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之内空

5386浏览    185参与
虹彩哟(・∀・)
《夺回CP大作战》(〃ノωノ)...

《夺回CP大作战》(〃ノωノ)
根据自己写的“和太”同人画了作为cp头粉的阿空和美美。
武之内空、太刀川美美:亲!你俩给老娘亲!
(我的手绘板终于回来了,ಥ_ಥ喜极而泣。)

《夺回CP大作战》(〃ノωノ)
根据自己写的“和太”同人画了作为cp头粉的阿空和美美。
武之内空、太刀川美美:亲!你俩给老娘亲!
(我的手绘板终于回来了,ಥ_ಥ喜极而泣。)

杂食动物

蒂卡生日超短贺——寒冷的街头与亲吻

入春的第一场大雨将光丘锁在冬天。早晨出门的时候,阿空还在念叨让他多穿一件衣服,八神太一权当作没听见,吹着口哨便糊弄了过去。此时他们一前一后走在路上,原本兴致高昂的八神太一眼见着消失在她视野中。武之内空淡定地向前迈步,唇角不自觉勾起一丝弧度,从斜挎在右臂上、印有明黄花朵的手提袋里取出一条围巾。

在被温暖包裹住前,一切都如她预料那般。冬天的光丘可不是开玩笑,更别说还下了场通透的大雨。但她还来不及在脑海里勾画八神太一冻得跳脚的模样,便被想象中的主角从身后轻轻拢住,鼻翼贴近她的脖颈,宛如猫咪趴在她肩头,甚至连被头发轻拂的搔痒也同猫咪一般。她不觉有些面红,于迎面驶来的汽车前低垂下脸,声音混入几丝不满:...

入春的第一场大雨将光丘锁在冬天。早晨出门的时候,阿空还在念叨让他多穿一件衣服,八神太一权当作没听见,吹着口哨便糊弄了过去。此时他们一前一后走在路上,原本兴致高昂的八神太一眼见着消失在她视野中。武之内空淡定地向前迈步,唇角不自觉勾起一丝弧度,从斜挎在右臂上、印有明黄花朵的手提袋里取出一条围巾。

在被温暖包裹住前,一切都如她预料那般。冬天的光丘可不是开玩笑,更别说还下了场通透的大雨。但她还来不及在脑海里勾画八神太一冻得跳脚的模样,便被想象中的主角从身后轻轻拢住,鼻翼贴近她的脖颈,宛如猫咪趴在她肩头,甚至连被头发轻拂的搔痒也同猫咪一般。她不觉有些面红,于迎面驶来的汽车前低垂下脸,声音混入几丝不满:“这可是在街上……”

那又有什么关系,身后人脸埋进她颈窝,回应声模模糊糊,呼出的热气在她颈间轻挠。她不得不离他远些,途中用右手整理耳旁的碎发,实际却在试探面颊是否因发红而温热。之后,她转过身子,取出包内的围巾扔向太一,赌着气向前迈了两步。对侧之人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不妥,略显尴尬地笑了笑,用红黄相间的格子围巾包住半张脸,最后试探性地向她伸出了手。

是否应该原谅他呢?武之内空偷偷地想,但两手相握的瞬间,她就不去在意其他的事了。也许这就是恋爱带来的错觉吧?如此轻易地原谅对方,又如此轻易地献出自己的吻。纠缠不清的舌头传递出新的情感,这一定是需要好好品尝的,所以最后,她也舍弃掉了羞耻心,任凭那一处又一处湿漉漉的积水,反射出令人羞涩的画面。

「ひまわり。」

P1 タケル


P2 声优梗(阿空的妈妈声优是藤田淑子桑,也就是太一的声优啦~)

(这张只是个声优梗并没有cp向。而且不好意思我不吃太娜,请不要留下太娜相关的评论,我会删掉的,谢谢

P1 タケル

 

P2 声优梗(阿空的妈妈声优是藤田淑子桑,也就是太一的声优啦~)

(这张只是个声优梗并没有cp向。而且不好意思我不吃太娜,请不要留下太娜相关的评论,我会删掉的,谢谢

芷冰月寒

太空(太娜)去暗中看孩子
光子郎的妈妈也很可爱啦

太空(太娜)去暗中看孩子
光子郎的妈妈也很可爱啦

芷冰月寒

注意和空(和娜)的cp感从这里看出
ps大三角其实还是摆着吧

注意和空(和娜)的cp感从这里看出
ps大三角其实还是摆着吧

芷冰月寒

美美一直很好看~
素娜一直都很好~

美美一直很好看~
素娜一直都很好~

瓜瓜的喜欢

宫崎步&AiM《アイコトバ》

专辑封面和封底。

因为这张专辑里有三张碟,网易云音乐只有前面的。

其实AiM还有一首《恋衣》,步叔也有一首。我忘了叫啥

宫崎步&AiM《アイコトバ》

专辑封面和封底。

因为这张专辑里有三张碟,网易云音乐只有前面的。

其实AiM还有一首《恋衣》,步叔也有一首。我忘了叫啥

兔子草

【数码宝贝tri】东京电视台ver. DAtri九人组

第二章刚出的时候看了前两章,最近才想起来于是补了一下,十分后悔。

【八神太一】勇敢的领导者
虽然随时可能丧命,但总是能坚定不移地带领队伍走向胜利。然而当发现数码宝贝会造成极大破坏、别人也可能丧命、政治方面数码宝贝会被抵制这些属于战后烦恼的问题的时候,立刻陷入长期的迷茫犹豫的剧情杀,直到编剧拖不下去了才能找回勇气。
明明拥有本体护目镜都不需要解释,却因为剧本,非要从光子郎处获得一幅可以观察肉眼也能看到的错位的本体,而看起来这个功能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他和阿和在摩天轮上谈一次心。
出于剧本给的神奇记忆力,记不住三年前从屏幕里掉出蛋、床被撑坏、半夜跑出门找妹妹、差点被桥砸死、吹哨唤醒重伤的巨型暴龙兽的...

第二章刚出的时候看了前两章,最近才想起来于是补了一下,十分后悔。

【八神太一】勇敢的领导者
虽然随时可能丧命,但总是能坚定不移地带领队伍走向胜利。然而当发现数码宝贝会造成极大破坏、别人也可能丧命、政治方面数码宝贝会被抵制这些属于战后烦恼的问题的时候,立刻陷入长期的迷茫犹豫的剧情杀,直到编剧拖不下去了才能找回勇气。
明明拥有本体护目镜都不需要解释,却因为剧本,非要从光子郎处获得一幅可以观察肉眼也能看到的错位的本体,而看起来这个功能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他和阿和在摩天轮上谈一次心。
出于剧本给的神奇记忆力,记不住三年前从屏幕里掉出蛋、床被撑坏、半夜跑出门找妹妹、差点被桥砸死、吹哨唤醒重伤的巨型暴龙兽的一系列事件,空不戴帽子后没有任何反应,美美表示专程回国看他的球赛也没有任何反应,却能记住六年前的暑假找阿和组队刷怪的时候对方所处的岛根没有电脑,并在脑内闪回手牵手被射爱之箭的回忆。
前四章里与阿和疯狂互动,后面一章半里却宛若不认识。对阿和怕鬼的设定视若无睹,连玩笑都不开,即便脱队行动接近一整章后,面对挂着他护目镜的阿和也没有任何话说。最后却在阿和有一点点被吓到的时候碰了碰他的手背,宛若BL番被强行掰直后一不留神又弯回去的男主。
虽然下定决心以杀猫拯救世界,但却非要让奥叔亲自动手,似乎觉得把猫逼成究极体的杰斯兽杀不掉猫,却能挡住被编剧削了挂的法姐。
看似是个凡人,但掉落深渊后,老师浑身鲜血他却毫发无伤,甚至能抓着亚古兽和芽心扑出五米开外。
最后在给芽心打电话时莫名脸红,似乎有些感情线的暗示,然而考虑到他和芽心六章加起来好像都没有说够二十句话,果然还是官方在拉郎吧。

 

【石田大和】看重友情的高冷男神
拥有技能友情破颜拳,当与太一的友情达到瓶颈期时,轮流重击对方面部,可开启两人友情的新阶段。在太一迷茫犹豫的时候,此招甚至可以立刻唤醒对方。但在tri中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捷径。
官配明明是空,但却总是出现在任何能与太一碰面的地方,包括但不限于太一途经的水族馆、木偶兽的逃亡路线、tri里任何能让他与太一独处的场合如摩天轮前、夕阳下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太一会走进的桑拿房、太一骑自行车的路上(甚至阿和还配备了红橙配色的头盔)、便于壁咚的走廊和太一家楼下。
说着代表友情,但在男浴室看到女孩子后却自动向后退并把太一关在了门外拒绝面对现实。
出于剧情需要能轻易洞悉太一的想法,并把话说得宛若两人在闹分手,同样出于剧情需要完全不会哄妹子,即便面对官配也像傻子一样看不出她在不开心些什么。
具有极高的颜值,小学五年级即被开跑车的御姐调戏,脖子上挂一个极其不符合他气质的护目镜后,也奇迹般没有被太一吐槽。
五年级时一个人抱着独角兽单刷异世界,tri里却突然怕起了鬼。
一直以来被认为口琴才是本体的角色,在tri里终于进入数码世界准备找回羁绊时,却不知为何,相信自己不带搭档最喜欢的本体还依然能够攻略害羞的搭档,于是空手入境。
面对最重要的搭档的幼年期,小的时候会一直抱在怀里,tri里却宁可让其跳过足有两三个独角兽那么宽的深渊,直到最后一战结束后才肯勉强抱一下(还要让独角兽自己跳一米多高)。
重视友情的他会把所有被选召的孩子划入队伍,即便他和芽心最大的互动就是把她按在地上两次,他还是反对太一的杀猫战略。而在当上队长后,几乎立刻领会了太一的心情,转变立场决定杀猫。

 

【武之内空】充满令人不解的爱的女主角
因为怀疑太一嫌自己戴帽子不好看而与对方闹了一整个剧场版的别扭,却在圣诞节前送给阿和亲手烘焙的蛋糕。在照片里疑似与阿和约会后,在气浪中下意识躲在了太一的背后。美美说到“太一和阿和都变成小帅哥了呢”时立刻害羞,为阿和的演唱会和太一的足球赛伤透脑筋,说着“两个都不去算了”却还精心打扮出门,之后反倒把太一和阿和关进同一个摩天轮舱,希望他们自主地能达成共识和好,并积极主动地撩起了芽心。
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在第四章中,通过完全和与比丘兽关系好坏成正比的心情曲线,来揭示比丘兽才是她此生唯一真爱,并且发出“你们两个就顾着吵吵吵,一点都不关心我”的毫无逻辑、后果或意义的指控。
明明是肉体凡胎,结果穿着短裙被太一和阿和一起按在地上却毫发无伤,被机械邪龙兽咣咣撞冰山宛若摔了一跤,圣诞节呼出白气却还光着腿到处走……

 

【泉光子郎】求知欲极强的技术宅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吐槽的地方,大概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在坚持干正事的吧。哪怕他的感情线在第五章毫无理由地断掉了并且没有任何解释。
有着六个显示器,上面却翻来覆去地只显示那几个对话框。作为技术担当,从头到尾都没有向观众解释以高(1)和低(0)为基础的二进制设备里凭什么能看到2而非更多的1。
但在其他所有人都被编剧降智后,我们也只能靠他来拉动剧情了。

 

【太刀川美美】纯真的万人迷
说着专程回来看太一球赛,扭头就调戏起了光子郎,与阿丈在雨里谈心,和阿和在教室斗嘴……然而她选择攻略的对象却是芽心,一周目通关带胶布。
被编剧安排负责活跃气氛的可爱迷人角色,最大的贡献是攻略把芽心拉进队(我为什么要说得好像这是件好事一样)。
除了自己当主角的第二章以及编剧觉得“不如让光美发个糖吧”的突然互动,都被边缘化得十分惨烈,惨烈到即便我想要吐槽些什么都找不到镜头的地步。

 

【城户丈】悲催的应届生
作为毕业届,在三年一代的剧本里备受攻击,虽然是有女朋友的现充,但遗憾的是从头到尾连女朋友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都没有介绍过,也难怪根本没有人相信女朋友是三次元生物。
前两章里各种为升学考试苦恼,结果后四章唯一能让人想起他是应届生的只有一句“这肯定会影响升学审查的吧”。
具有惊人的适应力,无论抵达数码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都能立刻反应过来该干什么,然而在太一带头抱着亚古兽跑路的时候一言不发地跟上了。

 

【高石岳】撩妹的希望
约了女孩子去看哥哥的演唱会,却关心小光是不是吃醋了。为演唱会取消而道歉的电话正片里就打了两个,令人忍不住开始怀疑他到底邀请了几个女孩子。
撩妹技能满点,哄阿空的段数比太一和阿和加起来都要高,但不知为何第四章里,作为对女孩子心事最敏感的男性角色对阿空的苦恼毫无反应,仅在ppt里负责给观众喂一口童年BG。
对自家哥哥各种花式表白,每一次都要把阿和说到害羞,重启后当场趴在阿和怀里嚎啕大哭,看似感情深厚,却在太一掉线后对阿和却毫无关心的举动。
在有他戏份的时候,面对阿空、美美、芽心都堪称直球小王子,唯有在小光面前却十分含蓄内敛、绅士温柔,令人不得不怀疑他作为02编剧,是否隐瞒了自己和小光HE的事实。

 

【八神光】设定毁灭之光
作为光的代名词,一直以来都对黑暗极度敏感;作为DA里最后一个出场,发烧了好几集的主角,给人留下了纤细脆弱的印象;作为被岳君大吼“太一、太一,你什么时候能不再需要你哥哥的保护啊”的女孩子,也的确符合兄控的定义。
于是五岁冒着生命危险追着巨型亚古兽到处跑;八岁为了保护朋友主动亮明身份、点亮徽章,面对吸血魔兽毫不犯怵,哪怕命在旦夕也正面嘴炮、完全不虚,首战就死了队友还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十一岁更是把光带到了黑暗之海;十四岁反对恒常性牺牲猫的想法,甚至把其逐出体内的光——在欧尼酱掉线之后,作为设定上的纯白角色,非但没有坚持欧尼酱的想法继续发光、拯救世界,甚至还被编剧强改设定黑化了。
最令人费解的是,最后半章又突然病倒,在和迪路兽几句台词、太一重新登录后,又开始象征光。拥有光明徽章的真的不是发烧?

 

【望月芽心】做了什么孽居然要在tri里登场
为了把四章剧情拖到六章而不得不登场,什么都没有干的倒霉角色:随身携带一只无论体型、物种、还是进化阶段都在和人气最高的猫咪迪路兽撞设定的病毒源虎斑;在战场上唯一能起的作用是被太一或阿和按在地上或者水里;作为被选召的孩子,唯一拥有的技能就是大部分成长期数码宝贝都会的点火,为了使这个技能派上用场,编剧还特意安排了她和与搭档闹别扭的阿空一队,看似合理却完全罔顾比丘兽会找吃的当然也就会点火的事实;一口气懦弱了四章多后,终于决定让自己的猫咪从恐惧中解脱,而解决方法居然是找太一和阿和,以便让奥叔登场;在四个皇骑级战力巅峰对决时突然冲出去,此举除了能让太一强行掉线外更是找不出任何意义;结尾回到家乡却还要硬刷一波存在感,强凑CP,生怕还不够招黑。
虽然和美美、阿空的日常线里,芽心表现得十分可爱,但在tri这部前一半卖情怀后一半崩人设、强行添加成年人牺牲思想、剧情一塌糊涂、甚至根本不肯解释“为何在DA结局的爆炸重启后,启示录兽还有碎片存留”的作品里登场,本身就注定了她悲催的招黑体质;更不要提她没有徽章这一重要人设说明道具了。
然而虽然编剧有故意让她背锅的嫌疑,但因为使用的手段过于浅显,绝大多数的差评依然针对一团糟的剧情,以至于连替编剧背锅都做不到。
(笔者其实有个想法,如果芽心根本没有被选召,她没有神圣计划,和缅因猫兽有的仅仅只是朋友间的羁绊,那么tri这个故事或许会好看很多。)

 

云中一点墨

幸福(数码宝贝太娜同人

    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是最适合用来象征自己的?


    勇气?呵呵,一个不敢说爱,不敢跟心爱之人告白的人也配得上勇气这个词吗?


    依我看,我只不过是个懦弱的胆小鬼而已。


    如今他们成婚了,而我只能在身旁默默地祝福,真是可笑呢。

                   ...

    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是最适合用来象征自己的?


    勇气?呵呵,一个不敢说爱,不敢跟心爱之人告白的人也配得上勇气这个词吗?


    依我看,我只不过是个懦弱的胆小鬼而已。


    如今他们成婚了,而我只能在身旁默默地祝福,真是可笑呢。

                                                                 ——前言


    半个月前——


    “太一,我和阿和要结婚了。阿和他拉不下脸来请你作伴郎,所以今天我特地来一趟。”


    我看着空一脸幸福的模样,面上虽挂着笑心里却五味杂陈。


    “哈哈,空大小姐亲自到来请我作伴郎,我怎么可能不去呢?”压抑着心里的情感,我故作常态。

       

    “太一,你记得要提前到……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看着她站在走廊上的背影,我不由得自嘲自己的懦弱。我感觉自己的胸膛被这份难解的感情压抑的难受,好像就要炸开似的。


    此时此刻,我好想不顾一切的上前拥住她。将她抱在怀里,诉说着自己的感情。好想告诉她……


    “太一?”


    回过神的时候,她合上了手机盖。而我却发现自己,已经自动到了她的身后。


    “啊,没什么。只是看你的聊这么久,那人是不是我们的准新郎官啊?”我戴上了只在她面前露出的假面,调侃道。


    我话一说完,就顺利的瞧见了她脸上的红晕。我说不清我现在心里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只觉得好累。总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


    我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攥紧了拳头,手传来的痛觉无时不刻的提醒我什么是现实。


    八神太一啊八神太一,你还在痴心妄想些什么。她已经是阿和的女人了,你为何还要想这些!


    我喘了口气,平复了心情,对还在一旁红着脸解释的她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到时候一定会提前到的,你放心吧!阿和想必是等你等急了,你快去吧!”


    说完,我顺势推了推她。就如十年前的圣诞夜,我推她要她去阿和那里一般。


    “说好了,你一定要到哦!”她生怕我到时候不来,先前走了几步后又回头叮嘱着我。


    “一定!”我大声地回应着她。


    她得到我的回答后走的很决然,等不及似的跑向电梯。


    我明明不想再投入自己这个无望的感情中,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行动,内心还残留着不必要的侥幸。


    靠近走廊的围墙,低头四处找寻着她的身影。果不其然,在一辆敞篷车上寻得了她的踪迹。而在她一旁戴着墨镜的男人,我自是认得。


    只见二人先是不知何原因,争吵了一番。最后,以二人的热情拥吻而结束。


    此时的我早已没了继续观看下去的心情,闷闷的房。关上防盗门后,我突然没了走路的yu望。整个人的身体都倚在门面上,随后随着地心引力缓缓滑下。


    ……


    半个月后,我穿着她亲自送来的晚礼服到了现场。说实话,当时的场景很是壮观,在瞎逛的同时也遇到了不少熟人。


    “看,接新娘的车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连忙蜂拥而至。我立刻上前以伴郎的身份开了车门,我立在一旁看着穿上婚纱后无比美艳的她,心还是不争气的鼓动起来。就这样,我一路神游到了礼堂。


    “石田大和,你愿意……”接下来的说词,我倒是没怎么注意到了。我与其他伴郎伴娘一同站在红毯过道旁,与其多看一眼增添一份内心的苦楚,倒不如不看选择自我麻痹。


    “我愿意……”


    空的回答,瞬间摧毁了我心里的那一丝丝小侥幸。突然间,感觉胸口前所未有的痛苦席卷而来。


    说实话,我现在头晕目眩,胸口闷的生疼。我也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单方面的恋爱失败,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随着与新人四处奔波,我的不适感越发的明显了。我只感觉眼前的景象越发的模糊,手上和脚的动作也越发的迟钝。


    “太一,太一……”是谁?是谁在叫我?


    “不好了,阿和,快叫救护车!”


    ……


    在一片黑暗和混乱中,我又听到了空的声音。


    我听到她在指责我只顾的工作,不能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我听到她还说:就不信我这个工作狂日后还能娶到老婆。


    日后娶老婆?呵呵,我爱的就只有你一个,你已嫁给了他人,我又何来娶妻之说?


    心底一阵凄凉。


    认了,我八神太一认了!


    ……


    初次在病房里醒来,一眼就看见了刚合上房门的空。我愣了愣,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只见她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太一,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对她笑了笑:“还好啦!就是有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可能有点贫血。”


    “什么叫有点贫血,你都搞得自己进医院了!”嗯,没错。空生气了,接着她就如以前一般好好的教导了我一顿。我在那教导的过程中,毫无抵抗能力,只能说是。


    “话说,你来这里这么久,阿和那小子不会吃醋么?”见空待在这里半天了还没有回去,我要死的问了一句。


    “他啊,最近几天都在开演唱会。忙得很,可没时间吃醋。”


    呵呵,原来如此。


    “空,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我紧紧盯着她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钻戒,我说出了这十年来一直想问的问题。


    “当然啦!有太一你们这些朋友在,我和阿和现在也算是修成正果了。你说怎么可能不幸福?”


    是啊,怎么可能不幸福?我在你的心中果真只是朋友,也罢也罢。我的感受什么的其实也无所谓了,只要你幸福就好。


    我缓缓地靠在床上,说:“那你要一直幸福下去……”


蜜瓜

无猜

【5·钥匙】


正在聚精会神在自己公寓里打电玩的太一听见手机响,不耐烦地皱眉咂嘴,谁呀,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太一手里依旧熟练地操作着游戏手柄,用大长腿把放在远处地上的手机勾了过来。


来电:武之内素娜。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素娜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想到这里,太一也不管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游戏了,赶紧放下手柄将电话接通。大半夜的,她一个女孩子,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心脏砰砰撞击着胸膛,暗自祈祷着不要是发生了什么危险的事。


“喂,素娜?”

“太、太一……那个……”素娜断断续续地说着,口齿不清,“可以……可...

【5·钥匙】

 

正在聚精会神在自己公寓里打电玩的太一听见手机响,不耐烦地皱眉咂嘴,谁呀,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太一手里依旧熟练地操作着游戏手柄,用大长腿把放在远处地上的手机勾了过来。

 

来电:武之内素娜。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素娜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想到这里,太一也不管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游戏了,赶紧放下手柄将电话接通。大半夜的,她一个女孩子,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心脏砰砰撞击着胸膛,暗自祈祷着不要是发生了什么危险的事。

 

“喂,素娜?”

“太、太一……那个……”素娜断断续续地说着,口齿不清,“可以……可以麻烦你来接我回去吗?我在伊藤居酒屋……那个……我啊……嗯……好像有点喝太多了呢……太一……”

“喝醉了吗?你怎么回事啊!”太一一听,立即起身去穿衣服,“你等着啊,我马上过来,你就待在那里别动。等着啊!笨蛋……”临出门,他想了想,又回房间拿了一件外套为素娜预备着。这家伙真是……

 

工作后时常有些应酬,也需要喝酒,这没什么。但素娜这么克制的人竟然也喝醉,可真是少见。再说了,太一觉得素娜酒量还挺好的。这次看来是真的喝太多了。太一发动了车子,暗自庆幸刚刚没有一边打游戏一边喝啤酒,不然就不能开车去了。

 

到了伊藤居酒屋,素娜一个人坐在玄关的座位上,闭着眼靠着墙休息。脸上因为喝酒而形成的红晕,让她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格外楚楚动人。素娜酒品很好,就算喝多了也不会乱来,反而是安安静静的。

 

“素娜,我来了,你没事吧?”太一 走上前去,心疼地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

“太、太一……嗯,我没事。”素娜闻声抬起头,眼睛和嘴角都弯弯的,氤氲的酒气在她眸中轻盈地徜徉着。她以这样的眼神望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竟令他脸上也跟着起了红晕,但并不是因为酒。

 

居酒屋在小巷子里,离太一停车的地方有一段距离。已经是初秋的九月了,夜里凉风习习,吹在两个人都泛红的脸颊上。明明成为男女朋友已经四个月了,不知怎的却还是会有点害羞。两个人平时忙于工作,约会见面的频率并不高。只是每天坚持着传简讯、打电话这样。所以,两人的关系也没多大进展。巷子里的灯光不算明亮,太一想着要是素娜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女孩子走在这里,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还好她给自己打电话了。

 

她神志还很清醒,只是走路歪歪扭扭,画着搞笑的“z”字型。太一搀着她,她穿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跌跌撞撞。好不容易上了车,素娜紧绷着的神经似乎也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好像要睡过去。

 

“真是的……”太一小声嘟嚷着,俯过身去帮她系安全带。

太近了。他甚至听见她稍微有些重的呼吸声,熟悉地柑橘味香水混杂着酒气,竟是如此诱人好闻。太一没有忍住,亲亲闻了她一下。素娜感觉到了,只是笑笑,那抹笑意是如此甜蜜醉人——

 

“那我们回家咯。”太一放低声音柔声道,心中柔软而又安静。

 

翌日素娜在太一的公寓中醒来,太一已经出门上班去了。素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竟然是穿着他宽大的T恤和短裤入睡的——这——难道?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沙发上堆得乱七八糟的被子,素娜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想什么呢,太一怎么会是那种的乘人之危的人呢?

 

茶几上有一张便条,是太一留下的,上面还压了两把钥匙——

“素娜早安!希望你没有宿醉头痛,上班不要迟到太久。这是我公寓的钥匙,其实我公寓离你上班的地方更近,下次加班晚了或是在附近有应酬,不嫌弃地话就到这里来住吧。

 

八神太一”



笑面宅Luo.

『DA20周年』

看到这次的20周年新剧场版的人设我就安心了!

TRI.当时的人设是什么鬼啊!(剧情也各种失望)

希望这一作的剧情不要shi……

『DA20周年』

看到这次的20周年新剧场版的人设我就安心了!

TRI.当时的人设是什么鬼啊!(剧情也各种失望)

希望这一作的剧情不要shi……

杂食动物

TS极限圣诞超短贺

她等待着开始,而他等待着结束。

今天是圣诞节,他们对此心知肚明。八神太一打开门的时候,妻子正从洗衣房里出来,向他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相似的一天,但又有哪里不一样。桌上多了只诱人可口的火鸡,旁边还有块装饰得可爱的奶油蛋糕。他们对这一天心知肚明,但又各怀着小小的心思,在桌前吃完一餐。

饭后的电视里播放着圣诞特别节目,街头采访的视频中偶尔会掠过熟悉的影子。“美、美美那个超羞耻啊啊啊啊”好像有特别熟悉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出来了,身旁的空抬起低垂的视线,却只看见换了台的屏幕上用动画做出来的闪闪发亮的天空,以及零星飘落的雪花合唱着圣诞快乐。热度附上她的手,她眨了眨眼,张开五指同那热度相扣,然后感受到仿佛...

她等待着开始,而他等待着结束。

今天是圣诞节,他们对此心知肚明。八神太一打开门的时候,妻子正从洗衣房里出来,向他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相似的一天,但又有哪里不一样。桌上多了只诱人可口的火鸡,旁边还有块装饰得可爱的奶油蛋糕。他们对这一天心知肚明,但又各怀着小小的心思,在桌前吃完一餐。

饭后的电视里播放着圣诞特别节目,街头采访的视频中偶尔会掠过熟悉的影子。“美、美美那个超羞耻啊啊啊啊”好像有特别熟悉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出来了,身旁的空抬起低垂的视线,却只看见换了台的屏幕上用动画做出来的闪闪发亮的天空,以及零星飘落的雪花合唱着圣诞快乐。热度附上她的手,她眨了眨眼,张开五指同那热度相扣,然后感受到仿佛早已在燃烧般的、某种小巧精细的物体。

她突然笑起来,身旁的人似乎有些难堪,选择走向夜幕中闪闪发亮的落地窗。八神空慢慢地从抽离支柱后躺倒的沙发上起身,戴上掌心里浸润汗水的饰物,整理好颈侧的碎发后熄灭了灯光。夜晚的气息胜过节日气氛,撩拨起他胸中的火焰,但在不分彼此之前,他选择附在她耳边细声低语。

“很适合你。”

原来他也等待着开始。


——没了!总之就merry Christmas!吧——

瓜瓜的喜欢

阿空,你的巧克力真的不是给太一的吗?

后来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样问。结果,太一把阿空推给了大和。

有人说,最后一张图,太一的手抓紧了拳头~~~~

阿空,你的巧克力真的不是给太一的吗?

后来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样问。结果,太一把阿空推给了大和。

有人说,最后一张图,太一的手抓紧了拳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