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汉

22.1万浏览    26.3万参与
黑白·天鱼

圣诞番外(里面人物为本人小说中人物,此故事与正文无关)

  雪已经下了一整天,白皑皑的积雪覆盖这白色世界的每一处角落。

  “有积雪了!”红·泠姽婳将脸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红色的眼瞳中尽是兴奋欢喜。

  现在已是半夜,离十二点还差十分钟,天空中没有繁星,厚厚的云层聚集在一起,又化为雪花飘下。那白色的冬之花如一个个精灵,在风中顽皮地舞着,跳着,似乎还在大声地叫着,向世人宣告圣诞的到来。

  红·泠姽婳跳下窗台,一手拉过青·诗呓,一手拉过墨蓝·零度,道:“青姐姐,墨蓝哥哥,去玩雪吧!”墨蓝·...

  雪已经下了一整天,白皑皑的积雪覆盖这白色世界的每一处角落。

  “有积雪了!”红·泠姽婳将脸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红色的眼瞳中尽是兴奋欢喜。

  现在已是半夜,离十二点还差十分钟,天空中没有繁星,厚厚的云层聚集在一起,又化为雪花飘下。那白色的冬之花如一个个精灵,在风中顽皮地舞着,跳着,似乎还在大声地叫着,向世人宣告圣诞的到来。

  红·泠姽婳跳下窗台,一手拉过青·诗呓,一手拉过墨蓝·零度,道:“青姐姐,墨蓝哥哥,去玩雪吧!”墨蓝·零度看着眼前这个活泼的小女孩,心中不禁想起自己的妹妹,嘴角微微扬起,和青·诗呓对视一眼,向天台走去。

  天台,纯白的积雪已经有五尺厚度,金·瓷璃和褐·星翊正打着雪仗,欢声笑语间,纷飞的雪花也似乎更加欢快。

  红·泠姽婳跑进了天台,在大雪中转着圈,红色的围巾随风飘荡。青·诗呓步入天台 四处张望着,在一个角落 处找到了他——白·契阔。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倚着围栏,静静地眺望着远方,纯白的眼瞳似乎正是由这洁白无瑕的雪花所组成,透露着一些迷茫。

  “在想什么呢?”青·诗呓的声音在耳边想起,白·契阔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青·诗呓走来的身影,脑中思绪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时,也是在下雪吧……白·契阔压下心中情绪,摇了摇头 “没事。”青·诗呓走到他身旁,双手伸出,飘落的雪花在接触到那双白皙的手时化成了水,又在顷刻间结成了冰。白·契阔看着她,竟有些痴了。

  “3,2,1。”

  褐·星翊默默地数着,时间流逝间,圣诞节已悄然而至。话音刚落,一阵旋风呼啸,金·瓷璃停下手中捏雪球的动作,惊讶地看着褐·星翊旁正不断成型的人形雪塑,卷发,大眼睛,胸前的菊花,还有头上那一小撮卷毛,不正是自己吗?瞬息间,雪塑成型,又在旋风中,变成了冰雕,晶莹剔透。“哝,圣诞礼物。”褐·星翊说道,脸上带着红晕,在这寒冷的雪夜,他竟觉得耳朵根发烫,金·瓷璃莞尔一笑,几步走到褐·星翊身旁,一把抱住了他“谢谢!”褐·星翊脸色涨红,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个神经质的女生心跳加快。“错觉,肯定是的!”他嘀咕着。

  红·泠姽婳看着,不禁失笑,看着不远处的墨蓝·零度,眼神暗淡下来,心中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毫无征兆地飞奔过去,扑在了他的怀中。墨蓝·零度有些傻了,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他刚想询问,可下一刻,他的心猛然一颤。

  “我能做你的妹妹吗,就算是圣诞礼物了。”墨蓝·零度愣住了,早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他就被这个和自己妹妹相似的小女孩所吸引,每看到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曾经的美好。红·泠姽婳见他沉默不语,有些失落“不行吗?”墨蓝·零度猛然抱住了红·泠姽婳,眼中流出滚烫的泪水“当然,当然,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了!”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死去了!

  白·契阔心中起伏不定,一向沉着的他竟一时间乱了阵脚,不知所措。看着青·诗呓左眼前搭下的一缕发丝,他又一次伸出手,轻柔的讲发丝梳到她的耳根。青·诗呓愣住了,看向白·契阔,心中那股熟悉感也再次袭来,他,我曾经见过吗?

  “对不起。”

  “怎么了,是因为撩了我的头发吗?”

  “额……嗯。”

  “没事啦,看啊,他们几个多开心。”

  青·诗呓望向天台另一边的四人,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白·契阔吞咽了一口唾沫,心中的那份自责如洪流般无法抑制,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青·诗呓,突然的拥抱让青·诗呓本能的抗拒,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白·契阔不想松手 不想发开这个曾经在他心中留下痕迹的女生。青·诗呓不再挣扎,作为梦境修补师,她能清晰地感觉到白·契阔内心的痛苦与不甘,下意识地说到:“一切都过去了。”

  白·契阔定住心神,是啊,一切……都过去了。

  白·契阔松开双手,看着眼前因刚才举动而脸色微红的少女,心,有些颤抖。

  与你的相遇,是我这辈子获得的最大的礼物,我会保护你的,就像这如期而至的圣诞节的雪,永远不会迟到。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不会再逃避了,我的名字 生命都是你给予的,尽管这世界众色纷乱,尽管我只是一个白色的凡人,我也会一直守护陪伴着你,直至生命终了。

  少女与少年,雪夜与都市,在圣诞节找到了自己的心的颜色。

LC.JH

最幸福的莫过于家里包着饺子等你回去吃

最幸福的莫过于家里包着饺子等你回去吃

xxxxxxsun

武汉


这大概是我去过的生活气息最浓厚的省会城市,早点、集市、晾鱼,古旧的小楼被高低起伏的小道串联,行程人头攒动的城市网。

黄鹤楼脚下的公园、武汉大学不喧闹,却自有生气。

古德寺空旷的庭院,步伐缓慢的信徒,在喧闹的街市中自辟一隅。

在夫差剑之后终于见到了越王勾践剑。

热干面太好吃了。绝了。


武汉


这大概是我去过的生活气息最浓厚的省会城市,早点、集市、晾鱼,古旧的小楼被高低起伏的小道串联,行程人头攒动的城市网。

黄鹤楼脚下的公园、武汉大学不喧闹,却自有生气。

古德寺空旷的庭院,步伐缓慢的信徒,在喧闹的街市中自辟一隅。

在夫差剑之后终于见到了越王勾践剑。

热干面太好吃了。绝了。


何小囧
《遥看二七》夕阳下的二七长江大...

《遥看二七》夕阳下的二七长江大桥别样美丽!

《遥看二七》夕阳下的二七长江大桥别样美丽!

留下一片清静地

大口吃肉,拼命奔跑,

这才能平衡,加油。新的一年。

大口吃肉,拼命奔跑,

这才能平衡,加油。新的一年。

慎言

好多好友都退游了,有没有小伙伴加加我,卑微官服求好友(இωஇ )。

好多好友都退游了,有没有小伙伴加加我,卑微官服求好友(இωஇ )。

猪精曲桥
调了滤镜 会好看一点吧👀

调了滤镜

会好看一点吧👀

调了滤镜

会好看一点吧👀

舜华的似水流年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

        ——李白《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

        ——李白《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


翊樱

自行想象吧,我尽力了

吽反手关上门,对阿说“都叫你不要到处跑了,我不能奶,你知道吗?”

阿抖了两下,随后耿直脖子“我可以奶啊!”

吽哼了一声,把阿双手反扣门上“你那是奶吗?有多少,我看看”随后就是一记深吻,吽感觉阿的呼吸渐渐急促,就松开了嘴,扯出一根细长的银丝,吽看着阿有些含羞,就恶趣味上升,“让我看看,你有多少奶”就将阿的双手用一只手扣住,右手从衣服下摆升上去,阿感觉自己身上突然附上冰手,颤抖一下“啊~”吽仿佛得到了阿的邀请,作恶般的,捏了一下阿的小草莓,看着阿在他身下颤抖,将阿推到床上,撤下衣服,就用嘴代替手,吻上小草莓,又吻又咬,阿有些难受的夹起腿,吽看时机够了,将阿抱起,自己躺了下去,阿看着躺着的吽眼神...

吽反手关上门,对阿说“都叫你不要到处跑了,我不能奶,你知道吗?”

阿抖了两下,随后耿直脖子“我可以奶啊!”

吽哼了一声,把阿双手反扣门上“你那是奶吗?有多少,我看看”随后就是一记深吻,吽感觉阿的呼吸渐渐急促,就松开了嘴,扯出一根细长的银丝,吽看着阿有些含羞,就恶趣味上升,“让我看看,你有多少奶”就将阿的双手用一只手扣住,右手从衣服下摆升上去,阿感觉自己身上突然附上冰手,颤抖一下“啊~”吽仿佛得到了阿的邀请,作恶般的,捏了一下阿的小草莓,看着阿在他身下颤抖,将阿推到床上,撤下衣服,就用嘴代替手,吻上小草莓,又吻又咬,阿有些难受的夹起腿,吽看时机够了,将阿抱起,自己躺了下去,阿看着躺着的吽眼神有些迷离,吽起半身咬阿的耳朵“自己坐上来”说着又躺下去,看着阿缓缓坐下,坏笑着用力向上一顶“啊~~~”阿咬不住自己嘴唇了,于是照着吽的喉结就是一咬,吽“hum”了一下,吻了一下阿的头发,手向下摸索,摩挲着阿的柔软,一重一轻的捏着小草莓,阿从一开始的啃噬变成了舔吻。

小冷漠‰

脑洞许愿^O^

想看杰佣,裘前,摄殓,黄占,勘蜥,穿西服跳舞的样子。^O^

想看杰佣,裘前,摄殓,黄占,勘蜥,穿西服跳舞的样子。^O^

藏在心间

剑侠之云淡风轻:取名『十四』

        听着产房里盈袖(杨紫)的痛呼声,孟如风(罗云熙)心如刀割,人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心疼不知道怎么办。最终他跑到产房门口,冲着里面大喊大叫道”阿袖咱们不生了,不生了。“说着就想往里冲,的亏有柳琴拦住了道“我的姑爷祖宗,不要再说什么傻话了。女人都是这样生孩子的。你这样会让别人笑得!”

[图片]        此时孟如风哪里顾虑那么多,盈袖每一声痛呼,都是在他心上割一刀。他那里还管产房让不让人进的规矩,一把推开柳琴。冲了进去,...

        听着产房里盈袖(杨紫)的痛呼声,孟如风(罗云熙)心如刀割,人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心疼不知道怎么办。最终他跑到产房门口,冲着里面大喊大叫道”阿袖咱们不生了,不生了。“说着就想往里冲,的亏有柳琴拦住了道“我的姑爷祖宗,不要再说什么傻话了。女人都是这样生孩子的。你这样会让别人笑得!”

        此时孟如风哪里顾虑那么多,盈袖每一声痛呼,都是在他心上割一刀。他那里还管产房让不让人进的规矩,一把推开柳琴。冲了进去,不夸张,为了能进产房,竟然都动用梯云纵,这要是传出去可要笑掉江湖人士的大牙。

        “哇哇哇,”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产婆抱着刚出生婴儿出来,看到冲进来孟如风恭喜道”恭喜这位爷,贺喜这位爷。令夫人给您生了一个千金,您看长得多漂亮多可爱。“因着产婆经常给大户人家接生孩子,知道大户人家是不喜欢女孩的,为了能得到丰厚赏钱。产婆几乎把拜年说的话全部用到这里说了。

         孟如风不想跟她多说废话,他从自己的腰间摘了自己的钱袋丢给她,然后又对后进屋的柳琴说,“好好照顾孩子,”就进去产房急着看盈袖,生怕她有什么不舒服有什么事。
       实力演绎什么叫做”夫妻是恩爱,孩子是意外“的场景,盈袖刚经历生产,此时的她浑身没有力气还不说,因为生产的原因下身都是生产完的血。还没来得及换上干净衣服,黏糊糊的。让盈袖很是不舒服。孟如风也看出盈袖的不适合窘迫,并不嫌弃她身上的血是什么秽物,亲自给她清洗换衣后。又给她喂了一碗鱼汤,看她喝完后,这才稍微放了放心。

         喝完鱼汤的盈袖靠在床头,问孟如风道“我想看看我们的孩子。”孟如风听完立刻叫来正在哄孩子柳琴,柳琴将怀里孩子递给孟如风。盈袖靠在孟如风肩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女婴道”孟郎你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嗯,叫她云儿如何?她出生的时候正是白云飘飘的。“盈袖听完孟如风的话,欣然同意这个名字,也是从此刻起,这个孩子就叫“孟云”。

结绳记事路人甲
汉街有个店叫“铫子煨藕”的店,...

汉街有个店叫“铫子煨藕”的店,把排骨藕汤煨的还不错,值得来试试。

汉街有个店叫“铫子煨藕”的店,把排骨藕汤煨的还不错,值得来试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