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战道

87.2万浏览    4732参与
披着狼皮的离火火今天也咕咕了

【Echo of narsilion】启明星- 雪诺

“雪诺”,像雪花一样的诺言,虚无缥缈,无法实现…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剧情差点连自己都忘记了…状态不行,写的东西也一言难尽…

本篇涉及较多风星元素,请自行避雷


所有带【Echo Of Narsilion】的标题及tag【#日月之歌的回音】下均属于同一世界观。除原著中有的地名人名和设定外,其它世界观和设定属于私人,我和黑磷@披着豹皮的瞌睡虫圆圈教主polaris要去发梦 共有,未授权请勿使用www

架空背景,有ooc

世界观传送门:赤塔 


“冬天的时候,很多地方都会下雪…”

“星,星,雪...

“雪诺”,像雪花一样的诺言,虚无缥缈,无法实现…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剧情差点连自己都忘记了…状态不行,写的东西也一言难尽…

本篇涉及较多风星元素,请自行避雷


所有带【Echo Of Narsilion】的标题及tag【#日月之歌的回音】下均属于同一世界观。除原著中有的地名人名和设定外,其它世界观和设定属于私人,我和黑磷@披着豹皮的瞌睡虫圆圈教主polaris要去发梦 共有,未授权请勿使用www

架空背景,有ooc

世界观传送门:赤塔 






“冬天的时候,很多地方都会下雪…”

“星,星,雪是什么样的?”

“雪啊,白白的软软的,落在手上会融化成水,嗯…冰冰凉凉的,有点冻手。”

“那雪是甜的吗?”

“大概…是甜的吧。”


星天罡摸了摸逆风旋的头发,轻轻地回答着,思绪开始飘向远方。他自小生长在能源之城,这里冬季无雪,他也不曾见过外界的光景,那些关于雪的描述,都来自于母亲的手记。七八岁的男孩子精力格外旺盛,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也为了消磨时间,他便会在逆风旋跟随风万里练完剑回来之后给他讲一讲外面的故事。大概这可以算是睡前故事了吧,星天罡这样想着。



“像棉花糖一样吗!软软的甜甜的,还带一点冰冰的话,那一定很好吃了是不是?”

“…可能吧。”



母亲的日记上并没有记载具体的味道,因此对于这些问题星天罡也无从回答,不过,雪应该和冰是毕竟类似的东西,极有可能和冰块一样没有什么味道,但是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小孩儿亮晶晶充满期待的眼神,他又有些不忍告诉对方自己的推测,只能含糊其辞地将这个话题带过去。



“那…星,你有没有…”

“小逆,你应该睡觉了。”风万里的声音突然从一旁插进来,“明天你不仅要进行赤塔的训练,还要学新的招式…当然如果你觉得你还精力充沛,我不介意明天给你加大练习强度。”

“没有,没有——师父,我这就睡了。”

逆风旋这才恋恋不舍地从星天罡的腿上爬起来,但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星,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不等对方回答,他又接着喃喃自语地嘀咕着:“吃起来像棉花糖一样的雪唉,好想吃吃看…”

“会吃到的。”

“什么?”

“我会尽力让你们见到真正的雪的。”

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星天罡的眉眼中逐渐染上了一丝坚定。




——很久很久以后,当逆风旋第一次在北疆见到纷飞的大雪时,情不自禁地张开嘴接住飘飘扬扬落下的雪花,任由其在口腔中融化。


“…我看到真正的雪了。”

“雪原来是没有味道的啊。”

“你骗了我哦,星…”








在赤塔的时光每一天都是枯燥且疲倦的,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意的事情,在严格的制度管理下,每个人都逐渐变得麻木,机械地完成自己的任务,哪怕是在自由时间,也都无趣地或躺或坐,几乎很少有和其他人的交流。

风万里原本以为自己也会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同化,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但是他未曾想过会遇到星天罡和逆风旋,也未曾想过他们对他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不知不觉中,他们成为了对自己很重要的人。风万里看着身旁一大一小的睡颜,又想到近期他无意中发现有人被奇怪的人带走,休息时间也不曾回来——就像是从赤塔中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在意那些人的离去,也没有人在意离去的人是否回来过。由于是近期的事情,失踪的人数还不够让他发现规律,这种熟悉的事态失去掌控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他还不确定每次失踪的人都有什么共同特点,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带走的人。


虽然不知前路如何,但我会尽自己所能来保护你们。


风万里这样想着,忍不住伸出手想要碰一碰星天罡熟睡时微微颤动的睫毛,但是又担心惊醒对方影响到对方的休息而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曾经没能守护好自己所珍视的事物,以至于亲手将傲长空送进了赤塔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尽管可能并不是他有意为之,他却也是间接造成了如今这幅局面的罪魁祸首。


想到这里他顿了顿,也不知道傲长空那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在因为那件事而生自己的气...

赤塔每隔一段时间确实会有人离开——那是已经攒够了资格可以出去光荣地成为为机车族而战斗的战士的人,最近也只不过是离开的人稍比从前要频繁些许而已。可能是自己过于紧张了,这可是直属于最高统治者的赤塔,又能有谁可以在它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

更何况,还有自己这个战力顺位第一的人在,还有正在迅速成长的逆风旋,他们两个人,总能够保护好一个人的。


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风万里知道自己这样的担心不仅没有什么意义,反而还会干扰到自己的休息质量,影响第二天训练时的战力水平发挥,他每天所面对的对手水平和他都相差不远,一旦出现失误,他自己将会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毕竟,赤塔不会允许稀有的战力A死在一次训练中,但是,受很重的伤却是在所难免的——谁又能想到在战斗中凶狠如狼的风万里,实际上却很害怕受伤所带来的疼痛呢。

星天罡平稳的呼吸在耳边回响,这让风万里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但是想要就此入睡却仍旧非常困难。

他就这样安静地借着昏暗的光线,偏着头看着星天罡的睡颜,连什么时候困倦涌上来睡着了都不知道。



黑暗中一双金色的眼睛悄悄睁开,在确定了都已经熟睡以后,悄悄地爬到风万里和星天罡中间,分别拉上他们两人的手,感受着他们的温度,满足地咂咂嘴,沉沉睡去。


——我的出生注定了我的不平凡,我的身世注定了我与爱的遥远。但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你们的存在,于我而言,很重要。我是多么容易满足之人,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




字数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因为越来越忙越来越忙越来越菜💥

落落子

先放一个脑洞在这,等这几天忙完了就填。

开填了就删。

战火,大概是两个堕天使的故事。开车,开他妈的。

相信我,我会填的(拇指)

先放一个脑洞在这,等这几天忙完了就填。

开填了就删。

战火,大概是两个堕天使的故事。开车,开他妈的。

相信我,我会填的(拇指)

懒得取名

何弃疗

虎煞天:何弃疗

飞天虎:因为大夫不是元帅

狂裂猩:何弃疗

金爪神:怕元帅在此期间上当

战龙皇:何弃疗

(紫龙兽:大夫没回答我的“十万个为什么”  

虎煞天:何弃疗

飞天虎:因为大夫不是元帅

狂裂猩:何弃疗

金爪神:怕元帅在此期间上当

战龙皇:何弃疗

(紫龙兽:大夫没回答我的“十万个为什么”  

迟早被鲸鲨王打死的云居

是软件捏的力绝,附加两张轰轰一张阿力

是软件捏的力绝,附加两张轰轰一张阿力

披着狼皮的离火火今天也咕咕了
三大战王和他们的女王 (晶晶的...

三大战王和他们的女王

(晶晶的动作和服饰有参考)


三战王的上色很草率,实在肝不动了(吐魂

三大战王和他们的女王

(晶晶的动作和服饰有参考)


三战王的上色很草率,实在肝不动了(吐魂

灵💙大🕊️

单翼大哥煮饭了呜呜呜

P1小急太可爱了我吹爆了

P2,3都是火

(感觉我被投喂了,谢谢谢谢)(?)

单翼大哥煮饭了呜呜呜

P1小急太可爱了我吹爆了

P2,3都是火

(感觉我被投喂了,谢谢谢谢)(?)

虫铬酸钾

p1-p3是鸽了许久的点图

鸽了这么久真是sorry

p1-p3是鸽了许久的点图

鸽了这么久真是sorry

三月的桃柳

当你有了‘新宠’

忙里偷闲,主要是之前写了一半,加上今天不是非常忙,就决定补完它


人物ooc归我

原创女主

撞梗致歉


 风万里


身为逆风旋的师娘,你觉得有责任为他排忧解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最近的逆风旋很不对劲。


“这是你今天第六次发呆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看着又开始发呆的逆风旋,也叹起了今天第六次气。


“没什么,师娘。”


“真的?”


“好吧,师娘我想问你个问题。”


“嗯!”


“女孩子一般喜欢什么?特别是那种冷酷的女孩子。”...



忙里偷闲,主要是之前写了一半,加上今天不是非常忙,就决定补完它


人物ooc归我

原创女主

撞梗致歉




 

 风万里

 

身为逆风旋的师娘,你觉得有责任为他排忧解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最近的逆风旋很不对劲。

 

“这是你今天第六次发呆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看着又开始发呆的逆风旋,也叹起了今天第六次气。

 

“没什么,师娘。”

 

“真的?”

 

“好吧,师娘我想问你个问题。”

 

“嗯!”

 

“女孩子一般喜欢什么?特别是那种冷酷的女孩子。”

 

“哟!你想送给××了吧,她的话还真有些难搞。”

 

“师娘,您怎么知道的!”收获一只害羞逆的风旋

 

“好说,你从小到大除了她还对哪个姑娘上心了?再加上我们能源之城除了××,哪个姑娘的性格是冷酷的。”

 

“师娘威武,那您告诉我,我该怎样追求她。”逆风旋抱着你的手臂,开始撒娇。

 

“你是真心的?”

 

“是,就像师傅对师娘你一样真心。”看着你的眼睛,神色是从来没有的认真。

 

“好,师娘帮你。”

 

于是,接下来的每一天你除了工作,都和逆风旋待在一起。被忽略N+1天的风万里推了推反光的眼镜,神色不明。

 

“所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师傅,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啊,师娘也没有!!!”

 

某天在风万里‘严刑逼供’下,逆风旋哭着把事情都告诉他,风万里松了口气,但很快又黑这张脸。

 

“逆风旋,你也不小了,别什么事都麻烦你师娘,知道吗?”

 

害怕的逆风旋疯狂点头,这举动让风万里的脸恢复原状。

 

逆风旋:有本事找师娘发脾气QAQ!

 

 

 

 

 

傲长空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傲长空看着被上缴的《风傲之恋》觉得非常奇怪。

 

要是以前,你早就撒泼将书要回去,可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你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正常。

 

“破天冰,你知道你师娘最近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怎么了师傅,出什么事了?”

 

“哦,没事,就是随便问一问。”

 

当天晚上......

 

你将头伸出门外,仔细观察一会后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偷偷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

 

“哦哦,没想到我们家师兄竟然反攻风师兄了,这带劲!”嗯,没错,你又得到了一本新书。


书名叫《那些年傲长空的雄起之路》,里面还附带激情四射的图,搞得你都脸红die了.......

 

“嘿嘿...”就当你沉迷里面的内容和图片无法自拔时,傲长空进来了,但你没发觉。

 

来到你身后,瞄了眼你看的书,好家伙,还有图片!

 

“好啊,我就说那本书怎么不来拿,原来是有‘新欢’了,还带图!”一把抢过你的书,高高举起。

 

“师...师兄,你听我狡辩!!!”

 

“好啊,你说,我听着。”

 

“......额,这......”你狡辩不出来,干脆趴在他胸前,跳着夺他手中的书,可惜你不够高。

 

“说不出来是吧,难道我是真的没让你‘深刻’认知我的性取向?看来,我得努力点了。”说完,将书扔到一边,抱着你往床走去。

 

被他扔在床上的你留下泪水,看来我明天下不了床了。



傲长空:不,不止,我会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

 

你:雅蠛蝶QAQ......


 


井鱼*

只 有 屑 改 图 可 以 吗

p2是原图

,,原本想中间那个位置留给蝎蝎的,,,但是太窄了好难改,,orz就随便换了个角色(艹)

画到云爷爷的时候耐心基本全🈚️,而且老云能参考的素材太少了,他出场的镜头都是在城里,光线好暗啊草。就看上去很草率,,

感觉现在这样改挺突然的艹,,就当是在练习机甲吧orz

只 有 屑 改 图 可 以 吗

p2是原图

,,原本想中间那个位置留给蝎蝎的,,,但是太窄了好难改,,orz就随便换了个角色(艹)

画到云爷爷的时候耐心基本全🈚️,而且老云能参考的素材太少了,他出场的镜头都是在城里,光线好暗啊草。就看上去很草率,,

感觉现在这样改挺突然的艹,,就当是在练习机甲吧orz

南山南
今天闲来无事,就跑去钉钉(?)...

今天闲来无事,就跑去钉钉(?)文档创建合集,发现自己开的坑和自己填的坑都不成正比.........


虽然都没人管我一个卑微写手。但坑还是要填的,可能从今天开始填。


再次感谢那些关注我给我心心和手手的人。谁叫我就这么不要face呢。


请把那个视频和金句忽略掉。(逆破夫夫相性一百问写了一半都不到,二十粉的车车也没写)。最近到33粉了,想想把逆破写完吧。


顺便说一下,还有武战道的机兽大学和他们性转后的大学生活,具体时间...就等着吧。

今天闲来无事,就跑去钉钉(?)文档创建合集,发现自己开的坑和自己填的坑都不成正比.........


虽然都没人管我一个卑微写手。但坑还是要填的,可能从今天开始填。


再次感谢那些关注我给我心心和手手的人。谁叫我就这么不要face呢。


请把那个视频和金句忽略掉。(逆破夫夫相性一百问写了一半都不到,二十粉的车车也没写)。最近到33粉了,想想把逆破写完吧。


顺便说一下,还有武战道的机兽大学和他们性转后的大学生活,具体时间...就等着吧。

落落子

破茧

深夜更新!

还是老规矩!只为自圆其说!莫要纠结!


章十六.

但是这一声传过来也已经无济于事。虎煞天操作两种能量对撞的那一刻,失去意识的洛洛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惨烈的悲鸣。

逆向碰撞的结果就是巨大的能量余波将在场所有人掀翻,无法移动分毫的洛洛面色痛苦,火雷霆的CPU负荷情况却是越来越严重,接受的图像也开始浮现而出了雪花点,

究竟是谁在玩弄着他的神经。是谁!

火雷霆跌跌撞撞的逆着能量余波走向两位机战王,但是却是突然间失去了逆风托着的身躯,让他迎面扑倒在地上。

“快!快救洛洛!”

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卧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自己躯体的飞摩轮。

他在地上扭曲着挣扎,...

深夜更新!

还是老规矩!只为自圆其说!莫要纠结!






章十六.

但是这一声传过来也已经无济于事。虎煞天操作两种能量对撞的那一刻,失去意识的洛洛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惨烈的悲鸣。

逆向碰撞的结果就是巨大的能量余波将在场所有人掀翻,无法移动分毫的洛洛面色痛苦,火雷霆的CPU负荷情况却是越来越严重,接受的图像也开始浮现而出了雪花点,

究竟是谁在玩弄着他的神经。是谁!

火雷霆跌跌撞撞的逆着能量余波走向两位机战王,但是却是突然间失去了逆风托着的身躯,让他迎面扑倒在地上。

“快!快救洛洛!”

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卧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自己躯体的飞摩轮。

他在地上扭曲着挣扎,手上甚至抠进了地板之中,嘶哑而的声线如干渴了数天的人,举起手向不远处的火雷霆求援。最后还是急速锋先一步上去把他抱起。晶晶倒是跟着地面的震动与嘈杂的声响醒了过来,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令牌已然消失不见,而跟着洛洛也消失不见了。

“飞摩轮,你真是疯了!”绝地轰再是责备,还是跟着急速锋迎上去接过那块烫的不行的烙铁。

急速锋觉得自己手腕内部的电线都要烧化了,但仍旧是把他平稳的放在操作台之上,并扯过接线将自己与他相连接,他向来不信那歪门邪道,因为这些远没有自己手里的武器来的实在,哪怕是真的同【神】相连,也不过是当了一个翻译,还是偶尔的那种。但是今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真的有点破天荒,竟然肯沉下芯来向【神】祈祷。

被病毒侵蚀的飞摩轮已然彻底的失去了意识,方才他还因为系统的混乱还在痉挛,但是他现在真的就跟一条咸鱼一样,挺直的躺在那里,关节烧软的任人摆布。

【神】似乎也是听到了呼唤,火雷霆在模糊的视野之中看到了多翼的天使从急速锋的躯干中飘逸而出,拖着烟雾缭绕的长尾。她未开口,但却在自己的颅腔之中听到了那不怒自威的回声。

“他不会死的。”

————————

“病毒程序发动了,但是似乎是被隔离了,没有蔓延很大的地区。”

“这我已经考虑到了。”

“这没问题吗?我们这边甚至骇入方都已经铩羽而归。”

“我在他们之中还埋下了三个种子。我是不会相信他们还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全部规避开的。”

—————————

火雷霆在自己意识终于不再那样混乱后,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去问现在唯一还清醒这的虎煞天与晶晶,飞摩轮到底做什么了。

“他用自己的精神次元将洛洛给封在里面,你就当是飞摩轮把自己当成是隔离区,把病毒隔离起来了。”虎煞天抱着手臂在一侧看着又陷入繁忙之中的绝地轰,“怕是凶多吉少了。”

“还有救,”绝地轰插进话来,但是仍旧是忙的抬不起头,“毕竟是研究出疫苗的系统……他也留了后手,能把病毒重新销毁。”

失去意识的急速锋低着头,只有身上的光芒在一闪一闪的亮着,证明他依旧在运作,最后看着屏幕上出现的百分比进度条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进度条走完,洛洛就会从他的精神次元里强行弹射而出,虽然飞摩轮没事,但是他会对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很沉重吗?”火雷霆问过去。

“会丧失基础系统之一。”绝地轰扶着桌边坐下转了转手腕,语气重带着些许的遗憾,“剩下的,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许久不言一语的晶晶还在沉思,也在想之前火雷霆想到的那个问题,为什么她才是真正的疫苗。

这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倘若是机车族的机战王是病毒,那么将预示着,整个机车族的历史都将会被颠覆。从降临到击败战龙皇,这一定是一段被扭曲过的历史,而且这段历史,还能同时让机车族与猛兽族都深信不疑。

所以他们现在根深蒂固的东西,实际上没有一个是真的吗?

晶晶扶着额头,这类的思考有些超脱了她的想象,也有些超脱现实,就像是她看过的电影《黑客帝国》,说不准她的真身正在哪个仪器里睡大觉。

只是她觉得在这个世界里,没人能给她红色药丸吃了。

林蓁
再给我大城主海无量写个字✓✓...

再给我大城主海无量写个字✓✓

一看日期才发觉我又【数据删除】咕了一个月。可恶

再给我大城主海无量写个字✓✓

一看日期才发觉我又【数据删除】咕了一个月。可恶

骷髅先生
今天的tag 好冷清 拿几天前...

今天的tag 好冷清 

拿几天前的摸鱼混更一下 大概是调酒师火

等考完试我就好好一哈搞人设

今天的tag 好冷清 

拿几天前的摸鱼混更一下 大概是调酒师火

等考完试我就好好一哈搞人设

墨黎宁夕

序章:《崩塌》

“走……走啊!”女子半跪在地上,用剑支撑自己的身体,力量的消耗,以及身上的伤痕让她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额头顺着脸颊流出血滴在地上,浅蓝色连衣裙被血染成了紫色,看上去格外刺眼。

  “大人!我不走!”白发小女孩的身高和女子半跪在地上的高度相差无几,抓着她的手臂,死活不愿意撒手。

  “快走!”女子扒开女孩的手,将她抱起,丢进身后的时空传送门。

  在传送门的紫发男子接住小女孩,立刻将小女孩丢进时空传送门,自己却犹豫的站在那儿。

  “大人!”

  “想走?走得了吗?!”在女子对面与她对峙的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能量就冲着他们呼啸而来。

  她勉强站起身来,用能量撑起保护罩。

  “额...

“走……走啊!”女子半跪在地上,用剑支撑自己的身体,力量的消耗,以及身上的伤痕让她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额头顺着脸颊流出血滴在地上,浅蓝色连衣裙被血染成了紫色,看上去格外刺眼。

  “大人!我不走!”白发小女孩的身高和女子半跪在地上的高度相差无几,抓着她的手臂,死活不愿意撒手。

  “快走!”女子扒开女孩的手,将她抱起,丢进身后的时空传送门。

  在传送门的紫发男子接住小女孩,立刻将小女孩丢进时空传送门,自己却犹豫的站在那儿。

  “大人!”

  “想走?走得了吗?!”在女子对面与她对峙的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能量就冲着他们呼啸而来。

  她勉强站起身来,用能量撑起保护罩。

  “额!”女子释放的能量只挡住了一部分,剩下的能量像利剑一样刺穿了她的下腹,鲜血喷涌而出。

  “啊!”而能量的冲击将男子推进了身后的时空传送门,随即时空传送开始缩小。

  “这个世界,早就该消失了!”男子手中释放出能量,他脚下的地面裂开,形成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密集的光束从裂缝里迸发出来,将地面划分为一块一块。

  “……”女子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

  “你就在这里,和这个世界的生命一起死吧!”男子手中的能量化作一个黑色的光洞,自己跳进,失去了身影。

  女子看着他消失,耳边传来的声音,就像每一个生命的悲鸣,她半眯着眼睛,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蓝光。

  “……”大地崩裂的声音掩盖了她的话语声,她说完,脸上带着些许的难过与不甘,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

  “对不起,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

第二部已经有了初步原型,接下来的每周日更新,不过提前说好,第二部是虐,满是刀,请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周六见!

懒得取名

坑队友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智商;

狂裂猩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狡猾度;

狂裂猩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变了整个猛兽族身形;

狂裂猩也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情商;

狂裂猩又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金句;

狂裂猩还帮他拉回来

我好像知道王上为啥讨厌猩猩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智商;

狂裂猩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狡猾度;

狂裂猩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变了整个猛兽族身形;

狂裂猩也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情商;

狂裂猩又帮他拉回来了。

虎煞天拉高了整个猛兽族的金句;

狂裂猩还帮他拉回来

我好像知道王上为啥讨厌猩猩了……

灵💙大🕊️

这两天画的小急


P1是画P3的时候的画着画着的既视感

意外的合适

(xswl)

P3是我流小急

(为什么一直在画表情包)

(为什么Q版一直在画果宝手)

这两天画的小急


P1是画P3的时候的画着画着的既视感

意外的合适

(xswl)

P3是我流小急

(为什么一直在画表情包)

(为什么Q版一直在画果宝手)

涸泽
私心急火。我是什么品种的菜鸡

私心急火。我是什么品种的菜鸡

私心急火。我是什么品种的菜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