我必清理门户。”


师兄哂然:“他肉身未成之际你都拼他不过。现下他魂聚魄归,你还余几分胜算?”


教主闻之十分憋屈:“他,他,我集全教之力围剿于他!”


师弟软语来劝:“教主大可宽心。小,咳,聂风正守在断情居之前。连城志一旦现身,必走不脱去。”


绝心挣扎起身:“那你我快回断情居去。连城志此人一手神夺七空出神入化,你那坊里的小修士不一定应付得来——”赤火教主一卷袍袖,将赤雪尸首敛入乾坤戒之内,四围一望,惘然又叹:“方才我与易坊主在壑中所见,唉,我思来想去,你我怕是误入当年火麟在此设下的须弥之界。如今机缘已毕,复不可求,罢了罢了。”


步惊云挑眉:“绝心教主倒是洒脱。”


赤火教主苦笑:“这几千年来,天地灵脉愈加衰微。中州道门之多如恒河沙数,为一点天材地宝争至头破血流。我赤火教贵为封仙四派之一,幸得易天赌坊助益,砸百万之金,总算出得几个俊才,可门下修士数万之众,绝非人人都可修得机缘。我再不洒脱几分,这个教主亦做不下去了。”


三人言语之间潦草转归断情居,一出暗室,猝然皆惊。小庐柴篱、残檐矮壁,杂花万树、柔丝千顷俱作烟飞。江畔水悬川挂、霜气已遍。素衣青年左踏神夺,右扪玉扇,拎一头颅,枯立满地涂炭之间,笑望过来,忽地开声:“我为你报仇了,你高不高兴?”


师弟一众对望懵懂。易风抖开大邪王刃上新血,一寸一歪、踉跄两步行至师弟跟前,将其一番迷蒙之色端详良久,软语又道:“当年他如何逼死你的,我已叫他一一偿还,”鹤氅青年翻手焚烬头骨,一拈一掇之下似将世谛情尘揽于指间,衬其襟上丹朱浊染、火赤未尽,甚动魂胆。易风咧嘴又乐:“你高不高兴?”


师弟更懵:“……小风你——”


言未及毕,易风甫地卸劲,双腿一软,要栽落尘泥。



乘风又渡三十里

云风 警官与怪盗(上)

*现代AU

*步惊云x聂风

*警官云x怪盗风(双重人格)

*设想中是一章完结,但是高估自己了2333,不出意外的话两章写完,第二章开车

这种题材最适合开车了(≧ω≦)

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开,新手司机上路有点不靠谱

*双重人格嘛,怪盗是魔风,正常的风师弟是一个乖孩子,魔风产生的原因第二章应该会讲到。

1

“这应该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吧,步sir~”眼前一身怪盗装束的人影在与步惊云警官的缠斗间被扯下面具,却依然不慌不忙的挑逗起眼前这个冷峻的男人。

喊着步sir的尾音极尽魅惑的上挑,双眼微眯,带着似笑非笑得神情望着步惊云骤变的神情。

“没想到竟然会是你。”步惊云面色变得沉重...

*现代AU

*步惊云x聂风

*警官云x怪盗风(双重人格)

*设想中是一章完结,但是高估自己了2333,不出意外的话两章写完,第二章开车

这种题材最适合开车了(≧ω≦)

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开,新手司机上路有点不靠谱

*双重人格嘛,怪盗是魔风,正常的风师弟是一个乖孩子,魔风产生的原因第二章应该会讲到。

1

“这应该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吧,步sir~”眼前一身怪盗装束的人影在与步惊云警官的缠斗间被扯下面具,却依然不慌不忙的挑逗起眼前这个冷峻的男人。

喊着步sir的尾音极尽魅惑的上挑,双眼微眯,带着似笑非笑得神情望着步惊云骤变的神情。

“没想到竟然会是你。”步惊云面色变得沉重起来,语气低沉的喊着眼前之人的名字“聂风。”

“我推测过很多人,但唯独没想过,会是你。”

“看来我隐藏的很好嘛,或者说,该感谢云师兄的信任呢~”聂风用轻佻的语气说着,在看见步惊云在他喊出云师兄三字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的一瞥,不禁放肆的笑了几声。

笑罢,聂风抬眼望着依旧沉默的步惊云,“为什么不喊我风师弟呢,云师兄?是不好意思喊吗?”

聂风还想再调戏一下步惊云,但话语还没有说出口,只感觉脖子处一紧,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冲击的向后退去,直接撞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你不是风师弟!”,步惊云低沉的声音附在聂风的耳边缓缓说道,随后冷冽的眸子又对上眼前之人的双眼,四目相对,步惊云缓缓开口道,“说,为什么要伪装成风师弟的模样来行窃?”

疑似假冒的聂风吃痛后不禁咧了咧嘴,在听到步惊云最后一句话时嘴角却不禁再次上扬起来。

“我没有伪装哦,我就是你的风师弟。”

“说不说?”步惊云没有心情再听他的废话,手上的力道不由加重了几分。

“你不信?”他看见面色逐渐冷峻的步惊云,脖子上的力道让他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他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我右手手臂上牙印的伤口,是童年时候为了救小猫被狗咬伤的,当时云师兄也在场呢,总不会这也不记得了吧?”

步惊云在聂风说出这件事时,心里已经产生了一些不妙之感,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些,步惊云一手解开聂风右手袖子的纽扣,在看到那与记忆中一模一样的伤口时,步惊云内心不由震惊莫名。

他还想再问些什么,姣好的听力让他听到远处传来的嘈杂的脚步声,那是收到他信息赶来追捕怪盗的警局同事。

心里权衡了片刻,但也只是短短数秒,步惊云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松开了扼住聂风脖子的手,步惊云往后倒退了几步。

“他们要来了。”

聂风明白步惊云的意思,快步上前趁其不备,在步惊云唇上留下一个清浅的吻后,他轻声笑了几下,灵巧的几步来到窗口,打开紧闭的窗户,呼啸的冷风将他的黑色长发尽数扬起,聂风在回头望了一眼步惊云,用口型说了一句再见后,便纵身一跃。从摩天大楼的高处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步惊云也快速将自己制服的袖口之类的解开,揉乱,将头上戴着的警帽扔下。

深呼一口气,呼吸顿时变得凌乱起来。

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警察们也已经破门而入了。

“步队长!”

“让那个家伙逃了。”步惊云轻喘着说道,但语气一如既往的镇定,丝毫没有说谎的愧疚感。

“可恶,又没有捉到他。”其中的一个小警员愤愤的说道。

“回警局吧。”步惊云弯腰从地上捡起帽子,稳稳的戴回头上,“赃物我拿回来了。”他一边说着 一边将一个盒子毫不在意的抛向其中一个警察。

待那警察手忙脚乱的将盒子接住后,步惊云已经快步离开了。

“不愧是步队长,也只有他能从怪盗手上抢回赃物了。”小警员望着逐渐远去的步惊云的背影崇拜的说道。

“是啊,步队长简直太厉害了。以后如果我能有步队长一半厉害我就知足了。”另一个小警员连声附和道。

只是如果他们知道就是他们如此崇拜的队长就是将怪盗放跑的人之后,又该如何做想?

而另一边,步惊云已经站在电梯内按下了一楼的按钮,电梯门合上的瞬间,步惊云也合上了双眼。

那人的伤口与风师弟的伤口对的上,童年的事除了少数几人外很少有人知道,他是风师弟的可能性很大。

可是……

那人的轻佻乖张的性格与风师弟温和的性子完全不一样。

完全就像两个人一般,而且绝对不像伪装成这样的。

就像真的是两个人一般,只是样子一模一样而已。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步惊云知道事情很快便会有答案了,他在那人离开前趁机做了一点小手段,只要见到风师弟本人,便能知道那人是不是风师弟了。

电梯门打开,步惊云睁开了双眼,楼下的警车已经停在门口等待,步惊云快步上前。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回警局。”他吩咐到。

等下班后,就去一趟风师弟的家吧。

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步惊云便开始闭目小憩起来。

那个吻……步惊云突兀的睁开了双眼,一手猛地拍在座椅上。

感受到后座的动静,前排的警员问道,“步队长,怎么了?”

“没事,继续开。”步惊云淡淡道,双手抱于胸前,再次闭目小憩起来。

那个吻……步惊云发现,在他确认那人是否就是风师弟之前,他都忘不掉这个吻了。

浮灯彼岸

曾经沧海难为水

一见大帝误终身 XD

曾经沧海难为水

一见大帝误终身 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