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白

91.1万浏览    2727参与
千苍大帅b(开学暂退)

起床了,白糖【短篇】

考完了,重拾旧业更新了。

懒癌晚期,且看且珍惜。
@阡陌是我啦 点的梗【咕了好久致歉🙏】


猫土大战结束,星罗班成功击败了黯。猫民们有过上了安稳平淡的生活。

武崧和小青回到了宗宫当了宗主,大飞也回到了奶奶身边。只有白糖,依旧在星罗班和荣光一起陪着班主婆婆。


今天,是白糖的生日。武崧他们都特意到星罗班给白糖庆生,班主婆婆也偷偷给白糖准备了惊喜。


晌午,武崧他们已经到了星罗班,但白糖还是没有醒的迹象。

“这个丸子这么能睡,这都中午了!”小青不禁抱怨道

“是啊婆婆,按理来说白糖这时候早就该醒了,怎么今天…”

“哎呦…可能是最近累着了吧?武崧,去看看白糖...

考完了,重拾旧业更新了。

懒癌晚期,且看且珍惜。
@阡陌是我啦 点的梗【咕了好久致歉🙏】




猫土大战结束,星罗班成功击败了黯。猫民们有过上了安稳平淡的生活。

武崧和小青回到了宗宫当了宗主,大飞也回到了奶奶身边。只有白糖,依旧在星罗班和荣光一起陪着班主婆婆。



今天,是白糖的生日。武崧他们都特意到星罗班给白糖庆生,班主婆婆也偷偷给白糖准备了惊喜。


晌午,武崧他们已经到了星罗班,但白糖还是没有醒的迹象。

“这个丸子这么能睡,这都中午了!”小青不禁抱怨道

“是啊婆婆,按理来说白糖这时候早就该醒了,怎么今天…”

“哎呦…可能是最近累着了吧?武崧,去看看白糖。”

“嗯。”



“嗯……鱼丸……好多鱼丸……”

武崧刚一进门就听到白糖嘴里嘟囔着梦话。

“这个丸子…”武崧尽量把动作放轻,温柔的叫白糖起床。

“丸…白糖,起床了”

“啊呀…这才几点啊…”虽然武崧已经很温柔了,但白糖还是忍不住抱怨了几声。

“已经中午了呢~”

“哎呦我靠!武崧你你你怎么来了!”白糖被眼前这个虽然看上去温柔但气势恐怖的猫吓了一跳。

“丸子就是丸子,你忘了?今天是你生日。我和大飞他们专门来给你庆生。”

“今天我生日?啊哈哈…我好像忘了…”

“……唉,跟你这种丸子说话真费劲,快起床吧~”

  武崧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不知为何会同情他。也是啊,明明比自己小,却和我们一起对抗黯,虽然不是出身于名门望族,但他的意志,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现在居然连自己生日都忘了。

“我好了我好了!快走吧!”

 武崧转头,看到眼前这个男孩,联想到之前一起经历过的种种经历,也不顾自己所谓的师兄架子,温柔的伸出手。

   “走吧,白糖。”



好文都是点到为止【fp】

好对不起点梗的宝贝🙏🙏🙏

【磕头致歉】

小安唐hhh

是和阿幽妈咪滴合绘!(依旧靠合绘输出【不你】)


线稿:@单细胞阿幽   屑鸡上色:俺(泪了)


阿幽美丽线稿希望不要被俺滴瞎几把糊的(?)上色毁掉(怎么可能)

是和阿幽妈咪滴合绘!(依旧靠合绘输出【不你】)


线稿:@单细胞阿幽   屑鸡上色:俺(泪了)


阿幽美丽线稿希望不要被俺滴瞎几把糊的(?)上色毁掉(怎么可能)

单细胞阿幽
把武白粮翻了个底朝天也很少看见...

把武白粮翻了个底朝天也很少看见他们两个亲亲,顺便这个是武崧强吻(虽然看不出XD)

疯狂摸鱼hhhh

把武白粮翻了个底朝天也很少看见他们两个亲亲,顺便这个是武崧强吻(虽然看不出XD)

疯狂摸鱼hhhh

静灵魂泪

初印象可能引起不适,请勿喷

初印象可能引起不适,请勿喷

十四洲洲🎏

千年

终于找到你.

@送喜人 这位的想法我就是画画(T▽T)剧情是自个捏造的

千年

终于找到你.

@送喜人 这位的想法我就是画画(T▽T)剧情是自个捏造的

星凉.北冥💫

藏在心底的爱 偏武白

新文手  垃圾文笔  ooc  时代架空

自设花延症   设定学生 大一 合租

武白/白武

——————————————————分割线

“嘶...”

武崧早上洗漱时 发现左手食指上不知何时长了一朵雏菊。

小小的 金黄色的花蕊 还有一丝很小的花藤缠绕在手指上。

“这是怎么回事?”


他试着掐去那朵雏菊,没想到痛至心底 不过掐去一会 那朵花又长了回来


“算了,不管了。先去上学吧。”


武崧匆匆洗漱好

再去把隔壁...

新文手  垃圾文笔  ooc  时代架空

自设花延症   设定学生 大一 合租

武白/白武

——————————————————分割线

“嘶...”

武崧早上洗漱时 发现左手食指上不知何时长了一朵雏菊。

小小的 金黄色的花蕊 还有一丝很小的花藤缠绕在手指上。

“这是怎么回事?”


他试着掐去那朵雏菊,没想到痛至心底 不过掐去一会 那朵花又长了回来


“算了,不管了。先去上学吧。”


武崧匆匆洗漱好

再去把隔壁卧室还在睡懒觉的白糖叫起来。

“白糖,快起来。今天还有课呢。”


白糖在床上翻了个身,嘴里嘟囔道

“啊~真困啊。不想去 我想睡会...”


武崧坐在床边,轻抚他的脸


暖暖的阳光照在少年脸上 映的他的脸柔和不已

“好了,别耍脾气丸子 快起来。”


“好了好了,知道了”白糖揉了揉眼睛 坐了起来

“你先去吧 我等一会。”


“行吧。”武崧无奈的揉了揉头发。


今天的阳光很好,武崧却一直在为手上的花而烦恼。

“啧,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放学去图书馆看看吧。”


上课前,武崧看见白糖进教室的侧颜 有点呆愣


“啊...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在意他。”


今天一天武崧都没有听好课   放学后直奔图书馆


“哎,武......”白糖刚想叫武崧,可是他先走了


“怎么这么急...”     他有些失落


“花...延症?”

三日内花如蔓延到左眼内 花就会扎根在心脏里

导致之后瘫痪  需要心爱之人的血来破解


“这...心爱之人...”


武崧看起来有些慌乱。


“我,大概没救了吧…”


“武崧,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脸色有点不好啊。”


“没事。还有,我请几天假。”武崧进了屋


“哦” 白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此时,指尖的花藤已延伸到了手臂上


第二天晚上

“武崧 你还不舒服吗?”

“嗯”


白糖的目光偶然望向客厅桌子上的那本书

是武崧今天看完放在上面的


那页的内容白糖看见了

他注意到武崧的房门前遗落着许多花瓣


他有些着急

“武崧!”

他推开了房间的门,走到武崧面前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花瓣散落一地。花藤已延到耳边


不语。


“你这样我很担心你啊!你知道吗!”


眼前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自己却不知说些什么


“...我爱你啊。”


白糖吐出了这句话。“我不想你受伤...”


武崧的瞳孔猛然收缩 随后又放松回原来的样子


“傻瓜,我也爱你。”


白糖咬破手指,渗出血滴在指尖花上的花芯中


瞬间,白色的雏菊花瓣纷纷飘落


“那么..之后,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哦”


眼前人一笑。即刻留在心底


雏菊的花语是:藏在心底的爱


end🥰

—————————————————————

这是第一次发文呐quq

有什么不好的指出来谢谢

小破文也不奢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啦quq

谢谢食用🥰

城。
—“孩子的翅膀硬了,总要让他们...

—“孩子的翅膀硬了,总要让他们飞一飞。”

—“孩子终究是孩子,让他们歇一歇吧。”


同伴互帮互助❌

跟武崧吵完架结果在负伤严重时获救❌

英雄救美✔

—“孩子的翅膀硬了,总要让他们飞一飞。”

—“孩子终究是孩子,让他们歇一歇吧。”


同伴互帮互助❌

跟武崧吵完架结果在负伤严重时获救❌

英雄救美✔

半夏

被作者次了(大型ooc,大型ooc,大型ooc请注意!!!)

上次提到的武白,其实我想自觉把它忘掉的别揍我谢谢好吧,下面正文

(是头虫节哦!)(还有,黯已经回老家了hhh,也就是说他们打败黯了,还把他送回了老家)

注意:大型ooc,大型ooc,大型ooc,如果不看请自觉离场好伐???


”武崧武崧!“

”又怎么了,丸子。“

”今天是头虫节啊!还有我才不是丸子!你这个臭屁精!“

”你说什么?“(死亡凝视)

”额。。。哈哈。。今天。。。天气挺好啊?“

”哼,走了丸子,班主婆婆在叫我们了。“

”知道了知道了。。。班主婆婆!我来啦!“

(小声)”切,臭屁精“

”嗯?“

”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白糖:他怎么听见的!!!这么厉害...

上次提到的武白,其实我想自觉把它忘掉的别揍我谢谢好吧,下面正文

(是头虫节哦!)(还有,黯已经回老家了hhh,也就是说他们打败黯了,还把他送回了老家)

注意:大型ooc,大型ooc,大型ooc,如果不看请自觉离场好伐???





”武崧武崧!“

”又怎么了,丸子。“

”今天是头虫节啊!还有我才不是丸子!你这个臭屁精!“

”你说什么?“(死亡凝视)

”额。。。哈哈。。今天。。。天气挺好啊?“

”哼,走了丸子,班主婆婆在叫我们了。“

”知道了知道了。。。班主婆婆!我来啦!“

(小声)”切,臭屁精“

”嗯?“

”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白糖:他怎么听见的!!!这么厉害的嘛!)

”白糖,你又迟到了啊“班主婆婆语速十分缓慢的说道(班主婆婆别打我)

”嘿嘿,下次不会了嘛~原谅我吧班主婆婆?“(白糖使出必杀技:卡姿兰大眼睛)

”快去捉小虫吧“(班主婆婆被击败,白糖胜利)

”班主婆婆最好了!“

”哼哼,我现在这么厉害,肯定不会输给那个臭屁精了!“

”比赛开始喽,请大家努力去捉小虫吧“





比赛结束

”啊啊啊好气啊!这次赢的怎么又是你这个臭屁精!“

”丸子你说什么?“(极度核善)

(完全不理)”我想吃鱼丸~糖稀鱼丸~糖稀鱼丸~糖稀唔“

(把鱼丸塞进白糖嘴里)”给你吧,反正我也不喜欢吃“

”唔唔唔!“(我是有尊严的!)

”唔-----“(真香,好吃)

武崧轻笑一声,摇摇头

果然,丸子怎么样都可爱

想日

武崧突然发现自己想了些什么不该想的东西

于是拍了拍脸

怎么能想这个?丸子又不是女生。

傻了吧唧的,做事还很鲁莽,而且他是我的对头啊

但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

他有这么多缺点,甚至是你的对头,但你喜欢上他了,不是吗?

武崧笑了笑,是啊,我喜欢上他了,无可救药的那种。




于是,当天晚上,武崧以请吃鱼丸为由,把白糖带进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白糖没有起来。





——————————————————————————

哇我真渣,渣到爆了

我不敢相信我是怎么发上来的

天哪天哪天哪

我自己都想扇我嘴巴子

写的这么烂

我毁了他们的爱情

顾回&回顾

[武白]自家媳妇儿爱撒谎怎么办?(一)

忍不住写武白了

武松初次见到白糖的时候,对他的印象只有两个字

乐观

他觉得这个丸子乐观的不正常,好像什么事情都可以乐呵呵的接受,他不太能理解,因为从小在打宗的爷爷就对自己非常的严格

严师出高徒

这是爷爷告诉他的道理

所以对白糖一直处于比较轻蔑的状态,因为他觉得,对自己的放纵则是对自己门派的一种不尊重

但久而久之,却变了味道

他不太明白,他感觉白糖是与众不同的,他的坚强的近乎脆弱的外表下,会不会有另一种东西?这种好奇武松感到前所未有,他忍不住的想要去看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我不喜欢吃零食”

武松满脸不在乎的把鱼丸递给白糖,看着白糖想要却又放不下面子的纠结样子,嘴边噙着若有若无...

忍不住写武白了

武松初次见到白糖的时候,对他的印象只有两个字

乐观

他觉得这个丸子乐观的不正常,好像什么事情都可以乐呵呵的接受,他不太能理解,因为从小在打宗的爷爷就对自己非常的严格

严师出高徒

这是爷爷告诉他的道理

所以对白糖一直处于比较轻蔑的状态,因为他觉得,对自己的放纵则是对自己门派的一种不尊重

但久而久之,却变了味道

他不太明白,他感觉白糖是与众不同的,他的坚强的近乎脆弱的外表下,会不会有另一种东西?这种好奇武松感到前所未有,他忍不住的想要去看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我不喜欢吃零食”

武松满脸不在乎的把鱼丸递给白糖,看着白糖想要却又放不下面子的纠结样子,嘴边噙着若有若无的笑,如三月的春风,一下子照到了白糖心里

白糖抿了一下唇,有些发狠的瞪了一下武松

“下次,我一定会靠我自己的实力来赢过你”

他到底还是没有接过那个鱼丸

武松无奈的耸了耸肩,咬了一口,却皱了皱眉,显现没吐出来

鱼丸很苦,加了点糖之后,反而有些药的感觉

这丸子口味这么独特?!

吃完一口后便再没了食欲,随手扔掉了

这比赛本不公平,连奖品都那么随意,还那么苦

武松调戏白糖的大好心情全没了

拿上哨棒,练功去,顺便嘲讽几句那丸子

白糖趴在地上,两只耳朵耸拉在两边,看着累极了,武松扶额,说道

“赶紧起来,别偷懒”

“不要不要,累死了,要死了”白糖琥珀色的眼睛微闪,就差一吵二闹三上吊了

武松无奈,对他伸出一只手

结果,手没碰到,白糖直接一个熊抱还住了武松,任凭武松黑着脸想要把他拽下来,也无济于事,这货像粘在他身上一样,扒都扒不下来

这哪里算是累死的样子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武松最后是放纵了,拿上正义铃和哨棒,往白糖的房间走,似乎是怕他掉下来,一手托着他的屁股,面色几乎冷静的走了进去

白糖胸前的念珠,一直抵着武松,没由来的一阵暖意

“武松武松”被武松放在床上的白糖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纯洁的像一瓶矿泉水

“嗯?”武松挑了挑眉

“你喜欢我吗?”

武松觉得自己的脑子被一个大石锤猛地锤了一下,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喜欢?

武松不明白

他对这个丸子,好像,是与其他的猫不同……

武松越往深处想,反而越恐惧

不知不觉背后有了一层冷汗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几句白糖,有些慌乱的走了出去

“果然与上一世的回答一样,就不能换一个吗?”

现在才刚春天

白糖忽然觉得有点冷,拿上正义铃也出去散了散步







桃花带露浓🌸

我终于想起来发图了(゚Д゚)ノ

我字好丑啊……

最后一张半成品

呵呵(;一_一)哒

我终于想起来发图了(゚Д゚)ノ

我字好丑啊……

最后一张半成品

呵呵(;一_一)哒

99排位掉分了

我上头了(捂脸)

我不出去了!

等我电容笔到了就产粮!

@安虞 谁说我们tag粮少,信不信咬你,我多娇弱啊

我上头了(捂脸)

我不出去了!

等我电容笔到了就产粮!

@安虞 谁说我们tag粮少,信不信咬你,我多娇弱啊

颜乐乐乐乐乐乐

Cp关键词(2)

*把上次的文写完了(其实上周就已经写完了,本来想着中考后发,但是又怕忘了,所以还是现在发吧hhh)


*上一篇在这里! 


  5、 


  窗外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雨声对于白糖来说像是催眠曲,他听着听着就垂下头睡着了。直到白糖握着的笔从手中滑落,滚到了武崧的手边,才让专心与给白糖讲题的武崧抬眸看了一眼。“这丸子,怎么睡着了?”武崧心说,“要是这家伙一直都像睡觉的时候这么乖就好了。” 


  武崧想把他摇醒,却看到白糖在哭,还喃喃地说着梦话: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 ...



*把上次的文写完了(其实上周就已经写完了,本来想着中考后发,但是又怕忘了,所以还是现在发吧hhh)


*上一篇在这里! 


  5、 

 

  窗外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雨声对于白糖来说像是催眠曲,他听着听着就垂下头睡着了。直到白糖握着的笔从手中滑落,滚到了武崧的手边,才让专心与给白糖讲题的武崧抬眸看了一眼。“这丸子,怎么睡着了?”武崧心说,“要是这家伙一直都像睡觉的时候这么乖就好了。” 

 

  武崧想把他摇醒,却看到白糖在哭,还喃喃地说着梦话: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 

 

  “好大的火,救命。” 

 

  “别留下我,好不好……” 

 

  他看见白糖的眉毛蹙起,脸上挂满了泪珠,便伸手给他擦了擦眼泪,却不小心把他惊醒了。 

 

  “臭、臭屁精?你干嘛?”白糖发现自己哭了,于是慌忙地擦掉脸上的眼泪,“我刚刚睡着了?” 

 

  “嗯。”武崧看着神色有些尴尬的白糖,又说了一句,“我其实只是想叫醒你,仅此而已。” 

 

  白糖有些无语:“……你骗小孩儿呢?” 

 

  “差不多吧,想哄小孩儿呢。”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那个,今晚请你吃鱼丸火锅怎么样?不过我先声明,我没多少钱,你看着办。” 

 

  “行吧,那本天才就赏个脸……” 

 

  “你可以不吃。”武崧打断了他。 

 

  “吃吃吃,我吃!”白糖起身离开椅子,扯了扯衣摆,伸了个懒腰,说道,“不过,我得先给豆腐、汤圆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下我今晚出去吃——噢,对了,豆腐、汤圆是跟我一起长大的两个哥哥,他们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白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话来,一边说一边拿起床上的手机拨号,心情的忽然转变让武崧有一瞬间觉得刚才哭的不是他。 

 

  这丸子,也太容易开心了。武崧无奈地笑了一下,收拾起桌上的资料。 

 

  两人出门的时候豆腐和汤圆正好回来了。“白糖,今晚早点回来。”豆腐叮嘱道,“还有,不准碰酒,上次你偷摸着喝了两罐啤酒让我们给逮着了,结果发了一晚的酒疯,弄得我和汤圆都没睡觉。” 

 

  汤圆点点头,“就是就是。” 

 

  武崧看了一眼白糖,没出声,但心底却有些震惊于这小子未成年喝酒。 

 

  “知道啦,知道啦,我先走了!”白糖说着,就把武崧拉下了楼。武崧因为猝不及防地被白糖拉走,差点就摔了,“白糖,你慢点。” 

 

  6、 

 

  白糖领着武崧去了一家挺冷清的店,地方不是很大,但店面干净整洁。 

 

  “老板姐姐,我又来光顾啦,麻烦帮我拿一罐啤酒,谢谢!”一进门,白糖就吆喝起来,一副跟老板很熟的样子。 

 

  武崧弹了一下白糖的脑门儿,说道:“豆腐、汤圆不是不让你喝酒吗?” 

 

  “下手真重。”武崧闻言,象征性地揉揉白糖,白糖撇撇嘴,又道,“就喝一点点,他们不会发现的。”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正对店门的门里传来,“你们先坐会儿。”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女生撩开门上的珠帘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罐啤酒,放到白糖那桌上,“小孩子少喝酒。” 

 

  白糖咧着嘴笑了笑,“知道啦,老板姐姐。” 

 

  “照旧?” 

 

  “嗯。” 

 

  6、 

 

  “慢用。”老板娘上了盘鱼饺后,又道,“走之前把钱放到收银台上就行,多少钱你就问这个小家伙吧。”说完撩开珠帘,进去了。 

 

  白糖一言不发地吃起了鱼饺,武崧见状,也动起了筷子,直到白糖开啤酒之前,餐桌上都保持着谜之诡异的安静。 

 

  “好久没吃鱼饺了,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白糖抿了一口啤酒,“我记得这家店以前是一个大叔开的,现在这个姐姐接手了。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拉着爸爸妈妈来这里吃东西,那大概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吧——毕竟,现在只剩我一个人,豆腐汤圆也挺忙的,几乎没什么时间管我,只能偶尔回来给我做点吃的,其他时间都是我自己解决,还是挺孤单的。” 

 

  白糖的眸子起了层雾,眼角有些泛红,他吸了吸鼻子,又咧开嘴道,“哎呀,我真是的,都是些小事情,我还……”话没说完,白糖就掉起了眼泪。他死死地咬着下嘴唇,肩膀剧烈地抽动着,跑出眼眶的泪珠摔在碗里的鱼饺上。他夹起鱼饺塞进嘴里,似乎只要吃下这承载他美好童年的食物,就能变得开心。 

 

  “白糖……”武崧起身,坐到白糖旁边,他伸手想要给白糖擦擦眼泪,却被他制止了,“怎么了?” 

 

  白糖咽下嘴里的鱼饺,断断续续道:“武、武崧,你知道吗?自从、自从你被唐明老师分、分到跟我一组,我、我的生活,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一边说,一边抹眼泪,“虽然、虽然我平常表现得、像是很讨、讨厌你的样子,但是、但是我、我其实并、没有像表面看上去那样讨厌你,我其实、很想、很想跟你做朋友。” 

 

  “可能我看上、去像是很多朋友一样,但是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即使现在、我跟天王星算是朋友,但、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很孤、孤单。从爸爸、妈妈离开,到现在,我好像都是、一个人。” 

 

  他看着武崧,双眼仍旧是雾蒙蒙的,“说句煽、煽情的,你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让我感觉、没这么孤单、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武崧很想抱住他——他犹豫片刻后,还是选择抱住了白糖。他轻轻地拍着白糖的背,柔着声安慰了白糖很久,等到白糖不再哭的时候,他才松开白糖。 

 

  “臭屁精,你今晚真的温柔得可怕。”见白糖又恢复了以前的嘴欠模式,武崧的心底才松了口气——他知道白糖现在没事了。 

 

  白糖忽然抱了他一下,“谢谢。” 

 

  7、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偶尔会斗嘴,偶尔会小打小闹,关系渐渐地变得暧昧起来。不久,他们就悄悄地确定了关系。这时,校园论坛里,那个原本快沉的帖子又上来了: 

 

  “245L 

 

  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俩不是水火不容吗?怎么现在又是勾肩搭背又是一起吃饭的? 

 

  246L 

 

  我也觉得稀奇,说句我的真实感受,他们俩现在斗嘴谜之有种xql吵架的感觉。 

 

  247L 

 

  同意ls,而且白糖现在变得好学,上课也不睡觉了。中午吃饭都是等武崧收拾好跟他一起走的,他以前可是一到饭点就往食堂跑的。还有,白糖打饭的时候是从武崧的裤兜里掏的饭卡,我有一次排在武崧后面,亲眼看到的,那张卡好像还是武崧的! 

 

  248L 

 

  我住的地方理白糖家不远,的一个周末,我去买东西经过白糖家,远远地就看到武崧站在门口,白糖穿着睡衣倒在他身上。 

 

  249L 

 

  怪不得! 

 

  250L 

 

  怪不得! 

 

  261L 

 

  破个队形。我要在这里悄咪咪地说一句:武白他们在一起了!我刚刚亲眼看到的,武崧和白糖牵着小手去小卖铺,他俩说了几句话之后,武崧就对着白糖的嘴角亲了下去!他们,亲了! 

 

  262L 

 

  我去,没人看到吗? 

 

  263L 

 

  当时小卖铺附近的人都挤在一起买东西,哪有功夫去看他们,就我一个人站在旁边为他们的美丽感情落泪,呜呜呜。 

 

  264L满天都是天王星 

 

  ls的,你不是一个人,我也康到了。当时,我站在走廊,打算观察一下去小卖铺的人多不多。谁知道,我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他们在kiss。最要命的是我们班唐老师经过,要不是我,他们就被唐老师看到了。” 

 

  天王星发完这段话就把手机扔到一边,爬上床睡觉了。 

 

  8、 

 

  事发当天,白糖一下课就拉着武崧去小卖铺。“丸子,你还是少吃点,我估计你这段时间应该是胖了不少。”武崧说着,用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捏了捏白糖的小肚肚。白糖也捏了捏自己的肚肚,心想还是原来那样,哪儿胖了?于是一个不服气,就撩起衣服,露出了平坦的小腹。 

 

  “丸子,你干嘛?” 

 

  “没干嘛,就是证明一下我没胖。”白糖咧嘴笑了一阵,就撒开武崧的手跑去小卖铺,“叔叔,我要一包鱼饼。”因为去得早,小卖铺没什么人,白糖买到了架子上最后一包鱼饼。但是老板没有零钱,就给了白糖一包软糖。 

 

  “这叔叔真是的,没零钱就找我一包糖,这跟我买糖有什么区别嘛?怎么想都是我亏了。”白糖一边嘟囔一边撕开包装袋,接着往嘴里扔了两颗糖,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哎?这糖还挺好吃,不亏不亏。” 

 

  看着白糖乐呵呵地嚼着糖,武崧有些出神,直到白糖递了颗糖到自己嘴前,他才回过神来。 

 

  “看你一直盯着我吃糖,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分你一颗糖吧。怎么样,要不要?”白糖晃了晃捏着糖的手,说道。 

 

  “要,要两颗。”武崧低头咬住那颗糖,还轻轻吻了一下白糖的大拇指。 

 

  “臭屁精,你到底是要吃糖还是要吃我的手啊?”白糖嘴上是吐槽,但是耳根子已经泛红了。 

 

  “当然是吃糖啊,一颗软糖,一个白糖。”说罢,武崧便凑近,轻轻地吻上了白糖。

余

发布文字

第三章


补齐了

往病娇方向写好了

这是有肉渣的一章


——————分界线——————


      白糖正在吃早饭,有一个人坐在他的旁边:“兄弟,你好。能交个朋友吗?我叫海王星。”“当然可以,我叫白糖。”“对了,朋友,你之前武崧互怼看的太过瘾了,平常都不会有人惹他,平常一副高冷的样子太讨人厌了。”海王星十分自来熟,搂过白糖的肩膀笑嘻嘻的说。“谁叫那个臭屁精脾气那么差。”白糖挪了挪身子,想要挣脱海王星的手臂。可海王星的手紧紧靠着白糖肩膀,不肯松开。武崧看过来,心里觉得一紧,感觉非常不爽。...


第三章


补齐了

往病娇方向写好了

这是有肉渣的一章


——————分界线——————


      白糖正在吃早饭,有一个人坐在他的旁边:“兄弟,你好。能交个朋友吗?我叫海王星。”“当然可以,我叫白糖。”“对了,朋友,你之前武崧互怼看的太过瘾了,平常都不会有人惹他,平常一副高冷的样子太讨人厌了。”海王星十分自来熟,搂过白糖的肩膀笑嘻嘻的说。“谁叫那个臭屁精脾气那么差。”白糖挪了挪身子,想要挣脱海王星的手臂。可海王星的手紧紧靠着白糖肩膀,不肯松开。武崧看过来,心里觉得一紧,感觉非常不爽。

      吃完早饭后,乘着还有休息时间,海王星和白糖聊了很久。白糖渐渐发现海王星除了话多,其实人还挺好的,内心也开始接爱他了。武崧正在他们身后跟着,看着白糖和海王星聊天时出现的笑容,是白糖从未对他展现的。心里不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觉得我可能把他写成病娇)。“唉?那不是校草吗?怎么会一个人待在那里,要不要我们去问个微信!”一个女生兴奋的说。“可我感觉他的身上有一股低气压。”旁边

那个女生有点发抖。“唉,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感觉到了也。”武崧转过头来,使出了一招“死亡凝视”两个女孩看到后马上飞也似跑走了。

      “叮铃铃,同学们,还剩下10分钟要上课,请做好准备!”清脆悦耳的女声响了起来。“对了,白糖。你在几班啊?以后我就好找你了。”海王星靠在白糖肩上,“我在七(5)班。”白糖笑着说。“我在七(1)班”海王星仍然趴在白糖的肩膀上。而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身后武崧那幽怨的目光。只是回头看了一下,便又和白糖继续说话。武崧的紧握着拳头,指甲就快被插进肉里,留下了点点淤痕,嘴唇快要被白色的牙齿咬出伤痕。武崧突然清醒:“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至于这样子吗?”于是便离开了,但是那不满的种子己经在他心里扎根生长了,武崧以后都没有想到,这想法影响了他和白糖的一生。

      第一节课结束了,老师多讲了几分钟便宣布下课。白糖有一些东西在宿舍还没整理,而武崧要把父母送过来的衣服带回宿舍。于是他俩碰面了,武崧一副非常气恼的样子。“臭屁精,哪个又惹你生气了呀。”白糖戏谑的表情让武崧越来越愤怒。白糖心中一阵狂喜,准备多怼武崧几次,话还没说出口。却被武崧狠狠的抵在墙上,“操!臭屁精你发什么神经!”白糖奋力抵抗,可武崧把他死死的摁在墙上,手腕都被抓红了(白)。“你今天和五班的海王星聊的提开心的啊?”武崧阴森森的笑着。白糖破口大骂:“关你屁事!你他妈是不是吃……呜。”口腔内传来一种陌生的感觉,霸道且带有侵略性,掠夺着口腔内的空气。好像时间都停在了这一刻,持续了很长时间。白糖与武崧分开,空气中的银丝彰显着刚才所发生的事。白糖怒气被彻底激发出来,打了武崧一巴掌。便跑了出来。

      很不巧的是,上课铃很快就响了,老师让他俩站着门外上课。对方互相都不理睬,白糖想起刚才的事,脸一下爆红。不知这一件事都被一个穿着红衣服,戴着黑帽子的人拍下来了,他勾唇一笑,用匿名用户在学校的贴吧上发了出来。做完一切便收起手机 ,跑到校门外玩了。(这个人很好猜的,并且还有人指挥他的行动,下章公布答案。)

十四洲洲🎏

我想撕开,你我之间的那层纱.

我想撕开,你我之间的那层纱.

单细胞阿幽
是白总和武总 黑帮设定?都有吧...

是白总和武总

黑帮设定?都有吧

上色真的好麻烦哦,我偷懒了

是白总和武总

黑帮设定?都有吧

上色真的好麻烦哦,我偷懒了

⛄.小雪芝麻糊

心之所向【武白】

*拟人化

 

*ooc我的


——————


“今天是爱上武崧的第一百零三天”


白糖用他歪歪扭扭的字写着,那字虽谈不上好看,但也不算难看。


他爱武崧,他很爱武崧。


可他又明白着这只是一场单相思,因为他知道武崧爱的是小青,而那两人又郎才女貌,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对。


而他根本配不上武崧,武崧也不爱他。


可他就是要爱,可他放不下他的爱。


他一次次招惹,一次次去犯贱的爱。


没用,但他还是要爱。


“武崧武崧,你陪我玩一...

*拟人化

 

*ooc我的

 

——————

 

“今天是爱上武崧的第一百零三天”

 

白糖用他歪歪扭扭的字写着,那字虽谈不上好看,但也不算难看。

 

他爱武崧,他很爱武崧。

 

可他又明白着这只是一场单相思,因为他知道武崧爱的是小青,而那两人又郎才女貌,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对。

 

而他根本配不上武崧,武崧也不爱他。

 

可他就是要爱,可他放不下他的爱。

 

他一次次招惹,一次次去犯贱的爱。

 

没用,但他还是要爱。

 

“武崧武崧,你陪我玩一会儿嘛。”

 

“武崧武崧,今天的饭好好吃啊,你觉得呢?”

 

……

 

这天白糖终于忍不住了,他想向武崧表白了,可是他又怕连朋友都做不成。

 

但他真的好难受,哪怕做个了断也好。

 

“武崧,我喜欢你。”白糖舒了一口气,盯着武崧的眼睛,他不相信他纠缠了这么久,武崧对他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你说什么呢,又玩真心话大冒险了吧?”武崧不在意的向他抛了个媚眼。

 

“你们在聊什么呢?”小青突然从教室出来了,往走廊上一靠。武崧故意没有看向小青,但嘴角却露出了压不下去的微笑。

 

白糖看了有些失落,但还是提起了语气:“啊,我们……在,在玩游戏。”

 

“玩什么游戏啊?带我一个呗。”

 

“表白游戏。”白糖脱口而出,“石头剪刀布,输了的人表白他最喜欢的人。”

 

“这游戏有意思。”小青道,“武崧,你玩吗?”

 

武崧本来是不愿玩这些幼稚的游戏的,但是奈何小青想玩,他只得答应:“好吧。”

 

一轮,两轮,三轮……

 

武崧输了。

 

白糖看着武崧,总希望他的脚步能迈向自己,眼里的光芒从未消失。

 

可武崧,怎么会喜欢他呢。

 

果不其然,武崧和小青表白了。

 

记得那天晚上,他哭了好久。但已经注定了啊,第二天这一对就举办婚礼了。

 

“祝你们幸福”白糖在家里写了这么一张字条,抹了抹眼泪。

 

他不敢,也不愿去接受武崧和小青结了婚的事实。

 

“这次,就让我彻底退出吧。”白糖看了看手机里他偷拍的武崧的照片,“我除了成全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呢。”

 

我爱你啊,我必须成全你啊,我不能自私啊。

 

因为,我爱你啊。

 

……

 

白糖如陨石一般向下坠落,他像流星,给人希望。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他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

 

流星,也是会堕落的。

 

一切都结束了,白糖想。

 

在结束生命的最后一刻,白糖喊了一声武崧听不见的话:“武崧,你是我的心之所向。”

 

而当武崧牵着小青的手来看白糖时,武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白糖的脸庞。

 

一颗泪珠从脸颊滑落。

 

不对啊,不对啊,他是爱小青的啊,他怎么能为一个丸子哭呢。

 

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人死了而已。武崧想。

 

可是为什么,生活还是无比的空虚啊。

 

原来他,从未从他的心中走开。

AROUND
瞎摸个崧哥 果然考试就是我的作...

瞎摸个崧哥

果然考试就是我的作画巅峰

私心武白

瞎摸个崧哥

果然考试就是我的作画巅峰

私心武白

古桀君
吾辈……啊啊啊啊啊!难得的画了...

吾辈……啊啊啊啊啊!难得的画了一张好图!

@枫叶萧萧 快夸吾辈!

吾辈……啊啊啊啊啊!难得的画了一张好图!

@枫叶萧萧 快夸吾辈!

皮卡丘吞噬者

[武白h文]生日礼物

很久之前整的,和lof斗智斗勇到裂开,决定换微博然后发现微博要动用最高手段才能不屏蔽,吐了呀

ooc警告r文警告渣文笔警告

白糖太可爱了!所以写个入党费这样子,我滚去复习了,和审核斗智斗勇的时间比写东西都长。

走链接是一定的,lof太严了。。。

很久之前整的,和lof斗智斗勇到裂开,决定换微博然后发现微博要动用最高手段才能不屏蔽,吐了呀

ooc警告r文警告渣文笔警告

白糖太可爱了!所以写个入党费这样子,我滚去复习了,和审核斗智斗勇的时间比写东西都长。

走链接是一定的,lof太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