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武侠

16.5万浏览    22748参与
连杰影视
破局锦衣卫:平平无奇小衙役,却有惊心动魄的一天
破局锦衣卫:平平无奇小衙役,却有惊心动魄的一天
连杰影视
破局锦衣卫:女主带头开团挽救一个朝代,谁说女子不如男
破局锦衣卫:女主带头开团挽救一个朝代,谁说女子不如男
连杰影视
破局锦衣卫:女衣卫破谜团除奸臣,展现不一样的武侠世界
破局锦衣卫:女衣卫破谜团除奸臣,展现不一样的武侠世界
暖木条荚蒾影视
破局锦衣卫:打开上帝视角,看锦衣卫神箭手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破局锦衣卫:打开上帝视角,看锦衣卫神箭手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晓音看影视
破局锦衣卫:我国舅爷出来混,还没怕过谁,你是第一个
破局锦衣卫:我国舅爷出来混,还没怕过谁,你是第一个
创创影视剧
破局锦衣卫:铜矿暴乱、大臣被害,究竟谁才是背后主谋
破局锦衣卫:铜矿暴乱、大臣被害,究竟谁才是背后主谋
晓音看影视
破局锦衣卫:女锦衣卫为护家国重出江湖,且看她如何护卫江山
破局锦衣卫:女锦衣卫为护家国重出江湖,且看她如何护卫江山
暖木条荚蒾影视
破局锦衣卫:古代版魅影特工,带你细品剧中欢乐细节爆笑不断
破局锦衣卫:古代版魅影特工,带你细品剧中欢乐细节爆笑不断
创创影视剧
破局锦衣卫:任凭朝廷黑暗,也阻挡不了捕快有理想
破局锦衣卫:任凭朝廷黑暗,也阻挡不了捕快有理想
黄脉葵影视
破局锦衣卫:侠女出山却深陷骗局,看她强弓箭弩燃爆全场
破局锦衣卫:侠女出山却深陷骗局,看她强弓箭弩燃爆全场
常绿荚蒾影视
破局锦衣卫:揭秘官场上的黑暗,正义伙伴能否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破局锦衣卫:揭秘官场上的黑暗,正义伙伴能否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晓音看影视
破局锦衣卫:皇后亲弟为谋逆竟损招百出,真是家贼难防啊
破局锦衣卫:皇后亲弟为谋逆竟损招百出,真是家贼难防啊
连杰影视
破局锦衣卫:意外深陷朝堂阴谋,看“女特工”沈双如何智破困局
破局锦衣卫:意外深陷朝堂阴谋,看“女特工”沈双如何智破困局
暖木条荚蒾影视
破局锦衣卫:本想着是我升官发财的机会,不料却被卷入麻烦之中
破局锦衣卫:本想着是我升官发财的机会,不料却被卷入麻烦之中
公子小道

问情剑. 一百五十 楚留香&叶孤城.风烟难平爱恨不休

风烟开阔。

江畔小路。

晨曦还恍惚,天边卷云滚雾拥簇,一路蔓延低垂至水天的边际,满江的冷雾就清清冷冷,虚虚茫茫地沸腾起来。

一个瘦高身影正负手而立,一动不动站在江边,江畔的水雾已将他的衣发氤润,他整个人似也隐匿在这迷离梦幻的水雾之中。

他仿佛已在此处等候良久。

风雾微颤。

他忽然转过身来,眼里露出一丝讥讽笑意,低沉道:“你先下去。”

金九龄抬头瞥了一眼宫九冷酷神色,拱手答是,转身退了下去。

日光迟迟未起,云雾袅袅波动,江水渺渺流淌。

一个白衣人面若冰霜,拂云拨雾,缓缓朝宫九走了过来。

宫九双目似针,直直刺向来人,忽然一笑,声音却是说不出来的冷酷和自负,阴雨般渗入四周凄清...


风烟开阔。

江畔小路。

晨曦还恍惚,天边卷云滚雾拥簇,一路蔓延低垂至水天的边际,满江的冷雾就清清冷冷,虚虚茫茫地沸腾起来。

一个瘦高身影正负手而立,一动不动站在江边,江畔的水雾已将他的衣发氤润,他整个人似也隐匿在这迷离梦幻的水雾之中。

他仿佛已在此处等候良久。

风雾微颤。

他忽然转过身来,眼里露出一丝讥讽笑意,低沉道:“你先下去。”

金九龄抬头瞥了一眼宫九冷酷神色,拱手答是,转身退了下去。

日光迟迟未起,云雾袅袅波动,江水渺渺流淌。

一个白衣人面若冰霜,拂云拨雾,缓缓朝宫九走了过来。

宫九双目似针,直直刺向来人,忽然一笑,声音却是说不出来的冷酷和自负,阴雨般渗入四周凄清的冷雾中,低低道:“叶城主,你终于来了。”

叶孤城冷瞟了一眼宫九腰间,睥睨寒声道:“拔你的剑!”

宫九眼若利刃,瞥过叶孤城手中利剑,又轻描淡写剜过叶孤城露在衣外的脖颈肌肤,慢慢游移至那张冷彻的面容上,眯了眯眼,阴恻恻道:“你想杀我?”

叶孤城冷冷笑了。

宫九紧盯着叶孤城星寒双眼,脸上隐有几分古怪扭曲的颜色,显得他阴寒的面容更为渗人,他阴森森地笑了起来:“又是为了那个楚留香?”

叶孤城却未回复,他冷冷一笑,道:“是你引来的锦衣卫?”

宫九用手拂过下袍衣摆,倾身上前一步,缓缓张唇道:“是我。”

他又凝视着叶孤城面容,冷嗤道:“叶城主,你莫不是和楚留香待久了,快忘记了自己究竟是谁!”

叶孤城面已森寒。

宫九轻轻一笑,目光如蛇般在叶孤城裸露光洁肌肤上黏腻游动,声音愈阴沉道:“我这是在帮你。”

他的笑又骤然凝固,眼光更幽冷,幽幽沉声道:“帮你找到自己应有的位置,毕竟……”

叶孤城双目却如寒风似地扫向了宫九,断然道:“拔你的剑!”

宫九面色一僵,眼里已燃起了黑火,他的手徐徐向腰间摸去。

叶孤城冷冷地看着他。

江阔云低,四面一片凄清,倏忽有剑光荡起,游龙飘雪般滑过浩渺江面,激起层层波浪,气势凌空便朝叶孤城横扫而来!

猝然间寒气逼人,

银光乍现,

江畔白雾中掠起一线动魂心魄的寒光!

紧随而来便是一阵清冽的碎金折玉之声,

碰击的剑气将江上激起的水瀑迸散成一片延绵银色水雾!

四周的松风也迭荡起起起伏伏的波涛。

叶孤城反手抽剑,横胸一挡,抬眸看去,正见宫九一脸阴戾,已是逼近了自己近前。

宫九手持利刃,阴阴一笑,抬眼盯视着近在眼前的冰寒面容,身体稍稍前倾,凑到那玉白耳旁,似喟叹若威胁道:“叶城主,你猜,楚留香现在在哪里呢?”

叶孤城瞳孔骤缩,面色一白,闭了闭眼,冷瞥向宫九,冷笑道:“与你何干?”

宫九目光一寒,笑意渐失,转眼逡巡向叶孤城冷锐面容,又缓缓向下,慢扫过那紧闭冷漠双唇,白皙修长脖颈,眼中幽火渐盛,喃喃道:“也好。”

他目光一黯,忽得阴笑,抬头黏视住叶孤城凝寒双眸,幽幽叹道:“正好,我也早想尝尝,这天外飞仙的滋味。”

叶孤城面色瞬变。

江面却陡然涌起冲天巨浪,

宫九手腕一抖,手中剑光凛然,平身飞纵七尺,瞬即如风就浮到了腾跃江水之上,浪急潮涌之间!

他偏头瞥过手中清光软剑,遥遥望向岸上白色身姿,凝注叶孤城双眸,冷酷一笑,低低传音道:“叶城主,今日就让我看看,你我二人,究竟是鹿死谁手!”

水雾清寒,晨光幽邃,照见叶孤城掌下剑光沉凝,洌洌如星辰流转,滟滟似月华披拂。

叶孤城冷冷一笑,握紧剑柄,纵身一跃,随波踏浪而上,往宫九处飘去了。

 


久木平美

疾风劲草 第五章

(衡国邯安街头)

     “愣着干什么,胜之不武也要把他给我打个半死!你们十几个还怕他一个不成?”态度令人不爽的富家公子看着自己的手下说道。

    “天宣你靠后一点,以免波及到你。”甏鏖一反常态的温柔说道。

    欧阳天宣呆呆的应了一声,随后后退了好几步。

    欧阳天宣刚退开,甏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一拳。走在最前面的人甚至还没有作出防卫,便被打倒在地。...


(衡国邯安街头)

     “愣着干什么,胜之不武也要把他给我打个半死!你们十几个还怕他一个不成?”态度令人不爽的富家公子看着自己的手下说道。

    “天宣你靠后一点,以免波及到你。”甏鏖一反常态的温柔说道。

    欧阳天宣呆呆的应了一声,随后后退了好几步。

    欧阳天宣刚退开,甏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一拳。走在最前面的人甚至还没有作出防卫,便被打倒在地。

    “对于不讲道理的家伙,我一般都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你们自己小心了。”甏鏖笑道。

    “还有心情关心别人,让我来跟你过过招。”一个穿着与其他人不一样的长发男人从十几个人身后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一副盔甲。看样子应该是这个富家公子的护卫。

    护卫在走进甏鏖身旁后迅速挥出一拳,甏鏖侧身躲过,随后使出一记扫堂腿。那护卫反应也倒灵敏,立刻跳起身来躲过。但那护卫刚落地就感到了一阵寒意,因为一只拳头现在正停在他的下巴正下方。

    什么!他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护卫对甏鏖的速度感到吃惊。但他干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因为谁太仁慈而感动过。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打算停手。

    只见他一歪头,随后弯腰攻向甏鏖腹部。但他还没有得逞,后脑就传来了刺痛。

    “练武之人留着长发一定很不方便吧?”甏鏖拽着他的头发笑着问道。在那护卫惊愕之时,甏鏖用手刀砍向他的后脖颈,那护卫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反应速度也能这么快。

    “还有人要打吗?”甏鏖收起笑容问道。

    “一群饭桶,他再厉害也就一个人而已,给我打他!”富家公子再次命令道。

    余下十几人一拥而上,而甏鏖在十几人的围攻之下尽显从容,这些毫无规则的攻击总是能被他看穿,然后卸力反击。一轮攻击下来,甏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因为大多数攻击都被卸去了力量,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反观那十几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有人的手腕手臂脱臼了,还有人伤到了筋骨,一时之间根本站不起来了。

    “不过是些市井无赖的打法,空有一身蛮力可是打不赢我的。”甏鏖看着眼前目光呆滞的富家公子笑道。

    那富家公子看着自己的人倒了一地,也不敢继续生事,只能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的撤出了人群。

    “天宣,走,我们回家。”甏鏖笑道。

    “可是兄长……”欧阳天宣还想说什么,但是被甏鏖的下一句话噎住了。

    “虽说是衡国都城,但你一个弱女子在这乱糟糟的街头多不安全。不要推脱了,就暂时住在我那里好了,况且我还有事想要请教你。”甏鏖看着欧阳天宣水灵灵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这就是之前师父跟我说过的,男人的魅力吗?

这种无法拒绝的感觉好奇怪,但又好安全。欧阳天宣抬头看着甏鏖的脸,随后小声答道。

    “那以后就多多劳烦兄长照顾了。”




(衡国邯安,宁将军府)

   “还请叔父为孩儿出一口恶气,那甏鏖不仅打了侄儿的护卫,还口出狂言欺我宁家无人!”白天时被甏鏖教训的宁阳(富家公子)正在向端坐在椅子上的将军宁麟哭诉道。

    “这个甏鏖,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宁麟生气的拍案而起,随后冷笑道。

    “侄儿莫急,叔父有办法让他身败名裂!”

    话说宁麟并不是个糊涂人,但是奈何宁阳一通添油加醋,硬是把他蒙在了鼓里。

    

青铜杜鹃

【猫鼠】那片江湖笑(26)

26

话浪终于渐渐平息,众人饮酒的饮酒,喝茶的喝茶,重又将注意放回燕舞莺啼的台上。只有熊三毒憋红的脸依旧腾腾如烧,那被羞辱的气堵在胸口,是嚼也难受,吞也不甘。

这时,一个伙计手捧好大一只托盘,上头三盆新出炉的烧鹅,金黄诱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他瞅着烤鹅,嘴边浮起一抹笑,装模作样将眼神往屋顶飘去,待伙计经过旁时,却突然脚下精准出击,一下就把人绊了个五体伏地。

三只鹅子决计想不到,此生还有再扑腾一次的机会,忽的如砲石蹦起,一只只争着抢着朝顾屏水飞去。

顾屏水眼皮也不动一下,只稍稍侧身,微抬右肩,反送出左臂,回定身时右掌轻抚一下,三只烤鹅就被原路打回。其中两只一前一后,撞在熊三毒脸上、腹上......

26

话浪终于渐渐平息,众人饮酒的饮酒,喝茶的喝茶,重又将注意放回燕舞莺啼的台上。只有熊三毒憋红的脸依旧腾腾如烧,那被羞辱的气堵在胸口,是嚼也难受,吞也不甘。

这时,一个伙计手捧好大一只托盘,上头三盆新出炉的烧鹅,金黄诱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他瞅着烤鹅,嘴边浮起一抹笑,装模作样将眼神往屋顶飘去,待伙计经过旁时,却突然脚下精准出击,一下就把人绊了个五体伏地。

三只鹅子决计想不到,此生还有再扑腾一次的机会,忽的如砲石蹦起,一只只争着抢着朝顾屏水飞去。

顾屏水眼皮也不动一下,只稍稍侧身,微抬右肩,反送出左臂,回定身时右掌轻抚一下,三只烤鹅就被原路打回。其中两只一前一后,撞在熊三毒脸上、腹上,准准印了两块光亮油渍。

而最后一只,恰好掉在他手下的怀中。那人不期然接住只大烧鹅,喜不出来,苦又叫不得,整一副好笑模样。

刚安静下来的大厅,当即又哄笑而起。笑的熊三毒二人,连最后的底气也被抽的一干二净。

“娘的!你这该死的!”

“走!”

熊三毒牙根咬的鼓起,甩着手大步离开。顾屏水看也不看他,拍拍衣摆,坐到了位上。

其时,台上的歌舞倏然止静,楚腰卫鬓,如云一朵朵飘动着,在宾客恋恋难舍的目光中,步下了台子,消失在台后。

骤然被撤去一份秀色餐点,群宾手里的渌酒,也一瞬变的寡淡无味,只觉得满桌佳肴全失去了香,哪还有品尝的心情?

好在,这折磨人的空虚,没有持续太久。很快的,一抹淡青身影,抱一把琵琶,袅袅婷婷的漫步而来。她走上舞台,在早已备好的凳上,如绒花般轻轻入座。

她那样柔弱,纤瘦的身躯,似乎与裹体的鲜绿轻纱一样没有重量。如缎的云发,好像会压垮她单薄的软肩。

她那样年轻,十三四岁的年纪。新鲜的肌肤,莹澈的几要融进白灼的灯光。青春的气息,仿佛随时可将自己轻轻吹跑。

她那样美丽,是露化的血,花织的体,冰塑的骨,才可凝做的精灵。

刹那,整个楼馆悄寂无声。所有的呼吸,全放至最轻,怕只稍重一些,就会把她惊个粉碎。直到,白葱芽的细指拨动琴弦,优美的乐声悠悠流淌,才将人魂人魄拉回人间。

“乖乖,她叫什么名儿?”

一个叹息般的话音,问出了所有人的问题。

“绒籽儿。她啊,就是这期花宴的新蕊儿。”

她,是如杨花一般的崭新的嫩蕊。

如果说,这份纤美的姿容,已叫在坐的男人血气沸腾。那么,这个易碎的名字,更调动起他们的欲望。顷刻间,粗重的喘息,污秽的言语,四面八方涌起。

“绒籽儿?……咕咚。”

“这名儿听着就叫人心痒痒呢。”

……

她埋在浪语浊词中,眉间一点点蹙起,细细的脉纹若有千斤重量,压的她小脸越垂越低。

“……真是叫人心疼呀。”

“你瞧瞧她,要是搂在怀里,按进被中,会不会给弄坏了呦?”

……

她的樱粉色的唇,抿的丢了血色,忽然指尖一抖,琵琶发出难听的错音。

“哎呦,小宝贝弹错啦,一定是寂寞的过分,怨哥哥不来怜爱咯。”

顾屏水眼胶着台上美人,耳赏着绕梁美曲,脑中飘来飞去的,全是难以启齿的淫思艳想。猛的,旁边响起这么一句,接着又听到椅脚磨过地面,发出的叽啦声,偏头而视,是那人称癞头蟾的江潺。

楼上楼下,只要在坐的,无不醉迷于绒籽儿的妙容之中。但不论如何痴迷,也都安分的守在位上。可这江潺居然离席拋座,醉醺醺的往舞台而去。

席间穿梭的伙计欲要拉人,被他一胳膊甩开。

左右被挡的客人暗声责怪,被做了空气对待。

他踏着酒意,乘着绵绵如云的意境,一摇一摆的来到台前。

“小仙女,小宝贝,哥哥来也……嗝~~”

“你快快过来,让哥哥香一个呗。”

他扶着台沿,喷着酒气,说着秽语。

顾屏水唾一口在地。心道,早听说江潺是出了名的无赖,今日见来,比传言更甚。花宴有花宴的规矩,折花有折花的规则,花未定主前,个个皆算主,他是个什么东西,竟独自先亲近去了。呸!

别的客人,大多也心存此想,面容渐现出不悦。但这一层大厅内坐的,都是各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使喝花酒也端着身架,无人愿出口去与无赖较劲而失了身份。

江潺离近观美,好似和梦中神女于人间相会,眼中是她的美丽,鼻尖是她的芬芳,整个人愈发昏昏痴乱,居然半爬上舞台,一手抓住绒籽儿脚踝。

女孩儿抖了下,却不敢收腿停琴,只能由着他伸进自己裤管,用粗糙的手指抚摸自己的小腿。

自从被卖露浓苑,早预料有这样的一天,但当真被如此对待时,无尽的羞辱和委屈如洪盖来,忍不住的泪珠一颗颗打在弦上。

“这位爷。”

露浓苑的总管站到江潺身边,微曲了身子道:“花宴才刚开头,竞花之礼也未有开始。江爷的座应该在席上,而不是在这里。”

癞头蟾正沉醉少女光洁的肌肤,哪儿管得到其他,根本理也不理。

总管耐着心道:“绒籽儿能得江爷钟爱,甚是有幸。江爷若真心爱怜,那么画笺之上,请爷写下爱意,画下情思。倘这份情意此间最重,您便是这期花主,那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爷,您意下如何?”他候不到回应,便拍了拍江潺。

“滚!”被对方一下挥开。

总管挺直了身道:“看起来江爷是不打算给露浓苑面子,也不给众爷面子咯?”

待了待,仍旧没有回复。他拍拍手,一侧上来四个大汉,两人一边架住江潺,将人往台下拖去。

“娘的,都给老子滚!”

癞头蟾游在香巢妙境,神魂也如登极乐,这般佳梦中,陡遭人烦扰,那还不气恶贯天?两臂一振,双腿同踢,一下就将身周四人,全给震了开去。

四个汉子捋高袖子,再度扑上,这回使出了全劲。他们乃露浓苑养的打手,个个都是气大力壮的练家子弟。普通的人,但若被其制住,少不得折肘断膝。但江潺不同,他江湖游走多年,在武林中也小有名号,这样的人均不是泛泛之辈。

大们汉抱着人拖拽间,只觉手中力量忽遭了劫,竟施收不能。而那无赖的顾客,腾然间站起,大喝出一声。几人顿感一股霸烈之气撞来,还未有反应,已被冲甩到四面,砸在周围席上,打翻好几张桌子。

受扰的客人纷纷跳起,汉子们于烂碟中哎呦呻吟。而江潺立在中间,人依然对着舞台,淫狞的一笑,将手中的一只小鞋湊到鼻前。

这鞋儿,便是他刚刚于绒籽儿脚上脱下来的。

就见他托着鞋,宛若托着只小脚,贪婪的深深一嗅,却犹不觉得够,将鞋子丢开,再次朝台上扑去。


翥柏多
程瑶迦和黄蓉一听,心中都乐了...

程瑶迦和黄蓉一听,心中都乐了:“哈,原来他也在打听牛家村。”程瑶迦裣衽还礼,的道:“这儿就是牛家村了。”陆冠英喜道:”那好极了。小人还要向姑娘打听一个人。”程瑶迦待说不是此间人,忽然转念:”不知他打听何人?”只听陆冠英问道:“有一位姓郭的郭靖官人,不知在哪一家住?他可在家中?”程瑶迦和黄蓉又都一怔:”他找他何事?”程瑶迦沉吟不语,低下了头,羞得面红耳赤。

黄蓉瞧她这副神情,已自猜到了八成:“原来靖哥哥在宝应救她,这位大小姐可偷偷爱上他啦。”她一来年幼,二来生性豁达,三来深信郭靖决无异志,是以胸中竞无妒忌之心,反觉有人喜爱郭靖,甚是乐意。

黄蓉这番推测,正是丝毫不错。当日程瑶迦为欧...

程瑶迦和黄蓉一听,心中都乐了:“哈,原来他也在打听牛家村。”程瑶迦裣衽还礼,的道:“这儿就是牛家村了。”陆冠英喜道:”那好极了。小人还要向姑娘打听一个人。”程瑶迦待说不是此间人,忽然转念:”不知他打听何人?”只听陆冠英问道:“有一位姓郭的郭靖官人,不知在哪一家住?他可在家中?”程瑶迦和黄蓉又都一怔:”他找他何事?”程瑶迦沉吟不语,低下了头,羞得面红耳赤。

黄蓉瞧她这副神情,已自猜到了八成:“原来靖哥哥在宝应救她,这位大小姐可偷偷爱上他啦。”她一来年幼,二来生性豁达,三来深信郭靖决无异志,是以胸中竞无妒忌之心,反觉有人喜爱郭靖,甚是乐意。

黄蓉这番推测,正是丝毫不错。当日程瑶迦为欧阳克所掳,虽有丐帮的黎生等出手,但均非欧阳克之敌,若不是郭靖与黄蓉相救,已是惨遭淫辱。

她见郭靖年纪轻轻,不但本领过人,而且为人厚道,一缕情丝,竟然就此飘过去粘在他的身上。她是大富之家的千金小姐,从来不出闺门,情窦初开之际,一见青年男子,竟然就此钟情。郭靖走后,程大小姐对他念念不忘,左思右想,忽地大起胆子,半夜里悄悄离家。她虽一身武功,但从未独自出过门,江湖上的门道半点不知,当日曾听郭靖自道是临安府牛家村人氏,于是一路打听,径行寻到牛家村来。她衣饰华丽,气度高贵,路上歹人倒也不敢相欺。

她在前面村上问到牛家村便在左近,但猛听得傻姑说此处就是牛家村,仍然登时没了主意,她千里迢迢的来寻郭靖,这时却又盼郭靖不在家中,只想:“我晚上去偷偷瞧他一眼,这就回家,决不能让他知晓,若是给他瞧见,那真羞死人啦。”就在此时,陆冠英闯了进来,开口问的就是郭靖。程瑶迦心虚,只道心事给他识破,呆了片刻,站起来就想逃走。

突然门外一张丑脸伸过来一探,又缩了回去。程瑶迦吃了一惊,退了两步,那丑脸又伸了伸,叫道:“双头鬼,你有本事就到太阳底下来,三头蛟侯老爷跟你斗斗。我比你还多一个头,青天白日的,侯老爷可不怕你。”意思自然是说,一到黑夜,侯老爷甘拜下风,虽然多了个头,也已管不了用。

陆、程二人茫然不解。

——《射雕英雄传》之密室疗伤

这个宝应府的程大小姐,也算是善有善终,与陆公子的一番倾情相遇,总算是替傻愣愣的郭靖解了围。不过呢,黄蓉再怎么机灵,却未能料想到,后来的李莫愁怎么就盯上了陆家庄?我看呐,这迷魂水,您还是自个滋溜下去的好啊!

仰头看桐树

【郭靖✖️慕容复】覆水记(三十二)

第三十二章


常言道,慈母之爱子,非为报也。且说李萍自流落他乡以来,抚养儿子长大成人,二十年来历经千般挫折万种艰辛,不是一句话说得尽的。她原本不过一个乡野妇人,没甚宏图大志,只巴望着儿子长大成人后,能手刃仇人为父报仇,而后母子一同回乡,再讨一门好亲事,延续郭家香火;不想郭靖这孩子癞蛤蟆骑上鹞鹰背——平步青云,反在蒙古做了什么领军打仗的头目,倒混出个样子来了。这也罢了,偏又扯上华筝公主,险些给大汗当了姑爷。


这娶公主不是好营生,李萍总觉得不踏实,郭靖自己也隐约提过,在南国另有心上人,绝不另娶。李妈妈将墨姑娘黄姑娘红姑娘绿姑娘猜了个遍,却万万没想过,这将她儿子磨得死去活来的心上人...

第三十二章




常言道,慈母之爱子,非为报也。且说李萍自流落他乡以来,抚养儿子长大成人,二十年来历经千般挫折万种艰辛,不是一句话说得尽的。她原本不过一个乡野妇人,没甚宏图大志,只巴望着儿子长大成人后,能手刃仇人为父报仇,而后母子一同回乡,再讨一门好亲事,延续郭家香火;不想郭靖这孩子癞蛤蟆骑上鹞鹰背——平步青云,反在蒙古做了什么领军打仗的头目,倒混出个样子来了。这也罢了,偏又扯上华筝公主,险些给大汗当了姑爷。


这娶公主不是好营生,李萍总觉得不踏实,郭靖自己也隐约提过,在南国另有心上人,绝不另娶。李妈妈将墨姑娘黄姑娘红姑娘绿姑娘猜了个遍,却万万没想过,这将她儿子磨得死去活来的心上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竟在她眼皮子底下过了半年多,花钱如流水不说,还对她儿子爱搭不理,见天儿给颜色看。这些天她想起来就气得夜不能寐,几次想揪住儿子打一顿,却因这小子为成吉思汗之事已急得焦头烂额,不忍再刁难于他,只得作罢。只是自己吃不下睡不着,瘦了好些。


她见慕容复几日不曾露面,以为他趁乱溜回宋国,不由得将慕容家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个遍:没情面的货色,果然富家子弟薄情寡意,一脉而来的冷血货,就这当口跑了,靖儿知道后不知怎样伤心。然而骂归骂,心里又有点侥幸,巴望着儿子看清这家伙,往后还是找个门当户对、家世清白的才是。


李萍心中骂着慕容复没良心,倒把儿子喜欢男人的茬儿抛到脑后了。总而言之,就算慕容复是个漂亮姑娘也不成。品德太差了,就算是个女孩儿也万万不成!


然而这天夜里,某个公子哥儿却恬不知耻地回来了。大半夜来叩寡妇家门,果然十分无礼;天杀的,怎会有这等无情无义没天理没教养的狐媚之徒?亏得还是个大家公子!


慕容复不明就里,怕惊动附近军士,在蒙古包外又是轻轻敲叩,又是低声呼唤,足转悠了小半个时辰。李萍雷打不动睡在床上翻白眼,但被敲得心烦意乱,终于气冲冲起来穿戴,“嘭”地打开了帐门。


“干什么?”


“伯母,”慕容复不知道郭靖这笨家伙已经泄露了重大机密,还以为李萍被搅了睡眠才面色不善:“小侄在山中捡到一个落难女子,受了重伤。能否请伯母前去查看一番?”四处看了看,见旁边并无军士巡逻,便压着声音道:“就是前些天跑出去的银川公主。”


李萍顿了一顿。


“我去拿药。”她没好气道。


慕容复见她提着篮子出来,便将她请上马背,自己牵住辔头。两人顶着夜幕上了山。


骑马来时还快,走回去便有些远。李萍坐在马背上,冷脸看着青年瘦削的背影。她先前还觉得这孩子俊得很,如今看哪都不顺眼;哪儿就比靖儿强了?还嫌弃靖儿不成?个儿虽高,又不够壮实!心眼也没多好。一副病歪歪的样子,这几天怎么越发瘦脱相了?老天爷看见了,这是他自个儿不长肉,自己可没亏待他。


其实心眼也还行。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心底痛骂了这坏孩子一千遍,见了面却又狠不下心来。明明知道这小子的父母曾经对自己儿子下过毒手,却还是恨不起来。想起青年半年前断了腿躺在床上,侧着头默默流泪时,又觉得可怜。


听说他娘没了,叫金人给逼死的。


“我下来走路。”李萍突然叫道。


慕容复不知所以地停了下来,扭头看她。


“伯母,就快到了。”他发觉对方语气不善,试探着讨好一笑,道:“夜深露重,别湿了鞋。”


这话似乎还有些教养,好像没法反驳。李萍竭力黑着脸,嗯了一声。


银川公主抽泣着睡着了。她觉得小腹疼痛,只得用力缩在被子里,努力让自己睡觉。这些日子她每每遇上难以忍受的疼痛时,便竭力把自己弄得失去意识,强迫灵与肉分离。这样可以减少很多痛苦,不管是心中的还是身体上的。


李萍小心翼翼给她宽衣解带,检查了一番,嘘了口气。心中有了数,便手脚麻利将血污处理了,又给她穿戴整齐,然后示意在门外等候消息的慕容复进屋。


“伤得重么?”青年关怀道。


“胡说八道。”纵然一把年纪,这事也不好解释,李萍只得板着脸道:“一点小事,大惊小怪。你将她藏这儿几天了?早不来叫我!”看了看桌上冰冷的饭菜,嫌弃至极:“遭什么孽了,千金万金的娇娇姑娘,吃这个!”说着将碗筷收起,又道:“在哪烧饭?你自己吃了没?”


慕容夫人训斥儿子时,不曾这般雷声大雨点小。但此刻慕容复却想起她来。她年轻时其实生得很美,不似李萍粗手大脚,是另一种独属于江南的、春天般的柔美,只是随着岁月蹉跎,逐渐镀上了一层冬日的寒霜。


她的死因至今是个谜。慕容复始终不知道,母亲是怀抱着对他炙热的爱意死去的,她临终前只希望儿子能重获自由。


慕容复不知道这一切。他永远也不会再知道了。


李萍烧起火来,就着简陋的锅灶随便将饭菜热了热,尝了尝咸淡,加了点盐,又煮了一锅红糖水。对付着吃点得了,一时半会也做不出什么花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李清露在床上轻轻抽搐了一下,抓紧了被子。她看起来很难受,在睡梦中也不得安宁似的,蹙着眉头,口水和眼泪鼻涕都漏出来。


李萍坐在床边抱着她,任由她抓握自己粗粗的手指,一边将她脸上涕泪和唾液擦去。月光透过天窗洒下来,将老妇人带着皱纹的脸衬托出一种难以明状的慈爱感。


“乖乖,喝点热汤再睡。”


公主眨了眨眼,腮边带泪,慢慢苏醒过来。但似乎还没摆脱梦靥,抽泣着缩进李萍怀中。李萍怜爱地看着她,几乎让她以为遇到了亲人。


“你也是父王派来的吗?”她拽着胖妇人的袖口,小声问道。


慕容复站在没有被月光和烛光笼罩的黑暗中,静静看着这不是母女,却比母女更温馨的一对。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很累了。


他慢慢地走了过去,蹲在李萍腿边,仰头看她。


阿妈。李萍粗糙的手指覆上他光洁的额角时,他动了动嘴唇,但最终没说出这两个字。不会再有第二个母亲了。



然而李萍却没心思考什么生离死别缘短情长,她托着这公子哥儿的俊脸蛋看了半晌,不争气地想着,是不是靖儿最近晒黑了不够俏,才招了人家嫌弃。



天可怜见,靖儿也不是一直黑黑的,在房里坐两个月也能憋白哇。再说了,也不能单论脸呐!他爹当年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英雄气概,靖儿好歹像了个八九分,哪里就难看了?




理爾(NeverNie)

我們,至死方休。(入夢篇)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眼看秀雅第一擊就要轟中祉攸的鼻梁,祉攸卻仍然無動於衷,呆立在原地,妹妹們都各自激動起來。

「喔!」裕賢讚嘆秀雅打出漂亮的招式,她總覺得祉攸一定能全身而退。

「姐喔!」始娟擔心祉攸是因為身體還沒復原,所以反應不及。

「嗚...」愈彬怕又看到姐姐們受傷,掩住雙眼不敢看下去。

在崩拳快碰到鼻尖的瞬間,祉攸稍稍把頭轉開,隨身體輕擺,手在外門拍了秀雅的拳頭一下,改變了拳的去勢。秀雅的拳就在擊中前最後一刻落空,高速地在祉攸的面頰邊擦過。一招到盡,力量全然拼發,秀雅無法立刻變招,而祉攸已經閃到旁邊,以正身面向秀雅的側身,並伸手按住秀雅的手肘。這是對敵時最怕碰到的局面,要是祉攸這時補......

第三十六章


眼看秀雅第一擊就要轟中祉攸的鼻梁,祉攸卻仍然無動於衷,呆立在原地,妹妹們都各自激動起來。

「喔!」裕賢讚嘆秀雅打出漂亮的招式,她總覺得祉攸一定能全身而退。

「姐喔!」始娟擔心祉攸是因為身體還沒復原,所以反應不及。

「嗚...」愈彬怕又看到姐姐們受傷,掩住雙眼不敢看下去。

在崩拳快碰到鼻尖的瞬間,祉攸稍稍把頭轉開,隨身體輕擺,手在外門拍了秀雅的拳頭一下,改變了拳的去勢。秀雅的拳就在擊中前最後一刻落空,高速地在祉攸的面頰邊擦過。一招到盡,力量全然拼發,秀雅無法立刻變招,而祉攸已經閃到旁邊,以正身面向秀雅的側身,並伸手按住秀雅的手肘。這是對敵時最怕碰到的局面,要是祉攸這時補上一肘一膝,甚至簡單一推,秀雅也是只能硬吃一招。

「漂亮!不過秀雅姐也不是等閒之輩,呵呵...竟然暗藏一手耶。」裕賢看出祉攸這一招看似接得兇險,實則是精準的後發先至。而秀雅打出的拳看似剛猛無比,實際上卻是誘敵虛招。

要是剛剛祉攸選擇舉拳硬拼,秀雅便會立刻手心向上把拳轉成前撞肘,壓下祉攸的橋手直頂胸口。然而祉攸採連消帶打之法,卻未有反擊,因此秀雅隨即將被按住的手化成轉身攔撞,拉開距離後退到安全位置,重整旗鼓。

「祉攸姐果然是高手,感謝手下留情。」秀雅笑了,她的一聲「姐」,果然喊得合情合理,這一回她確是輸了半分。其實在此前的事件中,秀雅早就開始仰賴和憧憬著祉攸,祉攸早已成為她心中引以為傲的姐姐。

「啊?我才沒留手,剛只是恰巧,還好秀雅沒用盡全力打我才對。」事實上,祉攸並沒有說謊,她的動作全憑一瞬間的直覺,也許是本能,也許是從前曾修練過,她自己也不知道。

「祉攸姐,來吧!」秀雅擺好架式,示意下一回合由祉攸主攻。

「我盡管試試,秀雅可別要讓著我。」祉攸還是以平常的步姿,垂著雙手向秀雅走去。

在離秀雅三步距離之時,祉攸突然兩腳向後一蹬,整個人像弓箭一樣朝秀雅飛去,但卻似是單純的向前衝,並未挾帶攻擊招數。

秀雅看著祉攸的身影在正前方由遠至近放大,快要碰上時卻突然消失。

「瞬步?不!」眼下消失的身影瞬間變成虎爪直襲,秀雅差點被祉攸幻覺似的舉動騙到,還好她在夢魘嚴苛的鍛煉下強化了五感,異於常人的視覺讓她補捉了祉攸的殘影,再憑身體反應揮手一擋,接下了祉攸的一擊。

祉攸並不知道,剛剛自己的連串動作,是擾亂對手感觀的高超技巧,以巨大身影直線快速逼近,最後一刻才在中線發出攻擊,以虎爪取代自己本來頭部的位置。

「秀雅姐怎麼了...好像遲疑了?」在旁人眼中,祉攸看來就只是向前衝,然後踏側一步,打出一招,因此始娟完全不明所以。

「祉攸姐剛剛是用了什麼技巧嘛?」愈彬也如入迷霧,事實上若非箇中能手,作為旁觀者的確很難理解。

「這招真的高深...要完全配合時機,掌握身法流向才能使出,搞不好就被一拳擱倒。」裕賢的神情認真起來,她雖然年紀輕輕,卻觀察入微,把祉攸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

秀雅擋下祉攸的攻擊後,沒繼續採取守勢,立即反扣住祉攸的手腕,使勁一帶把她拖低再送上一膝。祉攸卻放鬆手臂任由秀雅拉扯,借力把自己的身體搖晃到旁邊,又避開了一擊。

「好了,比試完結。」夢魘已看清徒兒們的資質,也不需要分出高下。

「祉攸姐,感謝賜教。」這是秀雅第一次和裕賢以外的人比試。

「秀雅太謙虛了,我手被妳隨便一擋,現在還在抖著,等下肯定瘀黑一片,又要麻煩妹妹們幫忙擦藥了。」祉攸揚起手臂笑說。

「祉攸姐不只有學過武術,而且肯定是高手。」裕賢禁不住讚嘆。

「其實我剛才腦海一片空白,招式都是只憑感覺,斷斷續續的湊在一起,好像也無法好好控制身體郁動。」

「嗯,祉攸之前曾經修煉過,而且實力不錯,似乎是因為失去記憶和受過重傷,現在大概只剩一兩成功力。」夢魘對此也有點意想不到。

「師父,有看出祉攸姐的武藝是出自那一門派嘛?」愈彬很好奇。

「為師...也沒有頭緒。」這是夢魘第一次不能從人家的招式動作,猜到對方的門派。

「 就說臭老頭一點用也沒有!還是什麼雲遊四海歸來的大宗師。」秀雅不屑地說。

「秀雅怎麼又這樣...祉攸剛使出的招數與其說是武術,不如說是純粹的搏擊招數,完全沒有架式套路,也怪不得為師。簡單說,祉攸所用的幾乎都是險中求勝招招致...」

「我的師父吶!今天就到此為止好吧?我餓了!」裕賢打斷夢魘的分析撒著嬌說。

「臭裕賢今天都沒有動!沒資格喊餓!」

「姐又欺負傷者!嗚...」

「恭送師父。」

「師父喔!愈彬也餓了!」

「師父喔!始娟快餓死!」

「好好好...都去吃吧。」夢魘無奈收起想說的話,反正都是自家徒弟了,不要命的殺戮打法就慢慢修正好了。

這晚剛成為師姐妹的五人,在歡樂的氣氛下吃過晚餐,便一起窩在床上準備呼呼大睡,迎接未來的艱苦修煉。

「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